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張謙一點頭,趕緊衝了進去。

2020-11-05By 0 Comments

這麼進去一瞧,張謙這才明白什麼叫禍福相依,什麼叫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散落在地上的這些‘破爛’對那些魔頭來說的確是‘垃圾’,但是對張謙來說,這些東西可以說是寶貝了!

就像當初在牛魔王的藏寶室裏遇到的情況一樣,很多東西對妖怪有好處,所以牛魔王視若珍寶,很多東西對妖怪沒什麼用但是對人類有好處,所以牛魔王壓根就不會上心,留着也就是扔那不管。

而現在,張謙面前的這些東西,幾乎全都是丹藥這一類的東西,而且全都是對人類有效果但是對魔頭屁用沒有的丹藥!

“感謝上蒼!”張謙淚流滿面。

聚靈丹、真元丹、天罡木靈丹、正元大補丹……

各種丹藥,全都是對人類有用而且還是非常有用的丹藥!

聚靈丹就不用說了,能增強修爲的,真元丹則是和無相丹差不多,能補充法力;大補丹固本培元,而且還能恢復傷勢;木靈丹更是了得,不但能恢復傷勢,而且在恢復傷勢的同時還能增強修爲!

收集好了之後,張謙讓系統計算了一下,看到結果之後張謙頓時合不攏嘴了。

聚靈丹72顆、真元丹90顆、木靈丹67顆、大補丹78顆!

大豐收啊!

然後他又在這個藏寶室裏到處仔細轉了轉,又找到了一些零零散散的金銀珠寶和一顆黑色的石頭。

“媽.的,”張謙低聲罵道,“拿寶貝也就算了,普通的金銀珠寶他們也要啊!”

“當然了,他們肯定是想拿着這些錢財,以後變化成人混跡人間使用的,”系統笑道,“你肯定不知道,這些魔怪包括那些妖怪其實是很嚮往你們人類的生活的。”

“我們還向往他們呢,一身法力,想幹啥就幹啥。”

“一身法力個屁,”系統笑了,“修道者對他們的威脅是很大的,所以他們肯定是想拿着錢財夾起尾巴做人。”

“隨他們吧,反正錢財我也不那麼稀罕了現在。”張謙說。

說着張謙拿起了那顆黑色的石頭:“這又是個什麼東西?”

系統說:“額…其實從剛纔開始我也注意到這東西了,但是…我也沒看出來這是什麼。”

“難不成就是一塊普通的石頭?”張謙說,“這不太可能吧,魔聖閒的蛋疼了收藏這玩意兒?”

系統沉默了一下說:“保不齊,誰都有看走眼的時候,不過我建議你還是留着吧,說不定這是什麼了不得的東西呢。”

“連你都看不出來是啥,這東西是了不得。”張謙撇着嘴說,不過還是把這塊石頭收進了系統空間,反正空間無窮大,多一塊石頭也無所謂。

又仔細逛了逛,確定藏寶庫裏沒什麼有用的東西了,張謙這才晃晃悠悠的再次來到了議事堂。

不把這個書架的祕密給解決了他睡不着。

默默的走到那個水晶球前面,張謙伸手一抹,水晶球再次出現了。

看着這個亮晶晶的球,張謙問:“你還沒想出來辦法?”

系統的聲音略微有些尷尬:“沒有。”

“……”張謙使勁搓着這個水晶球,水晶球越來越亮,但亮到一定程度之後就不再變得更亮了。

張謙本來以爲這樣能解開這個狗曰的謎,但是沒用,水晶球只會變亮,不會有其他的反應。

手都擼麻了,還是沒有下一步的反應,張謙果斷停了手。

水晶球慢慢變暗,最後又消失於無形了。

落木瀟瀟許城然 張謙叼着煙,皺着眉毛坐在了議事堂的大凳子上。

還是無解啊!

他又站起身,在議事堂裏開始轉圈,見到什麼看起來有些可疑的東西就摸摸碰碰動動,但是幾圈下來,那個水晶球還是屁的反應都沒有。

媽.的!張謙有些生氣了,這到底是個什麼玩意?這到底應該怎麼解?

難道這個水晶球就是單純放在這好看的?迷惑人的?實際上這個議事堂裏也沒有什麼機關?

這也不太可能啊,蒼丘魔聖又不是傻子,費事巴勞力的弄這麼一個破玩意有何意義?

再者說了,張謙搜刮到的那些東西雖然是不錯,但是以一個魔聖的身份來說,他的收藏品不可能僅止於此,他肯定還有更好的東西,這個議事堂,這個水晶球應該就是找到這些東西的關鍵!

抹了抹,水晶球出現了,停下手,水晶球又慢慢消失了。

張謙盯着書架,腦子裏似乎突然有了一點點靈光,但是那點靈光稍縱即逝,他還沒有細細思考就已經沒了。

他又抹了抹,水晶球又出現了,過了一會又消失了。

出現了,又消失了?

消失不見了,但其實它還在那?

張謙緊緊地皺着眉毛思考着,突然,他的眉毛鬆開了,他的眼睛也亮了起來。

承影劍也是這種特性!

明明看不見,但確實就在那!

張謙覺得這兩樣東西八成會有一些聯繫!

想到就做,他立刻召喚出了承影劍,但是握住了承影劍他又有些不知所措,該怎麼弄啊?

難不成用劍去劈這個水晶球?

這可不行,水晶球顯然是打開機關的關鍵,可不能隨便破壞,要不然張謙早就把它給薅下來了。

握着承影劍,看着水晶球,張謙又陷入了思考。 想了一下,張謙把承影劍放在了水晶球邊上。

沒反應。

張謙又拿了起來,輕輕的用承影劍碰了一下水晶球,還是沒反應。

然後他又試了很多體位,很多方式,結果都是沒反應。

擦嘞,難不成還真就一點辦法都沒有了?

系統這時候說道:“水晶球和承影劍確實有那麼一點相似之處,但這並不能用於解決這個機關。”

“那你說,怎麼解決。”

“就在剛纔,你拿出承影劍的時候,我想到了一個辦法。”系統說。

“什麼辦法?” 修真之以弱制強 張謙趕緊問。

“你們人類有一些保護性很高的機關或者鎖,比如虹膜識別、指紋識別、語音聲線識別等等類似的機關鎖,所以我覺得這個水晶球應該類似於那種機關。”

張謙立刻說:“那我這就變成蒼丘魔聖的樣子!”

“嗯,可以試試。”系統說,“不過我建議你讓分身變,免得浪費你的次數。另外,這個水晶球應該不是那麼簡單就能破解的,我猜測它的開啓需要的可能是來自蒼丘魔聖的魔力或者魔氣,而不是單純的面貌虹膜或者聲音這類的,魔頭的東西比你們人類的要高級。”

“行,不管怎麼樣吧,先試試。”張謙說着,召喚出了自己的一個分身,變成了蒼丘魔聖的樣子走到了水晶球面前。

當分身靠近的時候,水晶球沒什麼反應,但當分身把手放在上面的時候,水晶球突然猛地出現了,而且爆發出了一道紫色的光芒。

張謙一愣:“有門兒!”

隨着水晶球上的紫光越來越濃重,分身的體表也逐漸的溢出了紫光,兩道光芒交相輝映,議事廳內慢慢的響起了一陣很細微的聲音。

就在張謙以爲這次肯定能成的時候,水晶球上的紫光突然閃了一下,隨後閃爍了起來,而分身身上的紫光也出現了停滯散發的現象。

系統說:“不行,水晶球應該是感應到了這是個假貨,所以現在開始有點抗拒了。”

“什麼?這不能夠吧?”張謙愣了。

“怎麼不能夠?”系統笑了,“這本來就是假貨,而且還是分身變化的,只能模仿蒼丘魔聖的氣,剛開始可能沒問題,但是到了後面肯定就會出現破綻,水晶球既然是很重要的機關,那能察覺到也不奇怪。”

“靠,功虧一簣了嗎!”張謙有些泄氣。

系統沉吟了一下:“算了,要不你自己試着變一下吧,說不定你本體能行。”

隨着系統的話,水晶球終於閃爍了幾下,重新消失於無形,看起來分身果然還是騙不了他。

張謙點了點頭,無所謂,反正現在變身次數還有很多,用一次就用一次,說不定這次能得到什麼好東西呢。

變身完成之後走到水晶球面前摸了上去,水晶球立刻又出現了,而且爆發出了紫光。

張謙的身上也冒出了紫光,兩道光芒交相輝映,和剛纔都一樣。

而不一樣的是,隨着張謙身上的紫光越來越強烈,水晶球上面的光芒也越來越強,張謙突然感覺水晶球似乎要開始吸收他的氣了。

他這心裏一驚,他的氣只是僞裝成了魔氣,但實際上還是仙氣啊,這下八成又要露餡了!

可是讓他沒想到的是,水晶球只是簡單的吸收了一點氣之後,就騰的一下竄出了一道強烈的紫光圍繞着他盤旋了一圈,隨後又鑽回了水晶球,緊接着,轟隆隆的聲音響了起來。

書架緩緩的從中間分開,慢慢的分向兩旁,露出了一道黑色的門。

“成功了?”張謙愣了,“這…這就成功了?”

“對啊,成功了,快點的吧!”系統笑了起來,“趕緊進去瞧瞧!”

張謙立刻招呼了一下分身,衝進了這個黑乎乎的門。

他們進入之後,書架也緩緩的合了起來,隨着‘砰’的一聲書架合在一起的聲音響起,碩大的蒼茫宮再次陷入了死一樣的寂靜。

……

張謙帶着分身進入門內,發現這是一個人工開鑿的階梯。

階梯通往下方的幽深處,張謙微微皺起眉毛,他對下方那均勻而恐怖的黑暗突然有了一種莫名的微小的恐懼感。

這種感覺很微妙,就像有什麼人在旁邊或者身後盯着自己看一樣。

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張謙自言自語着。

“不用怕,大膽的往下走。”系統說。

“勞資纔不會怕。”張謙說着,召喚出了其餘的分身,眼觀四路耳聽八方,不怕有什麼邪祟。

但是隨着他們不停的往下走,張謙慢慢的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無論他怎麼走,都一直走不到盡頭。

似乎這個階梯永無止盡一樣。

“我靠,有點神啊這梯子。”張謙說。

“神個屁,”系統有些慵懶的說,“你好歹都是仙人了,居然沒看出來這壓根就是一個陣法?”

“陣法?”張謙一愣。

“廢話,當然是陣法。”系統說,“你們人類喜歡稱之爲‘潘洛斯階梯’,但那種階梯和這個相比只是小兒科,你用通靈眼就能輕鬆破解,這個陣法估計就是蒼丘魔聖受到你們人類的啓發而設置出來的,你想要破解也很簡單,二級破陣石穩夠。”

“你不早說?”張謙說。

“靠!誰能想到你一直都沒看出來啊!”

張謙狂翻白眼。

分身們一起取出破陣石,砰砰砰的砸在了階梯上,一陣光芒閃過,階梯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小小的正方形的石頭房間,正對面有一扇石頭門。

張謙這次學乖了,站得遠遠的讓兩個分身過去開門,倆分身推開門,卻發現門的後面還是一間小小的石室,石室那邊還是一扇門。

推開那扇門,門後的景象還是一模一樣。

“這又是陣法?”張謙問。

“聰明。”系統說。

分身們再次取出了破陣石,用力往地上一摔,石室轟然消失,張謙面前又出現了一個階梯,只不過這個階梯是往上的。

張謙開啓了通靈眼仔細一看,沒錯,這是正兒八經的階梯,不是陣法了。

“靠,”張謙翻了個白眼,“居然要弄兩個疊在一起的陣法,這蒼丘魔聖真是吃飽了撐得。” “這更能說明這地方有一個或者一些對蒼丘魔聖來說了不起的東西。”系統說,“否則他不會下這麼大力氣在這裏的。”

“希望吧,如果不是,勞資就拆了這座破宮。”張謙翻了個白眼。

他在這裏可浪費了不少時間了。

擡腳往階梯上走,剛踏上一階,一道紫氣就從旁邊涌了出來。

張謙目前還沒解除變身。

紫氣飛了上來,停在了張謙面前,似乎是在觀察着張謙。

“聖君?”紫氣突然說話了,聲音是出乎意料的清脆甜美。

“啊?”張謙一擡眉毛。

紫氣慢慢的變化成了一個絕色美女的形象,而且這個絕色美女還是一絲不掛。

張謙瞪了瞪眼睛,但是很快又強讓自己變得正常,免得被這個女魔發現什麼,他猜測這個女魔有可能是這裏的守護者。

女魔笑了:“聖君,您今天這是怎麼了?突然不近女色了嗎?”

“啊?”張謙又一愣,心說難不成蒼丘魔聖平日裏是個老,流,氓?

有這個可能!

女魔一看他發愣,更是有些奇怪了:“聖君,您今天這是怎麼了啊?怎麼看起來很不對勁?是不是您哪裏不舒服?”

張謙轉了轉眼睛,覺得這樣下去有可能露餡,於是決定換一個戰術,於是眉頭一皺:“你竟然敢說我奇怪?活膩了嗎!”

女魔臉色一變,似乎是被嚇到了一點,趕緊說道:“聖君息怒!聖君息怒!我只是覺得您好久都沒來了,所以很擔心您,所以纔會多嘴問一問……”

“我討厭多嘴的人!”張謙冷聲說。

“好的聖君,我知道了。”女魔趕緊說。

但是接下來就蜜汁沉默了。

張謙不知道這個女魔姓甚名誰,更不知道她在這是幹嘛的,也不知道蒼丘魔聖平日裏都是怎麼和她交流的,一時間也有些着急。

但張謙是誰啊,很快就有了主意,他突然露出了一個笑臉:“我沒來的這段時間,你很寂寞吧?”

女魔的表情立刻變成了一幅嬌羞而且滿是委屈的樣子,可憐巴巴的看着張謙:“聖君,您還說呢,您不來的這段時間,人家孤獨寂寞的要死呢!”

“怎麼個孤獨寂寞法?”張謙笑着問。

“您說呢,”女魔白了他一眼,“人家在這裏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您好不容易又派進來了一個人,那個人卻是個木頭,一天到晚就知道修煉修煉,連句話都不說!”

張謙嘿嘿笑了:“那快過來吧,讓我好好疼愛疼愛你。”

女魔一撇嘴:“不要,你許久不來,來了還兇人家,不要。”

張謙笑着,伸出手過去摟,嘴裏說道:“我錯了還不行,來吧,讓我好好疼愛你一下,也好給你賠個不是。”

“哼,可沒那麼簡單。”女魔說,“剛纔還那麼兇,人家心裏還不是滋味呢。”

“那你說吧,怎麼做你心裏才能是滋味。”張謙問。

“你靠近一點人家纔跟你說。”女魔說。

全球通緝,厲少女人誰敢娶 張謙心說這可是你自找的,於是伸出右手默默的準備了起來,同時笑道:“好,那我就靠近一點。”

張謙慢慢的靠近了女魔,女魔也慢慢的靠近了張謙,說道:“殺了你我纔會高興!”

說到最後的時候她的聲音已經變得非常很辣了同時快速伸出手抓向張謙。

而巧合的是,張謙在她說那句話的時候也惡狠狠的說道:“你去死吧!”

然後也伸出了右手拍向女魔的腦門。

然後倆人就齊齊一愣,再然後他們迅速後退拉開了距離。

不過張謙站的位置比較靠外,這一下退的有些狠,所以差點從階梯上掉下去,還好他反應及時。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