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張夢沒什麼事做,也只能硬著頭皮又幫莫默穿上了衣服,既然已經裝了兄妹,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了,人家給了自己錢,又送了自己一塊看起來那麼精緻的六芒百轉表,此時若連衣服都不幫忙穿一下,豈不是有點白眼狼了。

2021-01-29By 0 Comments

張夢雖然盡量的開解著自己,但是眼睛還是忍不住在莫默身上瞟來瞟去,一顆少女懵懵懂懂的心,被這眼前近乎chiluo的男人,帶走了大部分心神,當然,或許有這種感覺的原因更多是因為好奇吧。

「哎呀,我都在想什麼呀,一個只會放屁的臭男人,自己還盯著看那麼久,丟死人了。」張夢忽然醒神的時候,莫默的衣服都已經穿好了,她還站在莫默的床邊入神的看著,此時發現莫默也奇怪的盯著自己,整個臉都變的滾燙滾燙。

老翁有點不太好意思的說:「老夫的寒舍有點簡陋,只有這兩間草屋,如果今晚要在老夫這過夜的話,恐怕——」

莫默和張夢已經給老翁帶來的極大的不便,自然不好更多要求,於是兩人異口同聲的說:「沒事沒事的。」

兩人說完后,又奇奇怪怪的互望了一眼,然後莫名其妙的笑了起來。

老翁點了點頭,也不再多說,拿著莫默送給他的那包煙,往裡屋走了去,此時的離去,似乎腳步都輕了許多,好像放下了什麼沉重的事情一般。

老翁離去后,剩下他們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的愣在那裡,兩個人的微笑也都忽然僵在了臉上。

張夢坐在了剛才老翁坐的地方,不知道為什麼,肚子里又憋了一股怨氣。

這個屋子裡只有一張床,現在莫默已經躺在了上面,除了這張床,再就是張夢坐著的這把破木椅,此時莫默看清了這屋裡的陳設,心裡也犯起了嘀咕。

「人家小姑娘背了自己一天,估計也累的夠嗆,就這麼一張床自己還佔上了,這可如何是好?」莫默開始合計起來,「可是這張床也太窄了一點,若我們兩個人真是兄妹,那靠一靠湊合睡一覺也不是不行,關鍵的問題是,我們兩個也不是兄妹啊?」

莫默思來想去,自己連翻個身都費勁,看來還真是沒什麼辦法了。

「那個,張夢姑娘,你一個人怎麼出這麼遠的門啊?」莫默打破了沉靜,說出的話沒什麼底氣,一是不知道張夢有沒有因為沒地方睡覺而生氣,二是怕自己說的話被老翁聽見。

「你管我,臭流氓。」張夢咬牙切齒的脫口而出,她也不知道為什麼來了這麼一句,其實她對莫默的印象也沒有壞到哪裡去。

莫默此時有點囧,本來想找個話題打破一下這尷尬的氣氛,這話題剛開了一個頭,便被張夢噎了回去。

「要不,咱倆擠一擠,湊合在這張床上睡一下?」莫默硬著頭皮來了這麼一句,他倒是真沒有什麼邪惡的想法。

「誰跟你擠啊,你個死不要臉的!」

莫默一陣尷尬,咳了兩聲。

「你的父親做飯很好吃么,我看你那會還提起跟廚藝有關的事情?」莫默又轉移了話題。

說起自己的父親,張夢還是有點自豪的,父親除了有點嫌貧愛富之外,其實還是一個很不錯的男人。

「當然好吃,我父親的廚藝在封神帝國的封神榜上,排名第六。」

雖然莫默不知道那封神榜是什麼東西,但是光聽名字的話,這個封神榜應該是個很了不起的東西才對。

「這麼厲害,不知道我有沒有機會嘗嘗你父親做的食物?」莫默死不要臉的說了這麼一句,邊說邊揉了揉自己的肚子,這會還真是有點餓了。

別說莫默餓了,張夢也早已飢腸轆轆,她這一天折騰來折騰去的,連一口乾糧都沒時間吃。

張夢從懷裡拿出一個精緻的小袋子,用細嫩的小手在裡面摸了一會,然後掏出一個餅,看了看,往莫默的床上丟了過去。

莫默行動不便,一下也沒接住,剛想摸索摸索看看張夢丟過來一個什麼東西,張夢忽然站起身跑過去把餅搶了回去。

等莫默看清那是個餅的時候,張夢卻把那餅撕成了兩半,把比較大的那一半又重新扔給了莫默。

「這是我父親做的,我已經離開家好幾天了,這是最後一個了。」張夢說這句話的時候,頭已經低了下去,聽聲音,好像是要哭的樣子。

莫默一時不知道說點什麼來安慰張夢,便說:「沒什麼的,你還有父親呢,我連父親都沒有,等我的傷養好了,陪你回去不就行了?」

張夢心中一驚,便也沒哭出來,好奇的問:「那你父親呢,死了?」

莫默一陣語塞,皺了皺眉頭,說:「你父親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

張夢一聽這話,火氣就來了,站起來朝著莫默的床就踹了一腳,這一腳踹過去,把床踹的茲拉茲拉的作響,若是力道再大一點,說不定這床就塌了。

「怎麼啦,發生什麼事啦?」老翁聞聲趕緊跑了過來,一看這倆人都氣鼓鼓的戳在這裡,只感覺氣氛有點古怪。

莫默趕緊笑道:「老伯,沒事的,我們兩個鬧著玩呢。」

老伯狐疑的看了看張夢,總覺得這兩個人有點什麼不對勁,但是哪裡不對勁,又說不太好。 「夜色不早了,你們也趕緊休息吧,明天一早我去給你們弄幾隻野獸回來,給你們補補身子。」老翁說。

莫默努力的動了動身子,朝著老翁說:「謝謝老伯。」

老伯走後,兩人也不再說話,各自拿著半張餅在這悄悄的吃著。

莫默終歸是男人,雖然他的這半餅比張夢的大一些,但是三口兩口的就吃完了。而張夢一個姑娘家,吃起東西自然是細嚼慢咽,斯斯文文,這會才吃了沒幾口。

莫默此時已經沒那麼餓了,但是出於本能的驅使,他忍不住看了張夢那半張餅一眼。

這一舉動自然不會被鬼精的張夢錯過,於是她馬上說:「我告訴你,你,你別打我這半張餅的主意,你現在已經欠了我好多錢了。」

莫默確實是沒打那半張餅的注意,被人這麼說,自然不爽,說:「我欠你錢,不也送了你一塊表么,那一塊表還抵不上那些錢?」

在莫默的印象里,兩個珍珠才能換一個饅頭,那一共欠下的錢,也就是幾十個饅頭的錢。但是在張夢眼裡可就不是這樣了,那可是八十八個靈珠啊,怎麼能用一塊表就抵了去?她早就暗中算了上百次了,她父親在封神榜的廚師排行榜上排第六,每個月可以拿到四顆大珍珠的帝國俸祿,一年下來,才有四十八顆大珍珠,而一個靈珠能換一千顆大珍珠,這八十八顆靈珠都夠他父親做一輩子廚師的了,她怎麼能說不要了就不要了?

張夢三下兩下把六芒百轉表摘了下來,拉著個臉,說:「就是一個看時間的表而已,我才不稀罕,還給你就是了,但是你欠我的錢必須要還給我!」

莫默一個大男人,自然受不了這樣的侮辱,頭一次送給人家東西,怎麼能說拿回來就拿回來,他的本意也不是抵債。既然人家姑娘不高興了,那以後就賺錢還給人家好了。

想到這裡,莫默說:「那既然不能抵債,我還是送給你好了,反正這個六芒百轉表你戴著也挺好看的,我欠你的錢我再慢慢還上。」

「慢慢還上?你家裡不是很有錢么?」張夢有點不解了。

「我什麼時候說過我家裡有錢了?」莫默也蒙了。

張夢忽然感覺自己的猜測好像落空了,此時有點心痛,說:「你家裡沒錢你身上帶這麼多錢幹嘛?」

「我身上也沒錢了呀,怎麼帶那麼多錢了?」莫默此時都不知道張夢是什麼意思了。

張夢自知說漏了嘴,也沒辦法告訴人家她拿了人家兩顆靈珠,價值連城,可以換無數個饅頭,可是剩下的八十八個靈珠怎麼要回來呢?

想來想去,張夢說:「那你不回家了?」

莫默有點哭笑不得,說:「我倒是想回,但是我無家可回啊。」

張夢怕再說到莫默的什麼傷心事,剛才問他父親是不是死了的時候,這傢伙都變的那麼激動。和氣生財,可不能再去惹他了,一旦給他惹毛了,那八十八個靈珠豈不是變成打白條了,不,連字據都沒有了,空口無憑。

張夢靈機一動,說:「那你欠我的錢什麼時候還給我啊,你看這一天把我累的,晚上還沒有地方睡覺,我賺的可都是辛苦錢,你若是不把錢還給我,神靈可都是看著的?」

張夢本以為把神靈搬出來,也算是嚇唬嚇唬莫默了,可是莫默根本就不相信什麼神靈,此時,在萬載玄參的眼中,他已經是神一樣的存在了。不過,那隻能算是曾經。

「哦,我現在身上再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了,這換下的衣服就在這裡,不信你自己翻翻吧?」莫默朝他換下來的臟衣服努了努嘴。

張夢怕莫默搞什麼鬼,於是也不客氣的拿起莫默那沾滿血污的臟衣服摸索了起來,摸了半天,也沒摸到什麼東西,不過她自幼還是有那麼一點見識的,莫默的這件衣服雖然是髒的不成樣子了,但是材質看起來倒是還不錯。

「你這個騙子,你不說到時候把錢還給我么,你身上都沒有錢了,你又無家可歸,那你怎麼還?」張夢氣急敗壞的說,她最討厭的就是別人欠她錢了。

莫默也搞不懂這姑娘怎麼會因為這點錢糾纏不清,思來想去,那只有一個可能,就是這姑娘肯定想借著錢的引子,不想離開自己。

想到這裡,莫默不禁偷偷的笑了起來,這個笑,看起來有點猥瑣。

「你笑什麼,欠錢不還,有什麼好笑?」張夢被莫默笑的有點發毛,心裡確信這小子是想抵賴。

「笑笑都不行,你再別跟我提錢這事了行不行,我慢慢還給你不就行了嗎,若是還不上,我去你家當個苦力還不行嗎?」莫默心想,反正你想賴著我不走,不如乾脆我送上門算了。

張夢暗暗合計,這傢伙的家裡肯定還是有錢的,只要把這小子拴在家裡,他早晚得把錢還上,沒準這小子也跟自己一樣,是離家出走呢。

雖然心裡這麼想,但是自己現在也不能回去,那就暫且跟這個臭傢伙混在一起搭個伴算了,終歸有個男人在身邊,自己還能安全一點。

「當苦力也可以,但是你當苦力可是沒有酬勞的哦?」張夢認真的說。

「那有什麼所謂,欠你錢嘛,慢慢抵吧,反正我現在也沒有什麼事做。」莫默心中暗笑,心中確信,這姑娘是對他有意思的。

兩人就這麼有一搭無一搭的聊著天,後來聊著聊著,莫默就假裝睡著了,張夢這一天也有些乏累了,自然而然的不知道什麼時候就睡了。

「臭蘿蔔,這個老頭當真給我們下毒了么?」莫默跟萬載玄參交流。

「小的敢拍著胸脯保證,絕對不會錯的,您身上的毒我已經給您解了,這種稀鬆平常的毒藥,根本就是小兒科,不過你身邊的那個妞,就不知道怎麼樣了。」萬載玄參堅定的說。

「別廢話,你哪有什麼胸脯。說點真格的,你能給張夢解毒么,我怕一會老頭會有所行動。」莫默曾經畢竟是一方霸主,就算是此時身殘不能自如,但是那多年在生死邊緣鍛煉的感覺,還是不會改變的。

「這種麻醉藥很容易解毒,不過老大您身邊沒有那種解毒的草藥,我也是無能為力,不過……」

「不過什麼,別吞吞吐吐。」莫默眉頭一皺,說道。


「但是小的倒是也有個辦法,就是嘿嘿嘿,有點不好意思說。」萬載玄參竟然扭捏了起來。

「我去你二大爺的,能不能痛快點,信不信我現在就掐死你。」莫默怒道。

「我說我說,」萬載玄參趕緊做投降狀,「只要老大您現在把自己的鮮血滴到她的嘴裡或者把口水弄到她的嘴裡,她就沒事了,這個,當然啦,您若是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這個這個,趁此機會,把她辦了也不是不行。」


莫默當然知道海蘿蔔說的「把她辦了」是什麼意思,又好氣又好笑的對著萬載玄參叫道:「你特嗎的還是萬載玄參么,你絕對就是一個花心大蘿蔔啊,用臭蘿蔔都形容不了你了。」

萬載玄參,自然是無言以對了,他也沒說錯什麼,若是想解了張夢的毒,也只能這樣了。

在這性命攸關的時候,莫默自然也不會去在意那麼多,所以便緩緩的起身走到了張夢身邊。

張夢此時鼻息均勻,神態安詳,一副稚嫩無比的小臉上,透露出一股惹人暗戀的模樣。

「唉,這小丫頭睡著的時候,也沒有那麼聒噪了,也不像個小財迷了,倒真有點像自己的鄰家小妹。」莫默暗想。


邊想便把臉朝著張夢湊了過去,他自然不會把自己的鮮血滴到張夢的嘴中。一是他不太想弄傷自己,二是他覺得讓張夢喝自己的血太噁心,還不如讓她喝自己的口水好了。


於是莫默也不管那麼多,毅然決然的就把張夢的櫻桃小嘴淹沒在自己的嘴中,然後用舌尖輕輕的開啟了張夢的朱唇,張夢輕吟一聲,似乎被打擾了夢中的清修,臉頰稍稍的往邊上偏了一偏,但是卻也沒有掙脫莫默的控制。

接吻的時候,有口水在所難免,莫默倒也不用刻意的製造,心中有點悸動,但是也不敢太過粗魯。怕是把張夢弄醒了,就是跳進瑤光之海也說不清了。

靈魂空間內的萬載玄參看的兩眼冒光,一邊嘚嘚瑟瑟的手舞足蹈,一邊在莫默的靈魂空間里喊著:「老大加油,老大加油,很快就快好了,偶也,偶買噶……」

莫默也是一臉的無語啊,此情此景配合著萬載玄參xiaohun的吶喊,還真是欲罷不能,心情跌宕起伏啊!

「閉嘴!」莫默的臉抽搐了一下,似乎恨不得一拳把萬載玄參打成齏粉。

可是莫默就這麼一激動,好像咬到了張夢的嘴唇,本來有些神志不清的張夢,忽然之間就睜開了眼睛,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就算在這深夜,都顯得那麼熠熠生輝! 莫默嚇了一大跳,趕忙挪開自己有些貪婪的嘴巴,還鬼使神差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後手舞足蹈的似乎想要表達什麼,但是又良久沒有說話,只是焦急的盯著張夢,一臉的無辜。

張夢本來想直接推開莫默,但是仔細感受一下,自己的後背都驚出一身的冷汗,因為她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動不了了!

「啊!啊!」張夢忽然尖叫,「變態!臭流氓!你這個忘恩負義的狗東西!」

莫默現在是百口莫辯,一時也不知道幹什麼好,就一邊捂住了張夢的嘴巴,一邊小聲說:「不是你想的這樣,你聽我解釋。」

張夢在這個時候,怎麼會聽莫默解釋,心中的驚懼蒙蔽了一切,她只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一切都說明了,莫默要對她圖謀不軌。

於是就算莫默捂住了她的嘴巴,也沒有耽誤她瘋狂的吼叫,雖然身體不能怎麼動彈,但是卻也勉強能使出一點力氣來掙扎。

就在這兩人稀里糊塗的對峙上的時候,本來都已經打算下手的老翁也是鬱悶了。

說來這個事情也巧,莫默起來給張夢解毒的時候,正好是老翁想偷偷潛過來的時候,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想看看這兩兄妹身上有沒有什麼值錢的東西,然後拿了值錢的東西就偷偷溜走。

可是誰能想到,他剛剛躡手躡腳的走到了莫默二人的門外。還沒有推開門,就聽見張夢的一陣尖叫,這一聲尖叫可把老翁給嚇壞了,差點都把手上的柴刀扔在了地上。若不是自己見多識廣,在這江湖上混跡了一段時間,估計剛才那一下會被嚇死都不好說。

老翁本來就對自己出手這件事猶猶豫豫,此時被這麼一嚇,也就有點退縮了,畢竟屋裡的兩個人都醒了,也不知道自己的毒是管用還是不管用,自己的修為也不怎麼樣,想來想去,就沒有趟這個渾水。於是小心翼翼的又回了自己的房間,才敢喘上一口大氣。

可是這一幕,莫默和張夢是不知道的,。此時兩個人像兩隻野狗一樣互相瞪著對方,哪還顧得上那麼多。

「張夢,你聽我解釋,你先別喊,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樣。」莫默壓低聲音竭力勸說,「我長話短說,今天晚上我們喝的水中有毒,就是能讓你不能行動自如的毒,我怕對方有所圖謀,所以我就給你解毒了。」

莫默一邊用手捂住張夢的嘴,一邊說著。

「你先答應我別喊叫,我才能鬆開手,我慢慢解釋給你聽,好不好,你要相信我,這件事情絕對沒有你想想的那麼不堪。」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