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不需要你的相信”

2020-11-04By 0 Comments

辰夜霸道的說道:“吸收你的本源我勢在必行哪怕你全力以赴今天你也休想逃離掉這裏所以我並不是要與你合作而是你聽話我就給你一個機會如若不然下場怎樣你會很清楚”

“狂妄”

縱橫世間多年即使當年戰敗被滅掉肉身它青紋虎鱗獸都不曾受過這樣的威脅今時今日儘管狀態不在也不是任何一人都可以威脅到的即便面前這個人所展現出來的讓它感受到了極大的危險感覺

“冥頑不靈那就各憑手段吧”

辰夜雙手一動玄氣暴掠而出就在半空四道能量氣息鋪天蓋地的涌現霸道狂暴冰寒詭異完美相融

只是一剎這方灼熱的地帶因爲這道玄氣的出現突然好像被硬生生的隔成倆個世界一方更加炙熱另外一方則是溫度疾下降最終好似有着寒冰覆蓋而上

“本命魂魄鬼屍助我收了它”

在玄氣化做能量匹練暴射而出的時候龍吟聲更加嘹亮一條數百丈大小的黑色真龍突然化形出現盤踞山洞頂處龍爪如電般探出撕裂了空間的同時也朝向青紋虎鱗獸切割而下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遙看黑色巨龍直接落下,青紋虎鱗獸心神重重的一顫,它那龐大身影暴退的同時,如鐵鞭般的骨架,再一次的狠狠甩打而出。

“嗤!”

便在同一時刻,本命魂魄身若鬼魅,直接出現在青紋虎鱗獸身前,並未有任何攻擊,卻是讓後者,有着無與倫比的忌憚之意。

在本命魂魄旁邊,鬼屍則是更加直接,那一拳,如山般的砸向出去。

三道攻擊同時趕到,青紋虎鱗獸儘管有所無懼,畢竟它的實力擺在那裏,然而,除卻鬼屍的攻擊,它可以完全無視之外,其餘倆擊,都需要它全力以赴方纔能夠化解的到。

“年輕人,等等”

“沒什麼好等的!”

辰夜裂牙一笑,手執天刀,白光涌動,化成數十丈大小的璀璨刀芒,攜帶着無堅不摧之力,朝向前方,怒斬過去。

“蓬!”

青紋虎鱗獸絲毫不敢大意,它那爪心中,玄氣波動,匯聚成一道龐大能量匹練,重重的轟擊了出去。

“年輕人,等等,我有話要說!”

一舉擊潰了那刀芒,青紋虎鱗獸顯得更加有幾分着急,地玄九重巔峯境界,對它而言,實在不算什麼,讓它有危險的,是真龍氣息與魂變,所以,除非有着一擊擊殺辰夜的機會,否則,青紋虎鱗獸絕對會有所保留,爲自身安全防備着。

然而,就在青袍年輕人那一刀剛剛出現的時候,青紋虎鱗獸就感應到,撇開他所有的底牌,這個年輕人所能揮出來的實力,也不是普通皇玄高手所能夠對付的。

尤其那柄斬刀,讓它分外的,震驚!

“年輕人,你說的我都答應,但請你也答應我一個請求!”

對於辰夜的性子,青紋虎鱗獸顯然捉摸到了幾分,知道前者不是個輕易妥協之人,因此,它繼續喊道:“當有一天,你實力足夠,可以給我新生的時候,也請你給當初你煉化雲東流那隻奇獸一個新生的機會”

這倆只奇獸,果然是有着很深的關係!

辰夜揮了揮天刀,見到,青紋虎鱗獸眼神隨之變了變,他頓時若有所思的問道:“這柄刀,你認識?”

青紋虎鱗獸沉默了許久後,方纔點點頭,道:“曾經,我在某位前輩那裏見到過。”

“哦?”

辰夜眉頭一揚:“那麼,你的肉身被毀,也是在當年的那場驚天大戰中?”

“是!”

聞言,辰夜緩緩的吸了口氣,當年的驚天大戰至今,已不知多少年過去了,沒想到,青紋虎鱗獸能夠或到今天,而它,應該是現在唯一的見證者了。

“既然你知道這柄刀,那麼更應清楚,它的原主人是如何隕落的!而今,你還相信,我一定有機會,將你復活?”

聞言,青紋虎鱗獸獰然一笑:“邪帝殿嗎,我知道!我的的肉身,就是毀在邪帝殿高手手中,此生重生乃是我最大的渴望,而報仇,是我最大的心願!”

“報仇!”

辰夜啞然,倒是沒有想到,青紋虎鱗獸當年是喪生在邪帝殿的人手中,這個事於自己而言,就有些用處了,否則的話,如果它是死在古帝等人手中,那麼今日,恐怕自己想要收復它,就不可能了。

“年輕人,如何?答應我的條件,我會將本源直接與你相連,令你煉化起來更加容易和方便,也不會有半點怨言,讓你煉化之後,可以瞬間達到完美之境,不需要任何的磨合!”

青紋虎鱗獸沉聲道,聲音中,有着無窮無盡恨意。

在這世間,只要修爲達到一定地步,哪怕是肉身被毀,都算不成真正的死亡,因爲魂魄還在,總會有重生的機會。

然而,話是這樣說,也說的很有道理,本命魂魄還在,終還有這個機會,可是這個機會,仍誰都是清楚,來得極爲渺茫。

尤其是青紋虎鱗獸這等奇獸,想要得到復活重生的機會,更是難上加難,畢竟,越是強大的妖獸,能夠匹配的機會,就會越小。

不像人類!

而即便是人類,在肉身消亡後,復活重生,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在沒有重生之前,類似於青紋虎鱗獸現在狀態存在,說上一句,生不如死也不爲過。

因爲,這方天地對魂魄有着足夠強大的力量xiànzhì,六道輪迴,人或生靈死之後,都要進入輪迴路,這是自然法則。

而武道xiūliàn者,生生的避開了這個法則,可想而知,如果沒有特定環境,那麼,生存將會極其困難。

更加有着時間xiànzhì,若非是這裏的岩漿湖泊,恐怕此獸也堅持不到這個時候。

青紋虎鱗獸的困境與心情,辰夜完全理解!

“好,只要我有了實力,有着足夠的條件之後,必定幫你和那隻奇獸一同復活,還有,你的仇,我也會幫你報了!”辰夜說道。

“多謝!那麼,開始吧,許多年了,我都等得不耐煩了。”

青紋虎鱗獸抱拳說道,話音落下,其身一動,頓時身影逐漸虛幻下來,同時,肉身也在急劇的縮小着,最後,化成了一團漆黑之物,正是它最爲純正的本源。

“年輕人,請你記住一句話,邪帝殿的強大,遠不是你想像的那樣,在你還沒有達到足夠強大的時候,千萬不要正面與他們交手。”

這句話,令得辰夜苦笑了一聲,邪帝殿的強大,固然是聽邪妄說過,可他也明白,遠不是這樣簡單。

只是,所謂的足夠強大,到底達到了怎樣境界,纔算足夠強大?聖玄,或是天玄?也想在煉化之前,詢問清楚當年之事,卻也知道,青紋虎鱗獸絕不可能說的。

畢竟,驚天的大戰太過慘烈,參戰的雙方,也都是天地間有數的高手,說出來,對人會是一種極大的壓力。

深深的吐了口氣後,辰夜緩緩閉上了眼睛,片刻之後,靈魂之力暴涌而出,將青紋虎鱗獸本源包裹而進,隨後,開始煉化!

這一次的煉化,和上次煉化雲東流所擁有的奇獸不一樣,青紋虎鱗獸並就是自願,並且,它並沒與其他人進行血脈共連,因此,中間的這個過程就免掉了,辰夜可以直接進行最後一步。

靈魂之力包裹着青紋虎鱗獸本源,直接進入身體中,剎那過後,心神控制之下,純正龍氣化成旋渦,將這本源吸入而進!

由於是自願,因此,沒有遭遇到半點的抵擋,很順利,青紋虎鱗獸本源被龍氣快的融成了一體,表面上看去,似乎完美之極!

一股彷彿將要bàozhà的感覺,在這個時候,頓時充斥在**中的每一處地方,自龍氣之中,有着一股股強大無匹的能量,猶若脫繮野馬,在身體當中,瘋狂的肆虐着。

對於這些,辰夜倒是甘之如飴的接受着,經過禁忌峽谷那一幕過後,他不相信,這世間還有什麼樣的疼痛,是他都忍受不住的。

煉化妖獸本源,儘管有過一次經驗,不過現在所煉化的,乃是強大的青紋虎鱗獸,儘管後者是自願的,自然衍生出來的強大反抗力,始終是存在着。

好在一切都可以接受,如今所需要的,也只是等待的時間而已!

既然**可以承受的住,辰夜也並未讓他自己進入xiūliàn狀態,心神便是鎖定住龍氣的自行煉化。

上一次成功之後,不僅讓得魂變狀態更進了一步,同時肉身強悍度也隨之精進,與此同時,龍氣似乎也壯大了一些。

龍氣意味着什麼,當世之人,還沒有誰能夠被辰夜更加清楚,而這一次吸收煉化的是青紋虎鱗獸,他所得到的好處,將會更大。

當然,這並不是最主要的!

最重要的,辰夜是想將這種方法瞭然於心,從此以後,如果有合適的妖獸,那麼今生所面對的真正敵人,乃是邪帝殿,這個強大勢力,想想都讓人覺得可怕!

所以,有任何一個壯大自己的機會,辰夜都不會放過。

百戰決大成,魂變修爲繼續精進,龍氣壯大,這些,都是辰夜非常需要的。

山洞入口,有長孫然與擢離淡然的站立着,妖洞天那衆多高手,無奈的猶若木雕般,個個人的眼中,儘管含着滔天的怒火,但包括爲的那人在內,沒有一個人,敢硬闖進去。

“倆位,你們是什麼人?我自認,還沒有得罪過你們,如果有得罪過你們的朋友什麼的,還請明示一句,我妖洞天定會有足夠的誠意來道歉”爲的中年人沉聲說道。

“你應該是妖洞天之主雲百吧?”

長孫然淡淡一笑,道:“你沒有得罪過我們,不過,你得罪了進入山洞中的我的那個朋友,現在呢,我也不知道,他到底要拿你們妖洞天怎麼樣?所以,你們乖乖的在這裏等着,如若不然,我們不介意,提前讓你們妖洞天從此徹底消失世間。”

“你”雲百氣急,可在擢離這位貨真價實的尊玄高手面前,所有的怒,都只能隱在心中,至多,也只能如其他人那樣,在眼瞳中涌動着。

辰夜渾身上下,被一片璀璨的青色光芒所籠罩,在那青光中,竟然,有着一道身影在靜靜躺着,仔細看過去,彷彿是一條迷你版的小龍!

而當青色光芒,似乎將要被辰夜身體吸入進去的時候,一陣低低的龍吟之聲,詭異的從那迷你版的小龍口中,緩緩的響徹出現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低低的龍吟之聲,不斷的從那條看似虛幻,卻極爲真實的小龍口中,不斷的散出來整個山洞,在不久之後,就被如此聲音所填滿。

然後,龍吟聲繼續蔓延,逐漸,傳出了山洞,在廣闊的天際中,徐徐涌動着。

長孫然和擢離,雲百等妖洞天的高手,在聽到這聲龍吟之後,臉色都是變了一變。

長孫然與擢離的變色,是因爲,她們感應到,龍吟聲之中所充斥着的暴虐與兇性,彷彿有種剋制不住的感覺。

所謂剋制不住,自然是辰夜有所壓制不下來,那麼,對辰夜來講,定然是個不小的危機。

雲百等妖洞天高手對這些自然是不清楚,龍吟之聲,這意味着什麼,他們以豢養妖獸爲名,當然很不陌生。

他們怎麼也想像不出來,爲什麼會有龍吟聲出現?

當龍吟之聲迴盪時,整個山脈,所有妖獸,全都如溫順的小貓般匍匐在了地面,而隨着龍吟之聲加劇,在妖獸們害怕的眼瞳中,有着深深的敬畏,乃至臣服之意!

“xiaojie,我要不要進去察看一下?”

如此狂暴龍威散,便是擢離的心神,都有些顫抖了起來。

“不用!”

長孫然搖搖頭,她相信辰夜,如果這個時候進去打擾到了他,後果將會更加不堪設想,連禁忌峽谷他都闖了過來,想來,即使他現在危險重重,也一定不會有事。

青色光芒包裹之中,辰夜看起來,無論是一身的氣息,還是其本人狀態,都沒有任何的變化,在長孫然與擢離感應到的無法壓制,在他這裏,似乎根本就不存在!

唯有在那條迷你版的小龍,不斷響徹起龍吟聲中,開始輕輕遊動之時,他的臉龐上,纔會出現痛苦的表情璀璨的青色光芒,緩慢的朝向身體中隱入,那一條迷你版的小龍,竟然,也在向辰夜的身體之中游離進去!

“嗡!”

當那條小龍與辰夜身體剛剛接觸,一陣輕微的玄氣波動悄然浮現,旋即,小龍的身影,便有一一絲絲的沒入其中。

“哼!”

痛苦的悶哼聲音,自辰夜口中沉沉出,這一剎那,他的臉龐,瞬間扭曲了起來伴隨着小龍身形,在逐漸的遊離而進,辰夜的痛苦,越的增大,到得最後,其臉龐,極度的猙獰!

xiūliàn至今,辰夜所受到的這種痛,很多很多,就在不久前,更經歷了禁忌峽谷那般九死一生之地,在他想來,這世間中,恐怕已經沒有什麼**折磨,還能讓他造成無法忍受的痛苦。

可萬萬沒有想到,這個時候的變化,竟是如此之痛!

辰夜並未進入xiūliàn當中,因此,他能夠最清楚的感應到自己身體如今的變化!

那條所謂的小龍,自然是虛幻凝化出來的,而辰夜也感受的到,它的出現,乃是龍氣吸收了青紋虎鱗獸本源,壯大之後的化形。

原本,龍氣屬於自己,如今煉化成功,回到自己體內,那也是正常,可在這個過程中,當龍氣,也就是如今的這條小龍回到自己身體的時候,赫然瞧見,自己的肉身,骨骼,乃至於經脈,都在劇烈的變化着。

那種變化,彷彿天翻地覆,肉身與骨骼扭曲,猶若麻花一般,而自身的經脈,雖不是一樣,可同樣也受到一股無法壓制的衝擊,導致條條經脈,如同彈簧般被拉伸着。

更讓辰夜感到驚震的是,在自己這具身體如此變化的時候,他的心神,或者說他這個人,就像是一個局外之人,只能眼睜睜的瞧着這些變化,而什麼事都做不了。

隱約之中,辰夜清楚,這次變化,將會很恐怖,如果,他承受不住的話,或許不會身死,但一定,會有不可估計的後果出現,那種後果,將絕對不是自己所想要的。

察覺到了這一點,辰夜迅的收斂心神,讓自己平靜了下來,傳來的陣陣無法抑制之痛,也被強行的當成是不存在清晰的感應到,龍氣所化小龍,每當進入身體一分,自己的肉身,就好像是放在火架子上烘烤般,肉身各處,急劇變形,暴涌而來的衝擊,感受到來,固然不是要將自身擊潰,卻同樣,有着類似之痛。

一絲絲的鮮血,從身體表面滲透出來,沒過多久,他整個人,就變成了一個血人,濃郁的血腥味道,慢慢的散出去,最終,被外面的所有人,都是清楚感應到。

當下,妖洞天的那些高手,眼瞳之中,有着暢快之感,爽啊!

“找死!”

長孫然眼瞳森寒,擢離旋即袖袍重重的一揮,磅礴能量,如山般的自空間中暴射而出,雲百等人所在空間,驟有着一陣恐怖的bàozhà。

“不殺人,並非是不想殺,而是沒有殺人的理由和藉口,所以,你們千萬不要給我這個藉口!”

淡漠的聲音,令得妖洞天一衆高手頓時噤若寒蟬,望着周圍空間的支離破碎,以及衆多人的瞬間重傷,一個個的,全都老實了下來。

那一方岩漿湖泊,此刻,也全都被血腥味道所覆蓋,在那血色光芒正中央,青袍年輕人盤腿而坐,圍繞在他周身的青色光芒,黯淡了許多,那條小龍的身影,幾乎也是很難看清楚了,用不了多久,就會全都穿進辰夜身體。

可如今的這具身體,就連辰夜本身,都是不敢去多看,**,骨骼,經脈,全都變形,這身子,再也不是自己的了。

儘管是這樣,一陣陣兇猛的衝擊之力,不僅沒有因爲龍氣快要完全進入而減弱幾分,反倒是,越加的猛烈起來,那般模樣,似乎是到了最後,想給辰夜來一記最狠的。

感應到這裏,辰夜想起刀靈曾經說過,吸收其他妖獸本源來壯大龍氣,提升**強悍度和魂變的層次,這個方法聽起來可行,卻並不一定能夠成功,他不由苦笑了聲,現在的自己,是否就是自食其果?

但不管是與不是,都走到了這一步,就斷然沒有後悔的道理,辰夜也相信,其他的變化,他或者無法掌控,但龍氣,絕對自己可以隨心所欲!

“蓬!”

當龍氣全都進入身體的剎那,似有一陣bàozhà聲音在體內響徹,辰夜心神因爲劇痛,而重重的顫抖了一下,卻有一絲的明悟,突然出現在腦海當中。

“百戰決!”

龍族最爲頂尖的肉身xiūliàn**立即開始運行,龐大的龍氣,便是在**的牽引之下,閃電般的運行在各條經脈中。

這一瞬,無論是**骨骼,還是經脈,都以肉眼所不能捉摸的度,在不斷的被強化着,一種暢快之極的感覺,直接涌在辰夜心頭。

他能夠感應到,自己的肉身強悍度,已達到了相當可怕的程度,就算在妖族中,能夠與之相比的,怕也是不多。

若非人類之身,本就侷限了肉身無法與獸類生靈相比,此時此刻,辰夜知道,就算龍族高手到來,肉身的強悍度,都未必會越過了他,因爲百戰決,突破了,已達大成之境!

赫然,一陣滔天的黑色光芒,自那身體中,暴涌而出,霎時間中,便是將岩漿湖泊所在的這方空間,全都包裹了進來,視線,再也無法穿入其中。

而盤腿坐着的辰夜,同樣也是在黑芒的包裹下,身影消失不見!

這樣的一幕,在持續了數個時辰左右後,一聲嘹亮的龍吟聲,驟然響徹,下一剎,漫天黑芒,快涌動,如果有人在這裏觀看着,就會現,黑芒在凝聚,逐漸的,一條龐大的黑龍,如真似幻般的盤旋而出。

黑芒化成真龍,辰夜的身影,卻在這個時候消失不見!

放眼看去,真龍身軀外,龍鱗遍佈,森寒鋒銳無比,散着凌厲的寒光,龍眼銅鈴一般,涌動着攝人光芒,龍爪鋒利,有着撕裂山脈之力,龍角筆直,猶若完美的藝術品,龍尾似鞭,力量無窮無盡這就是一條,真正的真龍,辰夜之前用龍氣幻化出來的黑龍,與這條真龍完全不能相比。

那股尊貴之感,強烈的龍威,無不是叫人知道,真龍已現!

“吼!”

黑龍咆哮,龐大身軀掠動,暴射而出!

山洞之外,所有的人,在剎那之後,就聽到山崩地裂之聲,而後赫然見到,青紋虎鱗獸所在山洞中,有着一道黑芒,穿透了山壁,直射天際之上。

雲百衆人,無不驚恐萬分,眼瞳之中,更涌動着無力,悲憤,乃至心死之感,那道黑芒中所涌動着的氣息,並不是他們所熟悉的青紋虎鱗獸之氣息,那也就意味着,他們妖洞天最大的底牌,消失了!

否則的話,以青紋虎鱗獸的強大,怎容得其他生靈,破壞了它的xiūliàn生存之地?

黑芒暴灑天際之上,整個山脈,無數獸類生靈,戰戰兢兢,嘶吼聲中,傳出令他人一聽便懂的臣服之意。

至尊現,萬獸臣服!

“真龍!”

擢離輕聲呢喃着,自他的靈魂深處,都忍不住出現了一抹臣服之意,他很清楚,這不僅僅是最爲純正的龍威帶給他的感覺,還包括着,那條真龍中,蘊涵着另外一股無可抵擋的氣息。

那道氣息,來自於真龍的靈魂,是爲魂變!

擢離眼神更加的顫抖,他萬沒想到,自己所認可的年輕人,竟然,以肉身化龍,化成真龍出現! [ome],高速全文字在線!

漫天之上,黑芒暴灑天際,散出一股無窮無盡的強大威壓,盡情的涌動着一股到了極致的暢快之感!

黑芒涌動時,一股惟我獨尊之感,霸道而現!

在這霸道而又無比尊貴的氣息涌動中,彷彿君臨天下,令得天空,大地,都在顫抖着!

這一幕,瞧得在場所有人,都是膽戰心驚“辰夜呢?”

別人在震驚,長孫然在擔心着,她儘管不會相信辰夜會出事,可這樣的一幕出現了,卻不見辰夜的身影

“xiaojie,那就是公子!”指着天際之上,擢離輕聲道着,聲音之中,往日對辰夜所抱有的那份渴望,越的濃郁起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