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封流死後:「今天這句mmp必須講!我明明才是天命之子啊,我的傳奇人生崛起之路啊,嗚哇!」

2020-11-12By 0 Comments

……

「來人,把他的頭顱高掛天子宮斬神棍上,以樹立我天子之威,讓那些膽敢不敬我的人,掂量掂量自己到底幾斤幾兩,再來和我傲。」封天冷然下了一道指令,隨後款款回到了自己的宮殿一一天子宮。

至於他為何要殺死封流這麼個依他而言,顯得微不足道,如螻蟻般的小渣渣,那當然是因為他今天心情不好啊,自然得找個人來泄憤,正好封流仙宮招賢納士那日,招惹到了他,沒有向他跪拜,其他人倒好,身份不凡,可他一介,山村野夫,究竟是誰給他的自信?敢和他,九天仙宮少宮主傲氣?

天子宮內,封流倒躺在金絲楠木精製而成的床榻上,進入了冥想狀態。

天地人三魂同時汲取天地之靈氣,極速轉化為靈魂力壯大靈魂本源,使精神力更上一個台階。

他,姓封名天,號天樞龍子,一身絕世至尊天魔骨,武道命魂為九冥之氣,可一念化萬物,一念化驚雷,因此,他乃是一名武法雙修的天命修士,同時也是一名兼修鍊丹,布陣,刻畫銘文的全能神念師。

他的來歷無人知曉,他自己也不知道,他只知道他是這一屆九天仙宮宮主帶回來的,兩人平時倒也是以朋友相處,無他,只因兩人的關係過好,沒有絲毫芥蒂。

一段時間后,封天變改了修鍊姿勢,不為什麼,就因為剛剛那樣子修鍊他覺得對腰不好,容易犯困,就是這麼的任性。

封天盤膝而坐,法相突生,背後時有高猿長嘯,時有神龍擺尾,時有鳳凰高鳴,時有金翅大鵬展翅高舞。

他今年根骨已經徹底定型了,明年將會是他的成年禮,所以說,整個九天仙宮已經早早開始為他籌劃盛典了,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九天仙宮乃是中階宇宙三千主界的大千世界的第一大王牌勢力,只有一個神念門,可以與之分庭抗禮。

且封天雖然年僅十七,但是修為早已達到青雲境七階!

而且他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秘密,一個你知我知他知他人不知的秘密。

他身上有一個系統,而且那個系統還是出自虛無之地的,聽聞系統小姐姐說,這是某個修為滔天的小姐姐所製作的,有她畢生心血,而她和自己還有一段不小的姻緣?!

為了能儘快與之見面,系統小精靈可謂是嘔心瀝血了,比誰都急,什麼蓋世功法,絕世仙功什麼的,只要封天想要,一抓一大把,這輩子不愁沒錢花!

但是因為丹藥大部分等階都過高了,現階段的他還無法使用,這倒是一大遺憾,不能直接坐飛機開掛了。

只有一些洗筋伐髓,脫胎換骨的靈丹妙藥可以使用。

於是,他開始了逼王的開掛人生,一個勁的狂磕丹藥!

甚至都不需要宗門供給了!

需要修鍊的靈丹的時候,再去領取便是,就是這麼的騷端操作!

修鍊一日千里,宛若開掛!一路高歌猛進,毫無瓶頸!

「咔嚓!」

這不,一聲脆響,預示著封天再度掙斷一道枷鎖,打破了一道桎梏,突破了肉體瓶頸,跨入了青雲境八階!

修行對於他而已,就是吃飯喝水一樣簡單,想突破分分鐘的事!

而他所修鍊的功法名為《三秒真神功》,不僅僅萬倍修鍊速度,所轉化的靈氣也將會是最為精純的,且耗費一定的靈氣,短時間內還可以進入暴走狀態,霸體自我,無敵自我,無視一切禁制!

境界已經突破了,封天也就修鍊完畢了,起身走出宮門,觀賞著九州五嶽,九天十地的美景。

頗有種一覽眾山小的即視感。

更像是掌權天地的神使,在監視著自己的領地!

此情此景,逼王封天,不由的一笑,笑得比菊花還要燦爛,似欲要與太陽肩並肩,比一比,誰更加燦爛,然後朗朗上口,娓娓道來一句絕世逼話:「縱觀萬古,唯吾傲世,吾真乃,真命天子,天命之子也!」

ps:境界劃分:蛻凡境,聚靈境,金丹境,法相境,元嬰境,青雲境,本我境,本命境,生死境,渡劫境,煉劫境,賢者,半聖,聖人,合道,每境九階

功法劃分:宇,宙,洪,荒,神,仙,天,地,玄,黃

丹藥:靈丹九階九品,九階九品為巔峰,之後是寶丹,分為聖上中下,隨後是仙丹,聖丹,聖丹只有上中下三品,最後是禁藥

法寶:鐵器,靈器,寶器,法器,仙器,神器,道器,禁器

地圖:共分為上中下三層宇宙,以及最上方的虛無之地

妖獸分為:十六階,一階對應一個境界,分為前後中巔峰四期,並且普遍強於同境界人類修士

陣法:一到四十九階,越往上越強

神念師:魂徒,魂者,魂師,魂王,魂皇,魂聖,魂帝,神使,神聖師,終極神尊,神祗

註釋:段子橫飛,但是並無科技文明,衣著等先進發達 雖說羅陽是低聲說話,但在場的人都能聽清他說什麼。

換言之,花花公子也是聽到了的。

只是他覺得在場的,他也算是老大了。

可羅陽卻不尊重他這位老大,自然就不爽了。

羅陽對花花公子沒有半點好感,當然不用對他客氣。

「呵呵!你算什麼?!我弟為什麼要大聲說讓你知道?呵呵!」花襲伊不屑道。

從花花公子那極為怨毒的眼神,便知他想把花襲伊弄死。

可惜又沒有那個能力。

「長老,請你準備好把消息散布出去。」

「小兄弟,我這就叫人去辦!」

說著,無為子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無非是安排人手按照羅陽說的去布置。

羅陽的做法是要讓躲在暗處的骷髏堡的人現身。

雙方都在明處,那會好辦些。

來生,我依然愛你! 不然,骷髏堡的人藏在暗中放冷箭,讓人很受傷。

待無為子打完電話,花襲伊又問道:「呵呵,你的老婆還沒回來?不會出事了吧?呵呵。」

羅陽也不知谷雪去哪兒了。

若谷雪進了祭壇,那是不可能這麼快回來的。

祭壇裡面那麼多危險,羅陽替她擔心。

若只是在度假村轉一圈,就算走得再遠,也應該來到附近了。

「我再打個電話給她。」羅陽說道。

谷雪什麼時候不離開,偏偏在那個節骨眼就玩失蹤。

講真,羅陽對她都有些懷疑。

這並非羅陽意氣用事,而是有根據的。

須知,谷家三姐妹是三胞胎。

如果真如谷雲說的那樣,谷雪見了血會暈,那谷湘和谷雲也應該會有那種反應才對。

可是當時在兩副血淋淋的骷髏骨之前,據羅陽回憶,谷湘和谷雲並沒有怎樣害怕。

當然,二谷俏臉也很驚訝。

只是遠遠沒到要暈倒的地步。

若谷雪真的不舒服,按道理來說,也應由兩位妹妹陪著出去透透氣才對。

可她卻是一個人離開,兩位妹妹又怎麼能放心?

根據這些推理,羅陽才對會谷雪持懷疑態度。

只是世事難料,或許谷雪是真的見了血會暈,才暫時消失在眾人視線里,那也是有可能的。

在還沒有查清楚之前,羅陽也不敢說谷雪走出院子是有其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電話很快接通了,羅陽說道:「我們都擔心你的安危,你回來了沒?」

只聽谷雪說道:「噯,急什麼,到門口了。」

隨即能聽見有腳步聲走進院子。

幸運閃婚:寶貝萌妻ao制 剛掛機,便看到谷雪的身影。

只瞥了一眼,羅陽便暗暗叫苦。

谷雪俏臉沒有絲毫驚惶的神色,跟先前谷雲說她見血會暈不相符。

從谷雪那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紅潤臉色來看,她見了兩副骷髏骨不會暈倒。

羅陽看出來了,在場的其他人怎會看不出來?

「呵呵!聽說你怕見血?」

「是的。噯,我一看到血就噁心。」

單從臉色來判斷,雖說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認定谷雪在說謊。

可是谷雪一口咬定自己怕見血,那別人也奈何不了她。

只是現今是非常時候,每個人的神經都繃緊了。

稍為有一點異常的情況,都會讓人加倍的猜疑。

「呵呵!你剛才去哪了?」花襲伊又問。

她一出聲,羅陽便猜到她是什麼用意了。

度假村到處都是攝像頭,只要查看監控記錄,那是可以知道谷雪去過什麼地方的。

若谷雪不想到這一層,一旦所說的跟監控錄像里的路徑不一樣,那花襲伊和花花公子勢必會特別關注谷家三姐妹。

屆時羅陽也難幫谷家三姐妹。

是以,先不管谷雪去做什麼,羅陽只希望她說話要小心。

「你照實說,度假村有的是攝像頭,騙不了我們的。」羅陽笑道。

谷雪怔了怔,隨後向羅陽投去感激的目光。

「呵呵!你們是在配合演戲?呵呵!」花襲伊有點兒惱火。

她的小把戲被羅陽戳穿了。

重生之好好撩撩 雖說跟谷家三姐妹才剛認識,但彼此也不是仇人,何況她們都願意向羅陽獻身。

單憑這一點,羅陽也不忍心看著她們被殺。

隱隱之中,羅陽覺得谷雪一定是去見了什麼人,或遠離眾人去打一個神秘的電話之類的。

谷家三姐妹本身是萬魂宗的人,她們來這兒也是為了血煞子。

但她們是否還有幫手藏在暗處,羅陽不清楚。

可以肯定的是,谷雪的謊言一旦被揭穿,那谷家三姐妹的處境就危險了。

現今血煞子還沒找到,羅陽不希望看到己方的人員死傷。

不管怎麼說,谷家三姐妹都算是跟羅陽站在同一陣線的。

「花姐,我是擔心她隨意回答惹你們懷疑,那倒浪費咱們的時間。咱們還要把精力集中起來對付骷髏堡。」

這個解釋,算是馬馬虎虎。

花襲伊呵呵一笑,說道:「以後別隨便離開我們,那對你更危險。跟著我們,你才不容易丟命。呵呵。我是看在你是我弟的老婆份上,才勸你的。」

聽意思,就是不用谷雪回答去哪兒的問題了。

「噯,你們要是懷疑我,我現在回家就是了。我還不想留在這裡!再見!」

說著,揮了揮手,轉身要走。

「呵呵!你不能走!」

頓了頓,花襲伊又接著說下去。

「呵呵,留下來,你會更安全。等事情過了,你再回去。」

「噯,我留下你們又懷疑我,我要走又不讓走,這叫人怎樣嘛?」

「呵呵,弟,還不安慰安慰你老婆?」

明知谷雪是在做戲,羅陽只得走上前,將她擁入懷裡。

輕撫著谷雪溫軟的脊背,低聲勸道:「來都來了,就當是開開眼界。人生難得有機會見到這麼大的場面的。有我,別怕。」

谷雪推開羅陽,嬌嗔道:「噯,你瞞著我,有這麼多老婆,我還沒跟你算帳……」

正當二人要拌嘴時,花花公子不耐煩了。

法術真理 「喂!別在這裡啰啰嗦嗦了!」

「呵呵,我弟跟他老婆談情說愛,關你什麼事?呵呵!犯了眼紅病!」

「你這個女瘋子!」

「呵呵!這麼大聲幹什麼,要嚇死寶寶?呵呵!」

花花公子握緊了拳頭,一副要撲向花襲伊的樣子。

二人都是看似無腦,其實內心精細得很。

說歸說,只為蒜皮小事拚命,估摸二人都不會那樣做。

抱著谷雪,感受她嬌軀的溫潤,羅陽心裡雜陳五味。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