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冷笑一聲答道:“我不生氣,我就想教訓教訓你,讓你知道什麼是老兵,什麼是新兵!”

2020-11-05By 0 Comments

“老兵?新兵?這跟打架有什麼關係?”雷諾的身體撤到圍牆下,再也沒有後撤的空間了。

“怎麼沒關係?老兵就是老兵,新兵就是新兵,老兵比新兵多吃幾年部隊的飯!”

我一邊答,一邊揮起拳頭,一記勾拳打了過去。

這記勾拳打得很生猛。

雷諾舉起胳膊一擋。咔擦一聲,兩根胳膊彈開了。這小子的身子骨還不錯,挺結實,在骨骼與骨骼相撞的時候,我能感受他的身體的強度。

雷諾的胳膊被我撞擊一下,他的臉色就變了!

他深知不能跟我硬碰硬,立馬身體一矮,想從我的腋下鑽出去。

我沒有給他這個機會。當他的身體鑽到我的腋下的時候,我展開雙臂,抱住他的腰。

想再次摔他一個跟頭。

誰知他的身體靈活性太強了,像條溼漉漉的魚,轉瞬之間,身體繞到我的後背。

腳尖在我的屁股上一點,便掙開了我的控制。身體一彈,衝到我的頭頂。雙腳像凌波微步一樣,踩在營房的圍牆上,身體與圍牆成90度。

這個兵太神奇了,能巧妙地利用我的身體,還有後面的牆壁,一飛沖天,進行脫身。這是當兵以來,我從未見過的動作。

雷諾藉助慣性力量,順着牆壁朝上走,走到盡頭,來了個漂亮的翻身動作。

空翻!

身體倒飛,360度落地,站在我的身後。

他往圍牆上飛跑的時候,我已經想到他會來這一手。我也衝了上去,踩着圍牆往上跑,身體跟他一樣來了個倒飛。

空中轉體。

我跟他一樣,又不一樣。

他是想逃離我的控制。我是想借助這個動作襲擊他。

我的身體在空中的時候,雙腿叉開,一前一後。長長的腿朝他頭頂砸去。

這個動作很兇險。人在空中不好控制自己的身體。在戰友之間,是不許使用這樣傷人的動作的。搞不好會重傷,或者頭頂開花血濺三尺。

我是想到雷諾的技藝超羣。他這麼厲害,如果不用最快的時間收拾他,他以後會更加狂妄。

說真的,雷諾沒有那麼不堪一擊。不然我不會使用這樣的動作。

當我的身體倒飛的時候,他迅速向左跨步,留了一個空檔給我。

我的右腳跟率先砸去。

嘩啦一聲,貼着他的身體砸到地上。冒出一尺多高的灰塵。

他趁我立足未穩,來了個絆腿。想將一隻腳落地我的絆倒在地。

說真的,我是越來越喜歡他了。他身體的素質,在7308,除了柳葉刀,還真沒其它兵能跟他相提並論。

我的右腳落地後,左腳並沒有按照雷諾的計劃落地。如果如他所願,那我就中了他的計。我的身體會被他掃倒在地。

一個特種兵,老特種兵。7308的頭兒。如果被一個新兵蛋子打倒,傳出去有多丟人啊!

所以我不能倒。

不能倒怎麼辦?

只能來一次冒險。

右腳落地之後,我的左腿迅速朝空中飛踢。來了個連環360度的空翻。一躍一翻,身體像螺旋槳一樣在空中轉體。空翻之後,我順利逃脫雷諾的絆腿。

估計絆腿之後,他會利用身體穩固的優勢,想扭倒我。一般情況下,空翻之後,身體是不平衡的。只要有個能力稍微強悍的對手,就能順利把人放倒。這就是我爲什麼要空翻的原因。我的目的是想離他遠一點。

我的身體空翻之後,不可避免的落到雷諾的後面。

這時候,我已經搶佔到有利地形了。

名門婚劫 在面對面的情況下,無論從哪方面來說,我都比雷諾技高一籌。 576 收服刺頭兵

??576:收服刺頭兵

老兵就是老兵。

特種兵就是特種兵!

況且7308是特種兵中的特種兵!

我站在雷諾的後面,雙臂抖動,猛推他一把。

雷諾連連後退。一個踉蹌,幾乎倒地。

他竭力控制身體的平衡。而我,不再給他任何機會了!

他的身體往後倒的時候,我猛撲過去,蹲下,抱住他的雙腿,用肩膀一撞,他嘩啦一聲便倒了。

後背着地。

摔得這小子一楞一楞的。

他仰面躺在堅硬的土地上,睜大眼睛看着我,喊道:“這樣也可以啊!”

我笑道:“什麼意思?”

他躺在地上不肯起來,仍在問我剛纔的動作。“我說,剛纔的動作是怎麼做到的。你教我好不好?”

我伸出手,想拉他起來。這小子就是不起來,仍固執的問這個問題。

後來我說:“這不是一個單獨的動作,是個連貫性的動作,不做到了?”

“哦,明白了明白了!”

雷諾呼地一聲,從地上跳起來。

跳起來之後,他就老實了。在我面前再沒有挑釁的語言與動作,而是徹底被折服了。

我對此並不奇怪。

一般情況下,只要是刺頭的兵,必有過人之處。因爲他有一技之長,纔有刺頭的性格。

雷諾也一樣。

我問他:“剛纔,你是不是在偷聽我的話?”

“是的。我就在那裏!”

雷諾指着烈士墓羣后面的密林說道。

“爲什麼要偷聽?”我的眼睛裏發出殺人的光。

“首長,我不是故意要聽的,我有事,在你來之前,每天早晨我都在那裏!”

“連長不管你?”

“他們管不了!我不會讓他們發現!”雷諾說這話的時候,臉紅了。

我回頭,看了看圍牆。圍牆才三米高,是無法阻擋他想幹什麼的。

雷諾見我這樣,臉紅得更厲害了。

這個雷諾,無論從他腦子機靈的程度,還是身體素質乃至擒拿格鬥,都不像一個步兵應該有的水平。

倒像一個特種兵。經過特殊訓練的特種兵。

我暗暗想,來一連居然有這樣的收穫!如果可以,我想把他帶到7308,好好打造他。 從相親開始重生 我堅信雷諾是一個合格的特種兵苗子。

這簡直是一個嘲諷。我在這裏下放,還想着7308的事情,還在想着爲7308挑選合適的人選。

有這樣的念頭,並不奇怪。我相信上級不會把我放走阿拉古山很久。

當鬥爭進行到白熱化的時候,首長肯定會召我出山。

那時候,纔是最激烈最殘酷的時候。

好刀用在刀刃上!

雷諾顯然是偷聽了我的喊話。他已經知道我的父親是一連的老連長,還有郝子然師長,也是我的老相識。更重要的是,他知道我是特種兵的大隊長,經常打實戰,還跟敵人的短兵交接。至於我放走了林小如,承受這沉重的懲罰,我想,他是聽不明白的。

事實上我錯了。這個雷諾不簡單。在跟他交鋒的一天裏,他屢屢說出跟新兵不相稱的話。只有當過多年兵的人才能說出那些道理。

豪門總裁的過氣老婆 雷諾跟軍隊有千絲萬縷的聯繫,他從小跟軍人打交道,雖然生長在大山中,他受到的教育跟城市的孩子,絲毫不遜色。

本來,我對雷諾偷聽我的話,感到不滿,甚至是憤怒,想出手教訓教訓他。

現在看見他這個樣子,並且軍事素質超羣,我很快改變了主意。我想再摸摸底,看看他是不是可造之材!

雷諾叫我回營區吃早餐,我就回去了。

回去的時候,雷諾鞍前馬後,無微不至的照顧我。這跟昨天判若兩人。昨天是看我不順眼,今天是服服帖帖,對我恭恭敬敬。

吃早餐的時候,林有財不停的拿眼看我們兩人。

雷諾給我盛上稀飯,遞上白麪饅頭,還熱情的幫我夾鹹菜,看得林有財目瞪口呆。

早餐完畢後,雷諾一個人出去了。也不知道忙乎什麼。

林有財把我拉到一邊,神神祕祕地問:“老同志,你到底施什麼法了,讓他變成這個樣子?”

言外之意,雷諾的陰陽怪調不見了。

在我面前,是一個規規矩矩的新兵蛋子。

我逗林有財:“再厲害的妖怪,在我面前,只是個小嘍囉,收服他,不費事!放心吧?他出了什麼幺蛾子!”

“老同志,如果你能讓他安靜一點,我跟連長說,給你嘉獎!”

“說什麼呢?這兵本質是好的嘛!”

“本質?老同志,你不知道,他不把連隊折騰的昏天暗地,算是謝天謝地了,連長排長拿他沒辦法!”

我噗嗤一笑。“交給我吧?”

“此話當真?”

“軍中無戲言!”

正說着,雷諾這小子屁顛屁顛跑過來。板着嚴肅的小臉對林有財說:“班長,我把二號庫房的屋子收拾好了,你以後別往裏面放東西了!”

林有財一聽,急了。喊道:“這庫房我是放土豆用的。夏天氣溫高,土豆不能放在廚房。你要這庫房幹什麼?”

雷諾白了林有財一眼,說道:“這房子我是給首長住的。首長好歹是個老兵,又是軍官特種兵,這庫房僻靜,離營區遠,首長住那裏最合適不過了!”

“你把老同志安排在那裏住了?”

雷諾低下頭,半天蹦出一句話。“車庫!”

“什麼?你居然把老同志弄到車庫住了,我說雷諾,一連那麼多房子,你把老同志安排到車庫住是什麼意思?車庫什麼都沒有,牀都沒有。有你這樣對待戰友嗎?”

雷諾臉紅了,伸出脖子辯解。“我這不是重新換地方嗎?把首長安排到庫房住,那個地方大,也方便,挺好的!”

“好了好了,別吵了,我住哪個地方都可以。皮糙肉厚的,難不倒我!”

看他們朝得很兇,我用語言勸阻他們。

雷諾知道我在打圓場,於是說:“首長,我把你的行李安排好了,牀鋪桌子也安排好了!要不去看看吧?”

“好,去看看!”

我跟在雷諾的屁股後面,去了那間庫房。

庫房的位置的確不錯,在宿舍樓後面,那裏有一排平房,跟後面圍牆是一體的。房子看上去是新的,磚瓦結構。屋頂是紅色的機瓦。 577 段喬山的成見

??577:段喬山的成見

進入庫房之後,我才發現屋子被雷諾收拾的乾乾淨淨。

左邊牆壁堆着七八麻袋土豆。右邊牆壁放着一張行軍牀。牀頭還有一張桌子,桌子上居然還有檯燈。

屋子裏的生活設施一應俱全。什麼臉盆,小馬紮,電水壺等等,什麼都有。

環境還不錯,比車庫好多了。最關鍵的是,前後牆壁有明亮的窗戶,屋頂是紅色的機瓦。新房子,不用擔心漏雨。寬敞明亮,空氣流通。

雷諾把我安排在庫房後,蹦蹦跳跳出去了。

我對這個叫雷諾的兵,又加深了一層認識。這個兵不僅僅刁鑽古怪,其實還有一顆善良的心。

起碼他對軍人的核心價值觀十分認可。愛軍習武,保家衛國。知道尊重打過實戰的老兵,瞭解特種兵是士兵的巔峯。

認識了這樣一個士兵,讓我對這次的阿拉古山之行,充滿了期待。

不過,這次來阿拉古山,面臨的困難不小。不僅僅是雷諾,給我這次的軍旅之行造成麻煩,更重要的還有其它的戰友,對我原來的作風頗爲不滿。

這個對我不滿的兵。不是戰士,而是一連的軍事主官一連連長段喬山。

段喬山早看不慣我了!

在兩個月前,我對程楓的調查,段喬山就心懷怨恨。

要知道,程楓在段喬山心中,可是一個各方面出色的老兵。並且程楓身上,包括段喬山身上,揹着深深的仇恨。

校花之無敵高手 敵人越境,竟敢視中國邊防軍人爲空氣,屢屢射殺邊防連的士兵,還用地雷炸死十幾個邊防連的軍人。

這對段喬山來說,是不可以接受的。

但是,他只是個微不足道的軍人。有關邊防連遇襲是軍區大事,也是中國軍隊的大事。調查案子不在段喬山身上,也不在邊防連身上。

所以段喬山縱使有天大的仇恨,也不得不深埋在心底。

這是一個天大的打擊,打在邊防連老兵的身上,喘不過氣來。

有關程楓的轉業與突然消失,段喬山雖然難受,也不是不能理解。

是啊!這一連串的事情發生在邊防連身上,等於發生在程楓身上。他是連長,理應爲此負責。

程楓選擇離開部隊。

段喬山認爲:這是殘酷的現實所逼迫的。

程楓沒有辦法處理此事。只有選擇離開。逃避事實。

其實段喬山也有這樣的想法。程楓離開後,他也曾想過轉業。因爲他無法面對戰友犧牲。也無法面對邊防連被撤銷。

但看在邊防連一個個老兵復原回家的份上,他選擇了堅守。

連長離開了!那些老戰友也離開了。

邊防連看上去不復存在。

段喬山想,如果他也走,那邊防連就真的沒有了。那麼戰友犧牲的仇誰來報?重振阿拉古山邊防連的任務誰來完成?

深思熟慮之後,段喬山選擇了留下,在部隊兢兢業業工作,想找機會爲戰友復仇!

兩個月前,我來到F軍區,獨自調查程楓。

這在他看來,是不可接受的。

阿拉古山邊防連承受的損失是巨大的,犧牲了那麼多戰友。現在有人居然來懷疑阿拉古山邊防連的軍人,他覺得這是一個巨大的恥辱。

所以段喬山表面上配合我的工作。其內心對我是深深的怨恨。

這種情緒也直接導致了接下來的事情。在一個月前,我們接到刀疤的情報,說黑蜂會在三角地區一帶行動。儘管情報上沒有說明詳細的地點,但我們還是把地點放在阿拉古山山脈,靠近邊境線的一側。結果,什麼也沒發現。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