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就在圖納和索尼左右為難時,他們突然聽到東側草原上突然傳來了一陣極為洪亮的喧嘩聲,緊接著他們便看到東面草原上不斷有騎兵出現在他們的視野之內,然後向著本軍大營方向逃亡而去。

2020-11-06By 0 Comments

看到這個景象,圖納反而不著急了,他對著索尼說道:「看來咱們也不用進攻了,稍稍等待一會,大汗就要派人來讓我們收兵了…」 “歐巴~”十九微笑的走到崔英道面前,突然大膽的跨坐到了崔英道的大腿之上,雙手還摟着瞪着眼睛看她的崔英道的脖頸,“歐巴,我選大冒險。”

崔英道揚眉,本來想將十九掀開的動作停了下來,“你說什麼?”

十九看着崔英道的眼睛,“你不想我選大冒險麼?”

“你這樣也似乎沒有給我拒絕的機會。”崔英道眯着眼睛看着十九,“你怎麼就篤定我會同意呢?”

十九嘴角帶笑,眉眼彎彎的看着崔英道,“所以你不同意?”她話落便準備從崔英道身上下來,可是後背卻突然被崔英道摟住。

她軟軟的靠回崔英道身上,在崔英道的耳邊輕吹了一口氣,“歐巴前幾次的表現都好像不會接吻,要不要妹妹教你呢?”

崔英道頓時不適的側頭,想要躲過十九的氣息,耳朵都泛起了紅色,聲音首次顯得怯懦,“那樣進展也太快了點。”

“歐巴前幾次親我的時候可沒有說進展快。”十九注視着崔英道的眼睛,目光緩緩落在崔英道紅潤的嘴脣之上。

她靠近得很慢,給足了崔英道機會推開她,可是直到她將嘴脣印在崔英道的嘴脣之上,崔英道都沒有躲開。

她勾起嘴角,輕輕在崔英道柔軟的脣上摩擦,伸出舌頭輕輕舔舐少年的脣瓣,力道輕柔曖昧,若有似無,“歐巴,張嘴。”

她輕柔的嗓音像是勾引沙漠中快要乾渴而死的人們的海市蜃樓,讓崔英道迷糊的依言張嘴。

十九一點一點仔細的用舌尖勾勒少年的牙齦,然後勾起少年的舌纏繞吮吸。

崔英道摟着十九的手漸漸收緊,他輕鬆的學會了這一番技術,而且也迅速的奪回了主動權,強勢的壓制住十九的舌,吮吸着少女口中的液體和空氣。

十九的舌頭又麻又癢,她微微皺起眉,摟着脖頸的手amphibolous探進崔英道的衣服慢慢往下,從胸膛一路滑到了小腹。

察覺到手下的肌肉緊繃,摟着她的手臂越加收緊,就連氣息都變得不平起來,她心中一喜,身體輕微的扭動了一下,兩人的身體便緊緊貼合在一起。

只隔着幾層薄薄的布片的位置貼合無間,她甚至感覺到了……

她惡趣味的扭動身體,點火的手掌變作了推拒,另一隻手趁機從崔英道的身後拿到了手機。

“歐巴,我拿到手機了……”趁着兩人脣齒糾纏的間隙,十九喘息道。

崔英道立即停了下來,靜靜的看着微笑的十九。十九晃了晃手機,在崔英道擡手想拿走的瞬間從崔英道身上跳了下來。

“想要就來拿啊!”她勾起一抹算計成功的得意笑容,晃了兩下手裏的手機往屋外跑去。

崔英道怒,擡起長腿便追了上去,險險在走廊抓住了十九,然後將十九圈在牆壁和自己之間,聲音低啞的問道,“你找死麼?”這樣隨便撩撥一個男人。

“你就不能讓我一下麼?”十九撅嘴,隨即將手機揣進了崔英道的衣兜,“視頻已經刪了,現在還給你。”

“你以爲還給我就沒事了麼?” 咸魚怪獸很努力 崔英道眯了眯眼睛,低頭又一次的吻住了十九的嘴脣,手臂還緊緊的摟着十九的腰身。

十九手臂抵着崔英道的胸膛,像是抗拒又像是享受,半眯着眼睛發出舒服的輕吟聲。

“你這是和誰學的,金嘆還是金元?”崔英道直接將十九肺裏的空氣吸盡,纔不滿的略帶喘息的問。

十九軟到在崔英道懷裏,額頭靠着崔英道的胸膛,“這可是我的初吻,是不是比崔英道技術好很多。”

“你是在嫌棄你即將上任的男朋友?”崔英道笑着挑起了十九的下顎,“歐巴生氣了可怎麼辦?”

“討厭!”十九嬌嗔,飛速的低頭輕輕咬了一口崔英道的手指,“我要回家了。”

“啊。”初次嚐到甜頭的崔英道不滿的嘆氣,但還是慢慢放開了十九,“我送你回去。”

他覺得自己的妹妹兼女友呆在這裏,他今晚註定失眠。他看着大步走進房裏的十九,按住狂跳的心臟舒了口氣,彆扭的輕咳一聲。

“崔英道,你是準備讓媽媽犯心臟病麼?”十九不滿的捂着嘴脣,控訴的瞪視着偷襲她的崔英道。

兩人在酒店膩膩歪歪半天才雙雙到了十九家門口,可是十九剛下了摩托車就被崔英道拽住深吻了幾分鐘。

“下次再這樣看我,我可不保證自己能停下來。”崔英道飛快的在十九臉頰上親了一口,笑容燦爛,白牙在黃色的路燈下閃着亮光。

十九後退一步,“你反正不知道怎麼做,我不擔心,晚安。”她說完便一下鑽進鐵門內,嘭的關上了大門。

崔英道氣得不行,什麼叫他不知道怎麼做?“rachel劉,你是在找死麼?”

十九遠遠聽見崔英道的聲音都忍不住的想笑,雖然不知道崔英道之後的屬性,但現在相處起來卻十分有趣,這次是她主動招惹的崔英道,以後她也要緊緊抓住崔英道,直到她採集到情感之。

——在這之前絕不給崔英道給女主角當黑騎士的機會,對不起啦崔英道。

剛踏進燈火通明的宅子,她便凝重的擰起了眉毛。想來esther李因爲擔心她還沒休息呢。聽傭人說夫人在她房裏,她連忙上樓關上了房門。

“rachel劉,剛纔送你回來的是崔英道,你們剛纔在做什麼?”esther李坐在沙發上雙手抱臂看着十九。

“只是多找一個幫手幫我找出整我的兇手而已。”十九面無表情的回答,將提包扔在一邊躺在沙發上,“明知道這樣的緋聞出來對rs和帝國的影響,誰會爆出來?”

esther李皺眉,“你說要崔代表幫忙找幕後的人?”

“我和阿元哥哥沒有任何曖昧關係,在美國時也只是很普通的相處,可是那些照片卻能拍的這麼曖昧,如果不是有所預謀,那可就說不通了。”十九慢吞吞的分析,神情凝重,“我懷疑是崔代表,他應該知道那1.2的股份是我截了他的胡了。”

“既然猜測是崔代表,那爲什麼又和崔英道攪在一起。”esther李厭惡的輕哼了一聲,其實她很不喜歡崔英道那個對她十分不禮貌的小孩。

十九笑了笑,雙手放在腦後微微側頭看着地毯,“就是因爲這樣,我纔要試探崔代表。畢竟他是個愛孩子的男人,如果知道自己的兒子喜歡我,應該會衡量利益後選擇幫我或者停手。”

蠶食帝國集團股份這種事情當然不能只靠rs,畢竟吞不下被反噬了可就不妙了。

esther李走到十九身邊,垂着眼睛和十九對視,“就是爲了試探崔代表,所以才和崔英道那樣麼?”

“還有一部分原因是可以阻止你們兩訂婚,如果說真的是崔代表,我不介意把崔代表的犯罪證據交上去。”十九眯了眯眼睛,“因爲知道金會長絕對不會做出真正傷害兒子的事情,所以就排除了他,媽媽知道該怎麼做吧。”

esther李彎腰拍了拍十九的肩膀,“媽媽知道,我想金會長也不願意自己的家族蒙羞,大兒子和二兒子的未婚妻曖昧這種事情,他不會置之不理的。”她蹲下身突然將十九摟在懷裏,“媽媽知道你不開心,可事情已經發生,就必須坦然面對,不要太累了。”

“我知道,媽媽早點休息吧,明天可能會被記者圍堵都說不定。”十九掩着嘴脣打了個哈欠,目送esther李離開才洗漱上牀休息。

不過沒想到那人還真有後招,第二天就有一個帖子曖昧不清的細數rs繼承人和帝國集團兩大公子不得不說的故事,不過這最終沒有牽連到大張旗鼓和十九在走廊擁吻的崔英道。

esther李和十九倒是沉得住氣,窩在家裏練瑜伽做spa,十分輕鬆的過了一個週末。

週一,十九特意起了個大早畫了美美的妝,準備漂亮的迎接學校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打聽八卦□□的人們。

剛下車,衆人便對她指指點點,老遠都能聽到那些人的竊竊私語,有人說她腳踏兩條船,有人罵她不知廉恥。她該說沒有記者來採訪她吊着兩大金少爺的感受真幸運麼。

這下關於車恩尚和金嘆的負面新聞全都被她的不知廉恥擠了下去。

她覺得這件事情男女主角應該給她唱讚歌。

本來孤零零的走在走廊的十九突然被人攬住了肩膀,她扭頭看着低頭看她的崔英道揚了下眉毛。

“呀,都給我閉嘴,是我最近變友好了麼?”崔英道大喊,走廊竊竊私語指指點點的人都靜了下來,避瘟神一樣避開了兩人。

他最近一直圍着rachel劉打轉,連最喜歡欺負的那個社會關愛人羣文俊永都沒有時間欺負,真的是善良了許多啊。

“我說rachel劉,你喜歡金元就喜歡,幹嘛這麼不小心被髮到網站?”李寶娜撅着嘴皺着眉,訓斥了十九一番有些擔心,“你沒事吧?”

“什麼叫喜歡金元?我親愛的妹妹只喜歡我。”崔英道揚眉,不爽的反駁。

“寶娜這是關心我麼?”十九自動無視了崔英道,驚歎又感激涕零的雙手合十,“真是好感動啊!”

“我纔不是!”李寶娜哼了一聲,見到從走廊另一頭走過來的尹燦榮頓時笑容滿面,“燦榮。”

尹燦榮走到三人身邊,略微擔憂的看着十九,他知道自己的未來妹妹外表強悍,但心中不知是怎樣在痛哭呢,“我們相信你,不要在意其他人。”

“啊,真是氣死了,燦榮吶,就算是rachel劉,你也不可以這樣看着她。”李寶娜撅嘴,弱氣的給尹燦榮撒嬌。

“真是,連我的醋都吃,以後可怎麼辦啊?”十九又想捏李寶娜的臉,不過卻被瞪着眼睛的李寶娜躲了過去。

李寶娜藏在尹燦榮身後,“你在動手動腳我不客氣咯。”

崔英道衝李寶娜呲了呲牙,“快帶着你的男朋友走,你們打擾了我安慰我親愛的妹妹。”

尹燦榮看見十九微微點頭才和李寶娜相攜離開,而後便是匆匆趕來的金嘆和跟在金嘆身後的車恩尚。

金嘆見崔英道親密的摟着十九的肩膀,頓時微微皺了下眉頭,“你還好麼?”

“還好。”十九笑了笑,正想要掙脫崔英道的手就被陰着臉的崔英道搶過了話頭,“如果你能快點解除婚約,我的妹妹會更好的。”

“我們解不解除婚約,和你應該關係不大。”金嘆也想過要解除婚約,可現在這樣的狀況不是他說解除就解除的,而且他解除婚約一定會讓rachel更受傷吧!

十九將目光投到金嘆幾步遠的車恩尚身上,車恩尚也正看着她,目光一閃而過有內疚和痛苦。

十九揚眉,內疚?車恩尚內疚個什麼勁?以前理直氣壯地搶了rachel劉未婚夫都沒有絲毫的內疚表情啊。至於痛苦,她表示主角的痛苦就是她高興的阻燃劑。

“呀,金嘆,你是準備這樣拖下去嗎?”崔英道滿臉的憤怒,輕輕將十九推開盯着金嘆。

雖然自己的小女友昨天已經說了不喜歡金嘆,可是看到金嘆霸佔着某女正大光明的未婚夫位置,他還是很不爽。

金嘆看着崔英道,似乎是明白了什麼一樣露出了一抹笑,“就算是我和rachel解除婚約,rachel應該也不會嫁給……”

崔英道突然揚起拳頭給了金嘆一拳,又狠又準的砸在金嘆那張俊俏的臉蛋上。

十九眉頭抽了一下,目光落在雙手捂嘴眼淚都快流出來的車恩尚身上,突然冷笑起來,越過兩個打在一起不可開交的男主男配,走到了車恩尚身邊,“你,是誰?”

車恩尚慢慢放下捂着嘴的手,眼淚在眼眶裏打轉,她嘴脣蠕動半響卻都沒能憋出一個字。

金嘆看到十九和車恩尚對上,頓時大叫,“rachel劉,你想做什麼?”

十九雙手抱臂,一臉篤定,“照片是你發到網上的。”

“不是我,是夫……”車恩尚說了一半突然意識到自己的錯誤,立即轉移話題,“對不起,這件事情。”

十九差點氣暈過去,聲音也提高了不止一個分貝,“我說……”她特意掃了眼車恩尚的胸牌,“車恩尚,你怎麼可以這麼不負責任的做出這樣的事情?捏造莫須有的照片,你想要法院傳票麼?”

打架的兩個人聽到十九這麼說頓時停了下來,走廊上看熱鬧的衆人也靜靜的看着兩個相對而立的少女。

照片竟然是車恩尚發的麼,大發!搶了別人未婚夫還要害的別人身敗名裂麼? 后金左翼戰場上,主帥莽古爾泰一直關注著戰場上發生的變化,就目前的戰場形勢來說,他的西路軍正被明軍的西路軍斷成了三截,正處於岌岌可危的狀態,而他的東路軍在德格類的率領下正和明軍的東路軍相持不下,完成了他在開戰前所交代的的任務。

至於中路這邊,恩格德爾率領的前鋒果然引起了對面明軍中路的動作。在目前來看,恩格德爾還是佔據了優勢的。莽古爾泰觀察到此,認為他開戰前擬定的作戰計劃依然還是可以實施,而不必加以修改的。

在這樣的時代,一旦軍隊投入了戰場,基本上就很難再加以控制和指揮。也就是說,現在已經投入戰場的軍隊,只能執行莽古爾泰在開戰前的布置,一旦戰場上發生了交大的變故,要麼就是莽古爾泰能夠順應形勢的變化對戰前布置加以利用,要麼就只能鳴金收兵避免更大的損失。

現在莽古爾泰手中有正藍旗20個牛錄,還有從內喀爾喀部族軍中挑選出來4千精壯,他一點都不覺得,對面中路明軍能擋得住自己這隻部隊的猛攻。一旦擊破了中路明軍,砍倒了對方的大旗,明軍自然會因為失去指揮而潰散,這是莽古爾泰同明人和蒙古人多次交手中獲得的經驗。

於是在看到恩格德爾將對面中路衝出的數千明軍給包圍之後,莽古爾泰便毫不猶豫的下令本陣出擊了。查魚喀帶著2牛錄正藍旗和2千蒙古騎兵在前方開道,而莽古爾泰自己率剩下的人馬順著查魚喀開闢的通道,直接衝擊中路明軍的指揮所在。

假設能夠從天上往下看,就能看到這一片草原上數萬馬蹄捉對廝殺混戰時,北面最後一支騎兵好似變成了一隻利箭一般,直直的切過了混戰區域,向著明軍尚未開始行動的中路軍射去了。

莽古爾泰的行動,戰場上作戰的隊伍自然很少有人能夠發現,但是對於一直關注戰場的曹變蛟和粆圖台吉來說,卻實在是再清晰不過的動向了。

看清了后金中路軍的動向後,曹變蛟抑制住了心中的興奮,轉頭對著身邊的粆圖台吉說道:「粆圖台吉,決定勝負的時刻已經來了。接下來。我第八騎兵師將為台吉開路,請台吉率大軍於我軍後方進行連續的攻擊,只要擊敗了這隻正藍旗人馬,這場戰爭就結束了。」

粆圖台吉卻沒有這麼快應承下來,他看著戰場有些猶豫的說道:「咱們是不是再等等,我看西面左將軍所部已經快要擊敗對手了。也許咱們可以等…」

曹變蛟不客氣的打斷了他說道:「摧鋒芒於正盛,挽狂瀾於急危。這正是吾輩武人之最高榮耀,如今對面的敵軍已經將這個榮譽放在了我等面前,難道台吉還要再將它推給別人嗎?

台吉需知道,這一仗是我們大明在保衛察哈爾部,而不是察哈爾部保衛我大明。我大明軍人尚且奮戰不敢惜身,察哈爾部的勇士難道連保衛自己家人的勇氣都沒有了嗎?

況且,此戰若是大勝,今後蒙古諸部還有誰不知道台吉之名?就算是林丹汗真的能夠返回察哈爾部,也要對台吉敬重三分了。」

曹變蛟這番話用的是蒙語,雖然語氣有些生硬,但粆圖台吉還是聽懂了其中的意思。他下意識的看了看左右,發覺身邊的部下都是滿面通紅,一副憤憤不平的神情。

顯然這些部下們是被曹變蛟的話語刺激到了,但是他們又沒有勇氣站出來,要同明軍交換任務,因此就把目光看向他,希望他能夠站出來維護察哈爾部的尊嚴。

一直以來,察哈爾部的部眾們都有這樣一種心理,他們是蒙古大汗的直屬部下,自然要比其他蒙古諸部享有更高的地位。而作為蒙古大汗護衛的大帳親兵,這隻隊伍更是把自己當做了蒙古帝國的保衛者,察哈爾這個詞就是貼身護衛的意思。

察哈爾部實際上就是成吉思汗從各部中挑選勇士編組成的護衛親軍發展而來,林丹汗在世的時期,察哈爾部對上后金是連連敗績,但這種失敗卻不能怪罪到大帳親兵的頭上。

因為,林丹汗從來沒有同后金軍隊正面對陣過,每一次的失敗都是大帳親兵的一部分對上了后金的主力。是以在人人談論察哈爾部戰力不如以往時,大帳親兵的成員們也是不太服氣的。

此次林丹汗在漠北戰敗,隨身攜帶的大帳親兵也毫無訊息,其實很是給歸化城剩下的這些大帳親兵一個重重打擊。不過在這一刻,在這樣宏偉的戰場上,這些察哈爾部的將領們,終於被曹變蛟的豪語給刺激到了,他們也想著要證明,大帳親兵並沒有失去保衛蒙古帝國的勇氣。

粆圖台吉收回了目光,對著曹變蛟認真的說道:「蒙古人的勇氣不需要用言辭來修飾,我們將會在戰場上用刀劍來回答。我只是擔心,曹將軍的隊伍會不會妨礙了我們的衝鋒。」

曹變蛟看著粆圖台吉許久,方才笑了笑說道:「好,我會拭目以待,那麼台吉,我就先走一步了。」

曹變蛟說完便帶著部下走下了這處小丘陵,粆圖台吉也緊張的將四個蘇木召集了起來,準備跟上明軍的步伐。

曹變蛟率領的第八騎兵師雖然一共是1500人,但是卻分成了四個兵種,三百人的衝擊騎兵,六百人的進攻騎兵,三百游騎和三百龍騎兵。

衝擊騎兵佩戴精鐵打造的胸甲,使用長矛進行突擊。進攻騎兵則以穿戴鏈甲為主,使用馬刀,跟隨在衝擊騎兵之後擴大戰果。游騎主要是用於哨探和前哨站,龍騎兵則以馬上射擊為主要攻擊手段。

不過在今日這樣規模的騎兵對戰下,所有人都需要上馬拚命了。曹變蛟自己帶著300持矛胸甲騎兵在前衝鋒,其他人則跟在他的隊伍之後。

應該來說,在賓士的馬匹上,能夠指揮100餘人已經是極限了,1500名騎兵的話,就只能依靠紀律和平時的訓練來約束這些騎兵在戰場上的行動了。

一般來說,只要騎兵的作戰沒有變成捉對廝殺的大混戰,那麼失去組織的騎兵數量哪怕再多,也是決定不了戰爭的勝負的。因為單個騎兵的視野太過狹小,也不會有人去單獨衝擊有組織的團體,看起來是數百包圍別人數十人,但是真的衝上去你就會發現,原來是你一個對付別人數十騎。

因此騎兵對戰的勝負關鍵,就在於誰能把自家的兵力始終組織起來,並打散對方的指揮中樞。

蒙古騎兵之所以能夠勝明軍的騎兵,就在於蒙古騎兵往往以部族為核心,這些騎兵都屬於沾親帶故的族人,就算是被打散了,也能繼續集合起來。

而明軍騎兵在退化到家丁制度之後,除了主將身邊的家丁,普通騎兵一被打散就難以收攏再戰。而女真人在收服了蒙古人之後,便將女真人嚴苛的步兵組織化用到了騎兵身上,以保證騎兵在作戰時的組織性和紀律性。

可以說,在努爾哈赤後期,女真騎兵已經超過了女真步兵,在騎兵作戰中也完全壓倒了蒙古騎兵。這也使得,女真人牢牢壓制住了遼東周邊的蒙古部族。

不過在這樣的騎兵大會戰中,以少量精銳的女真騎兵帶領大量蒙古騎兵的突擊,顯然是不能夠壓制住已經完全職業化的明軍騎兵了。

哪怕是收服了整個蒙古右翼的諸多部族,崇禎也沒有打算仿照舊制建立一隻規模龐大的游牧騎兵。

他採取的方式,其實和后金差不多,就是先建立幾隻精銳的騎兵,然後再一點點的擴大這些騎兵的規模。把數量龐大的蒙古牧民當做了挑選騎兵的兵源和地方性的守備武力。

這樣一來,大明既可以獲得蒙古部族武力的幫助,卻又不用擔心養虎為患,再培養出一個羽翼豐滿的建州女真來。

相比起后金騎兵在可供挑選兵源上的高素質,明軍在軍備和訓練的後勤保障上更有優勢。而雙方對於騎兵的組織度和紀律性上,應該來說還是相差不大。畢竟此時的黃台吉,也是一個極為重視軍隊訓練和紀律性的八旗統帥。

至於雙方的馬匹,女真人要略好一些,但也好的有限,大明在獲得了右翼蒙古諸部的效忠之後,戰馬的素質也有了極大的提高。而在整個東北亞地區,馬匹的總體素質都是下降的,因此後金所謂的好馬,也依然沒有好到跨越了馬種。

查魚喀率領的2牛錄正藍旗雖然隊形整然,但馬匹相距的距離還是足以容納一名騎兵插入,這個空隙正是為了交戰時,讓兩側騎兵可以揮舞兵器作戰的距離。應該來說,這樣的隊形並不依賴於騎兵的整體組織去進攻,還是依靠那些位於隊伍最前方的精銳騎士去戰鬥。

但同后金騎兵形成反差的是,明軍騎兵在小步衝鋒時,也始終保持著一個挨著一個的緊密隊形,騎兵之間的縫隙幾乎是不存在的。為了保持住這樣緊密的隊形,明軍還放棄了最後的加速,以防止個別馬匹衝出陣列。

和這樣的騎兵對沖,就不是騎兵單人之間的接戰,而是整隻隊伍的碰撞了。看到明軍的隊形后,查魚喀雖然知道不妙,但也知道此刻決不能退縮,否則自己這方就要變成大潰敗了。

在查魚喀的指令之下,排在隊伍前頭的一個牛錄正藍旗騎兵不僅沒有放緩腳步,反而向著對面的明軍騎兵隊伍進行了最後的加速。

這些正藍旗騎兵,希望能夠用瘋狂衝鋒的馬匹來阻擋或是嚇唬住明軍騎兵進行避讓。但是在這樣密集的隊伍中,哪怕有幾個明軍騎士心生膽怯,此刻也是脫離不了隊伍的。

正藍旗騎兵的發狂衝鋒雖然造成了同等數量的明軍騎兵落馬,但是很快,這個牛錄的騎兵就像是一朵浪花一樣,被明軍這塊礁石踐踏了過去,再也翻不起什麼碎花來了。

這一幕雖然讓查魚喀臉色難看,但他還是依舊發出了指示,要求身後的將士們向中間靠攏,然後對明軍前鋒正中的將領發起衝鋒。

然而查魚喀沒有看到的是,在他義無反顧的沖向了明軍隊伍正中的將領時,跟隨他上前的只有寥寥幾騎,剩下的蒙古騎兵已經跟著那些殘存的正藍旗騎兵逃向了兩側。 “真的不是我。”車恩尚辯解,她直視着十九,背脊挺直,“你有什麼證據證明是我發到網上的,我也可以告你誹謗。”

十九輕笑,爲女主角這份不知哪裏來的自信自傲,作爲社會關愛人羣進入學校,也想要告財閥子弟?“這件事情我會查清楚的,如果是你……”

金嘆走到車恩尚身邊,戒備的看着似乎準備放狠話的十九。崔英道也走到十九身邊饒有興致的看着車恩尚,嘴角掛着惡劣的笑容,詠歎般的說道,“社會關愛人羣車恩尚,如果真的是你,那我會好好招待你的。”

車恩尚驚恐的向後退了一步,想到昨晚崔英道威脅她的話就心寒膽戰.她知道崔英道和金嘆的往事,還以爲崔英道最終會站在金嘆這邊,卻沒想到昨晚等待她的卻是崔英道要她離開金嘆。

顯然作爲昔日好友的崔英道並不是真的對金嘆一味敵對仇視,還想要拉金嘆一把,只是車恩尚並不理解。

十九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頓時沖淡了四人之間的劍拔弩張,“同學,我會查清楚,不會讓你蒙受不白之冤的。”

她說完轉身走到自己的儲物櫃前,拿出課本往教室走去。

這種自己死了還要拉個墊背的行爲也是她做任務的準則。想到女主角那個怪異的眼神,她就覺得自己可能把事情想得太複雜了,所以她果斷的將走出緋聞指責的女主角拉下了水。

男主角和她一樣都有一個讓人不省心的媽,只是她的媽媽是偶爾犯二,金嘆的媽媽卻是一直處於二當中。說不準那照片就是男女主角的媽媽合謀從金會長的保險櫃裏偷出來的。

畢竟原劇裏男主角的媽媽就這麼幹過,還用那個照片威脅過esther李呢。雖然她鬧不懂當時已經知道金嘆是庶子的esther李爲何不提早提出解除婚約而要等到被人威脅。

“不是吧……我不會亂猜還猜準了吧?”十九看着要和她單獨談談的車恩尚的背影,莫名的覺得無語。

她真想跪地求不要躺槍,她果然是把這世界想得太複雜了麼?

不過談談這種事情,必然要談一個對她絕對有利的結果出來才行,陪一個庶民談談這麼掉價的事情,可有損她高高在上的女王形象啊。

她站起身看了眼面無表情的金嘆又看了眼正看着她的崔英道,腳步輕快的走出了教室。

正值休息時間,車恩尚便突然衝到十九的桌前要和她單獨談談,那些想聽八卦的人都將目光若有似無的停留在她身上,真是有種後背發燙的感覺。

“同學,要談談的話,就去放送部吧。”十九叫住了腳步急切的車恩尚,見車恩尚突然驚恐的瞪大眼睛,她才輕蔑的嗤笑一聲,“因爲只有那裏是你去了而不會被責怪的地方,你似乎和燦榮認識吧?那裏是寶娜的地盤呢。”

車恩尚點了下頭,黯然的跟在十九身後進了放送部。放送部只有拿着文件夾的李孝信,見到他們闖入嘴角還帶着溫和的笑容,“難道又是要談判麼?”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