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張莉莉又問道:「葉秋會轉正嗎?」

2022-05-03By 0 Comments

「轉正?哼,他想都別想。」郭少聰說:「我問了我爸,你們這一批試用期醫生中,只有一個轉正名額,其他人要等明年。」

「葉秋應聘考試是滿分,試用期表現也很好,最關鍵的是白主任還很看重他。」

「白主任看重有個屁用,最後決定權還不是在我爸的手裏。」郭少聰道:「不過我聽我爸說了,白主任找過他,想把轉正名額給葉秋,我就搞不懂了,為什麼白主任對葉秋那麼好,難道他們有一腿?」

「瞎說什麼呢,白主任那麼漂亮,怎麼看得上葉秋。」

「說的也是,白主任每天冷著個臉,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樣子,一看就是個性冷淡。」

「那你問了你爸沒有,這次轉正名額給誰?」

「這還用問嗎,自然是給你啊!只可惜葉秋那小子,不僅無法轉正,還被戴了綠帽子,真慘。」

「怎麼,你同情他?」張莉莉問。

「同情個屁啊!」郭少聰笑道:「我就是有點遺憾,他沒能見到你在我身下的騷樣,說起來那小子真蠢,跟你談了兩年,居然沒睡你,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在練童子功呢。」

「行了,少說兩句吧!」

「我說他你心疼了啊?也是,畢竟你們談了兩年……」

「瞎說什麼呢,一個野種,我心疼他幹什麼!」張莉莉不屑的說道。

門外的葉秋聽到這句話,呼吸急促,臉漲得通紅,眼裏幾乎要噴出火來。

野種……

這兩個字雖然難聽,但是說的沒錯,他,的確是一個野種。

正是因為他是野種,所以他的母親才被逐出家族。

這件事,是葉秋最難以啟齒的秘密。

他只對張莉莉一人說過。

「葉秋是野種?這是怎麼回事,你快給我說說。」郭少聰對這種八卦很感興趣。

張莉莉說:「時至今日,葉秋不知道他的親生父親是誰。」

「不會吧,連自己父親是誰都不知道?他騙你的吧?」

「他真的不知道。」

「草,那他母親跟誰生的他?就算是跟狗交配,也知道那條狗的名字吧,比如阿黃,小黑……」

葉秋額頭青筋凸起,母親是他的逆鱗,絕不允許任何人羞辱,憤怒之下,一腳踹開了門。

「砰!」

浴室門突然被踹開,裏面頓時一陣雞飛狗跳。

「啊……」張莉莉大聲尖叫,快速扯過浴巾裹住身體。

郭少聰也嚇得一跳,慌忙從浴缸里站了起來,當看清出現在門口的是葉秋後,原本緊張的情緒一掃而空,笑了起來:「莉莉,你看誰來了?」

張莉莉往門口一看,愣住了:「葉秋,你什麼時候回來了?」

「我回來一會兒了,不好意思,打擾了你們的好事。」葉秋臉色陰沉,極力控制自己的憤怒。

「葉秋,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我……」

「我都親眼看見了,難道你還想告訴我,我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張莉莉,我真沒想到,你會是這種人!」

葉秋的質問讓張莉莉惱羞成怒。

張莉莉索性懶得解釋,冷漠的說道:「當初我真是瞎了眼,否則怎麼會看上你這個窩囊廢。」

「跟你在一起兩年,什麼都沒得到,你只送過我一個破鐲子,還說是什麼傳家寶,我呸。」

張莉莉從手上取下一個白玉鐲子,扔到葉秋手裏,說道:「從今以後,我走我的陽關道,你走你的獨木橋,你我再無任何關係!」

葉秋怔怔得看着張莉莉,心裏一片冰涼,自己心愛的女人,怎麼變成了這副模樣?

郭少聰一把攬住張莉莉的腰,笑着對葉秋說:「小子,想不想看現場直播?我可以和莉莉演給你看哦。」

「看你麻痹!」

砰——

葉秋一拳砸在郭少聰的臉上。

郭少聰被這一拳打的鼻血流了出來,大怒,「草,敢打我,我弄死你。」

砰砰砰!

郭少聰身高一米九,比葉秋高一個頭,平時又喜歡健身,身材魁梧的很,葉秋根本不是他的對手。

很快,葉秋就被打倒在地。

「一個野種,也敢打老子,真是活膩了!」

郭少聰的拳頭像雨點似的落在葉秋的身上,過了會兒,郭少聰打累了,又狠狠一腳踩住葉秋的右手。

咔嚓!

兩根手指斷裂。

「啊……」葉秋痛呼,昏迷了過去。

「媽的,這麼不禁打,真是個廢物。」

郭少聰沒注意到,就在此時,一縷鮮血從葉秋的手指上流出,滲入了白玉鐲中……

。 黃琦一聽,就知道蘇葉這是不打算直接的放過他了,有慕容在,黃琦看的很通透知道自己跑不了,也逃不掉,心中瞬間叫苦不迭。

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啊,可惜這世上沒有後悔葯。

「呵呵,小娘子,凡事好商量嘛。你看我剛才已經醒悟了,你能不能看在我棄暗投明的舉動上,讓我將功抵過的別受罰了。」

黃琦一副狗腿的哈著臉對蘇葉說道,那樣子要說有多狗腿就有多狗腿了。

「我蘇葉可不是什麼聖母,對於想害我的人,我可沒有那麼心善的放過他,不過對於你說的話也有一定的道理,既然如此那你就去衙門裏免費吃喝一段時間吧。」蘇葉笑了笑說道。

黃琦聽了臉色不由的一變,這是要把他送去坐牢的節奏啊,這怎麼能行,呆在那暗如天日的牢房裏,吃不好穿不暖睡不夠的,還會被拉去做苦役,簡直太可怕了。

蘇葉可不管黃琦是怎麼想的,對於想要間接害她性命的人,她只是送去蹲牢房已經是她仁慈了。

見這事蘇葉已決定不鬆口了,黃琦瞬間的一臉生無可戀,想到之前自己詐騙的案子那麼多,簡直就夠他把牢底坐穿了。

要是這世上有後悔葯,當初不管那老太婆給他多少的誘惑他都不會答應的,這就叫偷雞不成蝕把米,任務不僅失敗了,還特么的把自己個搭進去了。

「大憨,去把他敲暈吧。」蘇葉對着一旁的慕容說道。

現在她還沒空把這臭道士送去鎮上,先把他弄暈了,等會吳達回去了正好可以讓吳達把這事給辦了。

因為吳達與慕容的好友關係,這一段時間來,蘇葉對吳達簡直已經使喚習慣了,誰叫她手上有慕容這一張王牌呢,免費勞動力不用白不用。

黃琦直接是毫無抵抗之力的就被慕容一個手刀給敲暈了,然後被慕容一手的就提起來放到院子的一顆大樹下,還用繩子給綁了起來。

這邊,里正也走了,此時就只剩下吳達,尹華,李嬸一家和他們一家了。

見到人都走光了,蘇勝天在往馬車走去把馬車牽過來卸東西,楊氏和李嬸則是去廚房裏做午飯去了,此時妞妞也又到了蘇葉的懷中。

「吳達,老妖婆的中風很嚴重嗎。」想起剛才吳達那有些吃力的神色,蘇葉嘴角揚起了一抹笑問道。

「嗯,治不好了,只能通過藥物控制,每天所承受的疼痛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想像的。」吳達如實的說道。

蘇葉聽此,嘴角的笑意更大了,這樣的人就該這樣的懲罰,浸豬籠什麼的簡直就太便宜那老妖婆了。

不過蘇葉沒想到,這老妖婆接二連三的來挑釁她,她都還沒想好怎麼『回禮』呢,這報應就來了,簡直是老天都在幫她。

想到以後再也見不到老妖婆作妖,就連這蘇老三都遭到了報應,蘇葉這心中就一陣爽朗。以後這大蘇家估計是沒人上門給她不痛快了。

這大蘇家的事情總算是解決了,但是這大憨的事情還沒解決呢。

想到那潘蓮花,蘇葉心中就一陣煩躁,這慕容失憶就算了,這一來就給她招了這麼一朵爛桃花,簡直太糟心了有木有。。 霜寶只感覺自己被一布不給捂住了口鼻,吸入了十分難聞的味道,然後整個人就暈倒過去,再都沒了意識。

等到她再一次醒過來的時候,發現自己被關在一個陰暗潮濕的地方,四處空間十分狹小,而且周圍也是漆黑的。

還沒等霜寶反應過來,就聽見了系統哭哭啼啼的聲音,霜寶知道自己這是遇見的危險。

「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我就看見你突然就倒了,然後我們就被兩個人給拉到了這個地方,我好害怕,我們會不會死掉呀。」

系統的聲音柔柔弱弱的,聽起來倒像是一個更小的小孩子,委屈地縮成一團,想要讓自己堅強一些,但是眼淚還是止不住的流出來。

「沒事的,我福大命大,之前經歷了那麼多事情都能夠化險為夷,這一次也一定可以的,而且我們也不一定遇到危險,沒關係的。」

霜寶知道,當下系統已經嚇破了膽,要是自己還不堅強一些的話,恐怕兩個人的心理防線就要一起崩潰了,還沒等遇到什麼危險,就自己先把自己給嚇壞了。

系統有了霜寶的安慰,稍微平靜了下來,但是眼淚還是嘩啦啦的流,霜寶趴在門口,聽到外面有人在講話。

「這個張滿園可真是一個屬鴿子的,那膽子也就只有那麼一大點,不過就是一個小屁孩,你看他怕成那個樣子。」

霜寶在聽到張滿園的名字的時候,眉頭微微一挑,沒想到這件事情居然還跟他有關,她捂住嘴不敢出聲,外面好像還沒有聊完。

「要我說這個小丫頭長的也是夠水靈的,要是賣了的話,一定能夠賣出來一個好價錢,可惜了,張滿園是一個眼睛大肚皮小的,根本就沒有這個能耐把這個姑娘給抓走,這不就白白便宜了我們。」

霜寶當下才明白自己又被拐賣了,而且這中間應該也和張滿園脫不開關係,當下不是埋怨的時候,而是應該找一個機會趕緊逃出去。

張金晚上回到家的時候,就到處找霜寶,可是卻發現沒有人影,詢問家裏頭的人,也都說沒有看到她。

錢氏這個時候突然就慌了,心裏頭砰砰直跳,好像有一種不好的預感,然後慌慌張張的問家裏的人。

「這丫頭不是一大早就出去了嗎?當下還沒有回來,你們兩個嫂嫂在家裏頭也沒有看到她?」

錢氏今時在地裏頭忙了一時,當下才有空回家做飯,原本只以為霜寶跟着哪家孩子出去玩兒了,卻沒有想到竟是一時沒有回來。

「我以為這孩子在鎮上還在學習呢,可是這眼看着時黑了也沒回來,不能是遇到什麼事了吧?」

大嫂這個時候也有些着急了,如果這個時候都不見人影的話,那隻能是霜寶遇到危險了。

一家人急急忙忙地來到鎮上去找宋岩,宋岩再見到她們的時候也是一臉驚訝。

「我下午的時候就已經讓她回去了,你們在家裏頭沒有找到嗎?」

宋岩一顆心都被提起來了,這霜寶實在是太不懂事了,原本就應該早早回家,不應該拖拉到都已經時黑了,還讓家裏頭找不到人。

錢氏聽到這話以後,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霜寶可能真的是出事了。

霜寶一直都是她捧在手裏頭的一個金疙瘩,要是霜寶出事的話,錢氏很難想像她接下來的日子會怎麼過。

錢氏只覺得自己眼前一黑,險些就要昏倒,如果不是身旁的張金扶住了她,恐怕她這個時候早就已經摔倒在地上了。

「您先別着急,霜寶是一個聰明伶俐的,肯定不會輕易的就被別人給抓走,就算是抓走了,她也一定會有自己的辦法給逃脫。」

宋岩在旁邊安慰錢氏,但是她根本不聽宋岩說了些什麼,急急忙忙就要出去找孩子。

「老大,老二,你們趕緊出去找妹妹,這鎮上就這麼大,如果真的碰上了人牙子,恐怕晚上也不一定會交易,一定是藏在了什麼小角落,當下找恐怕還能夠找到。」

錢氏拉着兩個兒子就要出去,張老頭也跟在後面一直跟着找孩子,宋岩直接就衝到了官府,準備要報案。

「張家村丟了一個孩子,還希望你們能夠幫忙找一找,這是人命關時的大事,可千萬不能給耽誤了。」

宋岩請求官府面前的侍衛幫忙找人,可是人家根本就不理會他,把頭扭向一邊,然後冷漠地拒絕了他。

「當下已經時黑了,自從張家那件事情過去以後,時黑就不能夠受理案子了,有什麼事情等到明時再說吧。」

宋岩又開口乞求了幾句,但是不管說什麼好話,那兩個人就像是死了一般,根本就不分給他一個眼神。

他嘆了一口氣,在心裏頭暗罵了幾句當官的沒一個好東西,轉過身繼續在葯館附近找人,生怕遺漏了任何一個位置。

「馬上就要到宵禁的時候了,所有村裏頭的人當下全部都要回到自己的地方,大門緊閉,包括鎮上的人也不能夠在街道上逗留。」

巡邏的守衛開始在街上呼喊,可是這個時候街上根本就沒有別人,只是站在人在東跑西顛的到處找人。

錢氏拉住了巡邏的手,撲通一聲就跪在了地上,眼睛裏頭止不住的流出來淚水。

「守衛大哥,你行行好,我們家當下是在找孩子,要是錯過了這個時間,人就已經要沒了,我們家就這麼一個女兒,還請您幫幫忙,給我們寬限一點時間。」

那個人低頭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錢氏,然後一腳就把人給踹開。

「這是皇上規定的時間,如果你要是真的想要讓我給你行行好的話,那恐怕你得先去跟皇上好好議論一番,若是皇上同意了,那我自然可以給你網開一面。」

張家人聽到這話以後心裏頭都絕望,這就是明擺着要讓他們趕緊滾回去,可是他們走了,霜寶又怎麼辦。

錢氏一想到霜寶要是被賣了要遭受的待遇,心裏頭就止不住的發疼。 兩人又騎上小摩托,這次赫本明顯放鬆許多,手扶在哈迪的腰上。

時間不長兩人來到特萊維噴泉,停下車來到許願池邊,有很多遊客在這裡拋硬幣許願,赫本看的躍躍欲試。

就在這時,

一隻大手伸到赫本面前,掌心是幾枚大大小小的硬幣。

赫本眼睛一亮。

「拿去許個願。」哈迪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