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她在二十一世紀時,哪裡用得著煉丹。

2022-05-16By 0 Comments

「那小雨到時候也會去嗎?」

「大概率,我攔不住她。就算不讓她去,她也會偷偷的跟著。」帝雲卿語氣無奈。

聽得陸顏霜跟著笑,這事兒算是商定好。

「那我們明天一早出發!」

等她回院子,才發覺,院子里帝家主正等著。

之前陸顏霜在席間提起,她明日要離開,帝家主一直沒有吭聲,是最沉默的一個人。

「帝家主找我有事?」陸顏霜主動發問。

她才,帝家主應該是在這裡等著她。

「確實有事要拜託。」帝家主點點頭,倒是誠實。

陸顏霜也沒多想,邀請人進去坐下,還泡了壺茶,剛喝了口,就聽帝家主石破驚天。

「麻煩陸小姐,此次回去,可否將凌風也一起帶上?往後,他就是你的人。」

「噗!」

陸顏霜一口茶直接噴了出來。

雙眸都詫異睜圓了,手指自己,語調高揚,「我的人?」

不是帝凌風什麼時候成他的人了?

帝家主就這麼不稀罕自己兒子的嗎? 凌辰看到幻夢不理睬自己,也是並不意外,畢竟這少女似乎只對吃的有興趣,其餘時間多數都是發獃或者沉默。

凌辰見狀,拿出一串肉乾,裝模作樣的說道:「哎呀,這跑了這麼久,肚子有點餓了,正好填填肚子。」

幻夢本來在前面的腳步頓時停下,凌辰似乎都能聽到前方傳來咕咚一下咽口水的聲音。

粉發少女那空靈無光的眼神,頓時充滿了星星,盯著凌辰手裡的肉乾,嘴角似乎還留出了口水。

「我說你不至於這麼吃貨吧!」凌辰見狀也是無力吐槽道,眼前這個少女明明那般強大,但是面對食物的時候,卻是如同小孩一般。

幻夢如小雞啄米一樣點頭,輕聲的嗯嗯的兩聲,頭上甚至都有一根粉色的呆毛豎了起來,讓凌辰看的目瞪口呆。

「算了,算了,諾給你。」凌辰見狀也是無語,直接將肉乾遞給了這粉發少女,後者那貪吃的模樣,他算是徹底的見識到了。

幻夢快速走回凌辰身邊,將肉乾一把接過,啊姆一口,開始吃了起來,凌辰見狀也是搖頭無語。

「話說幻夢前輩,你知道這個魂靈到底是什麼玩意兒么?」凌辰看著幻夢狼吞虎咽的模樣,試探性的問道。

幻夢嘴裡塞滿了肉乾,有些可愛的歪頭看著他,那眼神似乎在說,你不會那麼蠢連這種常識都不知道吧。

「你那是什麼眼神啊!好歹接下來我們也是搭檔,給我解釋一下唄。」凌辰看著對方彷彿白痴一樣的看著自己,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幻夢咕咚一聲,腮幫子都鼓起來了,將嘴裡的肉感一言而下,剛想說話,臉色一變,好像噎住了。

「我說你適可而止啊!!!!」凌辰見狀怒吼一聲,急忙將一個水壺取出,將水遞了過去,幻夢接過咕咚咕咚幾聲灌了幾口,才緩了過來。

「我現在退出組織還來得及么?」凌辰情不自禁的捫心自問。

「咳咳…魂靈的話,就代表你要突破五星到達全新的層次了。」幻夢被水嗆到了,咳嗽了兩聲說道。

「哦?這麼說五星是靈晶的極限了?」凌辰想起五星等級最後,並未存在的門檻,好奇的問道。

「也不算是,只不過魂靈的出現,代表你要變成解限者了,到時候你便會衍生出魂晶。」幻夢將剩餘的肉乾全部吃掉,嘴裡模糊的說道。

「解限者?我之前也聽林又夏似乎提到過。」凌辰聽到這三個字,有些若有所思的說道。

「嗯,沒錯,解限者就代表著解除人體限制,衍生出魂晶,就是在靈晶旁邊那顆透明的晶體。」幻夢咽下嘴裡的食物,喝了口水說道。

「那魂圖又是怎麼回事?」凌辰繼續問道。

「魂圖就代表著你的魂靈形態,也就是魂晶之上有著星魂,魂晶星魂越高,代表靈魂與魂晶契合度越完美,基礎與吸收力也就越強,成長與能力也就越強。而星魂構成的星魂圖,代表你的能力與靈魂,魂晶星魂數量越多代表靈魂與靈晶匹配越完美。」

幻夢將水壺還給了凌辰,繼續說道。

「之前的那些覺醒者,有些人升級之時就能覺醒,這種星魂數會比較高,有些人需要藉助吸收靈晶和天材地寶才能覺醒,這樣子星魂數會略低,如果到五星突破之時還未覺醒,那麼永遠沒有覺醒的機會,如果沒有覺醒,就永遠無法解限,並且星魂為最低的五星,而最高的就未知了。」

凌辰接過水壺,默默的聽著這一段關於魂晶的秘密,顯然也是心頭微微有些震撼。

「你現在也只是初步進入了魂靈階段,魂晶也才剛剛出現,一旦魂晶上出現星魂數量,就代表你完全進入了解限階段,那時候就能看到你的星魂圖到底有多少星魂了。」

幻夢邊說邊走路,剛才呆萌的吃貨模樣現在也變成了面無表情,凌辰並未在意她的變化,默默的消化著關於魂晶的信息。

「接下來你只要慢慢吸收煉化靈晶之力,就能到達解限了,雖然魔晶的力量比較好用,但是你最好少用,畢竟你的本源還是靈晶,魔晶只不過給你附魔了一層力量而已,真正能完美掌握魔晶的,也就只有首領才能做到。」

幻夢又恢復了那空靈般的眼神,聲音也是好聽不已,與之前那吃貨時候的模樣判若兩人。

「剛才首領並未出現么?」凌辰想起剛才那黑暗空間內的組織成員,好奇的問道。

「嗯,他一般不出現在我們面前,要有重大任務的時候才會找我們。」幻夢緩緩的說道。

「你們之前就一直尋找魔晶么?」凌辰繼續問道。

「沒有,之前都是在探查情報,魔晶也不是主動出現在我們面前的,所以其餘幾個小組都是在尋找情報,剛才聽白羽的話來說,應該大部分的魔晶都被首領探查到了,他能藉助魔晶的本源之力,尋找同類。」

幻夢在前方頭也不回的說道,凌辰也是聽著組織內的情報,畢竟自己初來乍到,還是得將這些消息記在腦海里。

「而且我們的敵人很多,不管是那個地下世界,還是那些人類安全區,都將我們視為敵人,所以情報非常重要。萬一遇到埋伏,和實力強勁的賞金獵人,我們還是得低調行事的。」幻夢淡淡的說道。

凌辰也是點點頭,顯然零組織對於人類那一方來說,是屬於反派那一方了,他們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收集魔晶,就是為了統治這個末世,再度洗牌,帶領人類走入新的紀元。

其餘倖存者又怎麼會同意呢,再加上那地下世界和零組織對立,顯然他們十個人現在是站在了人類的對立面。

「賞金獵人?那是什麼?」凌辰聽到這四個字,也是好奇的問道。

「地下世界所衍生出的部門,專門負責狩獵那些對於人類危害特別大的同類,以及一些高等級噬靈屍與異靈獸,只要你上了通緝令,你就要小心那些賞金獵人了。」

幻夢意有所指的說道,凌辰聽到這裡異瞳也是微微一縮,他隱約能猜到自己應該會在那些通緝令上。

「不過不用太過緊張,我們組織九個人也都在通緝令上,要先殺也是殺我們。」幻夢無所謂的說道。

凌辰默默點頭,這個組織內的人比自己都是強悍數倍,自己倒是暫時不擔心會被追殺。

「話說你現在是什麼等級啊?」凌辰沉默了一會,試探性的問道。

粉發少女回頭看了他一眼,隨後繼續往前走去,凌辰見狀也不懊惱,畢竟他也覺得對方不會告訴自己。

「我們都是處於解限者之上的那個層次,而且組織內有幾個人已經比我的層次還要高了。」

幻夢的聲音從前方緩緩傳來,讓後面的凌辰頓時愣住了,不光是因為幻夢將自己的實力告訴了他,更多的是震驚那些其餘的可怕人物,那種實力簡直令人畏懼。

「解限者後面是什麼等級?」凌辰急忙跟上了前方的幻夢,對於後面的靈晶秘密,他是一無所知。

幻夢剛想開口,二者的靈鐲之上頓時閃現出了幾道光芒,兩人對視了一眼,隨後將靈晶之力覆蓋在了靈鐲之上。

頓時一張白色的地圖和黑色的坐標出現在了二人腦海里,顯然是首領將魔晶的位置告訴了他們。

「兩顆么?看來接下來還剩下八顆魔晶?」凌辰想到其餘還有三組人,如果每組兩顆的話,四組全部收集完八顆,加上組織已經擁有的三顆,就是十一顆魔晶了。

「看來還有最後一顆魔晶就連首領都不知道在哪裡。」幻夢此時打破了凌辰內心的想法,喃喃的說道。

「總共十二顆魔晶么?」凌辰聽到幻夢這話,也是微微一愣的問道。

「嗯,首領說過,總共十二顆魔晶,如果其餘三個小組都是收集兩顆的話,那看來最後一顆的位置,就不得而知了。」幻夢閉上好看的眼睛,似乎正在辨別那地圖的位置。

凌辰也是閉上眼睛,注視著那張地圖,不過二者皆是無法馬上看出這是哪裡。

「走吧,白羽和首領閉關了,暫時不能問他們,我們找幾個安全區問問就行了。」幻夢的語氣之中充滿了霸氣,她睜開雙眸,那眼神之中隱隱有著一股奇特的波動。

「你這靈能可真好用啊。」凌辰想起幻夢可以讀取和改寫別人的記憶,讚歎的說道。

幻夢並未說話,整個身形快速掠出,凌辰見狀也是快速跟上,看來只能找一些人類來打聽打聽了。

「到時候那些人類記得交給我們兩個吸收了。」凌辰內心的屍辰和獸辰猙獰的笑道。

「沒問題,現在全世界可都是我們的補品啊。」靈晶之內,魔氣纏繞的凌辰對著二者笑道,他現在可不管什麼人類不人類的,擋住他進化升級的都得死。

凌辰的初心已經完全變化,以前的他執著尋找凌葉和朋友,而現在的他,被魔晶之力纏繞,顯然失去了最初的心愿,與那心中最初的願望,越來越遠。

「凌葉,也許等我掌握最強大的力量的時候,我們才能相見吧,現在的我,只不過是所有生物的敵人罷了。」凌辰心裡暗嘆一聲,形勢所迫,他也沒有辦法。

只不過他雖然已經對人類毫無感情了,但是那心裡的最後一處角落,依然還殘留著一絲人性的光輝。

這也多虧和林又夏融合了一絲靈魂,不然現在的他,只是被魔晶操控的傀儡罷了。

「在我獲得最強力量之前,你們可千萬不要有事啊,凌葉,還有夏靈橙,蘇曼姐以及其餘的夥伴們….」 「冰火九重天?」眾人微微驚訝。

林小琴也好奇的看著秦楓,雖然她相信秦楓,既然他說這隻敦煌夜光杯是假的那就肯定是假的,只是她也好奇這冰火九重天是怎麼個驗法。

更有好事者已經忍不住問了出來,「大師何為冰火九重天?」

一般鑒別古文物不都是看年代的痕迹、做工、材質、產地、出自那個大師的手筆和稀有程度,但有了剛才那副古畫的驚奇驗證方法,眾人對這隻敦煌夜光杯的驗證也有了期待。

秦楓在眾人好奇的目光中緩緩走向敦煌夜光杯,將杯子握在手中轉了一圈,這隻夜光杯的做工的確還算可以,可就算做的再好,假的東西也是假的。

嘴角勾出一抹淡笑,秦楓悠然開口,「顧名思義,所謂冰火九重天,就是將這敦煌夜光杯用極冷極熱的液體交替浸蝕,如果這隻敦煌夜光杯是真的,是取自祁連雪山高峰的玉石那麼自然不怕來自人為極冷極熱的液體沖蝕,反之如果是假的自然是承受不住的。」

林小暖漆黑的墨眸閃過一抹亮光,看秦楓的目光更是染上了一抹敬佩之色。

「大師既然有法子能見證這個敦煌夜光杯的真偽,這就趕快動手吧,我們都很想知道結果。」

「對呀,對呀,趕快用冰火九重天驗證吧,我們雖然相信大師,但是也覺得留金齋的東西不應該有假的,宋理事經營留金齋多年,如如果在這裡都有假貨的話……」

他的話雖然沒有說完,但意思不言而喻,和大家都對劉金寨的東西深信不疑,更是對宋滄海深信不疑,如果驗證了這隻敦煌夜光杯是假的,那他們都應該回家把從這裡買的東西都重新好好驗證一遍了。

秦楓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下也不再賣關子,他吩咐人找來一個特製的托盤以防鋼水流出來,將敦煌夜光杯放在托盤上,又用燒化的鋼水倒進杯子,杯子頓時發出滋滋的聲音,片刻后,秦楓又將鋼水倒出來,敦煌夜光杯的顏色已然有了改變。

眾人臉上出現驚詫之色。

宋滄海身體緊繃站在桌前,將這一幕看的更加清晰,聽到眾人議論紛紛開始質疑他花費重金得來的敦煌夜光杯,臉色更加鐵青難看。

不過此時他也不肯能阻止秦楓,那樣只會更加讓人懷疑他這個理事長,心理不可為不氣不怒,不過他也很想知道這隻敦煌夜光杯的真偽。

秦楓則在眾目睽睽之下,淡定的將敦煌杯中的鋼水倒了出來,又立刻將液氮倒進杯中,嘴裡小聲呢喃著5、4、3、2、1……咔嚓一聲輕響,敦煌夜光杯應聲而裂……

周圍議論紛紛的聲音頓時變的死一般的寂靜,看著托盤上敦煌夜光杯的碎片,片刻後有人尖叫出聲,「它它它……它壞了……敦煌夜光杯壞了……」

這隻杯子的價值可是有目共睹,就在剛剛甚至林小琴都已經簽好了支票決定要把他買下來了,現在。你價值連城的敦煌夜光杯居然壞了。

有人同情的看著秦楓,不知道宋理事會不會放過他。

果然宋滄海眼神狠厲的看向秦楓,咬牙切齒道,「秦楓,你好大的膽子……」他用食指重重朝那隻裂開的敦煌夜光杯指了指,「這就是你說的驗證真偽……」

他沒想到秦楓居然真的敢把他花大價錢買來的「真品」就這樣輕而易舉的給弄壞了。

就住人都紛紛擔心起秦楓來,怕宋理事讓他賠償,也有個別人在心裡幸災樂禍,覺得秦楓。這樣一個默默無聞的小輩居然也敢質疑大家都尊崇宋理事,這下好了吧,弄壞了宋女士的敦煌夜光杯,看宋理事怎麼討伐他。

秦楓面對各種目光和宋滄海的指責沒有一點慌亂,淡定的從敦煌夜光杯的裂縫處用兩根手指列出一根小小的回形針,淺笑盈盈的說道,「沒想到古代這麼先進,居然也有回形針,或者說這種回行真是穿越到了古代……」

笑容里的揶揄之色毫不掩飾。

當大家看到那隻回形針的時候,頓時唏噓聲一片。

「原來這隻敦煌夜光杯真的是假的。」

「假的肯定是假的,古代的東西怎麼可能有現代的回形針在裡面?」

「宋理事這是怎麼回事留金齋怎麼會有贗品?那我們之前從這買的東西會不會也是贗品?」

「對呀宋理事,這隻敦煌夜光杯是贗品,你是不是要給大家一個解釋?」 當這個消息在網上傳開的時候,最先站出來的是孟冉的粉絲。

她們以超強的戰鬥力和摧枯拉朽的氣勢,席捲每一個或譴責或奚落孟冉的角落。

「造謠一張嘴,闢謠跑斷腿,有證據嗎就開始黑?」

「孟冉的敬業態度是出了名的,看看這些前輩們對她的評價吧!」後面跟着一張粉絲後援會做的圖。

「劇組就沒有說什麼,也不知道這個消息是怎麼就傳出來的,難道你們是劇組的工作人員嗎?你們親眼看到孟冉離開劇組了?」

……

孟冉的粉絲們以一己之力,把這個消息鬧得很大,到後來,越來越多的人關注這件事,參與到紛爭中來。

周雲得知這件事時,事態已經不可控制。

對於這件事,孟冉和《溫暖的小馬》雙方都沒有現身表態。

兩邊的沉默給了這件事發酵的空間。

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周雲覺得莫名其妙——在沒有任何真實證據的情況下,這樣一個話題竟然也能夠吵這麼久,吵上熱搜,甚至在熱搜第一名上掛了半天。

只能說,孟冉的人氣確實很高。

也因此,周雲明白了為什麼《溫暖的小馬》劇組要等孟冉。

孟冉雖然只是一個客串的戲份,可是她參演這部電影,能帶來的話題度太高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