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好拉,木哥哥,你別糾結拉,就算是一百多位的修煉室,靈氣也足夠充裕了,足夠我們三人一起修煉三四天了。”程煙月說道。

2021-01-31By 0 Comments

“好吧,”沈木掏鑰匙開門,開門的瞬間果然已經感覺到屋內的不同,幾乎是一股靈氣撲面而來。“哇?這麼濃郁的靈氣?”

“木哥哥,看你樣子就知道你沒來過,哎,也不知道你怎麼修煉的這麼快的,都沒借助過修煉室嗎?這外屋的只是靈氣隔絕地帶,雖然比外界稍微濃郁了一些。內屋纔是真正的修煉室。”

開門後小蘿莉一馬當先的就進人了,沈木和黃亦軒對望一眼,也是相繼入內。

進屋後外屋的佈置映入眼簾,牆壁地板都是不知名的木結構,往裏走大約五六米後右手一扇小門,想必就是內屋了。

內屋並沒有上鎖,只是一推即入。

“內屋這麼小啊?”沈木以爲是個碩大的空間,結果內屋竟然只是十幾平米的一個小房間,不同的是周圍的靈氣已經濃郁到可見的程度,藍綠色的光芒隨處可見。“這靈氣濃郁程度,怕是外界的十幾倍都不止了吧?”

“木哥,一百名以外的修煉室靈氣濃郁程度都是外界的二十倍,百名以內的修煉室靈氣更濃郁,前二十的更是能達到五十倍之多。不過每個修煉室儲存的靈氣都是有上限的,用掉了需要慢慢在凝聚,大約一個月的凝聚時間可以讓人在裏面全力修煉幾天。兩個月就是上限了。”黃亦軒說道。

“我要開始修煉了,我要突破瓶頸達到高階靈師!”旁邊一隻小蘿莉喊着口號,像是要做什麼似的,然後就找了個墊子盤腿在上面修煉了起來。

沈木搖了搖頭,笑笑,“黃少,我們也修煉吧。”

黃亦軒點點頭,和沈木一起找了個墊子盤腿修煉了起來。

運轉雪影訣和雙靈陰陽訣,細細感受之下,在修煉室的修煉速度確實比外界快了二十倍左右,修煉一天就相當於外界修煉二十天,沈木第一次感受到了修煉室的好處,雖然吃驚,但吸收靈氣的速度卻不停。只是才十分鐘不到的時間,體內的血晶已經增大了一小圈,而體內的魔晶則更加誇張,本就處在突破瓶頸的邊緣,魔晶急速吸收靈氣之下,瓶頸竟然已經開始碎裂。

“不會吧,中階靈師這就要達到了?”沈木大驚,他原先還打算再紮實一下基礎再突破的。

還未等他有過多的思考時間,體內的魔晶上面裂縫越擴越大,直至徹底碎裂,魔晶立刻比之前長大了一個等級,突破成爲了中階靈師!

“竟然這麼順利!只是十分鐘就突破成功了,必須鞏固一下中階靈師的修爲再全力修煉鬥氣了。”沈木心想着,引導大部分小氣旋中流出的靈氣進入剛生成的中階魔晶之中,白色的魔晶越來越凝實起來。

修煉的時間過得很快,一直到了晚飯時間。黃亦軒很自覺的幫沈木二人帶了晚飯,既然在外屋吃完後又立刻進入了修煉狀態。

第二天,第三天,修煉室的靈氣終於接近枯竭,幾人才幽幽的退出了修煉狀態。

“木哥哥,高階靈師的瓶頸真的太難突破了,我感覺我體內的魔晶已經聚集了大量靈氣了,但就是不能突破。”程煙月似乎很不開心,抓着沈木的手都很用力。

“安啦,肯定是你平時修煉不努力,基礎不紮實纔會形成如此嚴重的瓶頸的。這種瓶頸最難突破,需要大量的實戰,也許就能瞬間破除了。”沈木安慰道。

小蘿莉的眼神突然一凝,盯着黃亦軒,“嘿嘿,亦軒,讓我實戰一下嗎?我的火焰已經蠢蠢欲動了。”

黃亦軒滿頭黑線地說道,“和我打沒用啊,你需要和高手打,我承認我不是高手。”黃亦軒無奈的攤攤手,繼續說道,“木哥,閉關結束了,我去導師那裏一趟了,鍛鍊一下法術的技巧,過幾天我們內選場上見。”

“嗯,修爲突破的太快,法術的熟練度可不能耽誤,快去吧。”沈木說道。

“木哥哥,那我是不是也要回導師那裏去啊?”程煙月似乎知道又要分離,有些不捨的說道。

“去吧去吧,告訴我你們的演武場位置,有空了我來看你。”沈木摸摸小蘿莉的頭,俯身又親了一下小蘿莉的額頭。

“討厭,又佔我便宜,哼,我遲早要佔回來。”明明很享受的小蘿莉嘴上卻不服輸,“那我走咯,木哥哥到時候見。我會想你的。”

小蘿莉主動求抱抱之後兩人分離。

“哎,中階靈師境界倒是以及穩固了,隨時可以吃掉土靈果晉級到高階靈師。但是武師的境界該怎麼辦呢,現在卡在低階武師巔峯,可謂是內院拖後腿的史詩級人物啊,月兒兩人都已經是中階靈師了,戰鬥力堪比高階武師。對了,我不是還有兩千積分嘛。”沈木站在修煉室門口想着。

一想到兩千積分沒花掉,而現在自己不缺武技和裝備,並不需要去珍品閣兌換物資,積分放着也沒用,不如換成修煉資源啊,想着便朝修煉室門口走去,那邊有專門兌換修煉室使用資格的兌換處。

兌換處窗口只有一個,門可羅雀。沈木過去就直接能辦理。

“你好,要租借修煉室嗎?價格在這裏。”一個少年就是工作人員了,見到有人過來職業的笑着,並示意價格欄。

沈木側頭一看,確實一旁就是價格欄了。

20到50隨機修煉室500積分一天。

51到100隨機修煉室350積分一天。

100到150隨機修煉室250積分一天。

150到200隨機修煉室200積分一天


“果然很貴啊,想當初自己入學比試第一才500的積分,最差的修煉室也才能待兩天啊。”沈木如是想着,直接拿出學生卡要了50以內的修煉室四天的時間,算了算差不多四天後剛好是內選的日子。

“好的,咦?你是內院的學生啊。”男生結果學生卡刷了一下,有些好奇的問道,“不好意思啊,我沒別的意思,因爲內院的學生一般都有自己的修煉室,很少來這邊租借的。既然你是內院的重點學生,我這邊幫您挑一間靠前的修煉室吧。”

窗口內的少年頓時顯得有些恭敬起來,連稱呼都變成了“您。”

沈木點頭接過一把金色的鑰匙和自己的學生卡。

“給您6號的修煉室,這原來是雲豐學長的,一直空閒,剛好租給您。”少年微笑着說道。

沈木又是點點頭後也是笑笑,又是瞭解了一下,在租來的修煉室內三餐都是有人會有人送來的後,直接進入了大樓。

6號修煉室位於大樓的最深處,此處的過道靈氣就已經是外界的一倍多了。插入鑰匙進入修煉室,這邊的格局和他自己的108號修煉室並沒有什麼不同,唯一不同的就是靈氣濃郁的程度。

“太可怕了,外屋的靈氣就已經化霧了。這就是最接近聖羅蘭學院陣眼的區域了吧,這上古大陣真是了得!”沈木邊說便走進內屋,“這,竟然靈氣的濃郁程度堪比外界的50倍不止,那個雲豐學長到底是誰,竟然能坐擁如此修煉寶地,不過似乎出了什麼原因,好久沒回學院了吧。修煉室都被收回了。”

感慨半天也沒用,沈木直接盤膝坐了下來,取出了土靈果,“要是消化土靈果的話又得浪費至少半天時間啊,那可是幾百積分,算了,我就先忍着。”聞了一下土靈果的香味,依依不捨的蓋好盒子收回到包內。

“四天時間說什麼都要衝到中階武師,我現在已經是低階武師巔峯了,這瓶頸我還不信突破不了!”沈木信誓旦旦,飛快的運轉起了雪影訣和雙靈陰陽訣。


蒼北城暮雪傭兵團駐地。

距離上一次獸潮過去已經快一星期了,狐媚等人早已建立了屬於自己的駐地。

“狐媚姐,下次獸潮還有七八天呢?要不我們接個B級任務賺賺外快吧,現在暮雪的負擔可不輕啊?”一向開朗的妹妹蕭蕭建議着。“刺蝟,你個悶葫蘆,你也說說話啊,天天修煉無無聊嗎?”

狐媚正打掃着駐地的衛生,見一身白衣的蕭蕭不耐煩走來走去,也是知道她閒不住,原來在總部起碼隔三差五出任務,也算爲傭兵團做貢獻,現在一下子閒下來一星期了,確實很不適應。

“好好好,淺淺,明天出任務你也來嗎?”狐媚問着一邊也在幫忙打掃的蘇淺淺。

“好啊,終於要出任務啦,我來這邊一次任務沒出過,可閒死我啦。”蘇淺淺掃把一丟和蕭蕭互相擊掌。

“狐媚姐,淺淺去我也去。”陌本寒是新加入傭兵團不久的新人,也是才達到低階武師的,跟着蘇淺淺一起來到這邊。

“呵呵,”狐媚笑笑,似乎早就料到只要蘇淺淺願意去,這陌本寒也會同行一般。“刺蝟,你呢?”

“去!”刺蝟就一個字。

“狐媚姐,那我去傭兵工會接任務了,我要找一個最值錢的任務接,嘻嘻,走咯。”笑笑高興的出了門 翌日。

狐媚五人在外邊吃了早飯,每人背了一小袋行李出發了,其實也不是每人一小袋行李,其中陌本寒的行李就比較多,蘇淺淺的行李就比較少。

“本寒謝謝你,嘻嘻,狐媚姐,到時候我來開路,我可是輕裝上陣啊。”蘇淺淺拔出一側的小刀,這把小刀顯然已經不是原先她使用的那把了,刀身光暈流轉,至少也有兩個攻擊陣法加持其上。

“本寒啊,你別慣着她,她可還是巨石傭兵團的人呢,任務的積分可是要分出五分之一給巨石的。”蕭蕭每天最喜歡做的事就是調笑陌本寒。現在誰還不知道這小子一直喜歡蘇淺淺,跟到了這裏來呢。他怕加入巨石傭兵團沒有分配到這裏的任務,所以直接加入了暮雪傭兵團。

“蕭蕭,你就是羨慕我,小寒是心疼我背的東西多。”蘇淺淺的語氣顯然是把陌本寒當朋友了,但是哪種朋友就不好說了。

“蕭蕭,要不我也幫你背吧?”陌本寒笑說道,哪知道蕭蕭這麼不客氣,直接把行李丟了過來。

“謝謝咯,嘻嘻。”

“蕭蕭,淺淺別鬧,淺淺你開路,刺蝟側應,蕭蕭你和本寒斷後,我擅長弓箭,就居中了,出任務要嚴肅。保持陣型前進。”狐媚作爲隊長,保持團隊指揮是必須的,此時五人已經出城,需要面對妖獸隨時的襲擊。

“這次的任務有兩千金幣的酬勞,狐媚姐,快誇誇我,我厲害嗎?”蕭蕭說道。

狐媚搖搖頭,“厲害什麼啊,流浪的修瑪,你知道它是什麼嗎?”

“不就是一隻中立的中階中級妖獸嗎?”小小問道。

“哪有這麼簡單,是中立妖獸不假但它是一個特殊的存在,它有智慧!”

狐媚的話一出幾人都是大驚。

“中階妖獸還有智慧?比妖將還聰明?”蘇淺淺問。

“嗯,據我所知,這東西比妖將聰明很多,但是它本身的實力只是中階中級妖獸,所以我斷定它是一隻變異的妖獸。”狐媚說道,“而且它一直在妖獸森林外圍出沒,襲擊低階妖獸,也包括人類。所以根本沒人治得住它。”

“狐媚姐對它很瞭解啊?”這時陌本寒突然說道。

狐媚也不知道爲什麼突然一驚,隨後擺擺手掩飾道:“沒什麼,我也只是聽說而已,呵呵。”


沒人在意這個細節。

“那它存在很久了嗎?這麼有名!”蕭蕭問道。


“嗯,很久了,大概有快十年了吧。”狐媚說道,語氣中卻非常肯定,沒人在意這個細節,狐媚自己卻注意到了,“我聽別人說的。”

流浪的修瑪,雖然是在魔獸森林的外圍區域,但是遍佈的足跡非常廣,最遠可以達到接近棘齒城附近。外圍的任務,說起來危險性其實很小,這也是蕭蕭接任務時被迷惑的地方。

五人小隊行了一天一夜終於到達了,其中一個最近的活動區域。但搜尋之後發現中階妖獸戰鬥留下的痕跡已經變得很淡,這表示這邊確實是修瑪活動過的地方,曾經發生過捕食的場所。

“我們往西北區域探索一下,注意不要輕敵,小心一些毒蛇類妖獸的偷襲。”狐媚吩咐着,但似乎自己一點也不緊張。

“狐媚姐,你似乎有些不一樣呢?以前我們火鳳傭兵團的時候每次去戈壁山脈你都很緊張啊。”刺蝟突然說道,接着又說,“話說這是我們第一次組隊來蒼北森林做任務吧,狐媚姐?”

“是啊,狐媚姐,我們第一次和你一起來這裏做任務呢,”蕭蕭也說道。

“嗯,因爲這邊比較危險呢,不像戈壁山脈那裏邊,妖將都是有自己的地盤的不會隨意出去。這邊的妖將都是會在內圍森林活動的。因爲有妖君指揮啊。”狐媚說。

幾人覺得也是,紛紛點頭。

又過了一天,幾人追尋着修瑪捕食的足跡越行越遠,幾乎已經到達了外圍區域的最內部。

“不能再往前了,有很多妖將在裏面。”狐媚神情嚴肅。

“狐媚姐?真的假的,我怎麼沒感覺到?刺蝟,你感應到了嗎?”蕭蕭問道,因爲狐媚只是中階武師的修爲,和她相當,而刺蝟則是高階武師,照理來說感應能力會比他們都要強。

“沒有,很正常。”刺蝟淡淡的說。

“那我們再往裏面去一點點好嗎?修瑪就在這附近了,它幾個小時前捕食的場地我們不是都發現了嗎?”蕭蕭建議道。

狐媚似乎很焦急,但也說不出不讓大家前進的理由,“好吧,但是一有危險必須立刻撤退,刺蝟,你知道的吧。”

“嗯,我全聽狐媚姐的,不會讓妹妹亂來的。”刺蝟回答很乾脆,聽不出一絲情緒。

衆人只是前進了不到半小時,竟然前方就傳出了打鬥聲。

“是咆哮聲!是不是修瑪?”淺淺在前方開路,即使彙報情況。

“肯定是的,是什麼東西在和它戰鬥?走我們上去看看,”蕭蕭似乎有些興奮,一個箭步已經超越了淺淺。

“蕭蕭,回來!”狐媚呵斥道,“保持陣型,要是前面的敵人我們應付不了必須立即撤退!”


“知道啦!”蕭蕭不樂意地說道,示意蘇淺淺往前。

蘇淺淺不敢大意,雙刀在手,運氣鬥氣包裹全身。

“呼呼!”突然兩道攻擊從森林深處飛至,蘇淺淺反應極快,雙刀一刀一道,直接劈碎了攻擊。

“大家小心!”狐媚大喊,“淺淺你退下,蕭蕭注意戒備,是修瑪!”

蘇淺淺被那兩道劈碎的黑芒爆炸,炸的有些頭暈,但眩暈之際還是能聽到狐媚的聲音,急忙往後退。

“吼!”陸續的攻擊並沒有到來,而是直接傳來了一聲咆哮。

“吼吼吼!”又是三道咆哮。

“它要跑,咆哮聲在遠離我們,狐媚姐要不要追?”蕭蕭問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