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安妮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想到達西先生,臉上也帶上了笑容,“出去工作了,吃完飯的時候會回來。”

2020-11-06By 0 Comments

“安妮,姐夫總是這麼忙碌,你又總是待在家裏不出門,難道不覺得悶嗎?”

“悶是悶了一些,不過我也沒閒着。這麼大的一個家,整天有許多的事情要操心呢。要我說你也該好好的管管家了,別都推到管家們的手裏。”

“我纔不幹呢!管家都是老婦人們乾的事情,我要趁着沒有孩子之前好好的玩玩,等有了孩子就算想玩也玩不來了。”露西想也沒想就拒絕了安妮的提議,過了一會又說道:“這日子越來越熱了,要不我們一起去鄉下避暑吧,我都有些想念鄉下的風景了呢!”

“這倒是個好提議。”達西先生從門外走了進來,坐到安妮的身邊親暱的摟了摟她的肩膀,然後笑着說道:“剛纔查爾斯正好對我說想要約我們一起去鄉下呢,我正想回來問問你的意見,我知道你是不太喜歡他的姐妹的,如果不願意的話我們就回彭伯裏過夏天。”

安妮還沒有回答,露西就急忙問道:“賓利先生只約了你們嗎?”

“如果你和羅伯特先生也願意一起的話,他當然會十分歡迎你們的。”達西先生說道。

“那賓利先生他打算帶大家去哪裏過夏天呢?”露西又問道,費拉斯家在鄉下好幾個地方都有莊園,這些莊園她還沒有見過,露西原本想要拉着安妮一起去他們家的莊園玩的。不過賓利先生要是帶他們去好地方過夏天,她也願意跟大家一起玩,這可比去一個人也不認識的地方好玩多了。

達西先生臉色變了一下,說道:“查爾斯想去朗伯恩的尼日菲花園。”

“朗伯恩?他爲什麼要去那裏,我以爲那座莊園他已經退租了呢,原來還留着嗎。”安妮皺了下眉頭,朗伯恩可有那位班納特小姐呢,賓利先生帶着新婚妻子過去算怎麼回事。

腹黑甜妻纏上身 “聽說是卡洛琳在賓利太太面前誇了幾次尼日菲花園的美景。”達西先生說道。

“哦,所以他想拉着我們過去幫他緩解尷尬對嗎?”安妮說道。

達西先生挑了下眉毛沒有說什麼,不過答案已經不用再說了。

“如果是賓利先生的請求的話,我倒是不介意去朗伯恩住上一個夏天。”安妮爽快的答應了這個避暑計劃,其實她還挺好奇班納特家現在的情況的,不知道那一家子沒有主角光環的照耀,現在會是個什麼情況。

“那我和羅伯特也要去。”露西立刻拍板道,一臉要去看好戲的模樣。自從賓利小姐沒了嫁給達西先生的希望,她的性格就變得越來越偏執了,這個夏天想要不出點好玩的事情都不可能。

賓利先生再次回到朗伯恩的尼日菲花園的時候這所莊園還是和他們離開時一模一樣,整個朗伯恩

看起來也和去年並沒有任何差別,但是大家心裏都知道一切已經物是人非了。

新上任沒多久的賓利太太對賓利先生很是恭維,一到尼日菲花園就對這幢房子表現了自己的喜愛之情,然後就興沖沖的開始指揮傭人們佈置主臥室。

“看來我們能夠在這裏度過一個很愉快的夏天。”賓利小姐站在一邊抱着胳膊不陰不陽的說道。

“卡洛琳,趕了這幾天的路,你一定累了吧,快去房間休息吧,吃晚餐的時候我會派人叫你的。”賓利先生臉色不是很好的說道。

“你說什麼?”賓利小姐不可置信的看着賓利先生,“你想把我關起來嗎,查爾斯?”

“不,我只是希望你馬上回房間去休息,現在馬上!”賓利先生指着樓梯厲聲說道。

這次回到朗伯恩並不是他的意思,一個月前賓利小姐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在賓利太太面前多次提到朗伯恩的景色,後來賓利太太就和他說想來朗伯恩過夏天,對於新婚妻子的小小要求他有什麼理由拒絕呢,賓利太太早晚會知道他在朗伯恩的愛情小故事的,如果他拒絕了到時候反而不好解釋,所以賓利先生只好答應了這個要求。

“你不能這麼對我!”賓利小姐氣惱的一手揮掉了沙發上的幾個抱枕,但是倒底還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看來這個夏天真的會很有趣。”露西湊到安妮的耳邊悄悄說道。

“我也這麼覺得。”安妮笑着點了點頭。

“你說過幾天的舞會班納特家回來嗎?那位班納特小姐不知道嫁出去了沒有,如果沒有的話那一定很好玩?”

“那位班納特小姐就算單靠美貌也不會嫁的太差的,如果她還沒有嫁出去,等過兩年大家忘記了他們家小女兒私奔的事情,她好好經營的話還是可以嫁給好人家的。”安妮說完就不再理會這個話題,轉頭去指揮傭人們收拾他和達西先生的房間去了。

賓利先生一夥人的到來無疑又在朗伯恩造成了一股轟動,而且這次比上一次來的更讓人關注。得益於班納特太太一年以前的宣傳,整個朗伯恩以及附近的村莊都知道賓利先生瘋狂的追求着班納特家的大小姐,當然他們更清楚後來班納特家小女兒私奔,然後賓利先生把簡.班納特給甩了。現在賓利先生帶着太太回來了,大部分的人都在等着看班納特家的笑話。

說實話班納特太太一直以來覺得自己有幾個漂亮女兒就一定可以嫁給有錢人的高傲態度實實在在的得罪了許多有未嫁女兒的人家,那些人人家的女兒們或許長得不比簡.班納特和伊麗莎白.班納特來得漂亮,也或許不如她們聰明活潑,但是她們絕對不覺得低人一等。

所以當初班納特太太有多得意,現在她就有多丟臉,不過這位太太顯然不認爲自己有什麼丟臉的,她只是一味的埋怨簡當初沒能好好的抓住賓利先生,現在平白便宜了別人。

班納特先生不耐煩的放下手裏的刀叉,對班納特太太說道:“我親愛的太太,你大概是忘記了吧,我們的大女兒已經在去年年底的時候結婚了,早就便宜了別人了。”

“哦,我的神經啊!班納特先生你爲什麼要提醒我,就是這樁婚事頂頂讓我不滿意的。我們的大女婿一年只賺兩千英鎊就算了,還長得一點不好看,簡也不愛他,哪裏比得上賓利先生啊!”班納特太太滿臉惋惜的說道。

班納特先生張了張嘴,正要再說些什麼,從剛纔就一直坐在位置上埋頭吃飯的伊麗莎白突然憤怒的插嘴道:“媽媽,如果不是你縱容莉迪亞和那些軍官廝混,簡怎麼可能會嫁給一個自己不喜歡的人?!不過要我說媽媽你也別太惦記賓利先生了,他也沒你想的那麼好,要真的是一位好紳士,他就不應該因爲莉迪亞的事情責怪簡。我倒要看看他娶了什麼好妻子,恐怕連簡的萬分之一都沒有!”

班納特先生沒想到伊麗莎白對這些事情還有着這麼大的怨氣,驚訝的看向她說道:“麗西,就算賓利先生不如我們說的那麼好,你也不能把這件事情怪在他的身上,他這樣做並不是什麼不明智的決定。”

“爸爸?”伊麗莎白擡頭就要反駁,但她看到班納特先生不悅的表情,最終還是閉上了嘴。

伊麗莎白不再爭論,班納特太太也閉嘴不語,餐桌上的氣氛終於好了一些,一直想要說話的吉蒂終於找到了開口的機會,她歡快的說道:“你們爲什麼只想着賓利先生,爲什麼不說說達西先生,我聽說達西先生這次過來也帶了女伴,很可能是他的妻子。”

“達西先生的妻子?他會有妻子?”班納特太太聽了撇了撇嘴,在她的意識裏達西先生這樣的臭脾氣可找不到什麼妻子,就算能找到也一定不是什麼好女人。

“達西先生是位紳士,自然會有小姐做他的妻子。”班納特先生說道,伸手拿過桌上的報紙翻看了起來。

“達西先生結婚了?”伊麗莎白驚訝的看向吉蒂,問道:“是誰說的?”

“別人都是這麼說的啊,史密斯太太還說賓利先生他們的馬車經過鎮上的時候,她親眼看到達西先生和一位女士坐在同一輛馬車裏呢,就像賓利先生和賓利太太一樣坐在一起。我真好奇那位女士是個什麼樣的人,竟然能夠忍受達西先生那樣傲慢的脾氣。”吉蒂興致勃勃的說道。

伊麗莎白聽完更加生氣了,對於自己的大姐,這個她在家裏最愛的人不能得到圓滿的婚姻這件事,伊麗莎白一直抱有很深的怨恨,她怨恨所有那些害她的簡過不了好日子的人,這其中自然有當初在簡和賓利先生之間作梗的達西先生。伊麗莎白覺得像達西先生這樣的人是得不好美滿的愛情的,因爲他不是一個懂得愛的人,伊麗莎白有時候甚至抱着最大的惡意想着達西先生可能會因爲他的傲慢和冷漠而孤獨一生,懷着這樣的想法,當她聽到達西先生竟然結婚了,心裏自然會很不舒服。

“我吃飽了,要出去散步。”伊麗莎白越想越氣,最後一把丟了手裏的叉子,充滿憤怒的跑出了家門。

班納特先生看着伊麗莎白的背影無奈的嘆了口氣,他不明白明明一直開朗善良的伊麗莎白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簡沒有嫁一個賓利先生那樣的先生或許是個遺憾,但是以他們家現在的情況來說簡嫁的也非常的好,他們的大女婿一年有兩千多英鎊的收入,對他們兩口子來說完全夠花用了,再說大女婿的爲人真的很不錯,要他說伊麗莎白該爲簡高興纔是,但是她卻總是一副充滿憤怒的模樣,讓他十分的擔心。 尼日菲花園在一個禮拜以後舉辦了一場舞會,邀請了賓利先生在去年來朗伯恩的時候認識的所有的朋友,其中包括班納特一家。..百.度搜.索**.+.小.說.名.稱**閱.讀本.書.最新章.節…..不過大家一致覺得班納特家應該不會來參加這場舞會,畢竟當初的事情可是讓他們一家大大的丟了一回臉,還巴巴的過來參加舞會那就太尷尬了。

不過安妮他們顯然高估了班納特一家的臉皮厚度,舞會那天他們非但來了,而且打扮的十分的隆重,一出場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讓安妮覺得奇怪的是伊麗莎白竟然也來了,按照這位小姐的自尊心來看她應該避開賓利先生纔對,但她這次卻盛裝出席了,這真讓安妮想不通。

如果是以前,伊麗莎白是絕對不會來參加這場舞會的,但是她現在已經沒有任性的條件了。

從簡的美貌開始顯露起,伊麗莎白就堅信簡一定能夠找到一個金龜婿,這樣的話她因爲找不到真愛不結婚或者嫁給一個深愛的窮鬼,也有親愛的姐姐可以資助她。但是現實狠狠打了伊麗莎白一巴掌,她的姐姐嫁給了一個再普通不過的男人,收入只夠他們自己維持體面生活的,如果資助別人的話,他們自己就得勒緊褲腰帶,伊麗莎白顯然不會讓他們陷入這種境地。

所以伊麗莎白現在只能靠自己的努力來保障自己未來的好生活了,她必須得找個至少收入和自己姐夫或者父親差不多的紳士,這樣以後她還可以過現在一樣體面的日子,但是她如果還像以前那麼天真,不管財富的多少,只嫁自己心愛的人的話,那麼她在未來很有可能成爲一個又窮又孤獨的老處女,總之伊麗莎白不覺得自己三個妹妹能夠在未來幫助到她。

露西看着伊麗莎白不復以往自信的模樣,有些幸災樂禍的對安妮說道:“唉,可憐的小姐,如果她沒有一個愚蠢的妹妹的話,她現在一定還像一隻高傲的母雞那樣昂着頭顱,可惜她有那麼一個妹妹。”

“真沒想到她會變化這麼多。”安妮看着伊麗莎白的樣子心裏不免有些唏噓。

她還記得第一次來朗伯恩時伊麗莎白的模樣,那時這位小姐應該是在心裏自詡才德美貌加起來超過這附近所有的小姐的,所以她的一顰一笑展現着自信的魅力,就算她執拗到令人討厭的壞脾氣也不能給她減色多少。當時安妮是無法與她相比的,心裏還一度擔心達西先生的魂會被她勾着呢。後來在倫敦見面的時候這位小姐就變了樣子了,大概她小妹妹私奔的事情給了她很大的打擊,也讓她十分羞愧,不能再向從前那樣自信,反而行爲舉止中多了一些自欺欺人的高傲,倒是讓人覺得有些同情。而如今,這位小姐身上已經看不出多少從前的樣子了,她成爲了她以前最看不上的那類要靠着姿色來給自己增加砝碼誘惑有錢紳士的小姐,想來班納特家這次因爲沒有兩個上流社會的好女婿來挽回面子,社會地位已經開始走下坡路了,這讓安妮心裏覺得可惜的同時也生出來一點點的愧疚來。

不過愧疚歸愧疚,安妮是絕對不後悔自己爭取到了達西先生的,哪怕她知道伊麗莎白現在的處境多少和她有點關係,但是就算重來一次她也還是會努力嫁給達西先生的。畢竟這個世界對安妮來說可不僅僅是一個故事了,這是她真正生活着的地方,爲了自己過的好一點,自私一點又何妨,只要不做傷天害理的事情就行了。

斯蒂爾姐妹兩個關注着伊麗莎白的時候,伊麗莎白也在看她們,一開始她還以爲安妮和露西還是像上次那樣靠着親戚才能進入社交圈,心裏有些看不起她們,但是很快她就從周圍客人們的談論着知道了這兩人身份上翻天覆地的變化,她的心裏就不好受起來了。

達西夫人費拉斯夫人,這兩個稱呼簡直讓人妒忌的發狂。伊麗莎白只要一想到自己當初全不放在眼裏的人如今卻踩在了她的頭頂上,她的心裏就充滿了嫉妒,憑什麼,斯蒂爾姐妹兩個倒底哪裏比得上她和簡,爲什麼她和簡爲了體面的生活要委曲求全,而兩個孤女卻可以得到別人都得不到的榮華富貴這是如此的不公平

“麗西,你的臉色不太好,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夏綠蒂看到伊麗莎白臉上蓋不住的嫉妒表情,連忙走上前去委婉的提醒她。

這次夏綠蒂回來是爲了參加自己妹妹的婚禮的,自從她嫁給柯林斯先生之後盧卡斯家就交了好運,幾個弟妹相繼成家,而且結親對象的家事都很不錯,讓夏綠蒂感到十分欣慰。因爲家裏好事不斷,夏綠蒂便操心事了好友伊麗莎白的婚事,還打算把柯林斯先生認識的一位很不錯的先生介紹給伊麗莎白。

可誰知道伊麗莎白已經因爲家裏出的事情移了性情,看待事物也越發的偏執極端了,夏綠蒂一說要給她介紹柯林斯先生的一位朋友,伊麗莎白就不客氣的打斷了她的話,絲毫不顧忌夏綠蒂柯林斯夫人的身份,說什麼像柯林斯先生這樣的人結交的朋友肯定也和他一樣虛榮可笑,不管不顧就用刻薄的話把那位先生狠狠的批評了一通,即使她根本連那位先生的姓氏都不知道。

真是天地良心,夏綠蒂對伊麗莎白是多麼的瞭解,自然知道她喜歡什麼樣的男士,那位想要介紹給伊麗莎白的男士當然是很好的。 永夜君王 那位先生雖然長得不是非常的英俊帥氣,卻也是儀表堂堂,而且性格十分和善寬厚,才學也很好,社會地位和收入水平也都很高,如果不是幾年前這位先生的未婚妻突然去世讓他傷了心,一直耽誤到了三十歲還是單身,否則這樣的先生早就娶了一位很好的小姐了,哪輪得到夏綠蒂爲他介紹小姐。

夏綠蒂的一片好心被伊麗莎白誤會,一連傷心了好幾天,這些日子也一直躲着伊麗莎白。但她心裏倒底惦記着這個最好的朋友,此刻看到伊麗莎白看着斯蒂爾姐妹的表情,還是忍不住走過去提醒了她一下。

“哦,夏綠蒂,我確實有些不舒服,原先那些事情你是知道的,如果可以我真不願意過來這裏,可是媽媽自從收到了賓利先生的邀請函就開始在我耳邊喋喋不休,說什麼賓利先生會把附近最好的一批男士都邀請過來,非逼着我來參加這場舞會。”伊麗莎白立刻收起了臉上的表情,笑着轉向夏綠蒂。

夏綠蒂聽了她這番話,心裏微微嘆了口氣。要是一年前的伊麗莎白,她不想來參加這場舞會的話,哪怕班納特太太鬧得天翻地覆也不會過來的,哪裏會像現在這樣來了還打扮的如此好看。

“我們去院子裏走走吧,麗西。沒想到會來這麼多的人,屋裏空氣實在太悶了。”夏綠蒂說道,順勢帶着伊麗莎白走出了屋子。

伊麗莎白和夏綠蒂離開舞廳並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除了一直在關注着班納特一家人的賓利小姐。這位小姐很久以前就把伊麗莎白當做情敵,就算安妮和達西先生姐結婚了,對於伊麗莎白的這種敵視她也從來沒有放下過。剛纔賓利小姐看到伊麗莎白緊盯着達西先生的方向,並用嫉妒的眼神看着安妮,就起了看好戲的心思。

她故意走到安妮面前,對她說道:“伊麗莎白小姐今天打扮的可真是好看啊,達…西夫人,你覺得呢?”

“我倒是沒注意,不過小姐們參加舞會,打扮的漂亮一些是很正常的不是嗎?”安妮微笑着反問道,一邊不動聲色的離賓利小姐遠了一些。

她昨天就聽賓利太太說賓利小姐帶了一瓶法國時下最受歡迎的香水過來,打算在今天的舞會上使用,估計她現在噴的就是那瓶香水了,那香味真是濃郁極了,讓人聞着直髮膩。

賓利小姐並沒有注意到安妮的動作,她擡了擡下巴,眼光從站在幾米外的達西先生身上滑過,看似十分好心的說道:“我只是擔心那位小姐會勾走某些人的心,他們班納特家的小姐慣會使用這種手段,萬一她做成功了,有人到時候可是哭都來不及了。”

安妮知道賓利小姐是在指伊麗莎白有可能勾引達西先生,但這在安妮看來完全是無稽之談,對達西先生的人品她可是十分自信的,她敢拍着胸脯說句話,她認識的所有先生裏面,誰都可能會沾花惹草,唯獨達西先生不可能,她的丈夫傲慢到了一定程度,根本不屑去做這種事情。

安妮心裏想了一下該如何反諷回去,但她剛張嘴就覺得一股噁心感從喉嚨裏蹭蹭的往外冒出來,只好用扇子遮住口鼻,以免在這麼多人面前丟臉。偏偏爲了不再賓利小姐面前露怯,她還不能掉頭就走,那香水味一陣陣的侵襲過來,讓她忍得十分痛苦。

露西知道安妮是絕對不會在口頭上讓自己吃虧的人,看安妮站着不說話,眉頭鎖着表情也有些異常,覺得安妮身體不舒服,便替安妮說道:“賓利小姐,你這話可錯了,他們家的事情,和我姐姐有什麼關係,那位小姐愛勾搭誰就勾搭誰,只要她不像某些人一樣想要勾搭別人的丈夫,她就算把自己打扮成一朵交際花我們都不會多看一眼。”

“你你……”賓利小姐臉色赤紅的瞪着斯蒂爾姐妹,她知道露西正在指桑罵槐的罵她,氣的伸手指着斯蒂爾姐妹的直哆嗦。

安妮身體不由自主向後仰了仰,賓利小姐大概在手腕上也塗了很多香水,這些味道隨着她顫抖的動作散發的更快了,讓安妮好不容易壓下去的噁心感又涌了上來,忍不住就捂住了乾嘔了起來。

“安妮,你怎麼了?”露西立刻擔憂的問道。

安妮用力扇了幾下扇子,將香味驅散了一點才說道:“只是覺得有點噁心。”

大概安妮反感的眼神太明顯了,賓利小姐一聽這話,就差點氣的跳了起來,咬牙切齒的罵道:“你這個可惡的女人,竟然敢說我噁心”一邊說還一邊揮舞着胳膊,看起來好像是要打安妮一樣。

露西警覺的把安妮往身後拉了一下,自己擋到安妮面前瞪着賓利小姐說道:“我姐姐又沒說什麼,你別隨隨便便帶入自己,可不關我們的事情。”

“你們兩姐妹實在是太可惡了,竟然敢在這裏欺負我,你們給我離開,馬上離開這裏”賓利小姐尖聲叫道。

她看到周圍的人都看了過來,深深覺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傷害,不過是一個孤女,不知道靠着什麼手段勾引了達西先生,就真把自己當做上等人了,竟敢在她的家裏罵她,今天一定要當衆給他們一點教訓。

這邊的動靜立刻把賓利先生和達西先生給引了過來,賓利先生看到賓利小姐失態的模樣,很是生氣:“卡洛琳,你在做什麼?你實在是太失禮了。”

“查爾斯,你爲什麼不問問倒底出了什麼事就責怪我。”賓利小姐憤怒的身體都有些顫抖,控訴道:“查爾斯,她罵我噁心,她竟然站在我的家裏罵我噁心,難道爲了我的尊嚴爲了賓利家的臉面,我不應該把她趕出去嗎?”

達西先生皺起了眉頭,他知道自己的妻子是絕對不會做這種損人不利己的事情的,正要開口詢問事情的來龍去脈,卻發現她的臉色不是很好,他連忙走過去,摟着他的肩膀詢問的看着她:“安妮,你還好嗎?”

安妮捂着胸口對着達西先生搖了搖頭,但是臉色卻更蒼白了,身邊圍了一圈的人,各種各樣古怪的味道都涌了過來,她覺得自己更難受了,“先把事情說清楚,我想回房休息一下。”

“我來說吧,這其實真的只是一個誤會。”露西站出來像衆人解釋道:“剛纔我們正在爭論一件事情,我看到安妮有些不舒服,我就問她怎麼了,安妮告訴我她覺得有些噁心,我正準備帶她去花園裏坐坐,賓利小姐就突然激動了起來。我想賓利小姐可能喝了一些酒,把安妮的話聽錯了。請大家不要介意,我馬上就帶她們回房休息。”

露西明顯是想把這件事情圓過去,儘量保全賓利小姐的臉面,賓利先生心裏很感謝她,連忙順着露西的話說道:“是的,這一定是一個誤會,卡洛琳,你酒量不好就不要多喝酒,快回房休息吧。”

衆人明白喝醉酒不過是露西爲賓利小姐找的藉口而已,不過這件事情明顯是結束了,所以大家紛紛散開,但是賓利小姐卻並不領情,她甩開了賓利先生抓着他的手,繼續大聲嚷嚷道:“查爾斯,我纔是你的妹妹,你爲什麼要偏袒別人?”

“卡洛琳,你真是喝醉了,你自然是我妹妹。”賓利先生尷尬的說道,怕賓利小姐繼續丟臉,連忙叫來兩位女僕過來把賓利小姐帶上樓。

賓利小姐可能真的多喝了一點酒,藉着酒氣撒起酒瘋來,見女僕要抓她,竟然掙扎了起來。賓利先生看了臉色別說多難看了,看起來恨不得把這個妹妹給拍死。

整個舞廳的人幾乎都圍到了這個地方來,安妮覺得空氣都變得稀薄了,她捂着嘴再也忍不住,猛的推開人羣跑到了花園裏,對着花壇就大吐了起來。

“上帝,安妮,你怎麼了?”露西驚叫了一聲,顧不上和賓利小姐對質跟着跑了出去。

同樣着急的跟着過去的還有達西先生,他自從認識安妮以來安妮的身體就一直很健康,突然看到她吐得這麼厲害,達西先生當真是嚇了一跳,連忙吩咐傭人去請醫生過來。

安妮吐的一發不可收拾,直到差不多把膽汁都吐出來後才覺得好了一些。她癱坐在花壇邊上,只覺得頭暈目眩,渾身的力氣都被抽光了一樣,除了喘氣以外連動動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

達西先生拿着手絹輕輕的擦掉安妮嘴邊的髒污,接過露西遞上來的水杯讓安妮漱了漱口,十分擔憂的問道:“安妮,你覺得好點了嗎?”

安妮點點頭,“嗯,好點了,至少不再噁心了。”但是整個胃部不停**的感覺也並不美妙。

“你倒底是怎麼了,怎麼會突然吐成這樣,之前有覺得不舒服嗎?”達西先生問道。

“大概是我對賓利小姐的香水味過敏吧。不用擔心,我在這裏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雖然安妮這麼說,但是達西先生和露西還是覺得不放心,兩人把她扶進了房間,然後一直等到醫生過來。

達西先生在房間裏繞來繞去,好不容易等到醫生檢查完了才焦急的問道:“先生,您看看我的妻子倒底是怎麼了,她從來沒有這樣過。”

“是好事,達西先生,我想您可能馬上就要做父親了。”

“什麼?”達西先生驚訝的瞪大了眼睛,有些失態的說道:“您確定嗎?我的妻子真的懷孕了嗎?”

“□□不離十,達西夫人剛纔說的那些症狀正好和孕婦該有的症狀吻合。”

達西先生簡直高興極了,他同齡的朋友好多都做了幾個孩子的父親了,他看了總是羨慕,現在他終於不用眼饞了。不過達西先生還是更擔心她的妻子,所以還是不放心的問道:“那她現在沒問題了嗎?剛纔實在是吐得太厲害了。”

“孕婦問道刺激的氣味嘔吐是很正常的,現在已經沒問題了,不過達西夫人以後一定要遠離那種氣味。”

送走醫生之後,達西先生就滿臉興奮的坐到了牀邊,他抓着安妮的一隻手放在嘴邊輕輕的親吻着,那小心翼翼的樣子彷彿安妮是一件無價之寶一樣。

“我真高興,我們馬上就要有一個孩子了,他一定非常漂亮,非常聰明,我會好好教育他,讓他成爲一個合格的達西。”

“是啊真好,我們馬上就要做爸爸媽媽了。”安妮靠在牀上,手輕輕的撫摸着自己的肚子,她真的沒想到孩子會來的這麼快,她都還沒來得及做準備呢,不過這絲毫不能影響到她的好心情,她馬上要做媽媽了,這真是天底下最好的消息了。$$如果本站尚未更新,請手打網址#..【括號不要打哦,打了就成豬啦】進入#小說武士#閱讀最新章節$$ 安東尼達西出生在最美麗的春天,那是一個寧靜美好的午後,陽光燦爛、鮮花盛開,空氣中飄蕩着鮮花和青草的香味,一切都好極了。

直到迫不及待來到這世上的小達西先生髮出了一聲響亮的哭聲,打破了這一切的美好。但沒有人會怪罪小達西先生,大家對他的到來都懷抱着極大的期望,聽到他這宣誓自己來到世上的第一聲哭聲,都高興的不得了。特別是達西先生,高興的手腳都不知道該怎麼擺放了。

小達西先生長的和達西先生非常相似,特別是眉眼,簡直就是達西先生的縮小版。安妮每每看到他皺起小眉頭,不滿的看着別人,一副高高在上的小模樣,就會擔心他將來長一副同達西先生一樣的脾氣。雖然因爲身份高貴表現的傲慢一些並沒有什麼錯誤,但人們總是不喜歡傲慢的人的,作爲前車之鑑的達西先生就充分的證明了這一點,他因爲那傲慢的性格可沒少被人在背後編排壞話,哪怕他完全沒說過錯誤的話做過錯誤的事情。

安妮可不希望她的兒子會被人說那些難聽的話,所以在發現一點苗頭之後,她就開始編寫對安東尼達西先生的未來十年教育計劃,勵志要把他培養成一位人前溫和人後腹黑,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紳士。

不過安妮想不到的是她這個幾萬字的教育計劃還沒開始執行就被永遠打入了冷宮,因爲小達西先生的性格一點也不像達西先生,當然也完全不像安妮。他是一個活潑、熱情、機靈的小傢伙,除了吃飯和睡覺,他幾乎不能安靜自己的待滿十分鐘。自打會跑會跳之後,小達西先生就像個永不停歇的小皮球一樣在彭伯裏莊園方圓十里地內倒處蹦躂,摘花折草、鬥雞弄狗,簡直無“惡”不作。他還招攬了一幫的手下,包括傭人家的孩子和附近一些小鄉紳家的小孩,天天玩的跟個野孩子似的,簡直成了彭伯裏一霸,讓人無比的頭痛。

這個家裏除了安妮以外誰都治不了小達西先生,達西先生雖然整天都板這個臉,但他其實最寵孩子,就算小達西先生犯了錯,他也只是採取說服教育,每次都是把人叫到書房裏批評上半個小時,這對小達西先生來說根本不痛不癢,那些富有教育意義的話小達西先生從來都是耳邊風,一直以來都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的。但是一碰到安妮,小達西先生就只有哭的份了。安妮向來奉行的是棍棒底下出孝子這句話,打起小達西先生的屁股來從不手軟,弄得小達西先生只要犯了錯,回家看到安妮就覺得小屁股隱隱發痛。

“你兒子呢?達西先生。”這天傍晚快要吃晚飯的時候,安妮看着空空的客廳這樣問道。

達西先生正在看書,聞言心虛的摸了摸鼻子,眼神在客廳裏轉了一圈就是不敢看自己的妻子。這些日子家庭教師正在教導安東尼禮儀,對那個小傢伙來說日子過得別說多艱難了,他每每看了都覺得於心不忍。昨天安東尼對他說之前他和朋友約好了今天要一起出去釣魚,他作爲紳士不能言而無信。達西先生看他實在是可憐,又想到安妮今天下午要出去訪友,晚飯之前纔會回來,就點頭答應了,還和安東尼說好了一定要在安妮回家之前回來,誰知道這小傢伙一玩起來就忘了時間,天都快黑了都沒有回來。

“我也不管你們這些男士的小祕密,只要不被我知道就行了,但是被我抓住了我可不會給你們留面子。” 最強神醫混都市 安妮說道,手指一下一下在沙發扶手上敲打着,顯示着她的不耐。

“男孩子小時候總是皮一些的,我小時候也是頑皮的。”達西先生委婉的爲兒子開脫,心裏卻不禁默默的爲兒子抹了一把同情淚,不管怎麼樣今天的這頓屁股看來是免不了的了。

“他要玩我也不拘着,但是你看看這小子!天都這麼晚了還不知道回來,眼看着就要下雨了,怎麼這麼野。”安妮生氣說道,不過心裏也不免有些擔憂,“你讓誰跟着呢?”

“管家的小孫子查理跟着。”達西先生說道。

“就那個孩子一個嗎?他比安東尼也大不了多少,你讓他跟着安東尼能有什麼用。”安妮無語翻了翻眼皮,那個孩子就是安東尼的頭號小跟班,安東尼說往東他就絕對不會往西,對安東尼那個皮猴子根本沒有任何的約束力。

“那以後就找個男僕跟着他吧。”達西先生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心裏也有點不安,窗外已經傳來了隱隱的悶雷聲,看樣子過不了多久就要下雨了,如果安東尼再不回來可能就要被雨淋到了,他今天出門的時候可沒有帶雨傘。

客廳裏的氣氛因爲安東尼的不守時變得有些糟糕,達西夫妻兩個全都沉默的坐在沙發上,眼睛看着窗外一點點醞釀着心裏的怒氣。

好在小達西先生也不是完全玩昏了頭,在傾盆大雨下下來的前一刻,他拎着他的小魚乾衝進了客廳,當然他並沒有注意到坐在高背沙發上的父母,還在歡歡喜喜的對跟在他身後幫着拎桶的查理說話:“……我們今天簡直太幸運了,真沒想到能釣上來這麼多的魚,我是不是很厲害。”

查理放下小桶想要附和自己的小少爺,但他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被安妮的聲音嚇了一跳,站着一動也不敢動了。

安妮從高背沙發後面站起來,慢慢的走到小達西的面前,帶着溫和的笑容說道:“你的釣魚技能確實很厲害,安東尼達西,所以爲了獎勵你我決定把這些魚作爲你接下來幾天的伙食,你什麼時候吃完,就什麼時候再吃別的食物。”

小達西先生誇張的渾身抖了一下,出去玩沒有按時回來被嚴格的母親捉了現行,簡直太讓人傷心了。當然他這會兒覺得最傷心的是安妮竟然讓他吃魚掉他釣的所有的魚,那需要至少三天的時間,而他討厭吃魚。

“媽媽。”小達西先生可憐兮兮的擡頭喊了一聲,睜着水汪汪的大眼睛露出最可愛的表情看着安妮,希望安妮能夠收回這個殘酷的懲罰。

顯然打定主意要懲罰小達西先生的安妮是不會對他有什麼同情心的,她嚴厲的看着小達西先生,繼續說出了她和達西先生決定的懲罰:“安東尼達西,介於你回家遲到了兩個小時,所以之後兩個禮拜去鎮上逛街的機會被取消,還有你的零用錢也被減半。最後,晚上乖乖的在房間等着。”

小達西先生這次真的害怕的抖了一下,他沒想到自己會受到這麼嚴重的懲罰,以往最多是打一頓屁股,可是這次竟然多了三個可怕的懲罰,完全不能忍。他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安妮,然後求助的看向達西先生,最後在確定自己無法得到達西先生的幫助之後他放聲大哭了起來。

“不,我不要這種懲罰,我要去鎮上玩,我要我的零花錢,我也不想吃魚!啊……媽媽,您饒了我這一次吧,我以後再也不犯了。”

小達西先生哭的震天響,但這一招對安妮並有用,她從來不是孩子一哭就千依百順的那種母親。有時候一些小錯誤她也會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放過小達西先生,可是碰到例如今天這種原則性的錯誤,她是絕對不會姑息的。

“安東尼,如果你想哭的話可以在這裏哭一會兒,我不會阻止你的。查理,把這些魚送去廚房,讓廚娘馬上給安東尼做一份晚餐出來。”安妮說道,然後板着臉上了樓。

樓下傳來小達西先生更加淒厲的哭喊聲求饒聲,不過這次他求的是達西先生,可是唯一可以對小達西先生伸出援手的達西先生雖然很是可憐自己的兒子,但是他並不想在安妮教育小達西先生的時候插手。所以達西先生只是從口袋裏掏了一塊手帕塞給了小達西先生,用愛莫能助的表情說道:“親愛的,你知道我們家裏你媽媽最大,如果我幫你的話,我也會受罰的。”

接着達西先生就跟着上了樓,樓下小達西先生的哭聲更大了,那麼聲嘶力竭,就像遇到了生平最悲痛的事情一樣,真是聞着傷心見者落淚,可惜誰都幫不了他。

其實達西先生當初第一次看到安妮任由小達西先生大哭了三個小時,卻不讓別人安慰孩子的時候他心裏是有些生氣的,可是後來他發現這個方法確實挺有效的。哭鬧是孩子對付最厲害的武器,而當他們發現自己這個武器在父母面前完全不起作用之後,他們自己就會主動減少犯錯機會,至少小達西先生就是這樣。

瞧着吧,今天哭了一大通,晚上再被打一頓屁股,下次他就不敢再怎麼晚不回家了。

///百渡搜索♂小說芭士+小說名稱♂可以閱讀本書最新章節 據說智商超過150的人才能從後面的字母找到我們的網站 ωωω.×sъаsнi.сом/// 任務的開始

T-T她穿越了。

從劉雨一睜開眼睛,看到的不再是自家那間住了二十多年、一家五口人擠在一起顯得十分擁擠的小房子,而是一個只有着一顆閃爍的大雞蛋掛在半空,照耀着這片昏暗地面的古怪空間時,便已經有所覺悟了。

是的,她穿越了,不僅穿了,還是倒黴的穿到了輪迴任務世界。

即將進入的這個世界,就是她需要完成清理工作的任務世界,因爲是新手,所以無能力,無強化,無任何外掛,在完成第一次清理任務前,一切都要靠她自己。但相對來說,系統也給予了她一定的保護,那就是,她可以以正常的胎生方式,獲取任務身體,避免了被這個世界人物察覺所造成的風險,並將她送到了可以獲取鍛鍊機會的環境裏。

她只需要平安的長大,努力的鍛鍊自己,完成第一次清理任務後,便可以獲取主神給予的獎勵,讓力量得到一定的提升。

可這看似簡單的任務裏,卻隱藏着極不公平的內容。

首先,這個任務世界到底有多少清理工作需要她去完成,主神系統沒有給她一個明確的答案。

其次,如果她這具身體死亡前,沒有完成清理工作,將會重新安排一個身份,之前的獎勵全部消除,身體也將重新自己鍛鍊強化,一切如前。一日不完成清理任務,便一日不會有真正放鬆的時候。途中,如果她試圖違背主神的任務,而徇私舞弊,或是消極怠工,則會被進行靈魂懲罰,而根據她在主神系統中所瞭解的,靈魂的懲罰不僅痛苦大於肉體上的傷害,更會淡化她腦海中關於現實生活的記憶。而這,比殺了她還要讓她不能接受。 綜隨心所欲,想穿就穿 所以,她必須要努力的完成任務。

閉上眼睛,將腦海裏的“資料”過了一遍,覺得沒有什麼遺漏了,她才重新睜開了眼睛。

在這個即將進入的世界,她的身份是男性,名字是,上有兄長,下有兄弟,父母雙全,還有祖父和曾曾祖父等諸多家人,是個大家族的成員,背景複雜,搞不好還會整出些任務外的恩怨情仇來,唯一幸好的是,她是從出生前就開始進入故事扮演起角色來,所以不存在被識破的風險。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