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寧願死,他都不要做窮鬼。

2020-11-02By 0 Comments

如果他父親把他的卡全都停掉,那他就買麵條上吊。

離開前,霍錚再看了一眼草場,然而那抹身影已經駕著馬走得遠遠的。

幾個小時后,蘇諾玩累了,終於回到大本營。

「走吧,累了,回去休息一下。」

葉姐喝著助理給她買的奶茶,狐疑道:「就這樣走了?人還沒見到呢。」

「見誰?」

聽蘇諾這輕飄飄的話,好像是特意過來玩似的。

「喂,我們過來不就是為了梅蘭大師嗎?人還沒見到就走了?你可不要告訴我,這麼熱的天,你是特意過來騎馬的。」

只要蘇諾敢點頭,她一定擰掉她的頭。

這麼熱的天,要知道紫外線有多強,她冒著被晒黑的風險,卻啥好處都沒撈著,這她可不樂意。

蘇諾眨眨眼,「如果我說是,葉姐你是不是要擰掉我的頭。」

葉姐把奶茶遞給助理,張牙舞爪地搖給蘇諾好看。

蘇諾為了維護葉姐的形象,拍了拍她的肩膀保證道:「放心,今天撈著好處的。」

葉姐半信半疑:「人都沒見著,能有什麼好處?」

「今天之內肯定傳來消息的,好熱,快點上車吹吹空調。」

蘇諾走得快,助理也連忙跟上,葉姐追在背後死活要蘇諾說清楚。

剛上車,葉姐的電話便響了起來。

那是一個陌生的電話號碼。

她不怎麼上心地點開,「您好,我是葉青。」

「您好,我是梅蘭大師的助理,我姓肖。」

「梅,梅蘭大師?」

葉姐驚訝得差點咬到舌頭,她連忙坐直身子,往蘇諾瞟了一眼,見蘇諾一臉淡定的模樣,她瞬間明白,蘇諾剛才說的好處是什麼。

「對的,梅蘭大師想要跟約個時間跟蘇小姐試個鏡。」

「試鏡?那角色是?」

「這個得要試鏡的時候才知道,我只是想看看您這邊有沒有興趣來試鏡呢?」

葉姐停頓了片刻,應道:「行,那我們加個微信,再詳細約。」

掛掉電話后,葉姐一臉崇拜地看向蘇諾,「快說,你這葫蘆里到底賣什麼葯?」

「我們都沒見到人,梅蘭大師怎麼會親自約試鏡呢?」

「再說,這戲里好像沒有任何騎馬的戲份吧。」

他們的目標是女主角,為了爭奪這個戲份,他們把戲的粗剛全都看了一遍,那是民國時期,跟騎馬完全沒有任何關係。

而且,梅蘭大師應該是知道他們的,肯定也知道他們的目標,那能約試鏡,試的很大機率是女主角。 梅蘭大師的新戲是一部民國時期的大戲,女主的父親是當時最大的銀行家,在小的時候,女主被拐走,多年後才找回來,一回來就開啟黑蓮花手撕繼母,兄弟姐妹,家族鬥爭開啟,女主爭鬥的手段非常厲害,劇情又快又爽。

女主看上去是個帶有邪氣卻氣場幾百米的人,可漸漸看下去就知道,女主是個有情有義,心繫百姓的人。

這個戲一開始以為只是家族鬥爭,可是很快,就上升到民族。

女主一直爭權,就是因為她被拐跑的時候,見得太多民間疾苦,她知道百姓要活下來太難了,而她的父親,堂堂大首富,卻只想著怎樣刻薄百姓,減低利息。女主想要爭得大權,開展各種貸款,扶持小商戶,提高存款利息,她想要給老百姓一個更好的生活。

只是事與願違,眼看著她已經取得父親的信任,父親因病要到京城就醫,把銀行的話事權給了女主,過不了幾個月,戰爭開啟了,國家被侵佔,她所在的省城被侵略,侵略者知道他們是國內最大的銀行,想要他們的錢,更想要他們當叛徒,替他們壓榨國人的錢。

女主為了老百姓,假裝投降,背叛民族大義,獲得侵略者的信任,期間她看似把錢拿去買武器給侵略者,實際上卻虛報價錢,把錢都給國家的地下黨。

她頂著罵名,卻私下救下了幾個孤兒院數千名孤兒,她看似壓榨商戶,其實是給地下黨做掩護,她是那個時代的巾幗梟雄。

戰爭白日化階段,因為家人的背叛,侵略者知道了她真實的意圖,她設下圈套,讓侵略者損失慘重,最後卻被捕捉,結局是個開放式的結局,沒有明確地寫出她的生死,但是,她被捕捉的時候,挺直腰板,不管怎麼虐打,都無法讓她跪下,她說:「我們華國人民,腰板都是直的,永遠都不懂跪下,更不會趴下。」

這是一部大女主的戲,以劇情為主,幾乎沒有感情戲,有的只是民族大義。

劇本本來就很好,再加上梅蘭大師很懂煽情,這樣的題材,拍下來很容易得獎。

所以,很多大咖都想要這個戲的角色,而像夏橙星這樣有心的,早就刨熟劇本,女主會什麼,她們都去學。但是,這裡並沒有講到騎馬。

葉姐見蘇諾還在打遊戲,她直接把手機搶了過來,「你是不是要急死我,快點給我說清楚,你這樣,我都開始懷疑我的智商了。」

小助理也十分的好奇:「我的好蘇諾,求求你,救救孩子,我的好奇心快要爆炸了。」

蘇諾見葉姐一副不告訴她就要跟她鬧掰的模樣,只好解釋道:「因為鄭九是馬背上長大的孩子,她被拐走逃跑的時候,就是騎著馬逃的,那些拐子追不過她。」

「從那時候開始,她的性格已經慢慢開始形成。」

這才是蘇諾來馬場的原因,梅蘭大師那樣注重質量,人設對演員來說,十分重要,而怎樣演繹這個角色,就是清楚人設的一生。 「鄭九?」

「那是誰?」

「我怎麼不記得劇本有這個名字?」

葉姐懷疑自己的記憶力,於是連忙打開手機,翻找了劇本,重新再看一次,這才確定女主名字是秦鄭,劇本並沒有出現過鄭九這個名字。

小助理也跟著點頭,歪頭想了想,「對啊,我也記得沒有這號人物。」

她剛看過劇本不久,所以對自己的記性還是挺有自信的。

蘇諾笑了笑,「劇本是沒這號人物,但是,秦鄭的原型就是鄭九。」

「很多政史上沒有記載過這個人物,是因為當時,鄭九因逼迫,真的有捐贈給侵略者,也有給他們買武器。她又不是開掛,在那樣的情況下,她總是有她的無奈。」

「劇本美化過她這個人設,裡面的劇情百分之七十是真實的,她的確為國家付出很多,但是,她的結局並沒有那麼美好。」

「她不是聖人,無奈之下也有做錯事,不過功過相抵,這樣亦正亦邪的人物,並不適合給老百姓知道,只是那些被她救下來的人里,有幾個寫過回憶錄,裡面有簡單提及過她。」

如果可以,誰不想一身正氣,無愧天地,只是,人的一生,太多的無奈。

時也命也,哪怕這樣,蘇諾還是挺敬佩她的。

這筆有毒 在蘇諾眼裡,鄭九付出了很多,而她的付出跟獲得並不成正比。

鄭家的銀行也送給了國家,但是國家表彰的只是鄭九去世的父親,而不是真正送出銀行的鄭九。

小助理茅塞頓開地哦了一聲,隨後敬佩地大喊:「諾姐,你怎麼那麼厲害,連這都知道?」

百度都沒搜出來的人,他們諾姐都知道,這得多博學。

真的是社會她諾姐!

蘇諾若有深意地摸了摸小助理的頭,語重心長道:「所以啊,平時少玩手機,多讀書,知識改變命運!」

小助理瞬間被洗腦,狠狠地點頭。

以後她一定要好好看書,也要像諾姐這麼厲害。

「嘖!」

「我才沒小魚這麼好忽悠,哪怕這樣,馬場上那麼多馬你不騎,偏偏招惹最不該招惹的。」

葉姐這下終於明白,其實他們只需要給梅蘭大師看到騎馬技術,並非要找那隻難搞的小霸王。

隨便找只乖巧的馬匹也可以。

葉姐把手機扔給某個不知死活的人,然後開始教訓。

「你說你如果受傷了怎麼辦,那豈不是得不償失?」

葉姐喋喋不休,蘇諾這下懊悔自己說得太清楚,讓葉姐當了一回明白人。

沒錯,馬匹她不需要選小霸王,相反選擇小霸王反而讓她計劃翻車機率更大。

但是,她就想馴服最難搞掂的。

一年前她就告訴自己,沒有什麼難過的坎,她要迎難而上,不然怎樣斗得了夏橙星和穆臣。

她真的從沒想過退路。

不過葉姐也是一番好意,她只能乖乖聽著,畢竟這些年,除了小笛,再也沒人這樣關心過她。

三天後

到了跟梅蘭大師約好的試鏡時間,葉姐一大早就去接蘇諾,幾人最早來到試鏡室。 試鏡室里,只有一個男人背對著大門,他拿著手機似乎在講很重要的事情,聽到推門聲,他轉過身來,一下子就認出葉姐和蘇諾。

「蘇諾來了,大師你也儘快吧,我先協調一下。」

掛掉電話后,男人一臉歉意地走過來打招呼,「嗨,葉姐,蘇諾,很高興能夠與你們見面。」

這男人應該就是梅蘭大師的助理,在梅蘭大師面前很有話事權,蘇諾與葉姐對視了一下,有禮地與男人握手。

「展先生你好,您本人比葉姐說的還要英俊有風度。」

葉姐打趣:「這要怪我羅,誰能想到展先生這樣的人品和樣貌竟然不是大明星呢。」

「不過能當梅蘭大師的助理,也證明展先生才華與樣貌相匹配呢。」

總裁愛上寶貝媽 葉姐一來就一頓彩虹屁,拍得展助理十分愉悅,同時,對她們的歉意也更深了。

「這真的,把我誇得都不好意思了,哎,這次真的是我的失誤,梅蘭大師有個約還沒有談完,可能要耽誤點時間。」

「不知道蘇諾接下來的行程怎樣呢?」

葉姐蹙了蹙眉頭,心裡有種不祥的預感,難道有人她們先一步找到梅蘭大師?

不然以展先生的辦事能力,不可能會連這點安排都做不好。

「蘇諾接下來還要個廣告要拍,我們盡量等,最多可以等一個小時。」

展先生面露難色,「一個小時啊,那可能有點不夠。」

「我們來對一下時間吧,看能不能再抽出點時間。」

葉姐和展先生合了一下相互的行程,也不知道是巧合還是什麼,偏偏除了今天,這一個月大家的時間都對不上。

「展先生,我可以現場試鏡,您給我拍一下發過去給梅蘭大師,不知道這樣行不行呢?」

「試鏡的場次就讓梅蘭大師定。」

蘇諾這話也是測試梅蘭大師是否真的誠意找她試鏡,看到展先生舒展的眉心,蘇諾就知道自己猜中了。

如果梅蘭大師誠心的,那她提出的解決方案就能夠解決展先生面臨的一個問題,能夠減少他很多工作量,展先生一定會對她存有感恩的好感。

「這真的太好了,我馬上給梅蘭大師打電話。」

展先生轉身給梅蘭大師電話,他嗯嗯地應了幾聲,掛掉電話后,面露喜色。

「蘇小姐你太善解人意了,梅蘭大師也說可以,試鏡的片段就由你來選吧。」

讓她來說,這樣的試鏡已經是在放水了。

畢竟如果存心想要戲份,肯定研究好劇本,由自己挑選,至少自己會挑個比較會演的。

這也是作為對蘇諾善解人意之舉的感謝,看來展先生應該下了不少功夫。

蘇諾展顏輕笑:「好的,那麻煩展先生給我錄像了。」

展先生拿出手機,葉姐把自己的包包遞了過去,讓他墊一下,好讓手機平穩。

按下錄像鍵盤后,他們的目光全都落在正中央的蘇諾身上。

蘇諾閉著眼睛,調整呼吸。

她狂抓幾把頭髮,打扮漂亮的頭髮被弄得凌亂不堪,半垂著腦袋,倏然,她抬起頭,睜開眼睛,明亮的眸子里充滿了堅韌。 「抓住我的手。」

「我說過會帶你們安全離開,我秦鄭向來說話算話。」

她的表情凝重,眼神堅定,她的演繹給人一種緊張感。

這是秦鄭救人的一幕,那時候革命黨被侵略者追殺,他們早就做好赴死的準備,他們知道秦鄭的重要性,所以不能讓她冒險。

當時,侵略者已經追了過來,只要看到秦鄭,秦鄭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

蘇諾輕輕一笑:「他們算什麼,大革命一定會成功,只要你們不鬆手,一定能看到那一天。」

「別小看我秦鄭!」

蘇諾額頭滲出了細汗,下頜繃緊,似乎拼盡了全力。

一旁看著的葉姐忍不住摸了把汗,這莫名的緊張感讓她都不敢呼吸了。

畫面很快就轉了,秦鄭設計把人救下來,最後,重頭戲到了。

因為那是秦鄭整部戲里,唯一表露心跡的畫面。

秦鄭一輩子都燃燒自己的生命,點亮別人,在她短暫的一生,她也有為某人心動過。

而讓她心動的,就是革命黨里的隊長,被她救下的人。

為了他們后,為了躲避追殺,全部人都分開了,而隊長跟秦鄭在一起,當時走的山路,穿著高跟鞋的秦鄭不適宜走山路,這一路是隊長背著她的。

一路上,他們暢談國家,暢想著大革命成功后要怎樣慶祝。

說著要登最高的地方,看著侵略者一個趕著一個離開我們的國土。

最後秦鄭把臉貼在隊長後背,輕輕說道:「到時候,你也背我吧。」

這裡是秦鄭最女性化的一面,她的強勢,堅毅的眸子里閃過一絲別樣的柔情,她知道,那個時候,她會是被民眾驅趕的人,她的名聲,她所做的事,都不是民眾能夠接受的。

哪怕這樣,她還是無所畏懼,秦鄭,就是這麼強大的一個人。

葉姐忍不住哽咽了,嚶嚶嚶地發出哭聲。

展先生瞟了她一眼,紳士地抽出紙巾給葉姐。

蘇諾眼眶紅紅的,眸子氤氳著水霧,但是她嘴角卻掛著淺淺的笑容。

那是深愛卻不能說出口,只能隱晦地表達。

家有小妻:權少老公太無情 這種情感,蘇諾拿捏得太准了,連展先生都覺得心酸。

「呼,我演繹完畢,謝謝!」

別人進戲齣戲都需要一段時間,蘇諾卻連一分鐘都不用,實在是神。

聽到演繹完畢,葉姐也忍不住嚎嚎大哭。

「太慘了,之前看我時候只覺得有點可惜,可是現在被諾諾你這麼一演,我就心疼得無法說話。」

「為什麼秦鄭這麼好的人,卻還是不能跟隊長在一起。」

「我想給編劇寄刀子了。」

雖然早就知道蘇諾演技好,可剛才蘇諾的那個眼神,葉姐真的扛不住,眼淚也飈了起來。

太丟人了。

情緒穩定后,葉姐恨不得挖洞埋自己,但是換個角度,她家蘇諾演得這麼好,梅蘭大師還不選她那就是眼瞎。

另一邊包廂里

「啊,真的是塊寶。」

「這小眼神,看得我都心酸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