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小憐永遠不知道自己將引起多麼大的轟動,也不會知道那根難看不已的魔杖會被永久珍藏啊~

2021-01-31By 0 Comments

PS:入V,若雪是專職寫手,希望大家支持正版訂閱,若是真的喜歡這部作品,沒有什麼比支持正版更對得起這份喜歡!有你們的支持,我才有寫下去的動力! 章節名:章六十九變強!

五個月悄然過去,隆貝學院之內熱鬧非凡,距離學院爭霸賽的日期越來越近,學院的氣氛也是空前高漲,參加比賽的幾人都是關注對象,也承載了所有人的希望。隆貝學院全體師生都希望這幾人能夠取得優異成績,在這一次的爭霸賽上為學院爭光!這五個月以來,除卻憐的七人長時間的一起集訓、磨合,針對個人以及團體項目進行了特別訓練,雖然成果不大但效果顯著。臨陣磨刀不快也光,七人的配合從最初的亂七八糟也到了如今的有模有樣,彼此對彼此的信任也多了很多,先前和不怎麼合群的三個也改變了心態,都能說到一起去了。

「憐。貝拉還不打算回來嗎?這都五個月過去了,還有一個月爭霸賽就要開始了!」集訓教室之內,幾人的團體訓練剛剛結束,正坐在一起探討剛才過程中的失誤之處,有人提起了話茬。

「急什麼,不是還有一個月?」亨利哼了一聲,很無所謂。

「能不急么?說到底團體賽是我們八個一起配合,就算我們訓練的再好也沒有多少意義啊!」

「就是說啊,到時候因為她一個人破壞了我們辛苦訓練的成果,這個責任她能擔的起?」

「你說什麼呢!」艾米站了起來,「就算有人破壞了訓練成果也絕對不可能是憐!」

「你急什麼!我說的有錯么?我也只不過是為這個團隊著想。」

「我知道你們幾個和憐。貝拉要好,但這件事關係到隆貝學院整體榮譽,並不關乎我們的個人關係,憐。貝拉若是以為她能夠是那個特權、特例,未免太張狂了點。」

「你們……!」艾米還想說什麼,琥珀拍了拍艾米的肩膀,「你們說的不錯,憐在這一點上的確有些個人主義,但我相信她不會讓我們失望,也更不會拖我們的後腿。」

另外三個人哼了一聲,「漂亮話誰都會說,離爭霸賽還有一個月,她若是有點團體意識就應該提早回來。」三人說完之後起身離去,伯恩斯看向琥珀,「其實那三個人說的不錯,團體賽是八個人參加,到時候憐若是不熟悉我們的戰術和意識,很有可能會出現摩擦。」

「有什麼可擔心的?以憐。貝拉的資質還配合不了那幾個?」亨利撇嘴,艾米哼了一聲,「那三個只不過是嫉妒憐可以自由出入,我們針對團體比賽的這些訓練,只是再練配合而已。」

「貌和心不合,是團體賽的大忌。」琥珀皺眉,隨後笑笑,「若是憐能夠提前幾天回來也好。」

吞雲鎮之上,五個月時間悠然而過,憐的實力也在老者三個月的刺激之內猛然提升了三個等級,在老者離開之後的日子裡憐細細思考,若不是老師的那番話,她或許根本提升不到正式八級,至多到正式七級,三個月的突飛猛進讓憐不免有坐飛機的感覺,為了不讓老師失望她可謂拼盡全力,從中她還製造了一次魔杖,現在向來她都有些佩服自己了。

「呼!」突出一口寒氣,還有一個月時間她並不打算再繼續突破,高密集強度的突破就到此,接下里她還需要一段鞏固的時間,正式九級至關重要,若是正式九級根基牢靠,進入到高級階段不是問題。

「小丑。」憐輕聲喚了一聲,很快一條其貌不揚的丑蜥蜴歡快的跑了出來,憐遞過去一塊肉,小丑吞到了嘴巴里,咀嚼的很是歡樂,憐將小丑抱起直接放在肩膀上,站在叢林之中看著四周景色,唇角微揚,她也是時候回去學院,學院爭霸賽臨近,她可不是那種自私的人,總要有段和隊友的磨合期。不過在回到學院之前,她還要做一些事。

空間容器的利潤這一次再次讓憐荷包鼓鼓,刨除投入到家族產業的金錢,憐目前仍有五百萬的巨額存款,她並不是一個揮霍金錢之人,什麼好東西是前世的她沒見過的?想到薔薇日日戴在頭上的那條緞帶,顏色都有些掉了,可見小姑娘清洗的次數不少,原本脆嫩的綠色泛白,薔薇卻仍舊跟寶貝一樣的佩戴,這讓憐很是心疼。

她本身並不在意外在東西,但卻希望薔薇是最美的,家庭生活是安逸、富裕的,憐決定帶薔薇去隆貝城,好好採購一番,然後她再前去隆貝學院。

將這個說法告訴父親之後,很難得他並沒有反對,只是叮囑了一聲注意安全,上一次憐和琥珀乘坐的馬車一直放在貝拉族內,沒有再動過。不過憐發現,這輛馬車光鮮如新,一定有人常常來搭理。

父親並沒有追問這輛馬車是怎麼來的,憐知曉又是拍賣行的手筆,雖然是她購買但拍賣行那邊也會送來消息,這輛馬車是拍賣行送的。

薔薇聽說要去隆貝城很是開心,一大早就等在庭院,憐出門的時候見到薔薇不免有些驚訝,小姑娘轉了個圈,「憐,好不好看?」

一身潔白素雅的長裙帶著小碎花,袖口有些許的蕾絲更添甜美,薔薇本就長的很美,這條長裙雖然並不出彩但將她的氣質完美烘托,更顯精緻。金黃色的波浪長發上依舊是那條緞帶,薔薇靦腆一笑,「會不會太簡單了點?」

小姑娘第一次去大城市,挑了自己最喜歡認為最漂亮的衣服,憐淡淡一笑,將她的手握住,「怎麼會,美極了。」

薔薇咯咯一笑,白色的小皮鞋擦的閃亮,「隆貝城是什麼樣子啊,我聽說比鎮子大好多倍!城裡人都很漂亮,城裡什麼東西都有賣!」小姑娘說的很是興奮,將自己打聽到的東西一股腦的都說出來,憐笑著聆聽,扶著薔薇坐上馬車,自己也坐上去之後,才開口道,「等下你就知道了。」

半天時間過去,隆貝城的大門便以出現,薔薇一張小臉幾乎要貼在車窗上,大眼睛好奇的看著外面,「這就是隆貝城,好大好繁華……!」

憐心疼的看著薔薇神情,小小的一個隆貝城就能小姑娘如此驚嘆,以後她會讓她見到更美更大的城市,甚至是帝國!通體黑色的馬車刻意低調卻吸引了無數目光,薔薇見到外面有很多人都望了過來,不由得將身子縮回來,微紅著小臉,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

憐暖暖一笑,吩咐馬夫在購物街附近停下,牽著薔薇下車之後,薔薇忍不住好奇張望了起來,「大城市裡果然不一樣,有好多好看的衣服哦……」相較於隆貝城中人,小姑娘的穿著是近乎土氣了,雖然薔薇長的好看,難免會遇到一些輕視目光。

「憐,我是不是很醜……」薔薇微紅著垂頭,憐將她的小手握緊,「不會,你是最漂亮的。」

薔薇抬頭甜甜笑了一下,憐帶著薔薇往購物街走去,第一次來隆貝城的時候,她尋覓了很多不錯的衣服,當時由於薇拉那草包的關係沒有買成。購物街上商品琳琅滿目,薔薇不禁有種看花眼的感覺,太多好看的衣服是她沒見過的,讓她覺得眼花繚亂。

「那件衣服好漂亮!」薔薇興奮的指著櫥窗里一件小巧可愛的蓬蓬裙,憐垂眸輕問,「喜歡嗎?」

薔薇點點頭,「喜歡。」

憐拉著她走入店內,「老闆,櫥窗里的那件裙子我要了。」

薔薇一聽立刻有些慌張,這件衣服的價格可不便宜,1500的價格可不是小數目!「憐,我不要……」薔薇紅著臉小聲說著,憐卻僅是笑笑將錢交了出去,老闆笑眯眯的將衣服遞了過去,「小姑娘,這件衣服很適合你的。」

「穿上看看。」憐將衣服遞給薔薇,推著她走入了試衣間,薔薇紅著臉很彆扭,1500價格的衣服她從前想都不敢想,捧在手裡都覺得沉。等了片刻,薔薇走出來,效果讓人驚艷,其他顧客也忍不住開口,問這件裙子還有沒有貨了。

薔薇看著鏡中的自己,通紅了臉頰,連忙將衣服換了下來,憐接過衣服拉著薔薇走了出去,老闆連忙鞠躬,「歡迎下次光臨啊!」頭一次見到先買后試的顧客,還真是財大氣粗啊。


一連走了幾家店,薔薇再也沒敢主動開口說喜歡,但憐依舊買了好多衣服,短短一會兒,就已經買了五六件,薔薇連連說不要了,但憐心中早有打算。

「憐,不要再買了吧,這些衣服我穿幾年都穿不完的。」小姑娘很是擔心,這麼多錢花出去她生怕憐受委屈,憐淡淡一笑,捏了捏她的小臉蛋,「沒關係,我們再去那看看。」這些衣服總共加起來還不到一萬,對於憐龐大的資本來說可謂不值一提,在憐的認定中,自己的這幾個親人里,琥珀和父親根本不講究什麼外表,她也如此,就唯一這一個妹妹,自然要好好打扮了。

走入賣髮夾的店面,正是當初憐買那條緞帶的地方,剛一進門老闆立刻認出了憐,「哎呀小姐,又來了。」

憐笑著點點頭,薔薇看著好看的髮夾有些移不開眼睛,憐開口道,「有什麼適合她的款式嗎?」老闆連連點頭,將幾個髮夾還有緞帶拿了過來,憐掃了一眼不愧是老闆果然有眼光,這些的確都很適合薔薇。

「這些我都要了。」憐指了指,薔薇聽到立刻瞪大雙眼,「我不要了!別買了,憐!」

店主聽的笑呵呵,「小姑娘,還怕你姐姐沒錢買給你嗎?你姐姐很疼你啊。」

薔薇紅著小臉,迅速算了一下總價格,不由得心臟又跳了一下,好貴!「憐,我們還是不要買了吧……」薔薇拽了拽憐的衣角,憐捏了捏她的小手,剛要說話一道聲音橫插了進來。

「老闆!你也該分點精力給其他顧客吧,明明你剛才照顧的是我這邊,怎麼別人一來你就沒影了?」一道黑影壓了過來,憐回眸,是一個體型壯碩的姑娘,濃妝艷抹,顯得有些滑稽。

「就我一個人,我多得招呼到,客人,你挑中哪款了?」老闆立刻迎了過去,胖姑娘掃了一眼憐所挑中的髮飾,哼了一聲,「還以為是怎麼回事,原來是碰到了土財主,就跟哈巴狗一樣的貼上去。」

老闆笑的有些勉強,真想一巴掌就這麼揮上去。去你媽的,愛買不買!「客人,您挑中哪個了?」老闆乾澀笑笑,胖姑娘不懷好意的看了看憐,「就那些,我看上了。」

老闆一愣,怎麼每回這位小姐來買東西都會遇到這麼個人物,反衝是怎麼著?「這位客人,那些髮飾不適合你。」老闆也是好心,那些髮飾的確不適合她。

「不適合我,就適合她?」胖姑娘眼睛一斜,憐根本不想理會她,「老闆,錢放在這兒了。」拿起東西拉著薔薇轉身就走,胖姑娘一見憐要走竟然幾步追了上去,肥胖的身軀擠了上去,險些就要壓到一旁的薔薇!

憐神色一冷,想也沒想反手一個用力將那身軀推了出去,只聽一聲巨響,地面狠狠顫了幾下,憐護好薔薇神情冰冷的盯著趴在地上的胖女人,她方才若是有半點傷害到薔薇,她不會客氣!

「你做什麼!不過就說了你幾句,你怎麼還動手打人!」胖姑娘同行的人吵吵嚷嚷的走過來,將倒在地上的女人扶起,胖女人眼神兇狠的看著憐,「你竟然敢推我!你知道我父親是誰么!」

「你剛才分明想對我有所動作,當我是瞎子?任你動手?」憐挑眉,沒有絲毫讓步,薔薇躲在憐的身後有些害怕,但也探出腦袋,「沒錯!你剛才分明是要過來對憐動手!」

「哪有你這個小騷梯子說話的份兒!」

「刷!」一到身影快速閃至胖女人的面前,所有人都沒反應過來,憐已經出手!衣領被一隻手拽住,肥肥的脖子完全卡被提起的衣領中,整個身子就這麼被提了起來!

「你方才說什麼?」憐手掌力度加大,將她又提高了一些,胖女人已經被卡的一臉通紅,脖子那被勒出一道深深血痕,「殺人了啊!殺人了!」胖女人的同行者殺豬一樣的叫了出來,老闆也猛然回神,連忙開口,「小姐,不要衝動啊!」

「咳咳!咳咳!」胖女人的一雙小眼睛不禁翻出魚肚白,若是憐再不鬆手她很快就會窒息而死!

「啪!」憐鬆手,殺人?她還怕髒了自己的手!胖女人落在地上拚命的喘著氣,一雙小眼睛又驚又怒的看著憐,憐冷冷勾唇,「再敢侮辱我的妹妹,我不會放過你。」

「你……你……!」胖女人的同行者已經說不出話來,只能一個你字不斷重複,憐拉著薔薇走出店面,管你的父親是誰,哪怕是天王老子,若是敢欺負薔薇,那就是不行!

「憐……」薔薇神色有些發白,小手也冒了很多冷汗,方才那樣與人衝突激烈的場面她還是第一次見到,不免有些害怕,憐將薔薇的小手握緊,「別怕,沒人能欺負你。」

薔薇咬咬嘴唇,想到剛才那一幕不由得心生歉意,她一直口口聲聲說要保護憐,但是都是憐在保護她,她未免太沒用了點。察覺到小姑娘有些低沉的情緒,憐輕聲一笑,「現在的你還小,等薔薇成為一名厲害的祭司,就是你保護我的時候了。」


薔薇狠狠點頭,她要早日成為一名厲害的祭司,她要保護憐,保護她的親人們!

隆貝城中最大家族布爾此刻正迎接著一位異常尊貴的客人,來自隆貝學院的精神力院院長迪安,會客廳內,布爾一族的重要人物都聚集,雖然客廳的面積很寬敞,但坐了這麼多胖子視野明顯開闊不起來,身材苗條勻稱的迪安顯得尤為清瘦,看上去格格不入。

布爾一族的家族特徵就是胖,從族長開始到最年輕一代,沒有一個苗條的,最苗條的也有一百三十斤,旁人富貴多,布爾家族很好的詮釋了這一點。

迪安坐在一堆胖子中間,笑容看上去有些敷衍,他十分不喜歡應對這樣的場合,一些大家族的子女通過不了隆貝學院的入學考試,就想起走後門的辦法,別的家族也就算了,但布爾家族可是隆貝城內最富有的家族,校長也說場面還是要走一下,婉言拒絕了就是。迪安這才不清不怨的來了,隆貝學院的入學考試不能弄虛作假,也根本不會破格錄取不通過的人,這些大家族還沒有自覺一個勁兒的托關係找這找那,若學院是私人設立也就算了,教廷統管教育,誰的關係都不好使,除非是教廷上面下達的指示。

然區區一個隆貝城內的家族而已,有那個本事搭到教廷的人?

「迪安院長,牛蓓的資質也算不錯,這一次的入學考試稍微失誤了一下,就被擠了下來,實在很可惜啊。」

迪安笑呵呵聽著,的確是失誤了一下下,第一關都沒通過。

「牛蓓若是能夠進入隆貝學院學習,一定不會讓學院失望,會創造出佳績的!」

迪安再度笑呵呵,入學考試的第一關都過不了,天資的確不錯,少見的廢物。

「迪安院長,牛蓓可是我們布爾家族的最受關注的年輕人,若是迪安院長這邊可以的話,迪安院長想要什麼,我們都會給您弄到手。」

迪安呵呵一笑,「客氣了,既然牛蓓小姐是有天資的人,不妨來試試下一次的招生考試,只要不失誤她還是有機會被錄取的。」


「這樣的話還要等上好長時間,這不就耽誤了年輕人的發展嘛,都說天才的培養要提早,現在可耽誤不起啊。」

迪安只覺得自己的嘴角要笑抽了,不由得微微皺眉,他實在有些呆不下去了。就在這時,一道聲音徹底拯救了迪安,「父親!有人欺負我!」哭腔連連,迪安回頭一看,一位胖姑娘自大門走進來,很是魁梧,一臉通紅頭髮散亂,身上的衣服也有好幾處贓物,尤其是脖子那裡,一道紅痕觸目驚心。

「這是怎麼回事!」布爾族長神情徹底沉下,布爾族中的其他人也沉了臉色,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欺負布爾一族的小公主!

「迪安院長,稍等。」布爾族長匆匆丟下這句話連忙沖了過去,看著自家女兒的傷勢又氣又怒,「是誰做的!好大的膽子!」


牛蓓眼圈通紅,立刻將今天發生的事說了一遍,自然是要添油加醋表現出自己是多麼無辜,按照她的說法,她只不過想要和憐一樣的髮飾就被憐打了一拳,後來更變本加厲將她痛揍一頓。

「這個女的還記得長什麼樣子?」

牛蓓立刻點頭,將憐的樣子描述的很詳細,迪安在一旁原本是當笑話來聽,聽到最後不由得皺眉,這描述怎麼和那個小丫頭一模一樣?「膽敢如此欺辱我的女兒,我饒不了她!」布爾族長極為氣憤,當下派人出去尋找,迪安神情嚴肅的坐在那,該不會真的是那要丫頭?

「迪安院長真不好意思,改天再抽時間請您過來。」布爾族長一臉歉意,迪安笑笑,「沒關係,這位就是牛蓓小姐?」

布爾族長一愣,難不成是迪安院長同意了?不然也不會對自家女兒上心啊!「是是是,這就是牛蓓,我女兒。」布爾族長笑的極為開心,牛蓓見到貌美的迪安不由臉色通紅,迪安呵呵一笑,「那就下次見,我就先回學院去了。」

布爾族長笑的殷勤,親自送迪安出去,心想著迪安院長能說下次見,這邊十有八九是通了!

迪安走出布爾家族,視線一轉,他還是跟著去看看比較好,若不是憐最好,若真是憐那丫頭,他這個老師怎麼會任由自己的學生被人欺負?

剛才的插曲並沒有影響到憐和薔薇的購物之旅,兩人繼續採買剛才的事也忘到腦後,當黃昏迫近的時候,兩人拎著很多袋子自購物街往外走,薔薇笑的臉蛋通紅,「這些衣服,我要穿幾年啊。」

憐輕笑,「傻姑娘,明年還會再買的。」

「還要買啊?我可不要了。」薔薇咯咯一笑,憐心疼的看著她,現如今的她有條件可以讓家人過的好,為何不讓他們享受這一切?若是有可能,她甚至希望貝拉一族離開吞雲鎮,前往更大的地方!

「就是她們!」自購物街拐角處走出來的兩個男人看到憐和薔薇的身影低吼一聲,迅速跑了上去,「你們兩個,站住!」

憐回頭,兩個陌生男人跑來,光天化日之下他們能做什麼?「不認識你們。」將薔薇護到身後,憐冷眼看過去,兩個男人怪笑一聲,「你當然不認識我們,今天你可是招惹了一個不能招惹的人!」

憐微微皺眉,猛然想起今天的小插曲,「你是說那個胖子?」

「什麼胖子!那可是布爾家族的小公主!牛蓓小姐!」一個男人立刻吼了出來,憐的眉峰微動,「哦,還是個胖子。」

薔薇禁不住笑了出來,兩個男人有些自亂陣腳,這跟他們預想的結果不對啊!「你招惹的人是布爾家族的小公主,你就應該知道會有什麼下場!」

「下場?我會有什麼下場?」憐淡淡反問,兩個男人一愣,是啊,她會有什麼下場?不過每次他們都是一樣的說辭,對方一聽到是布爾家族就嚇的屁滾尿流了,這小姑娘怎麼回事!

「得罪了布爾家族能有什麼好下場!」兩個男人再次強調,憐皺眉顯得有些煩躁,「說完了?說完了就讓開,別擋我的路。」

兩個男人又是一愣,搞什麼,這小妞兒竟然如此囂張!憐帶著薔薇往前走,兩個男人一見立刻擋住,「你不能走!」

「不能走?什麼布爾牛爾我沒聽過,就算聽過又怎樣?讓開!」

「年輕人,你口氣倒是不小。」一道聲音傳來,兩個男人聽到立刻恭敬開口,「族長!」憐回頭看去,幾道黑影壓了過來無一例外都是胖子,而早先那個胖女人也在其中。

「父親,就是她!」牛蓓看到憐雙眼發狠,短小的手指指著憐,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布爾族長皺眉看著憐和薔薇,她倆應該不是城中人,否則怎麼可能沒聽說過布爾家族?既然是鄉下人,一個大家族的族長為難兩個年輕小姑娘也有些說不過去。布爾族長豈會不知這件事自己女兒也有責任,事實怎麼可能像牛蓓說的那樣?只不過是想給自己的女兒找個台階下,出了這口惡氣。

「看你們這麼年輕,我身為一個長輩也不為難你們,打傷了我女兒也不能就此了事,你們兩個對我女兒認錯,這件事就這麼算了。」

布爾族長說完這句話自我感覺良好,覺得自己真是大度,只要道歉就能了事,而且還是了打傷布爾家族小公主的過錯,誰不願意?


憐卻是冷冷一笑,「道歉?憑什麼!」

布爾一族的人聽到不免心生怒氣,「你知道在和誰說話,那是什麼口氣!」

憐冷冷一哼,「我對誰說話都是這樣的口氣,這件事錯並不在我,你們怎麼不問問自己的小公主做了什麼說了什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