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想到這裡,他的目光投到了馬匹奧茲弱小的身軀上。彷彿一個熊孩子看到了可以任意拆卸的玩具。

2020-11-10By 0 Comments

「轟隆」一聲巨響!地面上磚石飛濺。死亡高達三米的身軀被突然自身後襲來的重拳狠狠地砸中,深深地嵌入了密布蛛網裂痕的地面中。在他身後發動襲擊的赫然是一隻全身由堅硬的花崗岩組成的巨大傀儡!

就在謝芸菲掩護隊友撤退時,除了兩記秘劍之外,在發動攻擊的瞬間,她已然通過一次性道具召喚出了這具強大的岩石傀儡。當然,她可沒指望僅僅憑藉這一具紫色傳說級的道具就能幹掉強大的死亡。就在傀儡偷襲得手的時候,她的婀娜的身形如同一頭矯健的獵豹一般,飛速地向著牆壁上被死亡破開的洞口躥了過去。

而恰在這時,沉默權杖作用時間正好消失!這一切都在她的算計之內。竟是一秒鐘的時間都沒有耽誤。

被暫時封印了技能的死亡尚且如此的難纏,如果在技能封印結束后,自己的小隊面對這樣的敵人,即使最終能夠脫身,也將付出慘重的代價。這可不是她謝芸菲所希望得到的結果。

「遲緩!」

岩石傀儡巨掌一伸,對從地面上爬起的死亡施展了出了土屬性傀儡特有的天賦技能。死亡雙腿上立刻被一層粘稠的泥漿包裹住。速度瞬間降低了70%。

謝芸菲嘴角一掀,伸手抹了一把從嘴角咳出的鮮血。匆匆灌下了一瓶生命恢復藥劑,抬眼辨明了方向,縱身急掠。

「女人!你會為你的愚蠢付出代價!」就在謝芸菲剛通過牆洞脫離戰鬥的時候。工廠車間如同地震一般猛然一陣顫動!緊接著傳來了死亡發出的一聲怒吼!

「死亡收割!」巨大的鐮刀若全速飛轉的輪鋸,交織成一股鋼鐵風暴。帶著無數亂濺的火星,瘋狂地切割在岩石傀儡堅硬的身軀上。

「魔法免疫!」亂刃切過,花崗岩傀儡另一個天賦技能立刻發生了作用。除非暴力拆卸,否則任何魔法和技能都將在它身上失去作用。

「哼!這樣就夠了嗎?」死亡面對這突然出現的狀況,微微一愣。目光中更多了幾分兇殘和暴戾的情緒。心中的怒火已然不可遏制。他精赤而強壯的上身,深邃的湛藍色能量若火焰般熊熊燃起。幽藍色的火苗中,無數靈魂隨著火焰不斷的升騰,消散。

「DIEING!」

一聲高昂的戰馬嘶鳴聲,彷彿劃過了時間與空間,遵從遠古契約的召喚,從未知的空間深處傳來。馬嘶聲過後,一匹渾身被靈魂火焰包裹的高壯戰馬,燃燒著熊熊烈焰的四蹄踏破了空間的屏障,風馳電掣奔到了死亡的面前!

「召喚靈魂戰馬!」

雖然速度受到了傀儡的限制,死亡依舊輕巧地避讓過岩石傀儡碩大的拳頭,飛身躍上了戰馬!馬蹄踩踏之處,一股無形的震波向著四周飛速擴散。靈魂戰馬撥轉馬頭,一個閃爍間已然脫離了傀儡控制的範圍。

死亡撥轉馬頭,單手高高舉起奪魂鐮刀。眼中熊熊燃燒的幽藍色烈焰宛如他胸中的怒火,迎著身前的岩石傀儡,縱馬沖了過去!

手起,刀落!

高達10米的巨大傀儡高高舉起的拳頭,尚未來得及再次落下,便隨著胸前多出的一道狹長切口,在一陣轟塌聲中,散落做滿地的碎片!

「Horseman!」在這一刻,死亡終於真正展現出了作為天啟四騎士之一的完全形態! 狹長的打刀被反手握住,藏在了肘后,待勢而發。謝芸菲顧不得驚世駭俗,身形若電,在爆炸后滿目瘡痍的市區穿行。與岩石傀儡斷開心靈連接的瞬間,遠方廢棄的工廠中就傳來了一股令她感到心悸的絕強氣勢。氣勢之強,甚至超過了在之前完成的任務中,自己最終挑戰過的那些強大的敵人。

看來只憑個人的戰力,想要挑戰天啟四騎士這樣的存在,確實是自己過於冒進了。幸好,還沒有脫離掌控,讓事情發展到無法挽回的地步。

就在這時,謝芸菲面色一凝。急速奔跑中的身形驟然停了下來!狹長的鳳目一眯,望向了左前方的一處尚未倒塌的大樓。

「哈哈! 晚安,小妞 謝小姐別來無恙!」

話音方落,一道看上去突顯剽悍的身影從大樓中飛身躍出,雙腳踩踏在地面發出一聲轟然巨響,穩穩落在了她的面前。於此同時,從大樓里魚貫走出兩女四男六人。身形展動間,分散在她的周圍,隱隱呈現出合圍的姿態。封鎖住了她前行的路線。

「王刺虎!?」謝芸菲眉頭挑了挑。沒想到竟然會碰到這令人討厭的傢伙。

「哼!謝芸菲!沒想到你也有今天?」王刺虎面目陰沉地盯著眼前外表看上去異常狼狽,卻難掩其美艷的女人。伸手下不經意地摸了摸臉上的刀疤。眼神一陣閃爍,目光中隱隱透出一抹驚喜和猙獰。

根據莫麗逼問變種蟲人得到的信息,刺虎隊輕鬆地端掉了兩處變種人的藏身所之後,又從另外一名變種人口中得知,位於北面的一處工廠,很有可能隱藏著一名高級變種人的存在。

王刺虎當即下令放棄了搜尋其他變種人的計劃,全力向著北面工廠附近趕來。卻沒想到竟然迎面和從死亡手下逃亡的謝芸菲撞個正著!

這還真是冤家路窄呀!

王刺虎永遠無法忘記自己臉上這道疤痕,正是眼前這女人給留下的!他甚至放棄空間對面部肌膚的修復。為的正是要記住這生平莫大的恥辱!

「哼!閃開!我可沒工夫和你廢話!」謝芸菲眼見王刺虎出現,心中暗道一聲晦氣。倒霉事都碰到一起了。

「哈哈!你的手下呢?都死光了?哼!這樣難得的機會可不多見!你以為今天還能輕易的脫身?」王刺虎哈哈一笑之後,面色轉眼變得陰沉。此刻選擇對謝芸菲發難,不但能夠報臉上留疤之仇。更可以在本次任務中消除一個競爭對手。可謂是一舉兩得!

「白痴!不想死的話滾一邊去!」謝芸菲暗自一陣心焦。時間被這麼拖延下去,萬一死亡追過來可就真的危險了。可要讓她好言好語和這令人噁心的傢伙說話,她寧可選擇一戰。

「媽的,臭女人!幹掉她!」話音未落,王刺虎雙手中已然多出了一對散發著金屬光澤的拳套。「奧義劫牙!」雙拳一上一下,宛若蛇吻。隨著身後浮現出的毒蛇虛影,闔身向著謝芸菲撲了過來。

於此同時,修羅一展雙劍,身後隱現一尊三首六臂的明王虛影。「不動明王斬!」兩道自明王眼中射出的幽光,宛如激光犁過地面直奔謝芸菲身後。封死了她所有的退路。

謝芸菲貝齒緊咬嘴唇。對王刺虎襲來的雙拳不聞不問。

「踏步殘影斬!」嬌軀拖著一排殘影,如同瞬移般的出現在了穆思的身前,刀光一閃,攔腰一刀斬下。竟是利用劍技連消帶打,輕易地閃過了王刺虎和修羅的前後夾擊。

之前和刺虎隊的幾次衝突中,穆思和加藍的法系組合,可是讓自己的小隊吃虧不少。如果放任這兩人聯合施法,想要走脫可就困難了。更何況還有一個實力高深莫測,名叫莫麗的女人在一旁虎視眈眈!

穆思眼見刀光及體,法杖一擺,身前撐起了一個偏斜護盾。同時身體提溜一轉,已然轉到了一側。謝芸菲只覺刀刃一滑,連忙收刀穩住身形。剛要借著穆思閃開的空檔突出包圍,卻沒有預料,山田洋介雙手握刀,已然迎頭斬下!恰好堵上了缺口,將她再次逼進了戰團。

王刺虎一拳走空,雙目中凶光更盛!沖遠處的加藍施了個眼色。借著山田洋介將謝芸菲迎頭堵住的時機,爆喝一聲單拳猛一擊地面!

「奧義.熔岩破!」激發大地之力,對半徑25米內的任意一個目標造成200點傷害,目標受到能量衝擊將處於暈眩和浮空狀態,持續時間2秒!

隨著王刺虎鐵拳落下,從謝芸菲的腳下突然湧出一股能量噴泉!將她整個人衝擊上了半空。

糟了!謝芸菲心中一涼,沒想到王刺虎竟然還有這樣一招威力不俗的控制技能。就在這時,她只覺得胸口和後背一痛,山田洋介和修羅手中的雙劍一前一後已然刺破了她的防禦!紋章顯示,她的生命值已然跌落了警戒線,即將進入重傷狀態!

同時加藍手中法杖輕揮,一枚湛藍色的冰槍已然在手中凝聚成型。

然而就在這時,不遠處突然傳來一聲清越的戰馬嘶鳴!奪人心魄!一道塵煙正緊貼地面,滾滾而來!速度如同風馳電掣,迅捷無比!

「那是什麼?」刺虎隊七人聞聲一震,加藍射出的冰槍微微一顫,原本射向謝芸菲心臟要害的冰槍,位置因此而發生了輕微的偏轉,噗的一聲刺入了她的左肩!

「警告!契約者編號3899生命值低於正常上限15%,進入重傷狀態。受流血效果影響,契約者將以每秒5點速度持續流失生命值。若不使用治療技能或藥劑回復,預計30秒后死亡!」謝芸菲意識回復的瞬間,便收到了空間的提示。

還好!不算是最糟!只是受流血效果影響,如果重傷併發的負面狀態是昏迷效果,那麼就連最後一絲翻盤的機會都沒有了!

碰的一身悶響,謝芸菲重重地摔落在地面,身下的幾顆拳頭大小的碎石,讓她鮮紅的嘴唇失去了血色,慘白的臉頰微微一陣扭曲。「還有25秒!」

席捲地面的煙塵霎那到了近前!煙塵漸散!顯露出馬上騎士,渾身燃燒著幽藍色火焰的高壯身影。

「很好!女人!看來你的同伴並不友好!」死亡騎在高壯的靈魂戰馬上,燃燒著幽藍色火焰的雙眼,冰冷的目光,彷彿看待一群待宰羔羊一般在謝芸菲和刺虎隊7人身上一一掃過。

「這是!天啟四騎士!媽的!」王刺虎心中一沉,心中惱怒不已,之前就應該想到,以這女人的精明和手段,怎麼可能輕易變成那副狼狽的樣子。自己還真是被仇恨沖昏了頭腦!

「還有20秒!」謝芸菲倔強地支撐起自己搖搖欲墜的身體。伸手一捋自己的凌亂的發梢。狹長的鳳目高傲地瞥了一眼高踞在馬背上的死亡以及一臉陰晴不定的王刺虎。

「還真是留戀呢。既然都要死,那麼,就跟我一起下地獄吧!」謝芸菲眼中突然多出了一抹解脫般的神彩。

這一抹目光落在王刺虎的眼中,卻讓他面色突然大變!因為就在剛才那一瞬間,他從這渾身浴血的女人身上,感到了一股致命的威脅。對危機的本能告訴他,如果不遠遠離開這裡,等待他的只有死路一條!

「這女人瘋了!穆思!」王刺虎忍不住高聲大喊,聲音未落,身形一展,已率先向著穆思沖了出去。穆思一聽王刺虎的呼喚,哪裡還敢遲疑,幾乎就在王刺虎的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他就捏碎了手中的群體傳送捲軸。

與此同時,死亡坐下的靈魂戰馬人立而起!清越的嘶鳴聲中多了幾分不安!

「Endoftheroad!」(路之盡頭!)謝芸菲紅唇輕啟,一字字吐出的聲音沙啞而充滿了磁性!手中不知何時,已然多了一隻造型古樸而精美的手槍。

「呯」的一聲槍響!子彈出膛的霎那,一道肉眼可見的波紋,自槍口向著四周擴散。空氣如同向平靜的水面投入了一顆石子,蕩漾起道道的漣漪。

隨著波紋掠過,王刺虎奔行的腳步,修羅翻騰在半空的身形。人立而起的靈魂戰馬,如同電視播放畫面進入了暫停模式,全都陷入了奇怪的靜止狀態!

於此同時,謝芸菲動了,明亮的刀光和她的身軀彷彿融為了一體!化作一團光影向著包括死亡在內的所有人席捲而去!

「噗噗!」利刃切割肉體的聲音連綿不斷!這時間陷入靜止的霎時,她手中的利刃不知揮出了多少刀。

隨著時間在一秒之後恢複流轉。如流銀一般的刀光戛然而止。死亡身後數十米外,謝芸菲執刀而立,一頭酒紅色的碎發迎風飄蕩,婀娜的身軀上風衣獵獵作響,傲立在滿是斷壁殘垣的廢墟之上。

「幹掉了嗎?」她狹長的鳳目掃了一眼死亡高大的身軀上那無數道密密麻麻交織在一起的刀痕,以及不遠處地面上留下的一條斷臂。

「還真是遺憾呢,竟然給他溜了。」

「最後5秒!」

「當」一聲。長刀緩緩自她手中掉落在地上,謝芸菲身軀一晃,向後倒了下去……。 預想中地面冰冷的觸感並沒有傳來。恍惚中,謝芸菲直覺自己被一雙強壯而有力的手臂抱在了懷中。鼻間傳來一股男性特有的氣息,聞起來竟然有幾分熟悉的感覺。

與此同時,一股如甘泉一般的能量覆蓋了她的全身,讓她彷彿浸泡在溫泉里,已經變得冰冷的身軀,隨著能量注入正漸漸回暖,渾身上下說不出的舒服。

謝芸菲勉強自己睜開了雙眼,映入眼瞼的是一張有些小帥的面容。白皙的臉頰上,狹長的劍眉烏黑而濃密。眉毛下方一雙黑白分明的雙眼亮若星辰,正一眨不眨地注視著自己。

「周啟!」謝芸菲輕呼一聲,心中霎時一片安寧。這時,她只感到全身說不出的疲憊,隨著意志一陣昏沉,偏頭睡了過去。

「契約者編號5106,臨時任務,24小時內找到並消滅引起城市動亂的變種人,找到並殺死策劃襲擊的兇手。任務完成。額外獎勵50積分。」就在馬匹奧茲稀里糊塗地宣誓效忠之後,突然傳來了任務完成的提示。

用蜃龍珠將認主的馬匹奧茲收入了空間。周啟心中壞壞地想到,不知這傢伙醒來之後發現自己獨自深處在一片荒涼的世界中,會不會嚇的哭出聲來。

聯繫面板,他看了一眼目前的積分。

253分!剛好過了死亡線。周啟不禁長長吁了口氣,看來讓地鐵脫軌后,殺死的變種人應該不在少數。看來自己短期內不用為積分考慮,接下來就是幫助冰丫頭和隊長他們獲得積分。至於謝芸菲和雙子戰隊等人。好吧!既然結盟,怎麼也得幫他們過線才行。說道最後排名。相信在任務結束前,只要不出意外,根據馬匹奧茲記憶中得到的信息。再配合偵測異能的技能。他有十足的把握讓隊伍不會落在最後。

再次使用了異能偵測,視野中傳來的信息使得周啟面色一凝,結果顯示,位於正北方的能量點正在高速移動!莫非出了什麼變故?事不宜遲!周啟匆匆在團隊頻道里向秦飛做了彙報,急忙使用了一張遁地符!瞬間從地鐵隧道,回到了地面。

令他萬萬卻沒曾想到的是,方一鑽出了地面,便看到了謝芸菲倒下的那一幕!

「要不要這麼刺激?」這女人發飆的樣子很有夏若冰那丫頭的風範。

周啟抱著陷入昏迷狀態的謝芸菲。儘管這女人一副盡在掌握的傲嬌模樣相當地令他腹誹。可是此刻,感受到懷中嬌柔的身軀,看著她那滿是血污的俏臉上如嬰兒般甜甜入睡的嬌顏,耳聞她口鼻中漸變得均勻的呼吸。想起在惡魔出沒的城堡中,那如同宣告主權的一眼,周啟搖頭輕笑,還真是個有意思的女人。他莫名地感到心中一松,如是做出了評價。

「落璃!將她帶到安全的地方。」周啟沉聲對一旁如好奇寶寶一般四下張望的落璃吩咐了一句,轉身注視著不遠處高踞在馬背上如魔神一般的死亡!

死亡青紫色的皮膚上皮肉翻卷,大大小小無數狹長的創口不停地向外流淌著漆黑如墨的血液。奇怪的是這看上去卻並未顯得狼狽,反而多了幾分鐵血和悍勇。

周啟不動聲色地施放了一個洞察術。

「天啟四騎士死亡,種族:人類(變異)力量95敏捷101體質85適性75精神69智力66天賦技能:

1.虐殺風暴:揮舞鐮刀形成風暴,虐殺被風暴席捲的敵人,對半徑25米範圍內的所有敵人造成300點物理傷害的同時,附加150點黑暗屬性傷害;

2.順劈斬:攻擊目標的同時,對目標附近的任意敵人造成200%物理傷害,並吸收本次傷害的15%轉化為生命值,治療傷勢;

3.???」

看到洞察術的結果,周啟眉頭一皺,死亡的屬性還在自己勉強能夠接受的範圍之內,可是高敏捷,高傷害,攻擊順帶擊回效果。正是屬於最難對付的那一類敵人。不但如此,由於精神屬性相差不大,洞察術竟然無法完全查看他的技能。這才是他感到棘手的關鍵。

似乎察覺到了他的窺視,死亡燃燒著幽藍色烈焰的雙眼中,視線從落璃飛逝而去的身影轉移到了周啟身上。他輕輕一提馬韁,覆蓋骷髏面具的臉上,看不出任何喜怒,坐下的靈魂戰馬呼呼地打著響鼻,兩隻前蹄有些焦躁地刨著地面。

一人一騎,隔著數十米的距離遙遙相望,在城市破滅的廢墟之上,四周沉寂的空氣中,醞釀著不安的因子。或許在下一秒,就會如同火山噴發一般,迸發出毀天滅地的力量。

夏日的午後,微風吹拂,捲起地面上的塵土,平添了一分蒼涼和蕭殺。

「嗆」一聲輕響,打破了短暫的沉寂!鎮邪劍輕吟,寒光流轉,烈日下,明亮的劍身彰顯鋒芒。

周啟額頭密布冷汗。彼此之間氣機上的交鋒,他已經全然落在了下風。死亡身上散發出的強烈殺意,就如同他手中的奪魂鐮刀一般鋒銳。將他身旁所有騰挪空間牢牢地鎖定。此刻,只要自己稍微露出一絲怯意,下一秒必將變為一具屍體橫躺在地。

一滴汗珠順著他的額頭緩緩滾落,周啟全身所有的神經隨著汗珠滾落的軌跡變得緊繃。就在汗珠即將滑過眼角的霎那,周啟動了!鎮邪劍寬闊的劍身突然變幻了一個角度。明亮如水的劍身偏轉了光線,精準的折射在了死亡的臉上!

靈魂戰馬一聲長嘶!前蹄人立而起!死亡手中雙鐮奮力揮下。「鐺」刀劍相交,聲震四野!周啟雙腳犁著地面身形暴退!掀起大片塵土的同時,堅硬的地面更留下了兩道深深的痕迹。

周啟雙手握住劍柄,寬厚的劍身護在身前!視線透過森寒的劍鋒冷靜地注視著巍然不動的敵人。就在剛才,趁著日光晃眼的霎那,他身形若鬼魅般地發動了一次突襲。無功而返的試探,驗證他之前的擔憂。天啟四騎士的實力不容任何小覷!

「不錯的對手!」死亡幽藍的目光中露出一絲讚許。低沉而沙啞的聲音,一字字從他口中吐出,如機械般冰冷,不含任何感情。

「Charge!(衝鋒)」下一刻!死亡輕輕一抖馬韁!靈魂戰馬猛然一踏地面,燃燒著幽森藍焰的四蹄彷彿踏破了空間和時間的障壁,瞬間衝到了周啟身前!

「順劈斬!」兩米多長的雙頭鐮刀,憑空幻化,體積暴增一倍!黑暗能量形成的刀影籠罩住數十平米的範圍!面對如此大的攻擊範圍,任何精妙的身法都將失去了應有的效果。

周啟目光一寒,「攝魂斬!」劍技發動,奪魂魔音讓戰馬上的死亡身形一晃,鐮刀揮出的速度為之變緩。刀刃劈落的瞬間,周啟爭取到了霎那寶貴的時間!

「湮滅之華!」消耗20點能量值,用劍氣激發毀滅之力,對單體目標造成300%武器傷害!已經提升到LV3滿級的湮滅之華不但造成的傷害比初始等級提升了一倍,附帶削弱目標體質的效果也增加到了30點!

人馬交錯而過。連聲的金鐵交擊,如爆豆般響起。周啟悶哼一聲,身形提溜一陣旋轉,卸去了戰馬的衝力之後勉強立住身形。他只覺雙臂一陣酸麻,險些無法握住劍柄。原本自身在力量上就遜色一籌,死亡憑藉戰馬衝擊的力量,卻將這差距放大了數倍。如果不是自身物理防禦在裝備支撐下超過了200。恐怕早已是凶多吉少。

戰馬的嘶鳴聲再度響起,死亡根本沒有給他留下任何的喘息之機。塵煙飛揚之處,奪魂鐮刀旋轉如輪,氤氳繚繞著濃重的死氣。

「虐殺風暴!」靈魂戰馬尚未奔近,遠處!金屬風暴已然成型。飛舞的雙鐮之上纏擾著無數痛苦哀號的鬼魂,捲起廢墟上的碎石和塵土。瞬間將周啟吞沒!

「這是你的榮耀!」死亡策馬凝注著尚未停歇的風暴,一字字吐出的話語,在宣告自己勝利的同時,也表達了向對手的尊敬。從風暴中心溢出的狂暴能量捲動周圍的空氣,舞動著他披散在雙肩上的長發。孤獨的身影在滿目瘡痍的城市廢墟上,倍添幾分蕭瑟。

良久,塵煙散盡。位於風暴中心的地面多出了一個數十米方圓,一人多深的巨坑。先前交手的敵人卻杳無蹤跡!

「嗯?」死亡雙眼中,幽藍色的火焰猛然一縮,握住鐮刀的手指用力一緊!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突然從戰馬左側地面鑽了出來!「噌」一下閃現至半空,如光劍影,攜帶著猛惡的風壓迎頭斬下。

死亡心中暗吃一驚!看來自己還是低估了這群「變種人」的實力。他們究竟來自哪裡?沉眠數千年歲月,沒想到世上還有這樣一群人的存在?

一人一騎,刀劍第二次相交,周啟從地底突襲佔據了主動,死亡在倉促之下未盡全力。這一下雙方竟是平分秋色,周啟趁勢向後一個翻騰,人尚在半空,鎮邪劍已然交到了右手,左掌迎風一豎,緊接著一掌拍出!

「引燃烈焰!」

暗紅色的烈焰,攜帶令空氣扭曲的高溫向著死亡席捲而去。

烈焰還未及體,灼熱的高溫卻已經讓他的肌膚感到一陣陣的刺痛,之前落下的傷口,更是在高溫的刺激下變得疼痛難當!「吼!」憤怒的死亡大喝一聲,雙腳一踩馬鐙,三米多高的身軀臨空躍起,閃身落在了遠處!

於此同時坐下的靈魂戰馬一聲長嘶,踏破了空間的束縛,遁入了暗界。自遠古以來,這是他鮮有的幾次,在戰鬥開始時就被人逼迫著落在了馬下!

「騎兵變了步兵!終於下馬了吧!?」周啟持劍齊眉,口中默默念了句奇怪的話語。

而接下來的時間,戰鬥才剛剛開始! 「很好!你有資格成為我的獵物!」經過最初的憤怒,死亡迅速回復了冷靜,開始正視自己的對手。話音方落,他轟然一踩地面,整個人若炮彈一般高高躍起,單手一揮,奪魂戰鐮在頭頂一個盤繞,風車一般高速旋轉著擲向周啟。正是他拿手的收割技能!

鐮刀飛行的軌跡上,彷彿航空機炮開火一般,噴薄的刀氣一路切割著地面前行,沿途無論是成噸大小的磚石碎塊,還是倒塌的建築物殘骸,紛紛被炸的粉碎!

「誅邪!」周啟雙眼一眯,死亡手中的鐮刀普一離手,他毫不猶豫地使用了劍技誅邪!之前死亡被逼迫著落下戰馬,他就已經想到,接下來必定將面對這傳說中的天啟四騎士暴風驟雨一般的進攻!

輝煌的龍形劍氣和鐮刀形成的金屬風暴轟然撞擊在了一起。若引爆了一枚炸彈,逸散出的能量捲起煙塵,冉冉向空中升起一團蘑菇狀的雲朵。周啟如遭電亟,像被一腳踢飛的布娃娃,在空氣擠壓後向兩側擴散開來的猛惡風壓之下,倒退著向後飛出了近百米遠!轟然撞擊在了一幢尚未倒塌的大樓上!接連撞破了兩堵牆壁后,才「啪」一聲,重重摔在地面!

「媽的!有沒有搞錯?」周啟拄著劍狼狽地從地上爬起,「呸」的一口吐出從喉嚨上涌的血沫。低聲咒罵了一句。

死亡展現出來的力量,遠遠超過了洞察術傳回來的信息。在試煉任務中,自己與普渡妖僧,天魔以及二郎神楊戩都有過交集。當初由於屬性過低,完全是屬於被碾壓的份兒。而現在的情形看起來,竟與之前有幾分相似。自己的力量再一次提高之後,如今在裝備的支撐下,已經達到了88點,即使無法與死亡相當,可是也沒有理由被弄得會如此狼狽。這其中肯定有什麼地方不對!

戰鬥已經開啟,多想無意。周啟連忙給沖自己扔了一個大恢復術。左右一掃周圍的環境,縱身從一扇窗洞里躍出了大樓。雖然身處大樓外面會失去建築物的遮掩,不過還轉騰挪的空間也就更大。自己瘋了才會在狹窄的地方和一名高傷害,高敏捷的BOSS級別的敵人正面硬鋼。

周啟雙腳剛一落在地面,刺耳的破風聲如影隨形,再度從身後傳來。

「動態視力捕捉!」他匆忙一轉身,如同輪鋸一般高速旋轉襲來的鐮刀,落在他的視野中,速度立刻為之一緩。這時,之前的一番辛勤苦練,在此時立刻體現出了成效。從劍歌中領會的步法,如同本能一般融入到腳下。

隨著他身形向左側斜斜踏出一步,鐮刀呼嘯著從身旁掠過。與此同時,周啟雙手握劍一挑,向上一撥!如同打蛇打中了七寸。劍鋒精確地落在鐮刀長柄的中心點上。兩米長的雙頭鐮刀,順著他劍勢的引導,打著旋原路飛回。這一劍,竟隱隱有了幾分以巧破千鈞的味道!

豪門小劣妻 周啟如福至心靈,心中猛然升起一絲對戰鬥的明悟!雖然思路還有一些模糊。不過之前在練劍時的一些疑難之處,卻豁然開朗!果然,只有通過戰鬥的錘鍊才能使自己迅速地成長。而對之前的困惑也隱隱多了幾分瞭然。

自己與死亡之間,不但是屬性的差距,在戰鬥的經驗和技巧上也遜色了許多。正真的強者,舉重若輕,舉輕若重。對於力量的把控,能精細入微。看來這才是明明屬性相差不多的情況下,卻在力量上完敗的原因!周啟不知到的是,他剛才的一劍落在死亡眼裡,已然使得死亡對他的評價更增加了幾分。隱隱將他當作了平級的對手來看待!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