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想著林均一個單身漢,應該不懂得怎麼照顧寶寶,一定是朝自己求救來了。

2020-11-02By 0 Comments

「也不是,小少爺的狀態很好。」

這對夫妻都沒救了,張口閉口全是小少爺。

「太太,之前小少爺在哭,少爺就取消了會議,不過你放心小少爺後來就消停了,但是少爺他……」

「他怎麼了?」顧錦帶了兩個月的孩子還是比較清楚錦諾的脾氣。

一般情況下他是不會哭的,就算是哭也會很快就恢復過來,他的情況不用擔心。

「爺要給小少爺修建一個兒童樂園。」

顧錦點點頭,「這很好嘛,厲霆哥哥想得真周到。」

寵兒狂魔又多了一位,顧錦辛辛苦苦將錦諾生下來,錦諾差點就死了,她一直都為這件事感到內疚。

比起正常出生的孩子,顧錦更加珍惜和呵護寶貝。

林均深感無力,要是顧錦也失去理智的話那就完了!

「太太,你忘記問我爺在哪裡修了。」

「對哦,他打算在哪裡修?」顧錦想了想,「反正家裡後花園挺大的,可以剷平給寶寶修,或者把旁邊的地買下來。」

不愧是兩口子,說話口氣都是一模一樣,不想鏟這裡就是想鏟那裡。

「太太,要是爺在家裡修我也就不說什麼了,關鍵爺是想要在把我們公司頂樓兩層給拆了修,連停機坪都要鏟了。」

「什麼!他是瘋了么?」顧錦也有些吃驚。

「這倒沒有,爺只是太喜歡錦諾小少爺了,太太,現在的爺完全就聽不進去我說任何話,只有靠你了。

小少爺平時都不會來公司,況且現在太小也玩不了,如果只是因為小少爺而興師動眾,公司的人肯定會有意見。」

「你說的對。」顧錦還算是有理智的,司厲霆和她們母子分開一年,在自己懷孕的時候沒有照顧自己,他心裡很愧疚。

也正是因為愧疚,他恨不得將一切最好的都給她們,不管她們需不需要。

顧錦嘴角微微上揚,這樣的三叔又笨又有些可愛。

「太太,帝凰就交給你了!」林均說得一本正經,司厲霆活像是一個昏庸的皇帝,而顧錦則是拯救蒼生的聖女。

「林助理,你放心吧,帝凰不會有事的。」

「謝謝太太,爺在叫我了,我先掛電話,太太再見。」

林均鬼鬼祟祟掛了電話進來,希望他已經改變了主意吧。

進門就看見司厲霆的兩眼亮晶晶的,「林助理,你過來看。」

「爺,有什麼吩咐?」

「這是我剛剛繪製好的草稿,你看怎麼樣?」

這個繪畫天才也不用將才能展現在這種地方吧!況且自己就出門打了個電話,他居然連草圖都畫好了。

「爺,那個什麼……」

「有什麼意見你儘管提,是不是場地太小?」

林均趕緊擺手,要是再讓某人自由飛翔下去,一會兒真的會將帝凰給剷平不可。

如今他的身份不同,沒有帝凰,他還有美國的龐大家族企業。

可是自己就不同了,帝凰是他和司厲霆一手一腳做起來的,也就相當於自己的孩子一樣。

在司厲霆離開以後,他有兩次重感冒昏迷在公司,這麼堅持的原因就是不想破壞他們的心血。

「不是的爺,我只是想要提醒你,你不是約了太太兩點鐘見面,鮮花已經準備好,你現在要去接太太,預計路段有些堵車,你需要現在就出門。」

司厲霆這才看了看錶,「林助理,還好你提醒我了,差點忘記了大事。」

林均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太太啊,接下來就看你了。

司厲霆穿好西服,一把將錦諾抱起。

「諾諾寶貝,馬上就要見到媽咪了,你開不開心?很開心對吧。」

饒是沒有人回答,他仍舊自問自答玩得很嗨。

林均覺得想見顧錦的應該是他才是,哎,好好的一個霸道總裁說變就變了。

司厲霆走到門口回頭,一臉嚴肅道:「對了林助理。」

「爺,有什麼吩咐。」每次當司厲霆露出這樣嚴肅的表情,那就代表有重要的事情要交代。

「草稿不要給我丟了,明天記得找設計師過來。」林均臉垮塌了下來,「是,爺……」 南宮墨拍的那部電影大火,國內媒體都爆了,只是可惜主演都出了事情。

最熱門的顧錦在最火的時候息影,很多導演本來都想要邀約,誰知道人家根本就沒有簽約任何一家公司。

很多人都覺得她是一個好苗子,趁著這個熱度還不知道要多火。

廣告商和導演們四處找她的蹤影,最後再看到她的消息竟然她是公司的幕後總裁。

這件事當時在國內都爆炸了,沒想到總裁大人親自上陣。

至於另外兩個主演,一個因為偷戒指被抓,華晴因為陪導演的事情背被爆聲譽一落千丈,再後來就沒有了蹤影。

所以大眾的視線都集中在了這個小記者身上,聽說當時她本是南宮導演一怒之下隨便抓來的。

雖然演技還有的青澀,不過勉強過關,在幾大主演都消失的情況下,她自然而然就火了。

後來她簽了南宮墨的工作室,南宮墨親自給她篩選出演的片子。

秋葵在國內也算是小有知名度了,南宮墨一年只給她簽兩部片子,還得要他親自研讀劇本認可才行。

所以秋葵總體來說還是比較清閑,當然她的一舉一動都和南宮墨息息相關。

「你掙錢?小球球,要不要抱抱我的大腿,我給你找幾部片子?」南宮墨故意調侃道。

秋葵家裡並不富裕,就算現在一年只有兩部片酬,也比她以前的生活好多了。

但既然是掙錢誰不想要多掙一點,秋葵眼睛都放光了,「真的?」

「逗你開心的。」

秋葵嘟囔著嘴,「南宮,你真的好討厭!」

南宮墨在一邊嘿嘿的笑。

也許這就是愛情最美好的樣子,男人只會在心愛的女人露出他幼稚的那一面。

顧錦又想起那個人了,她低下頭吃飯,怕被人看到了她眼中的落寞。

現在氣氛正好,她不想因為自己而打擾到大家的雅興。

幾人平時都在忙碌之中,很少有這麼休閑的時候。

一直到落日餘暉消失在天際,晚上的海島因為還沒有完全開發成功的原因,略顯冷清蕭瑟。

幾人朝著別墅走去,南宮墨一眼就看到了酒吧名字。

「還有酒吧,真棒,我們去看看吧?」

「錦兒還懷著孕,怎麼能喝酒?」

「這裡也不是市面上那些酒吧,錦兒可以在一旁坐坐,喝喝牛奶什麼的。」

「說來也是,這島上人都沒有,估計酒吧也沒有什麼人,正好清凈一點。」

顧錦見南宮墨愛湊熱鬧也不好掃他的興趣,「先說好,要是太鬧騰我就要離開的。」

「好。」

說是酒吧,其實裡面裝修的風格很休閑雅緻,比較像是清吧一類的,不是那些商業酒吧那麼雜亂。

顧錦選了一個舒服的位置坐下,要了一點水果和牛奶,南宮墨則是點了一堆酒要和顧南滄拼酒。

「這裡多好,也不怕有什麼媒體會偷拍,咱們多玩一會兒吧。」

「錦兒是孕婦,十點以前就要睡覺。」

「好吧,小錦兒,你再等等,等你卸貨了就能和我又蹦又跳喝酒了。」

顧錦有些無語,「什麼叫卸貨?」

「就是生孩子啊,對了,你想好剖腹產還是順產沒有?聽說女人生孩子挺可怕的。」

這個問題顧錦一直不願意去面對,不管是怎麼生她都有些害怕。

「別問了,到時候順其自然吧,錦兒臉色都白了。」顧南滄趕緊替顧錦打圓場。

顧錦喝了一口牛奶壓壓驚。

酒吧門口出現一群人,大多都是外國人,金髮白皮膚,男男女女都有。

其中最為醒目的就是愛麗絲,之前她不由分說打了顧錦一巴掌的。

直到最後一人出現,顧錦怎麼都沒想到會在這裡遇上他。

史密斯。

離過年已經有三個多月沒見面,從那以後自己再沒有見過他。

說來也奇怪,看到他的時候自己總會想起司厲霆,分開之後自己也完全不會去想他。

上次自己曾要過他的電話,他推辭了一下並沒有給,所以人家打心眼裡還是不準備給自己吧。

顧錦想著避嫌便也沒有和他打招呼。

司厲霆本不會來這種地方,但他從監控看到顧錦一行人來了酒吧,他怕愛麗絲和顧錦發生衝突只得過來一趟。

進門他的視線就落在了顧錦身上,她的面前擺放著一杯牛奶。

兩人的目光在空氣中相對,顧錦只是淺淺一笑然後移開了視線。

這樣冷淡的對視讓司厲霆心中有些難受,正應了那句話。

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司厲霆不敢在她身上留下太久的視線,也收了回來。

他找了一個離顧錦最近的距離坐下,愛麗絲坐到了他身邊。

司厲霆眉頭微皺,「離我遠點,我不喜歡別人靠近。」

「毛病。」愛麗絲雖然有些不滿,但還是乖乖的讓開了一點。

其他人也在打量著顧錦這一桌,「愛麗絲,他們是誰?那個紫色眼睛的男人好帥,可以去要電話嗎?」

南宮熏向來低調,這些人哪能見到他。

愛麗絲仔細想了一下知道了他的身份,「他可不好惹,不想惹禍上身就別動手。」

豪門獨寵 南宮家族的事業雖然在美國,但南宮熏卻將自己的事業發展到了歐洲,在歐洲混得風生水起。

愛麗絲也是歐洲那邊的人,全世界也沒有多少人是紫色雙眼,她也猜測到了南宮熏是誰。

「不是吧,他是個大人物?有史密斯先生厲害嗎?」

那些狐朋狗友在對司厲霆說話的時候明顯變得謹慎,顯然對司厲霆有些忌憚之心。

「他是南宮家的繼承者,你覺得呢?」

幾人面面相覷,南宮這個複姓太高調了,只要混的人沒有人不知道。

「南宮家在十大家族大約排第五吧,論起實力來說,當然還是史密斯家族更厲害。

對了史密斯先生,你什麼時候和愛麗絲訂婚?我們都等著祝福你們。」

司厲霆表情淡淡,「還早。」

「還早?我怎麼聽說你和愛麗絲訂婚就能獲得繼承權呢?史密斯和伍德家族聯手,不管在美國還是歐洲都是強強聯合。」

司厲霆明顯有些心不在焉,他不想說話的時候任何人都沒辦法逼迫他。

大家的注意力又在顧錦那一桌人上,有人認出了顧錦和顧南滄的身份。

一些女人也都開始躍躍欲試,要是可以釣上這樣厲害的男人,下半輩子自然不愁了。

有人開始朝著南宮熏那一桌走去,還沒有來得及打招呼,南宮熏先開口:「滾!」

顧錦打從司厲霆坐下以後就有些失落,說不上為什麼,大約是覺得像他那樣高貴的人不應該和那一群妖魔鬼怪在一起,尤其是那個叫愛麗絲的經常找他搭話。

愛麗絲說的男人就是他么?原來他才是這個島的主人,只是顧錦怎麼都沒想到他喜歡的女人會是這樣的類型。

愛麗絲那一桌的人在南宮熏這一桌受了氣,「愛麗絲,你可要給我們出頭,那個男人好凶。」

伍德家族在歐洲可以算得上是地頭蛇的存在,南宮熏既然在那邊就沒有理由不給她面子。

愛麗絲這才注意到角落中的女人,不就是之前住在那間房的。

「這位小姐,我們又見面了,之前我一時衝動冒犯了你,這杯酒算是我給你道歉。」

顧錦拿起牛奶杯喝了一口。

愛麗絲長這麼大還沒有被人打過,她心裡一直都股氣沒有消。

「小姐,我喝的可是酒,你拿牛奶糊弄我呢?」南宮墨拍向桌子,「大姐,你沒看到人家是孕婦?」 面對愛麗絲的挑釁,顧錦還沒有發火,反倒是南宮墨和顧南滄先發火了。

「我妹妹懷著孩子,這位小姐你是眼睛有問題才看不到的嗎?」顧南滄毫不客氣道。

愛麗絲打小就是被全世界寵愛的人,之前顧錦打她一巴掌她還耿耿於懷,現在竟然被人這麼懟。

「懷孕有什麼了不起?她不喝,那你替她喝啊。」愛麗絲將炮火對準了顧南滄。

「你以為你是誰,你讓我們喝我們就要喝?大美女還差不多。」南宮墨愣哼一聲。

言下之意就是在罵愛麗絲丑了,愛麗絲最討厭的就是有人忤逆她。

她將酒杯往桌上狠狠一放,「怎麼?大男人還不敢和我喝?」

「要喝是么?我來陪你,一對一。」南宮熏冷冷開口。

顧錦並不想惹事,她來這裡就是為了消磨時光,放鬆心情。

這個愛麗絲如此囂張,可見她的家境很不錯,鬧大了對誰都沒好處。

「南宮……」她剛想要勸勸,南宮墨直接攔住她。

「放心吧小錦兒,我哥酒量可不差。」

愛麗絲這麼有底氣,她的酒量肯定也是沒有話說的。

「南宮熏,還是你有種。」

「愛麗絲,只是賭酒多沒有意思,要玩就玩票大的。」南宮熏顯然知道她的身份。

「好,你要怎麼玩?」愛麗絲眼中閃過一抹興味,她最喜歡的就是玩樂。

「輸了除了喝酒之外,我要一塊地。」

「什麼地?」

「放心吧,是你絕對能夠拿得出的東西。」在這個時候南宮熏充分展現出了他奸商的才能。

極品小神醫 「行,要是你輸了今晚就得和我朋友共度一夜春宵,聽說南宮家主向來不碰女人,我倒是比較好奇你是不是有什麼問題。」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