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宋鍾咧嘴一笑,看著站在自己面前的螻蟻,他做出了一個在他眼裡再正常不過的決定。

2020-11-05By 0 Comments

一隻手伸出,抓住了對方的手臂,稍稍用力。

「咔擦……」

這小弟還沒有反應過來,一隻手便已經斷掉了,那清脆的骨頭碎裂聲音,聽著就覺得無比凄慘。

「啊……」

很快,一道響徹在眾人耳邊的叫聲便出現了。

「你……你……你敢……」

那小弟忍著疼痛,難以置信的看著宋鍾,完全不明白,他怎麼能下如此狠手。

「這只是開始!」

宋鍾殘忍一笑,一掌打在胸口上,一道血線直接飆射而出,而宋鐘的拳頭也是洞穿了他的身體,一個血窟窿出現在眾人的視線里。

「你……」

那小弟怎麼也沒有想到,他就是出來說一句話而已,結果就直接葬送了自己的小命。

「你……你……你殺了人,你……殺人了!」

金城目瞪口呆的看著宋鍾,駭然的指著他,他不理解,也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事情,眼前這個突然出現的人,竟然一出手就殺人了。

「我要報警,我要報警,你……你完蛋了!」

金城像是想到了什麼,立馬從口袋裡拿出了手機,就要撥打警局的電話,這都出了人命了,當然要找警察了。

「報警?晚了!」

宋鍾呵呵一笑,一個箭步走上前,直接將金城手裡的電話給打掉了,一手極快的抓住了金城的脖子,單手給舉了起來。

「不……不要……我……我不想死!」

金城面色慘白,眼珠子更是瞪的大大的,他根本就沒有想過,有一天,他會是這樣的死法。

「可惜了,你今天必死無疑!」

宋鍾壓根就沒有要放過他的想法,「這個世界上有很多你惹不起的人,也有你無法接觸到的世界,以你的層次,根本不知道我的強大之處,更不知道,我殺你,僅僅需要幾根手指頭而已,法律、警察對我沒有任何的約束力!」

一番話說完,金城的眼珠子已經完全凸出來了,整個人也徹底的死絕了,雙腿筆直的掛著。

「他……他死了……!」

陳蘭一雙手緊緊的抓著葉風,這麼血腥的一幕,她還真的沒有見到過,現在自然會很害怕了,也只有在葉風的身邊,陳蘭才能感覺到有一點安全感。

「沒事,有我呢!」

葉風拍了拍陳蘭的肩膀,十分淡然的說道。

如果宋鍾是一個正常人,葉風肯定會阻止宋鐘的行為,但對方既然也是個無惡不作的混蛋,更是一個對自己未婚妻有過非分之想的辣雞,他也沒必要做什麼聖母!

人渣,死了也就死了!

算是為華夏社會做一件好事吧,以後天海大學也會少一個敗類!

「嘭……」

宋鍾隨手將金城的屍體丟在了地上,但他感覺還是有點不過癮!

堂堂青幫總舵主唐天山的弟子,作為十三太保之首,宋鍾手上可以說是沾滿了血,一將功成萬骨枯,殺心一起,如果不能殺個痛快,那對於宋鍾來說,是很難受的。

加上周圍還有九個人,都是如同螻蟻一般的存在,殺了他們,也無傷大雅,但卻能讓宋鐘的個人狀態上升到最玄妙之中,最後再殺葉風,這一次的華夏之行,也就徹底圓滿了。

「慢著!」

就在宋鐘的手抬起來準備徹底解決剩下幾個跆拳道社成員時候,葉風忽然喊住了他。

「怎麼,你有事?」

宋鍾轉過頭來奇怪的問道,「我殺幾個螻蟻,你也有意見?」

「當然,這裡,是我的地盤,你殺人,有問過我的同意了嗎?」

葉風指了指腳下,兩眼炯炯有神,盯著宋鍾,語氣既不霸道,也不咄咄逼人,但又讓宋鐘不得不停下來聽。

「如果我非殺不可呢?」

宋鍾語氣淡然,似乎智珠在握。

「那我就只能將你就地正法了。」

葉風緩緩走來,沒有對渾身殺氣的宋鍾,有過絲毫的畏懼。

「你知道我是誰嗎?」

宋鍾饒有興趣的看著葉風,開口問道。

「我不需要知道一個即將死亡人的姓名,因為毫無意義,你這種人,在我這裡,都有一個統一的稱謂:手下敗將!」

葉風一邊走,一邊說著,一點都沒有給宋鍾留任何的面子!

囂張!

宋鍾一陣不爽,他的本意是讓葉風問自己是誰,然後他可以好好的裝一波逼,誰知道,葉風不僅沒有讓他裝逼,反而,這小子在自己的面前,狠狠的裝了一次!

真是可惡啊!

「我來自西方黑暗世界,青幫總舵主的弟子,十三太保之首,宋鍾!」

即便葉風不問,宋鍾也不會放過這個裝逼的機會,當著葉風的面,直接說出了自己的身份!

又是來為唐如龍報仇的人?

可真是陰魂不散!

「你這個名字誰取的?挺不錯的!」

葉風隨口一笑,問道。

名字?

「我師傅取的!」

宋鐘下意識的說道。

「很好,既然你叫宋鍾,那我就成全你,讓你為你的師傅送終吧!」

葉風一手握緊,慢慢的走來。

宋鍾?

送終?

宋鍾自己也念了好幾句自己的名字,終於明白了葉風話里的意思,頓時怒不可遏!

混蛋!

竟然敢如此詛咒自己的師傅!

那就死吧!

宋鍾當即也捏緊了拳頭,見葉風的拳頭已經打了過來,想也不想的便對著葉風的拳頭轟了過去。

「嘭……」

兩拳相接,一道無比恐怖的氣勁朝著兩邊擴散開來,距離近的那個幾個跆拳道社成員直接被這股恐怖的氣勁給震飛了。

還好羅清在陳蘭的旁邊,將這道氣勁力量給隔開了,要不然以陳蘭的體質,也根本沒辦法抵抗的了這股氣勁。

一陣風沙吹過,眾人都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等耳邊一切歸於平靜之後,眾人睜開眼睛,卻發現原本在葉風對面的宋鍾,卻是已經消失不見。

找了一圈,才找到了宋鐘的身影。

只見在不遠處的牆壁上,宋鍾整個人像是被強行按在了牆壁裡面一樣,硬生生的被轟進了水泥牆壁里,嵌入了進去。

眼睛、鼻子、嘴巴等地方更是不住的流血,剛剛還囂張無比的宋鍾,僅僅一個回合,便徹底的死絕了。

死了?

「咕嚕……」

羅清狠狠的吞了吞口水,一直都知道自己的這位師傅實力很強,但強到什麼程度,他也不知道。

如今,他的心裡有了一個大概!

能一拳將宗師轟進牆壁里震死的人,絕壁是高手中的高手!

當初把師姐介紹給葉風,這一步棋是真的走對了! 第536章

「呼啦啦……」

在葉風去確認了宋鐘的死亡之後,另外一邊,剩下的幾個跆拳道社團已經拿出電話報警了,這裡可是死了三個人,兩個天海大學學生,一個不認識的中年人!

「誰報警的?」

警察一到,看著這一地的狼藉,還有兩具冰冷的屍體,以及牆壁上那個瞪大著眼珠子的中年男子,為首的男刑警一陣頭痛!

華夏一向都是很穩定的國家,天海更是一個大都市,像這種一次有三條人命喪生的大事,還真的不多見。

而且還是在一個校園裡,一旦傳出去了,那肯定又是一件轟動全國的大案件。

「警官,是……是我們!」

跆拳道社剩下的幾個人都有點心驚膽戰,其中一人舉起了手,主動的說道。

「這裡什麼情況?」

為首的警察是鄒海,剛從外地調到天海的,也是一名老資格刑警了,經驗豐富。

「都……都是和……和他有關,我們……我們都不知道!」

那男子指著葉風,哆哆嗦嗦的說道。

看似是短短的一句話,卻是將責任給推卸的一乾二淨,一句話,將葉風給推到了所有警察的視野里。

幾個垃圾!

葉風的心裡腹誹了幾句,剛剛他可是將這幾人從宋鐘的手上救下來的,現在倒好,輪到他們報恩的時候,卻是恩將仇報!

「你說說看?」

刑警將目光看向葉風,直接問道。

「很簡單,這人是從國外來的殺手,刺殺我的,至於地上躺著的這兩個人都是他殺的,最後還要刺殺我,被我反殺了!」

葉風隨口解釋了一下。

「他明明是見死不救,殺手就是為他來的,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地上的這兩個人都是因為他而死的,警官,他可不能隨便放過啊!」

一名跆拳道社的成員看著葉風,眼睛里閃過一絲怨毒,忽然開口說道。

嗯?

栽贓嫁禍?

葉風真的想笑出來,他剛剛一時仁慈,救下來的幾個敗類,沒想到,這剛剛過了幾分鐘,就給他上了一堂課。

之夢txt-妖孽傾城:冥王毒寵-睡笑呆 仁慈,是要付出代價的!

「真的是這樣?」

鄒海目光灼灼的再次看著葉風,有點不善的味道。

「當然不是了,明明是他們主動的招惹那個殺手,被人殺了,跟小風有什麼關係?」

陳蘭忍不住反駁道,「小風殺了這個殺手,也是為民除害,你們不僅不站出來說明情況,還誣陷好人,真的是太無恥了。」

這話一出,那幾個跆拳道社的成員臉色都有點尷尬了起來,神色也不自然。

「不可能,他們都只是學校的學生,無緣無故的去招惹殺手做什麼,還不是你害的,就是因為你,不要狡辯了!」

那男子硬著頭皮就是指證葉風,擺明了就是不懷好意啊。

呵呵!

葉風聽到這話,什麼也沒說,只是嘴角露出了一抹耐人尋味的微笑,看著那男子,這莫名的氣氛,反而讓那男子自己慌了起來。

「你笑什麼?」

那男子被葉風看的渾身發麻,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忍不住問了一句。

葉風沒有回答他的話,而是朝著他走了過去。

嗯?

一旁的鄒海也很是不理解,不明白葉風為什麼會做出這麼一番動作。

尋常人面對指證,肯定都是急著反駁,列出證據,而眼前這人似乎是沒有什麼強有力的證據,也沒有過多的口舌之爭,似乎還很沉穩!

奇怪!

鄒海做了很多年的刑警,像葉風這樣面對三條人命兇手的指證還能如此淡然自若的,還真是少見!

要麼手眼通天,要麼就是白痴!

「啪……」

在鄒海思考的時候,忽然一道響徹的巴掌聲音出現了,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等他看了過去,兩眼也是不可思議之色。

這……

怎麼回事?

只見葉風的一雙手狠狠的打在了那男子的臉上,毫無預兆,也完全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做出這樣的舉動來。

「你……你為什麼打我?」

那男子捂著自己的臉,他想不通,面對這裡好幾名警察,這小子竟然敢當面抽自己的耳光,他想死嗎?

「打你,是為你好!」

葉風緩緩說道:「像你這種恩將仇報的小人,不給你點教訓,是不會知錯就改的,我這是代替你們父母教育你,做人,不能忘恩!」

什……什麼?

為我好?

打了人還這麼裝逼!

就沒見過這麼不要臉的傢伙!

「警官,你……你都不管管嗎?」

那男子剛才可是親眼目睹了葉風一拳將人轟死的,他也不敢跟葉風正面剛,只能將求助的眼神看向旁邊的鄒海。

「咳咳……葉風是吧,你這麼打人不好吧?我看你還是要和我回去吧,接受調查!」

鄒海的臉色也是一陣難堪,警察,在普通人面前還是十分有權威的,有些人甚至一看到警服就會產生畏懼的心理,可眼前這人倒好,當著他的面前扇人家巴掌,可真是膽大包天!

「不……你沒有資格調查我!」

葉風擺了擺手,淡淡的說道:「這人,今天我不教訓一頓,難以讓我痛快!」

說完,又是一巴掌扇了過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