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快說!”柳凌雲整個人差點跳了起來,這段時間的他,實在太不好過了。

2020-11-04By 0 Comments

“回老祖話,中域之北,莫名的出現了一方凶地,怎樣出現的,是誰搞出的動靜,至今還無人知道,只知道,那凶地會移動,非常兇險,若仍其展下去,只怕整個中域,乃至整個世界都會成爲一片煉獄。”

聽到這話,柳凌雲和天無懼老眉輕擡,這和他們有什麼關係,算什麼好消息?

不待二人問,那人繼續說道:“雖然到現在爲止,還沒有人知道,究竟是誰的動作,可是已經確定了,是夜盟之主的朋友,而今,夜盟之主和那辰夜,都已經趕過去了。”

“說清楚點!”柳凌雲等人懂了話中意思,一抹興奮之意,緩緩的浮掠出來。

“是,老祖!”

那人也知道事情的輕緩,連忙將重要的點,詳細的給點了出來。

聽完後,柳凌雲衆人不由得放聲大笑,所有籠罩在心頭上的陰霾,頓時都一掃而空。

那凶地會蔓延,而且所過處,寸草不生,生靈不還,這已經是威脅到了整個中域,而柳凌雲等人知道,夜盟最重情義,既然是夜盟的朋友,那麼,夜盟中人,便不會放任不管。

只要夜盟接手此時,這個巨大的麻煩,就會與夜盟有着分不開的關係,如果如果夜盟擺不平此事,柳凌雲等人心中很清楚,夜盟衆人,同樣也不會放手。

到那個時候,就是天、柳二族的機會!

那凶地,已經威脅到了整個中域,乃至整個天下,夜盟解決不了,那只有聯合天下高手一同來解決,關乎天下人存亡,若夜盟敢阻攔,便是與天下人爲敵。

“我倒想看看,那夜盟之主和三大帝傳人,有沒有這個勇氣,敢和天下人作對?”

柳凌雲臉色一寒,陰陰的笑道:“如今辰夜和紫萱,必定會想盡一切辦法去化解,那就偏偏不能讓他們得逞,朝陽,讓柳衛出動,不論生死,一定要破壞他們的行動。”

“大哥!”

柳朝陽眉頭微緊,道:“柳衛的存在,夜盟是不知道,但帝、沐倆族一定知曉,若是被現?”

深埋 柳凌雲擺擺手,冷聲道:“現在他們一定沒有在一起,而且,我也沒想阻止太多,既然那凶地如此可怕,想必,一次出手就夠了,我們現在只需準備着,在適當時機,攜天下大義出現就行!”

“朝陽,下去準備吧,這一次,便讓夜盟在這世間,徹底沉淪下去!”

黑幕籠罩中,在那山脈底下,竟然肉眼都是能夠瞧見,山脈頂峯處,一道漆黑之極的光芒,猶若那溝通了天地之橋的光束,浩浩蕩蕩,直入天際之中。

那道光束的存在,使得九天之上的能量,源源不斷的對着峯頂處狂涌而來。

“上山吧!”

倆道身影,便是並肩朝山峯之上暴射而去。

“轟!”

在二人剛剛進入那山脈範圍,只見,那漫天的鬼氣,鋪天蓋地的化成了一條黑色巨龍,對着二人,兇狠的衝撞了過來。

即使有輪迴之力的包裹,那條黑色巨龍,依然是毫不客氣的衝撞了過來。

“讓我來!”

紫萱正欲動手,被辰夜給拉了回來,他想親身的試一下,現在的風三娘,到底走到了那種程度,而這個,也是辰夜現在可以推斷出,現在的自己,究竟能否幫到風三娘。

當年在鬼墓之中,鬼真人曾說過,無論什麼情況下,讓辰夜都不要傷害風三娘,辰夜答應之後,鬼真人曾給了辰夜一式印法。

然而,如果風三娘太盛,二人之間有着太大的差距,這式印法,便會成爲奪命之物,不是奪風三孃的命,而是奪他辰夜的命。

當然,這是不辰夜害怕的原因,他也不會因此而畏畏尾,機會只有一次,幫不到風三娘,那從此之後,將無任何的機會了。

遙望着那張牙舞爪而來的可怕攻擊,辰夜黑色眸子,也是在此時有着精光迸,他雙掌陡然緊握,下一瞬間,隱約有着星辰的光芒,自其體內緩緩的浮現而出。

“蓬!”

那從辰夜體內而現的星辰光芒,迴盪在這黑暗的天地中,一種無法形容的澎湃力量,此時此刻,盪漾在其四肢百骸。

這是辰夜xiūliàn了星辰決之後,一次的施展出來,沒想到,這第一次面對的,卻不是敵人。

當那星辰光芒,快的匯聚到辰夜手心上的時候,他霍然的踏出一步,沒有任何猶豫,手掌緊握成拳,而後,一拳轟出。

沒有任何的花哨,有的,只是那強橫的力量。

拳風過處,空間彷彿都是蕩起了一層層的漣漪波動,空間被撕裂時的刺耳聲音,便是迴盪在這天地之間。

“轟!”

新妻入局 黑色巨龍,不含半絲的人類情感,朝向那渺小的身影,怒撞了過來。

對碰的霎那,時間彷彿被禁錮,整個空間也彷彿被禁錮,致使這天地格外的安靜,但也只是一瞬過後,緊接着,狂暴而浩瀚的力量衝擊波,便是猶如萬丈濤1ang一般自天際上席捲而開,彷彿風暴成形。

“嘭,嘭,嘭!”

嫡女重生:霸寵王爺千千歲 在那強悍的力量衝擊下,辰夜一連後退七步,方是將那風暴給避了開來,而那七個深深的腳印在其身前出現,令人觸目驚心。

天際之上的黑色巨龍,卻還一直在盤旋着,看它那模樣,不曾有絲毫的被波及到,彷彿剛纔那強大的撞擊,不曾讓它有絲毫的損傷。

但辰夜眼神,此刻卻是放鬆了一些,方纔的進攻,固然不是風三娘自身的攻擊,卻能看成是她的力量體現。

很強大,不過,並未強大到無法面對的地步,黑色巨龍之所以看起來一點兒事都沒有,那是因爲,這裏有着無窮無盡的鬼氣,足以支持着黑色巨龍的存在。

“辰夜,如何?”紫萱凝聲問道。

辰夜的實力,從來都不容質疑,而今竟然被生生的震退,固然失去了地利的原因,但也說明,這裏的可怕。

“如果見到風姑娘,或許,我還有辦法能夠幫到她。”辰夜沉聲的說道。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但,你未必有機會能夠見到風姑娘。”

望着那不散的黑色巨龍,紫萱擔憂的說道,她的修爲遠在辰夜之上,但如果是她親自出手的話,都沒有足夠的把握可以將黑色巨龍擊潰。

這傢伙,由着漫天的鬼氣所組成,即便是將它給擊潰了,都可以轉瞬之間再度凝聚,那般強悍的攻擊力量,倆個人固然可以承受住,卻也不能長時間的應付下來。

況且,這裏只是山脈腳下,越是往上,所受到的壓力必然會越大,到時候,或許要承受的,將會是這整個山脈的鬼氣。

辰夜說能幫到風三娘,也只是從方纔一擊之三娘本身的修爲,與這鬼氣無關。

風三娘並不需要有多強大的修爲,才能搞出這樣大的動靜,如果以修爲來論斷的話,豈不是在說,風三娘有着天玄境界的修爲。

若不如此,怎能讓天玄高手,都難以長時間的在這裏行走。

“這我知道。”

辰夜輕吁了口氣,嘴角邊上,揚起一抹凜然的弧度:“幸虧當年,我曾與風姑娘一同進過鬼墓,不然的話,還真的不會有一點的辦法。”

“本命魂魄,出來。”

登堂境界的本命魂魄,如今看出,已然與辰夜一般無二,宛若真人一般,唯一的區別就是,真人有分量之重,而本命魂魄則是輕飄飄的。

在鬼真人傳承之地辰夜一場造化,那所謂的造化便是,曾幫助過辰夜,讓後者的魂變xiūliàn,稍微的要輕鬆一些。

有過這場造化,本命魂魄便是有着鬼真人的氣息,在平常時間得無足輕重,多年來的xiūliàn,早已經被本命魂魄煉化,不在有鬼真人一絲一毫的痕跡。

然而,這氣息畢竟存在過,即便是煉化了,它也依舊存在,這點是不容質疑的。

風三娘傳承自鬼真人,即便是風三孃的成就,遠過了鬼真人,對於後者的存在,這漫天的鬼氣,依舊會感知到,並且還會認同。

這便是辰夜最大的底牌,甚至要高過於輪迴之力。

雖然輪迴之力也是出自鬼真人,但是漫天的鬼氣,對於鬼真人的那一絲氣息,顯然會更加的認同,畢竟,輪迴之力,要遠遠強於鬼氣,令得鬼氣有種天生的忌憚。

在平常的時候,這些鬼氣或許會敬而遠之,乃至遙遙跪拜,但在這個時候,那一絲的輪迴之力,不知是風三娘故意,還是漫天鬼氣的同仇敵愾,當要阻止辰夜上山時,輪迴之力便成了鬼氣要死死阻止的大敵。

這樣一來,反倒是鬼真人曾經留下的氣息,便不會那麼的被排斥。

“紫萱,我們走。”

辰夜在前,以最快的度向山峯之上掠去,本命魂魄漂浮着,一道氣息撲下,將倆個人籠罩而進。

“蓬蓬。”

在二人前進的過程所化的黑色巨龍,怒吼了一聲,如同是一根巨柱般的撞擊了過來。

固然是有些相熟,但也不能讓這漫天的鬼氣對辰夜二人視若無睹,畢竟,那數量實在太少,可以被融合爲一體,可要是想zi誘無度的在這裏面行走,也是萬萬做不到的。

只不過,有了相熟之感,鬼氣進攻的幅度,便是遠沒有了之前的那般強大,而且也沒有太過的瘋狂。

這樣子的力道,倒也危害不到辰夜和紫萱,在上山的過程個人十分狼狽,黑色巨龍的轟撞,也是不曾的有過停歇,可總歸,讓二人的消耗,都在他們的承受範圍/>

雖然隨着海拔的提高,攻擊的力道也在逐漸增加,可只要不是整座山脈的鬼氣匯聚起來的進攻,便也阻攔不住辰夜和紫萱的步伐。

只是,攻擊力道增幅的明顯,讓得辰夜眉心鎖得更加之緊。

“放心吧,風姑娘不會有事的,不是還有羅姑娘在她身邊照顧着嗎。”紫萱輕聲的安慰着,可她自己的黛眉,此刻也是緊緊蹙起着,顯然這話,連她自己這一關都過不去。

此刻二人已經在半山腰之上,以二人的度,要不了多久,便是可以登上峯頂。

但,正是不遠的距離,辰夜似乎已經感應到了風三娘和羅靈二人的存在,那是一種極其虛幻的感應,彷彿存在,可又十分不確定,這種情況,是這麼多年來,辰夜從來沒有過的。

漫天鬼氣,已如狂風般在四周呼嘯,聽起來,如同是yin風陣陣,叫人身處其九幽黃泉,可怕之極。

正是這種可怕,才讓辰夜悚然大驚,原來,在山腳下時,他以那鬼氣的進攻,去判斷風三孃的實力,進而來推斷,自己是否能夠幫助到風三娘。

到了這裏,辰夜的感應,雖然模糊之極,卻因爲這個原因,才讓他知道,現在的風三娘,見了面之後,會讓他自己大吃一驚的。

若不是這樣,紫萱的安慰話語,聽起來,就不會這樣的生硬。

“紫萱”

“辰夜。”

不待辰夜把話說下去,紫萱毅然說道:“不管風姑娘會否是我們想像,也不管在見到風姑娘後,你會怎麼做,我會幫忙,也會想辦法讓羅靈姑娘先離開,其他的,我沒想過,也不會想。”

辰夜不由苦笑了聲,道:“我說過,以後不管生什麼事,都不能讓你離開我身邊半步,都到了這裏,自不會叫你先離開。”

“那你的意思是。”紫萱黛眉輕挑,有些謹慎的問道。

辰夜旋即正容說道:“我有一法,或許可以幫到風姑娘,但這個過程,會非常兇險,一個不好,或許會將我自己都牽連進去,從此將永不生,你要答應我,在我施展這個法子的時候,不管你見到了什麼,不管我有多危險,都不能讓我半途而廢,因爲,這個機會只有一次,失去了,就永遠不會再有。”

紫萱神情,變得無比凝重了起來,有心反對,但到最後,沒有一句過多的話說出來,她心知,爲了朋友,辰夜捨得交命,風三娘遇險,別說有機會,就算沒有機會,辰夜自己也會創造出一個機會來。

此時此刻,若自己有所阻攔,辰夜固然不會怪自己,可他的心,今生恐怕會無法安寧下來。

然而,要眼睜睜的看着辰夜一步一步的走進那可能會翻不了身的深淵地獄,紫萱也做不到。

“紫萱。”

辰夜輕輕的牽起紫萱素手,柔聲道:“我答應你,無論情景怎樣惡劣,我都盡最大努力不讓自己出事,本命魂魄會在你身邊,以他登堂境界的層次,縱然我肉身遇難,我依然存在着。”

“我能說不可以嗎。”紫萱緩緩的低頭,輕聲道。

“當然不能。”

辰夜將紫萱的手,放到自己嘴邊,輕輕一吻,而後深情道:“我要將孃親從邪帝殿手然後,當着爹和娘,老爺子,以及所有親人朋友的們,給你一個最爲盛大的婚禮,未來的日子有零兒這個女兒,我們還會有許許多多的子女,這一天,我若等不到,我怎捨得離你們而去。”

“好,我不阻止你。”

紫萱撫摸着辰夜臉龐,以不容置疑的口吻說道:“你若不兌現自己的諾言,我會恨你永生永世。”

“哈哈。”

辰夜放聲大笑:“有你這樣惦記,我怎不珍惜自己。”

大笑聲若閃電,前方鬼氣滾滾如龍而來,似在這兇悍氣勢下有所退卻,yin風陣陣,伴隨着倆個人,直衝那漫天鬼氣之/>

“蓬蓬。”

震徹天際的轟鳴聲,宛若驚雷一般,在山峯頂上炸響,倆道身影,便是在這狂暴之。

山峯面積很寬廣,接近蒼天,可在鬼氣籠罩下,仍然視線難及,而這裏的鬼氣,自然是更加濃郁與精純。

在這裏,世間任何的一切物質,就連時間和空間,彷彿都被禁錮,只有鬼氣,安安靜靜的如同無形空氣般存在。

可即便是如此的安靜,卻由於鬼氣在這裏是極度的強大,竟導致,空間猶若被人硬生生的砸過,有着一方龐大的凹形之狀。

那凹形之氣散的根源地,感知力下,那裏,便像是真正的無間煉獄,可怕之感,一**的傳盪出來,將這山頂整個空間,形成無人可進禁區。

辰夜和紫萱視線爲之一緊,在那凹形的正着一人,靜靜盤腿坐着,那瀰漫着整座山脈,以及這萬里之遙的可怕鬼氣,正是從那個人體內,潮水般的瘋狂衝涌出現。

可奇怪的是,漫天的鬼氣,由這一人所散,可從她的身上,卻偏偏不曾有一絲一毫的鬼氣,這奇特的一幕,叫辰夜和紫萱無比的凝重起來。

而對於辰夜和紫萱的到來,那道身影似乎並未感應到,因此,一點反應都沒有,彷彿睡着了似的。

辰夜深深的吐了口氣,而後沉聲喝道:“風姑娘,我和紫萱都已經來了,怎麼,你連老朋友都不願意見上一見嗎。”[去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話音傳出,那盤腿坐着的,彷彿睡着了的身影,終於是輕輕的一動,不過,並未起身,更加沒有從那裏面走出來,唯有空間顫抖了一下,連帶着整個峯頂的鬼氣,似乎都減弱了一倆分。

一語言罷,辰夜靜靜等待着,但他眼瞳中偶爾浮掠而現的急切顯示出,他的內心,並沒有表面看起來的那麼平靜。

以風三娘爲中心,漫天的鬼氣不斷散而出,籠罩了這萬里之地,然而,風三娘本身,卻是一絲一毫的鬼氣彷彿都不曾擁有,這種古怪,加大了風三娘本身的危險程度。

“辰夜,紫萱,你們不該來的。”

許久之後,終於是風三娘忍不住,輕嘆了一聲。

聽在辰夜耳中,讓他心緒突然輕鬆了一些,這聲音,還是原來的,並無任何的變化,縱然在漫天鬼氣的包裹之中,當風三娘張開雙眼的時候,一切,似乎都沒有變過。

“原來,你還是認得我們的。”

辰夜眉心微微一緊,道:“既然還認得我們,想必你的心中,還是把我們當成朋友的,爲何,一直都不和我們聯繫,甚至,連我們的聯繫,你都要主動的斬斷,是怕連累我們,還是你怕自己剋制不住,會傷害了我們。”

“你心中什麼都知道,又何必還要過來。”

風三娘漠然一笑,那雙美麗雙瞳,突然間,有着一抹如厲鬼般的猙獰閃掠而過,其人,變也因此變得凌厲許多。

“辰夜,紫萱,你們離開吧。”

辰夜眼神頓寒,身形掠動,如箭一般的暴射而出。

“蓬。”

那漫天的鬼氣猛地凝聚,就在那前方,化成一道漆黑的屏障,將辰夜硬生生的阻擋下來。

“吼。”

龍吟怒吼響徹,辰夜握掌成拳,旋即重重的揮出,辰夜的手臂,此刻都成墨綠之色,一股無堅不摧的力量感,在這空間中飛快的傳盪開來。

星辰決固然威力強過百戰決,也是讓辰夜的肉身xiūliàn衝破了桎梏,擁有了全新的天地,但畢竟xiūliàn時間還短,只是剛剛入門,還無法揮出星辰決的真正威力。

“咚。”

撞擊的剎那,連空間都是扭曲了下來,辰夜臉色頓時有所蒼白下來,風三孃的實力已在辰夜之上,加上這鬼氣的襄助,已不是他所能直面應對的。

狂暴無匹的能量漣漪,將辰夜衣衫震得獵獵作響,然而,面對着可怕的衝擊,他卻是裂牙的一笑,不退反進,而後雙臂如槍,再一次的轟了出去。

“吼。”

龍吟聲再度響徹,隨着那雙臂的轟出,墨綠色光芒陡然大盛,龐大的玉龍,自虛空中暴射而出,旋即,朝向前方風三娘所在處,怒嘯衝去。

在那遙遠的小黑屋 龐大的玉龍,幾乎佔據了峯頂整個空間,空氣陡然爆裂之時,玉龍前方的那道屏障,也是轟然碎裂開來,旋即,玉龍龐大之身,以無可阻擋之實,直取風三娘所在地。

與此同時,辰夜身影也是站立於玉龍之上,其身前方,青色光芒化成巨大長弓,三柄利箭,閃爍着霸道光芒。

下一秒,三柄利箭,如同是自九天上降落的流星,揮毫着無匹的霸道,洞穿了前方空間,隨着玉龍,同時掠出。

“辰夜。”

風三娘雙眼更厲,那雙白皙的,在這漫天黑暗中,顯得極爲刺眼的雙手,猛然間的一劃,其身前方,空間陡然被撕裂,一道猶若天塹般的巨大黑龍,閃爍着猙獰目光,張牙舞爪的暴怒掠去。

一黑,一玉,一青,三道光芒,下一瞬間,已是硬生生的憾在了一起。

滔天的能量漣漪,頓時瘋狂的衝涌開來,整個峯頂,此刻猶若那lóngjuànfēng來襲,這一方空間,在此撞擊下,全數扭曲模糊下來,一道道的空間裂縫,頓時將這山頂所佈滿,令人觸目驚心。

遠處,紫萱雙眸死死的關注着這一場本不應該出現的大戰,以她的實力,到了這裏後,風三孃的真實修爲,也是被清晰的捕捉到。

聖玄三重境界。

辰夜所擁有的手段,儘管風三娘極其不凡,一戰中,他也不見得會輸給了風三娘,畢竟辰夜所學,無一不是這世間頂尖之道,多年曆練洗禮,鑄就辰夜性子尤其堅韌,即便是天玄高手,都無法在氣勢上壓倒辰夜。

如此之下,風三娘要想阻止辰夜,有很大的困難,然而,風三娘畢竟不是敵人,她或許神智受影響,可以心無旁騖,可以全力以赴,但辰夜絕對做不到,像與生死大敵對戰一樣,來對付風三娘。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