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徐母一聽是徐華的班主任,她連忙放下手中得箱子,用袖子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2020-11-11By 0 Comments

「老師你好,那個。」徐母轉過頭看了一眼狹小昏暗的雜貨鋪,她手在圍裙上擦了擦,有些尷尬的笑道:「老師不好意思啊,店裡太亂了,咱們就在外面說吧,我去給你搬個板凳!」

「不用麻煩了,我就是過來做個家訪。」王璐連忙擺手,她已經看出來了,徐華的家裡經濟情況並不太好。

徐母有些不好意思,「那老師我給你倒杯水吧?」

「真的不用,我們就站這說就好了。」

隨後王璐從手上的手提包里拿出了一張通知書。

「徐華最近一直沒來上課,曠課早退次數已經到達學校的勸退的次數了,所以我這次來是想跟你們家屬說一聲。」

「啊!」徐母一驚,她疑問道:「徐華他每天都按時上學按時回家啊?他每天都在看書,寫東西,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吧……」

王璐搖搖頭,「徐華已經很久沒來上課了,看起來,你們應該被他騙了。」

「不會吧……他平時很乖的……怎麼會騙人啊……」徐母搖搖頭道:「我們家徐華從小就懂事,他知道家裡困難,所以從來不會給我們惹事情,他學習也一直很認真……他……」說著,徐母直接落淚了。

王璐微微皺眉,她心裡疑惑道:「之前我聽說過徐華的家裡很困難,而且他也一直是貧困助學金的優秀學生,有望考一個好高中,上一個好大學,能給家裡帶來生活經濟上的轉機,可是他不知道最近突然怎麼了,上課也不好好上,現在直接不來學校了。」

兩人隨後聊了一聊,正好趕上徐華回家。

「嗯?」徐華站在路口一愣,他眯著眼看著王璐,心裡立馬知道,自己沒去上學的事情,曝光了。

「徐華,你給我過來!」徐母一聲帶著哭腔的怒吼。

徐華只好低著頭走過去。

徐母紅著眼睛看著徐華,她激動的都說不出話來。

王璐嘆息道:「徐華,好好和你媽媽談一談,學校那邊的事情,老師會幫你拖延一下的。」

說完,王璐看著徐母說道:「我先走了,希望明天能看到徐華來上課。」

「好好好,謝謝老師,謝謝老師!」徐母弓著腰表示感謝。隨後王璐便離開了這裡。

「媽。」

「等下。」

徐華一愣,只見徐母脫下了自己身上得圍裙,她鬆了口氣,用袖子擦了擦臉頰皺紋中的淚水。

幫我把東西搬進去,等你爸晚上從工廠回來了,咱們再說這件事。

「好的。」徐華免起袖子,開始搬箱子,但是他心裡明白,晚上怕不是又要挨打咯。

到了晚上。

砰!

餐桌上一聲巨響。徐華整個人被嚇的渾身顫動了一下。

徐父把筷子拍在桌子上,他吹鬍子瞪眼的,怒斥道:「你這個臭小子!想幹嘛啊! 落跑媽咪:大亨的小逃妻 老子辛辛苦苦給你掙錢供你上學,你倒好,給老子逃課,還敢騙我們!」

徐母拉了拉徐父得衣服,她皺眉勸說道:「好好問問孩子,說不定他也有苦衷。」

「苦衷?他一個小屁孩哪來的苦?他能有我們做父母的苦嗎?」

徐父深吸一口氣,他閉著眼睛冷聲說道:「不想念書了,就跟我去廠里幹活,這樣還能幫家裡減輕點負擔。」

「我不會去的。」徐華低著頭,聲音如同蚊子一樣。

「你個兔崽子你說什麼?」徐父直接免起袖子站了起來,一副要打徐華的樣子。

但是徐華就是低著頭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一見徐父要打人,徐母當然不樂意,她連忙起來拉住徐父。

「孩子都這麼大了,你還打什麼?」

「他再大也是我兒子!老子打兒子天經地義!」

「都給你說了,先問清楚,孩子有自己的理由。」

「放屁,這兔崽子就是不想學了! 黎城往事 想造反!」

說完,徐華緩緩抬起頭,雙眼含著淚水。

「不是我不想學,而是我想學自己喜歡學的東西。」

徐父和徐母同時一愣,徐父緊皺著眉頭問道:「你告訴我,你想學什麼?」

「小鎮上開了一家網吧,那天我和同學想去看看網吧長什麼樣子的,結果在那邊認識了一個人,一個寫編碼的編碼師,我想跟著他學習電腦。」徐華看著徐父的眼睛,他略帶著哭腔渴求道:「最重要的,爸,我……學校的助學金資格被別人搶走了……那個人,是教導主任的親戚,所以輕而易舉的就拿走了我的名額……」

「你……」徐父愣了一下,他隨後嘆息道:「你個傻孩子,錢沒了可以再掙……可是,不上學的話,你這輩子就只能像你爸媽一樣,文盲一輩子,碌碌無為啊!我們這個小鎮這麼偏遠,你不學習,一輩子都出不去的!」

徐華搖搖頭,他連忙說道:「爸,你放心,我已經開始學習編碼了!我能自己掙錢。」

「而且……」

徐華握緊了拳頭,他紅著眼睛冷聲說道:「我不會再和那群人面獸心的傢伙在一起,我要自己靠著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的自己闖出一番天地!」

啪!

一聲清脆的聲音。

徐華被徐父一巴掌扇倒在地。

「爸……」徐華趴在地上捂著臉看著徐父。

「你個兔崽子,你就不能讓老子省點心嗎?」徐父嘆息道:「你還小,老子就要打醒你,告訴你這個社會是多麼的殘酷。」 「你知不知道,在這個社會上,沒有關係是多麼的困難?」徐父指著徐華的鼻子,他喘著粗氣,脖子脹的通紅,好像有很多話想說卻說不出。

確實,如今社會上,你有文憑,有能力,都不如有錢有關係有門路。

但是這些話,在還再上初中的徐華面前說,真的好嘛?

他還是個孩子……

「算了,你個兔崽子真是跟老子當年一樣。」徐父鬆了口氣,坐下來說道:「趕快起來繼續吃飯,天大地大,吃飯最大。」

「哦,好。」徐華從地上爬起來,坐回凳子上繼續吃飯。

「明天給老子乖乖去睡覺,後面的事情你別擔心了,還有……」

徐華看著徐父,想聽他後面會說什麼。

「網吧是網癮少年去的地方,以後就別去了,如果你喜歡那什麼編麻花,老子等休息了帶你去拜訪一下那個麻花師。」

「爸,那叫編碼師。」

「屁話多,吃飯!」

徐母在旁邊看著臉紅的徐父,她微笑著摸了一下他得臉,說道:「你好好掙錢吧,我帶徐華去。」

……

第二天,徐華真的去上課了。

他正處於青春期,如果昨晚徐父態度堅決的話,可能徐華就會和他硬抗到底,但是徐父終究還是為了孩子著想,徐華的心裡,說不出的感動。

從一個月前,他就從鎮子上的小書店裡借了幾本關於電腦基礎知識的課外書籍,他就開始每天都在看,上課看,下課看,放學看,回家看。

如同一個乾枯了很久的海綿,瘋狂得吸食著自己最渴望得甘露。

三天後,徐母偷偷背著徐華去找了那個網吧的編碼師,並且說服了那個人,請他當徐華的老師。

從那天起,徐華的編碼之路,開始了。

雖然每天都在學習課外編碼,可是徐華學習天賦很好,學校的知識也沒有落下,中考雖然失利,但依舊是踏著錄取分的尾巴進入了市高中。

送徐華去上學的那天。

徐父穿著洗乾淨的工作服,把鬍子刮乾淨,專門找街口便利店的老闆借的三輪車送徐華去市裡。

路上。

徐父笑著跟徐華說道:「兒子,你要記住,老爸沒有阻攔你去追尋你的夢想,但是有一點最重要的事情還是要告訴你。」

徐華看著徐父的背影,發現他的身形比前幾年佝僂了不少,為了徐華能順利上高中,徐父受了不少苦,加了不少班……

徐父繼續說道:「一定要上大學,現在這個社會,大學文憑是個敲門磚,不管你想幹什麼,必須要考上大學,爸爸沒有多的願望,就希望你平平安安的,能過好自己的一生沒有遺憾。但是如果你沒有考上大學,我認為,那將是你最大的遺憾。我是個大老粗,教不了你什麼,只能把我們用時間總結出來的道理講給你,希望你能好好記在心裡。」

說完,徐華坐在後面,似乎是路過的風濕了雙眼,也可能是因為剛好徐父說的那些話,觸動了他內心深處最感性的琴弦。

徐華的高中三年開始了。

比初中更艱難的學習任務並沒有阻擋徐華學習編碼,寫程序的熱情。

終於,在一次地區級互聯網比賽上,徐華拿了個人獎第一名的好成績。

看著一萬塊的獎金,徐華的心裡終於知道,自己熱愛得東西,原來這麼值錢!

再後來……

「我希望你們能相信我,我會闖出一番天地的。」高三即將高考的徐華手裡拿著一張免考通知書來到父母面前。

「我可以不用考試,就可以去大學,而且不用掏學費,全部都是學校包的。」徐華呲著牙笑道:「你們放心,給我幾年時間,我一定能讓家裡過上好日子的。」

「可是……」徐母有些擔心。

「放心啦媽,你兒子你還不放心啊!」

徐父坐在一旁一聲不吭,一直在抽著煙。

兩人原本以為徐華能考上市裡的大學就已經很棒了,結果沒想到這小子直接跑這麼遠上大學。

他們帶著徐華從小到大,還從來沒分開過,這一下要分開這麼久,還真有點不適應。

徐父做了很大的思想鬥爭,最後他妥協了。

臨走前,火車即將開車。徐父站在火車旁依舊一臉嚴肅的看著徐華。

「你是個男人,別忘了肩膀上的責任。還有……你媽會很想你的,沒事了多打打電話,免得她天天在我耳邊叨叨。」

徐華一笑,他知道自己的父親不善於表達內心想法,但是徐父的那種關心,他依舊能感受到。

火車離站,帶著年輕熱血的少年前往了未知異鄉,帶著父母的思念前往了幾千公裡外的遠方。

直到火車不見蹤影。

徐父才反應過來。

「哦,原來兒子長大了,有自己的生活要過,已經可以離開他們身邊了……」

一種感傷,酸了徐父的鼻子。

紅潤的眼角,如同天邊的紅霞一般。

「唉,人年紀大了,稍微運動一下,眼睛怎麼流汗了……」

男人,有時候真的不善於表達自己。

火車上。

徐華就顯得很輕鬆,很興奮。

他在自己心裡暗自留下一個諾言。

「一定要掙大錢,開自己的公司,帶著父母過上好日子!」

一定要!

一定!

少年攜一腔熱血,開啟了四年的大學生活。

……

白燭拍拍手笑道:「好勵志啊,哥哥你很厲害嘛!」

徐華搖搖頭,他苦笑道:「我是個傻瓜,是個懦夫……一點都不厲害。」

白燭撇過頭看著徐華,她疑問道:「可是在我看來,感覺哥哥你很棒了啊,堅持夢想,一直在努力。比那些三天熱血的人強多了呢。」

「堅持嘛?」徐華抬起頭,他自嘲道:「是啊,這可能是我除了吃飯睡覺之外最堅持的事情了吧……可是……在這個社會上,有一腔熱血管個屁用,到頭來還不是被別人瞧不起,被生活壓力壓到直不起腰……到最後……我還是當初的那個我嗎?」

白燭一愣,她看著徐華,不知道為什麼,她總感覺到一種特別傷心孤獨的情感在影響著自己。

可能……

這就是當代年輕人的一種生活情感吧。 徐華問道:「小妹妹,不知道還有酒嗎?」他揉了揉太陽穴,嘆息道:「每次想到前幾年的事情,我就難受的不行。」

「放心吧,您慢慢講,萬詩閣的酒,管夠。」說著,白燭大喊道:「小青姐姐,幫忙上酒。」

房間里的青蓮聽到后,她隨後回應道:「好,馬上。」

夫盡妻用 白燭繼續跟徐華說道:「客官請繼續您的故事。」

「唉……」徐華一聲長嘆。

……

「什麼玩意?一個還沒畢業的破大學生要價這麼高?」

「大哥,現在互聯網網頁就是這個價。」

「滾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