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接下來的時間,她也沒再用這些瑣事煩人。

2020-11-03By 0 Comments

冰川神宮雖然毀掉了,但並不意味著桃花源里就失去了武力。

恰恰相反,因為林昊傳下法門大肆縱容,儘管時間才過去短短的一個月,實際上,桃花源的整體實力不降反升。

尤其是專門挑選出來十二桃源神衛,目前儼然都已經是半步先天級別的高手。

這還不算炎姬劍姬等靈體式神。

有如此實力,即便林昊不插手,世俗那些產業,她依然有著十足的把握收服並完成整合。

最後還有一件要事,那就是守在外面的人。

「外面那些人已經等了很多天了,是不是見一下,也安一下他們的心?」松島香子小心問道。

桃花源外,小世界入口附近有很多人在等。

不論他們最初是怎樣的想法,現如今,冰川神宮覆滅,須佐之男不戰而逃已經不是秘密。

這樣的情況下,他們自然不敢走,他們自然要面見這位新的「神靈」,以示效忠。

此前因為林昊在閉關,不方便打攪,松島香子便將此事壓下了。

而今林昊馬上就要離開,這事卻是不得不提一下。

強行復婚:冷心前夫惹不起 林昊也沒拒絕,聞言點頭道:「那就見見吧……」

果真也只是見見。

柳生、甲賀、千島、雪野,等等等等,便是連伊賀家族都來人了。

也不是空著手。

還以為林昊跟須佐之男一樣,這些家族收羅了大量美女,全都是妙齡處子。

在此之外,拿來的珍寶古董乃至房產地契,皆不在少數。

結果林昊也沒什麼興趣。

除了一些名貴的玉石翡翠,以及一些上了年份的珍貴藥材,其它的他全都沒要。

倒是松島香子擇取幾處海外產業收了,比如波爾多的酒庄,又比如紐西蘭的牧場,等等。

這幫人也很知足!

這些年付出不少,卻從未從須佐之男這裡得到任何好處。

是以哪怕最後就隨便打發了幾袋米,幾壇酒,這些人依舊千恩萬謝,歡喜連天。

當然,這些東西本來也是不錯的好東西,對他們大有好處,值得歡慶。

……

林昊離開桃花源,除了小桃留在血桃林,另外幾個靈體式神全都帶出來了。

一路在耳邊嘰嘰喳喳,兩天之後,他再次回到東京。

機票都買好了,機場大廳,眼看就要登機,忽然一個電話過來,臨時他又改變行程。

當天下午五點,華夏香江機場。

「哥,咱們這位新教官真有那麼厲害?」

「叫隊長,這裡沒有你哥!」

「是是是,龍威隊長,龍威大隊長,這下滿意了吧?那你趕緊回答我的問題!」

「回答什麼?林教官當然厲害了,你當紫禁之巔那一戰是假的?」

「就是,龍蔚妹子,這話你私底下說說還行,我們呢也不跟你一般見識,真要是給幾位長老或者組長聽見,估計你要關禁閉了!」

「是啊,林教官的厲害,那是毋庸置疑的,你看我們,實力進步多大,這就是最好的證明啊!」

「小龍蔚,沒什麼好不服氣,真的。

連古武界那幫先天宗師一個個都服服帖帖的,現在也不敢跟我們炎龍組對著干,你覺得咱們教官可能沒實力?」

「清明之夜,紫禁之巔,騰雲而上,抬手間那披甲門龐門主被打落紫禁之巔,全程不帶一絲煙火,全程不傷一草一木,一磚一瓦,那完全都是仙人一般的風采,至今回想猶自熱血激蕩啊!」

「……」

接機大廳一腳,龍威,龍蔚,並幾名炎龍組成員一邊小聲說著話,一邊默默等候。

香江這邊出了點狀況,截止目前,炎龍組依然沒法處理,所以上面讓即將回國的林教官順道走一趟。

這所有人裡面,龍蔚是唯一一個沒見過林教官真容的。

當日自東京撤離,她就直接來到這裡執行新的任務,並未回歸總部。

是以對於那位林教官的厲害,她並沒有十分直觀的了解。

在她看來,那林教官或許很厲害,但絕對沒有那麼神。

這次出現的狀況,連炎龍組長親自出面都搞不定,她才不會相信那個林教官真的那麼厲害,比組長都強。

便是因為懷著這樣一種心理,她根本都不愛聽旁邊千篇一律的盲目崇拜與吹噓。

眼瞅著距離航班降落還有一些時間,以上衛生間為借口,她溜了。

此後約莫十五分鐘,自東京飛來的航班降落,林昊下機…… 「是你?」

「是我!」

「你怎麼還沒死?」

「我為什麼要死?」

「你,你來這裡幹什麼,誰讓你來的?」

「跟你有關係嗎?」

「怎麼就跟我沒關係?」

三國之他們非要打種地的我 「神經病,懶得理你!」

「……」

仇人見面,分外眼紅。

林昊這才剛出來,迎面就被龍蔚撞上,順帶著她手上一兜奶茶也全都掉在地上。

等看清是他,龍蔚立馬就不幹了,開始胡攪蠻纏。

龍威幾人聞聲而來的時候,她還在發瘋。

「不許走!」

「你給我站住!」

「說了你不許走,你聽不見是不是?」

「你最好老實交代,當時你怎麼活下來的,你是不是變節投敵,出賣國家機密了?」

「……」

越說越不像話了。

你都能活下來,林教官活下來不是很正常,他需要變節投敵么?

龍威一張臉頓時漆黑如鍋底,心中羞憤得要死,一把拉住妹妹龍蔚,他呵斥道:「你給我閉嘴,還要鬧到什麼時候?」

「哥,他……」

「他什麼他?他也是你叫的,叫教官!!還有,說了多少次了,這裡沒有你哥,只有你的隊長!!」

龍威口氣異常嚴厲。

龍蔚還不服氣,還想再說,某一刻突然就愣住了。

看看林昊,又看看龍威,然後又看看旁邊畢恭畢敬的其它戰友,她指著林昊道:「他?教官?

不是,開什麼玩笑,別說他就是那什麼林教官,別說他就是上面派來的人……」

自然不是開玩笑,所以根本都沒人笑。

林昊也懶得理會,看著龍威淡淡道:「這是你妹妹?」

「是!」龍威硬著頭皮,面色脹紅,只覺得整個龍家的臉都被這不靠譜的妹妹丟盡了。

林昊也沒怪責什麼,只道:「回去多教育教育,這樣很不好!」

話也不重,龍威卻臊得臉都紫了。

旁邊,幾個炎龍組成員憋著笑,滿臉通紅。

龍蔚卻是深深的被激怒了。

「你說什麼?」

「有種你再說一遍?」

怒氣沖沖瞪著林昊,大有一言不合馬上開打的架勢。

林昊也不怵,淡然道:「回去多教育教育,你這樣真的很不好!」

這下龍蔚直接炸了。

「你說什麼?」

「混蛋,你在說本小姐沒家教嗎?」

「你說清楚,誰需要多教育,我這樣哪裡不好,你說,你給我說清楚!」

「……」

袖子擼起來了,露出兩截粉嫩潔白的藕臂,只是似乎受過傷,右臂上有一道清晰的疤痕,猙獰如蜈蚣,十分惹眼。

拳頭也捏起來了,看上去要揍人。

林昊嗤之以鼻,根本不理,對龍威道:「她自己也知道沒家教了,回頭帶回去多管教……」

說完信步就走。

「混蛋,我,我打死你……」

真是被氣得七竅生煙了,怒吼一聲,龍蔚提拳就上,結果還沒出手就被龍威拿住手腕。

「你鬧夠了沒有?」

「非要丟盡龍家的臉面你才高興是不是?」

怒目相視,龍威口氣空前嚴厲。

似乎是從來沒有被這樣嚴厲對待過,當場龍蔚就懵了。

「哥……」

就這麼呢喃了一聲,緊跟著一股委屈湧上心頭,吧嗒吧嗒,她開始掉眼淚。

龍威也沒給面子,逮著又是一頓訓斥,旁人勸也不管用。

此後不久,他又帶著龍蔚跟了上來,沉聲道:「還不給林教官道歉?」

龍蔚委委屈屈上前。

本來想著忍一忍道個歉算了,只是一看那張人憎鬼厭的冰塊臉,頓時心裡的氣又上來了。

「我才不要跟你道歉!」

「我不知道你給我哥他們吃了什麼迷魂藥,但是林昊,我告訴你,總有一天我會拆穿你的真面目,總有一天!」

說完就怒氣沖沖的跑了。

原地,一群炎龍組成員面面相覷,哭笑不得。

龍威也是尷尬得不行,紅著臉上前道:「教官別生氣,回頭我一定好好管教!」

林昊也沒說什麼,只問:「你管的住嗎?」

噗——

哈哈哈哈——

瞬間周圍鬨笑一片。

龍威一張臉直接脹成豬肝色,正要說些什麼,林昊卻搖了搖頭:「別想太多,我就隨口問問。」

是啊,就是隨口問問……

這下周圍笑聲更大了,龍威也更加鬱悶得不行。

從機場離開,車上,龍威大致將這邊的情況說了一遍。

聽完,林昊問道:「你的意思是,余家的人招惹了厲害的降頭師?」

降頭,一種南洋秘術,與華夏苗疆一代盛傳的蠱術有一定相似之處,當往往更加的陰毒詭異。

能施展降頭術的人便稱之為降頭師。

林昊並不了解所謂的降頭,他甚至都沒怎麼聽說過,但是龍威顯然是做了足夠功課的。

按他的說法,目前香江來了一位很厲害的降頭師,這位降頭師也不針對別人,就針對余家的人。

荒海有龍女 余家是香江很有名望的家族,對於余家最近發生的情況,國家也很重視,所以特意命炎龍組過來處理。

但是幾乎沒有效果可言!

降頭術實在太過詭異,根本無跡可尋。

哪怕炎龍組方面已經很仔細,余家依然每天都會有人死去。

死狀很是詭異。

有的七竅流血,無故暴斃;有的皮下鑽出毒蟲,痛苦化作一灘膿水。

也有的胃裡莫名其妙有一堆玻璃渣,更有甚者,無端端精神失常,跳樓上吊。

便是因為這些,目前余家人心惶惶,炎龍組方面也束手無策,壓力山大。

就林昊的問話,龍威肯定答道:「就死狀來看,必定是降頭術無疑。

施展降頭術的降頭術十分高明,精通葯降、靈降、鬼降等多種降頭術。

而根據基地的記載,能施展這麼多種降頭術的,無一不是頂級的降頭師。

至於是否余家招惹了厲害的降頭師,這一點也是毋庸置疑的。

早些時候死的都是一些余家的下人,等下人都嚇得逃走,就開始死余家的一些人。

那隱藏在暗處的降頭師似乎有意製造恐慌,目前余家的情況十分不妙……」

便是這麼說著,不知不覺,余家到了。

那是一座佔地極廣的莊園別墅,抬頭看去,它籠罩在暮色中,看上去暮氣沉沉。

林昊剛下車,龍蔚紅著一雙眼走了過來…… 「紅玉姐死了,死得好慘……」

梁紅玉,余家第三代長孫媳婦,為人善良溫和,而今已經懷胎八個多月,即將臨盆,今天卻死了,而且死狀極其凄慘,彷彿被人隔空凌辱致死。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