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只恨出租車的司機都死到哪裏去了?

2020-11-06By 0 Comments

“小屁孩……”林老師麻煩事兒要求了一堆後,對我笑了笑。

我也是受夠了,無語了,埋怨道,“林佳佳,你幹嘛啊!有完沒完啊?”

而林老師一愣,眨了眨眼睛,隨即抿着嘴,嘴角掛着難以掩飾的笑,還是得意的笑着,“好,以後沒人的時候就叫我的名字,千萬別叫我林老師,弄的我真的很老似得?聽到了嗎?”

我愣了,扣了扣鼻頭,搞了半天,就是爲了讓我叫她本名啊,我靠早說啊,早說我早就交了!

於是木訥的點點頭,無奈道,“好吧,林佳佳。”

“嗯!你要記住咯!不然,我就叫你小屁孩了。”林佳佳突然就很開心的樣子,這時候一輛出租車開過來,林佳佳連忙跑上去攔了車,然後叫我跟上。

我實在是無法領略林老師,不,林佳佳的邏輯,然後跟着她上了車。

十多分鐘後來到了春回樓,這時我看到長的比女人還白的少年,苦苦的等着誰。

那少年正是我提前喊來的謝方雨,謝方雨看到我和林佳佳來了,連忙對着招手,“靈子。”

我過去,他就開始埋怨我,不過我介紹了林佳佳後,他頓時就變得拘謹起來。

我們三人弄了一個包間,叫了*個菜,然後吃着。

如今我和林佳佳的關係,很難說的,可是我感覺我喜歡上了她,不知不覺在吃飯的時候我和她頻繁互動起來,我夾了一塊紅燒魚給她。

她顯得格外的高興,謝方雨看着我們,還搞不懂關係就足足的當了一中午的電燈泡。

吃完中午飯,回到學校,林佳佳把我送到教室,因爲來的早所以幾乎沒人看到。

送完我後她就去了辦公室,然後準備高考的事務,因爲今天已經是二十九號,高考還有九天。

很快,下課的課開始了,我發了幾條信息給林佳佳,她沒回,我納悶了。

於是我使勁發,結果林佳佳回了一條:小屁孩,好好迎戰高考,高考後在和我聯繫,今天請你吃的飯就算是出師宴,等你考完再請我吃。

我醉了,原來請我吃飯的真正用意是這個?等到晚上快放學的時候,我又發短信約她一起回家,可是她依舊不理我。

等到十點半,我放學了,老爸給我發了短信,說他開會,叫我自己打車回家。

這可是一個等林佳佳的好機會,於是我在校門口等了十多分鐘,也沒有等到她,卻等到了魏晗。

我看到她來了連忙就打了一個三輪走了,我先打了三輪來到三中和一中的岔路口等謝方雨,然後和謝方雨一起打出租回家。

路上謝方雨說個沒完,我一直忍回了家,等到回家後,老媽給我倆留了湯,然後我就去洗澡。

這前晚和昨晚都和謝老闆抖了一宿,今晚得我好好洗個澡,然後好好休息一下。

我來到衛生間,剛脫衣服,就習慣性的朝着後背一看。

頓時我的腦門如晴天霹靂,我背後腰部上的紋身,竟然又擴大了!一隻託着牡丹的芊芊細手,還有一截子給敦煌莫高窟飛天似的仙女長袖。

“尼瑪的,又擴大了!”我驚了大跳,傻眼般的看着,這時我想到和林佳佳在酒店時候,我做的那個關於辛二十三孃的夢。

她說他給我刺了牡丹,當時我就被驚醒了,而且這之前她說天妃牡丹圖繡滿之日,就是我和她相見之時!想着我不由就冒了一腦門的汗水。

夢中刺青,夢中相會?

我不敢再想,於是用冷水衝了衝自己,隨後回到房間,坐在牀上發愣了十多分鐘,等謝方雨洗澡完畢後,我拿出了陰陽極妙繼續練習我之前選好的一些重要的符咒。

強烈推薦: 好幾天沒有去修煉了,師爺爺說過,道法的修煉,需要持之以恆,迅速漸進,不可以荒廢。

所以等今晚過了,我決定明晚還是得去千佛崖修煉,沒有比千佛崖更好的修煉之地了。

看了一會符咒和道術,我把自己會的一些記在腦子裏,自從和劉一抖、文天啓混了兩天,我深知自身的不足之處。所以符咒和道術以及修煉,都要抓緊了,畢竟謝老闆還沒有真的死掉。

想到這裏我就想到牛蛋蛋,我讓他去吹滅謝老闆的續命燈,可是現在音訊全無,於是我拿出那張通風鬼符。

我念了一段收鬼令,可並沒有什麼反應。

“瑪德,不是說了通風鬼符可以聯繫他嗎?”我罵了一聲。

“嗚嗚嗚,爸爸,蛋蛋好餓。”

我罵完正要收了符,可是這時候符紙一亮,一道哭聲傳出。

我一聽是牛蛋蛋的,於是急道,“蛋蛋,怎麼了,你在哪裏?怎麼這麼久不跟我聯繫呢?”

接着,牛蛋蛋傳音來,“爸爸,我在一個水井裏,一個老爺爺讓我陪他聊天,可是現在蛋蛋餓了,聊不動了,全身都沒力氣了。”

水井?

我一聽愣了一下,然後急問道,我心裏已經有數了,只是我想確認下,“蛋蛋,你那個水井?”

“一個很舊很髒的井,蛋蛋看到一個提着有味道燈籠的叔叔就鑽進了水井的。”蛋蛋傳音來。

提着有味道的燈籠去了水井?對,牛蛋蛋五官靈敏,聞的就是味道,那燈籠肯定就是謝老闆的續命燈了,尼瑪,這續命燈竟然敢進水裏?這真夠吊的!

我聽後立馬起身,準備穿衣服,“蛋蛋,爸爸現在就來找你啊。”

可是牛蛋蛋卻說,“爸爸蛋蛋餓!”

餓?對哦,突然感覺很久都沒喂蛋蛋吃東西了,於是我先到了廳裏拿了點麪包,順便看看老爸老媽是否睡了,現在他們已睡,隨後我將麪包捏成碎渣,散在埋老媽那塊翡翠的地方。

天心小屁孩叫我每日餵養,我卻搞成放養了,哎。

然後我回屋,收拾東西,可謝方雨卻洗澡回屋了,看着我收拾東西,於是就很天真,很好奇的看着我,問道,“靈子,你要幹嘛去啊?”

我說,“我出去辦點事兒。”

謝方雨聽後突然笑呵呵的看着我,同時看了看我身後的袋子,於是就問,“靈子,你又去捉鬼?那,帶上我吧!”

我頓時微微挑眉的看着他,“你真的要去?”

“嗯嗯!”

於是我答應他,“那好走吧。”

接着他也穿上衣服,然後和我偷偷溜出去。

蛋蛋所說的那個水井就在古城裏,那個水井在古城北,就是那個光華樓北街,那個有一個廟,叫做叫着漢恆侯祠,我們這裏都叫祠爲張飛廟,相傳當年張飛鎮守於此,死後身體就埋在這裏而人頭在重慶飛鳳山麓,因爲身首分離,所以在清末民國初時,龍山古城裏生了駭人聽聞的蚊帳上無頭鬼影事件,也就是張三爺問人還頭的靈異事件,雖然張飛死後爲一尊惡神,但是並沒有對古城百姓做出什麼有害的事兒,反而古城的百姓對他都頗爲愛戴。

而那口井則是離張飛廟不遠的鎮邪之地,我帶着謝方雨前往那裏。

那口水井,其實就是一個地窖,是當年清兵入川,縱兵搶糧食,古城百姓就偷偷修建了很多儲藏糧食的地窖,可是那口水井卻不知道怎麼了,挖好後的第二天就灌滿了水。

現在水窖荒廢,已經被雜草掩住,當初我一個人玩的沒事逛古城無意間來到這裏的,所以我和謝方雨摸索了好一陣子才找到水窖。

“靈子,你來這裏幹嘛?”謝方雨來到古城就開始左右看着,然後問我道。

我卻道,“一會兒不管聽到我說什麼,都別干擾。”

此刻水窖離我們就三米不到了。

我這時掏出通風符咒,然後感應牛蛋蛋,這時通風符咒一陣熱,傳音來,“爸爸,蛋蛋在下面呢。”

然後我微微急的走了過去,說實在的還是有點擔心的。

“蛋蛋,你在哪裏?”我看着幽深的井水喊道。

這時水井裏一道亮晶晶的東西一閃,我朝着那地方一看,一個小屁孩光着腚,被一個老頭抱在懷裏。

那老頭不是別的鬼,就是那個去年差點拖我下水成墊背的水嘮子(水鬼)!

現在他抱着我的牛蛋蛋,一副安詳的樣子,就跟抱着自己家孫子似的。

而牛蛋蛋正從水底望着我,兩隻眼睛翻着青光,我靠,我一看驚了下,這牛蛋蛋的眼睛成青光眼了啊?於是我喝了一聲,“蛋蛋上來!”

我看着牛蛋蛋嘟着嘴要說話,可是這時候老頭望向了我,黢黑的眼袋,白的臉,一臉陰狠的看着我,“小東西!怎麼又是你?”

我被他看的全身一麻,下意識的就掏出了青松太乙劍,對着水底的他,頓了一下呵斥道,“喂!你個老東西,你放開那小孩!”

“我以爲我會聽你娃子吹牛批?有種你下來?”老頭翻着白眼,鄙視道。

“你!”我頓住了,說實話當年在這裏差點被弄死,心裏還是很有陰影的。

不過我想,我連鬼靈頭陀都能擋個一招兩招的,尼瑪一頭水鬼我怕個毛啊!

頓時我就掏出一打急急風火符,準備念道捉鬼令。

可是這時候,老頭卻埋頭嘆息道,“剛剛找了一個孫子,就要和大孫子分別了。”

嘆息完後,老頭望着我,“小東西,當初要不是要殺我,我也不會弄你的,現在我要去投胎了,就讓我這大孫子看着這裏。”

“你要投胎?”我一聽皺眉,“你要投胎關別人什麼事兒,把那小孩還給我!不然老子今天削掉你的魂!”

這老東西竟然拿牛蛋蛋當替身?這我堅決不能答應,牛蛋蛋是不能投胎的,要是當替身那就永無天日的呆在這裏!不行,絕不行!

接着我念道捉鬼令,我手裏的風火符在水窖上圍成一個圈,隨即就燃燒了起來,老頭見此連忙起身,將牛蛋蛋放在一旁。

老頭感覺到我要對付他了,於是從水底的一側拖出一根不知誰丟下水窖的凳子腿。

見此我嘴裏微微一揚,隨後風火符化成了繩子,一下去卻將牛蛋蛋的捆住,然後我一把將牛蛋蛋扯出。

這時老頭氣的三尸暴跳,可是他的速度和我比起來,差的太遠。

眼見牛蛋蛋被我救出來,而看着破壞了老頭的詭計,心裏頓時爽爽的。

“住手!”

可是不知道從哪裏傳來一道聲音,接着一道一連串的光點飛過來,直接將我急急風火符化成的繩子給切斷了。┄┈藍.色.書.吧。.。 承恩妃 接着一道身影落在不遠處的瓦房上,那影子背對着月亮,影子印在所在的地方,這時我立即很不爽的擡頭一看。

我看不到那影子的臉,只見他帶着斗笠,穿着草鞋,一身灰褂,站在瓦房的檐角上,一身造型好犀利。

接着刷的一聲,那影子伸手,手裏一串珠子落在他的手裏,接着我看到他的手立在胸前,唸了一聲,“阿彌陀佛。”

我靠,和尚?他剛纔打斷了我的抓鬼繩?

“靈子,是和尚啊,他好牛,站的這麼高!”

謝方雨見此也驚訝道。

“你別說話!”而我看了一眼謝方雨,這時牛蛋蛋又落回了水窖底部,頓時我很生氣的對着瓦房上的犀利哥喊道,“臭和尚,想幹嘛?”

可那犀利哥,卻語氣平淡的回道,“古之惡來,惡漢典韋,古之兇來,凶神張飛,施主,此地乃是龍山古城禁地,如今守靈魂魄虛化,導致封印鬆動,且不可在此地生事,走吧。”

我一聽尼瑪這什麼跟什麼,我只想帶走牛蛋蛋啊,於是我很沒好氣的說道,“你這個傻比,腦子有病吧?”

犀利哥笑了笑,“看施主也是修道之人,爲了古城百姓安危,施主離去吧。”

我就見不得這麼裝比樣的人,用劍指着犀利哥,“那裏面的水鬼找我兒子當替身,我要救我兒子,反而是我生事兒?”

“是嗎?”犀利哥聞後,從瓦房上跳了下來,來到我的面前,朝着水窖看去。

我微微給他讓了讓路,然後站在他的一側,我看清楚了他的側面,鼻子嘴脣,下巴成一線棱角分明。

他看了水窖頓時很不思議的驚道,“什麼?什麼時候多了一個小孩?”

我聽到了他的自言自語,於是冷哼一聲,“看到了?那小孩是我兒子,我現在就要救他走,閃開吧。”

說着我就要過去,可是這時候犀利哥一把攔住我,“不行,施主不過十六七,哪來的兒子?”

“你!”我惱怒,可我也不知道怎麼解釋,不過牛蛋蛋是苦命兒在陰陽路長大,我絕不能讓他留在這裏受罪。

犀利哥這是看向了我,說道,“這小孩已經得到了守靈的金眼,成爲了新的守靈了。”

我一聽,冷冷一哼,“我纔不管什麼金眼,銀眼!讓開。”可犀利哥卻攔住我,“不可,施主,既然這小孩繼承了金眼,那麼就讓他成爲守靈吧,這也是他的造化。”

“造你大爺的腿兒!”

我一把推開犀利哥,嘴裏罵道,“守靈,守靈,替誰守靈?他無父無母,十世夭折,那誰特麼的替他守靈?”然後我拿出急急風火符。

“你不知道張飛三爺嗎?”可是犀利哥這時候揭開斗笠,他是一個和尚,二十出頭,頭上還有戒疤,他用斗笠對着我,以警告的語氣,“這古城大小十八處關於他的守靈地,十八處缺一不可,要是這裏出現了什麼岔子,那麼凶神張三爺就要出來索人頭了。”

“你!”我一聽急了,立即就想動粗。

可和尚高眉骨上的劍眉一挑,淡淡道,“放心,我來將守靈轉換,還你小鬼。”說着,和尚又冷冷道,“養鬼終歸不是正道,勸你早日超度他。”

“你管我?臭和尚!”我就不明白,這和他有幾毛錢的關係啊?

我話音剛落,這時水窖裏傳來一道無比淒厲怨恨的聲音。

“哼,你們這些修道的,我做錯了什麼?我做錯了什麼啊?我看了*十年的水窖,投個胎又有什麼錯?既然你們繼續要讓我守靈,那麼今天我自滅,我纔不願意忍受這枯寂死悶的生活!啊!!!我恨你們啊!!!”

我和和尚一聽,連忙都朝着水窖裏看去。

而謝方雨似乎也聽到了什麼,也走到水窖邊看着。

我看着一道人影一下湮滅,接着一道黑氣從水窖飛出來。

我一看這就是宿怨氣,不是什麼好氣誰沾誰倒黴,於是我拿出古銅鏡和玻璃瓶,準備捉住這宿怨氣。

可是這時候和尚卻張開嘴,“吽!”

接着那宿怨氣一下就被他吸到口裏!

我去!我差點沒跌掉眼睛,這和尚竟然吃了宿怨?我去你大爺的!

接着和尚嚥下閉眼,又在胸前捏出幾道陌生的手印,然後嘴裏唸叨着,好像是經。

不到十秒他猛的睜開眼睛,嘴裏一口鮮血噗出,噴到水窖裏,這時水窖之上冒着淡淡的蒸氣。

我見此皺眉了,我不知道這是啥意思,但是我知道這絕不是什麼好事兒。

我連忙叫了一聲在水窖裏面的牛蛋蛋,只見牛蛋蛋一聽我的呼叫,然後就朝着上頭撲來。

見此我拿出了紫黑色的通風鬼符,這時候和尚一看,猛的身手要抓我的符。

“你要幹啥?”我叫了一聲,很敏感連忙一收。

這時和尚一把抓空,然後看着我,俊朗的臉上一臉嚴峻,“你修煉的是邪術?用冥符咒控制鬼?”

而我冷哼一聲,“邪個外公兩條腿!老子堂堂麻門中人!”

“麻門!”和尚一聽,就像是聽到了什麼敏感的東西,身體一顫。

啪啪啪。

就在這時候,水窖傳來撞擊聲。

我朝着一看,牛蛋蛋小腦袋不停的撞擊着水窖上的那層水,一時間裏竟然出不來。

這一定是和尚那口血,於是我一把捏住了和尚領口呵斥,“臭和尚,你做了什麼,快開放開他!不然我削你!”

和尚這時眼裏閃過一道冷色,一把推開我,變得一臉仇視的樣子,“麻門?八里鎮蜈蚣嘴?上任掌門叫麻正純,第一任掌門叫麻青陽吧?”

嗯?這和尚識貨?於是我自傲的哼了一聲,“既然你知道,那也知道麻門在江湖上的地位,那把打開禁制!放我兒子出來?”

接着,和尚大笑,“呵呵呵,非也。”

我以爲憑着麻門聲威還可以震懾他兩下子,可是和尚卻笑了,這是什麼意思?是在蔑視我以及麻門?

我心裏很不舒服,於是冷冷道,“你什麼意思?”

“既然你是麻門中人,那你沒聽你先輩說起金城山玄遠大師嗎?”和尚也冷冷說道。

“喂!兩位,你們幹嘛?”

我和和尚言語來回之間,謝方雨看不懂了,“在井邊講故事呢?”

強烈推薦: 剎那間,氣氛陷入了沉靜。

我和和尚齊刷刷的朝着謝方雨看去,我看着謝方雨怔了一會兒,隨即強作鎮定道,“小雨,這沒你的事兒,你閃開。”

可是和尚看着謝方雨,臉色變得更冷了,然後看着我,“難不成他也是養的鬼?”

聽着我的眼睛一愣,看來和尚看出小雨是吃過人肉的了,於是我呵斥道,“他是我朋友,管你屁事?”

和尚看着我冷喝道,“呵呵,麻門也真是可以,養鬼哼哼~既然如此,那百年前的舊賬和如今的新賬就一起算了吧!”說完就是一記巴掌拍下。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