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很顯然,當初那位修士暗算了這位帝王,應該是打算將這帝王以及他的女人煉製成為陰陽雙煞法寶。

2021-01-29By 0 Comments

但如今時隔上千年,那位修士可能因什麼變故再也無法回到這裡,就使得這對他精心豢養的陰陽雙屍壯大到如今這種強大到逆天的境地。

不過這樣一來,也就解釋清楚了這陵墓的秘谷入口被布置了迷陣,從而誤導活人進入到那陰屍的所在地的主要原因了。

因為要豢養陽屍的話,並不需要太多活物精血,尤其是在陰陽環境轉換的過程中,如果被人貿然闖入進去,極有可能會破壞,使那種陰陽環境變得徹底失衡,這並不是那位修士想要的,所以那真正的帝王墓宮,會被隱藏起來,以免被人打擾。

而現在,當這煉屍大陣開啟以後,不論是那女性陰屍所在,還是這帝王陽屍所在,兩者之間的密道都會被打通,通過這裡濃郁的精血之氣,都能將雙方吸引到這裡來,從而開始進行煉製陰陽雙煞。

看著那具沖入陣中的瘋狂吞噬血精之氣的帝王陽屍,李向南不得不佩服感嘆那位古修士的手段之老辣,布局之精深。

只不過如今,那位古修士顯然已經與這陰陽雙屍無緣,機關算盡一場空,到頭來,最終還是給李向南這個誤入陵墓大陣的修士做了嫁衣裳。(未完待續。。) 對李向南來說,碰到了這種天上掉餡餅的事情,本來煉製一隻千年陰屍就是一件非常費神的事情。

可是現面,他卻沒有料到,又有一具陽屍出現在了陣中,這顯然煉製起來更加的費時費力。

但已經被趕鴨子上架,他處於這已然封閉的陵墓大陣之中,如果不能將這陰陽雙屍煉製出來,恐怕他將沒有出去的機會,徹底的被困死在這裡了。

所以,李向南只好咬牙上架。

開物典藏之中對於控陣之法,有著極為詳細的記載。

但考慮到目前李向南的修為太低,還無法完全駕馭這道大陣,那麼他就不得不尋找可以節省靈力,降低損耗的方法了。


只是那開物典藏是一部典籍,顯然上面的有些教條,並沒有十分靈活的變通之處,像這些控陣中的一些技巧,只能是由人為方式來總結歸納出來,並沒有明確的記載,這就跟煉丹制器一樣,方法告訴你了,至少你從中掌握的技巧與竅門之類的,那便由你自己領悟了。

而現在李向南卻沒有那麼多的時間去領悟那控陣的技巧跟竅門,等到那陣中的陰陽雙屍將那精血之氣吞噬完以後,恐怕下一個目標就是他。

沒辦法,只好再求教於陰冥老鬼了。

將古塔拿出來,李向南聯繫了陰冥老鬼。

這一次,陰冥老鬼倒是突然變了性子,沒有表現出很不耐煩的樣子。見李向南又一次主動聯繫他,還是顯得很欣慰,道:「小子,是不是又碰到了什麼難以解決的困難要朕為你解惑?」

李向南道:「是啊,我現在碰到了一件大好事,但也是個大麻煩,如果解決不了,我將永遠可能會被困在這帝王古墓里了!」

「那還廢什麼話,快向朕詳實道來,朕好為你解惑!」

「好!」

李向南道:「還是那座帝王古墓。我被那千年陰屍追得無間中闖入了一座前人布置好的陰魔血煞煉屍大陣之中。那大陣竟自行激活開啟了,本來一隻千年陰屍倒我湊合著倒還能搞定,可是不料以前那古修士竟然還豢養著另一隻帝王陽屍也鑽進了陣中,這樣煉製起來的話。以我的修為將非常的困難。所以我需要得到一些可以節省靈力修為的控制技巧上的指點。請前輩教我!」

陰冥鬼帝聽了這番話后,突然笑道:「好小子,果然擁有好機緣。撿了別人為你做嫁衣的天大便宜,想不到一隻陰屍到罷了,竟然還有一隻陽屍,這樣就可以煉成陰陽雙煞,比那雙子冥屍更加的強大數倍,非常有培養前景,就是你將來達到天人境界修為,這陰陽雙煞依然能夠發揮他極大的威力。

這倒是朕聽到的一個有史以來最好的消息了,不過以你小子目前的修為,即使有現成的煉屍大陣,想要將這兩具千年陰屍初步煉製成為陰陽雙煞的話,還是十分困難的。

那乾脆就先退而求其次,用以陣御陣之法,先將其煉成為能簡單控制的雙子地屍,等今後你的修為有所進境以後,再進一步煉製成為雙子天屍,然後再進行陰陽雙煞的煉製,到那時,這陰陽雙煞冥屍法寶的威力,也將會達到最大化!」

聽了這番指點,李向南頓時就領會了陰冥鬼帝的意思,那就是現在他既然沒有能力生產出一件威力最強的法寶來,那麼就先將其煉製成威力比較小一些,但擁有可成長潛力的法寶,等他今後修為不斷增長,再進行煉製,那麼這法寶威力自然也會隨之增長。

也就是說,煉製目前最合適,力所能及的,能夠有能力控制的即可,李向南問道:「何為以陣御陣之法?」

「以陣御陣之法,簡單來理解,可為用以與之相配套的小陣法嵌套在大陣中,使之陣中套陣,你只需控制陣中之小陣,即可發揮控制整座大陣的效果。」

李向南道:「那我該在這煉屍大陣中布置怎樣的小陣法來影響大陣的運轉?」

陰冥鬼帝想了想,道:「要配合這煉屍大陣發揮最大功效的陣法,還真是非常的少,也只有一種高級的小型陣法和一種微型陣法合適,以你目前的狀況,也只有在陣中布置那幽冥法相的微型陣法,同時還要一隻鬼卒來配合你實施。

但這樣一來,會對鬼卒造成極大的損耗和傷害,同時你在控制這天魔法相的微型陣法之時,盡量影響使那煉屍大陣之中的精血之氣與陰魂相合,凝化為血煞魔頭,這些血煞魔頭會不段躲閃攻擊兩具陰屍,從而對陰屍造成消耗,減弱他的抵抗,你在煉製的過程中,自然也會節省許多靈力修為,堅持到最後,達到最終煉化的目的!」

得到了鬼帝的經驗指點之後,李向南頓時就領會了其主旨,心中有了盤算。

要在這煉屍大陣之中布置幽冥法相的微型陣法,這對李向南來說,也並不算困難,之前他就有過布置『御龍法象』這種微型陣法的經驗。

微型陣法的精髓所在,便是靈力節點的運用,李向南要在那煉屍大陣的控制核心布置幽冥法相,就必須要每處靈力節點都能絲絲入扣地與那大陣相契合,不能有絲毫的差錯。

所以李向南就會非常的細緻謹慎,第一處靈力節點打入到煉屍大陣的陣眼核心之中以後,鬼卒被釋放出來,會充當向煉屍大陣過渡中轉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分。

同時,李向南在布置了其它的節點之際,也要心神操控鬼卒擔當助陣的繁重任務,他用了點時間,將幽冥法相布置好之後,便立即啟動了這幽冥法相,開始遙控整座煉屍大陣。

只見煉屍大陣中,氣血迷漫,兩具陰屍遊盪在陣中,不斷瘋狂地吞噬著那些血氣精華,彷彿永不停歇。

但就在這個時候,陣中突然產生變化,近百隻陰魂從陣中鑽了出來,咆哮著競相爭奪吞噬血氣。

這些陰魂是專用為煉製血煞魔頭而被困在陣中的,當被釋放出來開始吞噬血氣以後,煉屍大陣會湧現出一股力量,使那吞噬的精血的陰魂不斷的發生扭曲變化,最終凝成血煞魔頭。

這些血煞魔頭凝成后,就會變成實質的血影子,也是陰屍的最愛,當那帝王陽屍與女陰屍發現這些不斷出現的血煞魔頭之後,他們會想要極力捉捕來吞噬壯大。

但這些魔頭由煉屍大陣控制,他們極度的狂暴,會不斷的躲閃,並對兩具陰屍不斷地發動偷襲和騷擾,對其造成巨大的消耗。

這樣做的目的,主要還是為了能夠讓兩具陰屍在瘋狂吞噬那些氣血精華之際,在不斷的吞噬和消耗之中,使其更加的凝實,並迅速提升其戰鬥本能。

煉製冥屍法寶的最終目的,本來就是為了輔助戰鬥,如今這兩具陰陽雙屍的各項條件都已經完全成熟,並且有了初級的靈智,他們被豢養了數千年,有些習慣與本能必須要被損耗消磨掉。

而煉屍大陣,就是要徹底強行改變他們原有的習性和本能,清除弊端,進行規範引導,在他們的靈智之中灌輸戰鬥本能意識。

這個過程持續的時間會比較長一些,那些不斷生成的血煞魔頭會參照鬼卒的戰鬥本能意識,同時也能簡單幻化出鬼卒的天賦技能,不斷地對陰陽雙屍發動襲擊。

而陰陽雙屍畢竟擁有初級靈智,他們與血煞魔頭之間本能上屬於敵對,與之戰鬥期間,他們會將擊中的魔頭吞噬掉,從而繼續戰鬥,不曾間斷過,就這樣一直輪流不停地循環下去。

對於李向南而言,因為使用了以陣御陣的技巧,在這個過程中他的修為靈力消耗會非常的低,他只要控制好那幽冥法相,通過靈力節點的放大,便能做到控制整個煉屍大陣的運轉,還是稍微輕鬆一些,為他節省不少的精力消耗。

但對鬼卒而言,他畢竟負責輸送,經煉屍大陣的影響,那些血煞魔頭都要參照模擬鬼卒的戰鬥本能去攻擊雙屍,消耗就非常大了。

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李向南必須要這麼做,他必須要在前期節省下大量的修為靈力,降低消耗,在堅持到後期,等到陰陽雙屍煉製在進入第三階段時,那時鬼卒發揮的作用就非常小了,則變成了他的重頭戲。

煉屍大陣前兩個階段運轉的時間會比較長,李向南在這個過程中,也能抽出點時間來做一些其它的事情。


為了能夠更好的控制那兩具陰屍,李向南接受陰冥鬼帝的建議,在打算將其煉製成雙子地屍的時候,就想到了寄生在鬼母陰珠當中的那隻雙子陰魂。

之所以叫雙子陰魂,那是因為這隻陰魂很特殊,擁有兩個靈核。

李向南現在要做的,就是用噬靈**,對這隻雙子陰魂的兩個靈核進行凈化。

待到將雙子陰魂凈化到最為純凈的原始狀態后,李向南便在其中留下了很深的神魂烙印。

準備就緒后,等到大陣的力量漸漸開始由分散變得集中,那陣中的血煞魔頭也越來越少之際,接下來,李向南就要消耗大量的精力,針對這陰陽雙屍進行雙子地屍的煉製。(未完待續。。) 兩周后。

回龍鎮仍跟往常一樣遊客不斷,過來過往的人流連於這裡的美麗山水風景與歷史古迹,在疲倦以後,會回到鎮上進行一些逛街購物或休閑娛樂活動。

不過在回龍鎮上街上,如今多了一個鎮上居民們時常會議論的話題。

便是那宋婆婆家已經瘋掉的兒子,如今雖然不瘋了,但卻變成了一個白痴,整天跟在宋婆婆身邊形影不離。

可是即便如此,擺著小灘維持生活的宋婆婆卻無比的開心,整個人的精神狀態也非常的好。

對於別人的議論,宋婆婆也知道,自己的兒子缺德事做的太多了,是遭了老天的報應,讓他變成一個跟三歲幼童差不多的白痴。

但只要兒子能平安地活著,能一直陪伴在身邊過些平淡生活,對宋婆婆而言,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了,她不敢有太多的奢望。

然而,這段時間鎮上的人議論最多的,還是居住在這裡已經有一個月的幾個貌美如花一般的女人。

這些女人個個都非常的漂亮,人們不知道她們一直呆在這裡想幹什麼,要說一個月了這裡的山水風景也看夠了,歷史古迹也逛煩了,但她們並沒有走,鎮上的許多民房,已經被長年租了下來。

她們呆在這裡反而吸引了不少的男人流連於鎮上,反倒給鎮上帶來了一些額外的經濟收入,使得鎮上的民房都被租賃一空,供不應求,鎮民們將自己的房子高價租出去,就想辦法在鎮外附近擴建新房屋吸引客源。

此時,鎮東南的一家民居中,家中有庭院,庭院中有田地。

慕月的現在的打扮就像是一位村姑,拿著鏟子在那田地里鋤草。顯得非常的平靜,這幾分地里都是她親手種的綠油油的蔬菜,長勢非常好。

雖然快一個月過去了,這段時間她一直心有牽挂。擔憂李向南的安危,可是她在擺脫了那些束縛之後,這段時間過的很平靜。

她相信李向南能夠化險為夷,平安歸來帶她回家,她相信這個准侄子的強大,不會讓他在這裡空等。

這時,一隻小小的白影從屋中躥了出來,鑽進了綠油油的菜地里,很快就露出一個小腦袋,嘴裡叨著一根喜歡的白蘿蔔。顯得又萌又可愛,十分討人喜歡。

這正是李向南馴養的那隻吞雲貂。

當時李向南將其帶到陵墓入口時,這小傢伙跑的不見蹤影,而在李向南進入古墓以後,小傢伙曾躥了進去一次。但很快就又跑了出來,李向南當時正好遇到陰屍糾纏,於是就讓小傢伙回鎮上,就呆在慕月那裡等他。

正是慕月見到這小東西竟然能這麼聽話地呆在她身邊,這說明李向南沒事,如果要有事,這小東西早就已經不見了蹤影。

這樣一來。慕月的心就平靜了下來,安心在此等候。

這時,一個勾魂惹火的曼妙身姿緩緩地走進了院子,當她看到菜地里的吞雲貂后,頓時眼睛一亮,叫道:「小白。到這裡來!」


只是吞雲貂絲毫不理她,徑自叨著蘿蔔躥進了屋。

被無視之後,南無瑤大感無趣,見慕月在鋤草,就也拿了個鏟子下到菜地里。一邊鋤草,一邊道:「慕月,我想以那傢伙的手段,就算是被困在帝王古墓里,但也不至於這麼久了出不來吧,現在我感覺這鎮上好像有些不好的跡象生出,如果再等不到他,我們還是先離開這裡為妙!」

經過這段時間相處,慕月對這個南無瑤已經有了比較深的認識與了解,這個女人雖然氣質妖媚火辣,但是其為人還是非常的坦誠直爽,作為朋友相處,還是很不錯的,與那安靜外表下,卻心思深沉的秋素然截然不同。

「除了等向南回來,我還能去哪裡,哪裡才是我的家?」

聞言,南無瑤嘆了口氣道:「說的也是,那秋素然倒還是有些手段,竟能讓慕家為了其它的利益而徹底的放棄你,將你進行了雪藏,不再來糾纏束縛你,這或許對你來說,是一件好事!」

慕月道:「我很喜歡現在這種平淡的田園生活方式,他會讓我忘卻世俗紛爭和煩惱,心靈空明安靜,我想延國也正是因此,才會有所改變!」

說到這裡,慕月才問南無瑤的來意:「對了,你平時很忙,今日怎麼有空來我這裡?」

南無瑤道:「我當然是不太放心秋素然那個心機深沉的傢伙,那個沈青顏從古墓出來,我費了好大的勁才說的她有些意動要入我門派,可是那秋素然一干預,使這件事就被攪和了……」


慕月冰雪聰明,看著南無瑤道:「恐怕不單是這件事吧?」

南無瑤道:「想必你也覺察出了最近鎮上的一些不尋常,那些遊客當中,已經有特工,還有一些駐其它國家的秘武使者都匯聚到了這裡,我現在還不太明白他們動機是什麼,但我得提醒你要小心一些,免得再生出什麼波折!」

慕月道:「看來你大大咧咧的,還沒有我所知道的多,我想有兩種可能,一種是因為陽烈天的失蹤,使赤陽門在世俗界的資源被瓜分,赤陽門應該正在大面積撒網暗中調查。

另一種可能是隨著那帝王古墓的發掘和探索,葉流雲對這帝王古墓進行研究有所進展的消息走漏后,會引來一些人覬覦和關注。

第三個,也是我所猜測的,便是赤陽門中可能有長老級別的強者秘密來到了世俗界,除了調查陽烈天之死,估計還有別的目的,同樣會使一些勢力趨之若鶩跑來巴結這位長老,或者是引起了國家部門的敏感,要監視關注他的舉動!」

「赤陽門長老?」

南無瑤聞言微驚,隨即搖頭,道:「這不太可能,長老一級的人物,都是秘武門中實力極強的高手,按秘武盟約,這類強者是不允許踏入世俗界破壞規則的。你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猜測呀?」

慕月道:「這是通過宋婆婆告訴我的線索猜測得來的,宋婆婆每天帶著痴兒擺攤的時候,總能發現一位年約六旬,身著古裝的老者出現在風水古玩街。而且偶爾他還會向宋婆婆打聽一些關於這裡的一些小事,問些奇怪的問題。

而我每過幾天,都會去看望下宋婆婆,幫她整理貨物,宋婆婆覺得這件事奇怪,就告訴了我,我才有此推斷!」

南無瑤凝重了起來,道:「如果真的如此的話,那事態就嚴重了,一個陽烈天應該還不值得赤陽門冒著破壞規則的極大風險派一位長老進入世俗界。一定是秘武門中出現了什麼重大變故,我還不曾得知!」

咚咚!

就在這時,有人敲響了院門,頓時引起了兩女的警覺。


那院門在南無瑤進來的時候,並沒有關上。對方會敲門應是出於禮貌,二人轉過臉,只見是一位年約二十來歲的,英俊瀟洒,有股翩翩君子風度的青年站在門口,陪同青年一起的,慕月倒認識。正是林淡風。

「院門開著,你們直接進來吧!」

慕月請了二人進了院子后,直接開門見山問道:「林先生,你帶朋友來我這裡,有什麼事?」

林淡風瞄了南無瑤一眼,道:「慕小姐。南使小姐,容我先介紹一下,這位是我摯友易敬生,此次唐突來打擾,實乃是有要事想和南使小姐商議!」

「找我的。還是要事?」

南無瑤眉頭一挑,打量了易敬生幾眼,道:「姓易的,想必是來自天海的那個古老易家的人,找我有什麼事?」

易敬生按秘武門中的規矩拱手微微一禮后,道:「南使小姐,此次前來相請,是應了家中一位長輩所託,想請南使小姐到鎮上的茶樓一敘!」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