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所以每日裏都要給它們準備二兩……

2020-11-04By 0 Comments

三爺就不問問,那促狹鬼是哪個?你好去提前送她上路!”

賈環聞言,乾笑了兩聲,道:“這促狹鬼真是活潑可愛之極,哪裏捨得送她上路?

想必她那主子,也一定是英明神武,俊朗非凡,驚才天授……”

“噗!”

就在紫鵑一張臉都開始發紫時,甬道盡頭忽地響起一聲噴笑。

兩人看去,卻是林黛玉張着一雙似笑非笑目,粉腮帶赤,一身粉色裙裳,勾勒出身姿美妙,丹青色的繡花鞋上,幾朵牡丹嬌豔,恍若仙子降塵。

紫鵑最有眼色,見這一對子默默相視,根本無視單身狗,果斷帶着兩隻熊貓撤退。

她不動還沒人發覺,她這一動,卻讓林黛玉羞紅了臉。

見紫鵑去後,林黛玉兩泓冬泉般的妙目轉嗔,瞪着賈環。

賈環一臉賞心悅目的神色,上前將林黛玉擁入懷中,道:“上天待我何其厚也?竟賜我一如此精壯的……哦不,如此美妙的……”

話沒說完,就見懷裏的林黛玉噴笑着,握起拳追殺他:“我叫你精壯!我叫你精壯,你才精壯呢!”

賈環逃了兩步後,轉身將她抱起,在林黛玉驚唿聲中,高高舉起繞了幾圈。

林黛玉的驚唿聲,變成了驚笑聲。

待賈環站住後,林黛玉俯視着他的臉,眸中情意綿綿,兩人默默對視。

一陣秋風吹拂,漫天竹葉紛舞。

多麼希望,這一刻能到永遠……

然而,終究還要回過神來。

率先出口的,竟是林黛玉。

她眼神暖暖的看着賈環,語氣罕見的溫柔:“環兒……”

“嗯?”

賈環一應,還在用眼神勾搭着林黛玉。

他想不通,這樣唯美的環境,他又帥的這樣勾魂奪魄,可林美人爲何還不吻他呢?

所以還在做着努力。

林黛玉眼中閃過一抹笑意,卻又眯起,語氣愈發溫柔,白皙的手撫在賈環臉上,捏了捏他的臉皮……道:“環兒,你昨夜,是在何處歇的呀?”

賈環聞言,眨了眨眼,道:“昨兒從我娘那裏回去後,就在自己屋裏睡下了啊!”

林黛玉聞言,眼中閃過一抹滿意,卻又道:“那你沒有去那雪洞裏?她可是等着你哩!”

賈環叫天屈道:“林姐姐,我是那樣的人嗎?

我就算來和人勾搭成奸,也只能來找林姐姐您啊!”

“呸!”

林黛玉啐了口,罵道:“放屁,你才勾搭成奸呢!你去和什麼釵什麼雲的勾搭吧!”

賈環看她俏臉羞紅的模樣,浪笑一聲,方纔只是抱着林黛玉的腰將她舉起,此刻,忽地又往上顛了顛,一雙大手,正好按在林美人的小翹臀上,還揉了下,道:“林姐姐,還是咱倆勾搭成奸吧!”

林黛玉要害被襲,繃起臉,一雙手揪住賈環兩邊臉,用力一扯……

“噢……”

……

“噗!”

“呵呵!”

“咯咯!”

紫菱洲,幾處風箏散落在秋草地上。

另一側,擺放着十數張雕花高几和杌凳。

几上有紙墨筆硯,也有些瓜果鮮蔬和點心。

姊妹們都在,連賈探春都從前面回來了,正與史湘雲一處說笑。

這會兒子衆人看到了走在前頭趾高氣昂的林黛玉,和她身後垂頭喪氣的“小跟班”,無不好笑。

只是有些笑容似有些深意……

等賈惜春蹦蹦跳跳跑到賈環跟前,發現他兩頰處兩道紅印時,笑聲就更大了。

“三哥哥,你被誰欺負了嘛?”

小惜春也學壞了,學會傷口上撒鹽了!

賈環覷眼看着她,這幅德性又讓姊妹們笑開懷,卻聽他道:“欺負我?誰敢,誰又有這份能爲?”

衆人看他臉上頂着兩個紅指印,卻還嘴硬,不由更好笑了。

賈惜春好奇道:“三哥哥,那這是誰打的?”

賈環不屑道:“誰打的?四妹妹你什麼眼神?這是打的麼?這是被人稀罕的抱着親的,種草莓!!”

賈惜春被鎮住了,真有些疑惑,轉頭看向林黛玉……

連她都知道,這草莓是林黛玉種的。

其她姊妹們則紛紛笑罵道:“真真該死,教壞小孩子。”

林黛玉則一雙美目倒豎,怒視賈環。

丟死人了,不想活了……

“好了好了……”

還是賈迎春最善解人意,以她有些遲鈍的嗅覺,都嗅到了空氣中若隱若現的酸味,心疼賈環,出來打圓場,笑着走到賈環跟前,用拇指輕輕颳了刮他臉上的紅印,嗔道:“這般大的人了,還跟當年般愛玩鬧!

今兒是寶妹妹做東道,請咱們一起給你接風的。

雲兒說你去老爺書房裏說正事了,就沒去請你,先放了會兒風箏。

林妹妹聽說你還沒來,就沒過來。

寶妹妹家裏準備了兩簍好大的螃蟹,廚房裏蒸了,一會兒就好。

還有上好的黃酒……”

賈迎春不算有急才,所以她出來替賈環解圍,一時間也沒甚驚天動地的事轉移衆人注意力。

絮絮叨叨有些散亂的說了好些話,賈環聽着卻沒有一絲不耐,心裏特別熨帖。

因爲他知道,這個姐姐,是在竭盡全力幫他安撫內宅,儘量每個人都說到。

這對素來不圓滑的賈迎春來說,真的不容易。

賈環笑着拉起賈迎春的手,道:“姐姐,你是當姐姐的嘛,下次再想幫弟弟,看到哪個欺負我,你就直接點名批評!

我還不信,那三個都是你弟妹,還敢不聽你的?

她們也就能欺負欺負我這老實孩子……”

“咯咯咯!”

賈迎春和賈惜春都被逗笑了,賈環是老實孩子,這是隆正十九年最大的笑話。

萌寶成雙,總裁爹地請接招 不過,本來有些古怪的三人,卻都有些不好意思的消停下來。

諸姊妹紛紛落座,說着笑話,等着螃蟹。

林黛玉忽然開口道:“環兒,你在西域出兵放馬,到底是怎樣的?前兒些時候,家裏見天的搭戲臺,唱西域的戲,還有你哩!哼,什麼夜襲公主營,公主鳳心傾,到底是真的,還是假的呀?”

此言一出,衆人都安靜了下來。

賈迎春顧不上給賈惜春擦拭嘴角的奶油點心,薛寶釵也顧不得與史湘雲私話,賈探春挑起了眉頭,一旁處的丫鬟們,也紛紛暫停了手中的活計。

衆人齊齊看着賈環。

戲裏的人物,活生生的看在眼前,對她們來說真的很新奇。

別說這個娛樂匱乏的年代,縱然是後世,那些粉絲們看到電影明星,都要死要活的。

更何況現在?

賈環現在就同電影明星一般,甚至更勝一籌。

因爲粉絲們都知道電影是假的,可如今園子裏的這些人卻知道,戲裏唱的都是真的!

丫鬟們多不識字,她們僅有的知識多是從戲臺上學到。

她們知道常山趙子龍,知道劉玄德,知道梁山好漢,可這些人對她們來說太遙遠了。

唯有賈環,是戲文裏存在的,距離她們最近的人,她們豈有不好奇的道理?

看着衆人矚目的眼神,賈環風輕雲淡的一笑,緩緩的點了點頭,道:“沒錯,那就是我……”

“哇!”

一陣驚歎聲中,也有幾聲微不可查的冷哼聲。

感受到幾束不善的目光,賈環忙道:“當然,像我這樣忠貞的人,對於羅剎公主的投懷送抱,是根本不屑一顧的。頭可斷,髮型可亂,貞.潔不能失!”

“哈哈哈!”

衆人被他不要臉的話逗的大笑,沒幾個相信他的鬼話……

薛寶釵盈盈笑道:“那厄羅斯公主被俘後,誰來看管?”

賈環笑道:“她一直和明月還有琴兒在一起……”

“嗯?”

……

賈環頗爲狼狽的從大觀園裏逃了出來……

不逃沒法子,那氣氛着實太尷尬了。

這一次,鬧尷尬的倒不是林黛玉,說來有趣,林黛玉反倒幸災樂禍的看着賈環。

鬧彆扭的,是薛寶釵。

惡魔前夫請靠邊 這妮子當真了不得,板起臉來不說話,氣場之大,讓整個紫菱洲都有些壓抑。

也不哭也不鬧,旁人同她說話,回答的還一板一眼。

就是聲音不帶一絲起伏……

然而史湘雲、賈探春等人卻不怪薛寶釵落臉,都以爲這事是賈環做的不地道。

薛家再怎樣,也算是世代名門。

皇商的地位,在大秦並不低。

其實在前明時,到了後期,朝堂大佬背後,就無一不是站着江南或者晉西商人的影子了。

後世稱明朝誕生了資本主義的萌芽,所謂的資本主義萌芽,並不只是指出現了商賈,而是出現了商賈操控政治的雛形……

當初的薛家,就有那麼一點意思。

這樣的人家,又是賈家的親戚,出現一個嫡女做妾室,說起來,已經算是辱沒了祖宗顏面,讓人說嘴。

如今,又收了人家一個嫡女,兩人還是嫡親堂姊妹。

這讓世人如何看她薛家,又如何看她們姊妹?

儘管之前薛姨媽已經和薛寶釵說了許多,可真正到了這一天,薛寶釵心裏還是極爲刺痛。

只是她極懂得規矩,懂得隱藏自己的情緒,尤其是知道分寸,不會像林黛玉那般在賈環跟纏鬧。

我在八零養大佬 所以,她只能用這種方式,來表達她的怒氣。

她這般懂事,連林黛玉都沒有再刺她,反而幫她一起奚落起賈環來。

正是薛寶釵這個度的把握,才讓賈環狼狽之極,成了無恥的負心漢……

相較起來,賈環還是喜歡林黛玉那種簡單粗暴的“報復”方式……

螃蟹自然是沒得吃了,賈環也沒解釋什麼。

他總不能當衆說,是薛寶琴千里迢迢闖大營去尋他的?

這不是男人該做的事,也會讓薛寶琴在賈家無立足之地。

可賈環一默認,場面就更尷尬了,還多虧了小吉祥前來救駕!

小吉祥自然不知道賈環正身處艱難,只是,公孫羽從宮裏回來了。

還帶着皇帝的賞賜,所以她必須來找回賈環。

迎旨。

……

ps:感謝“骨像應圖”兄的盟主,真是意外驚喜啊!也感謝一直以來默默支持的書友們,訂閱一直在漲。咳咳,拼老命了,今天加更!

(未完待續……)本站推薦絲襪美腿,童顏**,豐滿肥臀圖片視頻在線看!!快速關注微信公衆號:meinvtao1(長按三秒複製)在線觀看! 寧國府,寧安堂。

賈環看着站在堂內身着大紅蟒袍的老年宦官,笑的有些冷淡,道:“這不是大明宮御前總管蘇大公公嗎?如今陛下威壓宇內,蘇大公公比當年的樑九功還要紅,怎地有閒心到賈家這間小廟裏來了?

咱這裏,可容不下你這座大佛太監啊。”

來人正是蘇培盛,聽着賈環含槍夾棒的諷刺之言,蘇培盛苦笑道:“寧侯啊,您這話說的老奴簡直無地自容啊!您……”

“行了行了!”

見蘇培盛似乎比從前又老了許多,想來他近來的日子怕也不是那麼順利,賈環也不願再爲難他,看了眼後面負手而立,正在觀賞壁上陳設的贏杏兒,和雙眼明亮的看着他的公孫羽,賈環眼神柔和的點點頭後,又對蘇培盛道:“不是有旨嗎?趕緊宣,宣完我還要閉門思過呢,從今往後不見外人。”

蘇培盛看着賈環明顯疏遠了許多的臉色,又苦笑着搖搖頭,這些事,真不是他一個奴才能參與的。

雖然他也絕不願看到如今的場面……

沒有再多言,蘇培盛將隆正帝的旨意頒下後,想說什麼,到底沒說出口,就被端茶送客了。

出了寧國府大門,看着緊跟着就關閉起來的烘漆大門,蘇培盛心裏一嘆,招呼御林回宮了……

……

“幼娘,你瘦了!”

“噗!”

十八流言情劇的臺詞,果然他碼的不靠譜……

賈環幽怨的看着公孫羽,公孫羽歉意的道:“呵,呵呵,公子,對不起,我也不知道……哈哈!”

賈環強行擁抱,咬牙切齒道:“我能理解,看到我這樣的如意郎君,自然喜不自禁!沒關係的……喂,不要太過分了!”

將臉藏進賈環懷裏的公孫羽,使勁的顫抖着肩膀。

數月不見後的重逢,果然還是當初的味道,快樂……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