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宴會開始,今晚的主角楚雪入場。楚雪穿着鮮紅色禮服,臉上素顏淡妝,不施粉黛,秀髮披肩,鮮亮如雪,那份面容、那份氣質令楊天龍雙眼頓時一亮,有一種驚豔之感,不過瞬間就趨於平靜,僅僅有幾分欣賞之意。

2021-01-31By 0 Comments

楚秀雲注意到楊天龍的眼神,打趣地說道:“天龍,怎麼樣,我妹妹漂亮吧。”

“嗯,不錯。”楊天龍面帶微笑的看了王兆新一眼,望着楚秀雲說道:“學姐和秀雲姐你一樣,都是氣質不凡、貌勝天仙。”

聽到楊天龍連同自己也讚美了,不由得錯愕。頓了頓,楊天龍接着說道:“楚雪學姐有自己的人生,我只不過是她人生中的一個過客而已。秀雲姐,有些事情不站在同一個角度是不會清楚地,當然我不是貶低你們,各人有各人的生活罷了。”


聽到楊天龍的話,楚秀雲雖然有些不解其意,但是也聽出了楊天龍是真的與自己的妹妹楚雪不可能在一起,心裏雖然有些小小的替妹妹可惜,這樣的如意郎君就是打着燈籠也找不到,只是楊天龍並不屬於她。

派對的第一個環節是送賀物,許多客人都將自己精心準備的禮物一一送上去。

其中有幾個青年人,楊天龍還認識,分別是四大家族的東方仁、王耀文、歐陽勝,還有一個當然是徐少輝,不過由於人太多,他們幾個都沒有看到楊天龍。

古家與楚家是姻親,楚月紅這個做姑姑當然也來了,跟隨她來的還有一個長得與楊嵐很相像的女子以及楊天龍認識的古軒。

不過楊天龍知道那個女子不是楊嵐,因爲眼前的女子很明顯的是一個事業型的女強人,看上去很成熟和老練,少了楊嵐的活潑與純真。

想到楊嵐,楊天龍還真有些想念她了。楊天龍打算接楊嵐過來與王淑妮她們一起來修煉,這樣能夠加快她的修煉速度。 楊天龍知道楊嵐雖然是萬年難遇的空靈體質,但是如果沒有足夠的靈氣和丹藥,修煉速度與王淑妮她們也不能夠相提並論。

楚秀雲從手提包裏面拿出一個精美的盒子,看了看楊天龍,微微一笑,緩步走到楚雪身邊,將那個盒子遞給了她,說了一些祝福語。

楊天龍知道那個小盒子裏面是一塊祈福玉佩,玉佩的材料還不錯,只不過對楊天龍來說有點兒大材小用了。

楊天龍並沒有急着將自己的準備的禮物送給楚雪,過了好一會兒,送禮人員基本上完畢,這時走出來一位老者。

那位老者年紀已經七十多歲,看上去寶刀未老,精神矍鑠。楊天龍知道那位老者就是楚凌天,五小世家楚家的締造者。

人們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這句話果然不錯。從楚凌天的眼神中,楊天龍看到了飽經滄桑的風雲變幻,這是一個有故事的老人。

很難想象,一個普通人從底層滾摸打爬造就如此輝煌的業績,這段令人心酸的歷程該是多麼的艱辛,其中的坎坷又有多少人知曉,這又是需要怎樣的信心、決心和耐心。

人,往往只看到了別人的成就,卻不知道輝煌的背後隱藏了多少不爲人知的艱辛。他們不知道別人是經過怎樣的努力才成就了今天的輝煌。

風光,確實不錯,他們是很風光,受人敬仰,受人崇拜,甚至令人俯首膜拜;但是光鮮的背後,他們不知道那些最終有所成就的人,他們付出了多少,時間、尊嚴、血汗和淚水,人們不知道他們究竟是踏着怎樣的泥濘、荊棘遍佈的路途才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今天。

這一刻,楊天龍讀懂了這位老人的眼神;這也是楊天龍從上一世到今天第一次發至心底的敬佩一個普普通通的老人。

感受到了楊天龍的眼神,那位老人將視線轉向楊天龍,兩人第一次對視,卻有一種心心相惜,相見恨晚的感覺。

那是一種很神祕的感覺,讓人從心底裏自然而然的油然而生出一種全身酣暢淋漓的感覺。

這,就是無形中的心線,也可以說是茫茫道義中的一種。

楊天龍很感謝眼前的老人,因爲這位老人讓自己的心境再次提升了一個層次,這個層次說不定可以讓自己在不久之後再次演化出第三股道靈,到時候能夠徹底的將噬魔滅殺也說不定。

楊天龍知道楚凌天只不過是自己人生中的一個過客,但卻是最爲珍貴的一個過客,一個改變宇宙未來的過客。只可惜,楊天龍不是普通人,要不然還可以與楚凌天相交暢談。

兩人對視良久,暢然一笑。楚凌天知道楊天龍是一個懂自己的人,不過他很奇怪,因爲在楊天龍身上,他感受不到眼前之人竟然是一個二十歲左右的年輕人。

衆人見到久久佇立不動,眼神一直望着一個方向的楚凌天,皆感詫異,順着楚凌天的眼神看去,就見到了一個帥得掉渣的小夥子,英俊的外表,白皙柔韌的皮膚,挺直健碩的身材,特別是他那迷人的微笑,簡直像是一個吸魂器,不管是少女還是少婦甚至是帥哥全都被他深深地吸引住了。

這還是人嗎?這天下怎麼有這麼帥這麼有氣質的人!

這是衆人的心聲,這也是衆人內心深處的呼喚。

“咳咳~~”楚凌天見狀,輕咳了幾聲,將衆人迷離的心全都驚醒過來,走到楚雪身邊,伸手一指楊天龍,微笑道:“雪兒,怎麼不給爺爺介紹那位大帥哥。”

“啊!”聽到楚凌天的話,楚雪俏臉不知怎的,情不自禁的染上了一層嫣紅,快步跑到楊天龍身邊,剪水眸子看了楊天龍一眼,絲毫不顧衆人的目光,拉着他的手來到楚凌天身邊。

不等楚雪介紹,楊天龍率先開口道:“楚老爺子,晚輩楊天龍,是楚雪學姐的好友,蒙學姐看得起我,真情相邀,我也就只好死皮耐臉的過來了。”

聽到楊天龍的話,楚雪媚眼暗瞪了楊天龍一眼。楚凌天笑了笑,他人老成精,又怎麼會看不出孫女的那點兒小心思。

“小夥子不錯,我可是很看好你哦。”楚凌天看着楊天龍,有幾分調笑的意味。

“那個……”楊天龍有些無語了,這楚凌天還真將他當成未來孫女婿了,只好連忙轉移話題道:“學姐,這是我送你的禮物。”

說着楊天龍像是變戲法一般,手中憑空多出了一個精雕玉鐲的盒子,盒子上面雕着許多古樸、活靈活現的花紋,那花紋如果不是真的雕刻而成,見到的人還以爲是真的有花了。

楚雪擦了擦眼睛,確定眼前並不是做夢,而是真的,歡喜的接過盒子,入手後,一陣清涼舒爽的氣息順着全身的靜脈迅速的流至全身。

感受到這種秒不可言的感覺,楚雪忍不住舒服得**出聲。

身在楚雪身邊的楚凌天、楚雪的老爸楚天華、還有楚秀雲等人自然感受到了這個盒子非同小可。

光是這個盒子就如此的不同凡響,那裏面的東西還不知道有多麼的逆天。

“這楊天龍究竟是何來歷?”這是楚凌天還有楚天華等人心中悠然冒出來的第一個想法。

看着楊天龍穿着很是一般甚至是上不了檯面的衣服,他們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這個年輕人行事很低調,完全沒有因爲他的穿着很差而有一點兒壞想法。

楊天龍見楚雪迫不及待的想打開盒子,看看裏面究竟是何寶物,輕輕地伸手擋住了楚雪的動作,微微笑了笑,說道:“學姐,裏面的東西不會令你失望,不過現在不時候,等過後你再打開吧。以後記得時時戴着我送給你的東西,它會讓你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楊天龍之所以剛纔阻止楚雪的動作,是因爲他感受到了宴會中有幾個人不尋常。楊天龍感知到那幾個人竟然都是女服務員,而且還是不一般的殺手。

先前楊天龍一直都沒有察覺到她們的一絲不良的情緒波動,可見她們隱藏的很好,這種級別的殺手都已經到了沈雲飛的境界,甚至是比沈雲飛更好。

雖然沈雲飛是一位很合格的殺手,但是他很冷,自然而然的就給人一種防範的心理,但是這幾個女的卻完全沒有那種感覺,他們融入人羣中就好像是普通人一樣,絲毫察覺不到絲毫的異常。

一直到楊天龍剛纔拿出那個盒子的時候,有一個領頭的女的下了命令,要其她人等下順便搶到楊天龍送給楚雪的盒子,這就說明她們今天來這兒有另外的目的。

她們說的話是日語,但是楊天龍卻聽得懂,他知道這是因爲開啓了前世的記憶,連同甦醒了沉睡中的道靈之體。語言只不過是一種傳遞信息的形式罷了,擁有道靈之體的人能夠輕易地瞭解到別人表達的意思。

楊天龍輕輕的退了下來,想看看他們接下來有什麼動作。此時,那個一個女服務員走了過來,姿態優雅的遞給楊天龍一杯紅酒。

楊天龍裝做什麼都不知道的接過那杯酒,其實他早已經知道那個女殺手的意圖,那個女殺手想知道自己剛纔拿出來的東西到底是放在什麼地方的。

顯然她失敗了,她根本就沒有找到絲毫的線索,只好平靜的又回到了原位。 楊天龍此時注意到了楚天華的神情,見到那位漂亮的女服務員給自己送酒,略微一愣,蹙了蹙眉頭,顯然他發覺這個服務員他根本就不認識,不過瞬間他就沒放在心上了。

楊天龍知道他並不覺得這個不認識的女服務員有什麼不妥,或者是這個女服務員是新來的也說不定。

“姐夫,你也來了。”這時徐少輝歡喜的走了過來,與楊天龍親熱的打着招呼。

見到徐少輝,楊天龍笑了笑,一邊與***聊着天,一邊注意着四周的動向。

不一會兒,楚月紅和古軒還有古軒的姐姐走了過來,楊天龍與楚月紅三人打了個招呼。

通過交談,楊天龍知道眼前這個長得有幾分像楊嵐的女子名叫古茜,是一個當之無愧的女強人,二十二歲不但在劍橋大學博士畢業,而且同年回燕京自己獨自開了一個服裝公司,靠着在大學的人脈,開的服裝公司混得風生水起,一年的勁頭強過一年。

今年古茜才二十五歲,身家就已經過了十幾億,這在同年人中可算得上是佼佼者中的佼佼者。

“天龍,你不介意我這樣叫你吧?”萬茜上下打量了楊天龍一眼,經過這幾年商場中的滾摸打爬,識人的眼力自然不熟,一眼就知道眼前的楊天龍不是一般人。

“茜姐姐,當然可以。”楊天龍微微一笑。

“你現在在燕京大學讀書吧?”萬茜拉着楊天龍坐到了一邊問道。

“這個……其實我已經很久沒去過學校了。”想了想,楊天龍如實說道。

“嗯?”萬茜有些錯愕,她是知道的,楊天龍可是才上燕京大學,不可能這麼快就結業了,於是接着問道:“能否說一下原因嗎?”

“有些事情不方便說。”楊天龍不想再在這話題上聊,於是問道:“茜姐姐,不知道現在你可有男朋友?”

“怎麼?想給我介紹一個?”萬茜知道楊天龍不想再繼續談那個話題,聽到楊天龍的問話,於是有幾分戲謔的看着眼前的小帥哥。

“茜姐姐這樣的女強人兼超級大美女,我相信根本就不用我去介紹,後面排着隊想一睹芳顏的大帥哥都可以從這兒排到我家裏去了。”楊天龍笑道。

“哎!可惜我一個也看不上。”萬茜裝作很無奈的樣子,接着露出幾分審視的目光看着楊天龍,有幾分狡黠的說道:“我看你挺不錯的,要不你做我男朋友或者是未來的小丈夫,怎麼樣?”

“呃……”楊天龍頓時語塞,頓了頓,接着說道:“其實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有女朋友沒關係,不是還沒有妻子嗎?”萬茜進一步說道。

“天龍,你陪我跳支舞吧。”正當楊天龍不知該怎麼回答的時候,這時楚雪走了過來邀請道。

“好。”楊天龍瞬間答應了,和萬茜說話還真是膽戰心驚,這人還真不愧爲商業女強人,就是會說,一旦開戰,殺得敵人丟盔棄甲,啞口無言。

“茜姐姐,不好意思,待會再陪你。”楊天龍微笑道。

萬茜看了一眼有些醋意的楚雪,喝了口紅酒,灑然的一笑,點了點頭。

“仁少,那個小白臉是誰啊?竟然敢搶仁少的女人!”說話的是五小世家鍾家的一個少爺,其實剛纔是他吃了閉門羹,所以只好找更爲厲害的外援。

“你小子長點眼好不好,在燕京這塊地方要說我們四大家族不敢惹的人還真少,但是眼前這個人你可千萬別惹他,別到時候死了都沒人給你收屍。”王耀文接過話,惡狠狠地說道,他們三大家族子弟可是深知楊天龍的厲害,燕京大佬潘家的兩個兒子被整的屁都不敢放一個,他們可不想以後躺在牀上連女人都上不了。

聽到王耀文的話,那個鍾家少爺縮了縮頭,他實在想不到眼前之人竟然令在燕京橫行的三大少爺都不敢得罪,這來頭還真夠大的。

“天龍學弟,你是不是學過恰恰舞?”楚雪很是好奇的看着楊天龍,她實在是想不到楊天龍竟然跳的比她還好。

楊天龍想了想,說道:“嗯,算是吧。”

其實楊天龍知道是因爲他的神識強大,只要略一感知楚雪的動作就能夠輕易地記住所有的動作。

晚會過後,楚雪將楊天龍留了下來,其實楊天龍也正好不想走,因爲他知道那幾個女殺手已經準備行動了。

萬茜幾人行走時,楊天龍送給了她們三人每人一條精元項鍊,叮囑她們時時刻刻戴着。當楊天龍將精元項鍊交到萬茜手中時,楊天龍感覺到了萬茜的情緒波動。

不過他知道萬茜和他是不可能的,趁着還沒有牽扯出很多的糾葛,楊天龍不準備再見到萬茜。

晚上,楊天龍坐在牀上閉目養神,突然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雖然很微弱,但是楊天龍卻能夠感應得到。


“這是靈珠的氣息!”楊天龍瞬間睜開眼睛,一個翻身,身體穩穩地落在地上,散開神識一看,最爲頂層的總統套房裏面,楚凌天拿出一個盒子遞給楚雪,作爲楚雪的生日禮物。

楚雪打開盒子,裏面是一顆天藍色的珠子,只不過外面看上去有些模糊,入手處和楊天龍送的那一串精元項鍊一樣,令人睏倦盡去,全身輕鬆愜意,精神百倍。

楊天龍知道那顆珠子是五行靈珠中的水靈珠,只是不知道怎麼會在楚凌天的手上,而且那顆水靈珠很明顯的被人以特異手法封印住了。

與此同時,楊天龍感知到那幾個女殺手已經開始行動了,她們在各個隱蔽的角落裏面都安裝了監視器,楚雪她們的一舉一動都在監控之內。


楚雪拿出水靈珠的那一刻,總統套房的大門就被打開了,幾個女殺手速度很快,直接衝進了楚雪的房間。

“東西到手,我們撤。”一個女殺手還沒讓楚凌天和楚雪反應過來,就已經搶到了楚雪手中的水靈珠。

“你們是誰?爲什麼要搶我的東西。”楚雪見到是幾個女的,原本害怕的心裏瞬間平靜下來,面色憤怒的說道。


“別耽誤時間,我們走。”領頭的看了楚雪一眼,沒有理她,直接迅速的衝出了房間,顯然她們只想奪走水靈珠。

“大姐,先前的那個木盒子不奪了嗎?”幾人剛走出內房的門,另一個女孩說道。

領頭那個女的腳步略微一頓,接着說道:“我能感覺得到那個東西不安全,我們任務已經完成,不要再節外生枝,快走吧。”

“既然來了怎麼這麼快就要走啊,送紅酒的美女服務員。”幾女剛準備挪動腳步,楊天龍的聲音瞬間充斥了整個總統套房。

楊天龍身形一閃,已經出現在了衆人面前,此時楚凌天和楚雪已經走了出來,剛好見到楊天龍已經到了房間。 求【收藏】,求【鮮花】……

見到神出鬼沒的楊天龍,幾個美女殺手心裏頓時一驚,停下了腳步,做好了隨時出手的架勢。

領頭的那個美女殺手心下暗叫一聲:“果然,我就說眼前的這個少年不尋常。”

“別擋我們的路,否則,殺無赦。”領頭的那個殺手瞬間鎮定下來,雙目清冷,沒有絲毫畏懼之色。

“你們五個來自日本吧,中文說得竟然比我們還好,看來你們下了一番苦功夫啊。”楊天龍笑了笑說道。

“少廢話。”領頭之人做了個手勢,後面的四女抽出身上的匕首,動作迅速的衝了過來。

衝刺、抽出匕首、飛躍,所有的動作全都是一氣呵成,而且速度奇快,至少抵得上後天大圓滿的速度。

如果楊天龍是一個和她們修爲相當的人,面對如此厲害的必殺一擊,免不了會弄得身受重傷。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