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所以在人氣排行榜上,只要是上了榜單上的人,人氣爬升的都非常快。

2022-04-03By 0 Comments

而夏波則是以一個恐怖的人氣,遠遠甩開第二名上億人氣。

「更新之後,競爭變得更加巨大了。」開着車,夏波盯着平闊的路面,內心思索道。

排行榜的出現,就意味着競爭,有競爭,才有動力。

這個遊戲看樣子不僅僅是玩弄人類。

原因是什麼,並不知道,這種事兒不是他能夠取猜測的。

眼下活好自己的就行。

夏波不再去思索這些煩心事兒,努力提升等級才是關鍵。

「咦。」

忽然夏波一個急剎車停在寬闊的路上,路邊,有一個資源箱。

「好久沒有見資源箱了。」

夏波拎着鋼刀就下了車,一頓劈砍,箱子成功被破開,然而裏邊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

「空箱子。」夏波臉一黑,這才想起,新手期已經過了,曾經的爆率已經成為了傳說的存在。

這不是自己臉黑。

將東西收起來,夏波上車繼續前進。

想要達到路程第一併不容易,兩千多公里,沒有兩天兩夜,跑不到。

尤其是在這個油量稀缺的遊戲中,很難想像那妹子怎麼跑兩千多公里的。 「咔嚓!」

隨著一聲脆響傳來,孫小宇的腦袋,直接被踩碎。

紅的白的,濺了一地。

孫小宇身子抽搐了幾下,就一動不動,死得很徹底。

這回,就算那滅神殿有天大的本領,也救不回孫小宇這條命了。

李初晨解決了孫小宇,又迅速返回到孫欣欣和盼盼的身邊。

看到她們沒事,李初晨這才鬆了一口氣。

而孫欣欣則是一臉擔憂地看著李初晨。

她擔心不已的抓住李初晨的手,急切地說道:「你剛才受傷了,怎麼樣,有沒有事?」

「我沒事,走,我們先回家吧!」

李初晨說完,就把盼盼抱起來,拉著孫欣欣的手,往山下走。

獄神殿多半是出事了!

可是,李初晨現在心急也沒用。

李初晨又不是神仙,他不可能一眨眼,就趕到獄神殿。

他還在炎國境內呢!

著急,也只能幹著急。

還是先把妻子和女兒安頓好,再做打算。

李初晨他們剛下山。

恰好碰到張威的手下,開車趕了過來。

李初晨吩咐了幾個人,讓他們上山,去處理孫祁光父子倆的屍體。

當然,李初晨要的處理方式,可不是簡單掩埋。

他要張威的手下,對孫祁光,和孫小宇的屍體,進行解剖。

李初晨想要拿到他們體內的特殊金屬。

只要拿到他們體內的特殊金屬,就可以交給天才少女蘇小蠻去研究。

分析出那些特殊金屬的成分。

才能打造出,針對這種特殊金屬的武器。

一切安排妥當后。

李初晨就讓人開車,把他們送到孫家大院。

孫家大院,被恐慌的氣氛籠罩著。

所有人,都是精神緊張無比,就怕滅神殿的人,還會找上門來。

一些孫家的人,甚至,都不敢再待在孫家大院了。

悄悄跑了出去。

相比之下,秦悅然反而更鎮定。

她一直留在孫家大院,和她待在一起的,還有高振虎和汪海明。

以及剛從境外獄神殿趕過來的劍神。

一見到李初晨他們平安回來,秦悅然就急忙迎上去。

伸手就把盼盼,從李初晨懷裡接過來。

仔細查看一番,確定盼盼只是受了一些皮外傷。

秦悅然這才鬆了一口氣。

然後,秦悅然又要為孫欣欣檢查。

但孫欣欣卻使勁搖頭,並說道:「秦悅然,你先看看李初晨,他受傷了。」

秦悅然這時才注意到,李初晨身上流了很多血。

她急忙走過去。

語氣急切地說道:「大人,您受傷了,快把衣服脫了,我幫您看看。」

「我沒事,只是一點小傷而已!」

李初晨搖了搖頭,對秦悅然說道,「你先去看一下欣欣有沒有受傷吧。」

「大人,您后腰還在流血。萬一傷到了腎臟,怕是以後,會影響了夫妻生活。」

秦悅然一本正經地說道,「大人,您還是趕緊讓我看看您的傷勢吧。」

「呃,不是吧,這麼嚴重嗎?」李初晨一聽要影響到夫妻生活。

他頓時就瞪大了眼睛,急忙把上衣脫掉,好讓秦悅然為他檢查傷情。把樹砍了,此陣不攻自破。

先不說此法有幾分可靠性,丹台山的樹是自家種的,她捨不得真砍。頂多用刀背或者用腳踹,驚動鳥兒引起一些動靜,正好供她解解悶。

她已非小孩子,破解不了即毀之,這麼幼稚的手段早就不用了。

眼看天黑了,二十八人,每2個人一組,拽住繩子往林子的各個方向

《一簾風月掛九重》第100回 玉門關:

嗖嗖嗖!

一名名偽匈奴人倒在血泊中。

戰鬥非常慘烈。

半個多月來,上百萬偽匈奴鐵騎殺到玉門關,在匈奴人的指揮下,對隘關展開日夜不停的進攻。

玉門關上,霍去病將軍手上只有區區四萬多秦軍士兵,要防守住玉門關。

壓力山大啊!

幸好,咸陽城開戰前送來大量秦弩、弩箭、弓箭、兵器等,足夠支撐一段時間。

霍去病、董翳二名將軍輪翻值日,指揮城牆上秦軍士兵反擊偽匈奴人的進攻。

士兵分成若干組,分別阻擊。

玉門關是霍去病主持修建的,非常紮實,城高數丈,城牆厚重,足夠讓士兵站在城牆上阻擊。

要是沒玉門關,靠區區四萬秦軍,根本阻擋不住上百萬偽匈奴鐵騎的入侵。

嗖嗖嗖!

一支支弩箭射出,迎著偽匈奴人身體狠狠紮上去,一名名偽匈奴人倒下。

儘管偽匈奴人覺得損失慘重,要求停止進攻,可是,他們沒有決定權。

一切得聽從匈奴人的指揮。

說白了,匈奴人就是把偽匈奴人當成炮灰,作為牽制秦軍的偏師行動。

真正的戰場在白登。

玉門關只是次戰場。

不過呢?

激戰血腥味十足。

偽匈奴人也明白,只要拿下玉門關,秦帝國防線徹底崩潰,到時候可以進入中原地區。

任意掠奪、搶劫、姦淫。

三光政策!

這是野蠻人最愛乾的事,與後世的東洋鬼子一個鳥性。

「報告霍大帥,西面羌族有異動,貌似正在聚集兵馬,想從我軍後方偷襲?」

一名傳令兵道。

霍去病眉頭微皺。

屋漏逢雨來。

玉門關上兵力本來就不夠,現在又有羌族來騷擾,情況不容樂觀啊!

霍去病頭大。

「有多少偽匈奴人動亂?」

霍去病道。

「目前,偽匈奴人還在聚集,只有數萬鐵騎,要是讓他們聚集完成,可以會有數十萬。」

傳令兵道。

不行!

堅決不能讓偽匈奴人聚集,必須在對方沒聚集完成之前,給予殲滅,不能影響玉門關戰役。

「董翳將軍,馬上帶著一萬騎兵,對聚集的偽匈奴人給以打擊,徹底破壞匈奴人陰謀詭計。」

霍去病道。

「遵命!」

董翳道。

「記住,全部殺光,一個不留下,不要留下禍害。不能讓偽匈奴再來攪亂。」

霍去病道。

「霍大帥,陛下不是說對偽匈奴人盡量少殺,以俘虜為主嗎?」

董翳道。

唉!

「本帥也不想大開殺戒,可是情況特殊。這些羌族受到匈奴人蠱惑,認為自己是匈奴人。

既然他們要當匈奴人,讓他們當好了,咱們不用客氣。出問題,由本帥負責向陛下解釋。」

霍去病道。

「遵命!一定斬盡殺絕,絕對不給帝國留下後患,不影響玉門關戰役。」

董翳道。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