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恩……”男子悶哼一聲,快速向後退了幾步,站在張鈞紹身邊,活動一下自己的肩膀,沒有再上前。

2021-01-30By 0 Comments

張鈞紹歪頭看了男子一眼,臉上倒是非常淡然,笑眯眯歪頭看着蘇逸:“蘇逸,你打傷我的表弟,這件事情我還沒有和你算賬,你現在竟然還敢打傷我的人?我看你是要和我勢不兩立了?”

蘇逸吧唧兩下嘴,不耐煩的揮揮手:“不然的話我們也是勢不兩立,說的好像我們以前多好一樣,張鈞紹,張揚是我打的,你的人也是我傷的,有什麼事情你就衝我來,總去找別人的麻煩算是什麼本事?怎麼?是不是搞不定我,所以害怕了?”

張鈞紹深深看了蘇逸一眼,笑着點點頭:“我就是喜歡你這樣不怕死的人,既然如此,你也算明白我的意思了,從明天開始,你和我之間,勢不兩立!”

說完,張鈞紹轉過身向着車上走去,走了幾步,突然轉過身來:“哦,對了,還有一件事情,我聽說陸逸天和陸青和你的關係都不錯是不是?那我就順便將他們都收拾掉,正好天海大學新生入學,有的時候就應該是一代新人換舊人,像是一些無用的渣滓,可以淘汰了!”

張鈞紹揮了揮手,大步走進了車裏面,開車離開了。

陸逸天雙拳緊握,盯着張鈞紹車子的背影,過了半響,才轉過身來:“蘇逸,剛纔謝謝你,不是你的話,我可能不是那個男的的對手。”

“小事兒,不用客氣,話說回來,張鈞紹身邊的那個傢伙是誰?也是咱們學校的學生?那個社團的?”蘇逸靠在車上,笑眯眯的揮揮手。

陸逸天靠在旁邊,伸手拿出一顆煙來:“這個人可不是什麼社團的人,他也不是咱們學校的人,以前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估計對方應該不是什麼簡單的人物,很有可能是張鈞紹重金請回來的保鏢。”

“不是吧?這不是學校裏面的事兒,都鬧到保鏢出面了?這張鈞紹是活不起了?”蘇逸挑了挑眉毛,詫異的驚呼一聲。


陸逸天抽了一口煙,吐出濃濃的一道煙霧來:“蘇逸,你對學校的事情都不瞭解,很多事情你根本就不知道,是這個張鈞紹平時很少在學校,所以說,他學校裏面基本上沒有什麼勢力。”

“沒有勢力?沒有勢力竟然還能這麼恐怖?開什麼玩笑?張鈞紹在學校不是很有名嗎?”蘇逸好奇的挑了挑眉毛,玩味的看着陸逸天。

陸逸天將菸頭扔到地上,嘆息一聲:“張鈞紹的強大在於他的神出鬼沒,而且這個傢伙做事情從來不講章法,一切都隨心所欲,只要是自己想做的事情,就絕對不會含糊,這一點毋庸置疑!”

蘇逸瞭然的點點頭,低頭看了一眼時間,急忙站起身來:“行了,不和你說了,我還要回去睡覺呢,耽誤了我睡覺的時間,這種事情我可接受不了!”


陸逸天皺了皺眉頭,蘇逸這傢伙的心也太大了吧,這麼大的事情都已經發生了,竟然還有心思睡覺去,難道就不害怕張鈞紹神出鬼沒的出現對付蘇逸。陸逸天急忙道:“哎,蘇逸,你先等一下,之前我和你說的事情……” “不用說了,我同意了,既然張鈞紹想玩,我就陪他好好玩玩,你明天讓陸青也來吧!”蘇逸揮了揮手,打斷陸逸天的話,大步走進了宿舍裏面。

陸逸天雙眼一亮,急忙轉過身,開車離開了宿舍前面。

回到宿舍,蘇逸剛剛進屋,林凡三個人就湊過來,一臉詫異的看着蘇逸。

шωш ¤ttкan ¤℃o

“什麼情況?你們這麼看着我幹什麼?我臉上有花啊?”蘇逸唸叨了一聲,擡步就要上牀。

林凡一把拽住蘇逸的衣袖,咧開嘴笑起來:“老大,老大,你急什麼,坐下,先坐下,先和我們說說,到底是什麼情況,實在是太牛逼了,你剛纔表現的也太帥一點了吧?”

蘇逸跳了一下眉毛,看了看窗戶的位置:“你們不會都在窗口偷看吧?”

“我去,陸逸天出現也就算了,這種事情在學校裏面也不是什麼太稀奇的事情,但是張鈞紹會出現,最主要的是,他出現之後,老大你竟然打臉了張鈞紹,他的保鏢以前在學校從來就沒有過被打的記錄,你絕對是第一人啊,你說我們能不偷看嗎?”周藏鋒湊到蘇逸身邊,也認真的點了點頭。

蘇逸笑眯眯咧開嘴,玩味的搖着頭:“沒有想到這事情這麼嚴重呢,我還真沒有多想,不過既然你們都這樣說了,那麼我確實應該自豪一下,不過說實話,張鈞紹的保鏢也不怎麼樣,剛纔我是沒想動手,不然的話,我肯定讓他趴下你們信不信?”

“哎,老大,別人說這句話,我一定鄙視他,但是你說,我絕對相信,老大,也就你有這個實力,我完全相信你能將對方幹掉的話!”林凡認真的拍着胸脯,臉上盡是肯定之色。

蘇逸滿意的點點頭,伸手拍了一下林凡的肩膀:“我就是喜歡說實話的人,行了,既然事情已經說完了,睡覺睡覺,我都困了!”

說完,蘇逸便轉過身,打算上牀睡覺。

“哎,等一下,老大,你還沒有說完呢,張鈞紹找你幹什麼?是不是因爲張揚的事情?如果是的話,這事情只能說也和我們有關係,我們絕對不能袖手旁觀,我們絕對會幫忙的!”周藏鋒急忙往前湊了湊,擡頭看着已經上牀的蘇逸。

蘇逸仰面倒在牀上,歪頭看了周藏鋒一眼,笑眯眯的揮揮手:“算了,張鈞紹不過只有一個保鏢而已,沒什麼可怕的,你們就不用摻和了,我和他玩玩就行了,再說了,還有陸逸天和陸青呢,有他們的人在,絕對不會有什麼事情的!”

“那也不行,老大,還是讓我們跟着你吧,你說是不是老三?你總不能就看着老大一個人被人欺負吧?”周藏鋒大手一揮,轉頭對着旁邊的林凡喊道。

林凡吧唧兩下嘴,不過還是認真的點點頭。

“不過老大剛纔的話說的也對,其實張鈞紹身邊也沒有什麼人,我們也不用這樣驚慌,等到他們有人出現了,我們在一起上就趕趟,不然別人說我們欺負人,多不好聽!”林凡笑眯眯咧開嘴,拿着手機說道。

“嘿,老三,你這話是什麼意思?你和我說實話,你是不是害怕張鈞紹,怕張鈞紹對你動手,所以你才說這樣的話?”周藏鋒眼珠子瞪得溜圓,伸手指着林凡大聲喊起來。

林凡笑眯眯咧開嘴,也不說話,低下頭繼續擺弄起手機來。

周藏鋒無奈的搖了搖頭,只好轉身回到自己的牀上,翻個身睡覺了。

躺在牀上,蘇逸倒是沒有着急睡着,心中一直向着張鈞紹的事情。

這個張鈞紹突然出現在這裏,而且看樣子明顯是來者不善,一定是想要做什麼事情。

但是蘇逸又覺得這個張鈞紹非常的奇怪,既然是來找蘇逸報仇的,爲什麼一開始卻先挑了陸逸天下手?

陸逸天和張鈞紹之前有沒有仇恨蘇逸不知道,難道說陸逸天的事情比起蘇逸還要重要,張鈞紹回來的目的是什麼,到底想要幹什麼。


各種各樣的謎團出現在蘇逸心中,蘇逸也不知道對方到底是什麼目的,腦海中賴誰思考着,慢慢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蘇逸伸了一個懶腰,從牀上翻身爬起來,拿着臉盆去洗漱。

吃過飯,四個人一起奔着教室方向走去。

剛剛走到教室門口,一道身影便直接攔住了蘇逸的去路。

蘇逸不由皺了皺眉頭,定睛一看,咧開嘴笑起來:“原來是陸青啊,你怎麼這麼早就過來了?是不是陸逸天昨天就給你打電話了?”

陸青沒有了之前的嫵媚,急忙搖搖頭,拉着蘇逸的手就往外面走:“快點和我走,出事了!”

“和你走?喂,有什麼事情我們慢慢說,可是好好商量,你這樣拉拉扯扯的是不是有點不太好啊?這樣被人看見很容易就被被人懷疑的!”蘇逸鬱悶的喊了一聲。

可是陸青根本就不理會蘇逸,擡步帶着蘇逸走出了教學樓,快速奔着外面走去。

“蘇逸!”一道清脆的聲音從前面傳出來,蘇逸急忙擡起頭,一眼就看到站在前面的唐婉心和劉朝麗。

“你看我和你說什麼了,蘇逸這傢伙就是一個負心漢,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你看我現在說的沒錯吧,這傢伙簡直就是個混蛋,我就沒有見過這樣的混蛋,竟然腳踏兩隻船!”劉朝麗憤怒的看着蘇逸的方向,伸手拉住唐婉心就往教學樓裏面走:“我們走,不要理他!”

蘇逸挑了挑眉毛,臉色當即陰沉下來,伸手指着劉朝麗:“喂,劉朝麗,你不要胡說八道啊,我可是清白的,我可什麼事情都沒做,婉心,你可不要相信劉朝麗的話!”

唐婉心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低着頭,腳步加快了幾分,奔着教學樓裏面快步走去。

蘇逸吧唧兩下嘴,猛地睜開陸青的手:“看到沒有?我女朋友又被你弄得生氣了,我還要回去哄,沒有時間和你玩了,再見!”

說完,蘇逸轉過身就奔着教學樓裏面走去。 開什麼玩笑,在蘇逸的心中,誰都不好使,只有唐婉心纔是最重要的。

自己的女朋友都生氣了,蘇逸可沒有多餘的心思和陸青玩這種遊戲,蘇逸必須抓緊時間將唐婉心哄好了再說。

“蘇逸,你不能回去,這一次你必須要和我走!”陸青上前一步,伸手攔住蘇逸,臉色出奇的凝重和認真:“如果你不去的話,或許陸逸天就沒救了!”

“陸逸天?什麼情況?一大早上的陸逸天就去挑戰張鈞紹了?不會吧?”蘇逸雙眼圓睜,詫異的驚呼一聲。

“不是陸逸天去挑戰張鈞紹,是張鈞紹找陸逸天的麻煩,聽說張鈞紹又打傷了陸逸天的人,陸逸天忍無可忍,帶着人去就找張鈞紹算賬了!”陸青無奈的搖了搖頭,伸手指着後面唐婉心的方向:“唐婉心是你的女朋友,她也不可能因爲這點事情就和你分手,但是陸逸天的事情非常緊張,容不得耽誤了!”

蘇逸吧唧兩下嘴,這點事情蘇逸還是清楚的,雖說唐婉心生氣,不過也都是一些學生心理的那種吃醋而已,看見蘇逸和其他的女人在一起,就覺得蘇逸可能變心了。

尤其像是陸青這樣長得漂亮,而且還非常會撩撥男人的女人,確實更加的有殺傷力。

但是蘇逸也清楚,陸青說的對,唐婉心絕對不可能因爲這一點點小事情就真的和蘇逸徹底分手,這種事情完全有時間解釋,到時候事情慢慢也就清楚了。

可是陸逸天就不同了,這傢伙去找張鈞紹的麻煩,就張鈞紹設變的保鏢都足夠讓陸逸天喝一壺的。

陸逸天不過就是普通人而已,哪有張鈞紹保鏢的那種真氣。

“我們走!”蘇逸答應一聲,轉過身向着外面走去。

陸青長長出了一口氣,跟在蘇逸的身後,快速向着小樹林的方向走去。

“你看,我和你說什麼了?蘇逸這傢伙根本就是個花心大蘿蔔,都有一個藍靈兒了,竟然還不夠,還想要得到陸青,你要是跟了他的話,我看以後你不一定要吃多少醋呢,還不如直接分手算了!”劉朝麗站在一旁,不滿的撇了撇嘴。

唐婉心站在窗口,看着蘇逸和陸青匆忙的模樣,眼圈也有些微微發紅,難道說蘇逸真的和陸青有什麼關係,兩個人真的要去後面做點什麼嗎。

唐婉心都不敢往下想了,心中好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樣,乾脆轉身坐在椅子上上課了。

蘇逸和陸青快速跑到了小樹林的方向,還沒等進去,裏面就傳出一道低沉的聲音,一道身影直接從裏面飛了出來。

蘇逸急忙上前一步,一把將身影扶住,體內真氣運轉,硬生生讓對方停了下來。

身影嘴角帶着鮮血,回頭看了蘇逸一眼,身體也跟着有些萎靡下來。

“蘇逸,你來了,這個傢伙實在是太狠,我不是他的對手。”陸逸天嘆息一聲,無奈的搖了搖頭。

蘇逸笑眯眯拍了拍陸逸天的肩膀,歪頭看了一眼小樹林裏面:“行了,交給我吧,看我怎麼教訓他!”


“不是,蘇逸,你還是不要去了,我看這傢伙實在是太難對付,不如還是等待機會,找張鈞紹的麻煩就行了!”陸逸天急忙拉住蘇逸,輕聲說道。

昨天晚上的事情陸逸天確實記得,蘇逸也確實讓對方吃了癟,但是這些事情對於那個男子來說根本就不算是什麼事情。


而當時很有可能只是男子一時輕敵而已,纔會讓蘇逸鑽了空子。

這一次蘇逸要是出手的話,很有可能不是對方的對手,到時候還不是一樣要被吊打。

這種事情陸逸天已經嘗試過了,蘇逸再繼續嘗試的話,想來想去,陸逸天倒是覺得有些不值得了。

蘇逸倒是一臉淡然,無所謂的揮揮手:“沒關係,一會兒你們就等着看好戲就行了,我別的不喜歡,但是吊打別人絕對是我最喜歡的事情,你們看着我怎麼吊打他就行了!”

說完,蘇逸大搖大擺的擡步奔着樹林裏面走去。

“蘇逸!”陸逸天低喝一聲,還想要上前,卻被陸青一把拉住。

“行了,你就不要過去了,我相信蘇逸肯定沒有問題,這傢伙的厲害,恐怕超出我們的想象。”陸青說了一聲,一雙嫵媚的眼睛緊盯着蘇逸的背影。

陸逸天搖頭嘆息一聲,陸青是女人,男子根本就不和陸青打,所以陸青也不知道對方的實力。

但是陸逸天可是清楚的見識過的,當初就連童浩都不是陸逸天的對手,就連一直在學校裏面自稱武術學校第一的李龍,不是一樣擺在了陸逸天的手中。

陸逸天的實力絕對毋庸置疑,從小到大,陸逸天不知道學了多少種格鬥術,身手絕對在學校裏面是拔尖的存在。

可是面對張鈞紹的保鏢,陸逸天連還手之力都沒有,完全是被對方吊打,這種感覺,讓陸逸天的心中確實非常的不爽。

不爽歸不爽,打不過確實是打不過,陸逸天也不得不承認這個事實。

雖然陸逸天沒有和蘇逸交過手,但是不管是從身形還是舉動上來看,蘇逸都不可能是張鈞紹保鏢的對手,就算是進去了,恐怕結果也沒有辦法改變。

陸逸天嘆息一聲,伸手將手機拿出來,準備隨時撥打急救電話。

蘇逸大搖大擺的走進小樹林,一眼就看都穿着一身紅色西裝,正坐在一個涼亭裏面,手裏拿着一個紫砂壺茶杯,慢慢品着茶的張鈞紹。

看到蘇逸進來,張鈞紹笑着咧開嘴:“蘇逸,沒有想到你還是來了,看來陸逸天確實和你合作了,既然這樣的話,那看來我現在是腹背受敵了!”

“哎,這話說的就不對了啊,你把我蘇逸想成什麼人了?你覺得我會是那種人多欺負人少的人嗎?”蘇逸大手一揮,攔住張鈞紹的話,歪頭看着旁邊站着的黑衣男子:“你,出來,我今天和你挑戰一下,不過挑戰之前,咱們能不能先商量件事,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 “哈哈,蘇逸,既然要打,就不要廢話,知道名字有什麼用?”張鈞紹仰頭大笑一聲,不屑的看着蘇逸說道。

蘇逸笑嘻嘻咧開嘴,靠在旁邊的大樹上,臉上滿是玩味之色:“那可不行,這可是我第一個正經八百的對戰的人,怎麼樣我也要知道對方的名字才行,不然的話,以後要是真的別人問起來,我連我打得是誰我都不知道,是不是有點太扯了?”

張鈞紹旁邊的男子皺了皺眉頭,上前一步,伸手指着蘇逸:“我叫龐斌,記住這個名字,以後這個名字就是你一輩子的噩夢!”

“龐斌?這個名字倒是很大氣嗎,就是不知道你的本事,是不是和你的名字一樣了!”蘇逸眼珠轉了轉,輕輕唸叨一聲,站直了身體:“好,既然已經知道名字了,那就不用廢話,來吧,動手吧!”

龐斌冷哼一聲,也沒有廢話,身體猛地上前一步,一拳直接奔着蘇逸的方向衝去。

強橫的風聲從蘇逸面前直接吹起來,蘇逸也不由皺了皺眉頭,身形向一旁推了一下,接着一把抓住旁邊的手,順勢向裏面一帶,讓龐斌的手狠狠砸在了樹上。

“咔嚓!”一道清脆的響聲傳出來,龐斌的拳頭硬生生將一棵樹打得出現了裂痕。

蘇逸不由挑了挑眉毛,看龐斌的情況旁邊已經達到了最初級修仙者的程度,至少一招下來,能夠擁有讓樹斷裂的本事,絕對不簡單。

一擊不成,龐斌也沒有廢話,當即伸出手,繼續奔着蘇逸的方向衝去。

蘇逸笑眯眯看着龐斌的手,體內真氣慢慢運轉起來,一股強橫的力量從蘇逸的體內慢慢累積。

龐斌不過就是剛剛進入到修仙者的程度,哪裏能夠感應到蘇逸體內的變化,拳頭毫不收斂的對着蘇逸的方向衝過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