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如同前次與天地會衝突時一樣,群情洶湧之下,無數車輛被毀,守護天團麾下,不少成員被打傷。

2020-11-02By 0 Comments

當天傍晚,冬月閣閣主、冬月世家第三代嫡系成員、同時也是學院至尊榜排名第三的冬月遮天親自放話。

「絕不姑息,趕盡殺絕!」

就這八個字,不但送給守護天團,也送給林昊三人。

是夜十分平靜。

但幾乎所有人都知道,轉日必定是一場史無前例的巨大風暴。

然而終究沒人料到,這場風暴會來得如此之迅猛,又結束得如此之出人意料。

這天一早,天微微亮。

距離中央廣場不遠,一處用於比武較量的寬敞石台上。

「有人說我們很狂,要給我們一些教訓!」

「有人說憑什麼我們要保護的人就不能動,我們不讓動,他們就偏要動!」

「有人說除了會搞一些旁門左道的東西,其實我們不堪一擊!」

「也有人說,只要大家齊心合力,什麼守護天團,根本就是垃圾。」

「……」

風輕雲淡。

面對台下越來越多的人群,墨彤靜靜說著,彷彿一切與她無關。

一段話說完,隨之而來的是長長的沉默。

人群小聲議論著,有人譏笑,有人皺眉,不知過去多久,台上墨彤忽然笑了。

「廢話就不說了。」

「我守護天團辦事,也用不著向你們解釋。」

「現在宣布一份統計結果,據統計,昨日守護天團名下被砸毀各種在運營車輛共計三十三輛。

一輛就按五十萬積分算吧,此項損失一共……

算了,數學成績不好,抹去零頭,算一千六百萬。」

「昨日車行被搶被砸車輛包括但不限於蒼穹咆哮者大地轟鳴者海洋逐風者,共計五十五輛。

三十萬積分一輛計算,抹去零頭,此項損失共計……

不好意思,還是一千六百萬。」

「除此以外,昨日守護天團麾下成員遭遇各種惡意襲擊虐待,不但造成嚴重身體傷害,更造成難以彌補的心靈傷害。

一共八十一人,一人算二十萬積分,抹去零頭……

呀,居然還是一千六百萬。」

「……」

就這些話,說著說著,突然下面有人忍不住了,大聲譏諷道:「胡攪蠻纏。

且不說這筆賬是不是這麼算的,就算是,你待如何?」

墨彤立刻不說話了。

嘴角微微翹起,一雙美眸瞬間鎖定那說話之人,她微笑道:「敢問閣下是?」

「本人康劍,上屆新生爭霸賽排名第五,目前神劍榜排名前五十,至尊榜前百……」

神色傲然。

說罷,那名為康劍的青年又譏誚道:「我乃冬月閣成員,敢問有何指教?」

原來是冬月閣的人,難怪如此張狂。

墨彤笑了笑:「指教沒有,就是想問問,誰讓你打斷我說話了?」

好刁鑽的問題,完全不按常理出牌。

人群錯愕中,康劍冷笑道:「需要人讓么,嘴長在我身上,愛說什麼是我的自由,需要問過你?」

說得很有道理。

的確嘴長在他身上,愛說什麼要不要說都是他的自由。

墨彤點點頭:「我同意你的看法。」

話音剛落,屈指一彈,只聽「啪」的一聲輕響,還沒明白怎麼回事,康劍如遭重擊,飛退數十米,沿途撞倒一片。

「你……你……」

噗——

最終還是沒說出一句像樣的話,遙指墨彤,一口逆血噴出,暈死當場。

現場瞬間冷清。

墨彤自言自語道:「最討厭這種人了,沒有高手命,得了高手病。

什麼東西嘛?

真以為排個至尊榜前百了不起,真以為是冬月閣的本小姐就不敢動你?」

說著說著,清了清嗓子,目光掃過人群:「還有誰要說話的,出來。」

安靜。

有人氣不過,當場走出人群,只是還沒開口便步了康劍後塵。

這下徹底老實了。

墨彤點了點頭:「同意就好。

知道大家都很忙,所以廢話就不多說了。

三項損失一共四千八百萬,外加因為此事昨夜都沒睡好,就算兩百萬吧!

一共就是五千萬積分,現在有人幫忙傳個話嗎?

五千萬積分,只要賠償五千萬積分,這件事就算過去了,以後我們守護天團絕不追究,否則的話……」

「否則的話如何?難不成你們還想跟前一次一樣強奪?」

有冷笑聲傳來。

人群側目看去,卻是雲如風率領神箭營眾人到來。

緊隨其後,青虎盟田虎親自帶人過來了。

不久,天地會冬月閣的人相繼到場,其餘大大小小學員勢力也在此團聚。

「人都到齊了,不錯……」

「既然如此,那就直接點,說,五千萬積分的損失,你們賠是不賠?」

獨自面對數千人,這一刻的墨彤笑得格外燦爛。 五千萬積分,這已經不是索取賠償了,這是搶劫!

且不說這筆賬算得如何「糊塗」,單就一個「賠」字,哪怕只有區區一百積分,以冬月閣為首的各大勢力就不會低頭。

神箭營方面,雲如風率先表態:「現在你該考慮的是如何給我們一個交代!」

緊跟著青虎盟田虎冷哼道:「膽敢虎口奪食,搶我們的東西,若是給不出一個合理的交代,你守護天團就等著被移為平地吧!」

天地會江明遠淡然道:「我天地會要求不高,將此前取走的一切還回來即可。」

三家過後,是冬月閣。

「就借你的話,五千萬吧,只要你補償冬月閣五千萬積分,此事既往不咎。」

冬月遮天神色平靜。

相比之下,他的口氣是最平靜的,但不論帶來的壓力,還是言語間給人的震撼,都遠遠超出前面三人。

似乎早就料到是這樣,墨彤也不動怒。

「來的時候小彤還說差不多就行了,欺負你們這些人也沒什麼意思。

現在看來,不是我們想欺負人,是你們皮癢,找抽啊!」

笑盈盈說著,忽然她亮出一把弓。

弓沒什麼特別的,正常君級水準,就是看上去更加華麗一些。

隨後出來的箭看著也十分一般,附近的鍛造坊就有得賣,大把大把。

見狀,雲如風譏誚道:「原來大名鼎鼎的守護天團團長墨彤小姐也精通箭術。

只是雲某很好奇,莫非小姐打算以箭術來讓我等知錯,從而做出五千萬積分的賠償?」

身為神箭營營長,身為學院中唯一以箭術名列至尊榜前二十的存在,此刻雲如風的話無疑很有說服力。

這話一聽,頓時全場鬨笑。

墨彤不以為然:「看來你們是不相信本小姐的箭術很厲害了。

也罷,神箭營是吧,據說你們的箭術很厲害,是學員中最強的。

既然如此,那就……」

嗖!

抬手一箭射向蒼穹,緊跟著沒有說完的話音到來:「射你妹的——」

「……」

「……」

迥異常人的說話方式,除了被拉來看熱鬧的林昊,一時間也沒人明白。

但是人都知道這不是什麼好話,是以此刻場上氣氛十分古怪。

遙望蒼穹箭矢消失的方向,不出許久,雲如風輕笑:「好箭術,果然不是我神箭營可比。」

「真的嗎?看來英雄所見略同,其實本小姐也是這麼認為的。」

所有人都聽出是反話,獨獨墨彤相信了,笑嘻嘻跟個傻子一樣。

雲如風滿臉漆黑,繼而全場鬨笑。

氣惱之下,他身後楊林終身躍入場中,冷聲道:「口氣不小,既然你如此看不起我神箭營的箭術,那我楊林現在向你挑戰,可敢接受?」

傾世獨寵:凰後難求 眼中燃燒著瘋狂的火焰。

要論真正實力,他自認不是對面女人的對手,但是箭術上,他自然除了雲如風,不輸任何人。

墨彤就笑。

還沒開口,一陣劇烈的波動自腳下傳來,隨後到來的是遙遠的轟鳴。

人群一驚,不等明白髮生了什麼,一輛蒼穹咆哮者由一位守護天團麾女學員駕駛著,飛快來到檯子上空。

天才雙寶:神秘爹地輕輕寵 「團長,已經申請向神箭營、青虎盟、天地會並冬月閣發起攻掠戰。

目前的情況,神箭營駐地已經被摧毀,按規則咱們可以獲得神箭營的一切,請指示。」

蒼穹咆哮者在上空懸停,車上女學員笑容滿面,隔空喊話。

墨彤笑了笑,招手道:「知道了,去吧,通知姐妹們集合等著,本團長很快回來,重重有賞。」

語畢,留下一串輕快的笑聲,蒼穹咆哮者載著女學員去了。

場面有些騷亂。

人群一面為守護天團同時宣戰四方的舉動感到震驚,一面又對神箭營駐地被摧毀一事驚疑不定。

反倒是雲如風楊林等神箭營中人十分鎮定。

「摧毀神箭營駐地,你們憑什麼?」

「據我所知,柳夏現在還在蝶湖,沒有她駕馭那輛毀滅者,你們何以摧毀我神箭營駐地?」

目視墨彤,雲如風神色依舊淡然。

台上,楊林譏笑道:「就是,沒有了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們以為自己算什麼東西?

摧毀我們神箭營駐地,呵呵,真好笑,我就想問你憑什麼,難不成就憑你那支不知射落何方的箭?」

話音落下,人群鬨笑。

就連北野雄這時也忍不住發笑,因為那一箭毀去神箭營駐地的說法太有趣了,根本就不可能。

念念清華 便因為此,當神箭天降,神箭營駐地被瞬間移為平地的消息傳來,全場如冰封,寒冷凄切,全無人聲。

「什麼?」

「你再說一遍,駐地怎麼了?」

終於保持不住,回過神來,雲如風震怒。

來人哭喪著臉道:「雲師兄,是真的,一枚箭矢從天而降落在營地后場,瞬間駐地裡面的建築全塌了……」

「那你呢?駐地都平了,你怎麼什麼事都沒有?」

雲如風神色癲狂,本心來說,他依舊不願相信駐地被移平是真的。

來人一臉錯愕:「不知道啊,當時我們好幾個人在營地里練習箭術,但是我們都沒有事。」

有點扯不清了。

這聽起來簡直聳人聽聞。

那麼遠一支箭過去,平了神箭營駐地不說,偏偏人一個都沒事,要不是過來報訊的不止一個,又是神箭營的人根本沒有說謊的理由,大約沒人相信是真的。

雲如風也不願相信,可看看前來哭訴的成員,看看一臉漫不經心的墨彤,他卻不得不信。

目光陰冷盯著墨彤,他惡狠狠的道:「駐地已經覆滅,神箭營的積累都歸你們,這下你們滿意了?」

「滿意?」

墨彤看白痴一樣看著雲如風,嗔道:「別鬧,五千萬積分呢,這才哪跟哪啊?

就你們神箭營,有個三五百萬家底撐死了,走開,別打擾我收賬。」

就這樣,雲如風被華麗的晾到一邊。

目視全場,墨彤笑嘻嘻說道:「實力呢,姑奶奶我已經展示過了。

現在我就想知道,五千萬積分,你們賠是不賠?」

說完又眨眼道:「想好了再回答哦!

姑奶奶今天別的沒有帶,就是箭多,把你們一個一個移平還是沒問題的。」 一箭移平神箭營駐地,墨彤展現出來的實力不可謂不強。

儘管如此,想要讓剩下的人屈服卻並不容易。

青虎盟盟主田虎冷聲道:「墨彤,你別太囂張。

你們守護天團再強,也不可能與整個學院抗衡,奉勸一句,該交出來的交出來,該賠償的賠償,否則冬雪學院再大,也必將沒有你們的立足之地。」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