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抱歉抱歉,晚了火速現寫的~

2022-05-19By 0 Comments

?

????

(本章完) 經過迅雷下載檢測,林天成發現林洪力練的功法比較雜,他也不知道哪種厲害,乾脆打包下載。

內勁功法的下載是很艱難的,林天成的電量也在一個個減少。

咔嚓!

就在這個時候,傳來一聲脆響,林天成腳下的地磚,竟是承受不住碎裂開來,地面也凹下去一大片。

林天成再也承受不住,單膝跪地。

「啪啪啪……」

看到林天成跪了,蘇坤楠這種大佬,竟是如小人得志一般,高興的用力鼓掌,「好啊,好好好,自古邪不勝正,仙師很好地印證了這句名言。」

林天成一巴掌把李長仁打飛,真的是把蘇坤楠嚇到了。

如今勝負已分,蘇坤楠有一種冰火兩重天的感覺,實在是沒辦法按捺住心中的狂喜。

宋莎莎看著面如死灰的凌遠山,臉上露出猙獰快意,「凌遠山,如果當初你聽我的,不要和林天成扯上關係,又怎麼會有今天。可惜啊可惜,世界上是沒有後悔葯的。」

王夢欣的伯母劉木蘭看著王夢欣,滿臉怨毒,「王夢欣,我看你以後還怎麼風光得意的起來。」

何錦威也從圍牆上靈活地跳了下來,直愣愣地看著單膝跪地的林天成,臉上的表情又驚又喜,還帶著幾分如釋重負。

不僅僅是蘇坤楠等人,有不少和林天成班底牽扯不深的人,也紛紛對林天成發出聲討。

一個大佬冷哼,「林天成在江岸省隻手遮天,翻雲覆雨,目中無人,犯下的諸多惡行罄竹難書,他在江岸省上躥下跳也就算了,竟然敢得罪申市的大佬,這種人一定要遭報應的。」

又有一個大佬,端起酒杯一飲而盡,「痛快!!!」

還有一個大佬搖了搖頭,「揭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臉,但林天成實在可恨,每次都是用巴掌打人家的臉。」

龔新宇和吳師傅等人,度過了短暫的尷尬期,這時候又恢復了幾分高人風範,開始表現知識。

龔新宇師傅道,「是千斤墜,只要練到小成境界,朝那裡一站,四五個壯漢都抬不起來。」

吳師傅微微點頭,「林仙師的千斤墜,只怕已經大成,施展出來的力道起碼兩千斤。」

凌遠山、羅少卿、楊業等這樣的重量級大佬,臉上竟然露出了顯而易見的擔憂和驚慌。

林天成沒有出現的時候,哪怕他們今日一敗塗地,也能保住風骨和顏面,因為他們相信,只要林天成不死,肯定能夠強勢歸來,那時候未嘗不能東山再起。

現如今,林天成已經出現,結果被林洪力輕鬆吊打,那麼凌遠山等人,就真的是永無翻身之日。

喬鐵已經在開始交代後事,「安泰,龍虎山仙師善惡分明,肯定不會為難你們。喬家能有百年風光,已經是老天庇佑,你們在料理了後事之後,就離開江岸省安生。」

看到眼前這樣的一幕,不知道多少人心中感慨。

如果林天成步子不要邁的那麼大,不去得罪申市大佬,在江岸省過神仙日子多好。

就算林天成得罪了江岸省大佬,如今龍虎山人上門清算,林天成完全可以不露面的。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可惜了,他終究是太年輕自負,小看了天下人物。

就在這個時候,不少人面色驟變。

在所有人的目光注視下,原本單膝跪地的林天成,竟然站起來了,看起來還非常輕鬆。就好像他肩膀上面站的不是龍虎山天師林洪力,只是一個紙人。

他已經成功下載完畢林洪力練過的內功秘籍。

原本林天成就是半步化勁,在下載了林洪力畢生修鍊的內勁成果后,實力再度飆升。

這種時候,林天成有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就好像一個嶄新的世界即將對他敞開大門,他只需要再邁出一步,便是另外一番天地。

幾乎是一瞬間,林洪力心中便湧起一股濃濃的不安,他一度懷疑是不是自己的千斤墜失靈。

沒有遲疑,林洪力氣運丹田,千斤墜再次全力施展開來。

「給我跪下!!!」

發現林天成沒有任何跪下的意思,而且對方抓住他小腿的手好像在開始發力,林洪力暗道一聲不好。

如果千斤墜失靈了,就這樣站在林天成的肩膀上面,讓林天成抓住小腿是很不明智的。

幾乎是瞬間,林洪力腳下輕點,身子落地,用陰冷的目光看著林天成,「林天成,你剛剛硬撐我的千斤墜,想必受了很重的內傷,識相的話,交出天師府偷竊的秘籍,等候發落。」

馬俊彪也走到林天成面前。

林天成已經受傷,如果還要垂死掙扎,也不需要林洪力動手,他就能把林天成輕鬆吊打。

馬俊彪正要義正言辭幾句,就看見林天成的身體,突然間出現在自己的面前,特別是林天成嘴角露出的邪魅笑容,一下就讓馬俊彪感到強烈的不安。

看見林天成揚起了巴掌,馬俊彪滿臉驚恐。

想到林天成已經受傷,實力肯定大打折扣,馬俊彪沒有躲閃,而是準備對林天成發動攻擊,來一個后發先至。

只是,馬俊彪后發先至的念頭,還沒有付諸行動,他就聽到空氣中傳來了刺耳的破空聲。

不好!

馬俊彪正準備保護臉頰,可惜的是,林天成的速度太快了,他甚至沒有來得及朝臉頰上面鼓勁,一聲驚天動地的響聲傳來。

「啪!」

多麼熟悉的聲音。

這一聲響,已經很難用語言來形容了,天崩地裂不過如此。

雖然之前林天成打過李長仁一巴掌,院子裡面的人都聽到了,但這一次的響聲,還是把大家嚇的抱頭鼠竄。

就連凌遠山這個多次聽過林天成打巴掌的人,也嚇的身子後仰。

不僅僅是喬家大院,以喬家大院為中心,差不多千米方圓的居民都聽到了這個聲音,樓房也傳來了比較強烈的震感,不少人頭上頂著臉盆被子,跑到空曠的廣場上去避險。

看見都這個時候了,林天成還敢出手傷人,林洪力暴怒。

「找死!」

林洪力斷喝一聲,立即對林天成展開暴擊。

「啪!」

…… 「白河,你估算一下,咱們能在多少時間內解決戰鬥呢。」千里疾一邊問一邊收拾裝備。

儘管他還沒有說要攻打,可他的行動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意思。

白河非常興奮,走了這麼遠的路,受了這麼多鳥氣,總算可以開戰了,說實在的,他都憋壞了。

「千里疾將軍,剛才休整的時候,我已經派出黑冰衛,將諾夫哥羅德城佈防圖都給畫來了。」

白河將佈防圖遞給千里疾,儘管比較粗糙,但已經達到了可用級別。

「好小子,你這是蓄謀已久呀。」千里疾非常滿意,白河對於戰機的嗅覺非常靈敏,確實是個當將軍的好料子。

「這不是以防萬一嘛,要是將軍不肯打諾夫哥羅德城,這就是一塊爛布,就當成我收藏的地圖之一好了。」

白河笑道,他有收藏各種地圖的習慣,家中更是擺放了古今往來各種各樣的地圖。

「這諾夫哥羅德城裏頂多有一個步兵團的兵力,而且就是那種地方守衛團,根本不足為慮,將軍給我一千人,足以拿下城池。」

白河拍著胸脯保證道。

豈料千里疾搖搖頭:「獅子搏兔尚需全力,除非目的所需,否則我打仗從不留守,咱們整個團一起上,毒人部隊在側翼進行掩護。」

「要以最快的速度拿下此地,拿下之後儘快補充物資,不可停留太久。」

若非無可奈何,千里疾也不會出此下策。

他這邊一打,不出幾天,整個冰雪國都會知道有一股敵人來到了他們的大後方。

各地的軍團都會往這裏開拔,到時候勤王的人比比皆是,而千里疾也會陷入險境。

「進去第一件事便是尋找醫療物資,這是軍令,違者斬立決。」千里疾再三強調,畢竟救人如救火。

無論用什麼辦法,他們都要儘快拿到醫療物資,給傷兵們治療。

如果不及時給傷兵們治療,很容易就引發感染病死。

……

諾夫哥羅德城牆上,駐守長官巴頓昏昏欲睡,他昨夜喝了許多伏特加。

背上的傷口還在刺痛,那是前幾天他在野外和棕熊搏鬥留下來的。

要不是他手裏有槍,要不是他帶着好幾個警衛員,他早就成了棕熊的腹中餐了。

當然事後他才后怕,只因那天喝了太多伏特加,這才讓他不顧眾人的勸阻,非要去野外找棕熊單挑。

別看冰雪國人飼養棕熊,棕熊似乎已經成了他們的寵物。

那只是表象而已,與寵物棕熊不同的是,野外的棕熊擁有更加強大的力量和野性。

在它面前,人類除非持有武器,否則不會是它的對手。

「這天氣好熱呀,快把我熱昏了。」巴頓脫下軍裝,摔在地上,露出自己毛絨絨的胸膛。

習慣在寒冷生活的冰雪國人,是受不了炎熱天氣的,剛剛熱上一點,他就開始發牢騷了。

「將軍,你看那邊!」正當巴頓打算找處陰涼的地方歇息之時,他聽到了不停傳來的腳步聲。

轟隆隆,轟隆隆,那腳步聲非常整齊,聽起來就像是地震一般。

「那是誰,是咱們的部隊嗎?」巴頓疑惑地看着遠方。

這也難怪巴頓疑惑,沒能及時反應。

因為千里疾在一開始遠征隊時候,就已經士兵換上了冰雪國的軍裝,還換上了冰雪國的軍旗。

就是這一點,迷惑住了巴頓。

巴頓再也沒有機會醒悟過來了,因為漢軍的獠牙已經到他的跟前。

「啊,是敵人,有敵襲。」

當火炮聲響起,狠狠地炸開城牆,在巴頓不遠處引爆的時候,巴頓才意識到自己究竟遇到了什麼。

只可惜一切都晚了,地方守衛團不僅裝備差,訓練也非常不足。

這樣的部隊在千里疾這五千人面前,就是一塊肥肉罷了。

「長官,快點撲下來。」只聽到一聲高呼,有人將自己撲倒,緊接着炮彈身後炸開,他也失去了意識。

……

千里疾騎着戰馬走進諾夫哥羅德城,身後跟着的還有白河。

「三個小時不到,解決戰鬥,這群冰雪國士兵根本就是豬玀。」

「哦不,就算是豬玀,放開來,三個小時,咱們也抓不完呀。」

千里疾笑道,他沒想到自己真的在敵人大後方攻下一座城池。

如此瘋狂的做法,放在以前千里疾連想都不敢想。

現在他卻真真切切地辦到了。

「快點搜集醫療物資,咱們在此地不能休息超過一天。」

好不容易進了城,士兵都想好生休息一番,千里疾卻知道,他們休息不得。

就算再怎麼隱蔽,說到底諾夫哥羅德已經丟了,即便城內的人無法跑出去說,城外來往的商人也會發現異常。

只要他們把消息帶回去,千里疾他們將徹底暴露在冰雪國的視線之下。

在敵人的大後方,出現這麼一隻軍隊,無論是冰雪國皇帝還是其他國家都會大驚失色。

他們就如同風雨當中的一瓢輕舟,隨時一個巨浪打來,就得翻船。

「喏!」白河立馬下去操辦。

於是乎諾夫哥羅德城裏,開始雞飛狗跳了。

為了保住士兵的姓名,他們強行徵用了城中百姓家裏的醫療物資,儘管違反了軍紀,但那是千里疾特許的。

用千里疾的話來說,總不能看着士兵死在自己面前吧。

有了千里疾的特許,徵用醫療物資的速度很快。

而千里疾也站在了諾夫哥羅德城牆之上,眺望着這北國異鄉,蒼茫大地。

……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