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小澤君不耐煩的沖了上去,後面一批防空團高層也快速圍了上去,他們也好奇什麼武器能夠瞬間將他們的攻擊反彈回來,造成如此大的傷害,而且居然還擁有這種不可思議的速度,難不成真是華國的秘密武器?

2020-11-06By 0 Comments

而當他們看到畫面上的不明飛行物時,也是愣在了原地,說不出話來。 「這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

「這完全是打破常理的事情,不可能,我不相信!」

畫面中一個人站在高空,他伸手,那所有的炮彈都停在他的身前,宛如控御萬物的神祇。

「我看到了什麼?一個人站在天空?沒有藉助任何器具?」

「最關鍵的是,他怎麼擋住我們攻擊並且反擊的?」

這個問題沒有人能夠解釋,他們活了幾十年也從未見過這種情況。

「這該不會是華國研製出來的超級英雄吧?就想M國秘密進行的超人、鋼鐵俠計劃,那些都是能夠飛天的人形存在!」這個時候有人提出一個猜測,倒是比較容易讓人信服。

「我聽聞……華國東方那邊有最神秘的一種修道之人,似乎是具備超凡的能力……會不會……」

陸陸續續的,開始有人提出不同的猜測。

「行了!」

「現在當務之急是怎麼處理掉這個威脅,否則讓他進入我們領土範圍內將是一個無法預測的威脅。」小澤君現在急得焦頭爛額,損失如此慘重不說,關鍵沒有對對方造成任何實質性的威脅。

「已經來不及了副團長,你們看!」

眾人凝神,發現秦毅已經無限接近了那精英號巡航機。

幾乎就是近在眼前。

在精英號裡面,這裡坐著的都是山田賀天社團的成員,他們負責將小小、夢雪送到R國來,足足有十多人,其中超過一半都是訓練有素的忍者武士。

「夢雪姐,我們這次死定了……中醫哥肯定不可能再來救我們了,這可是飛機上啊!」

兩人並沒有被綁起來,反而是坐在後排的座位上,這些人並不擔心她們兩個能夠跑掉,這是不現實的事情。

吳夢雪臉色也很難看,他被抓走的時候爺爺剛好受傷進了醫院,現在還不知道怎麼樣,她擔心的很,可卻無法聯繫。

再者,現在她自己跟鄭小小都危在旦夕,他們能夠感受到飛機飛了很遠,肯定不在華國境內了。

而聽著這飛機上那些人說著的語言,吳夢雪怎麼也猜到自己跟小小被帶到什麼地方來了。

「先冷靜一些,不要讓人看了笑話,我們不能總是指望秦毅,他總有不在的時候。」 封仙紀 吳夢雪小聲說道。

「可我想他了……」鄭小小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她跟秦毅正是火熱的時候,可秦毅這一走就是一個月……一點消息都沒有。

吳夢雪有些無語。

現在這種情況還說這種肉麻的話……,真的是。

「這裡可是萬米高空,你想也沒用,要是以前我們還能期盼著他什麼時候會來救我們……可現在……你總不能要求他衝到飛機裡面吧?」吳夢雪嘆了口氣。

萬米高空的超音速飛機……這個時候能進來的除了超人還有什麼?

顯然也是知道這個事實,不過鄭小小神色還是有些暗淡。

「唉,若不是沖田社長發話了,這兩個小妞我真想嘗嘗味道……」飛機中,有人已經開始心猿意馬。

「行了,這種話少說,有心人傳到沖田社長耳朵里,幾條命都不夠你死的!」旁邊有人警告。

他們並不知道,所有人的話在恐怖的神念籠罩之中,已經盡數落入了秦毅的耳朵中。

神念中看到了鄭小小灰暗的表情,秦毅會心一笑……,「今天中醫哥還真能給你表演一個空中上飛機。」

「轟~」

就在這時,震動聲音在整個飛機中響徹。

「怎麼回事?」

裡面的人坐不穩,差點摔到過道上。

「有不明飛行物撞到了我們飛機上!」駕駛艙飛行員緊張說道。

「納尼?開什麼玩笑?我們這可是超音速巡航機,什麼飛行物能追上?」這話讓眾人有些無語,居然扯出什麼不明飛行物?

「不錯,這裡已經是我們R國的領海範圍之內,前面就是我們山葵組的基地,不可能有不明身份的人到達這裡,更別說撞到我們了。」

機艙裡面議論紛紛,鄭小小跟吳夢雪坐在最後,兩人相互攙扶著,穩住了身體。

而就在此時,一道震動再次傳來。

之前那道震動是秦毅極快的速度產生的衝擊波撞上了飛機,而這一道震動,才是秦毅來到了飛機上。

機艙門被打開了。

應該是沒有人能夠料想到這個時候幾艙門會打開,飛行過程中即便是遇到了再危機的情況機艙門也不可能打開。

不少人當即是以為這是飛行員打開的,然而當一道青年的影子從機艙門外出現在機艙口的時候,他們終於不再這麼認為了。

只是這種場景著實有些嚇人,一個活生生的人打開了機艙門,出現在飛機之中,心臟不好的怕是都要被嚇出心臟病來。

以至於……現在機艙中都有些沉默,一個個獃獃的張著嘴巴。

最後一排的鄭小小跟吳夢雪抱在一起,兩人幾乎是同時揉了揉眼睛,覺得自己定然是眼花了。

怎麼可能啊?這種情況下他怎麼可能出現啊?

就像是打臉似的,吳夢雪篤定了這種情況下秦毅便是超人也不可能來救她們……因為根本就不現實,這可是高空雲層之上,這可是超音速巡航機……

吳夢雪寧願相信秦毅衝到R國去救她們,可不相信秦毅直接跑到了飛機上面來。

可事實她此時此刻確確實實看到那個人了,推開機艙門走了進來。

「夢雪姐……你不是說中醫哥不可能來救我們了嗎……」鄭小小小臉紅撲撲的,宛如熟透了的水蜜桃。

聽到這話吳夢雪直接甩了她一個大白眼,這妮子存心要打她臉了是吧?

「剛剛是誰說不要求我衝到飛機裡面來的?」

秦毅臉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他邁步朝著兩人走來,吳夢雪臉色愈發的紅了,她實在是想不到秦毅是怎麼過來的,她抬頭朝著外面望去,外面也沒有飛機啊……

這個時候周圍那些人終於是反應了過來,他們臉上帶著驚恐之色望著秦毅。

「你是誰?」

「八嘎?從哪上來的?」

「給你一分鐘時間自己滾下去!否則我們把你扔下去!」

幾名武者起身,拔出刀具。

其中一名武者橫穿到了過道上,攔住了秦毅的去路,冷著臉盯著秦毅,「原來是支那人!」

「闖進我們山葵組的巡航機,你真是不幸。」

他刀身向前,剛剛劈砍到一半,忽然被兩根手指夾住。

「你們巡航機被我闖了進來,你們真是不幸。」秦毅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輕輕一折,那刀身便斷了。

然而斷掉的刀刃並沒有掉在地上,而是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托起,橫插進入對方胸口之中。

這一幕看到的人並不多,發生在電光火石之間。

推開那道驚恐欲絕表情的屍體,秦毅走到小小跟夢雪身前。

「你是怎麼進來的?這裡可是幾百米近千米的高空啊!」

面對秦毅,吳夢雪終於是忍不住了。

「中醫哥我就說了你會來救我們,不管是在什麼地方什麼時候,只要我們有危險……夢雪姐她居然還不信。」鄭小小順手就拉住了秦毅的胳膊,滿臉幸福的模樣。

「沃日!你個小妮子什麼時候說過這話?你變臉變的可真快!」吳夢雪氣的直跺腳。

而鄭小小卻是偷偷的吐了吐舌頭,渾身上下所有恐懼一掃而光這,只有濃濃的幸福。

等到她從秦毅懷中離開的時候,才看到他們被圍住了,全都是R國的武者、忍者、帶刀武士。

「怎麼辦……」

秦毅摸了摸她頭髮。

「你們不是一直想知道,我到底隱瞞了你們什麼秘密嗎?」秦毅嘆了口氣,事到如今,他已經不想再瞞著任何事情了,也該全部告訴她們了。 望著兩人獃獃的可愛某樣,秦毅會心一笑。

「秘密……」

鄭小小嘴中喃喃自語。

吳夢雪同樣擰著眉頭,不知道秦毅是要玩哪一出。

什麼秘密不秘密的,能夠解釋他為什麼忽然打開艙門出現在這架飛機之中嗎?這本身就是一件不合乎常理的事情……跟秘密有什麼關係?得講道理才行……

而就在她張口想要說什麼的時候,秦毅忽然抬頭,他指著機艙的機械頂,兩人下意識的順著秦毅的目光望了過去。

機械頂忽然融化了,那金屬鐵塊就這麼融化成了鐵水,而鐵水還沒有滴落到地面,就憑空蒸發。

「這是怎麼回事?怎麼機艙頂融化了?該不是碰到熱氣流了吧?」鄭小小咬著手指頭。

她這話說完便硬生生吃了吳夢雪迎頭一個板栗。

「腦子壞了?你見過什麼溫度的熱氣流能夠融化鋼鐵的?」

「而且偏偏還只融化這一塊……」

「呃……」鄭小小撓了撓頭,好像是這麼個道理……

此時此刻,就連那些機艙之中的武者、忍者、武士都紛紛站起身來,望著那被融化的一塊,完全回不過神來。

即便是一個同伴死了,也絲毫沒有勾起他們報仇的願望,沒有一個人強出頭……。

當那名拿刀的武士被秦毅秒殺的時候,他們已經知道了差距。

「不用猜了,這就是我的力量。」

秦毅淡淡說道。

「你的?力量?」

說實話兩人大腦都有那麼一瞬間的失神,似乎是不能消化秦毅這句話一般。

然而也不等她們消化,秦毅一手一個,攬住她們的腰身,忽然升了起來,剛好從那個融化的大洞飛了出去。

「啊啊啊啊~~」倆女驚恐大叫,他們看到周圍風景不斷上升,當脫離飛機之後,看到了無垠夜空,看到了夜空之下隱約波濤洶湧的大海,看到了遠處螞蟻一般密密麻麻坐落大地之上的城鎮,也看到了陸沉了艦船,還有火焰在燃燒。

這一幕幕衝擊著兩女的神經,她們以為自己馬上就要掉下去了,從這千米高空掉落下去,粉身碎骨。

然而一秒兩秒三秒,她們仍舊是留在高空之中,踩著空氣,並未有過半分掉落的跡象,如同踩著棉花,軟綿綿的,十分神奇。

這是秦毅控制周圍天地元氣,凝成的屏障。

「哇?我在天上?夢雪姐你看到了嗎?我真的在天上!」鄭小小興奮到大叫,從小到大何曾體驗過這種感覺?所有新奇之意湧上心頭,興奮到兩片俏臉都是紅撲撲的。

她伸手觸摸雲層,卻發現那幻想中以為是棉花糖一樣的東西,卻是摸不著的存在。

「我看到了,你別亂動,小心掉下去了……」吳夢雪還真有點擔心……,腳下一片空氣,這怎麼看都不是絕對的安全……

聽到這話鄭小小才變得老實了一些。

「秦毅,這都是你做的嗎?」吳夢雪認真的盯著秦毅,這一刻她發覺對方是如此的陌生……彷彿已經不屬於人類的範疇。

鄭小小同樣投來好奇疑惑的目光。

秦毅點了點頭。

「看,為你們準備的煙花。」

秦毅打了個響指,兩女順著秦毅的目光望去,那已經飛出了幾十里之外的精英號巡邏機忽然爆發出一團燦爛的火花,整個飛機凌空爆裂,火焰飛出十丈開外,一瞬間的紅芒掃出一道絢爛的天際線,十分美妙。

這爆炸持續了大概三秒,之後那飛機才朝著下方墜落,轟轟隆隆落入大海之中。

在巨大海浪之中,這麼點濺起的水花甚至一點都不起眼。

可R國西部邊境的防空團卻是炸鍋了。

甚至團長吉沢親自來到了指揮所,到了監測室之中。

「山葵組的精英號巡航機發生了爆炸,疑似被不明能量團攻擊,並未監測出能量團具體屬性。」

「攻擊方式為突然爆髮式爆炸,並無任何攻擊軌跡。」

技術人員迅速生成了一份監測報告,看著這個報告監測室中眾人滿頭霧水。

上面結果顯示擊潰精英號的能量攻擊乃是從飛機周圍迅速生成,就像是因為天氣原因忽然聚攏的能量風暴,並沒有找到任何攻擊者……這是怎麼回事?

「調換一下鏡頭,鎖定之前那個人!」副團長小澤君緊緊盯著屏幕。

屏幕鏡頭一換,衛星鎖定了後方幾十里之外,立於空中的秦毅。

他帶著兩個女孩正在觀看這一場煙花盛禮。

臉上無悲無喜,宛如真的是看一場煙花盛筵……反觀兩個女孩就不可能如此淡定了,俏臉上湧上一絲雪白。

怎麼說這都是一架飛機啊……裡面還有幾十個人。

雖然這些人抓了自己,小小跟夢雪也巴不得對方死光光,可真的死在自己面前,那感受又是另一番滋味了。

「這些人死不足惜,你若是生了憐憫之心,就是在害自己。」秦毅淡淡說道。

吳夢雪點了點頭,這個道理她還是知道的。

「就是他們,就是這個小子,沒想到他是來救人的!」

「肯定是他使出來的手段,他太詭異了!」

小澤君指著屏幕中遠遠的秦毅的影像,十分篤定的說道。

這監測室中眾人都可以作證,也紛紛給團長吉沢說了之前的情況,包括秦毅如何的速度,如何的追上這架飛機,甚至於如何將他們的艦隊艦船擊毀,沉入海中。

「真沒想到世界上居然還有這種人……不可思議……不可思議,我有點懷疑他是華國那邊研製出來的人造人了,這種武器若是投入到戰爭使用,殺傷力有些恐怖啊。」

「沒錯,若是作為單兵武器使用,我們的後方在對方面前將會是完全不設防狀態。」

「怎麼辦團長?這種情況我們可不能放任對方離開啊,這對我們R國來說絕對是奇恥大辱!」旁邊不少軍士都是議論紛紛,不過態度空前統一。

都是認為絕對要採取行動,否則單單山葵組那一關,他們就很難過去。

然而他們卻不知道……秦毅也從沒有想要跟他們就此一筆勾銷的打算。

山葵組是個什麼東西?一個區區地下組織罷了,連他的女人都敢動主意?怕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秦毅強大是為了什麼?當然最重要的是保護自己珍視之人不會受到欺負,你打我一拳,我連你祖墳都刨出來。

「等會我把你們放在海邊,我去給你們出口氣,再接你們一起回家。」秦毅淡淡說道。

「秦毅……要不就算了吧……」吳夢雪有些擔心的說道。

「中醫哥,我覺得你還是不要冒險了比較好。」鄭小小也放心不下。

「安心吧,如果不給他們點難以忘記的教訓,他們不會善罷干休,還會幹出一些喪心病狂的事情,對於這種人就要一次讓他打心底的畏懼,最好的打殘他們,再也沒有反抗回來的機會。」

秦毅現在真的是怕了,害怕自己一旦有一天不在身邊,自己親人就會出現意外。

這一次就是最好的例子,他父親被砍斷了一隻手,他母親跟妹妹被抓走,就連小小跟夢雪都被山葵組的給帶了回去,他若是晚回來一天,後果都不堪設想,那個時候他怕是會真的發瘋,便是屠殺整個R國都不足以解他恨意。

這種事,他不希望再發生。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