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就在這時,我的頭頂一涼,好像有冰水滴了下來。

2020-11-05By 0 Comments

我擡頭一看,倒吸了一口冷氣,小鬼整張臉上,本來是青色的皮膚,現在已經完全腫脹開裂,殷殷血液從每一條縫隙裏流了下來。

這血極爲陰冷。

“你…”我剛開口,沒想到小鬼一把抓住我的腰,把我舉了起來。

我動彈不得,大叫:“小兔崽子,你想幹什麼?你可不要亂來!”

我正面對着小鬼,他的臉就看得更加清楚了,上面的裂紋就像是世界地圖,血差不多把他整張臉都染紅了。

他一步一步向前方走去,我扭動了兩下肩膀,又看不了身後,我不知道他要把我帶到哪裏去。

我大罵:“臭小鬼! 娛樂圈之閃婚 把你爹放下來!”

小鬼還是不說話,我死死盯着他的臉,發現那些裂紋擴散得非常快,從臉上已經裂開到了胸口。

我不知道小鬼吞了自己的分身,會有什麼樣的後果,但是看他的表情,我知道,這個後果,肯定不好。

剩下的饕餮,看到小鬼沒有再攻擊過來,一個個地撲上他的身體,開始貪婪地吸取他的血。

饕餮像螞蝗一樣,一個個地脹大,小鬼的移動速度慢了許多,那些饕餮,就像肉瘤一樣,掛在了他的身上。

走了不到十步,小鬼慢慢把我放下。

我踩下地的時候,突然發現,腳下的觸感,有些不同。

低頭一看,這竟然是一個棺材!

這個棺材形狀很特別,非常短,可能不到一米五,但是非常的高,起碼有三米。

就在我低頭觀察棺材的一瞬間,面前傳來了恐怖的一聲悶吼。

像打雷似的。

我驚愕地看着小鬼把身上的饕餮一個個地揪下來,然後塞進嘴巴。

饕餮吸飽了血,一咬就爆裂開來。

陰冷粘稠的血,濺了我滿臉滿身。

我用手擋了一下,呸呸兩口,也沒時間去擦,擡眼就看見面前的小鬼整個身體都縮小了。

身上的青色皮膚一塊一塊地掉落,露出了紅色的肉體,只有眼睛,緩緩褪色。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晃神只不過一眨眼,我直接跳了下去,小鬼已經縮小到了一個嬰兒的體型,身上的血色也已經褪去,變成了正常人類的皮膚。

不同的是,他的皮膚上,全是刺青,刺的都是我看不懂的花紋,仔細看,像是某種文字。

我一下明白過來,難道這就是鬼童王的真實面貌?他死前,就是被人刺滿了封印咒語?

他爬向我,我將他抱了起來。

接着,他指向我的後腰。

我愣了一下,疑惑地摸向他指的位置,是我的畫筒,裏面是已經變成了白紙的畫卷。

我把畫卷拿了出來,單手甩開。

小鬼看到畫卷,似乎有了情緒上的變化,一邊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一邊抓向畫卷。

我把畫卷放在他的手邊,他猛地一戳,我低頭瞥去,就看見畫卷上,赫然出現了一個紅色的血印。

我心裏忽然堵得慌,畫卷再也進不去了,他只能待在這個地底。

突然就在這時,小鬼把我的胳膊一推,掉到了地上,接着繼續爬。

重生之錦繡春 我盯着他,爬向身後的棺材。

他爬到了棺材邊緣,回頭望了我一眼,然後推了推棺材。

幾乎是同時,棺材中間被推到的位置,有一塊小方格噶嗒一聲,往裏凹陷進去。

接着,棺材平面開始有無數的小方格往外凸出來,好像一個變形金剛就要變形了!

小方格像搭橋似的,一個接一個掉了下來,後面落下的,直接掉在前面一塊的平面上,輪迴滾動,以極快的速度,將底下的小鬼包裹住,然後一塊一塊再重疊起來。

到最後一塊小方格重疊後,整個棺材,又變成了之前的樣子。只不過向前挪動了一小步。

一下子,整個空間,寂靜無聲。

我腦子裏是空的,喊了兩句阿九,阿九也沒有回答。

視線越來越差,蛇眼的力量減退了太多。

定了定神,心情逐漸平復下來。小鬼之前說,這底下有三層封鬼殿,現在我處於第二層,也就是說,肯定有出口,通向最底下那一層。

居魂和矮子已經到了?曹小多也在下一層?他下去幹什麼?

我嘆了口氣,孃的,到底有什麼事,是不能讓我知道的?

這底下非常空曠,左右看了看,都看不到盡頭,那個棺材就在我身後,顯得非常突兀。

我朝前走了走,突然,我就發現,在我前面不到二十米的地方,有一小團白色的東西。

那是剛剛饕餮蹲着啃食什麼東西的地方,那是什麼?

我嚥了口唾沫,心裏暗暗發毛。

快步小跑過去,我看了一眼,腦子就炸了。

遠看是一團白色,隔近了,才發現,這尼瑪是一根根的骨針,聚集在了一起!

骨針堆鼓了起來,好像底下還蓋着東西!

我愣在原地,這是矮子的…矮子他到底發生了什麼? 縱使傑頓再怎麼不甘心,加拉哈德去意已決,他也無法挽留。

當加拉哈德來到了大街上時,才猛然間覺得大街上的人如同被清掃空一般,整個街道寂靜得讓人覺得害怕。

此刻已經沒有人想要再去招惹這個所謂的開膛手傑克,就連現在還處於白天,都已經使得行人不敢上街,鋪面不敢開張。

從敦城的警局那邊傳來的最新消息看,昨夜的事故造成了近乎三十多位女性死亡。

更可怕的是那些女性在事發之前都安靜的待在自己的家裡,然而當周圍的迷霧升起的那一刻,她們便已經來到了隧道之中被人肢解。

就連在家中都無法逃過被殺的厄運,整個敦城現在早就已經不再將開膛手傑克當成一個連環殺人案的殺人狂魔,已經將它作為了一個恐怖傳說中的怪物!

就連家裡都不安全,當地的捕快又無法抓到兇手,一時間整個敦城的人都大批的朝著城外遷移。

他們不敢用自己的生命來冒險,如果連待在家裡都會被殺手開膛破肚,那實在是太可怕了,他們已經不知道有什麼地方可以躲藏!

Hello,總統大人 看到了這幅場景,加拉哈德更加堅定了要找許曜幫忙的信念。

他以極快的速度迅速的來到了博物館前,當他見到尼爾格瑞的時候,卻見尼爾格瑞心如死灰的站在了他的面前,一副失了魂的樣子。

「尼爾格瑞館長!請容許我打擾你一下,思索再三,我還是覺得需要得到許曜先生的幫助。那一百件文物……」

還沒等加拉哈德的話說完,尼爾格瑞就大聲的對他喊道:「別說是一百件文物了,就算是兩百件,三百件我也拿得出手!就算他將那邊的木乃伊扛走,我也沒什麼意見!只要他能查出真兇!只要他能將犯人繩之於法!他的要求我都答應!」

原本加拉哈德還以為自己要苦口婆心的勸說一番,尼爾格瑞才會同意,沒想到今天居然改變了主意。

「你到底怎麼了?尼爾格瑞館長,你看起來氣色不太好。」

加拉哈德關心的提問。

「我的妻子和女兒……就在昨天晚上也遭到了毒手……明明我的妻子還睡在我的身旁,突然間大霧就涌了進來,隨後我的妻子在大霧中迷失了方向……」

「當迷霧消散之時,她已經消失在了我的面前,我的女兒也隨著我的妻子一同消失……當晚我就接到了消息……她們遇害了……」

尼爾格瑞一邊說著,悔恨的眼淚不斷的落下。

他沒有想到自己終有一日會從旁觀者變成受害者,原本他覺得只要縮在家裡就不會出事,沒想到當災難降臨之時沒有人可以逃脫厄運。

若是昨天他加拉哈德,將一百件文物歸還於華/夏,請得許曜出手,也許就能將犯人繩之以法,也許自己就不會通失家人。

然而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現在自己所能做到的,也就只有將希望全部寄託到加拉哈德身上。

「既然你已經同意了,我就回去告知與許曜先生。手續那邊,就拜託你來幫忙申請吧。」

加拉哈德看到就連尼爾格瑞也同意了他們的要求,估計上頭的人也會同意這件此事,於是也就不再啰嗦,提早一步的聯繫上了許曜。

「許曜先生,我們已經談好了條件,你可以說說詳細的計劃嗎?這樣,我們當面談一談吧。」

很快,加拉哈德就來到了許曜的住所。

「許曜卿,我聽說你有辦法能夠制裁開膛手傑克,不知道你的方法是什麼。」

加拉哈德開門見山直接詢問。

「這個詭異的東西出現的時候,都伴隨著奇怪的迷霧,有那迷霧相助我們不好對付他。」

許曜其實也注意到了迷霧,他也曾經試圖調查過迷霧,卻發現這迷霧擁有干擾的作用,甚至還伴隨著工業毒素影響施法。

「在我們東方的道術之中,有一種名為法陣的東西。我可以使用戒指,將法陣銘刻於其中優先安置,等到開膛手傑克出現的時候,再展開啟法陣,將其捕捉在內。」

許曜一邊說著,已經拿出了一盞茶杯,茶杯之中刻滿了道家法陣。

「只要等到開膛手傑克出現在你的附近,你將這個杯子打碎,法陣就會自動張開。到了那時,自然就可以將殺人案的犯人囚禁於法陣之中。」

許曜將杯子朝前方一丟,加拉哈德如是珍寶一般接在了半空之中,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來。

「沒想到你居然還會製作道具的魔法,你們東方的修道者還真是神奇。」

加拉哈德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杯子,隱約的能感受到其中的力量,便覺得大為驚奇。

「但是……應該怎麼將殺人案的真兇引出來呢?」

加拉哈德雖然是拋出了這個問題,但是他卻將目光看向了東雲。

他一開始的提議就是讓東雲做誘餌,在夜間行走在大街上,故意被開膛手傑克盯上。

以東雲的實力來講,應該可以支撐一段時間,甚至可能直接就能夠將開膛手傑克斬落於陣前。

然而許曜卻一直不肯讓東雲以身涉險,所以這件事情也一直沒有著落。

霸王總裁很邪魅 東雲注意到了加拉哈德的目光,臉上浮現出了一絲壞笑:「非常抱歉,以我家先生的性格,恐怕他是不會讓我身處於危險之境,不過我當時有其他的辦法能夠幫你。」

「是的,我們有辦法能夠幫你將他引出來。」

許曜從沙發上坐起了身子,緩步的來到了加拉哈德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過來吧,我讓你看看什麼才叫做制勝法寶,東雲這是你比較擅長的領域,應該沒有問題。」

隨後加拉哈德一臉懵逼的被許曜拉了起來,推進了房間之中。

又是一個寂靜的夜晚,整個敦城的街頭空無一人。

一些已經離開這個城市的人,也在擔憂著自己在城外會不會遇到事故。

一些還未離開敦城的人則是關緊了家裡的大門,祈禱著不會被殺手看中。

此刻一位少女走在了街頭,他的身上穿著粉紅色的洋裙子,甚至還穿上了白色的絲/襪,在街頭獨自一人孤單的行走著。

微風稍稍的吹起了他的裙擺,蓋在了他的頭上白色頭巾也被風吹得肆意飄散。

這名少女在顫抖著,並不是因為害怕,而是因為……生氣。

此刻,加拉哈德怎麼也沒有想到,許曜口中所說的方法,居然是讓自己換上女人的裝束! ?矮子身體裏少了這些針,不是必死無疑嗎?我身上冷汗狂冒,難道這底下埋的,是矮子屍體的某一部分?

我胡思亂想着,是不是我會見到矮子的頭?還是斷手斷腳?猶豫了好一會兒,我最終還是不能逃避,決定蹲下來,去扒開那些骨針,一探究竟。

這個過程,就感覺像去停屍房認屍。

我低下頭,突然就停了下來,因爲湊近了才發現,骨針旁邊,竟然全是血漬,只不過已經被饕餮舔得只剩下了一丁點印子。

這就更加重了我的心裏負擔。

我咬着牙,手一點點靠近那團針,剛一碰到針的邊緣,我就覺得不對勁,這些針居然變得非常軟!

以前矮子當蜘蛛俠的時候,是靠這些針釘在牆上的,堅硬無比。

我捧起一些,針在我手裏竟然扭動了一下,然後軟綿綿的,像煮過頭了的麪條,耷拉了下去。

我記得矮子跟我說過,這些針,其實是一種生物,類似於太歲一類,反正就是介於陰間陽界之間的東西,它們還活着,也就是說明,矮子他們不久前,纔到達這裏?

簡直是日狗,不能等等老子?

把剩下的骨針全都扒開,我定睛一看,一下子不知道作何感想,又好氣又好笑,展現在我眼前的,竟然是一大團衣服!

孃的,不要這麼嚇人!我的心理陰影面積已經繞地球很多圈了!

我把衣服一件一件提溜起來,發現這幾乎是矮子身上的全套衣物,除了裏面的褲衩。

我向下看了一眼,猛地我就明白了,爲什麼矮子會把針和衣服留在這裏。

底下是一道暗門,暗門上有一朵花把手。

恐怕這些饕餮讓矮子和居魂吃了不少苦頭,矮子纔會出此下策。

把帶血的骨針和衣服當成誘餌,然後當饕餮都去吸血的時候,他們快速下到門下。

矮子的針是會跟着主人跑的,慢慢地就推動着衣服,挪到了這個暗門之上。

我用衣服把這些骨針包起來,把袖子繫緊,然後背到了背上。

矮子的體質特殊,沒有這些針,估計要少活十幾年,到時候一定要讓他跪着求老子把針還給他!

我盯着面前的門把手,趁着阿九的力量還沒有消失,趕緊把手伸過去。

果不其然,手一下子就被這個花的花瓣纏繞上了,力道特別足,我輕輕一擡手,底下的暗門就打開了。

露出一個黑黢黢的四方形洞口。

我剛準備下去,突然之間,眼睛一珍痛,雙眼之前一振,看到的東西一下變成了重影。

我捂住眼睛,緊緊縮成一團。

這種感覺很快就消失了,我趕緊看看自己的手背,蛇鱗片一隱一現。

我可以感覺到自己體內有一股力量在往外涌,似乎要把我活生生的血骨分離。

我呸了兩口唾沫,事不宜遲,這阿九在我的體內,怕是待不了多久了。

顧不得身體裏隱隱作痛,立刻撐着四方形的洞邊,往下跳去。

我的視力現在跟普通人差不多了,裏面特別黑,完全看不清楚周圍的環境,我也不知道,底下究竟有多深。

忐忑中,我一下子落地,這才發覺,這裏不過兩米多深。

我吐了一口氣,定了定神,伸手向前摸去,這裏是一條窄道,橫向的,我的左右兩側,滿是黑暗。

我走向了那兩邊,都沒有障礙,到底該走哪一邊?

我的腦子裏的想法迅速飛轉,忽然,我靈機一動,把衣服包裹打開,從裏面選了兩根相對來說較硬的針。

我攤開手掌,把針平放着,緊接着,我看見針開始旋轉。

就像是指南針一樣。

“帶我去你主人那裏吧!”我默默道。

幾乎就是這個瞬間,針迅速繃緊,接着往前一飛,還好我反應快,轉手就抓到了針的末端。

我就像寵物小精靈皮卡丘,被精靈球吸引,不停朝前跑去。

我終於可以體會到盲人被導盲犬牽引時的感覺,在黑暗中全力奔跑,實在是太恐怖的一件事,這要是前面有一面牆,我這直接撞上去,多半頭上開花!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