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幻界內……

2020-11-05By 0 Comments

“父神,我也只能送您到這兒,接下來的區域是隻有您能到達的地方,請務必小心。”

“放心等待吧。”周思眼神一凜,迅速柔和下來,並拉過身旁被他窺欲了好久卻不敢下手的女神,將之攬入懷中,開始釋放一部分之前一直壓抑的慾望。

而神女對此毫無抗拒,甚至刻意逢迎。

頓時,幻界之中出現一片旖旎。

當然,至少周思覺得自己還沒有在走廊中辦事的膽量,所以此時的舉動,也不過是嘴對嘴的紳士行爲,最多動了動手,捏了捏某些地方而已。

少頃,雙方分開,周思也隨即恢復了冷靜。

“那麼,我進去了。”

“嗯。”神女低着頭,輕聲迴應。

隨後,周思轉頭看向了房門,他似乎能夠感受到房門後方那改變自己的強大力量。

爲了穩定此時躁動的內心,他深吸了口氣,實現了初步能量化的身體一步步走向大門,隨後舉目望去。

這與其說是大門,在周思看來更像是一副精美的壁畫。

畫中有着懸浮於天空的巨大飛行物(周思感覺),卻並不顯眼;飛行物下方則是光芒萬丈的生物,應該是神;而神下的大地,數量衆多的凡人對天空跪拜;但真正吸引周思的,卻是飛行物更上方,那擁有一個太陽,兩顆行星,其中一顆行星擁有三顆衛星的星圖。

那會是這座聖殿創造者所來的地方嗎?

搜索記憶沒能在拉希瓦拉星的星空記憶中,發現類似星圖的周思,自然而然地結合影視作品,將之推算地八九不離十,不過現在,他要做的是進入其中,獲得強大的力量和能夠保命的東西,從而確保自己那輝煌的未來。

而根據神女所言,只需要將手放在這副壁畫準確的位置,才能進入其中。

至於這個準確的位置,只有宙斯才知道。

可這他孃的問題是,周思看了不下百遍的宙斯記憶,卻完全沒有找到這東西的存在,看來宙斯不愧是主神,就算掛了也知道防騙子啊。

……幻界外……

“話說紅綃,爲什麼要特別設立這麼一個東西呢?”必須實驗體進入實驗艙後才能開始試驗,一切都準備就緒的莫遠和衆人一樣靜靜看到幻界故事的進展,卻也有些好奇地詢問。

“是誒,姐,那麼麻煩幹嘛!”紅枼擡頭看向坐在自己操作檯一旁的紅綃。

“當然是有作用的啦。”紅綃笑道,隨後敲了敲紅枼的腦袋:“就是因爲你這種怕麻煩心思,才讓你自己的想的故事都太過平淡,不然以你的幻界控制能力和合理化編制技巧,完全可以搶了老姐的工作哦。”

“嗚。”紅枼不甘地捂住腦袋。

不過眼下說正事,紅綃也不敢讓莫遠這位天人中的NO.1等太久。

“這樣做,是爲了照顧最高長老會的命令。她們要求進一步加強這些實驗體對我們朋族的好奇與期待,以確保在未來相遇甚至我們主動找過去的時候,他們能夠很快接納我們,而不至於當作陌生人甚至敵人。”

“哦……準備!有人開始選了。”

“是嗎!”衆人頓時結束交流,齊齊看向實驗艙。 “根據分析,如果是要進入其中,應該會與這個外星種族相關,那麼……”在神女期待的眼神中,頭腦依然有些暈乎乎的周思利用成爲真神後的能力,漂浮到半空之中,隨後按在了天空中那座並不顯眼的飛船上。

沒有反應。

皺眉,他視線掃過飛船下方的衆神,然後又擡頭看向星圖。

“在這裏面可以獲得強大的力量,我就不相信在宙斯離開的這麼長時間裏,其它神沒有來試探過。可如果不知道星圖的意義,一般應該都會去觸摸衆神甚至下面的普通人,但既然沒人成功,加上飛船也沒反應,那剩下的,是不是就只有星圖了?”

不過,星圖不大不小,看起來卻是幾個按鈕。

根據周思結合衆多神話、科幻、考古電影的劇情,這個星圖很可能就是創造聖殿的外星人的來源。那麼想象一個外星種族,應該都會有一個母星,而將母星作爲進入開關,這似乎也很有可能。

但是,哪一個纔是對方的母星呢?

漂浮在星圖之上的周思再一次沉默下來,這種壁畫顯然不可能無限試探,否則幾千年時間足夠那些神將這裏的每一絲灰塵都摸上一摸。何況,之前碰觸飛船時,周思就察覺到一種古怪的抗拒感,那讓他的身體變得沉重,這是否就是一種防盜機制呢?

“父神?”

身後傳來神女的輕呼,雖然現在的動作不至於讓對方懷疑,但時間久了顯然不行。

周思看着那副星圖,心下一動。

“不管了!”他猛的將手按向擁有三顆衛星的行星。

下一刻,劇烈的拉扯感與旋轉力向周思襲來,在這神級力量也無法抵抗的吸力之下,周思的嘴角卻泛起一絲笑容,隨後消失在整幅壁畫之中。

……

“注意,編號03,倖存兩名幽神之一的拉希瓦拉人進入實驗艙!注意,目標進入實驗艙,第四階段試驗拉希瓦拉部分正式開始!”

……

“這就是能夠賦予我超越神的能力的地方嗎?”很快從眩暈中清醒的周思從溫熱的地板坐起,首先回頭看向身後。

那裏只剩下一面光潔的牆壁,沒有任何花紋裝飾,也沒有任何門窗的痕跡,只有簡簡單單的一堵牆。

來到神界才學會卻已經運用熟練的精神力迅速掃出,周思眼神一凝,因爲他察覺到自己在神界中能擴散數百米的精神力,竟然無法探出這入目之處不過幾十米直徑的空間。

“是這種牆壁的原因嗎?”他將手放在牆壁上,那裏沒有任何反應。

不過很快想起此行目的的他還是收回了好奇,轉頭打量這間看起來就如蛋殼內部般的橢圓形空間。

整個空間相當之簡單,除了那光潔如鏡的牆壁外,就只剩下懸浮於空間正中,離地至少有六米高的蛋狀座椅。精神力掃過之時,這張椅子明顯散發出了從未有過的對精神力的吸力,讓周思產生只要坐上去,他就能擁有世界一般的錯覺。

“來都來了,不坐一坐也太吃虧了。”

這裏怎麼看都不想能夠獨立離開的空間,但這並未給周思帶去太多恐懼,因爲他知道此行的目的,所以也並無太多懷疑。在真神之力(念力)的託動之下,周思很快坐到了蛋形座椅之中。

觸及當時,他的身體立馬陷入一片柔軟和致人昏睡的舒服感中。

成神帶來的虛弱感,頓時讓他無法抵抗這一絲昏睡,慢慢閉上了雙眼。

……幻界外……

“03號目標一切準備就緒!”

“01號目標成功啓動壁畫,進入強制昏迷等待03號目標試驗結束!”

“011號目標成功啓動壁畫,進入強制昏迷等待03號與01號目標試驗結束!”

……

“很好,紅綃!”

“嗯!啥?”

“剩餘人員的管理控制就交給你了。”

“放心吧,莫遠。”紅綃大氣地揮動手臂,開始對幻界進行調整,並製造出各種合理的意外來拖延剩餘人員通過壁畫、完成進入實驗艙這最後步驟的時間。

一時間,剩下幾名拉希瓦拉人,不是遭遇追兵出現,就是遇上神女的纏綿與囑咐,亦或者陷入對壁畫的沉思之中而延長了進入時間。這一系列的幻界變動,看起來是那麼的自然而又契合每個人幻界的發展,讓一旁的紅枼頓時兩眼冒出了崇拜的小星星。

“紅枼,注意實驗艙環境監控!不要走神!”看到屬下的表現,莫遠有些無語地搖頭警告到。

“啊!是,抱歉。”吐了吐舌頭,紅枼轉頭開始認真工作。

正如第三階段的雷丘,以及隨後幾隻能量化生物的純能量化試驗一樣,這次在莫遠和兇真的面前都升起了能夠操控實驗艙的球狀物。

在此之前,這些實驗體都通過各種方式,實現了第一波的能量化轉化。

在這一步驟之中,拉希瓦拉的十二個實驗體就死掉了兩個,再加上幽神化中死掉的一個,才導致現在只剩下九個人的情況。不過這種成功率,放在土着身上已經算是不錯的。何況現在朋族的能量化對非大朋族體系成員使用,可是要付出很大代價的。

簡而言之,售價很黑。

“啓動區域網絡連接,分享計算控制能力!”

“是,啓動區域網絡連接,技術部核心機密朋族網絡劃分3%的計算力進入本實驗。”

上次莫遠和兇真兩人不過負責一隻皮卡丘的純能量化,就將本身的計算力和精神力推到極限,消耗太大。爲此,技術部提出了將長老和核心長老們劃撥到朋族網絡中、平時並不適用的計算力調動起來的建議。

如此一來,只要確保這些賦予計算力的人不會泄密,實驗將會輕鬆很多。

“根據計算,拉希瓦拉人的能量化身體需要佈設1788個意識節點,以確保純能量體的控制。但本身的改造承受時間只有三個小時,而且雖說提升到幽神級意識讓03號的意識承受時間增加,但由於意識受損,考慮到穩定性問題,所以最好還是能夠在兩個小時內完成。”

“切,連皮卡丘都比不上的土着。”兇真在一旁啐了一口。他可沒有莫遠的能力,就算劃分了3%的龐大網絡計算量,但他能夠承受的也不過其中0.7%而已。

“兇真你負責大腿以下的下半身438個節點佈設,其餘部分交給我就是了。”莫遠這樣吩咐到。

“那好。”兇真滿意地點頭。

雖說純能量化後的身體,本質上剩下的是意識和自然能量兩個部分,但通過三個階段的試驗,朋族掌握的純能量化技巧已經表明,改造的關鍵只在於意識節點。只需要佈設好意識節點,就算身軀的自然能量完全散去,只要周圍還有自然能量,意識體也可以想一想就輕鬆重構整個純能量化身體。

所以,純能量化時,衆人要考慮的也已經不再是身體組織複雜度,而是節點數量。

而且,對這些純能量體的純能量化,莫遠等人還得到最高長老院的要求,將在佈設節點的時候,以朋人的節點分佈來佈設,而不是拉希瓦拉人的節點分佈。

簡而言之,要通過純能量化,至少得將這些拉希瓦拉實驗體意識表現,轉變爲朋人。

“這可不是簡單點事情啊。”莫遠在心中不停地計算着他所需要佈設的1300多個節點位置,以及其表現形式,而感知中的世界則慢慢轉變成了實驗艙的內部情況。

※※※

周思感覺自己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

在夢中,他見到了絕色的女神,而女神竟然自稱是自己的女兒,倒是將他雷地不清。然後,他又被稱呼爲什麼神界主神的轉世,但在繼承主神記憶時,卻偷偷發現自己並非真正的轉世。

爲了保命,他不得不拿出從未有過的努力勁頭,去學習主神記憶中的小技巧,最終成功騙過單純的女神。

可隨後,他就不得不爲獲取自保的力量,額不斷挖掘自己的潛力,一點點壓榨,併爲最後成爲最強神,滿足自己不斷膨脹的野心而努力。這期間,他認識了神界的其它神明,瞭解到了一些神界祕辛,甚至推導出拉希瓦拉神的來源。

然後,他終於成爲了真正的神,進入了那座可以讓他獲得無上力量的聖殿。

之後,他卻睡着了。

不過,到底是睡着了?還是醒來了呢?

周思迷迷糊糊之間,想着睜開雙眼,眼前頓時光華萬丈,以至於他不得不急忙揮動手臂擋住眼前,但此舉反而讓自己眼前的光亮越加刺目。不過,奇怪的是,雖然光華耀眼,稍稍清醒過來的他卻發現自己並無痛苦的感覺。

“這是!”他看向雲霧般的手臂,驚恐中卻帶着一絲好奇。

“這些都是真的!”他轉頭看向四周,夢境中最後所見的球狀空間沒有任何改變,核心的蛋狀座椅就被他坐在身下。

“我成功了?!”他的心中浮現出難以抑制的喜悅。

周思已經能夠感受到,感受到這具身體那彷彿融入世間萬物的感受。那並非錯覺,他確信只要自己願意,現在就可以變成世界上任何一種東西,存在於世間任何一種狀態,這種難以名狀的感知讓他完全沉溺其中。

但突然,他察覺到身體一絲不對。

不僅僅是身體的外形變化,甚至連身體本身似乎都出現了問題。

“這到底是……”他看着身體的一部分如光點般消失,卻完全沒法凝聚,剛剛涌起的喜悅如潮水般退去,恐懼頓時涌上心頭。

“不好,03號意識不穩,立刻啓動精神力穩定裝置!”實驗艙不遠的實驗控制室內,響起急促的吼叫。 第四階段才第一個實驗體就出現這樣的狀況,讓本來還充滿着輕鬆氣息的實驗室,氣氛陡然沉了下去。

“組長,目標依舊在潰散之中,再這樣下去,最多六分鐘就會連意識都消散!”

“精神力穩定裝置轉入最大功率!”

“已經是最大功率了!”

“什麼,切!”

莫遠和兇真都沒有動靜,他們此時也只能分出極少部分的意識來負責指揮,主要的意識和調動的朋族網絡核心計算力,則都投入了對實驗艙中的周思意識體進行維持和修復的工作。

在此時實驗室衆人的視線之中,周思的純能量化身體,那些自然能量已經完全消散,只有彷彿透明的、只有朋人那能量雙眼能少許瞧見的意識體軀體還在劇烈掙扎,卻彷彿承受着難以忍受的痛苦,不斷扭曲變形,連基本的肢體都維持不住。

“立刻請三位陰神長老幫忙,就算是禁錮此刻的意識也好,絕不能讓其就這麼消散!”莫遠沉思片刻,下了狠心。

“別慌!”耳邊突然傳來柔和而又鎮定的聲音。

當其出現,整個實驗室衆人便瞬間平靜下來。

此時沒啥事的紅綃最先尋聲望去,就看見了實驗室中央那身着神袍的楚潔。

她在來到這個實驗室後就如衆人所想的在閒逛,但顯然也不會做出搗亂的事情,只是單純地瞭解了一下純能量化的進度而已。當週思開始進行純能量化後,她就已經出現在實驗艙周圍,觀察着整個過程。

而現在,她所瞭解的情況與莫遠等人其實差不多。

“意識的穩定可以交給我,但是根本問題不解決,我也不可能一直去穩定他的意識。”楚潔說道。

“謝謝,我們會盡力解決的。”

伴隨着楚潔那龐大的靈力涌入實驗艙,潰散中的周思意識體很快被壓縮束縛在一個狹小的區域之中。但這只是將這些意識封閉,意識體本身的結構性奔潰依舊在緩慢發展,留給莫遠等人的時間雖然變長,但並非無限。

爲了儘快尋找辦法,臨時將意識體維持的工作交給兇真後,莫遠退出實驗艙,看向實驗室衆人。

“現在必須考慮根本問題,爲什麼意識體會出現結構性崩潰!”

“我認爲根本還是在於強行提升實力到幽神級,這已經超出這個種族的極限,一定是傷到了他們的意識結構。”美里首先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我也認爲是這樣,但現在事已至此,我們不可能再將其意識變回去。何況現在,單論意識的量,這個實驗體已經退回到靈魂級的規模,退路已經沒有了。”莫遠搖頭:“必須想一個能夠真正解決現在意識體潰散的方法。”

一念成災,首席的心尖摯愛! “組長!”這時,紅枼舉手。

“說!”

“我在想,會不會是我們強行將其意識體的節點佈設成朋人模式,反而造成對方的拉希瓦拉意識和朋族意識相沖突呢?畢竟雙方意識雖然類似,但還是有那麼百分之幾的差別。”

“這……很有可能!”莫遠眼前一亮。

若說是強行將意識提升到幽神的原因,的確有可能。但一開始提升到幽神時,目標的負面情況不多,現在突然爆發的可能性就不高。因此,相比起強行提升導致的問題,莫遠還是更相信紅枼的想法。

“那麼,還有其它可能嗎?”

等待了一分鐘,實驗室衆人都搖頭,於是莫遠立刻拍板。

醫妃權傾天下 “那就以目標拉希瓦拉意識與朋族意識衝突,導致意識潰散的同時,引發了本來強行提升意識所導致的結構性隱患爲前提,立刻尋找解決辦法!”

“是!”衆人隨即翻閱網絡的入網,自我思考的閉眼……實驗室立馬安靜下來。

“快點,目標崩潰速度伴隨意識的消弱正在加大!”苦苦支撐意識節點、負責維持工作的兇真焦急地吼到:“還剩下1302個節點,消散速度正在增強,我一個人只能維持九百個!”

“努力!”莫遠沒有幫忙,他也在思考解決辦法而沒法分心。

“核心。”這時,看起來很平靜,由於非專業的問題沒法在節點等問題上幫忙的楚潔,突然回想起當初嘎山時期,她的幽神體親自刨開自己的肉體屍體,取出其中能量核心,然後瞬間與意識融合而轉化爲能量化幽神體的情況。

“啥?”莫遠一時間沒有聽清楚。

但沒等楚潔進一步解釋,一旁的紅枼卻已經反應過來。

“組長,核心!雖然還沒有過前例,但我們這次反正是試驗,那是否可以弄一個控制能源的能源核心一樣的意識核心,來作爲實驗體意識穩固的基礎呢?”

“這……”

“目標節點減少到1090個,速度越來越快了!”兇真的報警聲傳來:“這可是正常生物,本身意識已經達到幽神級,現在卻都消弱到靈魂級中期的量。再這樣下去,節點減少到800的時候就會完全崩潰!快點!”

“那好吧。”莫遠重重地點頭:“3%的計算力不夠,現在申請也來不及,楚潔大人?”

“放心,現在空閒很多,再分你類比5%的網絡計算力完全沒有問題。”楚潔隨後說道,並很快付諸行動。

周圍人頓時對靈神的強大有了個直觀的感受。

“5%啊,還只是空閒的,姐堂堂幽神級高期的幻界製作者,全部計算力加起來也不到核心網絡計算力的0.1%。”紅綃忍不住咂舌。

但此時獲得楚潔直接支持的莫遠,卻遠沒有其它人那般輕鬆。

他和兇真同樣是幽神級巔峯,可他本人卻是純能量和虛空化結合的特異天人,因此此前控制3%的額外計算量,加上自身的計算量都還算適合。 鳳霸天下:驚世容華 但現在,外來計算量卻陡然增加到比擬核心網絡8%的規模,莫遠腦門上頓時青筋直冒,很快甚至連形態都無法維持。

不一會兒,站在實驗室圓球前的莫遠就連純能量化的自然能量也無法控制,變得與實驗艙內已經消散了能量的意識體周思沒什麼差別。

當然,相比起實驗艙內的杯具,莫遠的意識是絕對穩固的。

倒是兇真,作爲同樣的幽神級巔峯,他在極限之下卻還只能控制比擬核心網絡計算力1%不到的外來計算力,這讓他感到壓力很大。

邪王溺寵不良妃 “果然,副組長也就是個普通的中二而已。”美里在一旁偷笑。

“好啦,讓副組長聽到,你就悲劇了。”向美里搖頭,紅枼擔憂地看向莫遠:“不過意識核心什麼的,說起來容易,到底該怎麼做呢?”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