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韓雯雯也哭,兩個人相互擁抱在一起。如果回憶讓他如此痛苦,還不如不要聽到他不想吐露出來的祕密。

2020-11-05By 0 Comments

“我懷疑製造這起車禍的罪魁禍首是——”蘇磊顫抖着嘴脣,眼裏閃爍恨意——卻被韓雯雯一把捂住嘴巴。

“求你別說了,我以後不會提起這件事。”她仰望着,看着他俊俏的面龐上淚水橫溢。忙不失迭的拿出紙巾,踮起腳給他抹去“蘇磊,以後咱好好的過。要快樂,幸福那種。”

蘇磊擁住韓雯雯,極力控制抓狂的情緒。咕嘟一聲,喉結滑動,努力嚥下苦澀的淚水。吃力的點點頭道:“嗯,我答應你。”

“我想帶你去一個地方?行嗎?”

“什麼地方?”蘇磊劍眉一挑,微微吃驚。暗自道:該不會是帶我去見她父母吧!如果是見父母那就是確定終身,可是我還有大事沒有做——

“去我一個朋友家。”韓雯雯說的是蔣蓉家裏。她要把蘇磊帶給他們看,還想讓他多認識人,熟悉她的所有朋友和親人。

媽媽一早又出去了,蔣蓉迷迷糊糊起來。腦袋昏昏沉沉的還想繼續睡覺,去了一下衛生間,懶得吃飯。就再次返回臥室,口裏打在哈欠,撅起屁股還沒有挨着牀沿。從門口傳來清脆的叩擊聲‘篤——篤’捂住預備再次衝口而出的哈欠。探身看向外屋客廳處“誰啊?”

敲門的是韓雯雯,她果然帶着蘇磊來了。

蔣蓉起身開門,意外的看到一男一女。男的帥氣,不認識,女的是韓雯雯。

“雯雯——”招呼着韓雯雯,蔣蓉的視線看向呆着一旁,也在看她的男生。

“他——蘇磊,我男朋友。”韓雯雯熟絡的介紹着,又指着蔣蓉對蘇磊說道:“她就是我給你講的冰雕美人,蔣蓉——”

在看見蔣蓉時,蘇磊覺得眼前一亮。感覺這個女孩有一種讓人着迷的蠱惑感——她纖細柔眉,彷彿是用最好水墨松脂也調不出之淡雅脫凡,眸橫秋水、如同那千山冰湖才能氤氳出的靈秀出塵。

旁邊的韓雯雯見蘇磊有些失神,急忙拉了拉他的胳膊肘“你沒事吧?”

霎間驚醒過來的蘇磊,支支吾吾,略顯尷尬,掩飾性的伸出手來說道:“啊哦,你好——我是蘇磊。”

蔣蓉面無表情的樣子,閃開一邊“剛纔雯雯有說到你是蘇磊,請進吧!”

進屋,分賓主坐下。 何處不重逢 韓雯雯矯正身子,刻意的挨近蘇磊。

蔣蓉小小的忙碌一番,給他們倆端來水果盤還有飲料才款款坐下。

蘇磊在進入屋裏視線就沒有停過,臉上的陰霾在看見蔣蓉的一霎已經煙消雲散。他東看看西瞅瞅,沒話找話道:“你一個人在家?”他這話直接也直白,完全忽略了旁邊韓雯雯的感受。

後者不開心了,撅起嘴,委屈狀態悶悶不樂——

察言觀色的蓉蓉,莞爾一笑,繞開蘇磊的問話,看着她說道:“雯雯,你喜歡什麼節目我給你放電視?”

雯雯苦笑一下,眼裏霧濛濛,楚楚可憐的樣子道:“蘇磊你喜歡看什麼電視節目?”

蘇磊嘻嘻一笑道:“隨意,女士優先,我看什麼不重要的。”說着話,他的視線一直停留在蔣蓉的脖頸上——這種不禮貌的舉動,很讓人生氣——

蔣蓉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急忙拉了拉衣領“雯雯,你怎麼想起來的?都沒有預先打電話告訴我。”她這話的意思是逐客令,爸爸媽媽都沒有在家,他們倆來能有什麼事?沒事就走人唄!大實話,她很不喜歡韓雯雯這個男朋友。

韓雯雯從對方話裏感覺到不對勁,急忙解釋道:“我不知道阿姨和叔叔不在家,想帶上蘇磊來多認識人——真的沒有別的意思。”

“那,不巧了,奎哥和我媽媽都不在家。你們看?”

韓雯雯知道蔣蓉這是下逐客令,她挺不好意思的站起身來,歉意道:“那,我們改天來拜訪叔叔、阿姨、”

蔣蓉舒了口氣,心裏說:雯雯別生氣,我不是不喜歡你來,實在是不喜歡你這個男朋友。面子上還得故作矜持大度的樣子道:“以後常來,我也要去買菜什麼的。”

磨磨蹭蹭起身的蘇磊,乍一聽蔣蓉說要去買菜。面上一喜,故作隨意狀道:“那好啊,我們可以一起出去。”

這人怎麼這樣?蔣蓉苦着臉。一言不發,冷冷的瞥看了一下韓雯雯。

蓉蓉的不高興,雯雯豈有不知。她心裏也是五味雜陳般難受,不知道蘇磊是什麼意思,怎麼會這樣出格的做出一些不雅的舉止。

“蘇磊,我想要去超市,你陪我——”韓雯雯故作鎮定,撒嬌模式的樣子道。 008 墜入愛河

出了蔣蓉家的門。韓雯雯氣衝斗牛,蹭蹭的往前竄,愣是不搭理蘇磊的喊叫。

虧了蘇磊一陣小跑,終於把哭得一塌糊塗的雯雯給攔截住。他困惑不解的看着她,究竟不知道自己哪裏做錯了,她怎麼會無緣無故生氣來的。

他捧起這一張有着一雙眼淚汪汪的大眼睛,桃花帶雨般委屈狀的臉。凝視狀,看着她,抽抽噎噎,不停抖動的肩胛。囁嚅道:“你怎麼啦?幹嘛生氣?”

天! 愛你不期而遇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男生的粗心大意嗎?他自己做的什麼怎麼就不知道呢?韓雯雯怒火中燒。狠命的抹一把淚痕道:“你自己做的事,你不知道嗎?”

蘇磊是丈二和尚摸不到頭腦,努力想想,仔細回憶。“我沒有怎麼樣吧?你倒是說清楚。”

“我只想知道,你把我韓雯雯當成是什麼?”止住哭泣,無視路人投來的目光。紅着眼珠子,一副楚楚動人的樣子,直視對方道。

蘇磊納悶,好好兒的,她怎麼問這一番莫名其妙的話?爲了讓她放心,他必須來一個乾脆果斷的舉動——漫不經心淺顯的瞥看了一眼,她淚痕猶在的面龐,更讓人悽婉心動——他毫不猶疑,低頭——輕輕的吻住她——

彼此相觸那一霎,一種從未有過的甜蜜感就像電流傳遍全身。渾身莫名的戰慄——幸福感就像一把削鐵如泥的快刀,斬斷了之前的委屈和無助。此刻的韓雯雯,完全沉浸在幸福蜜糖中,她陶醉了——

安慰女生原來是這麼簡單?蘇磊擁住她,偷眼凝視着來自她臉上那一抹滿足的笑意。湊近她的耳根處,磨蹭一下低語道:“我愛你——”

平定了韓雯雯的情緒,蘇磊這才主動詢問她剛纔爲什麼生氣的原因。

韓雯雯不好意思的低下頭道:“你是不是喜歡蔣蓉?”問出這句話時,她暗自罵自己傻!這是沒有自信,還是對他不信任?她說不清楚——

“額,你怎麼知道我喜歡她?”該死的蘇磊,故意做出一副驚訝的樣子。絲毫沒有感覺到這個問題的複雜性,反而很淡定的樣子,反問韓雯雯。

“……你……”韓雯雯無語了,漲紅了臉。很尷尬的樣子,卻是不知道怎麼來打破現時的僵局。

“傻!愛和喜歡是兩碼事。”蘇磊用嘴脣,輕輕一點韓雯雯的額頭。也是納悶的口吻道:“不過,我也覺得奇怪,在看見你那個朋友蔣蓉時,她給我一種很溫馨親切的感覺。讓我無法抗拒,很想接近她——”

韓雯雯驚訝“怎麼可能?她跟你非親非故。你怎麼會有那種感覺的?”

蘇磊聳聳肩,挑眉“我怎麼知道?”然後露出一絲古怪的微笑道:“好了,咱不提剛纔的事。你也不許吃這種空穴來風的飛醋,我給你一個驚喜。”

韓雯雯眨巴眼睛,充滿好奇道:“是什麼?”

蘇磊神祕的樣子,拉住她靠近一處隱蔽的位置。這裏屬於安靜地帶,也是三角區,死衚衕吧!“你閉眼——”他嘴角牽扯出一抹意味深長又詭祕的淺笑,胳膊圈住雯雯,眼裏平靜得沒有一絲波瀾,就那麼直白的盯着她說道。

韓雯雯暗自猜測這傢伙會給自己帶來什麼驚喜。想起剛纔那一幕,一溜兒的羞紅瞬間爬上脖頸至面龐“不要,你想幹什麼?”她試探着,想要從對方那超級淡定的面孔上看出破綻來。

蘇磊一本正經的樣子,繼續強調道:“閉眼。”他的話鏗鏘有力,具備一定的震撼感。讓韓雯雯不得不服從,乖乖的閉眼,心裏翻江倒海般還在繼續胡亂猜測“伸出右手來。”磁性的男性口吻繼續發號施令道。

她伸出右手,蹙眉、空蕩蕩的感覺到有風從指尖劃過——

‘叮’一聲很細小的聲音傳遞進耳畔,微閉眼的韓雯雯,心裏一震——跳躍式的想法冒出來——鑰匙?果然手掌心感覺到有金屬落下,很輕很輕的被她捏住——

蘇磊命令道:“好,可以睜開眼了。”

韓雯雯睜開眼,驚詫——金燦燦的兩把鑰匙——“這是?”

蘇磊歉意道:“親愛的,你一直在問我的家。我原來真的是沒有住處的,就像浮萍四處漂游。自從有了你,我就下了決心,要給你一個家——這是咱們的家。”

激動之餘,韓雯雯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來自心臟砰然的抨擊聲。這是自己夢寐以求一直期待的,他給的這個驚喜太貴重。也有些不真實的感覺,這是真的嗎?她眨巴着長長的眼睫毛,細細、認真的盯着捏握在手掌心的鑰匙。一顆晶瑩的淚珠,悄悄的滑落,從眼角處慢慢流下來。

蘇磊輕輕一帶,把韓雯雯再次擁住在懷裏,伸出手指笨拙的拭去那顆眼淚道:“傻瓜,哭什麼哭?不開心麼?”

“不是,我是太開心了,真的——”韓雯雯硬嚥着,緊緊的靠在有着體溫和安全感的懷裏。

新房子在郊區,好像是新修建的,雖然距離市中心較遠,但是這裏空氣相當新鮮。蘇磊帶着韓雯雯來到新房,二室一廳的格局,並且還是裝修完善好了的。

“真不錯,採光也好。”韓雯雯蝴蝶般,在屋裏轉動着腰肢。

蘇磊輕輕攬住她,嗅聞着髮絲裏那無盡的芳香,呢喃道:“只要你喜歡就好。”

幸福來得太突然,蘇磊把新房鑰匙給了自己。這意味着——韓雯雯忽然遲疑了。家裏太過冷情,媽媽去做保姆,爸爸長途長年累月難得回家一次。她實在是太孤獨,要不是遇到蘇磊,都不知道怎麼消耗掉那些寂寞的日子。

“你怕什麼?”蘇磊感覺到她在顫抖。

韓雯雯矜持的退離開蘇磊,複雜的眼神盯着他幾分鐘。“我們就這樣在一起?是不是有些操之過急?”

“你小腦瓜想的是什麼?現在是什麼年代?怎麼還有那些迂腐的思緒?”蘇磊半玩笑,半戲虐道。

“我媽媽她,你都沒有見過——我們這樣做真的好嗎?”韓雯雯苦着臉,結結巴巴的樣子。又害怕對方生氣,想以委婉的方式解釋—— 009 疑影叢生

蘇磊知道韓雯雯心裏顧忌什麼。她媽媽有着傳統守舊的思想,外加文盲,對新生事物有較強的排斥心理。在農村,很多父母都把自己的子女,當成是他們的私有財產。而且還是那種不容侵犯的,一旦有什麼出格的問題發生,就要死要活,鬧得沸沸揚揚滿城風雨。

“傻瓜,這屋裏有的是臥室,你想多了哦?”

“噗!”果真是自己想多了,不但是想多的還想歪了——蘇磊的坦誠反而讓她不好意思起來。“……嗯,家裏有好吃的嗎?”

“有啊,冰箱裏多的是。”見韓雯雯放鬆下來,蘇磊也鬆了口氣。他怕的就是,冥頑不靈,任性玩矯情的女生。

沒有了後顧之憂,韓雯雯完全就以女主人的身份,隨意的走到冰箱前。拉開冰箱門——哇!好多她喜歡的各種零食,還有鮮橙多、八寶粥罐裝飲料和食物。

吃了一會食物,夜幕不知不覺來臨。從未在外面過夜的韓雯雯,忽然莫名的緊張起來。怕什麼?不知道!蘇磊就像沒事人一般,一會看電視,一會兒泡茶。裏裏外外真的就像男主人把她就像公主般,照顧得妥妥帖帖,簡直無可挑剔。

蘇磊去沖涼,韓雯雯坐臥不安,東張西望。好幾次預起身離開,卻也覺得不妥——終於看見他披着浴巾出來,心砰砰直跳。甚至於都不敢正視他那雙,深邃不見底的眼!

浴巾下面是什麼?有穿褲衩嗎?她好緊張好緊張——

看着她這一副惶惶不安,心神不寧的樣子。蘇磊抿嘴一笑,打趣道:“喵嗚,我要吃人了——”說着帶着一股沐浴露的香味,對着韓雯雯故作很兇猛的樣子撲來——

“呀!”韓雯雯發出一聲驚叫,倏然彈跳式的跑開坐的地方。蘇磊撲了一個空,樂得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後合,眼淚都笑出來了。

“你——真無聊!”

“既然敢留下來,敢接受我的愛,爲什麼不敢面對我?”蘇磊停住大笑,一本正經的問道。

韓雯雯心狂跳,手指緊張的絞動衣角,還是不敢正視他——嘴脣動了動“你別這樣,我——”

“好了,不逗你,去先洗澡。我看一會足球比賽。”蘇磊說着話,拿起遙控板,一屁股坐下。散開的浴巾處露出短褲衩——

暈死,人家是穿了褲衩的——嚇死人!韓雯雯抹一把脖頸冒出來的冷汗,故作矜持,低聲暗罵自己。一陣小碎步,跑離開客廳和蘇磊可以注視到的距離,逃也似的跑進浴室。

擰開水閥門,任憑炙熱的水流嘩嘩流淌在身上。渾身舒服極了,愜意之餘已然沒有了先前的怯懦感,也沒有了那種莫名其妙的恐慌。爾後稍微平靜下來,仔細想想暗自發笑,自己居然怕自己的男朋友——

忽然,一種麻酥酥奇怪的感覺,讓她情不自禁的扭頭一望。 弒靈約 她覺得剛纔好像有什麼東西在摸肩膀——不過在回頭一望時,除了光潔透亮的瓷磚外,沒有其他。

稍微定定神,再次把身心投入到舒適的沐浴中去。眯眼,仰頭、任憑水液瀉下衝擊面頰——雙手拂動面額髮絲。水液順着身體下滑,流淌至腳髁——突兀,第六感一閃,恍如覺得有一抹暗影佇立在身邊。渾身一震,急忙睜開眼看去——一沒有什麼吧!

難道這裏有髒東西?韓雯雯可是受到母親羅大妹封建思想的迫害。在她的記憶裏,就記住人死了,是有鬼魂的。鬼魂無處不在等等……

抹一把迷眼的水漬,再次定睛細細的看周圍。真的除了瓷磚,還是瓷磚——地面涓涓的流淌着水液。搖搖頭,否認掉剛纔感覺來的幻想。抹了一些花香沐浴露在身上,細滑的肌膚透明般的白皙,引以爲豪的細長腿,更是美崙絕幻——

就在韓雯雯全身心享受在舒適的沐浴中時,一雙黑乎乎的手慢吞吞伸出來,眼看就要觸到她的身子——她也有感覺,驀然睜開眼——看見一雙手神速縮回——驚恐大叫,腳下一滑“啊……”

電視屏幕上,足球比賽**期。哨音響起——蘇磊拍手叫好,激動得蹭地站起大叫:“好——漂亮!”突然聽到浴室傳來韓雯雯的尖叫。忙不失迭的擱下遙控板,大跨步跑向浴室那邊大喊道:“怎麼啦?”

韓雯雯苦逼極了。你知道的,身上一絲不掛。連浴巾都沒法用手勾來搭在身上,她跌坐在地,腳脖子好像崴了。動一下就鑽心的疼!汗!冷汗都疼出來了,浴室門口的蘇磊不管不顧徑直進了,一把摟住她一疊聲的詢問“傷那了?怎麼這麼不小心?”

蘇磊心細得就像一位母親。給韓雯雯抹藥油,按摩好一陣,腳脖子的疼痛感稍微好了些。這才舒了口氣道:“還疼嗎?”看他那緊張不得了的樣子,就像受傷的是自己。

韓雯雯咬緊嘴脣,怪難爲情的樣子道:“嗯,好多了。”

拉起被單輕輕給她搭上,蘇磊用指頭戳了一下她額頭道:“傻丫,沒有聽說過洗澡都受傷的。”

“不是,你覺得這屋裏有什麼東西嗎?”

“啊?”蘇磊對於韓雯雯的話不明白,張大嘴吃驚的看着她道:“什麼東西?”

“那種,不乾淨的東西。”

“不乾淨的東西?沒有吧!我收拾得乾乾淨淨的,能有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在?”

“哎呀!不是東西不乾淨,是那種不乾淨的東西。”韓雯雯急了,都不知道怎麼才說得清楚。

“好了,我去收拾收拾。今晚將就挨着我睡唄!”蘇磊狡黠的眨巴一下眼睛,麻溜的抽出枕頭給她墊在頭部就走了出去。

蘇磊是去給韓雯雯收拾換下來的衣服。

渾身被寬大的浴巾包裹着,韓雯雯突然覺得很拉風。浴巾是蘇磊給包裹的,他好像無視一切,那手法不比那些按摩女手法差,跟受過訓練似的那麼嫺熟。

蘇磊再次進來時,手裏多了一件蕾絲鏤空雪白色的睡衣。不用說這是給韓雯雯的,他遞給她,淡然一笑默契的退到門口。給了她換下睡衣的時間,等她換好之後,才冒頭從外面探進頭來說道:“我在隔壁,有什麼大喊一聲。” 010 新房疑影

房門微微一動,蘇磊背影被關閉在門縫閉合那一瞬間。韓雯雯的心,倏然提起——她緊張兮兮的掃視着屋裏。簡單整潔的擺設,貌似新近裝飾的印花壁紙,一股淡淡的幽香隨處可聞。幽香是從壁紙上飄溢出來的,乳白色的雙開衣櫃安靜的佇立在那,一盞紗質檯燈映照出柔柔細細的光芒。一切都是那麼溫馨沉靜,沉靜中似乎隱藏着什麼無法預知的祕密。

窗簾看似很厚重的樣子,不注意看,會錯覺以爲窗簾後面有什麼東西在那一下一下有節奏的拂動着。窗玻璃是關閉的,怎麼可能有風?心下這樣想,暗自定定神收回視線,習慣熄燈睡覺的她。雖然心裏有所畏懼,卻還是迫不得已伸手‘啪嗒’一下關了燈。身子舒展一下,儘可能的放平以舒適的姿勢躺臥着。夜荼蘼,月影西移,透過窗簾,那碎影婆娑的倒影,投射下杯弓冷影,外面好像起風了,風颳得呼呼生響。韓雯雯緊了緊身子,捲曲狀態極力想要閉眼——

沙沙~沙沙~沙沙……若有若無,細小的聲音,頑固的侵擾進耳畔。微微側身,想要看清楚是什麼位置傳來的聲音。卻什麼也看不見,是太黑的緣故嗎?韓雯雯忽然緊張起來,心突突的狂跳——

視線終於適應了暗黑的空間。房間裏除了那些安靜佇立在原地的傢俱,就是那厚重窗簾後面,鬼鬼魅魅的暗影。

咕嘟一口吞下唾沫,暗自安慰自己道:沒有什麼的,蘇磊都說這裏很乾淨,而且還是新房子怎麼可能有髒東西存在?這樣自我安慰之後,心慌慌的感覺稍微減緩了些。

再次把自己壓在鬆軟的被褥包裹中,安靜的氛圍中,思維出奇的清晰。沒有一丁點睡意,不由得回想起之前發生的那件事——甜甜的感覺滋生出腦海,偷偷抿嘴一笑,手指下意識的摸到被蘇磊吻過的嘴脣。溫熱柔柔的質感,一抹羞紅爬上耳根——腦海冒出想法——他在幹嘛?忽然有一種衝動,想要去看看他!

想法一出,她越發不能安然入睡。披衣起牀,躡手躡腳走到門口,側耳聆聽——很安靜!輕輕握住門把手,一點點。一點點的扭動着,一顆心懸起,生怕弄出響聲來,驚動了他反而不好。

房門無聲開啓,韓雯雯一步步挪動着,儘可能的不要出響聲。走出臥室,經過蘇磊的睡房,不算寬、長的過道,只是十步之遙走完。置身在客廳裏,感覺光線要好一些。至少可以看見白色的窗簾,以及客廳整個佈置的輪廓。

冰箱在角落裏,書架在左側陽臺上,廚房在右側。對直是出去的房門——左側橫樑位置,有一方魚缸,裏面養的是什麼魚,她沒有看清楚。

沙發上空空如也,韓雯雯有些失望。按照她的預想,蘇磊應該是睡在沙發上的。他在離開時有說到。有什麼事就大喊的,如果他睡在臥房,任憑她喊破喉嚨也可能聽不見。

在韓雯雯進入這棟房子裏時,覺得這裏的隔音相當不錯。魚缸裏不是有水,咕嘟咕嘟的冒嗎?要不是置身在客廳,是斷然聽不見的。

也不知道是她覺得無聊,還是鬼使神差。反正韓雯雯是毫無睡意,纔想要起來看看蘇磊。客廳裏沒有他,那麼她就應該去臥房休息唄!可是她沒有,卻徑直走向沙發,想要小坐一會——

側身坐在沙發上,心裏莫名其妙的的遐想,以後這裏會不會成爲自己的歸宿?視線卻頂着魚缸那邊——突然,一抹細細的暗影,很誇張的長勢,呼啦一下子直起身子來。嚇得她心倏然一跳,幾乎窒息那般,一口氣硬住在喉嚨發不出聲音來——

韓雯雯就那麼木木,無助的盯着那一抹暴漲來的暗影——驚恐狀態,手指深深的掐住自己的腿部,想要喊出聲音來。

定定的姿態,迫不得已看着那一抹暗影逐漸靠近自己。韓雯雯苦逼極了,她驚恐地喊不出聲音來,整張臉因爲害怕而扭曲,印着驚恐、眼淚無聲流出,哭泣和抽搐着——

慢慢慢靠近的暗影,渾身都有一股焦臭味。糜爛不堪的面龐,沒了右眼多出來的是一個大窟窿。窟窿裏面並沒有流血,而是流着膿水,膿水一滴滴的往下掉乎要貼近韓雯雯的臉。一呼一吸間,彷彿嗅聞到空氣裏一股臭烘烘的味道——

心窒息般‘咚咚咚’狂跳,她猶如失去脊椎骨般,癱軟在沙發上——

就在這時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傳來一聲貌似電燈開關的‘啪嗒’聲,接着客廳一片明亮。蘇磊吃驚的盯着,面色慘白,癱軟在沙發上的韓雯雯道:“你怎麼啦?不睡覺來客廳幹嘛?”

蘇磊的出現,眼前一切消失。魚缸還是咕嘟咕嘟冒泡,窗簾紋風不動低垂着。書架上擺滿各種書籍——只是那廚房陰暗中,好像有什麼東西在詭笑!

韓雯雯啜泣着,滿臉淚痕,努力的動動嘴。視線惶恐的盯着廚房,她覺得那個暗影一定是在蘇磊出現時,跑進廚房裏了。

蘇磊安慰下雯雯,順着她惶恐的視線看向廚房。

“別怕,我去看看。”

韓雯雯手掌心一把冷汗,除了下意識的點頭外。就好像失聲那般,還是說不出話來。

隨着蘇磊進入廚房,耀眼的光芒也是瞬間驅趕走暗黑。廚房裏沒有什麼吧!他環顧四周,仔細去查看一下通向小陽臺的房門,房門上的插銷好好的,沒有動過的痕跡。

“沒什麼啊?你剛纔怎麼啦?”蘇磊從廚房過來,困惑不解的樣子看着韓雯雯問道。

韓雯雯欠身起來,腿腳有些痠麻。秀眉微微一皺,低語道:“我——我剛纔看見有一個人,就在那——”她指着魚缸那邊,一眼看穿的玻璃缸,各種魚類在歡暢的暢遊着。還有就是雪白的牆壁,沒有她說的什麼人。

“你是不是看花眼了?或者是胡思亂想夢遊?”蘇磊扶起她,玩笑道。 011 感受

韓雯雯特地帶蔣蓉來看看蘇磊的新房。她是以女主人的身份款待對方的,說是炫耀爲時過早。她真實的意思,是想要蓉蓉給看看,這裏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蔣蓉有通靈能力,是羅大妹說出來的。羅大妹是瞎胡扯,給她蒙對了。

“你睡眠不好?”韓雯雯吃驚道。

蔣蓉苦笑“最近老做噩夢。”說着,下意識的伸手揉揉眉心“你說的是這裏?”環顧一下四周,感覺這裏陰沉沉的,說不出來是什麼原因。

“嗯,蘇磊把鑰匙都給我了。”

“哦……”提到蘇磊,蔣蓉秀眉一擰。不以爲然道:“你真的喜歡他?”

韓雯雯肯定,認真的點頭道:“嗯。”

“他愛你嗎?”蔣蓉暗指蘇磊那天的出格舉止——

“我就是要給你解釋這件事,那天他——他不是故意的,只是覺得你很親切那種,所以就——”

蔣蓉驚訝“什麼跟什麼啊?我——親切?暈!怎麼可能?你就聽他瞎吹。”說着,不由得嘆息一聲道:“唉!看得出你愛他,愛得是死心塌地的,千萬別吃虧纔好。”說着話,她徑直走到魚缸處,探身看向那些魚——

“你也喜歡這些魚?”韓雯雯問蔣蓉道。

蔣蓉直起身子,淡淡的口吻道:“談不上喜歡。”

“蓉蓉——”韓雯雯咬緊嘴脣,遲疑着要不要告訴她昨晚看見的那些。

“什麼?”

“你能看見鬼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