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安克西喘著粗氣,畢竟他是個魔法師,不是冒險者,魔法師更注重於對魔法的共鳴,對於身體素質這方面,基本會去分心鑽研的人不多。

2021-12-18By 0 Comments

「孫子兵法。」

白謙之朝外面瞄了兩眼,繼續說

「是我們地球,在我那個時代的幾千年前,一個國家的將軍寫的兵法。」

「吼哦?幾千年前就有這麼厲害的東西了,看來地球是個厲害的地方啊!」

「厲害?算了,隨你怎麼想吧。」

「不過,平時看你對人愛理不理,沒想到你腦袋這麼聰明,比我還狡猾。」

「臨時想的辦法而已。」

白謙之對安克西做了個噤聲的手勢,壓低聲音

「安克西,我們現在被困在這裏了,要想辦法出去,你對這裏的地形什麼的,熟悉么。」

「啊,倒是有了解,我小時候在這附近長大。」

「說說。」

「貧民街的話……」

安克西稍稍措辭「貧民街是一條木字型的街道,靠近城邊,有一條下水道連接着城外的小聚落。這裏本來不屬於王都管轄範圍內,是供一些流浪者居住的地方,但後來就有些用心不良的人利用這裏的無紀律來為非作歹。因為自存在起就很少管束過問,所以這裏的人基本都藐視王都紀法。最麻煩的不是王都的人不想管,而是因為這裏的巷道實在太多太複雜,而這群貧民早就牢牢記住了地形,像老鼠一樣四處都能找到地方藏身,盾耀騎士們根本就抓不住他們啊。」

「嘖,我們沿着大道能走出去嗎?」

「這個……不行。我們剛才進來的地方就是「木」的尾部,出入這裏的大道基本都被王都修築的高牆堵牢了,我們可以利用外面的牆壁翻進來,卻沒辦法翻出去。就算使用魔法,我們也會被發現的。」

「這可麻煩了。」

白謙之揉揉額頭。

現在外面到處是遊盪的貧民,他們可不能貿然出去。

只能,先等到夜晚,再做打算了。

入夜後。

「安克西,醒醒,我們走。」

白謙之搖醒安克西,此時的貧民街已經完全寂靜下來,偶爾會有人嘔吐或者不堪入耳的罵聲,但外面的情況,已經比白天好上太多。

「我們往哪裏走?」

「先找條路。」

兩人壓低身子從大道上來到另一邊的巷道,安克西利用魔法召喚出一個散發微弱光芒的魔法球以用照明,黑暗潮濕的巷道中,兩人正謹慎地摸索著前路。

「這裏,似乎沒人的樣子。」

後半夜,已經疲憊的他們找到一處廢棄的舊屋,再三確認不是陷阱后,選擇暫住一晚。

「白謙之,我們能跑出去嗎,這裏的地形這麼複雜,偵查素質那麼好的盾耀騎士都摸不清楚,我們會不會迷路啊……」

「不怕,我今晚沒回去,公主肯定着急,說不定,已經在找我了。」

白謙之倒是處變不驚,躺在破床上,雙手枕着後腦勺悠悠地說

「我們就算出不去,只要想辦法讓他們得知我們在貧民街就好了。」 乾元山神域道兵四齣,自然引起了許多勢力的關注,這其中又以神域羅剎神為最。畢竟羅剎神意圖搶奪敖臻的本命龍珠,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賠了夫人又折兵,不僅沒有搶奪龍珠,更是將其成名法器給丟了。

如今看道乾元山道兵四齣,自然明白敖臻已經回來了,正好報那奪寶之仇。不過一想到敖臻的實力不弱,遁法高明。羅剎神深深明白,僅憑自己一人恐怕拿敖臻沒有辦法。

因此,羅剎神沒有立即前往乾元山尋找敖臻的晦氣。而是分出一道神念化身徑直往黃巾教的祖地黃天洞天而去。只見其神念化身剛剛來到黃天洞天門戶前,就有一個身披黃色道袍,頭戴黃巾的道人正在門戶前等候。

「羅剎道友,你向來都是無事不登三寶殿,不知此次前來所謂何事?」黃袍道人幾位熟練的打招呼道。

聽到黃袍道人的話,羅剎神不禁微怒道:「黃天道主,你又何必明知顧問?明人不說暗話,本神此次前來請你出山,就是為了對付乾元山之主的!」

羅剎神微怒的語氣不僅沒有讓黃天道主生氣,反而露出笑意道:「羅剎道友說笑了,我黃巾道與乾元山向來井水不犯河水。而且乾元君的實力可不弱,本尊可不想平白樹敵!」

羅剎神聽到黃天道主的推脫並不意外,他們這種等級的存在,分出勝負容易,想要徹底斬殺那卻是難之有難。因此,一般同階之間很少樹敵,可一旦樹敵就是生死大敵,關鍵還是利益而已。

「黃天道主,你我交相千年,你什麼秉性,本神了解的一清二楚。」羅剎神對黃天道主的推脫十分不滿,接著誘惑道:「此次你幫本神這一次,下次你黃巾道再次起兵,本神讓西域百國出精兵百萬相助。」

見到羅剎神終於談到了實質的東西,黃天道主淡淡道:「憑此想要本尊相助,還不夠?」

羅剎神哈哈大笑道:「黃天,一千多年了,你還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性子。此次相助,除了我的羅剎門以外,其他戰利品你我五五分。」

黃天道主指了指羅剎神,平靜道:「修為到了我們這個地步,心性早就返璞歸真了,別說千年,就是萬年也不會改變。」

接著黃天道主沉思了一會兒道:「戰利品五五分沒問題,但是羅剎門也要在其中。如若不然,就七三分,我七你三。」

黃天道主的條件讓羅剎神心中十分不滿,但沒有黃天道主的黃天社稷圖相助,想要找乾元君拿回羅剎門那是幾不可能。因此,即使心中再忿忿不平,羅剎神還是咬牙答應了。

之後,兩人密謀了一番,協商好作戰方針,以及各種意外的處理方式,準備一擊功成,將敖臻擊殺或者鎮壓。協商完成後,兩人便先後朝乾元山而去。

與此同時,身處乾元福地的敖臻感覺到一縷縷危險的氣機從虛空中而來,不由的眉頭一皺。隨後便使用星宿斗數掐算起來,可惜毫無所得。敖臻頓時明白來襲之人實力不低,而且星宿斗數有些跟不上他的實力了。

看著敖臻皺眉的表情,蔣夢婷不由擔心道:「臻哥,怎麼啦,是戰事不順利嗎?」

聽到蔣夢婷關心的話語,敖臻語氣平淡道:「戰事進行的十分順利,那些道兵不僅將這偌大丘陵地帶清理了一遍,現在還如潮水一般清理周邊區域呢!」

敖臻使出萬法星瞳·望氣之法便虛空望去,只見象徵著乾元山的星辰真龍,在乾元山脈上方虛空的金色氣運海中不斷遨遊,不時發出陣陣歡快的龍吟。

同時廣大丘陵以及周邊區域有一縷縷白色或赤色的氣運匯聚而來,不斷地壯大金色氣運海。那些氣運不是別的,正是由乾元山的眾多道兵的氣運加持而來。

而在西域方位,一位千丈的羅剎神神像立於西域百國上空,神像手持神兵直指乾元山,一副來勢洶洶的樣子。敖臻一看便知,此次針對他的人不出意外應該就是羅剎神。

乾元山東北方位,黃巾道的祖地黃天洞天上,無盡金色雲海上,一卷千里黃天社稷圖展現萬道毫光,映照的整個氣運雲海氣象萬千,一副仙家盛景模樣。而此時,那捲道圖竟有西下針對他的意圖,讓敖臻不由心中更怒。

「哼,總有刁民想害朕,西域羅剎神針對我就算了,畢竟我們早就結仇了,而且我還搶了他的成名法器。但那黃巾道,我們可是無冤無仇,竟然也敢欺上門來。若是此次不給他一個難以忘記的教訓。恐怕以後什麼阿貓阿狗的都敢找上門來!」敖臻恨恨的說道,顯然對黃巾道十分不滿。

聽到敖臻的話,蔣夢婷眼底閃過一道擔憂的神色,介面道:「確實要給黃巾道一點顏色看看,打出我乾元山的威風來,只有這樣,方才沒有人再敢誰便動心思。」

看著蔣夢婷雖然擔憂,卻依然支持自己,敖臻不由十分欣慰,心中升起一股得妻如此,夫復何求的感慨!

於是他轉身對蔣夢婷道:「羅剎神、黃巾道不過是跳樑小丑罷了。本君實力大增后,正愁沒有對手能夠一試鋒芒,正好以他們兩人為磨刀石,幫助我徹底掌控這一身偉力。」

突然,一團血光神光從虛空之中衝出,來到了乾元山脈上空。血光神光之中是一個偉岸的身影,一頭濃密赤發,其眉心一團血色的印記好似業火一般熊熊燃燒,俯仰之間,展現出無邊的凶威,正是羅剎神真身降臨。

「乾元君,你這個爬蟲,給老子滾出來?」羅剎神咆哮的聲音傳遍整個乾元山區域,讓聽到聲音的一眾道兵面色大變,急忙往乾元山神域返回。

敖臻聽到羅剎神的話,俊郎如玉的臉龐顯露出肅殺的神色,一雙星瞳龍睛更是射出一道厲芒。然後閃身出現在乾元山上空,一團充斥著星輝的玄黃色神力直接從敖臻的身上衝出,化作一道閃爍星光的龍爪向著羅剎神抓攝而去。

見到敖臻的星光龍爪向著自己攝拿而來。羅剎神眼中閃過一絲凝重的神色,但其畢竟是老牌的青色神邸,心高氣傲,竟然不閃不避,準備直接硬接下敖臻這一招。

只見羅剎神周身的血光陡然熾盛了十倍,血色的紋絡在其體表浮現。緊接著,他直接揮拳,一輪小太陽一般的血色拳印擊出,攜帶者無邊的血煞氣蘊,帶著陣陣神鬼哭嚎之聲,簡直是凶戾無比。

那拳印直接和敖臻的星宿龍爪相撞,直接將敖臻的星宿龍爪打的炸裂開來,還其勢不止,悍然向著敖臻擊來,散發出一股欲將敖臻打的粉碎的凶戾氣勢。

見到羅剎神通兇悍,敖臻的神色不由凝重幾分。他知道自己還是小瞧了這位老牌神邸的手段。當初若不是羅剎神太過輕敵,恐怕自己也沒有機會搶奪羅剎門。這讓敖臻深深明白,獅子搏兔,亦盡全力,否則一不小心,就可能陰溝裡翻船!

不過雖然對羅剎神的實力感到震驚,但敖臻卻是怡然不懼,畢竟他如今也是今非昔比了。只見他心念一動,乾元法印化作一道流光向著血色拳印飛去,與拳印在虛空中遙遙相撞,引了一連串的虛空震爆。

轟隆一聲,狂暴的能量席捲八方,直有毀天滅地之勢,恐怖無比。一擊之後,以乾元法印的堅韌,其上都出現了一個淺淺的拳印,可見羅剎神這一拳的厲害。

高手一出手,便知有沒有,這羅剎神果然不愧是老牌的青赦神邸,能夠雄據西域幾千年,果然有著真本事,實力非凡。若是尋常的青赦神邸或者普通真仙,在其面前,只怕是三兩下就會被對方活撕。

轟隆隆!天崩地裂,敖臻的乾元法印再次飛出,對著羅剎神轟擊而去。這一次,乾元法印的力量被徹底激開來,加持了整個乾元山脈的重量,千丈玄黃之光閃耀,散發著厚重如山的氣勢,不斷和羅剎神的拳頭硬碰硬。

噼里啪啦!眨眼的功夫,二人便不知道硬撼了幾十幾百記,這般暴力的打法,饒是以乾元法印的材質,也不禁遍布裂紋。而羅剎神的拳頭,更是直接崩裂開來。

這一下,羅剎神不由色變,要知道他的羅剎神體乃是神道秘法凝練的無上法體。耗費了不知道多少神力方才鑄就而成,強度絲毫不弱於天階中品法器,就是受傷之後極難恢復。

雖然落入下風,但羅剎神卻不甘示弱,磅礴的神力在他神體之中運轉,他眉心的業火印記在此刻好像一朵真正的火焰,直要燃燒起來。

羅剎神不愧是執掌戰爭、殺戮的神邸,一身神力凶煞無比。只見其周身神力爆發開來,化作一條條血龍環繞周身,隨後更是向著敖臻撲擊而來。

面對羅剎神這般變化,敖臻不再以乾坤法印和對方硬撼。因為在硬憾下去,乾坤法印怕是真的要被打碎了。即便如此,法印也受損嚴重,需要在化神池內蘊養不短的時間才能恢復。

因此面對羅剎神這一擊,敖臻選擇了硬碰硬。要知道論肉身強悍,敖臻自信他的真龍之體,同階之內不弱與人。而他的星宿真龍拳乃是集萬千拳法精髓推衍而來,威力同樣不俗。

這一刻敖臻的周身陡然浮現出無盡星空之景,紫薇星佔據中央,北斗七星拱衛,二十八星宿環繞,周天星辰運轉,恍若真實一般的星空在敖臻周身浮現。

敖臻一拳擊出,環繞在他周身的星辰世界一陣變換,化成一條四爪的星宿真龍,向著那襲來的血龍轟擊而去。這是星宿真龍拳的殺招,龍戰於野,堪稱是敖臻手中殺伐前三的手段。

轟隆隆!虛空炸裂,羅剎神打出的十幾條血龍在此刻被盡數粉碎,浩浩蕩蕩的能量洪流衝擊在羅剎神的身上,將其神體打的遍布裂紋,好似隨時都會炸裂開來。

而施展出這一招后,敖臻的氣勢也瞬間衰落了幾分,好似耗盡了全身力量。

「羅剎道友,我來助你一臂之力!」就在這一瞬,早就隱藏在一旁的黃天道主見到了機會,再也顧不得隱藏,直接在虛空中凝聚出一尊身著金黃九龍袍,面色威嚴的天帝法相,正是黃巾道秘傳的黃天法相。

而隨著黃天法相的浮現,立刻就有一層明黃道域展開,將敖臻的身影籠罩在內。於此同時那巨大的黃天法相直接伸手向著敖臻覆壓而下,竟然想要將敖臻一舉鎮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哈哈,嚴經緯,你在這裝什麼呢?」

「要是你能破,一開始的你早就破了吧?何必等到現在?」

「就是,人家王公子都無法破解,你怎麼破得了?」

嚴經緯這番話,瞬間引起了眾怒。

破了劍陣很簡單?

這是在間接的說在場的眾人都是傻子,無法破掉劍陣么?

「嚴經緯,這個劍陣你怎麼破?」

「就是,既然你說簡單,那你破啊!」

「有本事你把劍陣破了,那樣我們大家都心服口服,嘴上說破陣簡單,但沒有實際行動,龜縮在那裡,誰不會啊?」

「就是,玩嘴巴子我也會,我也會說破陣簡單,但我就不破,哈哈,你來咬我啊?」

在場不少人,都對嚴經緯發出冷嘲熱諷。

剛剛被嚴經緯暗諷蠢貨,王銘心裡憋著一肚子氣,看到嚴經緯成為眾人千夫所指的對象,他不由得站了出來,指著嚴經緯冷笑道:「嚴經緯,南陽前輩剛剛已經準備破陣,你卻說他的方法不對,既然這樣,那這座劍陣,咱們就交給你來破了!」

「哈哈,王公子,他怎麼可能破得了!」

「王公子,你沒來之前,嚴經緯他早就去劍陣前試過了,然後很快就退了回來,顯然沒本事破陣!」

「如此高人布下的劍陣,憑藉嚴經緯的實力,他破得了么?」

「嚴經緯,如果你沒本事破陣,我勸你還是讓南陽前輩來,現在天色已經不早了,神劍很快就會出世,不要耽誤了我們大家觀望神劍出世的時間!」重劍門的郭三劍看向嚴經緯,沉聲道。

「說什麼破陣會傷害到南陽前輩,簡直滿口胡言!」東海劍閣二閣主也冷聲道。

「就是,南陽前輩的實力,怎麼可能因為破陣受到傷害?」

「嚴經緯,他不會是站在劍村那邊的卧底吧,不想讓我們大家進去觀望神劍出世?所以千方百計阻止?」

「完全有這個可能,說不定是收了劍村的好處!」

「嚴經緯,這個劍陣,真的很容易破解么?」這個時候,一直沒說話的劍道島主戴心凌開口了,她美眸看向嚴經緯,等待著他的回答。

「非常簡單!小孩子都能做到!」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