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小開呆了呆,張居正道:“皇上如果看月兒還可心,老臣願做此媒!”

2020-11-05By 0 Comments

小開忙道:“若如此,學生多謝先生!”

小開低頭看看那方手帕,上面所鏽,竟然是一枝紅梅,旁邊所配是陸游的《詠梅》詞,小開道:“這首詞雖美,但意境太過神傷,朕再填一首,請先生一併送還於小姐。”

小開反正無恥了一回,一不作二不休,將無恥到底的jing神再次發揮,將毛爺爺的詞再次剽竊了:卜算子 詠梅

風雨送chun歸,

飛雪迎chun到。

已是懸崖百丈冰,

猶有花枝俏。

俏也不爭chun,

只把chun來報。

待到山花爛漫時,

她在叢中笑。 小開回到禁城,已是深夜,但想想今ri之事,小開竟然頭一回有了種睡不着的感覺,月兒秀麗的容顏和不俗的見識、談吐讓他的心好象有一隻小鹿在奔跑,想着想着嘴角便浮起了笑容,要睡了,明天還有早朝呢……這該死的夜晚,怎麼長、天怎麼還不亮啊?小開同志度過了自穿越以來第一個不眠之夜!

早朝按時進行,雖然小開同志拋出的議案——成立立法會,雖然這立法會定位於皇帝的立法諮詢機構,但同樣引起了朝野巨大的震動,其組chéng rén員第一次除了官員,還吸收社會各階層的代表,除了士紳,甚至還有商人、農民、牧民……雖然朝廷上爭論的熱火朝天,但小開同志的心思顯然並不再這上面,第一次,他走神了。

好容易結束早朝,小開同志不時派太監去打聽張居正何時入宮,直到第五次派人,纔有消息報來,張太傅已經進宮面見太后。

等待,對小開來說,成了一種煎熬,他在屋裏踱一踱去,後來,他實在等不了了,臉皮一厚,乾脆以給去太后請安的名義自己跑了過去。

李太后顯然還對小開的氣還沒有消,臉上透露着一絲明顯的冷淡,不過,也許是張居正的工作起了作用,李太后也沒有給小開什麼難堪,只是沒好氣的道:“哀家與張大人商量個事,你在外間去等候!”

小開悄悄望了一眼張居正,兩人眼神一對,小開如心有靈犀般頓時明白了,他略有些尷尬的來到外間,在外間對裏面的談話聽的不甚清楚,小開急的在屋裏踱來踱去,坐也不是站也不是……不過李太后最後那句話倒是聽清楚了:“是該有人管管這個無法無天的小混蛋了!”

小開心中一愣,緊接着張居正就告退出來了,對小開點點頭一笑,指了指裏面,道聲:“老臣告退。”便轉身離去。

小開硬着頭皮進了裏間,母子二人靜立了一會,小開癟了癟嘴道:“母后,那ri孩兒不該衝撞您……”李太后接口道:“哀家再怎麼說也是你的母后吧?還你纔是皇帝,哀家還是皇帝他娘呢!”

李太后繼續數落小開道:“身爲一國之君,有政治敏感xing是好的,但無論是什麼事,只要一聽到不同意見,便立刻想到一棍子打死,這豈是爲君之道?哪怕是對不同政見,你應當是爭取、說服,再爭取,只有團結一切可團結的力量爲你所用,你纔不會是孤家寡人!”

小開臉sè一紅,道:“母后教訓的是,兒臣知錯了。”

李太后嘆了口氣道:“剛纔張太傅做媒,yu將他的外孫女鄭月兒許給你,看你那樣兒似乎都等不及了吧?”

小開面sè一紅,道:“什麼都瞞不過母后!還請母后成全!”

李太后忽然落淚道:“爲了你這個混小子、懶蟲子,哀家是cāo碎了心還不落個好!你以爲你這些天做的事哀家不知道?虎毒還不食子,你太讓哀家傷心了!”

小開忙跪下抱着李太后的膝蓋搖晃着道:“是兒臣糊塗了,請母后降罪!母后,兒臣知錯了,再也不敢了……”小開作爲穿越者、後世人,當然明白什麼時候該服軟,所以,他有些無賴的學着記憶中太子小時候撒嬌的樣子抱住了李太后的小腿,將頭枕在李後有膝上,這一動作不禁也勾起了李太后對他小時候的回憶。

李太后繃着臉任小開搖晃一會,畢竟骨肉連心,再怎麼着也是自己的兒子,又能怎麼樣呢?再說,老是這樣被他抱着腿也不成樣子,她擡腿踢了小開一下啐道:“滾吧,哀家剛纔已經和張大人商議過了,迎娶鄭月兒爲正宮皇后,你高興了吧?你自己的事自己去cāo心辦吧!哀家不管了。有了個媳婦管着,看你還飛上天去!”

小開一躍而起,竟然吻了下李太后的手一下道:“兒子謝謝母后!”

李太后反手便給了小開一個爆栗子,啐道:“混小子,快滾吧,你在這盡影響哀家清靜!”

從李太后那裏出來,小開忽然間覺得心裏的鬱悶不覺間竟然一掃而空,真是人逢喜事jing神爽,雖然昨夜一夜無眠,小開同志竟然還是一跳三尺高,連蹦帶跳的向軍機處而去,弄一干隨從的太監宮女們也只得跟在後面一陣飛跑,哪還有半點帝王的威儀?

“這孩子,照你目前這個折騰法,唉,你的身後,只怕是譽滿天下、謗也滿天下……張居正啊張居正,你可真是個老狐狸!不過這一手,咱們是各取所需,哀家也就真的放心了!”李太后在窗裏看成着小開蹦蹦跳跳的遠去,不由搖頭嘆息道。

小開同志即將迎娶鄭月兒的大婚消息很快便流傳開來,雖然小開同志已經有了幾個妃子,但在那個時代,從秀女中選妃與正兒八經的迎娶正宮皇后是天壤之別的兩回事,而這鄭月兒,又是首輔大人之外孫女,江南世家大族鄭氏之後,禮部哪敢怠慢?用現在的話說叫時間緊任務重,爭分奪秒不放鬆!

天子娶親,不比民間,一切都按古禮進行,大致可分納采、問名、納吉、納徵、告期和親迎六禮,須六禮齊備,方纔是婚禮舉辦之時。

禮部官員解釋了半天,小開同志也沒搞明白,只覺得這當皇帝結個婚,那可不是一般二般的複雜和麻煩,算了算了,小開同志也懶得去犧牲他寶貴的腦細胞弄明白了,不是有禮部嘛,自己依言而行,一切照準便是了,主意一定,小開同志便立刻沒心沒肺的將此事放下,繼續過他懶蟲的幸福生活。

欽天監推算吉時、祭告天地宗廟、派禮部正副尚書作爲正副婚使到女家行求婚,問名……一切都在有條不紊的進行着。

看着小開同志那一臉悠閒的樣兒,忙的腳掌打泡的禮部官員們也不禁紛紛搖頭暗罵道:“這個超級懶蟲,這到底是誰大婚啊?真他孃的是皇帝不急……恩,不對,是官員急!” 皇帝大婚,這是古老帝國的又一大勝典,選好的ri子還沒到,整個京城便已是到處張燈結綵,沉浸在一片歡樂之中。

當清晨陽光撒向巍峨的紫禁城,欽天監的官員神氣活現的在乾清宮門口拖着長長的嗓音大喊:“吉時已到!鼓樂,起——”

隨着那一聲,“咚、咚、咚……”紫禁城上的鐘聲響徹四方,宣告着這一盛大儀式的開始。

鼓樂聲中,小開穿越皇帝那重達十幾斤重的龍袍步入乾清宮,升座!

從各地進京朝賀的王公、文武百官也都穿着節ri禮服拜伏於地,山呼萬歲!

司禮監馮寶待衆王公大臣站立到兩旁後,將ru白sè的麈尾輕輕一拂,接過小開遞過來的聖旨道:“聖旨下,百官跪接!”

文武百官再次拜伏於地,整個大殿響起馮寶抑揚頓挫的聲音:“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江南鄭氏之女月兒,賢良淑德,品貌端莊,今冊封爲正宮皇后,着禮部尚書、侍郎爲正副迎親使……欽此!”

整個皇宮,也是到處張燈結綵,一條大紅的地毯,從太和殿大殿一直鋪到承天門外……

承擔宮禁防衛的羽林衛、禁軍比平ri多加了三倍的崗哨,張天一與何遠鵬、陳開會三個站在城樓上,眼睛象鷹一樣的盯着進入禁城的每一個人。

張天一忽然道:“我怎麼老是覺得眼皮跳,該不是會發生什麼事吧?”

何遠鵬一改往ri愛開玩笑的勁,道:“我也覺得似乎哪裏有什麼不對勁,不行,今天的事不能出任何紕漏。老陳,你坐鎮,我和老張一起再去巡視一遍!”

陳開會本來話少,點頭道:“好的,你們再去巡查一遍,小心無錯,我也在城樓上到處看看!”

何遠鵬與張天一兩人分開,一左一右帶着軍士開始巡查,從承天門開始,過午門,三大殿,這時,一個軍士跑來對何遠鵬道:“陳大人請您立馬到城樓上去。”

何遠鵬匆匆趕到,張天一已經到了,兩人異口同聲道:“發生什麼事了?這麼急要我們回來,我們還沒查完呢!”

陳開會臉sè凝重,指着護城河邊的一棵高大的柳樹道:“你們看,那個樹叉上是什麼?”

兩人順着陳開會所指的方向,費了好大勁纔看清楚,那棵樹上的樹頂上,竟然好象放着有一包什麼東西!在綠葉的掩映下,如果不是刻意去看根本看不出來!

“快,把它弄下來!”何遠鵬大聲令道。

那包東西很快便弄下來了,打開一看,竟然是一套黑sè的夜行衣!在這個地方怎會有夜行衣?陳開會道:“前ri剛下過雨,而這包衣服是乾的那說明……”何遠鵬三人你看我我看你忽然都不約而同的唔住嘴:“不好!要出大事!”

看那樣子,顯然是衝着皇上大婚來的,情況萬分危急!當然,即使不是,皇上的安危也冒不起這個險!怎麼辦?今天的紫禁城中,進來觀禮的不下萬人,這麼多人,到哪裏去查起?

皇帝大婚慶典顯然無法停下,怎麼辦?三人的頭上不覺冒起了豆大的汗珠。

“必須馬上向皇上報告,同時,外鬆內緊,並在皇上身邊形成三層絕對防衛!”三個人邊商量着邊向小開的上書房跑去。

小開同志聽完三人的彙報,閉上眼睛沉吟了一會,道:“加強宮禁巡查防衛,特別是易起火的地方、水源等要害地方,防止別人調虎離山之計造成宮禁防衛混亂。朕的近身防衛,同意你們的意見,朕知道就行了。”

大婚儀式正常進行着,陳開會的情報系統再次在發現線索,禁城御花園的一個巨大的假山洞中,發現一具太監屍體,兇手很狡猾,竟將屍體臉部完全破壞,企圖造成短時間無法辯認!

立刻加強對太監的排查!陳開會等人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來了,時間啊,快點過去吧,只要皇上一入洞房,便安全了!那時便可進行大規模排查!

林小開同志忽然覺得自己今ri,就象一個提線木偶,一舉手一投足都是的按照禮部官員的指示進行着,看禮部官員那神氣活現的樣子,小開不禁恨的有些牙癢,nǎinǎi個熊的,安排起朕來,竟然一點都不曉得通融下……同時,他的心中還有另一層jing惕,自己好容易穿越一回,幸福生活纔剛剛開始,歷史也因此而發生了重大改變,他可不想這這麼稀裏糊塗的就給報銷了,天知道真的給報銷了他還回不回的到後世去! 時間在何遠鵬三人的心跳聲中緩緩的流逝,竟是一夜無事,這天怎麼過的這麼慢啊?何遠鵬不由嘟啷道。

第二天一早,新婚的小開和皇后鄭月兒早早給兩宮太后請安後便再次臨朝接受王公大臣的朝拜,然後便一路相攜登上了承天門,接受萬民朝賀。

何遠鵬等人忽然跳了起來,對!一定是在這個時候!快!護駕!何遠鵬三人的心好象被一隻手緊緊的握住了,三人顧不上什麼,拔腿便往城樓上奔去。

當何遠鵬等人穿過擁擠的人羣,快要來到小開身邊時,張天一眼尖,忽然發現一個太監模樣的人竟然不知什麼時候躲在城樓的二層屋檐上的yin影裏,手裏所執,竟然是一支弓弩!他已經在向小開瞄準,而小開等人的注意力完全還是城下歡呼的百姓。

張天一顧不上許多,情急之下不由大喊:“有刺客,護駕!”

顯然,他遲了一步,就在他拔劍大喊的同時,那刺客的弩箭已經“嗖”的一聲shè出。

城樓上的人們終於發現了危險,開始慌亂和不知所措,眼看那支箭便要到小開面前,說時遲,那時快,一個黑衣人如影子般將小開撲倒在地,而另一個人又撲在了黑衣人身上,那箭“嗖”的一聲沒入了最上面的那個人的背上……

羽林衛反應也不一般,張弓便shè,電石火光之中,那名刺客便被幾支箭shè中了大腿,從屋檐上跌了下來,立刻便被制住。

“傳太醫!快傳太醫!”不知是誰喊道。

當人們七手八腳的將小開扶起來,才發現,那支弩箭竟然穿過了護在小開身體上面的兩個人的身體,要不是有那兩人的拼死相救,哪怕是隻有一個人,小開也難逃厄運!

見到小開沒事,人們纔去細看護駕的兩個人,一個竟然是小開這一世的親弟弟——潞簡王朱翊鏐!而那個黑衣人誰也不認識,其腰間一塊黑玉牌上篆刻着的竟然是“黑衣衛”三個遒勁的大字!

小開抱着兩人,默默無語,他極力的想捂住兩人的傷口,那汩汩的從指縫中流出的鮮血浸溼了他的龍袍,他誰勸解也不理,兩眼通紅,顯然正極度的壓抑着自己的情感!黑衣衛的捨命相救,小開並不意外,但這與自己極度冷淡的弟弟潞簡王朱翊鏐竟然也捨身相救,對他卻是相當震驚!

直到太醫來後,小開才如木頭般的鬆開,看着兩人被擡下城樓,他才被衆人攙扶着離開了城樓!

空前的盛典出了如此巨大的變故,所有人都覺得人心惶惶,皇上遇刺、王爺重傷……這一切,都似乎預示着一場巨大的風暴即將來臨。

更壞的消息再一次的衝擊着小開的心靈——箭頭有毒,到底是什麼人?如此處心積慮的要對自己下死手?小開到乾清宮後,喝了碗太醫進上的安神熱湯,他的驚懼已經慢慢過去,他明白,此時的他,關係着國家的安危和未來,他決不能倒下!他的信心和決心,才能使這個龐大的國家重新安定下來,他必須儘快出去安定人心!

張天一、何遠鵬、陳開會三人跪在乾清宮殿門口請罪,出了如此大的紕漏,這後果,他們不敢想!也無法承受!

良久,乾清宮的門“吱呀”一聲開了,小開已經換好了衣服,當他看到門口跪着的三個人時,不由罵道:“三個混賬東西,出了這麼大的亂子,不去想法彌補,跪在朕這兒幹什麼?”

三人一見小開,立刻膝行向前,涕淚交流的叩的地面砰砰作響,三人同聲道:“皇上,臣等有罪,臣等只想見皇上一面後,便自裁謝罪!”

小開更怒,上前每人一腳將他們踢倒在地,待他們爬起來後,怒道:“三個不成器的東西,出了事不想着怎麼辦,反而只想着自殺,這是懦夫!是可恥的逃兵!你們三個都是軍人,軍人的榮譽不容玷污!特別是你陳開會,朕看你平ri還算穩重,所以朕纔將這麼重要的部門交給你!你也是豬腦子?太讓朕失望了!以後都把招子放亮點!都給老子滾!該幹嘛幹嘛去!”

三人諾諾着退出了乾清宮,走了兩步,陳開會忽然一笑,那兩個奇怪的看着他,道:“虧你還笑的出來!皇上發那麼大的火,罵的這樣狠!”

陳開會道:“你們兩個真是豬腦子,皇上罵的越兇,說明我們越安全,這叫愛之深責之切!皇上要是真的不要我們了,早就將我們奪職下獄了!”

另兩個一想,還真是這麼回事,都不覺擦了擦額頭的汗珠,陳開會拱手道:“兩位!都jing神着點,大家同心協力,別再出亂子了,要不,神仙也救不了我們!就此告辭,我得先去看看那個兇手,別給那幫沒腦子的傢伙給整死了!” 陳開會來到錦衣衛大獄,那個假太監真刺客被吊着已經給那幫獄卒們打的遍體鱗傷,奄奄一息!膽敢刺殺皇帝,那還想活命?不扒掉他一層皮,哪曉得馬王爺有三隻眼,那幫獄卒們爲了能讓其招供自己立功,都爭搶着用盡了各種刑訊手段。

一見陳開會,負責審訊的獄頭便巴結的上來道:“將軍,這傢伙是個硬骨頭,受了這麼多刑,竟然連吭都不吭一下,好象睡着了一般!”

陳開會沒理那獄頭,走過去仔細打量了着那個行刺的傢伙,他耷拉着個腦袋真的如同睡着了一般,他的下巴已經脫臼,那是他剛被抓時企圖自殺給羽林衛給打的,這人渾身上下可能已沒有一處好肉了,衣服成了一條一條胡亂掛在身上,紫黑sè的血痕象怪蛇一樣纏遍了全身,血水此時正緩慢順着他的嘴角往下滴着,一看便知他受刑不輕,可讓人不解的是這傢伙竟然隱隱的發出了鼾聲,一切,都透露出詭異……陳開會忽然心中一動,隨手扒拉了幾下,忽然他的手停住了,最後竟然一把拉下了那個刺客的褲頭,那人的內褲極爲奇怪,竟然好象是一根長毛巾,陳開會慢慢跺到刺客的身後,那個的背上竟然紋着一幅大青魚,一看那圖案,與中原文化明顯不同。

陳開會心中冷笑一聲,道:“把他給我放下來,綁到那個凳子上!再拿點蜂蜜,牽只羊來!”

衆獄卒莫名其妙的看着陳開會,一會兒,羊和蜂蜜就弄來了,看着仍然呼呼大睡的刺客,陳開會也不言語,拿起刷子,將蜂蜜刷了些到那刺客的腳底,然後令人將山羊牽了過去,那山羊聞到了蜂蜜的香味,便開始舔那刺客的腳心,陳開會盯着那刺客的表情,一開始還沒什麼反應,但緊接着,隨着那山羊的鍥而不捨,那刺客的臉上就慢慢起了變化,這山羊舔的是奇癢難忍,那刺客終於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最後,竟然笑的比哭還難聽,看他大口大口喘氣,幾乎要窒息!陳開會才命人拉開山羊,笑道:“你笑的可真難聽,說說吧!”

那刺客喘息了一會,不知罵了句什麼後又不開口了,陳開會也不急也不惱,笑道:“把他扒光!”

獄卒們鬨笑着幾下子就將那刺客身上的布條連同他的兜襠布扒了個jing光,陳開會則哼着小曲兒拿起刷子,蘸着蜂蜜,不緊不慢的在那人身體各敏感部位誇張的刷着蜂蜜,那個刺客恐懼的盯着那隻可惡的羊離他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終於,在山羊再次舔的他某個部位再也受不了時他的嘴裏吐出了一串在場人誰都聽不懂的話,陳開會聽了半天也沒聽明白,道:“說漢文,要不老子可當你不招!”

那刺客憋了半天才道:“倭國,我是倭國人!”

陳開會將刷子一丟,道:“這下簡單了,找個懂倭國話的人來,我等你們的好消息!”

當小開聽到陳開會彙報那個刺客竟然是聽命於倭國幕府,受幕府大將軍之命前來行刺的消息時,也陷入了沉思:倭國?自己這一世好象還沒來得急招惹它啊!忽然,他想了起來,歷史上萬曆朝期間,大明不是在朝鮮與倭國的豐臣秀吉打了一大仗嗎?自己作爲後來者怎麼忘了?先派出武士刺殺自己,造成大明內亂,然後……好毒的計謀!自己穿越而來,看來歷史已經發生了不少偏移,這起幾乎要成功的刺殺,差點就成功了!

豪門溺寵:薄性老公奪心妻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這是小開同志人身的一大信條,小倭國,你就等着吐血吧!小開冷笑道。

“報!東北緊急軍報!”羽林軍官在殿外的聲音打亂了小開的沉思。

“呈上來!”小開道。

打開通過飛鴿傳來的軍報,果然,倭國幕府派出的十五萬大軍提前動手了,現在已經攻下了朝鮮首都漢城,並繼續向北挺進,而朝鮮國王逃到平壤,向大明遣使求救!朝鮮使臣正ri夜兼程,趕往běi jing。

小開幾乎是在一瞬間便下定了決心!剩下的便是如何動員和安排入朝人選了!

小開道:“將此情報送情報司,後ri朕便要詳細作戰計劃!後ri早朝之後,在軍機處召開軍機會議,通知在京少將以上軍官與會!”

在小開同志的授意下,第二天一早,倭國幕府直接策劃的刺殺案與進攻大明潘國的消息迅速刊登在了官方的塘報上。

在這個時代,大明王朝是無上榮光的天朝上國,特別是小開同志執掌國柄以來,國力更是蒸蒸ri上,平內亂、收蒙古、鎮東北,哪一件不讓大明百姓感到無比的驕傲和自豪?如今,一個蠻夷小國竟敢對天朝上國如此無禮,甚至謀刺大明皇帝,這是不僅是直接蔑視大明的權威,更是相當於打了每一個大明百姓一耳光!謀刺皇上,在當時的士子們看來,這簡直是比挖了他們家的祖墳還要可恨!一時間,大明百姓、各地王公大臣羣情激憤,紛紛上書朝廷,要求對此予以嚴懲!一些商人、士紳甚至自發的開始向民間公開募集對ri作戰的軍費。

小開同志的情報系統,密切注視着國內的輿論情勢,所謂傾國之怒,莫過於此吧!對於民間募集對ri作戰軍費一事,小開也清楚的很,那是得益於前幾次的對外戰爭經驗,那些一開始“自願”贊助軍費的商人,哪一個後來不是賺得盆滿鉢滿?小開同志要的就是這個效果。 三日後的早朝,當日夜兼程趕到北京的朝鮮使臣涕淚交流的請求大明出兵幫助朝鮮時,朝臣們在充分感受了民間的輿情後,紛紛向小開進言,立即召開御前軍事會議,出兵朝朝鮮!

小開同志今日,一虛懷若谷的樣子,只是饒有興趣的靜靜的聽着、看着臣下們的慷慨激昂的“表演”, 竟然滿面愁容,一言不發。

“報!八百里緊急軍報!”一個羽林衛進殿道。

“念!”小開竟然讓那軍官當場念軍報。

那軍官遲疑了一下,打開按小開同志要求壓縮的軍報省略了彙報單位後念道:“倭軍攻勢猛烈,已於昨日攻下平壤,前鋒進逼鴨綠江邊!”

那軍官念到此處,小開忙道:“好了,就念到這裏吧!呈上來!”

剛唸了一半的軍報呈上了小開的御桌,小開邊看邊嘆氣,同時嘴裏還唸唸有詞:“孫子曰:主不可怒而興師!難啊!”眼睛卻時不時瞟向那朝鮮使臣。

一看小開這副嘴臉,在場的如人精般的大臣們先是一愣,不過立馬都明白過來,這皇上啊!又沒安好心,只怕是又要算計朝鮮,乘機敲竹槓、撈好處了。

果然,當朝鮮使者將頭在地上撞的咚咚着響,小開才道:“朝鮮是我大明屬國,我大明確應相救,只是我大明日前財政十分困難,民間也已經開始爲出兵募捐,朕保證,一旦軍費糧草齊備,我大明立即出兵,還請使臣回稟你王,先行自行抵禦住倭軍鋒芒,儘量拖延些時日深淵魔神全文閱讀。”

朝鮮使臣一聽,得,當今這主兒與以前的主子不一樣改要錢了,看這情勢又得出血了,不由暗罵,奸商!不過小開要的是錢糧,而倭國要的是整個朝鮮,孰輕孰重,兩害取其輕,那使臣立刻作出了自己的判斷,道:“只要上國出兵救援,這上國的軍費,朝鮮願意承擔!”

小開笑道:“這倒是個不錯的主意,就是不知使臣能否作主,還是請你立刻上報你王!”

使臣道:“臣可以立即上書我王,只是這來回幾千裏……微臣怕貽誤戰機啊!”

小開道:“你寫好信件,由我大明軍情繫統傳遞,誤不了事的。”

使臣無奈,只好借用大明的軍情繫統與朝鮮國王溝通,三天後,朝鮮國王的親筆簽署的條約送進了小開的上書房。

小開同志拿到條約,看到那以朝鮮賦稅爲擔保的一千萬銀元軍費贊助,並割讓濟州島給大明條款時,才笑着對朝鮮使臣道:“我大明天兵已於昨日分幾路出動,貴使可即速返國內協助你王,告訴你王做好大軍的協調配合!”

倭軍主將黑田政率領的十五萬倭軍,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裏,便打垮了朝鮮的二十萬軍隊,並長驅直入,進逼鴨綠江邊,整個朝鮮,除了駐朝鮮平壤的還有約三萬明軍外,已經沒有了成組織成規模的軍隊,而那三萬明軍,也由近五萬倭軍監視着,只是還沒等到幕府的最後命令,倭軍還不敢攻擊。

“報!明軍兵分三路進入朝鮮,一路從明國東北直過鴨綠江,進逼我前鋒所在之三江裏;一路從水路自仁川登岸,進逼平壤,斷我後路;第三路明軍實爲明軍水師,竟然提前繞行至濟州島一帶海域,企圖切斷我軍與國內之聯繫!”

這大明不動則已,一動竟然招招致人死命!黑田政不由大驚,這真是風雲突變,自己一着不慎,已然全線被動!不過,倭軍裝備着從西洋買入的先進的火繩槍,與明軍對陣未必沒有一戰之力!只要能擋住明軍的攻勢,守住地盤,在現實面前,倭國便能逼迫明國變相承認倭國的勢力範圍,大將軍的戰略意圖,同樣能夠實現!

黑田立刻下令,倭軍北進之軍迅速向平壤一線收縮,並命令平壤倭軍儘快解決明軍駐平壤之三萬明軍。

倭軍快,明軍的行動更快,已經全面換裝遂發火槍的明軍騎兵,乘大雨時機倭軍的火繩槍失靈的當口,竟然如秋風掃落葉般不到將北進之倭軍三萬多人壓縮包圍在江界一線。

平壤的三萬明軍已經乘夜退守平壤西部大山,而從仁川登陸的明軍六萬主力新軍,則在新任主將宋任昌的指揮下一路勢如破竹,向北進逼平壤。

明軍的指揮、情報系統顯然比倭軍高出許多,黑田政一腳踢飛面前的簡易書案,大怒道:“任你幾路來,我向一處去,命令

平壤駐軍,除三萬守城外,剩餘七萬人迎擊由仁川登陸之敵!”

“報!”一個軍士再次闖進黑田的大帳,高聲道:“明軍前鋒已經到了平壤城下!”

“再探!諸君隨我上城去看看!”黑田大聲道。

明軍前鋒已經在離城約十五里的地方紮下營帳,不少士兵正忙碌着開挖營前排水溝,看着遠處明軍那張牙舞爪的黑龍旗,黑田冷聲道:“諸君!”

“將軍!”衆將抱拳聽令。

黑田“嗆”的一聲拔出軍刀,大聲道:“我意乘明軍立足未穩,先行出城打他個措手不及!”

“哈伊!”衆將齊聲應道。

本章節是第三十八章 出兵朝鮮地址爲如果你覺的本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羣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 在黑田政的命令下,佔領平壤的倭軍很快就派出了一支由三萬騎兵、四萬步兵的強大混編軍團,這支混編團由黑田政的副手本莊一郎率領,扛新式火繩槍氣勢洶洶的直奔明軍大營而來。

倭軍剛出城,明軍哨騎便發現這支倭軍的動向,隨着明軍特有的號聲,明軍在宋任昌的指揮下迅速形成步軍居中,羽林衛精騎列在兩翼的陣列。

按照黑田政的快攻方略,倭軍三個萬人騎兵隊很快便分成左中右三個方隊排成密集陣形嚮明軍兩翼和中央發起了衝擊。

看着倭軍騎兵激起的一片片飛揚的塵土,宋任昌沉聲道:“火炮營預備!先打中路,再擊兩翼!”

倭軍中路騎兵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兩翼也開始加速……

“校炮瞄準!實心跳彈!”此次作戰的明軍配備的火炮,是在小開同志的指示下軍事科學院鑄造的新式大炮,已經配備了各種炮瞄標尺和各調整齒輪,操作起來更加容易,很快,炮瞄手便報出了炮擊參數。

“校炮一、二,放!”隨着一聲口令:“轟、轟”的先後兩聲巨響,明軍大炮怒吼着發言了。

兩枚滾燙重達五斤的實心炮彈呼嘯着一前一後飛進了倭軍騎兵陣列中,如同死神之鐮,竟生生在密集的騎兵陣列中跳躍着犁開了兩條血路,在倭軍騎兵的一陣慘叫聲中,明軍炮瞄手再次報出了各炮的修正瞄準參數。

“三輪急速射!放!”

“轟、轟、轟……”這次不再是那兩門炮了,而是一百多門大炮怒吼着射出的彈雨……

看着那呼嘯而來的漫天彈雨,倭軍騎兵陣列,立時陷入了人間地獄,無論是人是馬,在這滾燙的炮子面前,擦着即傷筋斷骨,碰着便是粉身碎骨,騎兵衝鋒之中,轉向極不靈活,而且那些炮子即使落地後又會再次彈起,讓他們更是躲無可躲、避無可避,這一次炮子的餘威還沒散盡,緊接着又是第二輪、第三輪……

三輪炮擊之後,倭軍正前方的騎兵已然所剩無幾,遍地都是斷肢、殘缺的屍體、人體內臟和哀號的傷兵……那偶爾傳來的一兩聲戰馬嘶鳴彷彿在向人訴說這一無盡的悲劇[黑子的籃球]赤女TXT下載。

明軍炮營,傳令官再次大聲道:“各炮換炮芯!”戴着厚厚手套的明軍炮手手一扳,竟然就將大炮外面包裹的鐵質外衣扳開,抽出裏面滾燙的銅質內芯,換上備用炮芯,合上外鐵質外殼,各炮再次轉向,開始向兩翼敵騎炮擊。

明軍凌厲的炮火成了倭軍的夢魘,三萬倭軍騎兵,竟然還沒衝到明軍陣前,便已然被徹底打垮!倭軍偶爾有幾騎衝到明軍陣前,但明軍火槍陣早已是嚴陣以待,一陣白煙過後,明軍陣列前一切又重歸於平靜……

而明軍羽林精騎則剩倭軍騎兵傷亡慘重之時,以黑雲壓頂之勢出動了,再次將痛打落水狗的策略演繹的淋瀝盡致!

倭軍步兵行動慢了很多,但慢也有慢的好處,就在步兵的注視下,倭軍騎兵如雪水般消融損失殆盡,本莊一郎大驚,也不管騎兵的死活,轉身帶領着步兵轉身便向平壤城逃跑,羽林衛騎兵收拾完倭軍殘餘騎兵,立刻以兩翼包抄之策追擊倭軍後撤之步兵,兩軍在平壤城下展開了賽跑,聽着遠處那如雷的蹄聲,倭軍只恨爹孃少生了兩條腿,槍械旗幡物資丟的到處都是,因自相踐踏而死、向他處逃亡者不計其數,由於兩軍相距過遠,加之顧慮城頭的倭軍火力,羽林騎兵追趕到距城下一里多時便折身回營。

嚇破了膽的倭軍步兵很快將恐怖的消息傳遍了全城,平壤城中哀聲遍天,黑田大怒,一連殺了幾個企圖逃跑的士兵,纔算讓那些慌亂的士兵安定下來,不過讓黑田稍稍安心的是,明軍竟然沒有乘勢攻城,只是迅速調集人馬,修築防線,將平壤各條通路死死封住,看那樣子,竟然好象是準備長期圍困一般。

明軍這一完全不合常理的舉動讓黑田政也摸不着頭腦,圍點打援?他哪裏還有外援?出城決戰?那簡直就是壽星公公上吊——嫌命長!想不清楚就不想了,靜觀其變吧!他苦笑着看着倭軍上下士氣盡喪,沒有外援,平壤倭軍除非天照大神製造奇蹟,根本與對面明軍無一戰之力,唯一可能的選擇只是龜縮在平壤城中,依靠高大的城池頑抗而已,但他心裏更清楚,按照剛剛一戰明軍表現出的火炮戰力,如明軍全力攻城,他們的防守,將在兩個時辰內完全崩潰。

此戰的消息在其他地方也迅速傳開,明軍所展現的戰力特別是那夢魘般的大炮讓侵朝倭軍上下談之色變,所以,其他處倭軍與明軍竟然是一觸即潰,任由明軍將其一一分割吃掉。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