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心兒沒好氣地瞪了我一眼,冷哼道:“等解決了面前的麻煩,我以後慢慢收拾你。小跟班,我可是很記仇的!”

2020-11-03By 0 Comments

話音一落,心兒便衝了過去,和“馬小玲”打了起來。兩人剛一交手,我便知道心兒在放水,她記得我的提醒,沒有下狠手對付“馬小玲”。

而無事可做的我,只好靜靜地坐在一邊觀戰。不得不說,心兒選擇替我出戰是個明智之舉。

原因就像心兒說的那樣,我根本下不了手對付“馬小玲”,生怕一個不注意,下手太重,傷到了後者的身體。

兩人越打越激烈,而漸漸的,心兒慢慢佔據了上風,將“馬小玲”的氣勢給壓了下去。

而“馬小玲”越打越驚心,她怎麼都沒想到,看起來比自己小那麼多的心兒,竟然擁有這麼強悍的實力。

她的臉色微微一變,一擊擋過心兒的攻擊之後,她嘴裏突然唸唸有詞。我和心兒不由一愣,感覺到會有大事發生。

天才雙寶:總裁爹地要排隊 不多時,那種讓人毛骨悚然的聲音便在耳邊響了起來。

“不好,鼠王在召喚自己的鼠羣。”我突然大驚,急忙看向心兒,提醒道:“心兒,我來幫你,我們速戰速決,不然的話,那些鼠羣和鼠王會把我們包圍起來,情況將會變得更加棘手。”

心兒微微皺眉,點頭說道:“小跟班,你說的不錯。你用出你的拿手絕招,我用火攻,一舉將她擒住。”

心兒的話,我頓時瞭然,她所說的絕招,便是我的隱身術。於是乎,我立即隱去自己的身影,徹底沒入黑暗之中。

見我突然消失,“馬小玲”立刻慌了神,她急忙看向四周,以防我隨時出現,偷襲於她。

可她這麼小心謹慎地防備我,卻讓心兒抓住了機會。

看到“馬小玲”分心,心兒頓時出手,使出自己的火焰攻擊。感受到心兒的火焰,“馬小玲”急忙閃躲過去,我瞅準時機,立即使出封邪之印。

千防萬防,“馬小玲”依舊沒有躲過我的偷襲,被封邪之印封住了身體。接着,我現出身形,站在她的面前。

“心兒,你有什麼辦法能將鼠王從馬小玲的體內抽離出來?”我看了看心兒,疑惑地問道。

聞言,心兒微微皺眉,沉聲道:“對了,你體內的小黑蛇,或許能夠幫上忙。”

“小黑蛇?”我不由一驚,接着問道:“小黑蛇能有什麼辦法?”

此話一出,心兒還沒解釋,我便看到“馬小玲”的臉色突然大變。見狀,我故意說道:“你是鼠王,我有小黑蛇,你們兩是天敵,而且你處於被剋制的一方!”

想通了這一點,我心裏頓時有些激動。而十分湊巧的是,小黑蛇突然爬到了我的臉上,一如既往地撲閃着翅膀,好像在宣佈自己的存在。

就這麼一個簡單的動作,卻將“馬小玲”嚇得不輕,只見她大喊一聲之後,便昏迷了過去。

心兒急忙接住馬小玲,與此同時,一道黑影迅速在半空匯聚,最後出現了一張蒼老的臉。

“哼,真是想不到,你這小子身上竟有專門剋制我的東西,真是失策啊!”

我冷笑一聲,看了看那道黑影,低喝道:“自古邪不勝正!你遇到我,說明這就是天意。妖怪,受死吧!” 我的威脅似乎沒有起到一點作用,他非常不屑地冷笑道:“在這個地下世界,我就是王者。小道士,你的實力還足以滅殺我。”

“哼,我不管你實力如何,我有小黑蛇,便有了與你一戰的實力。黑鼠王,無論如何,我都要滅了你。”

“滅了我?”他冷笑不已,譏諷道:“小道士,你根本沒有弄清楚狀況。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因爲你馬上就要死了。”

他話音一落,周圍的石壁突然破裂開來,成羣的黑鼠蜂擁而至。而讓我和心兒更加難以接受的是,這些黑鼠的體型要比之前的大很多。

如果不仔細去看這些黑鼠的話,但從體型上,我會將它們當成一頭頭野豬。鋒利的牙齒,迅猛的速度,驚人的破壞力,真是讓人感到恐懼不安。

看到突然包圍我和心兒的這些黑鼠,我甚至都懷疑平常在家裏看到的那些黑鼠是不是假的?

要知道,這裏可是地下世界,沒有充足的食物和水源,它們依靠什麼長這麼大的呢?這顯然有悖常理,但卻實實在在地發生了。

看着包圍我們的黑鼠,我突然間感到了絕望。

這是真的絕望,以我的實力對抗一兩個體型如此巨大的黑鼠沒有什麼問題,可它們的數量實在是太多了。

“小跟班,我們現在怎麼辦?如果你有膽量,我現在就可以全力釋放火焰,將這裏全部摧毀。只不過這樣一來,所有相連的山洞都會全部崩塌,一定會波及到地面的建築,甚至造成無辜之人的死傷。”

我急忙搖頭,沉聲道:“心兒,你先不要這麼做。這上面乃是趙武靈王墓,如果不小心將其毀了,那可是大損失。”

聞言,心兒沒好氣地笑罵道:“小跟班,你腦子真是秀逗了。我們都快要死了,你還要在意這麼多嗎?”

我非常認真地點點頭,急忙解釋道:“心兒,我之所以不讓你這麼做,最根本的原因是不想暴露這裏,更不想暴露你。你要知道,齊雲觀將徐進的死仇算在了你的頭上,之後,我將前來報仇的徐長髮給殺了。再接着,我又和龍虎山的道士結下了樑子。現在的我們,應該算是舉世皆敵,所以能低調就低調。”

“哼,那些道士敢來殺我,我就讓他們有來無回。心兒冷哼道,兩眼迸發出高昂的戰意。

我苦笑着搖搖頭,心裏卻一直在思考如何解決眼前的危機。

“臭道士,你和你的小妖女友一起受死吧。”黑鼠王咆哮不已,立刻下達了進攻的命令。他話音一落,那些體型巨大的黑鼠立刻攻了過來。

就在這千鈞一髮的時刻,我突然感到一股陰冷且又強大的氣息從我體內猛然爆發。我頓時一愣,接着便看到了神奇的一幕。

只見那些巨大的黑鼠一個個迅速後退,而且發出驚恐的吼叫,似乎遇到了讓他們極爲驚恐的東西。 我壓根就沒指望自己的這些小伎倆能夠瞞過鼠王,被他猜中也在我的預料之中。因而,我緊接着就問他,他準備怎麼做?

羽蛇虛影之下,黑鼠王承受着巨大的壓力。雖然他沒了之前的那種猖狂,但卻依舊選擇與我對抗,毫不服輸。

“小道士,就算你能壓制我又能怎麼樣,你現在所擁有的力量只是暫時的。等時間一到,有你哭的時候。”

我不由臉色一變,心裏暗歎道:“沒想到這個黑鼠倒是個明白人,他竟然知道羽蛇虛影支撐不了多久的時間。”

見我沉默,黑鼠王冷笑不已,大笑道:“怎麼不說話了,是不是被我戳到痛點了?”

黑鼠王這麼輕描淡寫的反擊,我自然明白他的險惡用心。只是他卻小看了我,他以爲這樣做可以破除我的心理防線。

他不明白,如果我真的像他想得那麼脆弱的話,我早就廢了!

“黑鼠王,廢話少說,你有什麼招數儘管使出來,我全都接着。如果你想瓦解我的自信心,那我勸你還是不要白費口舌,自作多情了。另外,你不要以爲我除了藉助羽蛇虛影,就當真拿你一點辦法都沒有。”

“哼”,黑鼠王一聲冷哼,沒有多說其他。只不過,我每走一步,他都要後退一步。但黑鼠王,遲遲不肯動手,這一點,我的確很着急。

爲此,我對心兒說:“心兒,用火攻,但要控制火焰的強度,將我們眼前的這些黑鼠燒死。”

心兒點頭,微微一笑:“小跟班,還是你壞啊!不過我想,燒這些黑鼠也沒多大意思,這些錯綜複雜的山洞要是燒了,你覺得如何?”

“心兒,你想怎麼做就怎麼做,但前提是不要捅出大簍子,危害地面上的無辜之人。你想燒什麼,就燒什麼!”

“小跟班,有你這句話,什麼都夠了。”

緊接着,心兒便無所顧忌地使用起了她的火焰之術,將沿途遇到的所有能燒的都燒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黑鼠王頓時懵了。他怎麼都想不到我和心兒竟然敢真的這麼做?一時間,他竟然不知道怎麼辦了!

而我這邊,卻着急不已。因爲我不能繼續這麼沒有頭緒地走下去,這地下迷宮太複雜,而我卻沒有一個明確的方向,這是非常危險的一件事情。

黑鼠王的身影和羽蛇虛影,一直處於對峙狀態,但黑鼠王一直不敢有所行動。我讓心兒火燒黑鼠羣,火燒地下迷宮,他同樣無動於衷。

只不過,他表面的淡定是裝出來的,他終於忍不住,衝我怒吼道:“無恥的道士,你到底想怎麼做?我告訴你,這塊地脈非常特殊,你如果毀了這裏,一定會招報應的。”

眷戀調皮妻 “特殊地脈?”我微微一愣,冷笑道:“你說的這點,我自然清楚。否則的話,這裏也不會存在王陵,你也不會選擇將老巢放在這裏。但是,就算我毀了這裏,上天也不會懲罰我,因爲我在替天行道,剷除妖孽。”

“你······”,黑鼠王大怒,咆哮道:“臭道士,你真的要逼我出手嗎?”

聞言,我非常奇怪地看着他,疑惑道:“什麼叫我逼你出手?你一直在將我逼上死路,一直在對付我!”

話音一落,黑鼠王怒不可遏,漂浮在半空的虛影頓時降落,落地顯化而成一道蒼老的身影。

我有些納悶,有些疑惑眼前這個成了精的黑鼠王,爲何會如此蒼老?不僅如此,他的身上隱隱間流露出一種王者霸氣。

這種氣勢,我從女皇龍氣的身上感受到過,沒曾想,這隻來歷不明的鼠王,竟具備如此氣息。

“臭道士,你到現在還沒明白我的身份。我是這些黑鼠羣的統領,是黑鼠王,這都沒錯。但我還有一個身份,你一直沒敢去想!”

“你還有一個身份?”我不由一愣,接着問道:“難道你想告訴,你就是傳說中的趙武靈王?別說笑了,趙武靈王怎麼可能會變成一隻鼠妖?”

他默然不語,隨即施法,雙掌愛拍向地面,大喝道:“亡靈軍團,現!”

隨着他話音一落,我和心兒便驚訝地看到,腳下的地面和周圍的山洞劇烈顫抖起來,一列列身穿鎧甲的士兵,穿着有些怪異地出現在了我們的面前。

“小道士,這些便是我武靈王死後的護衛。他們生前,都是我執行胡服騎射政策之後的精兵強將。看到這些,你們還懷疑我的身份嗎?”

說實話,看到這些死靈出現的瞬間,我突然想到了吳王夫差。當初的他,自己煉製了百萬死靈大軍,意圖重徵天下,顛覆天下。

“黑鼠王,我不管你是誰,但你若想利用這些亡靈來對付我們的話,你大錯特錯。你有亡靈軍團,我有鬼差大軍,你能奈我何?”

“哼”,黑鼠王冷哼一聲,大笑道:“現在的年輕人,真喜歡說大話。冥界地府的鬼差,豈是你想用就能用的?”

我立即拿出陰差令,打開了一道陰間之門,高飛的身影從中走出。

“陰司大人,請問有何吩咐?”

我微微點頭,指了指黑鼠王召喚出來的亡靈軍團,冷哼道:“調動一隊陰差,將我眼前的這些陰差全部消滅。另外,之前那四個替我擡轎的鬼差,他們領了酬勞嗎?”

“回大人,我已經將那顆黑晶拿到天地銀行去兌換成了冥幣,總共兌換了三千五百億。所以,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我這一萬鬼差,絕對服從大人的任何命令和指示,不會有半點拖延。至於那四名鬼差,已經按照正常的水準給他們發了酬勞,這一點,大人不用擔心。”

我滿意地點點頭,接着說道:“現在,我在給你一個任務,以最小的代價,滅了這些亡靈。”

高飛恭敬一一拜,然後看向身後的陰間之門,從懷裏拿出一道黑旗。他輕輕一揮,我便看到,一列列手執兵器的鬼差從中走了出來。

緊接着,這些鬼差便在高飛的帶領下,迅速撲向那些亡靈軍團。

而黑鼠王,早在我召喚出陰間之門時,他就已經傻掉了。 黑鼠王愣愣地看着自己的亡靈軍團被幾百鬼差圍剿,而且毫無抵抗之力,大驚之餘,更有深深的恐懼。

“曾經,我就是被一個陽間陰司給逼到了這裏!現在,我又遇到了你,哼,老天爺倒是十分眷顧我啊!”

不得不說,此時的黑鼠王,心裏別提有多鬱悶了。他眼睜睜地看着我召喚而出的鬼差迅速毀滅他的亡靈軍團,險些崩潰。

事情的發展和我預想的一樣,我雖然不知道黑鼠王爲何能夠召喚出這些亡靈軍士,但它們和當時吳王夫差召喚出來的死靈,本質上是一樣的。

如此一來,黑鼠王最大的殺手鐗便徹底沒了用武之地,完全傷害不了我。

“黑鼠王,你還是放棄吧,你殺不了我的!”我冷笑道,依舊想要突破他的心理防線,讓他不戰自敗。

羽蛇虛影已經支撐不了多久,一旦消失,我便沒了壓制那成羣黑鼠的利器。 暗月紀元 於我而言,最大的威脅不是黑鼠王,而是他操控的黑鼠羣。

爲了不讓自己露出破綻,我竭力裝出一副淡定的樣子。我必須要支撐到黑鼠王崩潰的時候,否則的話,等待我的只有覆滅。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黑鼠王見我一直持續不斷地迸發出戰鬥力,心裏越來越沒底。 霸道總裁校園愛 不知過了多久,他終於比我先崩潰了。

“小道士,我們停戰吧,我承認我不是你的對手!”黑鼠王萬分糾結地看着我,臉上的表情十分無奈。

我不由鬆了一口氣,心裏默唸道:“小黑蛇,你慢慢收回你的力量,不要讓黑鼠王察覺到我們的虛弱。”

小黑蛇似乎明白了我的話,接着便收回了自己的虛影,漸漸沉寂下去。它跑到我的臉上,虎視眈眈地看着黑鼠王。

小黑蛇的這個舉動,頓時讓我放心不少。就這麼一個簡簡單單的示威,黑鼠王決絕對不敢輕舉妄動。

“黑鼠王,如果你能早點認輸,我們也不會僵持到現在,搞成現在這個局面。但不管怎麼說,我不會傷害你的。”

聽我這麼一說,黑鼠王的臉色立刻變得有些難看。他看了看,苦笑道:“小道士,事已至此,我也只能認命。只是你的幾個朋友,卻沒救了。”

聞言,我的臉色不由一變,急忙問道:“你說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他們幾個都被你殺了嗎?”

看我充滿殺意的雙眼,黑鼠王驚恐地說道:“小道士,你誤會了。你的幾個朋友,陷入了趙武靈王的迷宮之中,只怕活下來的機會非常渺茫!”

“趙武靈王的迷宮?”我不由一愣,滿懷疑惑地問道:“趙武靈王生前在這地下造了一座迷宮嗎?”

重生之搏浪大時代 黑鼠王微微一嘆,解釋道:“非也,是他死後所造!我之前就跟你說了,這裏是我的地盤,而趙武靈王,卻能命令我。”

聽到黑鼠王這有些繞口令似的言語,我慢慢理解了他的意思。 迷宮前,我迅速調整自己的狀態,直到調整到最佳,我才接着準備進迷宮要用到的道具。

至於心兒,她除了吃東西之外,也不需要準備什麼其他的。

對我來說,之所以選擇進入迷宮,救出李教授和張長春是一方面,還有一方面便是超度其中的亡魂。

能否成功穿過迷宮倒是其次,畢竟危機之時,我可以利用鬼擡轎迅速逃離。而迷宮中徘徊不散的鬼魂,如果繼續下去,以後會變成什麼樣子,誰都無法預料。

黑鼠王靜靜地站在一邊,不時地朝我這邊看來,尤其在看到打神鞭之時,他不由覺得十分眼熟。

“那根木鞭······原來如此!看樣子,這個小道士能夠來到這裏,乃是冥冥中的天意。”黑鼠王心裏暗歎,似乎明白了什麼似的。

我花了很長的時間,纔將道具準備完畢。我準備的道具看起來很簡單,但卻極爲耗神。道符的刻畫,並不是隨便畫幾條線就可以的。

要真是這樣的話,那普通人也可以畫符,也可以當道士了!

道符準備完畢後,我長長地舒了一口氣,然後看了看心兒,輕聲道:“心兒,等會我一個人進去,你就留在外面,替我照看馬小玲!”

心兒突然一愣,急忙扔了手裏的東西,非常不情願地說道:“小跟班,女子你這是什麼意思,爲什麼不要我陪你一起進去?”

“心兒,你留在外面,我們約定一個時間。如果在預定的時間內,我還沒有出來,你就用火燒了這裏,然後帶着馬小玲離開這裏。黑鼠王肯定知道離開這裏的路線,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嗎?”

聞言,心兒還是不情願,非要和我一起進入迷宮。見狀,我苦笑不已,無奈地說道:“心兒,這迷宮不是別的什麼地方,我一個人進去的話,反而可以集中全部的注意力。”

聽我苦口婆心的解釋,心兒雖然不是特別理解,但沉默片刻之後,她還是默默地點了點頭。

“小跟班,我就給你五個小時的時間。如果五個小時你還沒出來,我便帶着馬小玲直接衝進去,用火焰吞噬這裏。”

我點點頭,輕輕地摸了摸心兒的小腦袋,笑着說道:“行,就按你說的辦,就以五個小時爲限。”

緊接着,我看了一眼黑鼠王,沉聲道:“黑鼠王,雖然你已經投降,但我還是不相信你。如果你敢有小動作的話,心兒的實力你也看到了。另外,我還有很多招數沒有使出來,你要想試試的話,我現在就可以讓你先嚐嘗。”

“大師,你這說的哪裏話?我怎麼可能會有小動作?另外,你一定要記住我和你說的話,趙武靈王已經徹底化魔,他就在迷宮深處,你萬事小心!”

我點點頭,大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沉聲道:“我記下了!另外,我答應你的事情,不會食言,你大可放心!”

黑鼠王深深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有話想說,但還是沒有說出來。緊接着,我最後看了一眼心兒,然後打着火把,大踏步地走向了迷宮。

一腳邁入,我便沿着一個方向走了下去。對我而言,我是第一次走迷宮,而且還是深藏地下的迷宮。

我心裏的壓力非常巨大,這也是我不敢帶上心兒的原因。趙武靈王建造的迷宮,究竟藏有怎樣的危險,實在讓人無法預料。

黑暗的通道內,我一個人打着火把,獨自前行。通道很寬敞,可以同時容納兩三個人並排前進。

“其實,這個迷宮和之前那些縱橫交錯的山洞沒區別。非要說有的話,只能說這個迷宮比較正規,和現實中的迷宮,佈局有相似的地方。”

我小心謹慎地向前走着,不多時便來到了第一個岔口。看到面前的岔道口,我瞬間糾結起來。

在這種情況下使用探路紙人,顯然不合適,不僅浪費時間,而且達不到預期的目的。

“現在,我也只能全靠感覺了。老天爺,希望你不要玩我,這可不是鬧着玩的,人命關天啊!”我暗歎不已,然後走進右手邊的通道,一路走了下去。

我從來沒像此時這般提心吊膽過,對於未知事物的恐懼乃是與生俱來的。就算我行走江湖很多年,也不例外。

可走着走着,我突然感到有些不對勁,總覺得身後有什麼東西在跟着我似的。可每次我向身後看去,卻看不到任何異常的情況。

“真是奇怪,難道是我的錯覺嗎?不可能啊,我的第六感這麼強!”我心裏疑惑不已,與此同時,我的心跳也慢慢加快了起來。

出現了這樣的情況,我前進的步伐變慢了許多。緊接着,我又遇到了一個岔路口,然後想都沒想,依舊選擇右手邊的通道。

可走了一段時間,那種被跟蹤的感覺卻並未消失,反而越來越明顯了,我的心裏漸漸慌了起來。

“不行,一定要沉住氣,一旦亂了分寸,我將會很麻煩。”我不斷地提醒自己,暗示自己,努力調整自己的情緒,然後繼續走下去。

這才只是迷宮的外圍,要是我在這裏就被幹掉,也太有辱白無常的名頭了。我之所以緊張,只是因爲打神鞭沒有預警,但我卻感覺到了危險。

“老夥計,除了小黑蛇,我現在能依賴的只有你了啊。”我心裏暗歎,看了看手裏的打神鞭。

可就在這時,打神鞭劇烈震顫起來,險些從我手中脫落。我陡然一驚,急忙背靠牆壁,緊張地看向四周。

可看了半天,除了一片漆黑,我社什麼都沒看到。可打神鞭的震顫從未停止,甚至變得更加劇烈了。

“來了,快來了,到底是什麼呢?”我心裏緊張不已,甚至能夠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我沒有打算繼續前進,靜靜地等待着即將到來的危險。不多時,我感到腳下的地面傳來震動,起初還有規律可循,但緊接着就變得雜亂起來。

我額頭上已經冒出了冷汗,這種情況下的等待,非常折磨人。我隱約間感覺,地面傳來的震動就像叩擊在我的心上一樣,讓我非常難受。

就在此時,我偶然地一個轉身,卻看到了讓我難以忘懷的一幕。 看着那些朝我一蹦一跳的人影,我瞬間就知道了他們的身份。在這地下,能夠如此行動的人影,除了殭屍,還能有什麼呢?

“常春,這次真被你說中了!按照你的說法,古墓中遇到殭屍,可稱其爲糉子!希望你能逃離這些大糉子的虎口,留得一條性命。”

眼前這般情況,我曾經設想過。這也是我成爲白無常以來,很少進入古墓的原因。

殭屍來襲,我立刻高舉手中的火把。關於殭屍的等級,之前也已經介紹過,而實際情況也正如我預料那般,圍攻而來的殭屍,都是跳屍。

跳屍,由黑僵進化而來,行動以跳爲主,它們不怕人,見人就咬,十分兇殘。

此時的我,心情反而平靜了不少。儘管遇到跳屍超出了我的預料,但我沒想過將它們一個個毀滅。

我急忙拿出定鬼符,雖然這不是專門剋制殭屍的道符,但也可以短暫地定住它們。而我就能利用它們無法行動的時間空檔,儘快逃離。

於我而言,我只需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即可。就這樣,我毫無顧忌地衝入殭屍羣中,以火光爲引,非常精準地將定鬼符貼在它們的額頭上。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