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我緩緩地擡起了雙手,攬在了他的腰間,把頭埋在了她的發間,輕嗅着她發間的味道,還是以前的味道,一直沒有變,我深吸了一口氣,想要一下子把所有的氣息全都吸進去,我緊緊地抱着丁詩雨,想要把他融入我的心中。

2021-01-29By 0 Comments

許久許久,也不知道過了多久,丁詩雨終於擡起頭來,她的眼睛早已紅腫,卻是更加的惹人憐愛,她的身高忽然間有了些許的增長,離我越來越近,兩片溫潤貼入了我的雙脣。

無視了路人的圍觀,我們熱情的擁吻,一如多年前那般,我們沉浸在其中,雙舌入關相遇,彼此纏綿,許久許久才分開。

“我們重新再來好嗎?”丁詩雨滿含期待地看着我。

“既然彼此喜歡着對方,既然彼此想要在一起,那麼就應該在一起,不必在意周遭所有人的言語,不必去管他人的拼論,只做自己認爲該做的,只在乎自己在乎的。只要是決定了的事情,那麼就要義無反顧的去做,但是……”

我擡起手抹乾了她未乾的淚漬,柔聲說道:“但是,過去的事情是始終都是過去的,你曾經讓我失望透頂,無論怎樣改變,我都沒有辦法再和你重新在一起。因爲對你心死,所以我沒有留你,沒有問你,因爲對你心死,所以相對來說處理郭凡與否那是可有可無的事情,因爲心死,所以我不願再和你重新來過。只是因爲心中總是會無法避免地想着你、念着你,所以我來見你,再見你一面,斷我心中念想。”

說完,我再不停留,轉身離去。

丁詩雨追上前來,從後面抱住了我。

剪不斷,理還亂,是離愁,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既然剪不斷、理還亂,那便用刀斬,斷心中念想,斷那蓮藕的絲!

我一根一根的掰起她的手指,抓住她的雙腕,而後分開,轉身看着她,低聲說道:“回去吧,兩天就要中考了,好好複習吧。”

“你就這麼狠心嗎?”

我搖了搖頭,轉身就要走,而就在我轉身的剎那,猛然間前方百米處正有七八個人向着我這裏衝來,帶頭一人赫然一道刀疤斜向下覆蓋了整個面龐。

吳曉坤!時隔兩年,原本被張耀硬生生壓制住不敢來報復我們的吳曉坤,在劉望被放出來以後果然不甘寂寞,藉着這次機會找上了門來。

“跟我走!”我擡手抓住了丁詩雨的手腕,拉着她向着反方向跑去,以他們那些人的脾性,既然看到了丁詩雨和我在一起,那麼如果丁詩雨因爲我而被他們抓到,那麼後果不堪設想。

“你抓疼我了!我們幹嘛要跑?”

“看後面!”我頭也不會地說道,拉着她慌不擇路地向着前方衝去。

丁詩雨在回頭看去之後,顯然也發現了吳曉坤等人,一邊跑着一邊對我說道:“他們是追你的,我幹嘛要跑?你自己快跑吧,我跑不快的。”

“少廢話!跟着我跑就是了!”我拉着丁詩雨向前急衝,後面的吳曉坤等人越追越近,在我拉着定時橫穿過一家菜市場,吳曉坤等人據我就還是三四十米遠,而現在丁詩雨已經氣喘吁吁了,或許下一刻只要吳曉坤等人再有一個衝刺就能追上我了。

我拉着丁詩雨在經過一個巷口的時候,毫不猶豫地拐了進去,本以往在四通八達地巷子中可以甩掉他們,然而事與願違,距離不僅沒有拉遠,反而更近了。

一路七拐八繞,前方就要出了巷子,我一邊跑一邊回過頭對丁詩雨急聲說道:“你從這一直向前,前面有公交站臺,不論看見公交還是出租車你都趕緊上去,不要回來!”

“那你怎麼辦?”

“你別管我怎麼辦,你先走就是了,你留下沒什麼用,只會拖累我!”說着話我們已經出了巷子口,我停下身子指着前方說道:“就那裏,一直往前走就行,看到車就上!”

“你別管我,你自己跑不就行了?”

“我自己跑?不管你,我自己一個人跑?”我搖頭失笑道:“你如果跟着我一起跑,那就是被他們一起追到的命!我留下來攔着他們,他們或許不會去抓你,但是如果我自己一個人跑,他們抓不到我,絕對會去抓你。被那些人抓到,後果只有你想不到,沒有她們做不到的。”

我轉回身子,背對着丁詩雨,看向巷子裏面:“更何況,丟下你一個人我自己跑,那樣的話,我豈不是很沒面子?你走吧!你留下只會拖累我!”

“你是在關心我嗎?你還是在關心我!”

“那又如何?記住了,我們不可能再在一起了,我對你已經徹底死心了,以後不要再被其他男的輕易追到,學生之間的戀情代表的往往都是遺憾。走吧,快走,不要再留下來,聽話,最後再聽我一次!”

丁詩雨不再回話,而我聽着後面腳步聲響起,我知道丁詩雨真的已經走了,心中微微的鬆了一口氣,同時還有着那麼一點點的失落。

而對面的吳曉坤等人早就在我和丁詩雨說話之際就追上前來,停下腳步後並沒有第一時間衝上前來大打出手,直到丁詩雨走後才一步一步地向我走來。

“跑啊?你繼續跑,追不上你,我們還追不上那個丫頭?你快跑,繼續跑!”吳曉坤咧着嘴,臉上那道刀疤顯得異常猙獰可怖。

“呵呵!”我仰頭笑了笑,笑聲中毫不掩飾對於吳曉坤的不屑:“你就是一個雜碎,卑鄙無恥的雜碎!”

“你的廢話有點多了,還想再拖延時間嗎?”吳曉坤輕笑了一聲,大手一揮,大聲喝道:“給我往死裏打!” 他的話音還沒落下我就衝了過去,擡腿就是一腳踹去,吳曉坤閃身避退躲過我這一腳,我大吼了一聲“操”,反手就是一胳膊肘晃到了他的臉頰。

一擊建功之後,肚子上就是猛然間一痛,往後踉蹌着倒退出兩步,剛剛喝得那些奶茶差點全都吐了出來。

還不待我緩過氣來,後面上來的人照着我就是劈頭蓋臉的一頓亂揍,不一會兒我就倒在了地上,全身上下只剩下了一種感覺,那就是痛楚。


過了一分鐘左右的時間,突然間我的全身一輕,待我睜開眼來的時候就看到葉麒的臉湊了過來,他皺着眉頭問道:“醉哥,你沒事吧?”

我搖了搖頭,晃了晃腦袋,而後站起了身子,此時再定睛一看,在葉麒的身邊還站着幾個社會青年,其中一個就是他的表哥,都向陽。

“都向陽,你怎麼個意思啊?”

“這孩子是我表弟同學,好哥們,看我面子上算了,成不?”都向陽撇嘴笑道。

“不好意思,這個面子還真給不了。”吳曉坤指着自己臉上的刀疤,怒氣衝衝道:“這道疤要是劃在你臉上你能算了嗎?都向陽,該管的管,不該管的不要管,別太過了!”

“這件事情我要是管定了呢?”都向陽原本一直保持着笑臉,在聽到吳曉坤的話後臉色刷的一下就沉了下來。

吳曉坤嗤笑道:“這小子是劉望哥指名要的人,你可要想清楚了,別以爲有兩個人罩着你就算牛逼了,該辦你一樣辦你!”

“操!老子還真就不吃這一套,我現在就站在這裏,你他媽動一個給我看看!我他媽現在就料理了你!”都向陽還真就不慣着吳曉坤,指着他的鼻子罵道。

都向陽身邊的人也不少,而且一個個全都牛逼轟轟,那副摩拳擦掌的架勢就是恨不得現在立刻開打,好讓他們過過手癮。

我活動了兩下筋骨,感覺全身上除了個別區域有些隱隱作痛,其他地方倒是沒有多少大礙,笑呵呵地說道:“吳曉坤,給你個機會,我倆單挑,你要能打得過我,我跟你去見劉望,怎樣?”

“醉哥!”一邊的葉麒有些着急了。


都向陽偏頭看了我一眼,說道:“小子,你不用擔心,也別怕我爲難,老子今天還就保定你了,我倒要看看誰他媽敢在我面前動你一下!”

“陽哥,你的好意我心領了,這件事情我記在心裏了,但是吳曉坤找的是我,劉望找的也是我,你能保我一天,總不能天天看着我吧?”況且劉望也不是你能搞得定的!最後一句話我並沒有說出口,都向陽能看在葉麒的份上爲我出頭已經很不容易了,但是並不代表我不明事理,把都向陽一起拉下水那不是我想看到的。

還有最重要的一點,我不喜歡一直躲在別人的背後。

都向陽轉過頭來,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沒有說話。

我點頭笑了笑,示意他不用擔心。

都向陽攤了攤手,讓開擋住我的身子,站到一邊,笑道:“吳曉坤,他說的什麼話你也都聽見了吧?你跟他單挑我不攔着,只要你能打得贏他,你就帶走他,我保證不再插手!”

“哥!”葉麒有些着急。

“葉麒!不用擔心我,我的戰鬥力你還不知道?”我朝着葉麒齜牙笑了笑,隨後瞥了一眼吳曉坤。

“嗤——小兔崽子你是被嚇傻了吧?傻勁充肥膽” ”吳曉坤不屑地笑了小,整了整自己的衣領朝巷子裏面走去,站定後轉過身子一手指向我:“以前你就打不過我,現在也一樣!”

我晃了晃脖子,調整着自身的狀態,沒有絲毫的緊張,跟着走進了巷子中,看着兩米處的吳曉坤,幽幽說道:“以前我打不過你,但是今天不一樣了!”

一年多前的一個晚上,面對吳曉坤,我幾乎沒有多少的還手之力,如果不是楊光來得及時,或許我的右手就會被砍斷。

而經過一年多後,我對自己的身手很有自信,那是無數次汗水的積累,無數次鼻青臉腫所磨礪出來的成果,或許不如楊光那麼霸道威猛,也不如韓少武那樣迅猛,但是如果和吳曉坤單挑的話,我不一定就會輸!


此時巷子中只有我和吳曉坤兩人,外面的人都在觀看,很多人都對我不看好,不過那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一定要把吳曉坤踩在腳底下。

嗬——突然間,雷鳴炸響,狂風撲面,天昏地暗,風雲變色,這些都是廢話,其實就是吳曉坤大喝了一聲,快步向我衝來,一直拳頭已經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如果一個人當頭一拳打來直襲面門,那該怎麼辦?有的人會選擇躲,有的人會選擇擋,牛逼的人會很牛逼地以更快速的攻勢落在對方的身上,讓這一拳無用武之地。

我不是一個牛逼的人,至少相對於吳曉坤來說,我算不上牛逼,所以我沒有擋,也沒有多,看到不看那一拳,擡起一腳狠踹他的肚皮。

一拳一腳幾乎沒有前後的落在彼此的身上,在被那一拳打到之時,我的左側眼角猛然間一陣發漲,只是一瞬間就只能眯成縫,再也無法睜大。


我硬撐出沒有後退,看着後退的吳曉坤,我三步併成兩步向前急衝而去,由於吳曉坤是弓腰低頭向後退出的,所以在追上之時我猛地一個膝頂撞在了他的面門之上。

“啊!”吳曉坤痛苦地悶吼一聲,猛地抱了我的腰,向上一挺就把我扛了起來,隨着他一聲大吼,他直接把我向着他的身後繞了過去。

在被他扛起只是我就已經拉住了他的後領,隨着向下落去之時,我猛地用力一拉,耳輪中只聽撕拉一聲,吳曉坤身上的緊身T恤當場被我撕扯而下,此時我也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同時吳曉坤也受着我剛剛的那一拉之力向後退去。

硬抗着摔在地上的疼痛,我猛地一個翻身,雙腿一錯便夾住了吳曉坤的腳裸,吳曉坤原本是倒退的,這個時候雙腿被我夾住,整個人重重地向後砸去。 “滾開!”吳曉坤砸在地上後,猛地抽出一腳踹在我的腰間,藉着力道,他順勢一滾就站起了身子。

我暗吼一聲,掙扎着站起身子,正看到吳曉坤急衝而來,側身緊貼着牆壁閃過他踢出的一腳,趁他收勢之時,猛地雙手一探,一隻手搭在他的腳裸,另一隻手擡着他的腿肚。

“呀!”我低吼了一聲,雙手用力向上猛地一繞一翻,同時低身向着他的胸口撞去,頓時間吳曉坤如同出膛炮彈一般向後倒飛出去。

趁着這個機會,我大口呼吸了一口氣,隨後緊隨而上向前衝去,哪知吳曉坤剛摔在地上竟然還有反擊之力,猛地一腳踹中了我的肚子。

一股好大的力道襲來,我站立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這一腳踹得我岔了氣,有那麼短短一瞬的時間坐在地上再也動彈不了,好一會後才緩過氣來,而此時吳曉坤已經重新站起衝了上來,猛地一腳向我踢來。

我擡臂一擋,隨即一股劇痛傳來,我感覺那根不是人踢出的腳,而是一個大鐵錘砸在了我的手臂上。

得勢不饒人,一腳過後吳曉坤又是一腳踢在了我的手臂上。還沒完沒了了?我心中怒罵了一聲,兩隻手猛地抱就抱住了他的雙腿,而後肩膀頂着他的膝蓋向前一壓,吳曉坤失去重心再一次向後砸了下去,只是在砸下去的同時,他還不忘了一腳踹來,直把我踹了個跟頭向後滾去。

我雙手撐地,扶着牆壁,一點點的站起身子,抹了一下嘴角,有着些許的血跡,我輕聲笑了笑,擡起手指着正吃力地爬起來的吳曉坤,我的笑容更甚。

“來!”我把身子挺得筆直筆直,伸手指向大口吸氣的吳曉坤,呵呵笑了兩聲之後,緊跟着大吼了一聲:“再來!”

話音剛落,我已腳掌蹬地向着吳曉坤直射而去,人還未到便已彎臂成肘朝着他的頭部猛地砸了下去,吳曉坤擡臂一擋的同時,另一隻手右下之上一記勾拳襲來,我脖子一歪便躲過這一拳,不待他收拳,另一隻手猛地探出扣住他的脈門。

使勁一按之下,吳曉坤猛地痛吼出聲,我向後退出一步猛地一拉,吳曉坤真個人順勢向着我撲了過來,緊跟着我擡腿就是一腳踹出正踢在他的肚子上,一腳過後,隨後再次一腳,同樣的還是踢在同一個地方。

“啊——”吳曉坤怒吼出聲,猛地一肘子砸在了我的膝蓋上,同時以他的頭部撞在我的肚子,硬生生頂着我向後直推,直把我撞到了後面的牆上。

肚子上的疼痛讓我有一種要死的感覺,如果實在平時,恐怕我現在連動都懶得動一下,但是現在不行,我必須硬撐着。

我玩起臂膀以肘部猛砸他的後背,砸了兩下之後吳曉坤抱着我腰間的雙手猛地一甩,隨後我們兩個人同時摔在了地上。

剛剛倒地,便是一隻碩大的拳頭當頭砸了下來,只是一下我便感覺到有些發懵,我奮力擡起膝蓋猛地撞在了吳曉坤的後背,把他從我的身上撞翻了過去,隨後我又朝着他的身上撲了過去,硬生生地又吃了他一腳,我右臂迅速一繞便箍住了他的脖頸。

我們兩個人雙雙躺在地上,我右臂死死地箍住他的脖頸不放,左手抓住自己的右手手腕向後用力拉,而吳曉坤一隻手抓住我的手腕,另一隻手臂以肘部狠砸我的腹部,每砸一下,我便更加痛苦一分。

雖然我的右手依舊死死不放,但是隨着吳曉坤一隻手肘不停地砸在我的腹部,我感覺我的雙臂越來越是無力,相對的,我的兩隻手漸漸地就快要鬆開。

“啊——”我死死地瞪着雙眼,口中持續大聲吼,左手鬆開右臂向着自己的褲兜摸去,而隨着我的左手離去,只剩下一隻右臂箍住吳曉坤的脖頸,吳曉坤或許是意識到機會來了,另一隻手肘也不撞我的肚子了,兩隻手同時抓住我的右臂,想要掰開我的手臂。

此時我的意志已經有些模糊,右臂也是越來越無力,漸漸地就要被吳曉坤掰開……

找到了!我左手猛地從口袋中抽出,迅速彈出比首,毫不猶豫地朝着吳曉坤的手臂扎去,連續紮了兩下,吳曉坤抓住我的手臂的雙手因疼痛不得不放下。

抓住這個機會,我左手緊握匕首,以比刃壓在他的脖頸處,氣喘吁吁地說道:“吳曉坤,你輸了!”

“你他媽耍賴!”由於我的右臂放鬆,吳曉坤已經能夠說出話來了。

“耍賴?”我輕笑了兩聲,緩緩說道:“我怎麼耍賴了?我有說過不能動刀子嗎?呵呵!既然是個男人,那就應該輸得起,來,叫聲爺來聽聽!”

“我叫你媽!”


“呵呵!命也不重要了是嗎?你真以爲我不敢劃下去嗎?”我呵呵笑着,手中的匕首逐漸的用力,鋒利的匕首壓在他的脖頸,已經有着些許的血跡緩緩滲出。

“趙翔!你他媽瘋了!”都向陽衝上前來,怒斥道:“手上有個度,別鬧出人命,別不知道分寸。”

就在這時外面有着一陣騷亂,很快有四個人沖人羣中擠出,走進了巷子裏面,正是楊光、雲天、小青和阿旭。

“醉哥!我操!這狗日的竟然這麼狠心把你打成這樣,醉哥趕緊給他兩刀,但是千萬別捅他脖子。”

“醉哥別衝動,隨便給他兩刀就行,那地方不能動,鬧出人命那就大發了,手別抖!”

“阿翔……”

就在這時,吳曉坤走上前來說道:“劉望已經收到消息過來了,已經到了街頭那邊,過不了幾分鐘就要趕過來了,你們快走吧!”

聽到劉望來了,原本異常激動的吳曉坤此時反而平靜了下來。

我搖頭笑了笑,低頭看着吳曉坤輕聲說道:“別管誰來了,誰來了也不好使!叫聲爺我就放了你,要不然後果你知道。”

“你牛逼你就動動看,我的命就在這,你有種你就拿去!”吳曉坤的話語依舊狠厲,然而那聲嘶力竭的吼叫聲已經出賣了他,充分表明了他現在只不過是色厲內荏。 “我當然有種,而且種還不小!”我呵呵笑了兩聲,而後輕聲自語道:“都以爲我不敢動手是嗎?都以爲我們年紀小就好欺負是嗎?都以爲你們一個個混得很牛逼是嗎?都以爲我們只是學生和你們差距很大是嗎?”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