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它好像發現了我的存在,也知道自己被我狠狠地戲弄了一番。

2020-11-06By 0 Comments

它立刻轉向,接着就在我驚訝的眼神中站了起來。

對,你沒聽錯,那條小蛇就在我面前站了起來。

我感到有些心慌,這條小蛇也太古怪了點。

這還不算結束,它的身軀漸拉長,身體不斷膨脹,迅速變得強大起來。

我愣愣地看着它,直到它變成一條大蛇,我才清醒過來。

“我的天,它竟然還有這樣的手段!”

驚訝歸驚訝,該打的還得打! 休息片刻以後,我感覺自己的體力恢復了不少。於是起身,準備繼續前進。

接連遭遇襲擊,我對這個地方不敢有絲毫大意。雖然我自認我的實力還可以,但說不準會突然出現厲害的東西,讓我陰溝裏翻船。

紅色的晶石慢慢開始變化,我漸漸走進一片紫色的世界。

儘管我的兩隻眼睛都區別於常人,但我還是感到不舒服。

刺痛感、模糊感不斷襲來,讓我不得不時刻用手揉揉眼睛。

“這裏到底咋回事,怎麼會有這麼多顏顏色各異的晶石?”

我心裏有些鬱悶,再這樣走下去,眼睛肯定得瞎了。

四周靜寂無聲,除了我的腳步聲之外,再也沒有別的聲音。

可不知爲何,我卻有種被人盯住的感覺。沒錯,就是被人盯住!

可是,這裏怎麼會有人呢?

帶着這種疑惑,我來到了一個石門前。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石門,正想推開,卻被一個忍給打斷了。

確切來說,還是一個女人!

“住手!”

啪!

我伸出去的手頓時被一隻冰涼的手給打了回來,我頓時一驚,急忙後退幾步。

我心裏後怕不已,暗自驚訝道:“她是什麼時候出現的,爲何我一點都沒察覺到?”

我看了看自己的手,有些慶幸地說道:“幸好她對我沒有惡意,不然的話,我肯定倒在了地上。”

“你是誰?”

她似乎有些慌張,急忙低着頭,不敢看着我。

我不由一愣,心裏有些疑惑:“她是在害怕我嗎?”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打你的!”她急忙說道,顯得有些激動。

我感到有些好奇,心裏的防備頓時放鬆不少。

“沒關係,我想知道,你爲何不讓我進去?難道說,石門後面有什麼東西嗎?”

她慢慢擡起頭,見我沒有惡意,然後說道:“你是人還是妖,爲何眼睛這麼奇怪?”

天價寵妻:霍總請接招 我不由一笑,解釋道:“我是人,至於我的眼睛,這說來話長!”

她點點頭,接着說道:“這道石門背後,的確有個很厲害的人!只不過,我想問問,你來這裏是做什麼的?”

她的眼神有些擔憂,似乎石門背後的存在對她而言很重要。

我頓了頓,隨即解釋道:“這裏是活死人墓,明宗宗主特許我進入這裏修行參悟。可一路走來,我盡是遇到一些妖魔鬼怪!”

聽到我的解釋,她忍不住撲哧一笑,然後說道:“你走錯地方了!”

“走錯地方?”我立刻一愣,然後拿出殘圖,疑惑地說道:“不可能啊,我是按照這張地圖走的!”

她沒有理會,笑了笑:“這裏的確是活死人墓,但卻是它的反面!”

“反面?”

她點頭,然後解釋道:“活死人墓是個奇特的地方,有正反兩面空間,代表天與地、上與下。進入正面空間,的確可以修行參悟,但進入它的反面,則會危險重重!”

我還是不能理解,於是問道:“你的意思是說,反面空間,都是一些妖魔鬼怪?”

“差不多就是這個意思,如果你想進入正面空間,那麼只能一路前進,通過正反面的邊界,然後去往你想去的地方。”

聽到這,我的臉色不由一苦,搖頭說道:“這是要一路打怪升級的節奏啊!”

見我愁眉苦臉的樣子,她急忙說道:“爲了能夠順利前進,你要先過了眼前這一關!”

她的話頓時讓我清醒過來,我再次看了看石門,問道:“你叫什麼名字,爲何會守在這裏?”

聞言,她的臉色變得有些暗淡。片刻後,她纔看着我說道:“我想,你應該看出來,我只是一道魂體吧!”

我點點頭,笑着說道:“而且你的靈魂還很駁雜,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你的父母應該不是同類。”

她苦笑一聲,理了理有些凌亂的頭髮,然後說道:“我叫阿離,我之所以守在這裏,是因爲我的父親在石門的後面。”

我稍感震驚,接着問道:“阿離姑娘,你的父親又是誰,爲何會關在這裏?”

“我的父親叫王衝,乃是明宗的弟子,而我的母親則是一隻狐妖。”

短短的幾句話,我就能大致猜到曾經發生過什麼事情。

但是,我的臉色突然一變。

“阿離姑娘,你剛纔說什麼?你的父親叫王衝,還是明宗的弟子?”

見我如此錯愕,阿離被我嚇了一跳,她非常確定地說道:“對啊,有什麼問題嗎?”

困惑!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麼引導我進入這裏的那具骷髏又是誰呢?

一時間,我百思不得其解!

“阿離姑娘,期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你能跟我說說嗎?”

她點點頭,然後跟我說起他父母的故事。聽完之後,我只能無奈嘆息。

“孃親還沒生下我,我就已經死了。但我已經有了靈魂,所以纔會有這般形態。”

我點點頭,不知道還如何安慰她,說起來,王沖和阿離她孃的故事很簡單。

王衝下山歷練,遇到一隻受傷的狐妖白墨。王衝沒有將其毀滅,而是救了狐妖的性命。

於是,一人一妖,互生情愫。王衝以爲,白墨雖爲狐妖,但從未害過別人性命。

所以,他無法毫不猶豫地將其毀滅。如果那樣的話,他不配當陰陽師。

而他的正直善良,也讓白墨感動不已。或許是命中註定,又或許是兩人的情劫,兩人走到了一起。

王衝身爲明宗弟子,自然知道自己做了什麼,要受到怎樣的責罰。

於是,他主動將自己和白墨的事情告訴了自己的師父。

他唯一的選擇就是主動退出師門,他不求天下人理解,只求師門不會因爲自己而蒙羞。

得知此事,明宗上下大震。當時的宗主,更是決定清理門戶,將王沖和白墨一起誅殺。

只可惜,王衝的實力太強,除了宗主和一些長老之外,沒人是他的對手。

生死關頭,明宗弟子偷襲了白墨,看到已有身孕的白墨重傷吐血,王衝瘋狂了。

那一刻,一道魔影從王衝的體內竄出,代替他大殺四方。

而那道魔影,便是王衝的心魔,是他修行途中產生的邪念。

而石門後面的傢伙,就是王衝的心魔,一個犯下滔天罪孽的魔王。 “阿離姑娘,既然我來到此地,就不得不進去啊!”

阿離點頭,輕嘆道:“你能夠來到這裏,就說明你和父親有緣。只是,我還是不想你冒險。”

聽到她的話,我頓時感到一暖,笑着說道:“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你父親的魔念一直停留在這裏也不是個辦法,能夠早點解決,也是一件好事。”

阿離還是有些遲疑,見我一再堅持,只好作罷,不再勸我。

她隨即施法,打開了石門。剎那間,一股殺氣猛然襲來,讓我臉色大變。

我定了定心神,然後看了一眼阿離,小心翼翼地走了進去。

石門背後是個有些昏暗的世界,充斥着黑暗氣息。

儘管我感到很危險,但不得不承認,這裏的氣息讓我感覺很舒服。

阿離跟在我的身後,她不是第一次進來,但每次進來都沒太過深入。

不知走了多久,我看到了一塊大石頭,上面有四個大字。

“越界者死!”

我心裏一驚,然後看了看阿離:“阿離姑娘,你父親的脾氣很火爆啊!”

她知道我在說笑,於是說道:“普通人的心魔頂多影響自己的內心,可修行之人一旦克服不了自己的心魔,定會釀成大災難!父親和孃親相遇之時,他正處於進階的階段。他之所以下山歷練,正是爲了堪破情劫。”

我深以爲然地點點頭,接着說道:“你說的沒錯,修行之人的心魔的確危害深遠。但是,像你父親這樣的情況,我還是第一次遇到。”

“趙大哥,留在這裏的,只是我父親的魔念。他早已飛昇,但留下了這般因果沒有解決。故而,他留下自己的肉身,以此來鎮壓!”

我點點頭,正要越過這塊大石頭,一道黑色雷霆毫無預兆地朝我劈了過來。

我心裏一驚,瞬間將阿離給推了出去。雷霆臨身,我的身體立刻遭到重創。

不管什麼雷霆,劈在人的身上,肯定很疼啊!

我正要破口大罵,又一道雷霆轟然而至。我也不耽誤,急忙躲開,不幹硬抗。

“越界者死,你們看不到字嗎?”

一道粗獷的聲音陡然響起,迴盪四面八方,讓我驚訝不已。

“這個人的實力,好強!”

不多時,一道身着白衫的中年人踏步虛空,他留着長髮,和阿離一樣,是個魂體。

他也發現了我的存在,二話不說,直接朝我飛了過來。

我感到巨大的危機,兩眼同時轉動,瞬間逃遁,轉移了自己的位置。

他一擊落空,驚訝之餘,不由冷笑道:“好手段,竟然能夠掌握跳躍空間之類的法術。”

聽到他的“讚美”,我不由苦笑:“王衝前輩,我不是來跟你打架的!”

聽到“王衝”兩個字,他的臉色頓時一變,怒吼道:“臭小子,不要跟我提那個廢物!雖然我只是他修行時產生的魔念,但我看不起他!”

我感到有些好笑,同時又感到非常棘手。 覆手 這傢伙完全就是魔念,根本無法溝通。

“王前輩,他已飛昇,你爲何還執迷不悟呢?”我站在他的對面,小心謹慎地說道。

就在這時,阿離走到了我的面前。她看着飄在半空的王衝,輕嘆道:“父親,我希望你可以獲得安息。”

王衝看着阿離,臉色有些緩和。沉默片刻,他才說道:“阿離,我雖然只是一道魔念,沒有身軀,但我不會害你。我要殺死明宗之人,替你孃親報仇!”

聽到這,我兩眼一亮,突然問道:“你苦苦堅持,只是想替阿離的孃親報仇嗎?難道說,正是因爲阿離的孃親,你才從王衝的體內衝出來?”

他沒有說話,既沒承認,也沒否認。但我知道,我猜中了。

“小子,一念成魔,一念成佛!人有善念,亦有惡念,我是王衝,也不是王衝。或者說,我已經跳脫三界,不在輪迴之中。”

我明白他的意思,儘管他的話聽起來很厲害,但在我看來,他只是一個無法進入輪迴的特殊存在。 打神鞭專門傷害靈魂,對付他,絕對是利器!

我也不知道抽了他多少鞭,反正我覺得胳膊有些痠痛,才停了下來。

與此同時,我身上的傷勢也完全恢復,當然,消耗的體能還要一些時間才能恢復。

王衝愣愣地看着我,似乎被我抽的有些發矇。他沒有想到,自己竟會被一根不起眼的木鞭搞得如此狼狽。

“小子,你這是什麼法器,竟然可以灼傷靈魂?”

“你有權問我,可我沒有義務回答你!”

最後抽了一下王衝,我便走到一邊。看着那塊刻着“越界者死”的巨石,我不由一怒。

隨即召喚出古劍,縱身一躍,使出全身力氣,狠狠地砍下。

轟!

巨石瞬間一震,然後碎裂開去,四分五裂!

“王衝前輩,我雖然沒有修煉到白日飛昇的境界,但萬物相生相剋。我的實力雖然不如你,但我的法器卻能剋制你!”

他慘然一笑,然後說道:“既然如此,你爲何不直接將我毀滅?”

我看了看阿離,輕嘆道:“你不願放下,阿離也留在這裏陪你,你不覺得你很自私嗎?”

他看了看阿離,沒有說話,隨即慢慢起身,眼神有些呆滯。

他沒有與我打下去的念頭,或許他有些疲憊了。

一時間,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氣氛頓時變得很沉默。

阿離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麼,她只好靜靜地站在一邊,默默關注一切。

隨之,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現了。

他突然跪了下去,然後神情悲慼,低吼道:“你們可以原諒我嗎?”

我眼神一變,隨即看向四周,沒有發現任何異常。

阿離同樣有些疑惑,她急忙來到我的身邊,輕聲道:“趙大哥,父親這是怎麼了?這裏還有其他人嗎?”

我搖搖頭,苦笑道:“阿離,我也不清楚怎麼回事,不過應該不會有大麻煩的!”

話音一落,周遭空間頓時大變,陰風驟起,猶如萬千厲鬼痛苦哀嚎。

我被這一幕驚呆了,難以置信地看着驀然涌出的鬼魂。

然而,還沒等我平靜下來,他突然轉頭看向阿離。

“阿離,你過來,跟我一起跪下!”

阿離頓時一愣,不知道怎麼回事,但出於對父親的信任,她還是走了過去。

“阿離,來,你跟我一起跪下!如果他們能夠原諒你和我,我便離開這裏。”

阿離疑惑地看着自己的父親,詢問道:“父親,這些鬼魂都是什麼人,和我們有什麼關係?”

王衝微微一嘆,然後解釋道:“阿離,他們都是被我殺死的明宗弟子。而你,也是因爲他們才活了下來。”

聞言,阿離不由一驚,忙問道:“父親,你爲什麼這麼說?他們的死跟我有什麼關係?”

鬼魂肆虐,但卻無一靠近他們父女倆。見狀,王衝感慨一聲。

“阿離,當年走投無路之際,我被打入這裏,你孃親一起跟了進來。當然,明宗弟子也爲了毀滅我,也殺了進來。大戰的過程中,你孃親突然分娩。然而那些弟子得了死命令,他們沒有放過你娘。爲了將你生下,她耗盡所有的靈力保護你。只可惜,她沒能成功,你還是死了。”

“看到那一幕,我頓時入魔,猶如失去理智一般,完全不顧同門之誼,將所有來截殺我的人屠戮個乾淨。然後,我生生煉化了他們的血肉,熔鍊一股生之氣,這才保住了你的生魂。”

阿離靜靜地聽着,不由哭了起來。這些事情,她一點都不清楚。

聽到這些,我忍不住一嘆,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魔,也有善良的一面!無疑,這是一出悲劇。可惜,如果當時的人能夠突破思維侷限,接受人與妖之間的禁忌之戀或許一切都會不一樣吧。”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