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也有些遲疑了,不知道他們說的是不是真的,如果他們真的知道曹操墓的大概位置,那還真的可以幫到我們儘快找到曹操墓,把‘天道仙法’那本書取回來。

2020-11-06By 0 Comments

思慮了片刻,接着,我就問道:“你們真的知道曹操墓的大概位置?”

龍哥一臉肯定的點頭道:“之前是我騙了你們,但是這次我李亞龍說的全是真話,老子可以發誓,如果騙了你們,我李亞龍就不得好死,這總可以了吧?”

見他都這樣說了,最後,我也就只好信他們一回,然後點點頭,應了下來。

就這樣,我們兩個行善積德的陰陽先生,轉眼就入了盜墓賊的團伙,也不知道這次要折損多少陰德了。唉……

見我答應入夥了,龍哥和胖子很是高興,說以後就是自家兄弟了,還說什麼有福同享,有難同當。

既然都加入他們的團伙了,自然也就不可能走了。

這時,龍哥就佩服的說道:“小史,你真是厲害,實不相瞞,這個墓我也是上回從當地村民口中得知的,這個墓的風水確實叫羔羊跪乳穴!據說埋的是民國時的一個大財主,古董啥的應該沒有,估計裏頭有些金子銀子之類的吧。不過,能拿到幾根金條,咱這回也不會白忙一場。”

果然,龍哥他們以前就來過這裏,怪不得我說怎麼剛纔他帶路的時候,輕車熟路,直奔着這個山頭上走。

這時,一旁的陳二狗就說:“民國的?那你還挖,人家的子孫應該還在吧,挖人家祖墳,人家知道了咋辦?而且這也太缺德了。”

“這陰宅應該沒有後代子孫了。”我看了一眼此地的風水,轉頭對陳二狗說道。

陳二狗一愣:“師弟,你是說這陰宅的後代絕戶了?”

我點點頭,然後轉頭望向龍哥,道:“龍哥,我說的應該沒錯吧?”

“厲害,真是太厲害了!”

果然,龍哥聽到我這話,頓時豎起了大拇指,同時眼神之中也充滿了驚訝,好奇的問我:“小史,你……你這是怎麼看出來的他家沒有後代了?”

我笑了笑,然後朝着對面遠處的一座山峯一指,說:“你們看那邊!”

“對面那座山峯一看就是一座石山,站在這裏看過去,正好有一凸突的大石,月光下顯得是猙獰可怖,如一隻猛虎下山,正奔此處而來,這可是大凶之兆。猛虎下山來了,這羔羊又豈還能活?所以,如果我沒看錯的話,這座陰宅的主人一下葬,應該家中就要逢遭大難,子孫遭殃了。”

“妙,妙,妙,實在是太妙了。”

龍哥聽得拍起了手掌,看向我的眼神都充滿了敬畏之意,然後激動的說:“小史,你真的是太厲害了,沒想到你竟是一位高人啊,你說的竟然一點沒錯,我前些日子在當地的村民口中,也是聽到他們這樣子說的,說那位大財主葬下去後,全家就一個個死去,後來有位高人路過此處,才一語道破,說這處羔羊跪乳穴被對面的猛虎給咬死了,葬不得人。這……這竟然和您剛纔說的不謀而合了。”

重生之美麗新人生 “哦?你竟然對這處風水的事情打聽得這麼清楚了?”聽到龍哥對這位風水瞭解的如此仔細,到是讓我沒曾想到。

龍哥點點頭,說:“我也是聽當地人講的,得知那位埋在這裏的大財主家裏沒了後人,我這纔敢來打它的主意,要是有後人,我也不想被人家罵不是。”

我點了點頭,他這話我到是相信,有後人在的墓,如果都去挖,不僅太缺德了,而且肯定人家會報警,到時候麻煩會很大。

這時,張賢成這胖子就說:“不過,據村民們講,之前對面的那塊石頭,並不是‘猛虎下山’,而是‘猛虎回頭’,後來是那大財主炸了山,才變成這樣的。”

“哦?這到是有趣,快說來聽聽。”

我一聽胖子這麼說,不由來了興致。心想,那個大財主難不成是一個大傻逼,猛虎回頭雖然也是兇,但是卻也兇不過猛虎下山呀。對方當時爲什麼要這麼幹呢?愣是把山炸成了猛虎下山局。

見我對這事感興趣,胖子就對我講了起來。

原來,埋在了個羔羊跪乳穴裏的那個大財主,年輕時是清廷的進士,當過清朝的知府,後來到了民國,就回到當地,成了大財主,而他的兩個兒子,還是民國縣政府裏的人,在當地有謂是有權也有勢,沒人敢惹。

這位大財主知道自己老了,不久活於人世,於是就開始到處尋謀風水寶地。

有一年,他請來了一位風水先生幫他擇風水寶地,那位風水先生就來到了這個山坡上,一看,就對大財主說:“你四處尋寶地,其實你這後山上的這塊地,就是上等風水寶穴,名曰羔羊跪乳穴。”

聽到風水先生這麼說,大財主一陣欣喜。

不過,頭疼的問題來了,這塊地並不是他家的,而是村裏一個石匠的地。就這樣拿過來立墳,對方肯定不會肯。

於是,這位大財主就去找那個石匠,想把這塊山地買下來。可是,那位石匠不肯賣,任大財主開多高的價,他都不賣。

原來,那個石匠也知道那是一個羔羊跪乳穴,因爲那塊地就是父輩上傳下來的,石匠還想着等自己死後,讓兒子將他埋在那兒呢,所以又怎麼可能會賣呢?

可是,若是普通人,對方不賣也就算了。可是大財主是誰呀?那可是在當地都有權有勢的人,既然看中了那塊地,你賣與不賣可就由不得你了。

於是有一天,大財主的兒子就帶着一夥黑道上的人,把那個石匠給打了一頓,強逼着他在賣地契上按下了手印。

那石匠不僅被打了個半死,而且地也被搶了,哪裏會甘心呀,就去縣城裏告狀,想把那塊地要回來。

可是,民國那個年代戰火不歇,社會動盪,政府就更加黑暗了,大財主家有錢有勢,自然是告不倒的,最後,石匠不僅地沒要回來,還被關進了縣城大牢。後來,是死是活,也沒人知道。

PS:爲盟主‘龍哥’加更。呃,龍哥這應該算是‘盟主x2’,之前就是盟主了,這次又在原盟主的基礎上疊加了一個盟主,所以老規矩,晉升一個盟主加更三天,明天,後天都會加更。大家晚安。 石匠不知死活,也沒有人去關心石匠的死活。

就這樣,又過了幾年,大財主得了大病,一命嗚呼。

大財主的兒子,就請來當初那位風水先生點穴葬父。

請來的那位風水先生點完寶穴,幫忙將大財主安葬到了羔羊跪乳的風**上。事情忙完後,風水先生卻無意中發現寶穴的對面的一座山峯上,有一凸突的怪石,猶如猛虎回頭,朝這邊張望。

當下,就對大財主的家人說:“對面有一怪石,如猛虎回頭,恐多有不利,最好是把那怪石炸了,以圖安寧。”

大財主的家人聽到這話,當下,就安排下去,讓管家去找一個石匠炸掉對面那座山峯上的怪石。

白天就這樣過去了,風水先生也離開了。

待到天快黑的時候,那座山上就傳來一聲炮響,不用想,肯定是請的石匠在幫忙炸山。因爲天黑,財主家也沒想着去看炸得怎麼樣了。

可是,讓人沒想到的是,大財主下葬當天晚上,家裏就出了大事,先是財主的第二個兒子突然暴斃而亡,接着是財主大兒子的小孩生重病,大兒子送小孩去縣城醫院的路上,結果卻出了車禍,車翻進了路邊的懸崖下,無一生還。

就這樣,只一晚上時間,大財主家的男性就全部死絕,只剩下兩三個妻妾。當然,最後這兩三個妻妾自然就把財主家的家財一分,回孃家改嫁去了。

當時,當地的人得知財主家一夜之間,全家死戶的消息,也是十分的震驚。直到後來財主家當初請過的那位風水先生,回到當地一看,才道破,原來是陰宅對面那座山峯上的怪石炸錯了,以前只是猛虎回頭,如今一炸,竟然炸出了一雙虎爪,結果變成了猛虎下山了。

再後來,就有人說,那日管家去請炸怪石的石匠,其實請的是當初被財主奪地的那個石匠。而那怪石之所以會被炸成這樣,其實是石匠故意的,爲的就是報仇。

真相大白之後,人們就都在說,這是財主家的報應。

聽到這裏,我也不由感嘆,這還真是自作自受,那財主原以爲奪了風水寶地,葬下去之後便能讓後輩永享富貴榮華,結果費盡心思,到頭來卻落了個斷子絕孫的下場。

這真是應了那句老話,做人莫忘本,得勢莫欺人啊。

世上太多的人得了勢,就把弱者看作螻蟻一般,隨意欺凌,自以爲有錢有勢,別人奈你不何。可是他們又怎會知曉,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你一旦把人家欺負的連命都快沒了,他一旦要取你的命時,你那些所謂的權財勢力,也保不了你的命。

講完羔羊跪乳穴的來歷之後,張賢成這胖子就說:“這財主生前就不是一個什麼好鳥,奪人寶地,欺凌弱者,他那些錢財也都是搜刮來的民脂民膏。他奶奶的,這種壞人,咱們掘他的墳,這是在替廣大勞苦大衆替天行道!”

這盜墓,經胖子口中說出來,反倒成了代表着正義的事情了。而且,那他那架勢,不僅這墓盜定了,而且還大有要將那躺在墓裏頭的地主老財,拉出來批鬥的衝動。

龍哥也說:“胖子說的沒錯,這種缺德的老財主,不盜他的,盜誰的?”

“不盜了他,天理難容啊!”

胖子義憤填膺的和龍哥一應一和的,活脫脫的像極了在開動員大會。

我知道他們是不會放棄了,這墓他們是非挖不可了,於是只好對他們說:“盜墓這種事情確實有損陰德,但是你們非要做的話,那就幹吧,誰讓我們入了你們的團伙呢。”

沒辦法,爲了曹操墓,上了這艘賊船,就是不情願也得硬着頭皮跟着一條道走到黑了。

龍哥聽我這麼說,哈哈的笑了起來,拍着我的肩膀說:“小史,你這無產階級的覺悟就是高。放心,咱也不想總幹這一行,等咱們把這地主老財給收拾完了,就去找那曹操老賊,幹完那票大的,咱就金盆洗手,享清福去嘍。”

聽到他這話,我一陣無語。盜個墓還上升到無產階級的覺悟上來了,這他媽的莫不會是又遇上兩個極品了吧?

革命線路已經統一,接下來,我們四個人又開始大幹了起來,這一次,大家爲了幹完這一票,能早點去尋找曹操墓,所以幾個人幹得也很賣力,打洞的打洞,運土的運土,可謂是革命熱情高漲。

就這樣,又挖了半個鐘頭吧,盜洞就打通了,打到了下面的墓室裏了。

因爲這只是一個財主的小墓,所以裏面很小,我們大家都沒有下去,龍哥只派胖子一個人下去摸寶貝。

胖子準備下去的時候,就說:“最好地主老財能留點東西給咱們,要是讓我們撲了空的話,非把他屍體拖出來鞭屍不可。”

我一頭黑線,心想人家就是沒留東西,也不是他的錯呀?

胖子下去了,我們就在上面等。

不多久,胖子就上來了,然後對我們說:“我終於知道地主家的兩兒子爲什麼會死了!”

一聽這話,我們不由一愣,心想這胖子難道發現什麼了嗎?

心中正感到好奇時,就聽胖子就說:“這地主老財的兒子真他媽不孝順,一點陪葬的財物都不捨得放,我要是這老財主,也會變成鬼把那兩個不孝的兔崽子給掐死算了。”

頓時,我們全都翻起了白眼。

龍哥就說:“怎麼了,下面什麼都沒有嗎?”

胖子鑽出盜洞,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然後從口袋裏摸出了兩根金條,說:“就只有這兩根黃金。”

龍哥接過這兩根金條,笑了笑,說:“那也不差,最起碼沒有白忙一場,也算夠咱們這一次的路費開銷了。”

說完,他就分出一根,遞給了我們。

我並沒有去接,因爲我並不想盜墓,而是爲了找曹操墓才入夥的,所以這盜墓得到的金條,我不想去得。

龍哥見我不想要,就說:“小史,你這就不夠意思了,說好的一起幹,摸上來的東西你卻不願拿,這就等於是瞧不起我們了。”

說完,硬是將那根金條塞給了我們。

見如果真不拿的話,對方還真的會生氣,覺得我們不是一條心,於是只好收下了。

就這樣,我們算是真正的上了這艘賊船,估計想下船都難嘍。

PS:今天第一章奉上。

wωw⊙ тTk ān⊙ ¢O 分完髒,我們就離開了那個山崗子,回到了車裏邊。

因爲我是奔着曹操墓的原因,才入他們的夥的,所以自然得鬧明白來,曹操墓的位置他們到底知道多少。

所以,回到車裏後,我就問他們了:“那曹操墓到底是什麼位置?你們又是怎麼知道的?”

龍哥估計也知道我遲早會問這個事,所以到也沒有痛快,直接就告訴我:“小史啊,既然咱都是一起的了,那咱也不藏着腋着了。 重生之超級仙帝 我這就跟你們透個底吧,我跟胖子的祖上就是幹摸金這一行的,從我太爺爺開始,就在研究曹操墓了。經過幾代的尋找,如今才終於有了大的進展,確定出了曹操墓的大概位置。”

“哦?”

一聽這話,我不由更加的好奇了,對此也充滿了興致。

龍哥繼續道:“曹操設下七十二疑冢,此傳聞很多人說是假的,有些專家學者還認爲曹操並沒有祕葬,更未設疑冢,說他是主張喪葬從簡。其實,經過我們祖上幾代的追尋,卻發現,所謂的七十二疑冢其實是真的。”

“你們是怎麼知道七十二疑冢是真事,難道你們找出了那七十二座疑冢?”

我聽得眉頭直皺,好奇的問道。

龍哥點上了一支中華煙,吸了一口,然後笑了笑,這才說:“說出來你可能不太會相信,其實從我太爺爺開始,就一直在盜曹操墓,一直到我這一代,把曹操當年設下的七十二座疑冢全部都找出來了。”

“啥?曹操的七十二疑冢全部被你們找出來了!”

這一下,不僅我大吃一驚,就連陳二狗也感到不可思議,二人皆是一臉的震驚。

胖子也點頭道:“沒錯,我和龍哥兩家都一直在找曹操墓。一共找到了七十二座曹操墓,墓碑上皆刻着曹操的名字,或是寫着‘魏王曹操之墓’,或是‘漢故徵西將軍曹候之墓’,墓中盡皆機關,當我們費盡心機進入其中卻發現這些墓都是疑冢,皆是無主之墓,裏面無屍。”

這時,龍哥又接過話,說:“直到幾年前,我們的父輩才終於得知了曹操墓的大概位置,然後……”

說到這裏,龍哥頓了一頓。

我和陳二狗聽到一半,趕緊催問道:“然後怎麼了?”

“然後無一人回來。”龍哥嘆了口氣,滿是的悲色。

“你是說,你們的父輩們得知了曹操墓的真正位置後,然後一去再也沒回來了?”我聽到這裏,隱隱感到有些恐怖。

龍哥點點頭,道:“是的,我父親和叔伯們,還有胖子的父親,一共十幾個人,一去不回,也不知道他們那次是否進去過曹操墓,反正這麼久沒回來,應該是全死了。”

“那你們沒有去找過?”我趕緊問道。

“找過,我叔叔拉起了一支十幾人的隊伍去找過,不過十幾個人去,最後卻只回來一人。我們想問他發生了什麼,可是回來的那個人回來後卻精神失常瘋了,變得神神叨叨,什麼也問不出來,只知道那個人一直嘴裏念着鬼。我想,那個人肯定是遇到了什麼恐怖的事,要不然不會如此。”

龍哥講到這裏,然後擡頭望向我,笑了起來,說:“二位兄弟,實不相瞞,咱們這一趟肯定充滿了危險,甚至恐怖程度會超乎我們的想像,所以,若是你們害怕了,現在放棄也還來得及。說實話,我和胖子這回是抱着必死的決心來的,所以不想害死你們。”

“是啊,哥兩個好好考慮一下,去不去,都隨你們。但是如果去了的話,到時候出了什麼事,可不能怨我們騙你們去的。”胖子也在一旁如實說道。

聽到這裏,我和陳二狗已是眉頭緊鎖,我相信龍哥和胖子說的這一切應該都是真的,他沒必要這會兒故意編故事來嚇唬我們,這對於他們來說,並無好處。

不過,正因爲他們如實告訴了我們這些事,我反倒更加的相信他們了,也覺得這兩個盜墓賊,雖然乾的是缺德的營生,但是人倒也不壞,最起碼沒等到把我們害死才說出這真相。

接着來,我和陳二狗都有些遲疑了,該不該繼續和他們前行。

龍哥和胖子兩家的父輩們都去了兩批,兩批人都出了事,幾十個人裏頭就回來一個,而且回來的那個人還瘋了,所以就算是傻子也能想像得到,那裏該有多麼的危險和恐怖。

想到這裏,我不由望向了陳二狗,問他:“師兄,你怎麼看這事?”

陳二狗也一臉的沉思,然後苦笑了一下,說:“你決定吧,覺得值得冒險,咱就去,不值得冒險,就算了。”

聽到他這麼說,我也苦笑了起來,按照當初夜遊神的說法,只有我們得到了我們宗門裏那本‘天道仙法’,我纔有機會替爺爺報仇。爲了給爺爺報仇,這個險對我來說是值得冒的。

想到這裏,於是我就對陳二狗說:“我決定跟他們去闖一闖,要不然你就別去了,在外頭等我們吧。”

陳二狗聽我這麼說,就不高興了,說:“你把師兄看成啥人了,我是那種怕死的人嗎?要去就一起去,要死一起死。”

我無奈的笑了笑,只好點了點頭,因爲我也知道,他肯定不會讓我一個人跟他們去的。

見我們決定了要一起去,龍哥他們也很高興。

這時,我就問他們:“對了,你們還沒說曹操墓的具體位置到底在哪裏呢。”

龍哥就說:“不是具體位置,而是大概位置,當初我們父輩進山前,畫了一張地圖,標註了曹操墓的大概區域,那個區域比較大。”

說着,龍哥就從身上拿出了一張地圖,遞給了我。

我將地圖展開,一看,只見這張地圖上面畫的全是崇山峻嶺,而在一處的山嶺之間,則用紅筆畫了一個圈,紅筆圈着的地方,寫着三個字。我不由一愣:野鬼嶺!

“沒錯,曹操墓的位置就在那野鬼嶺。”龍哥點頭應道。

“怎麼還有這種地名的,野鬼嶺,這也太他媽的嚇人了吧?”陳二狗在一旁聽到這個地名,不由眉頭直皺。

胖子就說:“當地人說那個地方經常有孤魂野鬼出沒,人一旦闖入進去,就出不來了,要麼就一去不回,被鬼怪索了命去,要麼回來的人也或瘋或癲。據說,以前有一個獵人在山中迷了路,誤闖進野鬼嶺,結果聽見一處山谷之中,戰鼓齊鳴,殺聲震天,就好像是古代的戰場一樣,千軍萬馬在打仗似的,嚇得那個獵人在山上躲了一夜,天亮後才找到路回來。所以當地的人都認爲,那裏有一道鬼門關,連接陰間黃泉,生人是不能去的,所以把那裏當成了一處禁地,人們也就管那一片區域叫作野鬼嶺。”

PS:今天第二章奉上。晚上有加更。 聽胖子講述完野鬼村的由來,我和陳二狗都聽得眉頭直皺,心想難道真的有這麼邪門嗎?

一旁的龍哥這時就問我:“你們既然是陰陽先生,那應該會驅邪捉鬼吧?”

我不由苦笑了起來,說:“那也得看是什麼鬼,如果真像胖子剛纔說的那樣,那裏的鬼都多的成千軍萬馬了,那就算我手藝好,那也還不一樣死路一條麼。”

龍哥笑了笑,就說那都是當地人的傳聞,當不得真。

如果是普通人,自然也就當作是故意嚇人的傳聞,可是我們是陰陽先生,心裏是相信世上有鬼的,所以對我們來說,反而對這些關於鬼怪的傳聞,更加的深信。

不過,照按我的猜想是,當初迷路的那個獵人,聽見的所謂千軍萬馬的聲音,應該是陰兵過境。

所謂陰兵過境,往往是出現在大災難之前,因爲大災難會死很多人,所以地府會派大批鬼差鬼將來陽間拘魂。我想,當初那位獵人應該碰到的就是地府的鬼差陰兵。

不過,既然都打算要走下去了,如今就算害怕也沒有。

當下,我就又仔細打量起手中的那張地圖來。

女總裁的王牌高手 只見,那被紅筆圈出來的野鬼嶺,佔地極廣,裏面山巒疊嶂,難怪龍哥他們明明知道曹操墓就在野鬼嶺,卻說只知道大概位置。這麼大一個野鬼嶺,要想在裏面找到曹操墓,還真不會很容易。

接着,我又發現,在野鬼嶺的外圍,或遠或近,又用紅筆標註了好多紅點。

看到這裏,我就好奇的問龍哥:“這些紅點是什麼意思?”

龍哥就說:“那就是曹操的七十二座疑冢。”

聽到這話,我不由大感好奇,於是仔細一數,還真的一共用紅筆標註了七十二處紅點。一個不多,一個不少。而且我發現這七十二座疑冢,都是在太行山脈裏,有的在河北境內,有的在河南境內,有的在太行山的主脈山,有的在太行山的餘脈上。

看到這裏,說實話,我很驚歎龍哥他們父輩們是怎麼把這些疑冢都給找出來的,這也太不容易了吧!

當然,如今我也終於明白了,他真沒有騙我,要想把這七十二座疑冢都找出來,沒有幾代人的追尋,還真是不可能完成的。

既然知道了真正的曹操墓就在野鬼嶺,接下來我們也就有了方向,按照龍哥的說法,這裏去野鬼嶺,還有百多裏山路,而且後面的路車去不了,只能步行,可能需要好幾天才能走到。

有了下一步的計劃,接着我們也就沒再聊下去了,幾個人就在車上的座位上小睡了一會兒。

估計大家也是累壞了,這一睡,就睡到了大上午。

醒後來,我們就繼續開車上路,大概往前開了十幾裏山路,接着,前面的路就再也開不了車了,只得下車步行。

山路難行,好在四個人有伴,一路上吹牛打屁的聊着天,倒不覺得寂寞。

原本,龍哥還在說,前面二十里外就有一個村子,他們前不久曾去過一次,認識那裏的村民,到時候可以花錢讓村民殺雞土雞,吃頓好的。結果這一走,就在山裏轉了一整天,直到天黑,都沒見着他所說的那個村子。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