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姜新禹對此不可否置,在他的心中慧仁有時候就是一個大孩子,不過這話他只能夠在心裏想想,是不能說出口的,不然慧仁就要炸毛了。所以淡淡的轉了話題,說:“慧仁,這一次回去之後,我會把我們的事情告訴安社長的?”語氣裏帶了幾分的徵詢和凝重,對於自己的頂頭上司安社長,姜新禹一向是給予自己最大的尊重的。

2020-11-03By 0 Comments

恩慧仁對於姜新禹這一項的決定“恩,這個是應該的。安社長這個人意外的讓人感到很可靠呢!”她之所以能夠這麼快的答應姜新禹,除了很大一部分是因爲要隨着自己的心走之外,其餘有一部分就是姜新禹的頂頭上司安社長是一個極爲開明的人,不但不反對旗下藝人談戀愛,甚至還十分的支持。

對於安社長恩慧仁向來是敬佩有加的,雖然他表面上看上去一副很不靠譜的樣子,但是其實他的心思細膩不輸女人,而且眼光奇準,對於管理旗下的藝人很是有一套自己的管理方法,張弛有度的度量他把握的很是精準,到如今公司成立多年幾乎不曾發生藝人跳槽到其他公司的情況,而Tree-J公司更是在短短的二十年都不到的時間,發展成現如今擁有一棟屬於自己的六層高的辦公樓,在業內數得着的娛樂公司了。安社長此人絕對是堪稱大神級的傳奇人物一枚!

雖然知道慧仁她沒有其他的意思,但是姜新禹還是忍不住心中酸了一下,說話的時候語氣裏的不自在說話的時候很容易的就顯現出來了:“你覺得安社長很可靠?”

“你這是…吃醋?”有一瞬間的時間恩慧仁是沒有反應過來的,等到回過神來後,立刻眨巴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微微的有些擡起頭,眼睛裏面一閃而過的亮光,語氣裏也立刻帶了兩分的戲謔的說道。

“恩!”幾乎上沒有任何猶豫的姜新禹點頭爽快的承認下來,喜歡的人稱讚別的男人,他吃醋是很正常的,如果他沒有反應纔是不正常的。

恩慧仁此人也是一朵另類的奇葩,對於姜新禹的話居然也點頭贊同的說道:“恩,我稱讚別的男人,你要是不感到吃醋的話,就說明你不是真的喜歡我,我會有必要重新的考慮一下我們之間的關係的。”

姜新禹嘴角的笑容加深了兩分,不過並沒有順着恩慧仁的話說下去,低首快速的在恩慧仁嘴脣上親了一下,抱着她的雙手緊了兩分。這就是他所喜歡的女孩子,有着和別人不太一樣的思維

有些昏暗的房間裏面,一個散發着幽香且上面雕刻着讓人看不懂的花紋的檀木盒子裏放置着樸東洙的斬妖劍,不長的劍身上面有着一些曲折的花紋,不像雕刻而上的,反倒是像畫上去的一樣,此刻它安靜的呆在盒子裏。

樸東洙現在的表情很是冷清,伸手把斬妖劍拿在手中,輕輕的擦拭了一下,用手指輕輕的滑過劍面,手指在碰到劍刃的那一瞬間就被劃出了一道不淺的傷口,然後殷紅的血就流了出來,樸東洙沒有任何的驚慌,彷彿受傷不是他的手指一樣,輕輕的把手指放到嘴邊吸允了一下,看着是小孩子一樣幼稚的舉行,但是就樸東洙做來卻無比的性感,還好現在沒有女生在場,不然他此刻性感的樣子一定會尖叫起來的。

總裁別再追我了 手指上的傷口以肉眼能夠看得見的速度在癒合,前後不過一分鐘的時間,那道頗深的傷口已經消失不見,手指已經白皙的看不出它在一分鐘前是受過傷的。樸東洙把斬妖劍重新的放回盒子裏,合上蓋子,手指輕輕的滑過盒子上面的花紋,嘴角勾起一抹神祕而冷清的笑容,有些呢喃說道:“是時候要做個決定了?雖然她到現在都還沒有任何傷人的舉動,但是就這麼拖着總是不妥的。”經過這些日子觀察,樸東洙確定了那隻九尾狐雖然有着和吉月一模一樣的臉,但是她們兩個卻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吉月就像她的本體一樣聰明狡黠,而那隻九尾狐雖然有着動物本能的感知,但是卻像孩子一樣天真單純不懂任何的人情世故。

這個時候樸東洙感到腿腳好似被什麼拱着,低頭看下去,只見只有兩隻耳尖帶些微黑,其餘的全部都是白色的波斯貓,對着自己討好似的眨了眨好似藍寶石一樣的大眼,看到自己低下頭後好輕輕的喵叫了兩聲,而它的身後還站着一個小小的雪團似的不大的狐狸犬,此時它只是用一雙黑溜溜的眼睛有些施捨一樣的看着你。

樸東洙暫且把自己剛纔的心思放到心底,有些認命的抱起自己腳邊的波斯貓,站起身來走到外廳的從櫃子裏面分別的抽出一袋狗糧和一袋貓糧,倒在它們的碗中。輕輕的拍了拍它們的腦袋,然後站起身來,看着吃的歡快的兩個小傢伙,他現在真是覺得眼前這兩個小東西天生是過來折磨自己的,這兩隻寵物本來是客人因爲臨時有事暫時拜託在寄養在醫院裏的。但是這一貓一狗都不喜歡呆在固定的籠子裏,天性就對東西比較寬容的樸東洙自然也不會勉強它們的,好在自己就住在二樓上面,帶着它們倒也方便。

波斯貓是那個國民妖精Uhey的寵物,醫院裏面的幾個人都爭搶的要領養,但是這個叫做寶寶的波斯貓是除了自己不會理會任何一個人的。至於小小的雪團似的狐狸犬是那個有着狐狸潛質的叫做恩慧仁的女孩從這裏買走的,本來雪團以前是一個安靜內斂帥男生,但是這才離開這裏前後不過一個多月的時間,這雪團的性格就來了個大逆轉,居然變得有些高傲起來。最讓他感到有些不可思議的是,這兩個小傢伙雖然是不同的種類,但是相處的還是很融洽的,而且兩個之中,雖然是波斯貓的寶寶年齡比較大,但是可能因爲雪團是狗的緣故,所以兩個之中處於領導地位的是雪團。

每每看到它們互動,樸東洙就失笑不已,連日來因爲看到和吉月一樣長相的煩悶之情也會暫且消失不見! 21021

車大雄有些鬱悶的拿着姑姑給的一張屬於她的附屬卡,慢慢的走在校園裏面,偷錦鯉的時候被爺爺抓了正着,還因爲害死了爺爺的一條珍貴的錦鯉加上尾狐的事情,因而惹怒了爺爺從而捱了爺爺一巴掌,這一次就連姑姑也沒有幫他,雖然在臨走之前偷偷的把自己銀行卡的附屬卡給了自己,但是車大雄心中還是莫名的有些委屈。

他長到這麼大,因爲憐惜自己父母早逝,以往的時候爺爺即便是再生氣的時候也都從來沒有捨得打自己一下,但是今天卻重重的給了自己一巴掌,這全都是因爲那隻狐狸。要不是因爲她花錢太厲害了,自己也不會想着要去偷爺爺的錦鯉,如果沒有去偷錦鯉也就不會碰上爺爺,自然也就不會被爺爺打了,這全都要怪那隻尾狐,從碰上她開始自己就接連的倒黴,阿西,到底怎麼樣才能夠把她弄走?

慢悠悠的走在去湖邊的小路上,自言自語的說:“不管怎麼樣?總算是把錢的問題給解決了。但是……被爺爺打了,還真是讓人不爽啊!”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被打的左臉,雖然已經沒有之前火辣辣的疼痛感了,但是用手指輕輕碰觸的時候還是會有一陣的刺痛,看來他要儘快的想辦法把那隻九尾狐給弄走,要不然以後指不定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車大雄!”

“啊!”聽到有人喊自己車大雄臉上還帶着兩分茫然,擡起頭來,看到原來是和自己關係不錯的後輩,班鬥洪導演的女兒班仙女有些生氣的看着自己。

把撫摸臉龐的手給放下來,右手裏拿着的附屬卡也放到自己的口袋裏面,臉上露出了三分的笑意:“是仙女啊!有什麼事情嗎?”

班仙女看着車大雄有些紅腫的臉,立刻就把自己在看到車大雄時候所想的要他和那個女人搬出值班室的想法給忘的一乾二淨了,而是有些驚訝的捂住自己的嘴巴,吃驚的問道:“大雄,你的臉這是被誰打了?怎麼會紅腫成這個樣子?是不是那個女人打你的?”

“被爺爺打了。”無不鬱悶的口氣。

班仙女這下子更加的驚訝了:“車爺爺一向都很疼你的,怎麼會打你?是不是因爲那個女人?”班仙女立刻在腦子裏面腦補了一系列的事情,那個女人因爲來歷不明得不到車爺爺的承認,車大雄爲了她而反抗車爺爺,從而被車爺爺打。不過因爲腦補倒是讓班仙女想起了自己的目的,立刻不等車大雄回答,就接着說道:“對了,你打算在我爸的值班室裏面待到什麼時候?”

“你不是說我想要待到什麼時候都是可以的嗎?”

班仙女揚了揚自己的下巴:“現在不一樣了,你自己想要待到什麼時候自然是可以的,但是你卻帶着一個女人住在那裏,所以要麼你們一起搬出去,要麼你把那個女人趕出去?就這樣!”想到那個女人的容貌,班仙女的臉色黑了黑,越說到最後的時候面色就越堅定。

車大雄在聽到班仙女的話後,心中腹誹的說:如果可能的話,他早就把她給趕出去了,也不會讓自己落到現在這個下場了,真的以爲自己願意啊!但是他沒有辦法告訴班仙女那是一個能夠決定人生死的九尾狐,所以只能露出了略微尷尬的神情:“仙女……”

車大雄的表情在班仙女的眼中就是一副‘不願意和那個女人分開’的神色,瞪了車大雄一眼後,話也沒有說就直接走了,不過兩步後又回頭,臉上帶了三分的得意和幸災樂禍的之色:“對了,忘記告訴你了。我忘記告訴你了恩學姐已經回來了。”

“恩學姐?”因爲這段時間連續的不順利加上九尾狐的胡攪蠻纏,車大雄這些日子真的只是偶爾時候纔會想起恩慧仁,而現在他又剛被班仙女通知要立刻的搬離值班室,所以在聽到恩慧仁三個字的時候,一時之間有些反應不過來。

這個時候班仙女不復剛纔有些生氣的神色,反倒是嘴角邊揚起了一抹笑容:“就在人工湖那邊,我想恩學姐很快就會和你女朋友見面了,雖然她們已經見過了,不過上一次聽說恩學姐走的有些匆忙,這一次一定不會了,說不定會和你女朋友成爲很好的朋友呢!”說着還認真的點了點頭。

“你說什麼?”也不等再說什麼,立刻拔腿就往人工湖那邊跑過去。

上一次已經讓恩學姐誤會了,他還想要找個機會把事情給恩學姐說清楚呢?恩學姐不是去拍mV了嗎?怎麼回來了?剛他在的時候恩學姐沒去?怎麼他才離開一小會的時間恩學姐就去了?阿西……現在只能夠祈禱尾狐千萬不要再說出一些讓恩學姐誤會的話來了,不然他可就真的沒有希望了。

話說恩慧仁之所以出現在學校裏都是因爲班鬥洪導演的一通電話,說什麼劇本有所改變,請她快些回來把新劇本領走,好好的揣摩一下,要知道再有一個多月的時間電影就要開拍了。本來恩慧仁還奇怪班鬥洪爲什麼會知道自己這邊的mV已經拍攝完了,還是姜新禹解了自己的疑惑,說班導演的這部新電影他們公司也有份參與,雖然份額不大,但是總歸是投資人之一。而恩慧仁拍攝新專輯的主打曲的mV班鬥洪那裏自然也是知道的,劇組的人已經回去了,負責拍攝mV的夏導演在回去之後一定會被安社長叫過去問恩慧仁的表現的,而之後安社長自然會和班鬥洪通電話,把恩慧仁的表現說一下的。

恩慧仁聽了之後小小的鬱悶了一下,不過還是在下午的時候收拾了自己的行李,讓姜新禹送自己去機場,訂了飛往首爾最快的一道班機,本來姜新禹是想要和自己一道回來的,但是被恩慧仁拒絕了。她不想因爲自己而讓姜新禹放棄了難得的一次休假,要知道的休假可是少之又少的,全年的休假加起來也不過半個月左右,這一次能夠得到兩天的休假時間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情。

下了飛機坐上出租車後恩慧仁就給姜新禹發了一條報平安的短信,沒多久就收到了回信,兩個人用短信聊了一會後,恩慧仁就直接回公寓裏面了。

剛走到公寓的門口,堪堪的剛掏出鑰匙,馬老師的電話就打了進來,問恩慧仁拍攝mV回來了沒有?如果回來了就讓她得空去找她一趟,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

因爲公寓裏面已經有四五天都沒有住人的緣故,所以氣息有些沉悶,進到房間裏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各個房間的窗戶打開,讓它通通風。然後把行李箱放到臥室裏面,稍稍的休息了一小會的時間後,給班導演打了電話,說好了自己過一會就去他的工作室裏拿新的劇本。

因爲自己的車還在車場進行保養,所以去班鬥洪工作室的時候,恩慧仁是搭公交車去的。從班鬥洪工作室裏面出來後,恩慧仁就直接打車去了學校裏面,見到了馬老師,還以爲找自己是什麼重要的事情,原來是因爲馬老師要給自己介紹一個人,她的老同學目前在dodo公司裏任職,也是圈裏較爲有名氣的經紀人,想要把自己介紹給她認識。

因爲自己即將出演班鬥洪的電影了,而且擔任的是分量頗重的女二號,所以到如今有必要簽約一家經紀公司了,這樣可以方便打理自己的一切事務,而且對於自己以後的星途也會有很好的幫助的。聽完馬老師的話之後,恩慧仁並不好意思告訴馬老師,她其實不打算成爲演員的,只是爲了看戲纔會接下這部電影的。而且dodo公司裏的李室長早在自己那個保溼霜的廣告播出沒多久就已經過來找過自己了,但是已經被自己拒絕掉了,而且tree-j公司的安社長更是親自的和自己談過了,但是也被自己拒絕了。

從馬老師的辦公室裏面出來,恩慧仁準備從後門出去,她剛剛給樸妖孽打了電話,講明等一下會過去把雪團接回來。老實說幾天不見雪團,還真是有些想它了,雖然在濟州島的時候有給樸妖孽打電話問過雪團的情況,但是心中終歸有些不放心的,畢竟雪團聰明又討人喜歡。既然比預想的早回來,還是儘早的把雪團接回來吧!

沒想到她在經過人工湖的時候,居然又一次的看到了九尾狐。看着九尾狐還是那條白裙,不過上身卻穿了一件紅白相間的格子襯衫,加上雖然美若天仙但是卻是一臉懵懵懂懂的表情,恩慧仁在心中有些失笑。

似乎從她第一次見到九尾狐的時候,她的身上穿着的就是這條白裙,到如今讓她感到好奇和神奇的是,這條裙子居然還是潔白如雪就和新買不久的一樣,連條褶皺都沒有。

“恩學姐,好些天都沒有在學校裏面看到恩學姐了,聽大雄說恩學姐接了一個mV的拍攝?現在已經結束了……”李炳秀看到恩慧仁就站在他們不遠處後,立刻就揮手打招呼,但是完了之後才發現自己並不是一個人,身邊還站着大雄的女朋友,頓時就有些後悔自己魯莽了,後面的話也就訕訕的有些說不出來了。

恩慧仁倒是大方的走到了他們的面前,眼睛微微的有些眯起,細看之下有了兩分狐狸的狡黠,說:“這不是大雄的女朋友嗎?你好!不知道你還記得我嗎?我是恩慧仁,高大雄一屆的學姐,你也可以和大雄一樣叫我恩學姐。”

“我記得你,你是……”大雄喜歡的女孩子嘛!不過九尾狐的話都還沒有說完,耳朵就已經聽到了車大雄的喊聲,拜託她千萬不要開口和恩學姐說任何的話,儘快九尾狐感到心中很是難過,但是卻也同意了車大雄的話,話說了一半就沒再說下去,只是看向恩慧仁的眼神微不可見的帶了一絲的委屈和抱怨之色。

恩慧仁雖然不知道九尾狐話說到一半就不說了,但是對於她眼中的神色倒是看得清清楚楚的,而很快的她也知道了九尾狐停下不說話的原因了,車大雄有些氣喘吁吁的從另一側跑了過來。

“你沒有和恩學姐說話吧?”車大雄到場之後飛快的和恩慧仁打了招呼之後,就急急忙忙的拉着九尾狐離開了,在看不到恩慧仁的身影之後,車大雄着急的問道。在得到了九尾狐肯定的答案之後,車大雄的心中鬆了一口氣,總算是沒讓恩學姐心中的誤會擴大,看來真是要找個時間好好的把事情給恩學姐解釋一下了。

九尾狐看着車大雄一臉放鬆的樣子,委屈的而直接的問向車大雄說:“大雄,我都已經把握最珍貴的狐狸珠送給你了,爲什麼你不喜歡我?”

車大雄立刻搖了搖頭反駁說:“這怎麼能一樣呢!你是狐狸,是妖,我是人,人和妖是不能在一起的。就算是你看着人模人樣,長的也比很多人都要漂亮,但是這也不能夠掩蓋你不是人的事實,即便是這個世界上只剩下你一個了,我也不會喜歡一個修煉了五百年的妖精的。”

他的話讓九尾狐的眸子暗了下來,低下了頭,頓時不說話了。

看着她低下頭的樣子,車大雄也心有不忍了,想了想說:“好了,你不要傷心了,算我不對。這樣好了,我帶你去吃肉。”

“真的嗎?”九尾狐立刻高興的擡起頭,眼睛閃亮的看着車大雄。

車大雄有些無語的說:“當然是真的……”

他等一會要去班導演的工作室裏拿新的劇本,剛好他的旁邊就有一座大型的超市,他記得裏面在這個時候會有一個試肉的地方,自己去拿劇本的時候可以把九尾狐放到那裏去讓她吃個夠,雖然會很丟人,但是丟的也不是他的,之後他就可以少買一些肉了,如此想着車大雄心中不禁有些許的得意之色飄到面上。

樸東洙看着冰箱裏已經空空如也,連根發黴的菜葉都找不到,再低頭看看咬着自己褲腿的波斯貓和一旁有些傲嬌的看着自己的雪團,有些認命的嘆了一口氣,蹲下來拍了拍它們的腦袋,說:“好了,冰箱裏面已經沒有水果和牛奶了。我現在去超市買,你們兩個乖乖的呆在這裏。”得益於自己半人半妖的體質,他和小動物溝通起來比人好很多,雖然自己剛纔所說的話他不確定兩個能夠聽得懂,但是等一下自己拿錢包的時候它們一定會看懂的,因爲每一次只要自己拿起錢包出去再回來,手中通常會拎一些好吃的,兩個小傢伙早就已經對這個動作很熟悉了。

而且他剛剛的接到了恩慧仁的電話,說是已經出差回來了,下午就要把雪團接回去了,相處了這麼幾天的時間自然是會有些感情的,別說,樸東洙心中還真是有了幾分的不捨得,正是因爲有了這兩個小傢伙,他在這裏纔沒有感覺那麼寂寞。

“好了,乖乖的等我回來。”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錢包,樸東洙對着寶寶和雪團如是的說道。

“喵喵……”

“汪嗚~”

樸東洙完全不知道他這一次會在完全沒有想到的情況之下,和九尾狐正式的打了照面,而正是因爲這一次的見面,讓他改變了等到寶寶和雪團離開後,他就去抓九尾狐回三神閣的想法。 22022

在恩慧仁從福星寵物醫院裏把雪團接回來後,竟然意外的在自己的公寓門前見到了姜新禹,當下什麼都顧不得的撲到姜新禹的懷中,立刻有些驚喜的笑着問道:“新禹,怎麼會提前的回來了?難得一次的休假,不和泰京xi和jeremy好好的放鬆一下嗎?”話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是恩慧仁的話裏卻有着掩飾不住的甜蜜和欣喜。

對於自己女朋友的投懷送抱姜新禹自然是欣喜異常的,接過恩慧仁,自然而然的在她的脣上印下一個淺淺的吻,回答說:“你不在,我自己一個人呆着挺沒有意思的,而且我很想你,就和泰京和jeremy還有馬室長說了一下,就先行回來了。”戀愛之後姜新禹發現以前自己覺得很是肉麻說不出口的情話,在面對恩慧仁的時候已經很能自然而然的說出來了,不知道這算不算是戀愛的一大好處。

恩慧仁對於姜新禹的話很是受用,眼睛晶亮晶亮的,臉上泛起一絲的紅暈,雖然有些不好意思的,但是語氣卻沒有絲毫的猶豫回答說:“我也想你了。”

颳了刮恩慧仁的鼻尖,姜新禹雖然沒有說話,但是從他的面容上可以看得出來,姜新禹因爲恩慧仁的這一句話,心情更加的明朗了。

“汪嗚~”正當兩個人之間開始的冒粉紅色的泡泡的時候,一聲有些清脆的聲音叫了起來。原來是兩個人站在門口已經好一會的時間了,雪團見自己的主人遲遲的都沒有回來,從房間裏面跑了出來。

主人,你們這是在做什麼?雪團歪着自己的小腦袋,一雙烏溜溜的大眼裏充滿迷惑不解,直愣愣的看着相擁着的兩個人。

恩慧仁臉色一紅,從姜新禹的懷中退出來輕輕的咳了兩聲,說:“我們也別在門口站着了,進來吧!”說着拉着姜新禹放在一旁的行李箱,率先的走進了房間裏面。

知道恩慧仁這是不好意思的表現,姜新禹低低的笑了兩聲。

擡起頭看向姜新禹,語氣裏面帶着兩分疑惑三分的玩笑:“新禹,你給我一串鑰匙幹什麼?總不會是要搬去和你一起住吧?”姜新禹換了拖鞋之後,從行李箱的側包裏面掏出一串綴着幾朵小巧而精緻的薔薇花水晶吊墜的鑰匙來,然後放到了恩慧仁的手中。

“這鑰匙是我們公寓的鑰匙,以後我會每天把我的行程發給你,你看看什麼時間有空了?就去我們公寓裏面犒賞犒賞我。”說着一雙漂亮的眼睛還直直的看着恩慧仁,似乎在期待什麼一樣。

恩慧仁有些傻眼了,貌似到現在爲止,他們兩個才交往了沒幾天的時間吧?他就把所有的fan都希望能夠得到的公寓裏的鑰匙給了自己,這發展也忒快了一些吧?額……還有他期望的眼神是神馬意思?總不是要自己把自己公寓裏的鑰匙也給他一把吧?

姜新禹看着有些發呆的恩慧仁,低垂下自己長長的睫毛,遮蓋住眼睛裏面閃過的流光,語氣低落而遲疑的說:“慧仁,你要是不願意就算了,我只是說說而已!不用當真的,不過這鑰匙你還是收下來,要是什麼時候你願意去了,手中有鑰匙就不用再門外等着了。”話說着的時候語氣不但越來越低落,就連周身的溫潤的氣質也變得有些黯淡起來了。

恩慧仁:……我都什麼還沒有做?爲毛你做出這幅憂傷憂鬱的表情來,好似我欺負了你一樣。

最後事實證明即便是恩慧仁心理的年齡比姜新禹要大上一些,但是說到腹黑,恩慧仁對上姜新禹是絕對沒有任何的勝算的。所以到了最後,恩慧仁不但收下鑰匙,承諾了有時間就去的公寓裏看他不說,還答應把自己公寓的鑰匙也給姜新禹配上一把。最後恩慧仁看着姜新禹笑的格外開心的笑臉,頓時無語了……

墜入熱戀的情侶一般都會有發不完的短信,即便是天天見面也總會有訴不完的相思,在見不到面的時候,腦袋裏面會時時刻刻的想着對方,等見了面時,會害羞的兩兩相望,想要說話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眼睛裏面會容不下他人的存在,只能夠看到彼此兩個人,不管在那裏只要是想着對方就會覺得空氣都是甜的。

而恩慧仁和姜新禹的戀情即便是達不到這種地步,但是也相當的甜蜜。

自從結束了mV的拍攝後,恩慧仁每天早晨八點鐘恩慧仁就會準時的接到姜新禹的短信就過來了,雖然上面有時候只有簡單的‘早安’兩個字,晚上的時候兩個人也會視頻一會,雖然時間不長,但是每一次視頻的時候看着姜新禹好看的面容,嘴角溫潤如玉的笑容和聽着他溫潤低沉的聲音,都能夠感覺到自己心中有一股淺淺暖暖的暖意流過。

雖然姜新禹的每天的通告都排的滿當當的,但是姜新禹卻很貼心,幾乎隔天的時間姜新禹就會抽出時間陪恩慧仁一起吃晚飯,每一次到恩慧仁公寓裏面的時候,也會時不時的給恩慧仁帶着小禮物,雖然只是髮夾、手鍊或是一些衣物上面的小配飾之類的東西,但是禮輕情意重,每一次接到的時候恩慧仁的心中就格外的甜蜜。因爲這段時間是要錄製第五輯的專輯,姜新禹的時間比起以往忙碌的時候還是比較的輕鬆的,所以只要錄製順利,工作結束的比較早的時候,姜新禹也會帶些特色的蛋糕點心到恩慧仁這裏,好好的享受一下自己休閒的愜意時光。

所以到如今,即便是兩個人每個星期見不了幾次的面,但是兩個人的感情依舊在急速的升溫之中。

而恩慧仁現在除了和姜新禹的相處的時間之外,她就是窩在自己的公寓裏面觀摩一些經典的武俠電影之外,就是反覆的翻看劇本,也在網上查了大量的相關的資料,也會對着鏡子磨練一下的演技。

當然了閒暇之餘恩慧仁也不會忘記關注一下車大雄和九尾狐的發展,到現在九尾狐已經認識樸東洙了。大約是因爲沒有自己在當中搗亂的緣故,所以車大雄和九尾狐的關係目前進行的很是緩慢,想要成爲戀人還有相當的一段路要走的。至於樸東洙現在和九尾狐的關係就更加的奇怪了,雖然九尾狐很高興自己能夠找到同類,而樸東洙也因爲九尾狐的容貌和他以前喜歡的吉月的臉一樣,對她倒也格外的關照,但是兩個人的關係卻沒有發展的像電視裏那樣好。

果然想要促進和加深兩個人關係最好的方法,還是要在他們之間加上一些磨難的,要不自己去盡一儘自己女配的責任,可是旁邊有個樸妖孽時刻的盯着九尾狐的動靜,自己又不想像原來的恩慧仁一樣做些吃力不討好的事情,要是被樸妖孽覺察出什麼就得不償失了。所以現在她現在還只淡定的圍觀還了,雖然劇情進展的慢了一些,但是她現在能夠看得出來,車大雄對於九尾狐的態度,距離喜歡上還有一定的距離,但是已經比起剛開始的時候好了很多。

一個穿着七分袖的緋色長風衣,高筒靴,身材高挑,身材姣好的女孩子,戴着一頂鴨舌帽和一個粉紅色太陽鏡的女孩子,邁着特別有範的步伐走進了福星寵物醫院裏面。

“小姐,請問有什麼能夠幫助你的?”劉俊泰看着遮擋的嚴嚴實實的女孩,看着身形有些熟悉,但是卻又想不起在什麼地方見過,於是端起職業化的表情,開口問道。

uhey四下看了看,但見這裏除了劉俊泰之外並沒有其他的人之外,利落的摘下了自己的太陽眼鏡,露出一張精緻而魅惑的容顏來,笑了笑:“是俊泰xi,我是uhey,沒想到這纔不過幾天沒見,俊泰xi就不記得我了?看來我的魅力還不夠大,沒能讓俊泰xi第一時間認出我來呢?”

“是uhey小姐啊~”劉俊泰看着uhey摘下太陽鏡後,立刻有些驚喜的喊道。

uhey:“我找樸醫生,他在嗎?”

劉俊泰幾乎立刻想起,uhey的愛寵一隻有着一雙特別好看的藍眼睛的波斯貓寄養在自己店裏,而寄養的日期就是今日。不過因爲它不喜歡呆在籠子裏面,也不和他人親近,所以樸醫生就把它和雪團一起帶到了自己二樓的居住的地方。所以點了點頭:“在的,樸醫生在辦公室裏面,寶寶也在,uhey小姐可是直接的過去的。”

聽到這話的uhey並沒有在第一時間過去,而是笑着對劉俊泰接着說:“俊泰xi,能不能麻煩你一件事情?”

美人有請求,而且這個美人還是自己夢中情人,劉俊泰自然是高興不已:“uhey小姐有什麼事情只管說就是了。”那模樣,只差拍着胸脯保證了。

轉了轉自己有些上挑的桃花眼,uhey道:“俊泰xi也是知道我的身份有些特殊的,可不可以在我找樸醫生的這段時間不要讓其他人進來,我知道這會讓俊泰xi有些爲難,但是拜託了。”說着彎下腰給了劉俊泰一個45°的鞠躬。

劉俊泰連連的擺手:“uhey小姐這太客氣了,我會注意一下的!如果有其他的客人來,我會提前去樸醫生的辦公室裏通知一下的,uhey小姐儘管放心好了。”

毫不吝嗇的對着劉俊泰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來:“那真是太謝謝俊泰xi了。”說着對着劉俊泰點了點頭,然後就朝裏走了過去。 23023

樸東洙抱着波斯貓寶寶有些失神的坐在椅子上面,修長白皙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的輕輕撫摸着波斯貓寶寶的脊背,這讓波斯貓寶寶愜意的眯起自己一雙藍色的大眼睛,顯然它十分的享受樸東洙的這個動作。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

瞬間的恢復了自己的神思,他的記憶力相當的不錯,所以在聽到敲門聲後,微微的想了想,就知道大概是誰了?所以很快的正了正自己的神色,樸東洙的面部表情已經恢復成千年不變的溫和冷淡,推了推鼻樑上的平光鏡,說:“請進!”

推門進來的果然是有着‘國民妖精’之稱的uhey。

“樸醫生,沒有打擾你工作吧?因爲工作比較忙似乎是有些遲到了,我是過來接寶寶回去的,這段時間寶寶給你添麻煩了。”uhey看着愜意的窩在樸東洙懷中的寶寶,見到自己的時候只是微微的仰頭看了自己一眼,很快的就又閉上自己的眼睛,儘管心中對寶寶如此叛變感到不齒,但是卻還是禮貌的對着樸東洙說。

“uhey小姐真是說笑了,這是沒有的事,寶寶很乖,很討人喜歡,我們相處的還是很愉快的。”雖然它和雪團給自己帶了不少的麻煩,但是卻也讓自己空蕩的房間裏面多了幾分的生氣,而他似乎不討厭這種氣息。

uhey看着樸東洙瞬間軟和下來的神色,早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她就已經發現,這個男子的眼神在看向動物的時候絕對要比在看人的時候溫和的多。就如同現在這樣,儘管心中有再多的不滿和覺得樸東洙沒有眼光,不過卻也不得不承認,他看向自己的時候眼神溫和而疏離,但是在看向寶寶的時候卻多了兩分不加掩飾的溫情。

“寶寶,來,我們要回去了。”uhey看着在樸東洙懷中沒有一絲動靜的寶寶,臉上閃過一絲的尷尬之色,語氣裏也帶了幾絲的厲色。

真是枉費自己平日裏那麼疼這個寶寶,從第一次見到樸東洙的時候就對他親熱有加不說,到現在不過和樸東洙才幾天的功夫,居然敢撇開自己這個正牌主人不理,反倒是和樸東洙一副親密的模樣。真真的是一個小沒良心的東西~

‘喵嗚,喵嗚……’寶寶聽出主人語氣裏的不滿,一雙藍色的大眼裏在看向uhey的時候透出幾分的委屈之色。

uhey睜大了自己的眼睛:……我都還沒有感到委屈,你委屈個毛?

樸東洙看着uhey和寶寶的互動,本來有些沉鬱的心情倒是放鬆了兩分,帶着安撫性的伸出手拍了拍寶寶的小腦袋,嘴角微微的勾起一個讓人有些驚豔的淡淡的笑意,眼睛裏也有着一閃而過的戲謔,對着uhey說:“uhey小姐,不要在意,寶寶這幾日沒見你,其實它也很想你的,只是寶寶的性格比較害羞,現在它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表達而已!所以希望uhey小姐不要在意!”

uhey聽着樸東洙這話,一張漂亮的面容那真是變了又變,不可謂不精彩:……其實你這話還是不說的好,怎麼聽着,寶寶像是你家的寵物呢?

“我希望uhey小姐現在能騰出十分鐘的時間嗎?我有些事情關於寶寶的事情想要和uhey小姐商量一下,不知道uhey小姐現在方便嗎?”欣賞夠了的樸東洙,終於收斂起自己眼中的戲謔之意,如是的說道。

uhey咬了咬牙:“樸醫生請說!”

……

這個時候誰都沒有注意到,在福星寵物醫院的附近出現了一個頭發微禿,長相一般,大約三十多歲的中年男子,他的神色有些着急,脖頸之間掛着一個大大的黑色相機,細細的觀察下來,相機上面有着‘今日’的字樣,此男子正是韓國今日娛樂的一名記者,說起來此人也算是娛樂圈裏的一個名人,讓衆多明星恨的牙癢卻又沒有任何辦法的金記者就是他了。

說起金記者,那真是出了名的難纏的,被他盯上的藝人,那絕對是會被不同程度的爆出一些不同程度的緋聞來的,到如今沒有任何的例外。即便是強大如同安社長對上沒有任何下限的金記者也是在不觸動底線的情況下,會忍讓三分的,畢竟娛樂記者這種職業的人還是不要得罪的爲好,更何況金記者還是在韓國頗佔地位的今日娛樂的頭牌記者。

“阿西,怎麼不見了?明明看到uhey走到這裏來的,怎麼只是個轉身的功夫就看不到了?”金記者有些懊惱的錘了一下手,轉頭看了遍也沒有看到一個和uhey相似的身影。

說起來他今天本來是在星苑那邊蹲守的,看看能不能挖出關於的特別新聞,最好是醜聞什麼的,畢竟自從出道以來,幾乎是和緋聞絕緣的,前段時間被自己挖出來的姜新禹的戀情也在雙方都沒有任何的迴應之下而不了了之。但是自己卻從來都沒有想過要放棄挖掘關於的緋聞,所以現在一有時間他都會去所住的地方蹲點,不過可惜的是星苑那裏因爲住的不是明星就是富貴人家,保密措施那是絕對的頂一流,他曾經幾次試圖矇混過去,但是都被門衛給趕了出來,他也曾經尋找過後門,但是卻發現整個星苑幾乎是每隔五米就會有一個監控攝像頭,前後左右根式都有門衛看着。

今天他照例去蹲點,不過一個上午過去了,他什麼都沒有發現,就有些失望的準備回去了,畢竟下午的時候他還要去採訪uhey的,但是沒有想到的是,他才走出星苑沒多遠的地方,就忽然看見一個極其像uhey的女子,經過了再三的確定,他確定了那個女孩子就是uhey。

這個時候uhey怎麼會出現在這裏,而且還是獨自一個人,聯想到這裏距離星苑如此的近,金記者瞬間的興奮了。難道說uhey和之間有什麼聯繫?想到和uhey雖然同爲圈子裏的佼佼者,但是兩者之間的聯繫卻是少的可憐,難道說這是在爲他們之間的特別關係打掩護,或者坦白一點的說uhey在和中的一員談戀愛……

想到這裏金記者毫不猶豫的跟在了uhey的身後,但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uhey走的方向居然不是星苑,反倒是越行越遠,難道說uhey只是路過?不對,uhey說不定已經知道自己跟在後面,所以她現在是和自己在繞圈子。恩……一定是這樣沒錯! 邪魅修羅擒夢妃 金記者握緊拳頭,他一定會找到證據證明自己的猜想沒有錯。

不過悲催的是,他不過是低頭想的這麼一瞬間的時間,再擡起頭的時候就發現uhey居然不見了,雖然對於自己的推測更加確定了幾分,但是想到這麼個大好的機會居然就這麼被自己錯過了,現在只要想到說不定現在uhey已經在和的其中一個見面了,金記者絕對自己的心肝都是一跳一疼的。

“也不知道現在uhey小姐離開了沒有?”正當金記者懊惱之際,一個清亮的不亞於天籟之聲的男聲傳到了金記者的耳朵裏面。

“不知道,不過算算時間的話,uhey小姐應該已經從後門離開了。”

“阿西,還是來晚了一步,真是可惜了,我還想要uhey小姐給我簽名呢!看來只能等下次了。”

……

金記者聽着兩個人的對話,頓時大喜,聲音是從身後傳過來的,不過等到金記者回頭看到身後是一家小型的寵物醫院之後,金記者剛纔澎湃的心情又跌落了幾分。

圈子裏都知道uhey有一名愛寵,uhey對其寶貝的程度是沒的說的,不但每個月會抽出一天的時間親自帶愛寵去醫院做檢查,據說還會親自下廚給愛寵改善一下生活。如果uhey真的在寵物醫院的話,那就說明uhey其實是過來給愛寵看病的?不對不對……他剛纔沒有看到uhey的手中抱東西,而且這裏距離的星苑如此的近,也就是說,這…說不定只是一個掩護?

如此腦補了一番之後金記者決定轉到福星寵物醫院的後面去看看,說起來爲了能夠挖到‘具有價值’的的新聞,他可是下了不少的功夫的,把這一帶的地形摸的很是熟悉。

剛剛按下接聽的電話,獨屬於韓大姐的大嗓門就傳了過來:“uhey,你現在在哪裏?我知道你今天剛剛從濟州島結束拍攝回來,很是辛苦,但是你今天還有一個訪談節目,再有一個半小時就要開始了,化妝造型的也都需要一些時間,你需要在一個小時之內回來。”

uhey的聲音裏面下意識的帶了幾分小小的撒嬌之意:“偶尼,你放心,我不會耽誤訪談節目的錄製的。”

樸東洙的眼神若有若無的從uhey的身上掃過,他記得以前吉月在見到熟識的人後,也會不自覺的撒嬌,說起來明明是那個九尾狐和吉月有着一模一樣的容顏,但是他卻在九尾狐的身上除了容顏之外,幾乎找不到一處和吉月相似的地方,倒是在這個uhey的身上偶爾時候可以看到吉月的影子。

察覺到樸東洙若有若無的眼神之後,uhey下意識的朝着樸東洙看過去,清楚的看到了他眼睛裏面的深沉和陰鬱,本來應該是讓人害怕的眼神,但是uhey看着心頭卻是不受控制的狠狠的跳動了一下。整理了自己的心情後:“樸醫生,你剛剛說的,我都已經記下來了,以後我會多加的注意的。還有雖然知道這是醫院的義務之一,但是還是要謝謝樸醫生這幾天照顧寶寶!”

說着就要上前接過到如今都還趴在樸東洙懷裏,沒有一絲想要動彈的寶寶,但是腳下忽然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uhey立刻下意識的伸手想要抓住一些東西以穩固自己身形,不過沒有想到用力有些過猛,一下子整個人就栽倒了樸東洙的懷中,混合着青草香氣和醫院特有的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一下子就竄進uhey的鼻尖裏面,這味道讓uhey有一瞬間的怔愣住。

而樸東洙這個時候似乎感覺到什麼一樣,眉頭皺了皺,擡眼朝着窗戶的角落裏面看過去,只見有一個黑色的身影一閃而過。看了一眼剛剛站起來的uhey,樸東洙大概能夠想到剛剛的是什麼人了?

耳尖泛起微微的紅暈來,uhey鄭重的對着樸東洙鞠了一躬,道:“對不起,剛剛腳下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絆了一下,所以…還有謝謝樸醫生…不然就要受傷了。”

樸東洙也站起來,對着uhey點頭道歉說:“恩,uhey小姐不用道歉的,是我的辦公室因爲常有動物出入,所以有很多玩具,說起來還是我要和uhey小姐說一句抱歉!”只一眼樸東洙就已經看見了剛剛絆倒uhey的是一個骨頭形狀的玩具,語氣頓了頓,接着說道:“另外uhey小姐,我剛剛看到窗外似乎有人影晃過,如果沒有猜錯的話應該會拍了照片,不過我並不能夠確定他百分百的是記者?不過還是請uhey小姐儘早的做準備,如果因爲我而傳出不利於uhey小姐的緋聞的話,在此先行的道歉了。”

uhey臉上先是閃過震驚焦急之色,不過很快的就趨於平靜,說:“是我給樸醫生帶來麻煩纔是,我會和韓大姐報備的,讓她儘快的做準備,儘量不會讓人打擾到樸醫生的正常生活的。”話雖然是這麼說的,但是她的心中卻是一點的底氣都沒有,如果真的是被記者拍到的話,那麼應該是在她進來之前就已經跟着自己了。當然了她並不是怕緋聞,只是她是知道的,如果真是被報道出來的話,她頂多是被記者多問上幾句,但是樸東洙是圈外人,記者如果從自己這裏得不到有用的消息的話,那麼大概會不厭其煩的過來這裏騷擾樸東洙的。

不得不說uhey你真是太小瞧樸東洙了,這廝可是千年老妖怪了,如果不是他主動要說的話,那麼誰也別想要從他的嘴巴里面套出任何有用的消息來。

“uhey小姐不用擔心的,我是沒有任何問題的,而且這並不是uhey小姐的錯。”樸東洙是什麼人?那可是活了上千年都不止的老妖怪了,壓根就沒有把剛纔的情況放在心上,只不過是因爲uhey是藝人又是女孩子,相對的麻煩會多上一些的。至於他如果真的太過於麻煩的話,再換個地方就行了,至於會不會被人認出來,樸東洙是一點都不擔心的,因爲他的容貌也會隨着搬遷也多多少少的會改變一些。

uhey看着樸東洙淡定無比的樣子,心底也跟着放鬆了不少,這個樸醫生看着就不是個普通人,不過uhey還是再一次的向樸東洙道了歉,然後又說了幾句後就抱着自家寶寶從後門離開。 [綜韓劇]重生女配 24024

第二天今日娛樂的報道上面的頭條果不其然的是‘國民妖精Uhey密會圈外男友’即便是不看其中的內容,單就是這個標題就已經讓人震動了,更何況上面還附則着兩張清晰無比的照片,第一張的照片裏是一個穿着白大褂逆着光的年輕男子,他的腿上趴着一個熟睡的波斯貓,他的對面是面露含羞之色的Uhey。相比第一張來說第二張更加衝擊人的眼球,大概是因爲光線的問題所以看不清楚男子的面容他的雙手緊緊的環抱着Uhey,而向來都以高傲公主範出現在衆人面前的Uhey此時卻眼眸輕閉面露甜蜜嬌羞。這兩張照片雖然都看不清楚男主角的面容,但是它選取的角度還是頗佳的,對於不知情的人來說還真的以爲兩個人是一對甜蜜無間的情侶。

此報道一出當即有衆多的記者涌向Uhey的公寓和DODO公司門前,大批的記者令Uhey幾乎要寸步難行,而Uhey的官網更是被一衆fan給刷的接近癱瘓,大多數的fan都是對這一事情不能夠接受,甚至更有大批的fan圍堵在DODO公司的門前舉行抗議,一時之間鬧得是沸沸揚揚。

不過所幸Uhey早就已經向公司報備過了,所以DODO公司倒是沒有被打的措手不及,很快的DODO公司就做出了迴應,於第二天下午的時候,在DODO公司裏面召開了一個小型的新聞澄清發佈會。

新聞澄清發佈會剛剛開始,立刻就有記者向Uhey發問,而且說話絕對是沒有一絲的留情,直指問題的核心。

記者:“Uhey小姐,現在到處都在傳Uhey小姐和一名圈外人士在交往?是真的嗎?他真的是你的男朋友嗎?”

Uhey面帶微笑:“不,我可以很肯定且誠實的告訴你們,我們只是普通的朋友關係並不是情侶。”嚴格來說他們只是見過沒兩次的顧客與店主,連普通的朋友都算不上。

記者:“那請Uhey小姐解釋一下這照片是怎麼回事嗎?經過鑑定它並不是PS技術合成的?如果像Uhey小姐所說的只是普通的朋友,應該不會有這麼親密的動作和這般的神色纔是?”說着還出示了那兩張放大的照片。

Uhey:“前幾天到濟州島拍攝平面廣告,所以就把寶寶寄養在了寵物店裏面,而那男子是負責照顧寶寶的醫生,那天我是接寶寶的,不過因爲經紀人有事走不開,所以我只能一個人去。因爲是寵物醫生,所以辦公室裏面都有一些寵物玩具,當時不小心之下腳下被絆了一下,所以就造成了照片上面拍到的場景。”

記者懷疑的眼神一直盯着Uhey看,但是很可惜的是現在Uhey那雙幾乎無時無刻不在放電的桃花眼裏面是一片的透明清澈,看不到一絲謊言的痕跡,不禁有些慼慼然的:“那Uhey小姐可以告訴我們那男子的身份?也好讓我們去找當時人求證一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