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從制符器到招魂幡,又到現在這個縛靈袋,甚至連八寶箱本身,冼星堯的東西都是又舊又臟,模樣也普通,跟他超凡俊秀的長相嚴重不匹配,而且也沒個震天響的名字。

2020-11-02By 0 Comments

「縛靈袋的使用效果雖然因人而異,不過它對使用者的要求門檻很低,即便是普通人,只要眼疾手快膽大心細即可。」

又是一件新手道具。

不管它能不能用,是不是像冼星堯說的那般好使,先收了再說。

沈笑瀾剛收好縛靈袋,電話就響了。

一看號碼,房東王阿姨。

她怎麼打電話來了?沈笑瀾很是意外。

難不成是覺得房子租的便宜了,又想要追加房租?

不能吧,合同都簽了……

「你好,王阿姨。」沈笑瀾接通電話。

「小沈啊,房子這幾天你們住的還習慣嗎?」王阿姨在那邊熱絡的問。

「……還好啊,怎麼了?」

「啊,沒感覺有什麼不好的地方吧?」王阿姨乾笑了兩聲。

沈笑瀾這才反應過來她想問什麼。

之前這房子里有嬰靈,肯定有人租住了幾天不舒服就忙不迭的退了。按照合同約定,如果租客直接退房,是要付違約金的……

這王阿姨是想看看他倆什麼情況呢!

「也沒什麼,就是頭一天晚上有點動靜,後來我們給收拾了一通,好了。不過王阿姨啊,你這房子要是換成別人租,不一定能住舒心。」

沈笑瀾也沒撒謊。要不是她除了嬰靈,這房現在還指不定什麼樣子。

「啊,是是是……對了小沈,我記得你表哥會看風水的哈?」

沈笑瀾反應了一下,回答:「對啊。怎麼啦?」

「……那他會不會做法啊?」

做法?沈笑瀾拿著手機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王阿姨這話問得蹊蹺,聽她那尷尬的笑聲中好像還掩飾著一絲焦慮。

「會倒是會。咋了?」

「哎喲,小沈啊,我這有個事真不好意思開口。」王阿姨還是有些猶豫。

「王阿姨你說吧,我們指不定能幫上什麼忙呢。」

「哎……我愛人是開計程車的,脾氣向來好的很,從來沒跟人紅過臉。前幾天,他半夜跑車回來突然跟換了個人似的,凶得來!家裡東西都被他砸了個遍,孩子也嚇到了!」

「我勸他幾句,他竟然掐我脖子,差點沒把我勒死……」王阿姨的聲音哽咽了。

沈笑瀾驚訝:「啊?怎麼會這樣?報警了嗎?」

「沒有,不能報警呀!如果他被抓進去了,我們母子倆的日子也不好過……現在我帶著孩子住到旅館來了,他看不到我們估計還好些,但總這樣也不是辦法。」

「我問過幾個親戚朋友,他們說我愛人這是中邪了,我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剛剛想起你們好像懂一點這方面的知識,所以先打電話來問問。」

沈笑瀾詢問的目光看向冼星堯,冼星堯點點頭。

見他願意插手,沈笑瀾忙勸道:「王阿姨你先別著急,這事我們可以幫你去看看。」

「……多謝多謝!我會給錢的,你們按市場價收費就行!」

沈笑瀾沒想到王阿姨真當他們是行家,這還有錢賺,她乾脆順水推舟:「哈,錢的問題好說,我們這還租著房呢,怎麼也是要給你打折的。」

「是否知道他那一晚開車去了哪裡?」一直沒說話的冼星堯突然發問。

他的聲音不大,但是電話那頭的王阿姨聽得清清楚楚。

「我想想……我記得是跑到九常山那邊了,他當時給我發微信說來著。」

又是九常山!

聽到這個地方沈笑瀾條件反射般打了個寒顫。

冼星堯之前說,山洞古墓里的那些怨靈都四散逃竄了。

王阿姨的愛人近期經過附近,怕是被什麼髒東西附體了吧!

想起杜鵬被附體后的模樣和恐怖程度,沈笑瀾真為王阿姨捏了把汗。

「請問,你們大概什麼時候能來看看?」王阿姨期待的問。她當然是希望越快越好。

沈笑瀾又看向冼星堯。

冼星堯冷漠的回答:「明晚。」

「……白天不行嗎?白天他好像還能消停點。」王阿姨疑惑。

「只能明晚了,這事還有些東西要準備。」沈笑瀾忙接過話。

你愛人白天消停,我師父白天也消停啊……這沒辦法。

「啊對,桃木劍、黑狗血什麼的吧?我看過電視的,明白,明白!」王阿姨恍然大悟。

沈笑瀾嘴角一抽,先不說用不用得上這些東西,反正冼星堯是肯定不會動手的,到時候還得靠她自己。

要是王阿姨知道她請求的幫手是個活僵,不知道會怎麼想?

掛了電話,沈笑瀾問冼星堯:「師父,我們接下來怎麼辦?」

「準備相關的除靈物件,越多越好。」

「……都能用到嗎?」沈笑瀾好奇。

「不管用不用得到,這種情況要把排場做足,按高價收費,以便普通人信服。」冼星堯悠悠說。

「……不愧是師父。」沈笑瀾五體投地。 晚上,沈笑瀾和冼星堯準時與王阿姨碰了面。

王阿姨原本還很擔憂,但看著沈笑瀾和冼星堯一身大包小包,裝備齊全的樣子,很像專業那麼回事,頓時放心不少。

王阿姨帶路去她家,沈笑瀾則跟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聊天,一方面安撫情緒,另一方面也是了解情況。

王阿姨愛人姓張,開計程車也有幾十年了,勤勤懇懇,一直跑夜路也沒出過什麼事。他們兩人性格互補,結婚後從來沒紅過臉。

「這次老張真的很反常了。我聯繫了他幾個朋友,都說這兩天他都沒去跑車,電話也不接,信息也不回……」

「是前面那棟的6樓吧?」冼星堯打斷王阿姨的絮絮叨叨,問。

「……對。你怎麼知道的?」王阿姨有些納悶,她記得沒說過自己住在哪。

「很臭,有股血肉腐爛的味道飄出來。而且,他在看著我們。」冼星堯冷冷道。

沈笑瀾和王阿姨聞言抬頭,6樓沒亮燈,窗戶卻開著,如同一個連黑暗都能吞噬的黑洞。

「這哪能看清什麼呀?」王阿姨心裡發毛,不由自主的抓住了沈笑瀾的胳膊。

沈笑瀾並沒有比王阿姨勇敢多少。冼星堯說有血腥味,她怎麼沒聞到?

「師……表哥,我們被發現了?」沈笑瀾差點脫口喊師父,想起外人在場,忙改了口。

「嗯。來都來了,早晚也是要照面的。準備吧。」

冼星堯和沈笑瀾把身上的裝備都卸了下來。

打開包,什麼樹枝、糯米、石灰粉、雞血、純凈水、棒、棍、繩、刀等等,一應俱全。

這些東西其實基本用不上,只不過為了讓外行在表面上看著能放心,冼星堯就都讓沈笑瀾準備了。

師徒二人對這次的事件都很重視。

冼星堯時隔千年沒給外人做過法事,而沈笑瀾則是第一次進行相關活動。因為又涉及到收費,為了打響開拓現代市場的第一槍,兩人也不在乎這點麻煩了。

沈笑瀾像模像樣的用清水在居民樓下畫了法陣,還在左右貼了些沒什麼靈力的符紙,口中念念有詞。

忙活了好一會,沈笑瀾才說:「可以上樓了。」

「兩位,我也上去嗎?」王阿姨腿肚子都在發抖。

「嗯。你是他的至親,能夠起到一定的影響。」冼星堯回答。

「……那,安不安全啊?」

「嗯,我們給你布個陣。」

「王阿姨,你放心吧。我表哥說安全就真沒事,他厲害著呢!」沈笑瀾拍著胸脯打包票。

「行……走吧。」 傾城神醫,逆天娘親腹黑爹 王阿姨走在前面,掏出家門鑰匙。

時間接近凌晨,整個樓道內安安靜靜,左右鄰居似乎都已經睡了。

王阿姨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都說家是最溫暖的地方,可她現在越靠近那個地方越感覺冷,心裡越害怕。

到了門口,冼星堯讓沈笑瀾將雞血灑在地上,圈了一個圓。

「一會一起進去,如果有什麼不妥,你就退到這個圓里來。」冼星堯對王阿姨說。

王阿姨重重點頭。

鑰匙插入鎖孔,旋轉鎖芯,清脆的咔嚓聲在黑暗中顯得更加突兀。

門開了,黑暗中迎面撲來一股腥甜的空氣,沈笑瀾胃裡一陣翻滾,心想冼星堯在樓下聞到的就是這個臭味?

借著手機的微光,沈笑瀾隱約看到客廳里坐著個人,壯著膽子打開了摸到的電燈開關。

燈光乍亮,眼睛有一瞬間的不適應,然而沈笑瀾很快看到:一個頭髮凌亂的中年男子衣衫不整,垂著頭坐在地板上,他腳邊上還有一具半米多長、血肉模糊的……

「啊!豆豆!你把豆豆……?!」王阿姨一聲尖叫。

「只是一條狗而已,我還沒吃人呢……」那中年男子邪笑著抬起頭。

「你肯定不是老張……你不是老張!」王阿姨被嚇得不輕,連連後退。

老張眼露凶光,呲出了一對獠牙:「臭婆娘,沒想到你還找人來對付我了?我當時真該殺了你!」

王阿姨下意識扭頭想跑,沒想到被自家門檻絆了一跤,咕咚摔倒在地,竟然昏死過去了。

「師父!這……」沈笑瀾著急。

「莫慌,她沒有生命危險。趁此時間,儘快解決問題即可。」冼星堯淡定的說。

王阿姨昏過去對他來說反而是個好事,這樣他便可以施展手腳儘快結束戰鬥了。

「哦?你是……」老張看過來,並沒有著急攻上,反而露出了一瞬間的迷茫和疑惑。

像是經過了一番思索,老張才又開口問:「你是冼星堯?」

這次輪到沈笑瀾迷茫疑惑了:「師父,你們認識?」

「不認識。」冼星堯依舊面無表情,他也在琢磨佔據老張身體的這個鬼東西到底是什麼來路。

現在能肯定的是,這鬼東西確實出自古墓,但看它的能力水平,也就是一般怨靈罷了。

不過知道自己名字的,估計應是當年的那一批人……

「哈哈,冼星堯啊,你竟然還能保住原來這副皮囊!厲害,厲害,不愧是被烏角先生稱為天才的人……」

「你是誰?」

「在下劉鴻。」

「不認識。」

「你!……哼,我是無名小卒不假,不過你也好不到哪去。」老張冷笑,「冼先生明明能大有建樹,修得神仙道,結果年紀輕輕就賠了命,還不得載入史冊,連字號都沒人知……」

冼星堯瞳孔一縮。

「不過話說回來,如今你我又出現在這個世代,是天意使然!怎麼樣,我們聯手去掀起一番風浪如何?」

冼星堯一動沒動。

附身在老張身上的劉鴻還以為他在考慮,又得意的說:「如今你我都不是凡人,雖然不是修道成仙了,但也算是另一種長生了。憑我們的手段和能力……」

呼吸間,冼星堯已閃身而上,一把提起了老張那副身體。

「沒人能要求我做什麼。」

「……是嗎?那當時你是為何要守著這空墓?」

噗!

像是不想再聽下去了,冼星堯一指戳穿了老張的眉心。

「……你……騙得了別人……騙得了自己……嗎」老張兩眼翻白,劉鴻的聲音漸漸沒了。

「縛靈袋!」冼星堯回頭,聲音失去了平時的冷靜。

「……啊?哦!」沈笑瀾猛地反應過來,忙掏出冼星堯剛給她的那個布袋法寶。

冼星堯抽出手指,沈笑瀾罩著老張額頭一兜,只見一縷黑煙從老張那傷口飛入了袋裡。 夏念念又煮了二十多個餃子,她剛把餃子端出去就被莫晉北蠻橫地搶走了。

他吃完之後,抽了張餐巾紙擦擦嘴,動作優雅高貴,嘴裡的話卻是要多惡劣有多惡劣:「以後不要蘸醋,我不喜歡。」

誰要他喜歡來著!

莫晉北自從吃了夏念念的餃子之後,就喜歡上了她的廚藝,總是指手畫腳的叫她煮東西給他吃。

夏念念因為噹噹的勸說,要暫時屈服莫晉北,讓他放鬆警惕,所以也就忍受了,這使得莫晉北更加的理直氣壯。

「少夫人,少爺說想要吃餃子。」沈管家恭敬地說。

夏念念很無語,又是餃子。

他真的是吃餃子吃上癮了嗎?

「我知道了。」夏念念往廚房走去。

自從莫晉北愛上吃餃子后,現在廚房裡有廚師精心準備的各種餡料的餃子,再也不是簡陋的速凍水餃了。

夏念念煮好了水餃,端上了書房。

「咚咚咚!」夏念念敲門。

「進!」從裡面傳來一個低沉好聽的聲音。

夏念念開門進去,見到莫晉北正坐在電腦前,眼睛盯著屏幕。

「餃子做好了。」夏念念語氣生硬地說。

她把餃子放在桌上,掃了一眼屏幕,上面全都是曲折攀爬的紅線綠線。

莫晉北的目光在她身上掃了一圈,淡淡地說:「你沒看到我在忙嗎?」

夏念念剛要說話,莫晉北桌上的電話響了。

「已經準備好了?那就開始吧!」莫晉北的唇角勾起一抹志在必得的笑意。

夏念念見他有事要忙,轉身準備出去,誰知莫晉北竟然在背後開口:「站住!」

「還有事?」她回眸。

莫晉北指了指桌上的餃子,一臉傲嬌地說:「我在忙,所以你要喂我。」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