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所以,我是覺得。很有可能,這月靈現在很有可能是他們之間傳送消息的一種媒介,因爲月靈有一個好處就是易於隱藏。如果它跟雬月的身體已經達成了契合。那麼別人是很能發信她的。”

2020-11-06By 0 Comments

東方青冥繼續跟他說道。

“你的意思是——”我忽然有些理解他的意思了。

“對,我覺得在這場鬥爭中,很有可能雬月和我的叔叔是在合作,而對方很有可能是一個更大的勢力,但是至少在現在他們還沒有告訴我。”

是了,雬月被帶到馮村是在昨天的事情,而昨天的時候東方青冥已經到了史家泊子也根本沒有時間和他們之間有任何信息的交流。

“那她可以幫我們嗎?”

既然東方青冥將這月靈說的如此厲害,那我們是不是可以嘗試着通過他來跟雬月聯繫呢。

呆萌小妻馴夫手冊 東方青冥看着手中的若隱若現的袍子,他略一沉思道,“雖然我從來沒有嘗試過,叔叔也沒有交給我如何使用,但是既然讓我帶着來,想必是有他的用意,那我暫且試上一試。”

他說着,就對着袍子唸了幾句咒語,但是儘管他自己費了好大的裏,額頭上也是急出了大大的汗珠,那袍子仍舊是一動不動的,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

最後只好無奈的放棄了。

“你們到底準備怎麼做?”這時,旁邊的秦二哥突然上前來問道。我這纔想起秦二哥還跟在我們的身邊,如果晚上的時候,我們跟着馮村人進村,不知道秦二哥到底能不能幫上忙。

我簡單的把我們的計劃跟秦二哥說了一遍。

他面露難色的說道,“我現在從村子裏面出來已經有大半天了,要是再不回去,恐怕他們會來找我,我是不是……”

聽出來他是想要回史家泊子,但是雖然馮村這邊的迷霧重重,史家泊子卻也好不到哪裏去。

看了一眼旁邊的東方青冥,他卻非常的肯定的對秦二哥點點頭,示意他可以先行回去了,雖然心中有些不滿,但是既然東方青冥已經說出了口,我自然是不好說什麼,也只好點了點頭。

秦二哥像是的了赦免一半,將揹着的包袱留給我們說是有些食物,接着就一溜煙的朝着地道的另一頭逃走了。

之前也說過了這馮村的時間比正常的時間慢的出奇,我們等一天的時間,已經差不多時三天的時間了。

好在秦二哥的包袱裏面帶了一些乾糧,我就着水吃了一些乾糧勉強充飢,東方青冥是驅魔獵人,他倒是可以暫時的不吃東西。

終於捱到了傍晚的時候了,村子裏面的動靜漸漸的消弭,直到最後一點動靜都沒有了,我緊張的盯着洞口的方向,時間每過去一秒,我的希望就減少一分。

這時,天色已經完全黑了,我忽然聽到外面一陣輕微的腳步聲,那人好像是害怕被人聽到似的,放輕了自己的步子。

我心頭一顫,這人到底是不是白天的那個男人。

就在這時,就聽見洞口外面有人喊道,“兩位大師——”

他把聲音壓的很低,但是我還是一下子就聽出了這聲音就是白天那個馮村人的聲音,東方青冥在後面拖着我,我的身子輕輕一躍從洞口裏面出來了,緊接着東方青冥也從裏面出來了。

看到那人的時候,他還是滿臉的驚恐,

ωωω● тт kān● C○

“大師,不……不好了……”

那人看到東方青冥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哆哆嗦嗦的說道。

“你先帶我們去你家看看,到時候再說。”

東方青冥小聲的說道。

那人一聽,二話沒說,轉身就帶着我們往村子裏面走。

馮村人好像是知道那個路上有東西擋着似的,他根本就沒有走我們先前走的那條路,而是從旁邊的一片荒草地裏面穿過去的。

蒸唐 帶着我們七繞八繞的,終於到了一家門院前面,到了之後,他卻沒有馬上就開門,而是哆哆嗦嗦的躲到了東方青冥的身後道,“那個怪物就在我們的家中,求求大師趕緊去看看吧。”

大門是輕掩着的,東方青冥輕輕一推就把門給推開了。

院子裏面很安靜,但是進去之後,就能看到在一個低矮的偏房裏面正在透出來一片紅色微光。

想必那個就是他們就來供奉的地方。

東方青冥直直的朝着他們的正廳走了過去,還沒等進去,就聽見裏面傳出來一陣細細的女子的聲音,

“老公,是你嗎?這麼晚了你去哪了?”

東方青冥趕緊讓那個男人走在前面又趴在他的耳朵邊上是說了一句話,接着把一個東西遞給他。

只見他顫顫巍巍的就進了房間。

他一進入房間,就聽見那女人傳來一陣令人臉紅的聲音。

“人家……”

“嗚嗚——”

緊接着發出一聲憤怒的怪叫聲,一道黑影隨之從房間裏面嗖的飛了出來,說時遲那時快,東方青冥從懷中抽出一把長劍來,朝着那黑影就砍了過去,那東西哼都沒有來得及哼一聲就直接死掉了。

那個男人也急急忙忙的從房間裏面衝了出來喊道,“怎麼樣了,怎麼樣了。”

東方青冥沒有回答他的話,反倒是讓他那一些編織袋子過來,等那人拿了之後,他就把地上的屍體,用編織袋子裹巴起來,拎着到了房間裏面。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男人嚥了一口唾沫問道,似乎是確實被這東西給嚇到了。

但是,我從始至終,卻並沒有看到這東西的真實的模樣。

東方青冥將屍體放到地上之後,這才大喘了幾口氣。

原來剛纔的時候,他一直沒有說話,只緊張的憋着一口氣。

“我也不知道她具體是什麼東西,但是我知道這就是他們在養着的東西,等他們成型的時候,就是你們的死期。”

說着他點了一張符紙,照了一下地上的人。

接着光,我看了一眼,媽呀!還真是嚇人。

那怪物的身上長滿了獠牙,就連嘴裏面也滿是獠牙,黑色的獠牙從嘴裏面伸了出來,長長的撅在外面,臉上長滿了黑色的毛,跟頭上的毛混在一起,就像是一個毛茸茸的東西一般。

“這他麼的到底是什麼鬼?”我不由的暗自罵了一句。

“你現在才只看到了他們的外形,現在我們還不知道這東西一旦成型會有多厲害呢。”

東方青冥臉色陰沉的說道。

“你今天應該還沒喲供奉你的血吧。”東方青冥忽然對身後的男人開口問道。

那男人點點頭道,“既然大師說這事兒是在害我們自己,我們爲什麼還要供奉呢。”

“不行,你幾十年都供奉了,還差這幾天嗎?你現在要是不供奉的話,他們會起疑心的。”那男人聽了之後也沒有反對,應該是看在東方青冥將怪物給打死的份上,對他產生了一些信任吧。

所以點了點頭應了一聲是,就朝着那個偏房中走去。

我和東方青冥也跟在他的身後,準備去看看這些道人到底做的什麼法。

推開偏房,從裏面散發出來一陣濃厚的香火的味道,也足以看出這供奉可不是一天兩天了,進了偏房之後,我們看到房間裏面空空的,只在正前方的位置放了一個八仙桌子,在八仙桌子的上面放了一個香爐。 我們跟着那男人到了偏房他們供奉的地方,看到偏房之中並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只有一個八仙桌子上面放着一個香爐。香爐很大,足足有一個砂鍋般大小。裏面已經積攢了滿滿的一盆香灰。此時,在香爐中還正在點燃着一個長長的也很粗的一根香,香的上面閃着一點紅,正從上面不斷的嫋嫋升出一道香菸來。

男人走到了香爐的旁邊,從懷中拿出來一根針來。猛地將自己的拇指肚給紮了一下,隨着呀發出一聲嘶的聲音。

接着我變看到從那男人的手指肚上伸出來一個血珠。不過那血珠我一看之下就覺得有些奇怪,因爲這血珠的顏色看起來明顯比正常人的血的顏色要淡一些。

他擠着自己的拇指肚將上面的血珠滴到了香爐當中。按血珠滴到香爐裏面的香灰之上時,我發現那香灰竟然像是活了一樣,一下子就把那滴血珠給淹沒了。

那男人卻像是完全沒有發現其中的玄機一般,擦了擦手。轉身準備離開。

東方青冥給我指了一下那樽香爐,我仔細一看,竟然發現在香爐上密密麻麻的刻着咒文。心說,怪不得會出現這樣的問題。而且這裏面的村民還還毫無察覺,原來竟然是這香爐在作怪。

“你們現在這裏住下吧,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男人一邊說還一邊不住的打着哈欠。他把我們帶到了正廳右邊的房間裏面。他自己則住在了正廳的右邊。

這男人看起來也有點奇怪,在他滴血之前似乎是根本就不累,還因爲怪物的事情感到十分的恐懼,這會兒,就是滴了一滴血的功夫,整個人像是被抽空了一般,面帶倦容,走路也晃來晃去的。

我和東方青冥對視了一眼,就讓他趕緊去休息,我們也進了房間準備休息。

其實對於我們正常人來說,他們這夜晚未必有些太長了。

冷酷上司別誤會 “那人不是說在傍晚的時候,那些道人就會到村子裏面的祠堂中做法嗎?我們這會讓何不趁着他們還沒有發現,先去打探一下。”

我看着外面漆黑的夜晚提議道。

東方青冥遲疑了一下道,“萬一我們被暴露了,恐怕就會落到他們的手裏面了。”

雖然我說的是想看看那幾個道人做法,其實真實的目的只是想去找雬月,我們進入馮村根本的目的就是找到雬月,馮村已經進來了,當然要去找雬月的真身了。

雖然東方青冥一開始的時候不同意,但是經不住我的堅持,他瞪着眼睛說道,“真是一個麻煩的女人。”

出了院門之後,我們先是在村子裏面胡亂的走了一通,直到看到一個類似寺廟的地方,而且裏面還亮着紅光。

這很有可能就是那人說的祠堂了吧。

跟居民居住的平房不同,這是一個金字塔形狀造型的建築,最外面是一扇黑金漆的木門,在木門的兩邊,似乎還站着兩個雕塑的門神,但是並不是我們常見的那些人物,而是一種嘴中長着獠牙的怪物。

這門口長着獠牙的怪物讓我想到了那男人的老婆,她在死後也是變成了這幅模樣,只是比這門神更加的噁心罷了。

輕手輕腳的湊到那扇黑金漆的木門,從裏面傳來一陣氤氤氳氳的聲音,聽起來像是一些人圍坐在一起在念經。

不知道爲什麼,我有一種感覺彷彿雬月的真身現在就在這個祠堂裏面,這一念頭讓我渾身有些熱血。

悄悄的推開了那祠堂的大門的,但是,實際的情況當然沒有想得那般輕鬆,就在推開門的時候,就看到圍坐在一起的道人正在扭頭朝着我的方向看過來,而他們的中間圍坐着的正是雬月的真身。

而此時我的身體像是不受自己的控制一般,竟然直直的就朝着他們的陣法的中心走去,而在我自己看來仍舊是自我的意識,我只是想要去看中間的雬月。

“莫瑤!”

一道聲音忽然在我的身後響起,我猛地回過頭去,就看見一個人拿着一張七寸黃紙朝着我的臉上就拍了過來。

過了好久我自己慢慢的回過神來了,環顧了一下週圍是黑漆漆的一片。

“你剛纔怎麼了?”東方青冥問道。

“我……”

重新看了一下週圍,就在剛纔我清楚的在這裏看到了雬月的真身,難道是受了什麼東西的蠱惑嗎?

“我們現在在哪裏?”

我問道。

“這裏應該就是那人說的祠堂了,但是,這裏面好像根本什麼都沒有”東方青冥失望的說道。

“什麼都沒有?”我喃喃的說了一句,那剛纔究竟是怎麼回事。

“有沒有可能這個祠堂裏面有什麼開關,我們試着找找看。”這個時候,我的腦海中又響起來一片唸經的聲音,而那聲音就好像正在我的耳邊一樣。

我大口的喘着粗氣想要避開那擾人的身影。

而就在我的眼前,突然飄出來一個黑影。

那黑影身體細長,穿着黑色的薄紗,飄在半空當中,頭上也帶着黑色的面紗,我根本就看不到他臉上的容貌。

就在我愣神的檔口,就覺得那一陣經紋,像是波濤洶涌的海浪,一下子就涌進了我的腦海。

“跟我過來——”

見面的女人聲音嬉笑着說道,“我帶你去見你要找的東西——”

跟着那女人往前走去,而我可以看的出來,我們還正在這個祠堂裏面,周圍也還是黑漆漆的一片,唯一不同的是,在我的前方突然開啓了一扇門,那女人一邊輕笑着一邊引着我往哪個門裏面走去。

而在我的身後一直有一個聲音好像是在叫我。

“呼——”

忽然一個大喘氣,我整個人趴在了地上,也頓時感覺有種醒悟的感覺。

尼瑪,這個地方太邪門了,我必須得趕緊出去。

“東方?”

我扯着嗓子喊了兩聲,狹小的空間裏面傳出了我的回聲,

“東——方——”

感覺到自己的身下溼乎乎的一片,好像是有水,這會兒,我已經能夠清晰的記起來是那個身穿黑紗的女人帶着我來到這裏的,而且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這裏肯定就是那個祠堂的某個祕密的地方。

“呼——呼——呼——”

這地方像是一個地下室一樣,只有一人多高,我站起身來伸出胳膊就能夠碰到房頂。腳下走起來的時候,便響起稀稀拉拉淌水的聲音,水的深度並不高,只能夠到我的腳踝。整個地下室裏面只有我粗重的呼吸聲。

後背一陣瘙癢,我飛快的扭過頭去,“誰?”

聲音一出口立即引出了無數的回聲。漸漸的我的視線開始能夠適應這黑漆漆的地下室,接着地面上的水反出來的光線,我大概的看了一樣周圍,不過是一個簡單的類似地下室的房間,裏面什麼都沒有。

可能是我太緊張了,說不定是在剛纔意識模糊的時候自己走進來的也說不準,既然能夠進來,那一定能夠出去。

擡腳朝着旁邊最近的一堵牆走了過去,看不清牆面個是什麼東西,但是能夠看得出來是一種滑滑的亮亮的材質。

難不成這地下室還做了裝修?

我一邊想着一邊已經走到了牆根,伸出手邊去摸。

一股子黏膩油滑的感覺激的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那感覺竟然像是蛇皮一樣,就在我想着的時候,那牆上的黏膩油滑的東西竟然開始動了起來,於此同時還發出來嘶嘶的聲音。

一股子的涼氣從腳底直衝頭頂,這牆上——

密密麻麻的竟然全是蛇。

被我剛纔那麼一摸,剛開始還只是小面積的在蠕動,緊接着我看到四周的牆上的蛇全部的都開始蠕動了。

後背發涼,渾身像是長了刺一樣的既癢又疼。臉上汗珠順着臉頰留到了脖子上面。我抹了一把,死死的盯着滿牆的蛇。

“東方?”

“雬月?”

嘴裏無意識的喊着這兩個人的名字,此刻是多麼的希望能夠有人來救我一命啊。

只見牆上的蛇蠕動完了之後,他們迅速的排成了隊列,然後紛紛的從牆上伸出一顆尖小的腦袋來。

嘴裏面吐着紅色的蛇信子,嘶嘶的對着我。

我一邊摸出自己的四面佛牌,一面開始念起了經紋,現在渾身顫抖,我連想念那個經紋的思考能力都沒有了,只能哪個經紋到了腦子裏面就念出來那個經紋。

但是,蛇依舊沒喲停,他們還在不停的往外伸着腦袋,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那些蛇竟然能夠憑空的把身子懸在半空,只有蛇尾的位置是在牆面勾着的,其餘的部分伸的筆直,竟然就真的差不多要碰到我的身子了。

緊緊的閉上了眼睛,感覺四面八方的蛇頭正在朝着我的身上襲來。

那蛇信子已經舔到了我的臉上,刺癢酥麻的感覺傳來,直至那蛇的牙齒也已經蹭到了我的皮膚,他們的嘴裏面好像是吐出來一種麻藥一樣的東西,使得我的全身都僵硬了。這時,我腦海中忽然想起了,在我的體內還有冥王珠和神農青衣的魂珠,還有那個重生之後的方仙道的心臟。 被莫名其妙的帶到了一個地下室之中,而現在正被四面八法的蛇給圍攻。我用盡了渾身的解數。還是沒有能夠脫身,就任憑那些蛇在我的身上撕咬。

不知道是不是因爲有蛇碰到了我的身上的四面佛。忽然,那四面佛好像是在我的手中抖動了一下,我還沒有來得及反應是怎麼回事,就突然聽見從周圍傳來一陣噼裏啪啦的聲音,而身上那種被撕咬的感覺。也頓時減輕了,我微微的睜開了眼睛。 願你如我般情深 還是被眼睛正在對着我眼睛的一條蛇嚇了一跳。

下意識的就拿着手裏面的四面佛去擋,竟然發現那蛇好像是害怕這四面佛一樣。就倏的收回了自己的腦袋。

再看地上,原來剛纔聽到的那些噼裏啪啦的聲音就是這些蛇掉到地上的時候發出來的聲音。

身上還倒掛着幾條蛇,我伸出手來一一將他們都扔了下來,這下才發覺被蛇咬過的地方。 總裁真霸道 竟然疼的鑽心。

都說越花的蛇,毒性越大,我剛纔被這麼多各式花樣的蛇給咬了了遍。恐怕也是離死不遠了。

被這麼一攪,那些蛇都朝着一個方向爬去。他們在水中的速度極快,一條條的花蛇在水裏面飛快的扭動着身子,還不時的又落在後面的蛇從我的腿縫中穿過。碰到我的身體的時候。那種肉滑的感覺,還是讓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再看那些飛快的在水裏面遊動着的花蛇,看着也是讓人不由得感到觸目驚心啊。

看着那些蛇都朝着地下室的一個角落裏面游去了,接着便消失在哪裏,應該是有蛇洞之類的東西。

我一下子癱坐在地上,剛纔真的以爲,自己是要交代在這裏了,想不到臨了竟然被師父留給我的四面佛牌給救了一命,難道是師父顯靈了。

仔細的把四面佛牌收好。

那些蛇從牆上離開之後,我就在牆面上看到了一閃木門,就在我的正前方,毫不猶豫的就朝着那個門走去了。

但是,就在我拉開門把手,準備開門走人的時候,忽然一個念頭襲了過來,那些蛇到底游到了哪裏去了?

想到這裏,我略一遲疑,還是朝着蛇消失的地方走去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