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她就更加得意了,不過還是沒有什麼羞澀的表情。

2020-11-02By 0 Comments

很快就直接對他說了一句,

「是的哦,我還是單身。」

然後,她又是馬上欲言又止,像是把那隨後的一句還是半句話,硬生生地咽進了肚子裡面。

這算是一個小小的不和諧吧?也像是激情之間的停頓。

受到這樣的打擊,他那連綿不絕的情緒,馬上就是有所感應,也還跟著是有些不流利的了。

也像是突然才想到了自己當前的狀態。

好像這樣混亂不堪的情形之下,還要繼續招惹到別的女孩子,再生出些新的糾纏,也還是不太合適的吧?

即使他可以完全摒棄了什麼道德上的顧慮和束縛。

但是人家呢?

看樣子她應該是不會接受一個腳踏兩條船,同時展開多頭戀愛關係的男子的吧。

唉,一想到這裡,他立刻就有些垂頭喪氣,開始怨恨起自己,那麼早的就做出了選擇。

那樣等到其他的機會降臨的時候,已經是有心無力的了。

旖旎的念頭頓時也隨之煙消雲散。

於是他也只好收斂起自己想調笑對方的心思,同樣的變得有些欲言又止吞吞吐吐起來。

就是再也說不出來什麼話,默默地看著她收拾停當,又目送著她婀娜多姿地走出去。

把自己心裏面所有的蠢蠢欲動,都演變成了黯然銷魂。

而另外那個叫做Bonnie的女孩子,就完全是另外一種的情形了。

不過,再怎麼不同的遭遇,也都還是和她自身的性格,非常相吻合的。

對他而言,那簡直就是事先註定好了的。

就是每個女孩子,因為自身的性格脾氣還有稟賦,都是千差萬別,各種不同的。

所以呢,究竟會是以什麼樣的獨特方式,出現在他的身邊還有眼前,都是與自身的特質一一相對應的。

但是她們之間卻是相互涇渭分明的,井水不犯河水那樣。

其實質,也還正是如同這位Daisy的了。

Daisy是由於自身女性那溫婉柔媚的氣息,才導致了和他的近距離的接觸,要屬於陰柔的魅惑,香艷不已的那一種類別。

但Bonnie,卻是更為青春活潑的。

所以那場景就得是要歸於截然不同的類型。

比如說是陽光活力,熱情大方這樣一類。

當時他也是在這二樓的大堂裡面玩筆記本電腦。

對於前台位置的嘻嘻哈哈,打打鬧鬧,也是一直都沒有放在眼裡。

但那一次,就是別人主動找上了他。

不是什麼麻煩的事情,或者說是什麼不好的驚擾。

很簡單,Bonnie和幾個同事正在朝著一個女孩子塗抹蛋糕和奶油,玩著那傳統的慶祝生日遊戲。

整個那一片區域就是尖叫聲連連不斷。

惡魔,我會永遠記得你 女孩子的尖叫,還有嬌叱,撒嬌求饒的嬉鬧之聲,真是要把這整整的一層樓,都要給融化掉啊。

只是那樣的戰局,根本就是不死不休的。

只要是加入了,不管是哪一方,最後都要沒有什麼差別地被弄得全身油膩,面目全非的。

也不知道她們這究竟是和蛋糕有什麼樣的深仇大恨啊。

他雖然是覺得這樣的遊戲,不免是有些幼稚和好笑的。

但還是得閑面帶幾分笑意地看了一下。

哪裡知道,這樣的隨便旁觀,也很快就是惹禍上身了。

或許這話說得太嚴重了。

但至少也是為自己招惹到了什麼麻煩的。

因為很快,那Bonnie就是從別人的反擊之中,逃脫了出來。

好像是很聰明的樣子,身上還沒有留下明顯的蛋糕的污漬痕迹。

但是她怎麼就有些聰明過了頭的模樣。

看看這邊大堂里空空蕩蕩,就只是他一個人坐在角落,看著她呢。

她居然就是眼睛一亮,就不假思索地徑直朝他跑了過來。

當然了,後面那個壽星老,其實就只能算是個苦主的了,也是直勾勾地朝她的方向,追了過來。

他倒是沒有什麼擔憂的。

因為這樣的事情,只是她們女孩子內部的遊戲罷了,怎麼都不會是蔓延到自己這樣的客人身上來的。

而且,他和她也不怎麼熟的。

所以,她這只是戰略轉移來著,根本就不可能是要到自己身邊來,尋求什麼擋箭牌或者是人肉盾牌的了。

只是他這樣的想法,未免有些簡單和天真了。

Bonnie就是一邊咯咯地笑著,一邊加快了速度。

當然後面那個追兵也是滿臉笑著,嘴裡還發出來同樣興奮的笑聲,窮追不捨的呢。

整個大廳裡面,都蕩漾著她們青春而清脆如同銀鈴一般的笑聲。

在她們的快速穿插之下,這大堂再大又能夠是大到哪裡去呢。

更何況它本來就算大。

於是她很快就逼近到了他的身邊。

本來以為她只是路過,在這裡打一個轉就要折返的了。

哪裡知道,她居然就是騰地一下子就躲到了自己的身後。

果然是很調皮很單純的風格啊。

他有些哭笑不得。

心想這個可不是什麼躲貓貓的遊戲。

秒殺吧!絕版陰陽師 追你的人,可是一路緊跟著你來到了這裡。並不是等你先藏好了再找過來的。

而且,人家又不是個瞎子,會看不到你現在躲藏的地點。

他自以為並不算是高大的身形和類型,哪裡掩飾得住背後的她呢。

於是順理成章的,那追兵就是也逼近到了他的身邊。

還有些氣喘吁吁的。

不過,可能是還沒有想到怎麼樣和他打招呼,簡單地愣了一下,好像是在組織語言,還是要先禮後兵,對他說上一兩句話再做些什麼的。

但是很顯而易見的,人家就沒有打算放過她的了。

估計是之前她也是太調皮,沒少往人家身上扔蛋糕吧。

這情況也還是真有些出乎大家的意料,他一時半會兒也來不及多想什麼,或者是說什麼。

因為,現在她就是結結實實地抱住了他的後背。

真像是抱著一塊擋箭牌那樣的。

再往後退,也就是那一堵牆壁了。

也就是說,她已經是退無可退的。

要逃出去也還是不太現實的。

那有些怒氣的追兵,可是把她所有的前路都給堵了個嚴嚴實實的。

所以,她現在索性就是把他當成了一個傀儡,或者是木頭人那樣的,恨不得是要把他舉起來,像一面盾牌那樣,卻抵擋住敵人所有的進攻。

事情太過突然。

不過,他倒沒有什麼去責怪她的心思,居然是這樣膽大包天地把自己當成了人肉盾牌。

其實心裏面反而是有些得意的感覺。

畢竟,自己這可是被酒店的小美女給攔腰抱住了呢。

只是那情急之下產生的感覺談不上太美妙,他也不懂要如何去細細品味一下先。

也不知道她是哪裡來的那麼大的力氣啊。

不客氣地說,她那有力的雙臂,可是把他的胸膛一帶,都給勒得生疼。

時間長一點,也就有些快要喘不過氣來。

豪門崛起:重生千金是學霸 這也可以算是另外一起意想不到的事件了。

看她那樣嬌小玲瓏的個子,這樣的力道,可是太不匹配了。

被這樣的疼痛感和壓迫感給一攪,他倒是忘記去細細感受她那緊貼在背後的身體了。

說實話,之前偷偷打量她的時候,除了那漂亮的臉蛋,還有烏黑髮亮的粗大辮子之外,真心沒有發現她還有什麼其他的出眾之處的。

現在嘛,都已經是這樣親密相貼的身體接觸了,他也沒有更多更大的發現了。

除了她身上傳導過來的熱量,還有和那急促的呼吸節律相一致的身體的律動。

說是什麼吐氣如蘭,他是真心沒有感覺得到的。

從她的身上,並沒有是什麼幽香傳過來。

要麼她就是從來不用什麼香水。

要麼就是她還是那麼的乾淨純潔,連體香都沒有的那種純粹。

她還算是個小孩子的吧?

這樣的場景,沒有讓他生出來什麼身體上的衝動。

只有一種感覺。

像是自己快要被她那滾燙的青春氣息給熏醉了,融化了,灼烤熟了。

不過,現在可不是搞什麼胡思亂想的好時機。

可能更應該要關心一下,這件事情如何收場的才好吧?

別人還在面前虎視眈眈著呢,她這樣躲在自己的身後就不再開口說話,又算是什麼事啊。

雖然事態並不嚴重,最多也只能算是幾個小孩子的惡作劇。

當然他並不算是這場遊戲的受益者,哪怕眼前的事實是有人主動的投懷送抱。

而始終只是個作壁上觀的旁觀者罷了,並沒有什麼立場和偏向。

所以也就談不上會被或者已經是被牽涉進去的了。

但是,這樣的背後被人給挾持著,面前又是有另外的人,虎視眈眈伺機而動。

很可能接下來,他稍微有什麼言行,都很難保持得了中立的了。

想要再置身事外,也會是極其不容易的。

唉,他也只好是在心裏面苦嘆了一聲。

心想,這到底是一種赤裸裸的誘惑,還僅僅就是一種促狹性質的捉弄啊?

正在他覺得有些束手無策的時候,對面那個追兵,卻是忍不住開口了。

「先生,可以麻煩你幫一個忙嗎?」

那是想要幫什麼樣的忙,他可是心知肚明的。

不過,還是裝作滿頭霧水那樣的問到,

「當然了,美麗的女士。我可是非常樂意為你效勞的。」 「不過,我又可以為你做些什麼呢?」

對方就是有些氣惱了,指著他的背後說到,

「很簡單啊,先生。就是麻煩你離開這裡,讓我好好地懲罰一下躲在你背後的那個搗蛋鬼好了。」

說過之後,又是滿腔怒火地沖著他背後的她吼道,

「討厭的Bonnie,你今天這次可真是太調皮了哦。」

「鬧得過分不說,而且還一點都不遵守遊戲的規則呢。怎麼可以躲到住店客人的身後啊!」

「先前你可是把我全身上下都給抹了個遍,我都沒有怎麼躲閃哦!」

這樣一說,那人也像是被自己的話給提醒過來了一樣,再看看身上那一處處的油膩,頓時火氣更是增大了幾分。

接著又是氣沖沖地叫到,

「Bonnie,你可是太卑鄙了!從來都沒有女孩子,玩這個遊戲的時候,要跑到別人身後去藏頭縮尾的!」

他定睛看過去,眼前這人此刻還真是有些慘不忍睹的。

全身上下沾滿了蛋糕那是不用說的了。

就連那一張臉蛋,也是給塗滿了奶油之類的東西。

只是露出來了一雙怒火熊熊燃燒的眼睛。

還有那一頭的長發,也是被糟蹋成了一束一束的,上面還有蛋糕的斑斑點點。

估計這樣一場大戰下來,每個女孩子不花幾個小時認認真真洗洗的話,多半是不能夠變得乾乾淨淨起來的了。

還有那衣服,也得是要花大把時間去清潔的了。

他就忍不住有些幸災樂禍。

也還有些同情對方起來。

果然人家是有著足夠理由窩火生氣的了。

不過,看樣子,對方可是一點都沒有把他這個客人當一回事的。

花爺饒命 一門子心思想的都是復仇什麼的。

還真是怨念深重的呢。

只是這樣的隔空喊話,還是不太友好的。

儘管之前和他說話時候,表面上還是有幾分客氣的。

他可是真有些尷尬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