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怎麼又扯上槐葉了?

2020-11-02By 0 Comments

“槐葉是誰?”謝存禮問道。

雖然不知道槐葉是誰,但從謝柔惠這一句話,大家也猜出大概是什麼事。

“是這個小蹄子挑唆你們姐妹兩個了?”四老爺謝文榮皺眉問道。

謝柔惠用手擦淚,泣不成聲。

“姐姐,她是你送給我的。”謝柔嘉看着她喃喃說道。

“是,你說喜歡她做的雲英面,她說她也願意去給你做雲英面,我難道還會捨不得一個丫頭嗎?”謝柔惠哭道。

謝柔嘉看着她一刻,忽的伸手捂住臉。

“江鈴,江鈴。”她喊道。

“二小姐,二小姐我在這裏。”江鈴大聲說道,疾步上前扶住她的胳膊。

“江鈴,我不是在做夢,對不對?”謝柔嘉捂着臉哽咽說道。

“是,二小姐,你不是在做夢。”江鈴說道,搖了搖謝柔嘉的胳膊。

謝柔嘉放下手,看着謝柔惠。

“那爲什麼我怎麼聽不懂我的姐姐在說什麼呢?”她的眼淚流下來,“爲什麼,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了?”

謝大夫人倒覺得自己聽不懂她們姐妹在說什麼。

“難道你們是爲了這一個丫頭起了爭執嗎?”她皺眉問道。

上次因爲一個邵銘清在西府鬧起來,這次又是因爲一個丫頭嗎?她這兩個女兒是不是越活越眼皮淺了?說出去都沒人信!

謝柔惠搖頭。

“母親,我怎麼會爲了一個丫頭跟妹妹起爭執,不就是一個丫頭嘛,別說一個。十個,她只要要我就給她。”她哭道。

“這個槐葉是什麼人?”謝存禮再次問道,難掩怒氣。

“太叔祖,她是我奶媽的女兒,奶媽死了,就剩她一個人,因爲怕我見到她思念奶媽病重不愈。她被送出庫房當差。年前剛開始練鼓時嘉嘉才見到的,嘉嘉說可憐她,我才特意把她要回來。”謝柔惠拭淚說道。“我以爲她是要跟着我,卻沒想到,她更想跟着嘉嘉,這也沒什麼。奶媽不在了,她又因爲我受了苦。她不喜歡我這裏,喜歡去哪裏,我就送她去哪裏,只要她高興。”

謝存禮眉頭緊皺拍桌子。

“這話說得可笑。她一個下人,娘死了,自己被送走。怎麼還好像你欠她了?”他喝道,“什麼叫因爲你受了苦?”

一直沒說話的謝老夫人嗤聲笑了。

“認錯都認到下人跟前了。你可真是有出息!”她說道。

謝柔惠的眼淚啪啪的掉下來。

“祖母,不是的。”她哭道,“槐葉說她知道嘉嘉和我的不同,如果不讓她去嘉嘉身邊,就會出大事的。”

她們的不同?

屋子裏的視線忍不住落在這姐妹二人身上,此時此刻除了衣裳,二人就連憔悴的樣子都一模一樣。

“哪裏不同?出什麼大事?”謝大夫人問道。

謝柔惠搖搖頭。

“我不知道,她沒和我說。”她說道,“她說不能說,說了也不好。”

啪的一聲,謝大夫人拍在桌子上。

“什麼亂七八糟的!”她喝道,“來人,帶槐葉來。”

………….

屋子裏丫頭們擠着坐着,有的在哭,有的則一臉無所謂。

“希望她們打的時候換個地方,我上一次被打的地方還沒好利索呢。”一個低聲說道。

“這次捱打就是輕的呢,說不定會直接被賣了。”有人低聲說道。

這話讓大家的情緒更加低落,哭的聲音更多了。

“怎麼就這麼倒黴。”有人說道,轉頭看一旁抱膝坐着不哭也不說話的槐葉,“槐葉,你也真倒黴,好好的在大小姐跟前多好,怎麼偏被二小姐看上要來了。”

槐葉似乎沒聽到她的話,抱膝顫顫。

大小姐被二小姐推到了水裏!

水裏!

屋門就在這時砰的被推開了,屋子裏的丫頭們嚇的往一起縮了縮。

“槐葉!”爲首的婆子神情陰沉的掃過室內,“出來!”

槐葉擡起頭面色煞白。

……………

“嘉嘉!”

謝文俊伸手拉過謝柔嘉。

“坐下來,我看看你的腿。”

謝柔嘉被拉着坐下來,她的視線依舊看着謝柔惠。

“……這傷的不輕啊。”謝文俊皺眉說道。

“是碰到湖石劃破的。”江鈴說道,伸手比劃一下,“口子這麼長呢。”

聽到這話,屋子裏衆人的視線便看了過來。

“那都是她自找的!”謝存禮氣道,“惠惠把腿都摔斷了,都是她害的!”

“二叔祖,沒摔斷,沒摔斷。”謝文興糾正說道。

“怎麼?沒摔斷就沒事了?”謝存禮豎眉衝他吼道,“那是惠兒的腿!是惠兒的腿!碰都不能碰一下的!”

謝文興嘆口氣不說話了,走到謝柔嘉這邊。

“吃藥了嗎?”他低聲問道。

“吃了。”江鈴點點頭。

謝文興看着謝柔嘉,見她就呆呆的看着謝柔惠,他再次嘆口氣。

“嘉嘉,這次你做的的確是太過分了。”他說道,“不管怎麼樣,你不也能推你姐姐落水啊,那是會沒命的啊,你怎麼能這樣呢?”

謝柔嘉的眼淚流出來,她用力的閉了閉眼,把眼淚都擠出來,再繼續看着謝柔惠。

“嘉嘉,你們當時是爲這個丫頭吵起來的嗎?”謝文俊問道。

謝柔嘉轉頭看向他。

這是自昨日事情發生以來,第一個這樣問她的人。

丫頭們說了,西府的人說了,姐姐說了,他們都說了。沒想到,有人還記得她還沒說。

“老五,你什麼意思啊。”謝存禮豎耳聽到了,立刻皺眉說道,“惠惠難道會冤枉她嗎?”

謝文俊笑了搖頭。

“二叔祖,不是這個意思,畢竟出事的是兩個人。兩個人都要說一說。對她們也好。”他說道。

“那你說,那你說。”謝存禮指着謝柔嘉喝道。

謝柔嘉沒有看他,而是看向謝柔惠。

“我不說。”她說道。“我只想聽姐姐說。”

這個人瘋了嗎?

可是瘋了不是該大喊大叫大吵大鬧嗎?

爲什麼她就是隻盯着自己,什麼都不說?翻來覆去的就是讓自己說,讓自己說!

謝柔惠握緊了手裏的帕子。

她一點也不想再看到這雙眼了!她恨死這雙盯着她的眼了!她也恨透這句話了!

“你不說!”她掙扎着站起來,伸手指着外邊。“那就讓槐葉說!”

門外槐葉被推進來跪下,渾身顫顫。

謝大夫人伸手拉住謝柔惠。

“你坐好。你什麼都不用說了。”她說道,撫着謝柔惠的肩背安撫,再看向謝柔嘉,“你也不用說了。”

她說罷站起來。看着跪在地上的槐葉。

“槐葉,你跟二小姐說了什麼?”她問道。

跟二小姐說了什麼?

妖妃養成記 槐葉有些愕然的擡起頭。

不是大小姐嗎?

“沒,沒說什麼啊。”她怔怔搖頭。

謝大夫人看着她。

“那。二小姐有什麼不同?”她問道。

槐葉腦子轟的一聲,她終於知道要發生什麼事了。

大小姐突然信了她的話。不再追問她,還把她送到了二小姐這裏。

二小姐把大小姐推落水了。

這兩件看似毫無關聯的事,當謝大夫人突然問出這句話的時候,陡然串聯起來了。

看着這丫頭瞬時慘白驚恐的神情,屋子裏的人心裏立刻明白這丫頭一定有事。

“說!”謝存禮喝道。

槐葉心跳如同擂鼓。

“二小姐的眼,二小姐的眼裏長了紅痣,是奴婢剛發現的。”她顫聲說道。

紅痣?

屋子裏的人都看向謝柔嘉。

“右眼,右眼裏。”槐葉接着說道,“一小塊。”

謝文俊不由湊近幾分,江鈴也認真端詳謝柔嘉。

“真的有!”她喊道,“小姐的眼裏真的有。”

謝文俊和謝文興也看到了,點點頭。

枕上偷心:惡魔先生來敲門 “阿媛,你來看。”謝文興說道,帶着幾分驚訝又不安,“真的有一塊。”

又轉頭繼續問謝柔嘉。

“以前有嗎?疼不疼?”

謝柔嘉搖搖頭。

她的眼裏有紅痣?她怎麼不知道,現在不知道,在那個夢裏活了一輩子也不知道啊。

謝大夫人沒有走過來,甚至沒有多看謝柔嘉一眼。

“然後呢?”她看着槐葉繼續問道。

槐葉俯身在地。

隱婚520天 “奴婢也是剛發現的…”她又擡起頭飛快的看了眼謝柔惠,“大小姐也知道的….”

大小姐也知道?

大家的視線又轉向謝柔惠,難掩幾分驚訝。

“我知道,我只知道你說有不同,你又沒說是哪裏不同。”謝柔惠說道,也是一臉驚訝。

槐葉搖頭。

“大小姐,大小姐,我那天不是和您說了嗎?”她急急說道。

“是啊,你那晚和我說了,說二小姐不同,你要去她那裏,我問你有什麼不同,你說不能說,說了不好,說以後我就會知道了。”謝柔惠說道,驚訝的又要站起來,又是氣又是急,“槐葉,你,你怎麼說慌呢?”

槐葉看着她眼淚流下來。

“大小姐……”她喊道。

原來,原來是這樣啊。

她一直不明白大小姐爲什麼會突然相信了她的話,原來是這樣啊!

原來那時候並不是她逃過一劫,而是劫還沒到。

“惠惠你坐下,我現在要問的,不是槐葉你跟大小姐說沒說,說了什麼,我現在要問你。”謝大夫人說道,看着槐葉,神情淡淡,“誰跟你說了二小姐的不同。”

兜兜轉轉還是回到了這個問題。

槐葉閉上了眼俯身在地。

“大夫人,是奴婢自己發現的,剛剛發現的,沒人和奴婢說。”她說道。

聲音裏帶着絕望。

謝大夫人笑了。

“槐葉你這話,也就能哄哄小孩子吧。”她長吐一口氣,看着槐葉笑容散去,“來人,用刑。”

用刑!

丫頭們反了錯事,會被處罰,但那只是罰,罰是爲了懲戒,而用刑則是爲了逼問,那可不僅僅是打幾板子。

槐葉閉上眼咬住了下脣,哭着擡起頭。

“夫人,我說。”她哭道,“我說,是我娘,是我告訴我的。”

我娘?

“她娘是誰?”謝存禮忍不住問旁邊的人。

謝大夫人已經開口給了他答案。

“袁媽媽啊。”她說道,看着槐葉,神情沉沉,“她和你說了什麼?”

“夫人。”槐葉叩頭,再擡起頭帶着決然,“我娘說,當初接生的時候,她看到大小姐的眼裏有紅痣。”

此言一出,一直閉目養神的謝老夫人猛地睜開眼,謝文興謝文俊謝文榮也驚訝的站了起來。

“惠兒眼裏有紅痣?那怎麼了?”謝存禮猶自嘀咕,“有紅痣也是大小姐,大小姐….”

他的話到此戛然而止。

當初接生的時候,大小姐眼裏有紅痣…….

吻安,緋聞老公! “二小姐的眼,二小姐的眼裏長了紅痣…”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