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嵐貴妃也是這樣的目無下塵,與漫不經心間,就展露出一種溫婉大氣……

2022-01-24By 0 Comments

那不是一種單調乏味的裝腔作勢,而就是一種,高貴到骨子裏的不屑與人為伍。

她的脊樑永遠都是直挺挺的,好像無論到了何時,都不會彎下來。

她們永遠那麼高高在上,不關乎身份地位、權利財勢,而是,那種風骨早就浸透到了他們骨子裏……

池玲瓏面上的神情又開始有些恍惚了。

她現在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做夢,還是神經又錯亂了。

不然,她怎麼好似又隱隱的回憶到,昨天在嵐貴妃靠近她,抬起她下巴的時候,她也聞到了她身上,清淡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佛香味兒?

嵐貴妃昨天參加宮宴的時候遲到了,她身上又有佛香味兒。唔,她到底在想些什麼?

池玲瓏懊惱的拍一下自己的小臉蛋兒。

眼光普照,正值旭日初升,萬丈金光灑滿整個大地,孫琉璃甫一從黑暗中出來,被這耀眼的金光刺得不由微眯了眸子。

「隨我四處走走。」

「好。」

兩人邁動腳步,才剛走了沒多遠,便見出去清理灰燼的千嬌,竟是恰好端著光潔的圓盆回來了。

看見池玲瓏攙扶著孫琉璃在散步,便恭敬的又向她們各自行了一禮。

千嬌回去給孫琉璃準備早膳,孫琉璃此刻卻回過頭來,直勾勾的盯着千嬌手裏的火盆看。

看了好一會兒,她才又回首笑着問池玲瓏道:「你知道……為何昨日除夕夜,我在院裏燒紙不知?」

口頭上說是「燒紙」,其實更準確一點說,便應該是祭祀。

但是,正規的祭祀時間,又應該是今天早起,而絕對不應該是昨日晚上。

只除了一種可能,……除夕之夜,剛好就是。孫琉璃某個親人的忌日?!

池玲瓏搖搖頭,孫琉璃卻是兀自笑了起來。

她伸手摸了摸池玲瓏的眉眼,笑着。語氣低不可聞的感嘆,「多像啊……」

一邊好似還在自言自語一般,「昨天啊,是我x孫家,三百八十九口人,集體被人……絞殺之日……」

「咔嚓」一聲輕響,池玲瓏狼狽的一個退步。就踩在了梅樹下的一個枯枝上。

四下里寂靜的,只有北風呼呼吹動的聲音。看着池玲瓏現在整個人都呆愣住了,完全傻了一般。

孫琉璃收回遙望遠處的,那雙蒼茫又空洞的眸子,回首嫣然朝池玲瓏一笑。

又好笑似地捏了捏她透明的耳垂兒。「傻丫頭,姐姐騙你呢,你不會真信了吧?呵呵,你這丫頭啊,可就是太單.純了,姐姐隨便說句話你就信,到時候啊,說不定你被人賣了,都還傻乎乎的幫人數錢呢。呵呵呵……」

銀鈴一般的響聲。清脆的回蕩在梅林中,然而,池玲瓏此刻卻雙眸一眨不眨的。直勾勾的看着,明明笑容張揚絢麗,但是,那神情,卻好似在聲嘶力竭的痛哭一樣的孫琉璃,口乾舌燥。眼睛發澀,當是時。一個字兒都說不出來。

良久之後,孫琉璃才終於止了笑,隨後又慢動作一樣,眷戀的摸著,池玲瓏的和她如出一轍的遠山眉;她那雙霧蒙蒙、黑漆漆的眼睛,又呢喃了一句,「姐姐騙你的啊……」

兩人就這般一動不動的,在梅樹下站了良久一段時間,直到又有腳步聲,從冷月苑門口傳來,被驚醒的兩人,才有志一同的,朝冷月苑門口看去。

卻正見,一襲白袍,面上神色同樣憔悴又疲憊的孫無極,正一腳邁進冷月苑。

興許是沒有想到,會一進院子就看到她們兩個人,孫無極面上的神情一閃而過的訝異之色。

隨後,卻是面上帶着溫潤的,如同暖陽一般乾淨的氣息,眉目優美如畫卷的,笑着向她們這裏走來。

走的近了,他眸中的紅血絲,便也再掩飾不了。

然而,即便此刻形容狼狽非常,衣衫也略有些褶皺,這個俊逸的宛若謫仙一般的男子,那樣乾淨溫暖的眉眼,那身入骨的風華,也還是會驚心動魄的,讓人會為之怔然。

他朝她們走來,無關乎相好相貌,而是這個人,洗凈鉛華,落入凡塵,也抹不去他周身的風骨。

與他一比,望他一眼,都能那樣心甘情願的,無怨無悔的,讓人低到塵埃里。

「玲瓏丫頭過來了?」

他自然而然的,伸出泛著森森玉白色的大掌,揉着她頭頂軟軟的發。

沒有如之前一般強制的守禮,和她故意拉開距離,他現在安撫着她,口氣親昵的和她說着話,如同在關心着一個……最疼愛不過的小妹妹。

「今日大年初一,丫頭可是過來拜年的?」

池玲瓏傻傻點頭。

那兄妹兩,此時那雙相似的眸子中,便也果真染上了深入眼底的笑意。

孫無極從自己荷包中,珍之重之的,掏出一塊兒色澤血紅,光潔潤澤,石質細膩,柔和如脂,被雕刻成,一條很是靈氣逼真的小蛇模樣的玉佩來。

「喏,新年賀禮……」

池玲瓏獃獃的,把那幾乎可以買下兩座城池都不止的,足有她半個巴掌大的玉佩接過來。

她屬蛇……

孫琉璃看她迷糊而傻愣的模樣,此刻也當真被她逗笑了。

便也又捏捏她略有些清涼的面頰,與她道:「姐姐也給你準備了新年賀禮,不止有賀禮,還有壓歲錢哦。」

百媚聽到了這邊的動靜,也捧了一個匣子過來。

孫琉璃不看那匣子一眼,卻是也從荷包中,掏出個小的香囊來,「喏,這是壓歲錢。」

又從百媚的手中,接過那雕刻着紫檀木纏枝花紋的匣子,直接交到她身後的六月手裏。

「這是今年的賀禮,以及上一年的賀禮。」

在孫無極的哭笑不得,以及六月和七月,千嬌百媚的無語及好奇中,孫琉璃理所當然的道:「以前十幾年,姐姐沒有給過你什麼年禮、節禮,從今年開始,每年都給你補一年的份例。今年補去年的,明年,再補前年的。總要……把欠你的都補償給你……」(未完待續)

ps:謝謝「桃某人」親愛的十分的評價票,親愛的我愛你,嘻嘻。說個事兒,阿扇決定,最遲最遲再需要用四天時間,就一定會把那兩隻的親事解除了。親們你們要信我,其實最多四天了,一般計劃的話,大概兩、三天就好了……ps:現實時間啊,不是劇本時間! 一路上,兄妹二人不停地討論著哪遊戲中一個英雄被加強了,哪一個被削弱了。

就在他們討論的正激烈的時候幾聲刺耳的車笛聲打斷了二人的討論。

「若芸,上車,我讓管家帶你們過去。」

張若風撇了一眼駕駛室冷笑了一聲說到。

「怎麼著不自己開了啊?」

「呵呵,不了,手把不行,還是讓管家來吧。」

兩個人隨即上了車,張若芸從小到大還是第一次坐勞斯萊斯,看著裡面那奢華的內飾簡直讓人有一種如同公主般的享受。

張若風看著妹妹那一臉如痴如醉的樣子好像找個地縫鑽進去。

不就是輛豪車嘛,有什麼大不了的,等我以後成了籃球明星給你也置辦一輛一模一樣的,到那時我讓你當一回真公主。

由於是乘車的緣故,原本20分鐘的路程不到10分鐘就到了。

孫陽禮貌的率先下了車到另一邊去為張若芸扶車門,誰承想自己還是晚了一步。

「謝謝你帶我們,走吧,呵呵。」

「額。。。好吧。」

作為二中的新款校花,張若芸很快便傳遍了整個校園。

為了能夠一睹這盛世美顏,許多高年級的學生們也早早的趕來了學校。

「我去!長得真挺好看。」

「遠看有點像韓素顏,但是近看又有點像李珍熙。」

「你韓劇看多了吧,要我說她長得有點像崔嘉盈,你看那眉眼要說是她女兒絕對有人信。」

「拉倒吧,鬼胎啊?崔嘉盈都死幾年了,切!」

離軍訓時間還早,學生們各自忙活著自己的事情。

就在這時,一輛鑫城牌照的邁巴赫商務停在了二中的校門口。

「阿翔,學校我已經打過招呼了,有什麼事情你直接找校長就可以了。」

「知道了哥。」

這已經是劉宇翔換過的第5個高中了,從鑫城一直到上滬最後沒想到居然來到了豐順這個小城市。

「喂,內小子高一二十班怎麼走?」

張若風一臉的不削,我憑什麼要告訴你?再說你媽沒告訴你做人要懂禮貌嗎?

「不知道。」

劉宇翔一聽你小子可以啊,敢和小爺我這麼說話。

隨即只見他一把抓住了張若風的衣襟說到。

「不知道TM給我找去,別讓我揍你!」

張若風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不是來活了嗎?自從初中畢業以來自己已經兩個月沒熱身了,今兒感情這是遇到茬子了。

就在兩個人準備大打出手的時候,一個銀鈴般悅耳的聲音打斷了兩人的爭鬥。

「哥,你這是在幹嘛?」

「你別管我!今兒我非給這小子好好上一課不可!」

眼見著兩人又要動手,張若芸一下子用她那嬌柔的玉手拉住了兩人的手臂。

「你們別打架啊,有什麼事情好好說不行嗎?」

不知為什麼,張若芸的手就像是被施展了魔法似的,就在它剛剛觸碰到劉宇翔的那一瞬間,他的手臂變得酥酥麻麻的一點力氣都使不上了。

然而張若風可是對妹妹的「魔法」天生免疫,只見他隨手就是一拳打向了劉宇翔的面門。

好在劉宇翔遺傳了父親的體育天賦靈巧的躲閃了這一拳重擊。

張若芸見勢趕緊橫在了兩人中間嚴肅的對張若風說到。

「你打啊?先把我打到吧,這樣以後就沒人管你了。」

「你給我讓開聽到沒有?讓開!」

「我不讓!你不準再和任何人打架了。」

「這小子欠揍你知道嗎?」

「在你眼裡就沒有不欠揍的人,嗚嗚嗚~」

劉宇翔見張若風沒有向自己在出手於是也放棄了打架的念頭,倒是面前的這個姑娘引起了他強大的好奇心。

剛才的感覺到底是什麼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