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所以都在看!

2020-11-12By 0 Comments

場面十分的壯觀!

羅小冬淡淡看著這來的接近三百個人。

而第一個人呢,走出的,就是宮白秋!

宮白秋說道:「羅小冬!」

羅小冬上前一步,說道:「宮先生!」

宮白秋說道:「你早已知道有今天了,對嗎?」

羅小冬說道:「我知道!」

宮白秋說道:「你可知道,你得罪金老,就是得罪了整個九幫十八派!」

羅小冬說道:「九幫十八派?早已經不復存在了!」

旁邊,魏雄和蘇芒的表弟蘇青齊齊說道:「宮先生,和他啰嗦什麼?」

皇上,本宮很會撩 然後,宮白秋一揮手,現場鴉雀無聲!

顯然,宮白秋是九幫十八派除了金老以外的第一人了。

宮白秋淡定的點燃一支雪茄,說道:「羅小冬,我先不論你的問題,你先把陳阿彩這個賤人交出來!」

陳阿彩在旁邊,上前一步,說道:「我!」

羅小冬示意她別說了,對宮白秋說道:「你有什麼事沖我來吧!」

宮白秋瞪大了眼睛,問道:「你的意思是,陳阿彩殺死金老的事,你一力承擔嗎?」

羅小冬說道:「他是自衛反擊,不存在殺不殺的!」

魏雄大怒,說道:「你!你放你媽的屁!」

蘇青說道:「小宮,別理會,直接打吧!」

羅小冬奇道:「這位是?」

蘇青說道:「蘇青,蘇芒是我表哥!」

說完,對劉福和小李子說道:「你們兩個叛徒,還不快滾過來!等著找死嗎?」

顯然,這話是對劉福和小李子說的。

劉福說道:「我,蘇先生!」

羅小冬轉身,說道:「你們如果要站隊的話,現在還有機會,你們過去吧?」

劉福哈哈大笑,說道:「我相信蘇芒先生在世的話,也不會不講理的,這次的事,從頭到尾,的確是金老太爺做錯了,晚節不保。」

蘇青怒道:「放你媽的狗臭屁!」

然後掏出匕首,想擊殺羅小冬!

羅小冬做了一個詠春拳的起手式,意思顯然,是說,你來吧,我來者不拒,來一個打一個,來兩個打一雙!

宮白秋說道:「羅小冬,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希望你迷途知返!」

羅小冬說道:「怎麼個反法?」

宮白秋說道:「第一,交出陳阿彩,讓她為金老太爺抵命。」

做了個手勢,說道:「第二,交出金海市的所有財產,滾出金海市,今生不許踏入金海市。這樣,我或許可以考慮饒你一命!」

羅小冬哈哈大笑。

宮白秋說道:「你笑個屁!」

羅小冬說道:「不說了,你們一起上吧!」

宮白秋髮了狠,說道:「兄弟們,挺好了,給我……」

這時候,一個洪亮的聲音說道:「宮白秋,你還真打算一起上啊?」

宮白秋說道:「誰?你他娘的管的著嗎?」

然後,只見從對面看熱鬧的人群之中,出來了一男一女!

羅小冬一見,驚喜交加,這人不是別人,正是羅小冬想了很久的白老大,旁邊站著的,是他的女兒,美若天仙的白若彤!

羅小冬上前,驚喜道:「白老大!」

宮白秋也顯然認出來了,說道:「白老大!」

蘇青也認出了,說道:「白老大!」

旁邊的魏雄不認識,他雖然是金老的弟子,三弟子,但是卻從來沒見過白老大,因為入門比較晚。

魏雄驚奇道:「你就是白老大?」

白老大哈哈大笑,說道:「想不到世間人,還有人記得我白某人!」

宮白秋恭敬的說道:「白老大,您來的正好,您要主持公道啊!」

蘇青也做一個拜手式,說道:「白老大,金老太爺被羅小冬擊敗,然後被陳阿彩殺掉,匕首直刺喉管! 邊唐 一刀斃命!」

白老大揮揮手,說道:「我都知道了。」

然後,大家,所有的九幫十八派不到三百個人,都在等白老大發號施令。大家均想,有白老大在,羅小冬必定死去,死定了!

忽然,白老大嘆了一口氣,說道:「羅小冬啊羅小冬!」

羅小冬說道:「白老大,我!」

白老大說道:「你什麼?」

羅小冬說道:「是他們不對,金老太爺和其他勢力的戰鬥,我不想參與,但是我正兒八經做生意,我要收購孟慶的公司,這有什麼不對嗎?」

說完,指了指旁邊的陳阿彩,說道:「比如這陳阿彩吧!她是自衛反擊,才刺死了金老太爺!」

說完,一把抓下陳阿彩的衣服,說道:「你看看!」給白老大看陳阿彩胸口上面的燙傷!

說道:「金老太爺虐待女人,他沒伺候好金老,金老太爺就用雪茄煙燙她!這是一個江湖大佬的應該的所作所為嗎?」

羅小冬說完,認真看著白老大!

白老大凝神看著陳阿彩的胸口。 幾千個官兵將燕雲府圍住,衝進府里的平民死傷兩百多個,剩下的聚攏在一起,怒目看著那些兵丁們。

現場只剩幾個男人的聲音,其中兩個是方才急急趕來的京兆府少尹朱峴和魏從事。

在人群外邊,有禮部尚書和翰林學士的人想要進來,被李東延先一步喊人給擋住了。

最煩這些文人,仗著讀過書,逢人就愛指點比劃,偏偏也是因為讀過書的原因,他們滿腹經綸水墨,說起話來頭頭是道,還擅抓人紕漏,有時那話里就跟帶著長矛一樣,把人給步步逼到角落裡邊,張口無言。

剛才情況太亂,不慎把這些人給放了進來,現在就站在那邊大罵特罵,罵的狗血淋頭。

「……明明是你們先動的手,天子腳下,你們目無君上,而對手無兵器的平民舉刀,足見你們只會欺負弱小,豬狗不如……」

「……女屍是那牙婆無疑吧,且不管是誰殺的她,她幫你燕雲府賣出過女娃,這是事實……」

「……他們衝撞了燕雲府的確不對在先,但既已停罷,便應當休戰,接下去的是非應由律例定奪,你竟還要殺,這是以公徇私,用我大乾的兵馬泄你私憤!李將軍,你到底是我大乾的將軍,還是那菜市裡賣肉提刀的屠夫……」

「……真愛殺人,我這就去啟奏陛下,北境正愁無人殺敵,你愛殺,你上那殺個痛快……」

「……你幹什麼這樣瞪著我?啊?我問你,你幹什麼這樣瞪著我?你是要殺我對嗎,來,來殺我,我看你今日到底敢不敢殺我……」

「……孩子們啊,你們的心腸到底是什麼做的,將士百戰死,不就是為了保家衛國,沒有這些百姓,哪裡有家,哪裡有國?你們沒上過戰場,就真不將自己當成一個兵了嗎,還是說你們巡街巡多了,真以為自己是那些百姓口中的惡犬了?不能夠啊,孩子們……」

……

煩!

真煩!

老子什麼時候招惹你們了!

李東延暴躁皺眉。

同時看著滿地的鮮血,也知道今日在宣延帝面前不好交代了。

「爹!」

「娘!!」

「娘親!」

「爹爹,你在這裡嗎?」

……

裡邊忽然傳來女童們的大聲疾呼。

不是趕回去了嗎!

李東延回過身去,伸手怒指:「攔著她們!」

「你私自關押童女,李東延,你想幹什麼!」朱峴上前罵道。

「真是胡鬧,這些女娃沒犯過事,憑何被你當罪犯對待!」

「你還叫牙婆子來賣她們,李東延,你混賬東西!」

「今日這些事都是你自己惹出來的,你看陛下怎麼嚴懲你吧!」

……

又開始了,沒完沒了,無休無止。

李東延強壓著心裏面的氣,罵不還口,因為還不過。

「娘!!」

女童們已經跑過來了。

被包圍住的平民裡面,有人看到自己的孩子,欣喜的叫出名字。

有的女童在地上看到爹娘的屍體,撲過去張口大哭。

不少女童則獃獃的站在人群一旁,四下望著,不知所措。

宋傾堂帶著兵馬就在後邊,李東延看到他,怒道:「宋傾堂,你乾的?」

「是,就是我乾的好事!」宋傾堂昂首挺胸說道。

想到這人的爹也是個用嘴巴逞兇鬥狠,殺人不見血的文官,李東延怒不可遏:「你好長的手,伸到我們燕雲府來了!」

「人不是我放的,」宋傾堂看著他,「我只是剛好路過,帶人保護這些要被你們殺掉的女童。」

後邊跟來的杜一德聽到這話,差點背過氣去。

剛好路過,誰他媽剛好帶著一百多個兵跑鄰居家去路過?

等等,好像不對。

杜一德緩了緩,忽的怒叫道:「宋傾堂,你跟那個阿梨是什麼關係!你同她認識?!」

宋傾堂一頓,隨後拔高聲音:「認識又如何,就是認識!你他媽來抓我啊!」

魏從事皺眉,暗道這宋傾堂真是腦子通腸子。

他暗暗推了朱峴一把,張口說道:「是啊,我們也認識,不就是這阿梨讓我們來的嗎?」

朱峴被推,眨著眼睛,聽魏從事說完后反應過來,揚聲道:「就你心心念念想要抓的那個女童嗎?不錯,我們也算認識了,今日便是她託人遞書信來的,不然我們怎趕的過來!」

真笨。

夏昭衣站在女童中看著宋傾堂,暗暗說道。

有時覺得他很聰明,腦子靈活,可現在這樣的形勢下,但凡長了個腦子都不該當眾認下。

雖說她不覺得「阿梨」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見不得人的事,但是現在這節口,換誰在李東延的位置上,都會想方設法,拚命甩鍋和潑髒水給「阿梨」,將她說的罪孽深重,罄竹難書吧。

如今高聲認下,有什麼好處?

想著,阿梨轉眸看向魏從事和朱峴,書信的確是她送去不假,不過這兩人方才的話很明顯是在替宋傾堂打掩護。

夏昭衣看著魏從事,隱約覺得眼熟,好像在哪見過。

因她這一抬頭,一個看守大牢的守衛看過來,大驚,忙伸手一指:「妖童,那妖童躲在那,將軍!就是那個阿梨!」

眾人頓時齊齊望去。

宋傾堂也看過來,一愣,真是她!

夏昭衣一身素布衣,模樣乾淨,手裡攙扶著一個女童站在人群里,齊刷刷望過來的目光,讓她沒有半點不自在,甚至,她還微微一笑,說道:「要抓我可以,換個地如何。」

「抓住她!」李東延怒聲說道。

那些守衛們作勢撲來。

女童們抱著腦袋驚叫。

一聲清脆的口哨聲忽的響起,眾人朝聲音來源處望去。

剛才還在人群里的小女童,瞬間出現在文官旁邊的空地上,正以指鳴哨。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