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不說話,閉上眼睛養神。

2020-11-05By 0 Comments

說實話,奔波了幾個小時,我也累了。這幾天跑來跑去,就沒好好休息過。

妞嘩啦一聲坐在地上,把槍放在一邊,仍在埋怨我。“算我欠你的,上輩子欠你的。你說什麼都有道理。”

我聽她把槍放在一邊,輕輕的說道:“把槍撿起來!”

妞一愣。“不撿!!”

我睜開眼睛,火了!訓斥她:“看看你這個樣子,還像個軍人嗎?我們現在是執行任務,不是卿卿我我,不是談戀愛。你想風花雪月,我可沒這個心情。我說笑話,那是幫你減壓。你把槍都丟下了,是不是不想當兵了,如果不想,趕緊滾—-”

妞沒想到我會發這麼大的火。她愣住了,一雙大眼睛泛起淚花。

我絲毫沒有可憐她。也沒覺得這種方式有什麼不對。作爲執行任務,深入異國深處的特種兵,最忌諱的是放下手中的武器。

春雷計劃受挫,血淋淋的教訓告訴我,任何麻痹大意,任何判斷失誤都會造成滅頂之災。

那麼多戰友在我面前一個個倒下,我決不能讓這樣的悲劇再次發生。

妞慢騰騰的把槍抓住手中,順着我的身體臥下。我面對天空,她也仰頭看天。

我說:“轉過身,面對那片湖,子彈上膛。監視那邊的情況,不許說話。有異常情況才能說話。”

妞很不理解的照做了。她的腮幫子鼓鼓的,估計心中的氣全部憋在嘴中。

妞老老實實趴在土坡上,瞪着雙眼看前面。前面有湖水,有空地,有草坪,有水草,還有遠處的山。就是那座遭炮擊的山。

這時候耳朵內的聽筒傳來了烏衣婷的話。“民工全部撤走了,你們安心做事吧?報告我具體情況,你們在幹什麼?”

我戴上眼鏡答:“發現奔旺的人!”

“你還記着上次的仇?”烏衣婷冷冰冰地問。

我答:“是!”

烏衣婷毫不客氣的說:“知道你爲什麼會失敗?你急於求成,你們整個c軍區都急於求成!”

由於是公開頻道,妞也聽見了,她插上一句話。“不是這樣的,不是這樣的。”

烏衣婷在那邊發出聲嘶力竭的吶喊:“我告訴你周嫺,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心裏打着什麼主意?一起行動,風花雪月!幸虧老鬼跟你不一樣,他是個優秀的軍人!你是什麼?什麼都不是!” 357:烏衣婷的警告

烏衣婷繼續吼:“我警告你周嫺,你必須無條件接受老鬼的指揮,如果你讓他亂了分寸,喪失警惕,我會殺了你,懂嗎?軍人是什麼?你要牢牢記住,這是實戰,你永遠別想夾帶私貨。我盯住你很長時間了。”

咔嗤一聲,通話結束。把周嫺聽得滿臉通紅。她用幽怨的眼神看了我一眼,一聲不吭。

我故意咳嗽一聲,慢條斯理的說:“人家教官說的有道理,要提高警惕。我實話跟說了吧?一會兒,敵人要過來,我們在這裏,就是爲了等他們。只要抓住一個俘虜,接下來,就好說了。”

妞伸出一腳,踹了我一下。狠狠說道:“你爲什麼不早說,非要讓我挨批!”

咔嗤!無線聽筒又響起。

烏衣婷又在咆哮:“我告訴你們,如果想7308重振雄風,你們必須打起萬分的精神。7308就靠你們了!你們任務完不成,7308徹底完蛋!任務有進展,7308就還有希望!一個倒下的7308跟一個洗刷恥辱的7308是兩種不同的概念。”

話音一落,通話斷了。我們聽得一身冷汗。

烏衣婷並非沒有道理,一個吃肉的7308如果淪落爲別人嘴中的肉,這樣的7308要着又有何用?難道就爲了擺擺樣子,耍耍酷?

一個真正的7308就要繼承原來的血統,吃敵人的肉,喝敵人的血!讓敵人聞風喪膽!如果7308十幾個隊員犧牲,卻不做任何報復的動作,不去緝拿兇手,7308的力量又從何談起?

一個真正的7308就要跟原來一樣,成爲敵人心中的刺!讓敵人寢食難安!

我現在所做的,是還給7308一個公道!她不僅僅是我的7308,而且是全體中國人的7308!

這是一種有我無敵的精神!

烏衣婷在我們最迷茫的時候,責罵了幾句,迅速回歸沉默。

周圍一片靜寂,溫暖的風吹在人的身上,懶洋洋的。氣溫迅速回升,我們雖然置身在樹蔭下,仍然感覺到一陣鼓譟。

我靠在土坡上睡覺。雖然是閉上雙眼,其實內想還在思考一個問題。

那個受傷的敵人會不會來?按照我的推測,他跑不了多遠。如果他繼續跑,會失血而亡。t國的飛機在空中飛行了那麼長時間,他們肯定滯留在這片原始森林中。至於在哪裏,就不知道了。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他們不會走太遠。起碼要處理一下傷口,再繼續走路。

WWW_ttκд n_¢o

受傷的敵人消失得無影無蹤。身邊應該有個人照顧他。可能藏在隱祕的地方。現在t國政府軍撤退了。現在是他們安全脫身的最好機會。經過幾個小時的歇息,想必他們已經養足精神。正往他們的老窩趕。

他們是不是奔旺的人?

一套衣服不能說明什麼?但我由衷的希望他們是奔旺的手下。只要他們是奔旺的手下,我們就能逮住奔旺這個狡猾的狐狸,就能替戰友們報仇。

前面的湖水,就是誘餌。只要那些落單的敵人從附近經過,一定會尋找水源。這麼長時間了。 極品前妻 氣溫升高,太陽毒辣。水壺裏的水肯定不夠用,況且他們要處理傷口,所以水對於他們是緊缺的資源。這是維持生命的保障。

妞一直趴在土坡上,雙手持槍,聚精會神的注視着前方。從她的表情看,她心裏頗不開心。

一個老女人這麼訓斥她,這麼監視她,讓她有種不自在的感受。

雖然烏衣婷在特訓隊把她折磨的服服帖帖,她也萬分敬重這個老前輩。但是私人生活被烏衣婷粗暴干涉。 腹黑大神賴上僞小白 這讓她的自信心受到挫折。

是啊!現在是什麼時代了?還有這種法西斯式的管理方式?作爲新時代軍人的典型代表,妞對烏衣婷這種家長式的管理方式感到厭惡與反感。

當然,反感與厭惡是不會暴露出來。況且在妞的心裏,特別不喜歡這個殘暴無情的老巫婆。

我們在土坡上呆了十幾分鍾。妞一直不動。我睜開雙眼。噗嗤一笑。問:“喝水不?”

“不喝!”

“累不?”

“不累!”

“那行,注意觀察!”

“我說老鬼,你到底想要我幹什麼?你說敵人要來,這荒郊野外風平浪靜,哪裏會有敵人?你不是開玩笑吧?”

我答:“沒有!”

“那你—–”

妞只吐出了兩個字,嗓子發緊,不再說話了。

我見眾生皆草木 我知道前面發生了什麼,如果我猜得沒錯的話。我期待的敵人終於來了。我爬上土坡,把腦袋放在茂密的野草中,用手指分開灌木,朝前面的湖水看去。

“有敵人,三個!穿着衣服跟我們一樣,有個人受傷,受傷的部位是大腿。”

妞用激動的語氣彙報。她的聲音帶有一絲驚喜,剛纔的懊惱與氣憤一掃而空。

爆寵嬌妻九塊九 我朝琥珀般的湖水看去,果真發現三個敵人。年齡大約二十多歲,攜帶的槍支是ak-47,其中一人還攜帶着手槍。穿着跟我們一樣土黃色的軍裝。 惡魔總裁:寶貝的笨蛋小媽咪 軍裝上還有軍銜,就是沒有領花。這說明他們不是正規的軍隊。這種軍裝跟我猜測的一樣,就是33旅的軍裝。看着這三個傢伙,我的心臟撲通撲通直跳。

皇天不負有心人!終於把他們尋着了!

這三個傢伙疲憊不堪,滿頭大汗。衝鋒槍背在身後,艱難的跋涉着。一個人在前面帶路,另一個扶着受傷的敵人。

那個受傷的敵人的右大腿幫着綁帶。他的油胳膊光溜溜的,半截衣服不翼而飛,看樣子是撕下來,綁在大腿上了。

前面帶路的敵人走着走着,突然看見湖水。他興奮的朝後面的同伴喊。後面兩個敵人一聽有水,連滾帶爬跑過去。那個受傷的敵人一瘸一瘸的,像袋鼠一樣蹦着往前走。

三個敵人趴在岸邊,吸了好一會兒的水。看他們那個急不可耐的樣子,真是渴壞了。

喝完水,三個敵人坐在岸邊的草坪上,嘰嘰哇哇不知道說些什麼?

妞把m16自動步槍擡起來,擱在一個更佳的位置瞄準。咔擦一聲推子彈上膛。側目看着我。問:“開槍嗎?”

我搖搖頭說:“不急,先等等!” 358:放長線釣大魚

“要舌頭?”

我再次搖搖頭。

妞有些氣惱。“你就不能多透露點?我們接下來怎麼辦?難道看着他們?”

“對!就看着他們!”

“你—–”妞氣得臉色通紅。

我拍拍她的肩膀,解釋道:“現在已經確定,這三個倒黴的傢伙是奔旺的手下。知道奔旺是誰嗎?”

妞愣了一下回答:“不就是t國通緝的那個逃犯嗎?原來是個軍閥,被招安過!”

我重重地說:“對,就是他!前段時間的春雷行動,我們腹背受敵,犧牲了15名戰友,很大原因就是奔旺導致的。”

妞倒吸一口涼氣,用充滿歉意的語氣說道。“我明白了,你是想找到奔旺!”

“你總算聰明瞭一回。你也不想想,我們來這裏幹嘛?難道就是爲了殺這三個敵人?顯然不是,我們來這裏是執行任務,是爲了查清楚春雷計劃受挫的原因,爲什麼我的戰友會死?我們的戰術運用的沒有一點問題。現在找到線索了,我肯定不能放過。如果打死他們,太便宜了他們。”

“頭兒,我錯了。支持你!”

“奔旺跟黑蜂之間,有緊密的同盟關係。找到奔旺,就能瞭解當時發生了什麼?不然,我心裏永遠是一團糟。必須找到真相,查明原因!如果是漏洞,及時修補;如果有人泄露機密,立即找到他。現在我們要做的是,跟着這三個混蛋,遠遠跟在後面,找到他們的據點。然後—-”

“然後幹掉他們!”妞插上一句。

“對!幹掉他們!活捉奔旺!我要用奔旺的頭祭奠我的弟兄們!”我狠狠說道。

那三個傢伙磨磨唧唧,在岸邊的草叢裏坐了半個多小時。估計敵人追的緊,又是飛機又是炮,把他們嚇得夠嗆。他們根本不知道還有兩雙眼睛盯着他們。正可謂,螳螂捕蟬黃雀在後。

這三個傢伙像是關係很好的鐵哥們,那個大腿受傷的敵人仰面躺在草地上,另外兩個敵人時不時查看他的傷勢。

終於,休息夠了,他們出發了。

仍然是剛纔的情景,一個人在前面帶路,另外一個人攙扶着大腿受傷的敵人。

從他們相互配合的姿勢來看,受過一定的軍事訓練。有一定的作戰能力。不然,也不會打得t**警潰不成軍。

有個疑問縈繞在我心頭。昨天晚上他們來了多少人?難道就幾十個同夥?我猜,應該是。不然,他們三個不可能孤單的行走。

他們去鎮子襲擊軍警幹什麼?難道就是針對伐木勞工?我對他們行動的意圖感到迷惑不解。

通常情況下,幹什麼都有目的。那麼奔旺的目的又是什麼?奔旺現在成爲衆矢之的,自身難保,爲啥還派遣這麼一支力量主動出擊?這些武裝分子應該是他的精銳力量吧?

我猜的沒錯,這幾十個武裝分子正在奔旺最重要的拳頭。一個軍閥,如果沒有拳頭,那麼就不是軍閥。一支軍隊,如果沒一支部隊能打仗,那麼就不是軍隊。

如今的奔旺,已經不是半年前那個叱吒風雲的奔旺。那個時候的奔旺是33旅的旅長。管轄着幾百平方公里。雖然管轄的區域武裝派別林立,時而發生衝突,幾個武裝組織會彼此大打出手。可誰都不敢小看他。誰都會給他三分面子。

在三角地區,奔旺就是那裏的王。t**隊視他爲維護三角地區安全的中堅力量。毒販視他爲保護傘。民族武裝視他爲官方代表。憑藉這些權威,奔旺的軍隊越來越壯大。

那個時候的33旅有炮兵團,機步團,甚至還有坦克營。他的軍隊在方圓幾百公里,是實力最大的一支。就連國防軍的嫡系部隊都另眼相看。

可是好景不長,年初的一次行動,他跟黑蜂眉來眼去,想以剿滅非法武裝的名義去打擊解放軍。讓他損失了幾個營。

更讓他沒想到的是,國防軍早將他視爲眼中釘肉中刺,在他的身邊安插楔子,他的一個步兵團居然只聽國防軍的指揮,他經營很多年,國防軍就輕輕的擊破了他的堡壘。步兵團的團長叛變了,命令步兵團向梅花山莊靠攏,這個團拖拖拉拉,2個多小時都沒有達到指定位置。

戰鬥結束後,33旅損失慘重。一個團叛變,幾個精銳的戰鬥營損失殆盡。t**隊突然發佈通令,命令其它的小股部隊向國防軍交出指揮權。

交出指揮權等於交槍。那些微不足道毫無戰鬥力的小股部隊如骨牌效應一樣紛紛倒向國防軍的懷抱。

一時間,他奔旺成爲了局外人,手中只有一個警衛連。在嚴峻的局勢下,他只能選擇逃跑,帶着警衛員逃跑。逃到了老虎溝。

老虎溝是奔旺發跡前的根據地大本營。四面環山,一個深深的大峽谷。高達幾百米的山峯將峽谷擋得嚴嚴實實,從外面看,根本看不見峽谷。峽谷只有一條路。是從一個山洞進出。只要封閉山洞,任何人都進不了大峽谷。

山洞的位置十分隱蔽。藏在茂密的叢林中,上面是山,外面是無論如何也發現不了這個出口。

當初奔旺只是一個普通的毒販,無疑來到這裏,躲避仇家的追擊,倉惶之下,到處亂竄,尋找藏匿之地。就找到了這個山洞。

發現了峽谷的祕密,奔旺大喜。覺得這是個風水寶地。以後幹大事情,可以在這裏藏身。

多年後,奔旺帶着一幫兄弟住在這裏,慢慢發展壯大,然後封閉山洞,走出荒野,去了城鎮人口密集的地區。逐漸成爲上千人部隊的軍閥。

也是巧合,t國政府爲了穩定三角地區,整編當地武裝,奔旺的販毒集團搖身一變,成爲了政府軍。

當年奔旺從老虎溝的大峽谷走出去,花了五年時間,然而,從33旅旅長的位置灰頭灰臉的跑回來,只用了幾個月的時間。真是命運捉弄人!如今的奔旺只有五六十個部下。大多是中看不中用的東西。

倒是有55個能打仗的士兵,派他們出去執行任務了,卻一去不復返。 359:追到老虎溝

奔旺派55人的小部隊去塘廈鎮,是想擄走那些伐木勞工。他現在的處境很艱難,缺人缺物資。他就想把這些伐木勞工控制在手中爲人質,脅迫政府軍換一些武器彈藥過來。

奔旺現在恨得牙癢癢,巴不得擁有一批武器,好找步兵團報仇。他奔旺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侮辱?

我和妞跟在三個奔旺的兵的身後走了2個多小時。他們開始向南走,走了四五公里,進入一片茂密的林區,然後跳入一條半人深的溝,筆直向東,繞過一座山,下到一個山谷,再爬山,再下去,進入平緩的森林地帶。

這個地方安靜得令人恐懼,沒有風,也看不見飛鳥。樹林裏全是厚厚的落葉,腳踩在枯枝與落葉上,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

周圍都是松樹,還有楊樹榕樹柳樹,甚至還有烏桕樹和椿樹。隨處一望,滿目綠色。如果不是執行任務,這裏倒是一個休閒度假的好地方。很可惜這是跟蹤敵人,就算有美景,也無心思欣賞。

我們跟在敵人後面一里半的位置。我們看不見敵人的身影,敵人也看不見我們。這樣保持距離是爲了避免危險。我怕有敵人接應他們。

還有個原因,就是怕中埋伏。咬得太緊,如果被發現了,肯定是凶多吉少。這裏對於我們是陌生的地方,而對敵人卻十分熟悉。無論是從天時地利人和來說,敵人都有利於我們。

現在的奔旺氣候已盡,他既然躲在這麼嚴密的地方,肯定做好了戒備。如同影視劇裏的土匪,在據點設置幾個潛伏哨,也不是不可能。所以跟敵人保持恰當的距離,是特種兵跟蹤的最基本的條件。

在原始叢林地帶,地情複雜,跟蹤需要專業的素養與技術。

素養是耐心與細緻,技術是你得懂周圍的植物,什麼植物長什麼樣子,什麼形狀,什麼季節長成什麼葉子,你都得了然於胸。如果一個人懂植物與生物,包括基本的地理知識,憑藉細緻入微的觀察,是非常容易看出叢林中人留下的痕跡。包括動物的糞便與教育,你都能看得明明白白。

叢林追擊是叢林戰的最基本的項目,在邊境線上,大部分地區都是叢林地帶,爲了能打贏戰爭,我們7308曾經在這上面花了不少心思。只是可惜,猴子犧牲了,不然,他在這方面是一把好手。

我和妞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面,敵人進了平緩的林區。我們也跟了進去。走了十幾分鍾,樹林沒了,前面豁然開朗,是一片沒有樹林覆蓋的平地。

平地長着淺淺的野草。貿然跟過去,是容易被發現的。所以我們呆在林子裏,遠遠眺望敵人的背影。

平地前面幾百米的地方,有一片高高的山。山峯刀劈斧鑿一樣筆陡,偶爾有岩石冒出來,像一頭頭咆哮的巨獸盤踞在山上。陡然看過去,毛骨悚然。

這片高山之所以成片,是由幾座高山組成,海拔高度超過1000米,山頂被悠悠的白雲遮住,無法看清楚山頂有什麼東西。

敵人鑽進山腳下的樹林,就不見了。妞蹲在地上,觀察山腳好半天,眼睛都盯酸了。無法看清楚他們去了什麼地方。就像老鼠一樣,鑽進林子就無影無蹤。

憑我的直覺,前面的山腳下肯定有什麼祕密,不然,三個敵人不會憑空消失。因爲前面沒有路,如果從左邊走,會走出樹林,從右邊走,離我們只有三百米的距離,我們的肉眼能看見他們。

現在他們沒了。應該是藏進某個隱祕的地方。

難道這裏是奔旺的據點?

表面上看,不大可能。因爲奔旺是一個極爲狂妄的人,他走到哪裏,身邊總有一羣人。一羣人在林子裏,太招人耳目。特別是現在的情況下,政府軍正在尋找他們。奔旺是不會這麼愚蠢的,等着被人發現。

既然林子藏不了那麼多人,那麼證明這三個傢伙單幹了,他們自己找了個地方藏起來了。

剛剛想了一會兒,又覺得不對。

我們跟蹤他們,神不知鬼不覺,他們沒發現我們。也沒發現政府軍追擊他們,他們藏在這裏幹什麼?

妞說:“要不,我過去看看?”

我搖搖頭說:“再等等!”

妞一屁股坐在地上,嘆了口氣說道:“看來,又要在這裏過夜了!”

我盯了她一眼,她臉上全是汗。臉色潮紅,白皙的皮膚上像蒙上了一團紅雲。我心底一陣驚歎,真是一個漂亮的姑娘。

妞發現我在看她,臉紅得更厲害了。嗔道:“怎麼?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

我笑着答:“有蟲子,我幫你捉捉!”

我湊過去,妞把頭一扭,避開。說道:“注意形象,我們現在是打仗,不能想入非非!”

我頭一熱,狠狠瞪了她一眼。“想入非非?你就是這麼看我的?我這是關心手底下的兵,這叫愛護同志!”

妞擦擦臉上的汗,爭辯道:“你是首長,你說什麼都有理!”

妞撅起嘴脣不再說話。看樣子,她是在生我的氣,也在生烏衣婷的氣。

小女孩,心胸難免狹窄一點,可以理解,可以理解。我這樣勸自己,也不跟她計較。

我站在樹林裏,瞅着對面的山腳下看了半個小時,沒有再發現三個敵人的身影。

妞埋怨我。“好端端的,放跑他們。應該抓一個舌頭審審,不什麼都知道了?”

我搖搖頭說:“問什麼?我們已經跟過來了。這比舌頭還可靠。我就是要悄悄的出現在這裏,打他們一個冷不防。”

“拜託九哥,我們現在只有兩個人,敵人有多少,我們還不知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