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宋唯晴絲毫不猶豫,快速再刺一刀,動作快很准,充滿狠勁。

2020-11-02By 0 Comments

一手勒著他的肩膀,另一隻手伸進他的口袋裡,把手槍搶走。

剛講完電話的男人看到他們的人被宋唯晴攻擊,連忙掏出手槍對宋唯晴開槍。

宋唯晴反應很快,拿著手裡的男人擋槍。

呯呯呯,寂靜的野外,不停發出槍擊聲。

荒蕪的草地,成為他們槍戰的主場。

司機把車開得很快,眼看到達國道的中段。

突然,傳來一陣響亮的槍聲,這槍聲斷斷續續的,不過聽起來很激烈。

「霍總,前面好像發生槍戰,我們還要開過去?」

霍驍也聽到槍聲。

槍戰,看來真的是出事了。

「開過去,把槍拿出來。」

「是。」

司機非常淡定,似乎這樣的事情,屢見不鮮。

霍驍身邊,那會有普通人。

五分鐘不到,便看到幾輛車子停在路上。

隱隱約約還能看到幾個人影。

正與宋唯晴在槍戰的幾人聽到不遠處傳來發動機的聲音,只見一輛黑色的悍馬向他們飛快地衝過來。

歹徒都分散著,其中一個向悍馬的車輪開槍。

歹徒槍技很好,原以為只是迷途闖進來的車輛,卻沒想到,悍馬被他射停,可悍馬後面竟然隱藏著一個人。

那人如蛟龍,靈敏地跳到悍馬車車頂上,呯呯呯。

歹徒舉槍正想瞄準對方,腦海突然一陣疼痛。

一絲鮮血從額頭留下,染紅了他的眼。

瞬間,歹徒倒下。

即便死,他也想不通,為什麼,竟然有人的速度能夠敵得過車速。

這男人,剛才一直跟在悍馬後面,所以,才會被掩護得那麼好。

男人,就像沙場上的常勝將軍。

歹徒倒下,臨死,眼睛也一直睜開。

霍驍!

原來,這就是傳說中的戰場上的君王。

同伴的死,刺激到其餘的歹徒。

歹徒們看清悍馬上站著的人後,眼睛因仇恨而變得猩紅,齊聲吼道,「霍驍!」

「霍驍就在那裡,殺了他!」

「對,殺了他,替我們的同伴報仇。」

本以為,抓走霍驍的女人,趁機把霍驍引出來,卻沒想到,現在霍驍自己送上門。

站在悍馬上的霍驍,高高在上,渾身鍍上一層冰冷。

他的目光,冷得快要掉出冰渣子。

「不知死活,站得那麼高,卻不知道自己已經成為槍靶。」

空蕩的野外,霍驍站在悍馬上,很容易被底下的歹徒瞄準。

「驍,小心。」

宋唯晴從車旁探出頭來,唯恐霍驍受傷,她用槍對準想要對霍驍開槍的人。

只是她的距離有點遠,她不能同時解決幾個人。

霍驍恍如中世紀的帝皇,神色輕蔑,恍若看著一些賤民,「無知!」

權少的閃婚新娘 呯呯呯,子彈射出,荒蕪的野外,子彈狂飛。 霍驍一個鯉魚翻身,躲過射出的子彈,穩穩地落地。

持槍的手,快很准,對著歹徒直接開槍。

男人矯健如豹,儘管是子彈橫飛的戰場,他也能游刃自如。

這個世界上有一種人,恍若為戰場而生,他們的敏感力,強大到,即便從風聲中,也能辨別齣子彈的方向。

霍驍,正是這種人。

即便離開戰場多年,霍驍的槍技並沒有生疏,一槍一個頭。

很快,倒下的歹徒越來越多。

宋唯晴也加入了槍戰中,正如當年她是他的左臂右膀一般。

血,充斥鼻尖。

喚醒她原始的對鮮血的渴望。

差不多,歹徒全都被消滅。

霍驍一個轉身,準備把最後一個射死。

呯的一聲,子彈從霍驍眼前穿過,最後的歹徒也都到底。

「少將,我已經把人給殺了,不用擔心。」

宋唯晴得意地瞥了躺在地上的歹徒一眼,心裡悠然得意。

還是她才配得上霍驍。

只有她,能夠跟霍驍一起共同進退。

宋唯晴臉上的笑容十分的燦爛,剛才那種感覺,真的很棒。

霍驍往宋唯晴走去,「沒事吧?」

宋唯晴搖搖頭,「沒事,幸好少將來得快。」

「這些人竟然就是近期軍人失蹤案的罪魁禍首,只可惜,人死了。」

宋唯晴目光一直鎖在霍驍身上,並沒有發現,剛才被她射倒的最後那個歹徒,此時睜開了眼睛。

眼睛里迸射出恨意。

歹徒的視線越來越模糊,他費勁力氣,抬起手槍,對準霍驍。

子彈射出,可他的視線看得並不清楚。

子彈,並不是射向霍驍,而是漸漸靠近霍驍的宋唯晴。

似乎有什麼劃破了風聲,霍驍敏銳地轉頭看去。

只見那被宋唯晴射下的歹徒並沒有死,而且還開了槍。

宋唯晴絲毫沒有注意到子彈正向她飛去。

電光火石之間,霍驍一手摟住宋唯晴,用身子給她擋住子彈。

在戰場上,絕不能看著同伴被射傷,這是軍人準則。

子彈,從他的背部貫穿。

刺骨的疼痛,使體內所有的細胞都在叫囂。

「少將,少將你怎麼了?」

「少將,你別嚇我!」

宋唯晴扶著霍驍的身體,只覺掌心全是鮮血。

此時,她怕了。

另一邊,融合醫院內

慕初笛時不時看著病房裡的時鐘,時間一點一滴地流逝,可霍驍還沒來接她。

呯的一聲,大門被打開,慕初笛快速看去,卻只見慌忙的賀易生。

「霍驍呢,他在不在?」

「霍總他還沒來,有急事嗎?」

慕初笛見賀易生臉色慌亂,唇瓣也一片蒼白,似乎有什麼很急很急的要事。

碰,賀易生的手捶在牆邊,強壓著怒氣,「可惡,他不是說給我找唯晴嗎?怎麼還不見人?」

「若是唯晴有什麼三長兩短,我肯定不會放過他的。」

慕初笛聽出事情的重要性,「賀醫生,要不打電話報警吧!」

她不知道宋唯晴發生什麼事,可賀易生都這麼緊張,絕對不是小事。

賀易生並沒把慕初笛的話聽進去,瞥了眼慕初笛準備好的行李,收回不善的語氣,「今天出院了吧,一切順利!」 天網建築師 賀易生一刻也按捺不住,轉身便離開。

賀易生離開不到兩分鐘,又有人進來。

可慕初笛,再一次失望了。

這次,依然不是他。

小張見慕初笛這失落的表情,連忙安撫道,「少夫人,少爺今天有急事,所以,讓我先把少夫人接回去,等少爺處理完事情就會馬上回來了。」

慕初笛輕輕地哦了一聲,什麼都沒有問。

霍驍忙什麼,她心裡大概清楚。

宋唯晴失蹤,霍驍肯定很急。

看,賀易生都急成這個樣子,更別說霍驍呢。

豪門狡妻 也許,他已經不記得接她出院。

算了,沒必要想那麼多。

慕初笛整理好思緒,見小張緊張兮兮地看著自己,擔心自己不開心,慕初笛便知道,她不能讓關心她的人擔心。

於是,沖小張笑了笑,「好呢,那行李就麻煩你了,小張。」

小張見慕初笛神色好了許多,這才爽朗地笑道,「好勒!」

慕初笛抱著寶寶,小張拎著她的行李,坐上電梯。

一路上,小張的眼睛就沒離開過寶寶,見寶寶也沖他笑,小張那顆少男心,馬上就融化。

「少夫人,寶寶真的好可愛啊,他的嘴巴像你,眼睛卻像少爺。」

「寶寶叫什麼名字呢?」

名字?寶寶還沒有名字呢!

霍驍說,寶寶的大名要交給他,他要帶寶寶去上戶口,可現在呢?

慕初笛強行忍住心裡的難受,笑道,「他叫牙牙!」

就算霍驍對牙牙不重視,可牙牙擁有她全部的愛。

她會好好地養育他成人。

牙牙似乎察覺到大人們的視線,他可絲毫不藏著掖著,揮著小拳頭,「呀呀!」

奶聲奶氣,沒人聽得懂他在說什麼,可他們都被他這搶戲的小動作給逗笑了。

「牙牙,真是好名字,那麼萌萌的聰明寶寶,一定會被世界溫柔對待的。」

「嗯。」

叮的一聲,電梯到了。

小張先把行李放在車內,而慕初笛先上了車。

車內。

慕初笛的電話響了起來,之前她都沒怎麼用手機,今天就是怕霍驍找她,才把手機充好電的。

看到屏幕上所顯示的號碼,慕初笛很是詫異,緊接著便是愉悅。

她快速接通電話,對著電話道,「池南,你醒過來了?」

那是池南的電話號碼。

池南變成植物人,慕初笛一直心生愧疚。

可這段時間,生育,還有寶寶生病,她根本就抽不出時間。

並且,霍驍禁止她用一切方式調查池南的情況。

所以,慕初笛對池南的現狀一概不知。

她唯一知道的,便是池母大鬧醫院那天被告知池南變成植物人。

因此,看到池南的電話,她才會如此的失態。

「呵呵,你若真是這麼關心我兒子,就不會關機,故意不想讓我找是吧。」

「真夠虛偽的,像你這種虛偽的女人,怎麼配得上我兒子,我兒子怎麼一醒過來就會惦記你這種女人呢?」

池母狠毒的罵聲,慕初笛選擇忽略,她唯一急著的便是她最後的那句話。

「池南醒過來了?」 「對,我兒子醒過來了,你是不是很不開心,竟然沒能害死他?」

「我,我沒有那個意思。」

池母話語里透著恨意,「我不管你有沒有意思,我兒子現在醒過來,他一直喊著你的名字,你快點過來,跟他說清楚,絕了他的念頭。」

「我告訴你,慕初笛,像你這種水性楊花的女人,我們池家是絕對不會讓你進門的,所以,你馬上給我滾過來。」

「不要磨磨蹭蹭,不然等下我家啊南再出什麼差錯,我就弄死你跟你那個兒子。」

慕初笛低頭看了眼寶寶,寶寶正沖她在笑。

換了以前,她會很不爽池母這種態度,會心生不滿。

可現在,作為人母,她開始理解池母的行為,甚至,池母那些惡毒的咒罵的話,都能被慕初笛包容。

池母早年喪夫,膝下只有池南一個兒子,現在池南又因為救自己,而變成植物人。也許她換在池母的位置,也不見得能寬容到哪裡去。

一想到寶寶有什麼三長兩短,慕初笛就……

她再也想不下去了。

「好,你把地址發給我,我現在就過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