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好了,不要再喝了,過了傷身呢……”

2020-11-05By 0 Comments

薛寶釵溫柔勸道。

賈環卻不領情:“咦?姨媽還讓咱們高樂高樂,你不讓我喝,怎麼樂?”

薛寶釵面色登時剎紅,輕聲道:“就……就說說話也好啊!”

賈環嗤笑了聲,道:“少跟大爺囉嗦,過來陪我喝酒!他孃的,這兩天竟遇到窩心事,悶死個人!”

薛寶釵聞言一怔,看着面色上浮現起一層煩悶色的賈環,忙道:“環兒,你可有心事?說出來吧,說出來就好……呃!”

薛寶釵話沒說盡,就被賈環一把摟進懷中,這孫子竟灌了她一杯酒,卻沒等她嗆着,就一口堵住了她的口,就這麼就着,又將酒水一飲而盡。

這等手段,哪裏是薛寶釵經得起的,遠比簡單的動手動腳更浪蕩……

薛寶釵豐腴的身子瞬間就癱軟在了賈環懷裏,一雙春杏眼緊閉,睫毛顫抖間,呼吸急促。

賈環哈哈一笑,手便開始不規矩起來。

薛寶釵的面色真如朵朵桃花開,白裏透紅,她忽然睜開眼睛,眼神滿是乞求的看着賈環,顫聲道:“環兒,去……去裏面吧……”

“嗯?”

酒意薰然下,賈環輕佻道:“寶姐姐,你叫我什麼?”說着,手中還不由用了一分力。

薛寶釵“嗚”的一聲輕吟,眼神哀求的看着賈環,咬了咬嘴脣後,面如丹霞的輕輕吐露了聲:“爺……”

賈環哈哈一笑,輕而易舉的將她抱起,進了裏間,也不放手,就這麼抱着薛寶釵,坐進了那張罩着石青帳子的閨榻上。

可能是因爲到了屬於自己的地盤,薛寶釵的膽氣竟壯了些。

她掙扎着起身,羞紅着臉拿開在她胸前作惡的手,想要下去。

賈環笑道:“你幹嗎去?”

薛寶釵輕聲道:“我去準備些熱水,服侍你洗洗酒氣。”

賈環聞言,也不攔着,然後就見薛寶釵輕笑一聲後,轉身出去了。

背影婀娜,想起抱在懷裏的軟軟綿綿感,真的很……豐腴。

待薛寶釵出去後,賈環便靠在牀榻邊閉目養神,不一會兒就有些昏沉的睡了過去。

也不知過了多久,隱約間,感到有人給他脫鞋去襪,又將腳泡進了水裏。

賈環畢竟還是有警覺性的,忙用力睜開眼,卻見薛寶釵已經換了身家居小衣,並着腿屈膝蹲在那裏,小心的給他輕輕的洗着腳。

嘴角擎着輕輕的微笑,嫺靜溫柔。

看到這一幕,賈環心中因被算計而起的反感和捉弄心思,忽然淡了許多。

心中輕輕一嘆,這一對母女倆的心思,他如何能不明白?

現在想來,也無可厚非,到底不容易……

最重要的是,她並不只是貪圖什麼……

正在給賈環洗腳的薛寶釵忽然若有所感,擡起頭看向賈環,正和他清澈柔和的目光對上。

薛寶釵抿嘴一笑,柔聲道:“你醒了?”

賈環點點頭,笑道:“過來。”

薛寶釵聞言面色陡然又浮起一抹紅暈,輕聲道:“我先給你洗完腳罷……”

賈環呵呵一笑,不容她拒絕,伸手將她拉起,卻沒有再肆意輕薄,而是將她擁入懷中,甚至連手都規矩的放在腰間,沒有亂動,而後輕輕的嘆息了聲。

聽到這聲嘆息,薛寶釵心頭一緊,有些緊張的仰起頭,看向賈環,道:“環兒,怎麼了?”

賈環輕輕一笑,道:“何苦這般委屈自己?”

可不是嗎,以薛寶釵端莊守禮的性子,若是將自己趁着賈環酒醉,糊里糊塗的給了他。

原本那般莊重,期盼的事,卻行以有些卑劣的手段。

她心裏這個坎兒怕是要堵一輩子。

甚至,在其她姊妹面前,也要心虛氣短一輩子。

更難以面對事後清醒過來的賈環……

她並不以爲,這件事真能瞞過他。

就像現在,聽到那一聲嘆息,再聽到這句話後,薛寶釵如遭雷擊般,身子都僵硬住了,臉色比以往的雪白還要白……

賈環感受到懷中佳人陡然僵直的身子,皺眉道:“你我夫妻一體,以後還要相處很多年很多年,你還是我未來孩子的母親,你這般見外緊張作甚?”

薛寶釵聞言,心裏雖然一鬆,卻更覺羞愧難堪,一時間淚如雨下,簡直無地自容。

賈環看了下盆裏的腳,又看了眼僵硬靠在他懷裏,哭的不得了的薛寶釵,笑道:“還給不給我洗腳了?”

薛寶釵聞言,哭聲一滯,斂了斂氣息,用帕子擦了把淚後,又蹲下去,伸手探入銅盆中,輕輕的給賈環洗起腳來。

過了好一會兒,賈環又忍不住笑道:“好了,再洗就要過年了!”

薛寶釵聞言,又是一窘,趕緊用先前備好的汗巾,替他擦拭乾淨腳。

然後低着頭,不知該再做些什麼,再說些什麼。

餘光看到賈環顧自穿好了鞋襪,薛寶釵心中一陣悲涼……

然而忽地,她驚呼一聲,人離了地,失去了平衡,再恍惚間回過神,卻已經坐到了牀榻邊。

只是沒了賈環的身影,感受到腳下的異樣,定睛一看,卻見賈環竟在爲她褪去繡鞋和羅襪。

薛寶釵不解其意,以爲……

可是沒等她多想,卻見賈環蹲在那裏,竟捧着她的腳,放進了銅盆中。

心中如同被一道閃電擊中,之前的冰冷一瞬間暖化。

薛寶釵顧不得感動和羞澀,她掙扎着想躲避開賈環捉着的她那雙雪白的腳,語氣焦急哀求道:“環兒,使不得,這使不得……”

賈環強勢的固定住那雙軟軟綿綿的腳,不讓她們動彈,然後嘴角彎起一抹輕笑,擡頭看向薛寶釵,道:“寶姐姐,你知道麼?最開始的時候,我心裏是不大高興的……”

薛寶釵聞言,身子又是一僵。

然後就聽賈環繼續道:“但是,當我醒來,看到你在這裏,安靜的、小心的給我洗腳時……

那一刻我忽然意識到,無論如何,你一定是會陪我走盡這一生的人,無論我貧窮還是富貴。

在這個前提下,很多事都不需要計較。”

“環兒……”

薛寶釵又羞又愧的看着賈環,流下了淚。

賈環卻輕輕一笑,一邊給她洗腳,一邊道:“你我本是夫妻,理當相濡以沫……

對了,寶姐姐,你明白這個詞是什麼意思嗎?”

薛寶釵聞言一怔,正想說她明白,卻聽賈環解釋道:“相濡以沫的意思呢,就是有一天咱倆沒水喝了,得靠彼此的口水活着……”

薛寶釵聞言,臉色那叫一個精彩,若是擱在以往,她怕是能吐出來……

賈環卻看的哈哈直笑,批評道:“你真沒文化!”

說罷,用之前的汗巾,將薛寶釵一雙白嫩的腳擦拭乾淨,這纔想起,問道:“你不嫌棄這是我之前用過的吧?”

薛寶釵忙搖頭,賈環笑道:“嫌棄也晚了!”

忙完後,他隨手將銅盆丟在一邊,將薛寶釵的腿放上了牀榻上,然後挨着榻邊坐下,看着薛寶釵水靈靈的眼睛,笑道:“你也是傻,這種好事,還用的着費心思?不用你開口,你以爲我會放過你?”

說着,還無恥的在人家豐腴的大腿上摸了把。

薛寶釵雖然羞紅了臉,眼睛卻一寸不離賈環的眼睛,她咬了咬脣,輕聲道:“我娘想讓我生長子。”

她真的覺得,無法再對賈環隱瞞一絲一毫……

賈環卻哈哈一笑,手不規矩的探入了人家衣襟,一邊摩挲着腰間軟膩的肌膚,一邊看着嬌羞無限卻硬挺着的薛寶釵道:“這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但是我覺得,這種事,還是順其自然的好。

孩子是上天賜予我們感情的結晶,若是爲了其他的一些干擾因素,刻意爲之,未免失去了些味道。

你說呢?”

薛寶釵有些慚愧的點點頭,道:“是……”

賈環將手抽出來,握着薛寶釵的手,道:“你們都是我最親近的人,未來還有很久很久的日子一起相伴度過。

我可以直接告訴你,其實,我並不想太早要孩子。”

薛寶釵聞言,面色又是一變。

就聽賈環繼續道:“咱們還太年輕,尤其是我……我是武人,如今就已經九品了。日後,少不得一個武宗。

寶姐姐,你知道武宗能活多少歲嗎?”

薛寶釵微微搖搖頭。

賈環笑道:“武宗能活到一百二十歲!所以……

我想晚點要孩子。

因爲我不想在幾十年後,將你們一個個都送走後,再去送走孩子,那太殘忍了……”

薛寶釵聞言,整個人一個激靈,眼神駭然的看着賈環。

賈環卻沒有再提前數十年的去悲苦什麼,而是笑着對薛寶釵道:“我的意思是,若是姨媽問起你怎麼沒勾住我,早生長子,你就這般對她說。

與其想着早生長子承接家業,還不若想着如何早生重孫來得靠譜些。

因爲我還還要活太久太久,若是有一個一心想接我班的長子,他會很痛苦很痛苦的。

而且,他多半也接不了我的班……”

見薛寶釵被這番話唬的面色發白,賈環笑問道:“還想那麼早生長子嗎?”

薛寶釵連連搖頭,搖完頭後,又覺得有些不妥,好似真的只盼望繼承家業一般,尷尬一笑……

賈環卻親暱的捏了捏她的下巴,道:“真是的,知道爲什麼我那麼喜歡林姐姐?”

薛寶釵臉上的笑容徹底維持不住了……

賈環笑道:“因爲林姐姐從來不跟我講那麼多所謂的禮,夫妻嘛,本就是最最親近的人,還守着那些有的沒的的,有什麼意思?

你瞧瞧你,整天小心翼翼的,在外面也就罷了,跟我跟前也這樣?難道你還想着咱倆相敬如冰?”

薛寶釵聞言,頗爲委屈道:“我也並非刻意如此,本心就這般……”

賈環聞言一怔,隨即一拍腦門,哈哈笑道:“倒是我着相了,對對對,你本性就如此端莊,真讓你學她和雲兒,反而不是你了。

其實想想,你這樣,也挺可愛。”

薛寶釵聞言,面色這纔好了些,只是到底還有些不樂意,道:“那麼勉強,我素來不討你喜歡……”

說着,又紅了眼圈。

賈環卻忍不住的笑,俯身靠近了薛寶釵,在她不點而朱的脣上啄了下,道:“我若真不喜歡你,又怎會花功夫和你說這些話?直接享用美人,然後拔鳥走人就是……”

薛寶釵聞言,心裏一甜,面色羞澀,只是到底有些奇怪,納悶問道:“拔鳥走人?什麼意思……”

賈環笑容變得更加浪蕩了,他嘿嘿一笑,竟握着薛寶釵的手探向鳥巢。

碰到那裏時,薛寶釵整個人都快燒了起來,再想起薛姨媽塞給她的那本春.宮裏的畫面,她瞬間領悟到了那是什麼意思,“啊”的一聲輕叫後,轉頭將臉藏進枕頭裏,再不敢看賈環一眼。

賈環呵呵笑着從後面依偎在她身邊,將她擁在懷裏,又在她的秀髮上吻了吻,道:“最近事情多,心思雜,今夜就不留了……

過了這一段,咱倆再一起選個黃道吉日,開啓一個完美無暇的開始,好嗎?”

薛寶釵聞言,身子頓了頓,轉過身看向賈環,緩緩的點點頭。

賈環笑着又在她的朱脣上親了親,替她蓋上了一席薄衿,然後就起身離去了。

薛寶釵看着他的背影,怔怔出神,輕輕一嘆……

……

ps:和《蘇聯1991》的作者陳家小娘子飆訂閱榜,不過他有編輯偏愛,給了兩個大推,咱們一直裸.奔中,結果昨天果然被他爆掉了。

兄弟們,助我一臂之力,反爆之……

(未完待續。) “牛伯伯、溫叔叔、施叔叔,還有諸位叔伯,坐,你們坐啊!

恕小侄店面纔開張,還沒甚好東西招待。

下回,等下回叔伯們再來小侄這堂口看看,保管就大不同了!”

神京皇城安福門外輔興坊,五城兵馬司衙門正堂內,輩分年齡都最小的賈環,賠着笑臉,將一干來爲他壓場子的軍方大佬們讓進堂上就座。

諸位大佬隨意掃了眼兵馬司的衙門堂口後,就沒興趣看了,隨意找了把椅子坐下。

也怪前任裘良太廢,整日裏就想着怎麼撈銀子,卻根本沒打理過這裏,他實際上也很少在這裏待,自然不會怎麼裝飾這裏。

況且還有官不修衙的忌諱。

而且,鐵網山之變後,這裏又經過幾番血洗。

穿越女重生手札 但凡值點錢的東西,也都被當成證物取走“調查”去了。

因此,堂堂兵馬司衙門議事大堂,除了兩排交椅,和主座外,竟再沒有其他什麼能入眼的家俬了。

這羣出身富貴的大佬們,哪裏有興趣看第二眼。

而且,連上茶水的茶盞都湊不齊,只能臨時找來了幾個粗瓷大碗。

若是換個人敢用這種碗給他們上茶,這羣大佬們保管能把茶水潑到對方臉上。

他們府上牲口用的碗都比這值錢……

可是賈環的茶嘛,他們倒是樂呵呵的接下了。

有人似乎還覺得挺新奇,嚐了幾口,像是體驗生活一般……

樂呵呵的一番打趣後,大多人喝了碗清茶,就離去了。

人情記下了就好。

到最後,只留下了最頂級的那三人。

韓大帶着一干親兵將兵馬司上下檢查了遍,還當值的要求立刻放衙回家。

而服務類的人員,早就被打發走了。

因此,安全保密上,不存在問題。

又過了片刻,韓大過來對賈環點了點頭。

牛繼宗也正好喝完了手中茶盞中的粗茶,擡起眼簾看向賈環,面色肅穆道:“環哥兒,值得嗎?”

此言一出,堂內衆人的面色紛紛一變。

也都眼神凝重的看向賈環……

賈環臉上的嬉笑雖然不見了,但眼神還算柔和,他搖搖頭道:“這件事,其實是個意外……”

“嗯?”

牛繼宗有些不信的看着他。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