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強硬!

2020-11-25By 0 Comments

“小七?哦哦,我讓他去拘個魂,沒啥大事兒。”

三元真人板着臉。

“是嗎?你不知道小超是我座下大弟子?你就這麼不給我面子?”

畫面中的秦廣王撓了撓頭。

“嘿嘿,你說的這叫什麼話,那小子有點太狂了,不整治一下可不行。好了,既然你出面了,我心裏就有數,你把手機給他。”

接過手機,姜超面無表情道:“你好,找我什麼事?”

“小姜,是否方便借一步說話?”

姜超點了點頭,走向了傳達室,並且在門口上貼了一張拒靈符。

“有什麼話你就說吧。”

秦廣王收起之前嬉皮笑臉的模樣,正色道:“你以爲我讓小七去凡間抓你,僅僅是因爲那幾件事情麼?”

姜超搖頭道:“我不知道你是什麼意思,難道我還做了別的事情嗎?”

“呵,我問你,肖洪的命魂爲何沒有來地府報道?”秦廣王眯着眼睛問道。

姜超還是搖頭。

“我不清楚,這應該是你們地府的疏漏吧,希望你們一定要加強這方面的管理。”

秦廣王摸着鬍子。

“是你殺了,對不對?”

他的那雙眼眸,似乎能洞穿一切。

“既然你都知道,還問我做什麼?功德點已經扣了,你還揪着不放有意思麼?”

閒的?

秦廣王拿起酒杯眯了一口,完事兒還“哈”了口氣,似乎在故意拖延自己開口的時間,從而給姜超心理壓力。

“他要是真的連肉身帶命魂被你毀了,我倒也不找你了,可是,你真的把他命魂給毀了嗎?”

姜超陰沉着臉。

“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秦廣王又喝了一口酒。

“肖洪乃一代盜墓奇才,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你身爲他的最高領導,真的捨得殺了他嗎?”

“聽說你一直覬覦武則天墓,若是沒了肖洪,你上哪兒找這個去?所以我做了一個大膽的假設。”

“你當着陰政司小鑽風的面,親手殺了他,然後將其命魂保存了下來,日後用來盜取武則天墓。”

“用命魂盜墓,神不知鬼不覺,我說的對還是不對?”

姜超仍舊面無表情。

“證據呢?”

秦廣王冷笑道:“要是有證據的話,臨凡的就不是小七了。所以我希望你能下來接受調查。”

“我拒絕,你沒有任何權力將我帶到地府。我是陽壽未盡,在陽間犯罪,還輪不到地府插手,更何況你們沒有證據,那便是污衊。”

“我是授籙道士,有道位,有神職,俸達天庭。大家怎麼說也算是同僚,你如此污衊我,便是藐視天法!目無天庭!”

“我這就書寫文書,上告天庭!並且將你整天就知道喝花酒,不理地府朝政之事稟明玉帝!”

道士授籙,就相當於和尚摩頂受戒。

授了籙的道士,一般在天庭雷部是有職位的,姜超這麼說也沒毛病。

秦廣王犯難了,他沒想到姜超居然會倒打一耙,自己也的確沒證據。

“別別別,小姜,你這是幹什麼呢?大家不都是朋友嗎?一定要把事情搞到這種局面?”

姜超正色道:“天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你身爲閻王爺就能任性嗎?你掌管陰曹,大權在握,不僅應該自覺遵守地府條例,更要起到模範帶頭作用!”

“你說說,近三十年來,你可曾做過什麼大好事兒?你是時候醒醒了,不然沒人救得了你!”

瞧瞧,咱們的姜董事長,不僅給他公司裏的人扣帽子。

更是把大帽子扣到閻王老爺頭上去了。

“行了行了,你自己辦事也有點數,別四處樹敵。武則天墓的事情,以後再說吧。”

姜超點頭道:“既然你誠心悔改,我便既往不咎,希望你一定要好好做鬼,要做一個地府百姓愛戴的好鬼,千萬不能荒廢了對地府的管理。”

說完,姜超直接掛了視頻,走了出去。

“姜董事長,秦廣王怎麼說?”白無常趕緊問道。

“他說如果你及時把罰款交上,你的問題就不予追究了。”

白無常耷拉着臉。

“你怎麼還是告我狀了啊……我又沒說不交……你怎麼……”

“他還說你不能抱怨,抱怨一句,多加1000功德點。兩句半,一共是7500功德點。”

看向王天祥。

“鬆綁。”

白無常心裏滿是委屈,本來想着能把姜超弄下去,賺個200功德點換酒喝。

怎料愣是把自己小半年的俸祿給搭進去了。

鬆綁後,白無常失落地走了。

“老董事長,那咱們也走吧?”王天祥騎上了三輪車問道。

李緣霸走了過去。

“三元爺爺,您還認得我嗎?”

三元真人一回頭。

“奇相月偃,李家丫頭?”

李緣霸點了點頭。

“哎呀!霸霸誒,你都長這麼大啦?!真是女大十八變吶!”三元真人稱讚道。

王天祥還是一臉懵逼。

這死老頭怎麼回事?

張嘴管別人叫爸爸?

三元真人看出了他的疑惑,趕緊解釋道:“這,青雲的孫女兒!長得可真不賴,給我們小超當媳婦兒也不錯。” 李緣霸噗嗤一笑。

“我是有這個意思,可董事長眼高於頂,根本看不上人家呢。”

“啪!”的一聲。

三元真人一巴掌拍在了姜超腦門兒上。

“你瘋了你?就你這條件,人家霸霸哪點不好了?你居然還不樂意了?要是能給李家當個上門女婿,你這輩子吃喝不愁!你別以爲我跟你開玩笑!”

張順爻舉着手走了過來。

“老董事長!我之前也是這麼建議董事長的,可他根本聽不進去!還抽了我一個大耳貼子呢,我愣是原地轉了三圈兒才停下來!”

三元真人戳着姜超的腦袋。

“你看看你這一天天的都在忙什麼?霸霸這事兒就這麼定了,我說了算。”

此言一出,李緣霸驚訝了。

我就是說說而已的。

怎麼還當真啊?

張順爻摸着自己的下巴,心滿意足道:“挺好挺好,以後我也能混吃混喝了,哈哈。”

姜超瞪了他一眼,隨後看向三元真人。

福晉難為:四爺,求休戰 “你沒事亂點什麼鴛鴦譜?月老的活兒你也搶着幹,不累啊你?趕緊回山裏睡覺去,這麼大歲數了,多管閒事。”

李緣霸的神色這才正常了。

要是姜超也跟着湊熱鬧,自己還活不活了?

他除了修爲強悍外,還有啥優點?

三元真人嘆了口氣。

“也罷,兒孫自有兒孫福,我便不管了,現在流行自由戀愛嘛,好了我走了。”

李緣霸頷首道:“恭送三元爺爺。”

“等等!”

忽然,一陣大喊直衝天際。

三元真人回過頭,沒有講話。

玄空道人撓着自己的腦袋,有些靦腆。

“那個……三元真人,鬼斧神公,我一直很崇拜你們,能和你們合個影嗎?”

三元真人看向姜超。

姜超解釋道:“剛進公司人武部的成員,金聖老兒的徒弟。”

“跟着小超好好幹,爭取多創業績。”

說完,三元真人意氣風發地跨上了破三輪兒。

風馳電掣15邁地離開了。

玄空道人很是尷尬,但不管怎麼講,傳說中的三元真人居然和自己說話了。

“放心吧!我一定會繼續努力的!”

說完,所有人都像是看煞筆似的看着他。

更尷尬了……

“那個,沒啥事兒我就先走了……”

於是他們人武部的都撤了。

姜超把手摁在了張順爻的額頭上。

“三眼,沒事少發飆,記住了嗎?”

當姜超把手拿下來的時候,張順爻的額頭已經恢復了正常。

“嘿嘿,記住啦!今天這不是攤上事兒了嗎?要不我也不能這樣啊。”

清然語重心長道:“三眼,你要是再這樣,我都救不了你,心中要時刻保持清明啊。”

絕艷美人之冒牌夫婿別攪局 “哎喲,我還重陽呢,老鬼你別逗了好不好?有你的玄天十三針,秦廣王都帶不走我,哈哈。”

此言一出,李緣霸看向清然。

“這位是鬼門掌門,鬼神道醫前輩?”

清然見過李緣霸一次,但沒想到她居然認識自己。

“有何指教?”清然警惕道。

“鬼門”兩個字,他實在不想聽到從別人口中說出。

姜超及時開口道:“別緊張,霸霸不是外人。”

李緣霸點了點頭。

“是的,當年的祕辛,家祖父李青雲和小女子說過。前輩身懷絕技,懸壺濟世,心懷天下,卻被那些所謂的名門正派視爲邪道,着實令人氣憤。”

清然嘆了口。

“過去的事情還提來做什麼,回吧。”

第二天。

姜超的美夢被“啊”的一聲驚醒。

“超超,你怎麼回來啦?!”許葉雯瘋狂地搖着姜超的身體。

姜超看向牆面的掛鐘。

“你神經病啊,才四點半!”

美人有毒 反正地府不追究姜超了,姜超當然回華悅小區睡了。

許葉雯愣是把姜超拉了起來。

“你昨晚幹什麼去了呀?我好擔心你呀。”

“昨晚那幫人去我公司要賬,本來以爲他們會呆很久,沒想到很快就離開了。好了我再睡會兒,你也睡去,今天別逃課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