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們還沒吃早餐。”軍醫說。

2020-11-05By 0 Comments

“和中午的一起吃吧。”幽靈扯着他的胳膊將他拉走。

“我靠,你們不是急成這樣吧”瘋狗覺得有點奇怪。

“不是着急,是不想在這呆太久。”重拳出了大廳直奔外面的停車場。

停車場裏全都是高級轎車,來這裏玩兒的人非富即貴,重拳的車很普通,他對車的要求向來不高,只要動力好其他一切都無所謂。所以他這臺車的性能不錯,就一直開着,對他來說沒必要買太好的車,更新換代也沒什麼意義,他能在巴黎的日子不多,可以說一年在這裏的日子也就兩三個月。買個豪車也只能大多數時間放在家裏落灰,意義不大。

其他人都沒看車,幽靈的車在家,重拳的車卻在公司,所以幽靈也就直接搭了重拳的順風車過來,而軍醫和瘋狗卻是怕喝多了沒法開車乾脆打的過來的。

四個人一臺車,但幸好人不多。剛剛好,重拳把車開出來,沿着停車場往外走,迎面駛來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兩輛車堵在了一起,重拳見狀就打算後退讓對方過去,沒想到開車的小子居然頂了上來,車頭對着頭車頭,相距不到半米。

“,這小子有病吧”後面的軍醫大罵。

“沒看見副駕駛坐着小妞嗎”幽靈說。

“停車。”瘋狗說。

“好。”重拳也沒心思在讓下去了。

四個人下了車,法拉利車上是一個二十幾歲的紅毛年輕時,副駕駛是個年輕妖豔的小姑娘,看年紀也就二十出頭。

紅毛很囂張的降下車窗:“別亂動,刮花了你們賠不起。”

“嘭”幽靈一拳砸在法拉利的前臉上,這一拳直接砸出了一個大坑。

“,你瘋了。”紅毛大怒。

“滾開,你個小王八蛋。”重拳罵道。

“別你,我的人馬上到,今天你們誰也別想走。”紅毛咬牙切齒地罵了一句馬上開始打電話。

“好,我們等着。”重拳盯着紅毛也舉起了拳頭在車上砸了一下,於是第二個坑又出現了。

紅毛心疼的一閉眼,但毫無辦法。

瘋狗抱着肩膀看着車裏的女孩。

“他媽的,看什麼看”紅毛大怒。

“我們打個賭,你要是輸了這妞兒歸我。”瘋狗說。

“放屁。”紅毛叫囂,但不敢動手。

“別激動,打賭而已,難道你輸不起”瘋狗刺激紅毛。

“一會兒你不被我打的滿地找牙再說。”紅毛很囂張,他的話音剛落,七八輛車陸續進入停車場,這小子勾人的速度還真的夠快。

“那我們就賭一賭誰把誰打得滿地找牙。”瘋狗抱着肩膀說。

紅毛得意的下車:“你們完了。”

很快二十幾個年輕人下車圍了上來,重拳看着四周的人,這些人大多二十幾歲的樣子,一個個流裏流氣的,一看就是那種喜歡飆車的不良青年,這些人的車子都不錯,最差的都比重拳的車好。

“託尼,這麼着急叫我們過來就是爲了對付這幾個傢伙”一個穿着背心肌肉豐滿的小夥子有點不滿地問紅毛。

“他們在我們的地盤是撒野。”紅毛指着自己車上剛被砸出來的兩個大坑說道。

“你們是跟誰的瘋狗蘭斯的人”肌肉男撇着嘴問重拳。

“瘋狗還沒資格和我說話。”重拳點上一支菸。他不認識瘋狗,但對這個還是早有耳聞的,是本區的一個黑幫頭目,在這一帶很吃得開。

肌肉男上下打量了一下重拳,見他穿着普普通通,長的也不出彩,一臉沒睡醒的樣子,開的又是一輛破車就沒把他放在眼裏:“別廢話了,先賠錢,然後我們揍你們一頓,或者先揍你們一頓之後再賠錢;這兩條你們自己選吧。”

“那我選第三條。”重拳彈了彈菸灰向前買了一步看着肌肉男。

“什麼第三條”肌肉男沒明白他的意思。

“那就是”重拳突然抓住肌肉男一個過肩摔將他丟在法拉利的車蓋上,後面的瘋狗拔出槍頂在他的臉上。

動作太快了,等其他反應過來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晚了。

“那就是,我們什麼都不選。”重拳叼着煙看着其他人說完了後半截話。

“譁”剩下的小青年一驚,其中有兩個伸手拔出手槍,但他們看見軍醫從重拳的後備箱裏取出通用機槍之後就蔫了。

紅毛託尼徹底嚇傻了,幽靈抓住他的胳膊扯過來鉤住他的肩膀,“合作點,這對大家都有好處。”

瘋狗將肌肉男從車上拖下來丟在地上對軍醫說:“交給你了。”

軍醫踩着肌肉男的背,端着槍盯着其他人:“你要幹嘛”

“泡妞”瘋狗上前拉開法拉利的車門將裏面的女孩像捉小雞一樣提出來:“你現在是我的了。”

小女孩嚇得連喊叫都不敢,只能乖乖地跟瘋狗走。

“你還喜歡這口”軍醫很不解地看着瘋狗。

“不是喜歡,好玩。”瘋狗大力地拍了一下女兒的屁股,女兒尖叫,瘋狗哈哈大笑。

“有意見嗎”幽靈胳膊上用力加緊紅毛託尼。

“沒沒有”託尼疼得齜牙咧嘴。

“叫他們滾蛋。”

“你們你們到底是什麼人”肌肉男嚇得不輕,但還是努力鎮定下來。

“你沒資格知道,叫他們滾蛋。”幽靈拍了拍託尼的臉,“識相點,如果你不想死的話。”

“走大家都走,離得越遠越好。”託尼很識相,立即對傻愣愣站在附近不知道如何是好的幾個小青年說。

託尼說完,這些傢伙居然沒動,原來他們是在肌肉男的命令。

“還傻站着幹嘛都給我滾蛋。”肌肉男趴在地上吼道,在槍口下他們再牛逼也不敢造次。

“這才乖。”軍醫滿意的點了點頭。

小青年們立即上車離開,速度非常快,看得出他們在見識了重拳他們手裏的長槍短炮之後明白了這些人有多不好惹。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一旦動了真傢伙這些小青年全都怕了,他們除了打架鬥毆還見過帶着機槍逛街的人,在他們眼裏敢正按的只有兩種人,一種是黑幫,一種是軍方特種部隊,而這兩種他們恰恰是都不敢惹的,所以他們只能逃走,能撿回一條命已經算是不錯了,怎麼敢繼續叫囂趁着肌肉男發話他們也就順坡下,藉機逃走。

相比之下肌肉男和託尼就沒那麼幸運了,他們現在只能聽天由命的任由重拳他們發落。

“怎麼這麼快就蔫兒了。”重拳拍了拍託尼的臉,“算了,你們也就是一羣不良青年而已,這樣吧,送我們離開,然後滾蛋。”

並非重拳怕這些小混混,而是他不希望在節外生枝,那樣實在是太掃興了,所以他打算帶着兩個傢伙直到離開這個地方爲止。

於是肌肉男和託尼一起被塞進了後備箱,等他們離開這裏之後在幾條街外瘋狗將那小妞趕下了車。

“你這是搞什麼不打一炮就放了”軍醫有點奇怪他的行爲。

“這種貨色怎麼能如我的眼呢我是想刺激一下那小子,沒想到哪個居然垃圾到連說話的力量都沒了,操,沒意思。”瘋狗說。

軍醫搖了搖頭說:“,這種小妞隨便找,滿地都是,對那小子來說連個玩物都算不上,你還打算刺激他醒醒吧,這個世界比你想像的冷漠的多。”

“就是,這麼垃圾的社會就是弱肉強食,底層的只能混個溫飽,掌權者也有錢人隨意操縱着下面的人,就像是在玩兒玩具的孩子,高興的時候玩具是寶貝,不高興了隨意丟在一邊不聞不問。”重拳說,“我們的就生活在這麼一個冷酷無情的社會之中,人間有愛不是不可能,只是太少了。”

“看來你還是挺有感觸的。”幽靈說。

重拳自嘲的笑了笑:“雞毛感觸。接觸多了自然什麼都明白了,人生就是不停地在折磨自己取悅別人,取悅成功率就證明了你的能力和成就。”

“取悅別人這說的有點過分了吧”軍醫不瞭解。

“你上學要取悅同學和老師,工作要取悅老闆,戀愛要取悅女人,爲什麼因爲他們能讓你找到自我存在的價值,等你有了錢你會變本加厲的要求別人取悅你。找到那種內心的滿足感與補償,當然並非所有人都是這樣。但絕大多數人都走過前半段,就是取悅辨認,很少有人能走到被取悅的地步,忍耐着過一輩子,忍耐是人最沒辦法時候的選擇,因爲你無法讓讓自己強大到別人惹不起的地步。”重拳滔滔不絕的說道。

“偏激了點,人性雖然有弱點,但不至於像你說的那麼不堪。”軍醫並不接受重拳的觀點,“積極向上的人很多。但他們不一定很有錢,也不一定是有權人。”

“對,人是有夢想的,實現夢想的過程必然是積極向上努力奮鬥的,但別忘了,實現夢想的過程中會遇到什麼這個過程中一個人的改變纔是他從本質向現實過度的過程,能夠接受現實並且妥善處理的就有機會成功。”重拳說。“人就是人,懂得協作取得成就的動物,但他的本質還是動物,然後纔是人,所以一切和追求都是建立在動物本能的基礎上的,首先是生存和繁衍。然後纔是理想和追求。”

“歪理。”軍醫還是不接受他的說法,但心裏卻隱約覺得他說的還是有道理的。

“不能生活的人是沒資格談論理想的,先吃飽飯在說夢話,否則早晚餓死。”重拳說。

“那是,不吃飽怎麼睡得着”軍用撇了撇嘴。

“所以人最根本的追求是口腹之慾,然後纔是其他,還是那句話。先要解決的是吃飯問題,然後纔是理想和追求,否則一切都是空談而已。”重拳感嘆,“但是有多少人爲了生活放棄理想呢慢慢的被生活馴化,就像是一頭頭圈養的家畜,工作、吃飯、睡覺、**,直到被這個社會完全拋棄爲止。”

“重拳,你的確有點偏激了。”半天沒說話的瘋個夠終於開口了。

媽咪 做我爹地的老婆吧 “至少我還沒躺在家裏怨天尤人,至少我已經衣食無憂。”重拳說。

瘋狗點了點頭:“那你可以追求理想了。”

新妻上任:隱婚老公,要二胎 “追求理想”重拳苦笑,“理想這東西不是想追就能追的,你必須先解決眼前的問題,比如我們要滅掉斷手這件事不解決我們誰也別談理想。”

“那你的夢想是什麼”軍醫問。

“夢想”重拳沉默了片刻,“我要是說了你們別笑。”

“自家兄弟只會玩笑,不會嘲笑。”瘋狗說。

“我的夢想”重拳有點難爲情,“很簡單,開一家餐廳,在願意動手的時候做點拿手菜給家人,或者招待朋友。”

“呃這麼簡單”軍醫不相信。

重拳笑了笑說:“我要開的是世界餐廳,就是在我的餐廳裏能吃到世界各地的美食,只有你想不到的,沒有你吃不到的。”

“哦,這有點難度。”軍醫點了點頭,“不過也並非不可能,你有的是錢,做到這一點應該沒問題,但選址有點麻煩,應該在一個國際大都市裏,有世界各地的人居住或者活動,這樣才能保證客源。”

“只是夢想,實現需要過程,因爲存在太多的現實問題。”重拳嘆了口氣,“還是等到我們真正可以放下這裏的一切之後在考慮吧,現在想什麼都是妄想。”

“那我們就先想一點現實的問題吧。”軍醫說。

“什麼”重拳問。

“我們去哪玩兒”軍醫嘿嘿一笑。

“嗯先吃飯吧,去中國城。” 總裁服務太周到 重拳說,“然後去賭錢,晚上去喝酒。”

“可以,但在這之前我們還得做一件事情。”軍醫說。

“什麼”重拳有些奇怪的問。

“車上還有兩個混蛋,我們的把他們先踢下去,否則會影響我們的心情。”。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幽靈將車停在路邊,軍醫下車將後備箱裏的肌肉男和託尼拖出來,不知道是時間太久還是嚇得,兩人一出來就攤在地上。

軍醫蹲下身拍了拍託尼的臉:“滾吧。”

兩人一臉驚恐地看着軍醫,直到他上車離開還不敢相信這是真的。

肌肉男坐起來:“你……你怎麼惹上這種人。”

“我……也不知道。”託尼的腿還在發抖,居然站不起來。

“該死,以後看準人,別自己找麻煩。”肌肉男站起身,身體晃了晃差點摔倒。

“不管他是誰,我一定讓他們付出代價。”託尼雖然嘴上這麼說,但怎麼也爬不起來。

不說兩個混混,重拳他們跑到中國城吃了頓大餐,然後心滿意足的離開,下午軍醫和瘋狗去賭錢,而重拳和幽靈卻去了公司在巴黎北部的招兵處,原本他們也是去賭錢的,但本.艾倫給他們打電話說有事情找他們。

兩人也不知道什麼情況,就趕緊趕了過去,他們到的時候本.艾倫早就在那了。

“來了。”本.艾倫正在喝酒,他指了指一邊的沙發說,“坐。”

“隊長,什麼事?”兩人坐下,

不知道本.艾倫有什麼事情。

“一會兒我們去一個地方。”本.艾倫喝着酒說。

“哦……”兩人也沒多問。

沒多久山狼和獅鷲也趕了過來,兩人有點奇怪,不知道本.艾倫要幹什麼。

“人到齊了我們走。”本.艾倫站起身。

衆人出門,重拳用目光詢問獅鷲怎麼回事,獅鷲輕輕地搖了搖頭,重拳皺了皺眉,不知道本.艾倫搞什麼鬼。

出門上車,幾個人一路向郊外駛去,這次幽靈被趕到了後面,本.艾倫自己開車。

“這不是去佐伊古堡的路嗎?”幽靈第一個反應了過來。

“的啊。是有點眼熟,你這麼一說我纔想起來。”重拳恍然大悟。

“對,去佐伊城堡。”本.艾倫說。

“我都快把那裏忘了。”重拳說。

“是,好久沒去了,甚至好久都沒提到這個地方了。”幽靈點了點頭。

路上無話,簡單的說到了佐伊古堡已經是深夜,城堡蹲伏在山巒之中。閃爍的燈光猶如魔鬼眨動的眼睛。

古堡的大閘門升起來,車開進去。他們看到了裏面守衛全都持長槍站崗。

“隊長,什麼情況?”幽靈不明白。

“這裏已經改造成我們的永固後備基地,除了軍營之外的最大隱藏基地。”本.艾倫說,“這裏是不對外公開的,也就是說只有我們幾個老傢伙能來,其他人在不被認可之前是沒資格來的。”

“軍醫和毒藥也不行?”幽靈有些奇怪地問。

“他們只是被接納,還沒被認可,需要時間考驗。”本.艾倫在前面帶頭往裏走。

“哦,原來如此。”幽靈點了點頭。

古堡內部的大廳已經翻修一新。牆上點着仿火把的燈飾,到處掛滿了獸頭標本、重劍、盾牌和重盔。

“這個地方還不錯,比之前好多了。”重拳取下一柄重劍揮動了兩下,“手感不錯。”

“繼續走。”本.艾倫招呼他。

幾個人繼續向裏面走,穿過大廳到了後面的鐘樓本.艾倫停下敲了敲門,門被從裏面打開,颶風出現在門口。讓大家意外的是颶風一身軍裝,穿戴整齊。

“隊長。”颶風敬了個標準的軍禮。

“嗯。”本.艾倫點了點頭進入內部。

“搞什麼?”重拳很奇怪地看着颶風。

“進去說。”颶風把打擊讓進去關上了門。

裏面燈火很亮,響雷也是一身戎裝的站在裏面,對本.艾倫和山狼敬禮。

“都準備好了?”本.艾倫問。

“是。”響雷非常規矩的回答。

“好。”本.艾倫點頭。

“衣服在這邊。”颶風拍着桌上的衣服說。

“換衣服。”本.艾倫接過颶風遞過來的軍裝說。

“隊長,我們要幹嘛?”重拳越來越奇怪。

“換了衣服就知道了。”颶風將衣服發給大家。

衆人只好換上衣服。

重拳帶上帽子:“好久沒這麼正式了,要晉升軍銜嗎?”

“跟我來。”見大家都換好了衣服響雷轉身走到壁爐邊。也不知道他按了什麼,壁爐一轉,露出一道暗門。

“,別有洞天。”幽靈低聲嘟囔連一句。

裏面是一條向下的樓梯,樓梯的盡頭是一條橫向的走廊,走廊兩側都是房間,門都關着看不見裏面的情況。

衆人走到走廊的盡頭。是一堵牆,很普通,響雷又打開了一道暗門,進入內部他們才發現裏面非常的寬大,牆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武器。

“武器庫?”幽靈左右看了看發現不像,因爲他看到了上面掛着的士兵牌,和武器在一起。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