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接連三聲爆響,一個重物掉落在地,烏鶴一愣,下意識的回頭一看,卻發現居然是領頭法師的屍體,一時間有點沒反應過來。

2020-11-02By 0 Comments

但是隨即他感覺到有人拍自己肩膀,轉頭一看,赫然發現張誠正站在自己身後。

“黑雲宗不會放過你的……”

烏鶴剛說一句,突然感覺胸口一涼,低頭看去,發現自己胸口已經被一根黑棍子洞穿,隨即便是無盡的黑暗涌來,身子軟軟的掛在哭喪棍。

張誠手一揚,將烏鶴祖師的屍體拋開,棍身一抖將面的血跡和內臟碎片全部震落,擡腳朝山下走去。

小靈和一幫孩子提心吊膽的看着山林方向,直到張誠的身影出現,才長鬆了口氣。

不過一會兒的工夫,那些高高在山的仙人被屠戮一空,好些連屍體都沒剩下。

要知道他們可是仙人啊!揮手能找來雷電烈火,但是在這個外來者面前居然連抵抗的機會都沒有。

這厲害得也太過分了吧!

看着張誠走到近前,小靈滿臉的呆滯,半天說不出話來,宛如在夢。

“沒事吧?”

淡淡的三個字將小靈驚醒,她猶豫了很久,踉蹌着站起身來,開始帶着一幫孩子收拾村民們的屍體。

過了許久,小靈纔將村民們的屍體集到一起,連那些法師的屍體也搬了過來,蓋枯草,點一把火。

火焰熊熊燃燒起來,騰起大量的黑煙,焦臭味瀰漫四周。

小靈拉着一幫孩子跪在火堆前,痛哭流涕。

張誠只是在一旁默默看着,沒有幫忙也沒有說話。

如果他早點出手,是有機會救下所有人的,但是在他並不後悔,也沒有內疚。

神仙不救作死人,這幫村民的心裏只剩下自己的性命,在危險面前,居然毫不猶豫的捨棄了自己的孩子和小靈。

這樣的人……已經不能算是人了,死了也死了吧。

過了很久,小靈才擦乾眼淚,從地撿起一根尖銳的乾柴,突然朝着自己的脖子插去。

“呯!”一顆小石子橫飛而來,將乾柴打斷成兩截。

小靈愣了愣,回頭苦笑道:“你走吧……村子沒了,我活着還有什麼意思。”

張誠搖了搖頭,伸手一指地的十幾個孩子,“你要是死了,他們怎麼辦?難道你想讓他們跟你一起死?”

小靈的目光轉到那些稚嫩的面孔,淚水再次奔涌而出,捂着臉嚎啕大哭起來。

“姐姐,別哭了,我已經長大了,以後我來保護你們!”

一個十歲出頭的孩子站了起來,抹了抹臉的黑灰,大聲說道。

其他孩子一聽,也抱着小靈哭喊道。

“對……姐姐你別哭了,阿爸阿媽不要我們,村子裏只有你對我們好,以後你是我們的阿媽……”

“姐姐,你別死,你死了我們再也沒有親人了。”

聽到這些話,小靈哭得更加厲害,張誠揹着手,淡淡的說道:“你以前都是爲了別人而活,爲了救那些村民,甚至情願變成殭屍,但是剛纔那些法師要殺你的時候,你那些鄉親又是怎麼對待你的?”

“我明白……”小靈慢慢止住了哭泣,跪在地對着張誠磕了幾個響頭,懇求道:“你是屍神殿的神使,求求你把我變成殭屍吧!以後我爲你做牛做馬,只求你能庇護這些孩子。”

“唉……”張誠長嘆一聲,感覺自己剛纔的話真是白說了。

“我不是什麼神使,也不會把你變成殭屍,你想保護他們,得靠你自己努力。”

“我?”小靈一愣,“我能做什麼?”

“既然那些仙人能修煉,爲什麼你們不能修煉?只要有了法力,還需要尋求別人的保護嗎?”

“修煉……”小靈滿臉的苦澀,“那些仙人的典籍哪裏是我們接觸得到的,算想修煉也沒辦法啊……”

張誠笑了笑,“你之前不是想跟我學本事嗎?我可以教你。”

小靈一張嘴瞬間張得老大,“你……願意教我?”

張誠故意板着臉,沉聲說道:“還不跪下拜師,難道你不願意?”

“願意願意!”小靈全身一抖,慌忙跪在地磕了三個頭,“蘇里卓雅塗靈拜見師父,謝謝師父……”

張誠點了點頭,嚴肅的說道:“從今天起,你是我的二徒弟了,也是神君觀的二師姐,走在外面要記住,輸錢也不能輸臉,不要墜了我神君觀的威風!”

神君觀……

小靈心裏默默記下這個名字,重重的點了點頭,“小靈明白,師父,既然我是二師姐,那還有個大師兄吧?他是不是很厲害?”

張誠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的說道:“你大師兄是開健身房的,只算個記名弟子吧,不用管他……”

“健身房?”小靈愣了愣,滿臉的疑惑,但是也沒敢多問。

今天這事說到底還是因張誠而起,雖然他不在意那些村民的死活,但是眼睜睜的看着小靈跟這些孩子留在這兒送死,他還是做不到。

算了……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再幫他們一次吧。

從之前那些法師來看,盤踞在黑雲山的這幫人應該修爲不低,甚至很可能還有天師境界以的老怪物,自己殺了他們的人,他們肯定不可能善罷甘休。

自己倒是可以一走了之,但是小靈跟這些孩子怎麼辦?

她們手無縛雞之力,算逃離了這裏,以屍界的兇險,只怕還是活不過一天。

所以……想讓她們生存下去,最好的選擇是讓她們自己強大起來。

想要做到這一點,最快的方法自然是將小靈變成殭屍。

張誠已經是屍魔之身,早可以發展自己的後裔,只是在陽間不方便這麼做而已。

如果將小靈變成殭屍,以她先天煉體的資質,修煉起來應該很快,到時候起碼自保是沒問題了。 381章 誘殺?????黃鸝焦急的看着這一切,一把拉着我的手臂,帶着哭腔的喊道:“小蘇,快想想辦法,救救我哥哥。” 宇宙拒絕毀滅 大舅子有難,我這未來的姑爺又怎能袖手旁觀,我就連忙招呼着猴子端起槍開起了火來。我們兩個的槍法雖然不能和大壯阿豹他們相比,但是也算是可以的了,這種槍用久了,自然就習慣了。但是我們這回卻遇到了對手,那蜻蜓怪鳥上下翻飛,根本就不給我們瞄準的機會,我們的子彈也它一根毫毛都傷不到。它反而是從容不迫的繼續撕扯着蘑菇蓋子。照這樣下去,虎少就危險了,他的臉上也顯露出急躁的神色來。?

我一看這樣不是辦法,把手中的槍往大塊頭的懷裏一塞,朝着猴子說道:“猴子,你的你把匕首還在不?”?

猴子頭也不回的繼續射擊,說道:“當然在了,那可是我猴子的命根子,怎麼了?”?

我一邊往身旁的大蘑菇上爬,一邊說道:“我上去把它引過來,你就在下面抽冷子幹掉它。”?

猴子也嚇了一跳,連射擊也忘了,說道:“你可要想好了,這可不是鬧着玩的事,小心把自己搭進去。到時候魚沒有釣到,誘餌卻被吃掉了。”黃鸝也在旁邊關切的說道:“小蘇,行不行呀,你可不要逞能呀,要不我們另想辦法。”?

我一邊爬一邊說道:“來不及了,虎少估計撐不住了,只有賭一把了。”?

我爬上了大蘑菇,這裏有兩朵靠在一起的大蘑菇,我的雙腳分別踩在兩朵傘蓋上,猴子就把我的強丟給了我。我一手提槍,一手從腰間抽出手電將狼牙手電調成了強光模式就向那隻蜻蜓怪鳥照去。那隻蜻蜓怪鳥由於沒有了我們的騷擾,就開始專心致志的撕扯着傘蓋,幾乎要碰到虎少的頭頂了,急的下面的黃鸝失聲尖叫起來。?

這種怪鳥長期生活在這種微光的環境之下,現在被我強勁的手電光一照,反應是相當的強烈,它雙翅扇動,身子一下子就升到了半空。我就開始大喊大叫起來,那隻怪鳥顯得有些猶豫,不知道是該往我撲過來,還是繼續攻擊傘蓋下面的虎少。?

我就開始扯着嗓子嗎罵,把我能想到的罵人的詞彙都罵了出來,爲了引起它的注意力,我甚至還在上面亂跳。 誤惹夜帝:神祕老公帶回家 很快,我罵人的詞彙都用光了,沒有辦法,我甚至大聲的朗誦起《沁園春.雪》來,可惜的是我一緊張,後面的刺就都被我忘得乾乾淨淨的,一下在就卡殼了。?

我記得大叫:“猴子,給點提示,找點罵人的話來。”?

猴子在下面起鬨道:“你罵人的水準已經大大的超過我了,我能想到的詞兒都被你罵完了。沒辦法,我看你只有跳脫衣舞了。這隻怪鳥肯定是隻母的,聽我的沒錯,快點脫衣服。”?

我不禁對猴子破口大罵起來,這時我這邊的動靜終於吸引了空中的怪鳥,它的雙翅一展,刷的一下就朝我衝了過來。奶奶的,這速度也太快了一點,我練槍都來不及瞄準,乾脆往下面一丟,嘴裏喊到:“過來了,過來了,你們準備好。”然後就轉身朝這怪鳥大喊,眼看着那隻怪鳥已經凌空要衝到我面前了,我一個轉身就朝大蘑菇的後面跳了下去。?

那隻怪鳥來勢很急,我像下面一跳,它根本來不及轉身就直直的衝了過來。我的身子落在地上打了一個滾,扭頭一看,那隻怪鳥長着獠牙的大嘴已經快要觸及到我的鞋子了,我連忙把腿往後縮。而那隻怪鳥的身子就被兩朵大蘑菇厚實的傘蓋給卡在了中間,一時之間動彈不得。?

但是這兩朵大蘑菇是困不住它的,怪鳥的身子就開始左右的亂撞,撞的蘑菇搖晃不已,眼看就要斷了。不帶我發話,早就準備好的猴子大喊一身操着那把鋒利的匕首就撲了上去,一道就砍掉了那隻怪鳥的一隻觸手。然後就像怪鳥的腹部刺了下去。?

眼看着猴子猴子就要成功了,不成想那隻怪鳥還有七隻觸手,這個時候就紛紛的伸了過來,惡狠狠的向猴子抓去,猴子不得不放棄攻擊怪鳥的腹部,調轉刀尖開始手忙腳亂的對付起那寫觸手來。怪鳥一邊用觸手對付這猴子,一邊不停的扭動身子撞擊大蘑菇,粗大的蘑菇柄都開始搖搖欲墜了。我坐在遠處乾着急,照這個樣子下去很快它就會擺脫傘蓋重新飛上去,那我們就沒有機會了。?

鬼見愁一看勢頭不對,也拿着軍刀衝了上去。這裏的地勢由於受到這些大蘑菇的限制,散彈槍在這裏不太好使,說不定就會傷到自己人。就連黃鸝也拿着刀子往前衝。我也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準備衝過去幫忙。只見鬼見愁一道刺在了怪鳥的肚子上,沒想到這隻怪鳥的肚子卻是極富彈性,刀子只刺進了不到一半就被四周的肌肉給夾住了,連抽都抽不出來。這時嚓的一聲,靠近我們這一邊的那朵大蘑菇終於承受不住了,轟然倒地,眼看着那隻怪鳥就要跑了。?

我還跑到半路,看到這情景心中一涼,到底還是功虧一簣。這時大塊頭大喊一聲:“都給我躲開。”?

我們扭過頭看去,由於沒有了大蘑菇的阻擋,一下子就騰出了空間。大塊頭就抱着我先前丟在地上的槍,跑過來對準了怪鳥的腦袋,然後不斷的扣動扳機,直到把子彈打光了。那隻蜻蜓怪鳥嘴裏發出了刺耳的尖叫聲,身子不停的翻滾,將另一朵大蘑菇也撞到在地上。它的腦袋被大塊頭近距離的射進了幾顆子彈,鮮血流了一地。在地上翻滾了幾下之後終於不再動彈了。?

我們七手八腳將虎少從傘蓋裏面拉了出來,虎少還算是鎮定,出來了以後就不停的對着我們道謝,他的手臂的骨折還沒有包紮好,臉色還有點蒼白。我們幾個就圍着這隻死去的怪鳥看起了稀奇,這樣的怪東西我們還真的沒有見過。就在這時,我就聽到了後面黃鸝“啊”的一聲驚呼。? 383章 黃鸝遇襲?????黃鸝的聲音傳了過來:“好的,那你快點……啊……”黃鸝這時發出了一聲驚呼,不好她又出事了。猴子在旁邊說道:“哎喲,我的姑奶奶呀,不會又出什麼事情了吧??

我飛快的跑了出去,水潭水面寬闊,上面還依稀飄着一些水霧。我跳進了水裏面,這裏的水溫明顯比正常的水溫要高,肯定又是連接着地下的溫泉的。那邊的黑暗中也衝出了兩個人影,那是大壯和阿豹,加上我們這邊的幾個人,我們都向水潭中心的礁石遊了過去。?

我的水性是最好,我游到了礁石上面,站在一大塊突起的石頭上面大喊:“黃鸝,黃鸝,你在哪裏?”?

遠處隱隱傳來了黃鸝焦急的迴應:“我在這裏,快點來救我,快呀,我快堅持不住了。”?

這時大壯和猴子他們幾個都已經游到了礁石之上。我們就一起朝着黃鸝聲音傳來的方向飛奔。繞過幾個巨石堆,我們的就出現了俄一直巨大的蜥蜴。這傢伙和我們在電視上看到的那種科莫拉多大蜥蜴幾乎是一樣的個頭。它正堵在一塊狹窄的石縫口出,正在不斷的往外扯着什麼,裏面就傳來了黃鸝驚恐的叫聲。黃鸝躲在了石縫裏面,而大蜥蜴就拼命就愛那個它細長的嘴往裏面伸。黃鸝將自己背上的揹包接下來擋在自己的身前。而大蜥蜴的嘴巴最揹包擋住了無法下口。現在它正在用尖利的牙齒拉着揹包使勁的想往外面拉,只要扯出了揹包,黃鸝就再也不能抵抗了。黃鸝的力氣怎麼比得上那隻蜥蜴,揹包一一下在就被扯了出去,惹得黃鸝一陣的尖叫。?

我一看黃鸝形勢危機,端起從猴子那裏拿過來的散彈槍就開始猛烈的射擊。砰砰的好幾聲槍響以後,那隻大蜥蜴在打的在地上滾了好幾滾。但是它有着一身堅硬的細鱗甲片,這些子彈居然沒有穿透那些甲片。但是畢竟子彈的衝擊力還是很大的,這隻蜥蜴顯然吃疼不已。蜥蜴被激怒了,它爬起來以後就放棄了黃鸝,然後朝我們撲了過來。長長的尾巴一陣的甩動,速度是非常的驚人。我又急忙扣動扳機,但是這個時候這支槍的子彈經過了那剛纔的一陣猛打,子彈早就耗盡了。?

我一看再想跑已經來不及了,順勢就抓着槍管,倒轉槍身用槍托狠狠的朝蜥蜴的腦袋砸去。嘩的一聲,我手中的槍準確的砸在了蜥蜴的身上,然後就散落了一地,而蜥蜴卻好像沒事的人一樣繼續超前猛衝。眼看着他的血盆大口就要咬住我了。?

這時我身後的槍聲響起來了,那是大壯趕到了。蜥蜴的嘴巴朝我大張開來,大壯的子彈就有一顆正好射在它的嘴巴里面,那隻蜥蜴的嘴巴里面可是沒有甲片的,所以一下子嘴裏就冒出了大量的鮮血,看起來更加的猙獰。?

大蜥蜴這個時候已經意識到了眼前的這幾個人是不好惹的,就有點畏畏縮縮的不敢向前衝了。而這個時候,黃鸝就趁着那隻大蜥蜴忙着面對我們的時候,想偷偷的從石縫裏面爬出來朝我們這邊跑。但是沒想到那隻蜥蜴的眼珠子頂在腦袋上面,這是可以轉動的。黃鸝的一舉一動都落在了它的眼中。?

蜥蜴就閃電般的往前一衝,張嘴就咬住了黃鸝的半邊身子,得手以後的蜥蜴連看都不看我們一眼,嘴裏銜着黃鸝的身子就開始往回跑。黃鸝則發出了痛苦的喊叫聲。我心中大急,從腰間抽出黑刀,然後就飛快的追了出去。?

大壯這個時候也不敢在輕易的用槍來打了,也從腰間抽出了蛇劍,然後就緊跟在我的後面追了上來。其他的人則緊緊的跑在我們的後面。那隻蜥蜴嘴裏銜着一個人,奔跑的速度自然慢了許多,我們之間的差距就一步步的縮小了。我們跑過了亂石,前面就出現了一個坑,坑的口子不大,四周很是光滑,好像是長期的的摩擦財形成了這樣的光滑表面。而蜥蜴奔跑的方向就是那個坑,很顯然那就是他的老巢了。?

我心中大急,要是讓他回到了巢穴裏面,黃鸝就凶多吉少了。黃鸝一邊發出痛苦的喊聲,一邊在自己的腰間摸索,就看見她的手中多了一把軍刀。她忍着自己鑽心的劇痛,然後舉着軍刀狠狠的向蜥蜴肩部刺了下去。但是那隻蜥蜴的甲片連子彈都能擋住,一把普通的軍刀自然是沒有作用的。軍刀在蜥蜴的肩部一滑,就掉落在了地上。?

這時大壯本來是跑在我的身後的,但只這小子的體能實在是很變態的,他居然已經跑在了我的前面,眼看着那隻蜥蜴就要跑到坑的邊緣了。打大壯虎吼一聲,身子騰空而起,一下子就跳在了蜥蜴的背上,然後將手中的蛇劍盡力的刺了下去。大壯的蛇劍可是一個寶貝,喝多糉子都是栽在它的手上。但是這隻蛇劍只是對一些帶有道術的不乾淨的東西有效,而面對大自然的生物卻是沒有作用的。就聽見一聲脆響,那把蛇劍刺在蜥蜴的甲片上面,由於用力過猛,一下子就斷成了兩截。?

大壯也是發了一下愣,他顯然沒有考慮到蛇劍對這些生物是沒有特殊作用的。用蛇劍去刺蜥蜴,效果還不如一把普通的軍刀。這時後面的猴子喊道:“大壯,接住。”然後猴子就扔出了那把鋒利的匕首。?

大壯伸手一接,將猴子扔出的匕首拿在了手裏,然後有死命的往下一刺,這次可是選對了兵器。這把匕首雖然沒有神奇的功效,但是它有一個好處,那就是削鐵如泥,鋒利無比。這把匕首就直接刺進了蜥蜴的身體,一直沒到刀柄。?

受此重創的蜥蜴疼得大嘴一張,黃鸝就掉落在了地上。蜥蜴順勢一個翻滾,大壯就跌落了。而蜥蜴引以爲傲的甲片都擋不住我們,它就再也不敢停留,連看都不看我們一眼就鑽進了那個大坑。猴子他們這個時候已經趕到了,猴子說道:“想跑,沒那麼容易。”? 但最大的問題是,一旦變成殭屍魂魄會消散,從此以後沒有靈智,到時候別說是抵抗那些法師了,只怕小靈自己會將那些孩子全部殺光。

所以這條路是行不通的,還好張誠手下有一幫法師,無聊的時候也接觸了很多修行典籍,以他的記性,自然是過目不忘。

這些修行典籍對他來說是卵用沒有,但是現在,正好可以傳授給小靈。

不過即使如此,修煉這種事也不是一天兩天能成的,黑雲山那些法師估計很快會發現不對,再次派人下來。

自己倒是不怕,但到時候很有可能照顧不到小靈和孩子們,所以還得另想一個辦法。

法師有法陣,鬼修也有鬼陣,世人知道的大多都是最簡單的鬼牆幻境,其實高級的鬼陣起法陣來也不遑多讓,只是用途不同而已。

法陣是由法器和各種辟邪的法物組成,自然是剋制鬼妖,而鬼陣是用鬼器和一些陰邪之物構成,對法師有極大的傷害。

以前宮裝鬼首傳授給自己的鬼術裏,有很多鬼陣的佈陣方法,只是因爲修爲不夠一直施展不出來,等到晉升爲鬼首了,自己面對的法師又都是些菜逼,根本不用費這個力。

但是眼下,陣法卻是最好的一個選擇,只要黑雲山的法師敢再來,保準進來一個死一個,進來一堆死一堆!

不過自己現在並沒有什麼陰邪之物,臨時去找只怕是來不及了,張誠在腦海搜索了一陣,終於找到了一個合適的陣法。

“屍雲鬼煞陣”

這個陣法佈置起來很簡單,只需要將十八具銅屍境界以的殭屍當做陣旗,以屍氣作爲陣法之力,再用鬼力推動可以成陣。

十八具銅屍聽起來嚇人,但是張誠已經是屍魔,自己的屍氣能做陣法之力,再用哭喪棍當做陣眼,向來應該問題不大。

而且這裏還是屍界,屍氣無處不在,只要再佈置一個小型的聚氣陣,屍雲鬼煞陣的威力肯定更大。

說乾乾,張誠立刻走到火堆前,將已經燒成焦炭的屍體研磨成灰,然後分成十八堆,擺放在村子周圍。

屍界原住民可沒什麼死者爲大的思想,所以小靈看見張誠擺弄屍體也沒什麼異樣的表情,只是覺得十分好。

能拜這麼厲害的外來者爲師,小靈彷彿已經看到了自己光明的未來,心情也緩和了許多,想了想湊來問道:“師父,你在幹什麼?”

“佈陣……”張誠手裏忙活着,隨意的解釋道:“我現在沒什麼陰邪之物,只能拿這些骨灰和焦屍湊下數,到時候這十八個屍堆是陣旗,可以儲存一定的屍氣。”

“陣法?”小靈眼睛瞬間亮了,“我以前聽村民們說過,黑雲山那些仙人喜歡在地畫一些道道,只要我們一靠近,那些道道會打我們,難道那是陣法?”

“沒錯……”張誠點了點頭,隨即說道:“以後別叫仙人了,那些人不過是一些在陽間混不下去的法師,都不是什麼好東西,真正的仙人都在仙界,有機會師父帶你去開開眼界。”

“哦……”小靈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閉嘴不說話了。

張誠聳了聳肩,小靈在屍界出生長大,沒見過什麼世面,更加不知道仙界是什麼,在她面前吹牛都沒成感,真失敗……

陣法很快佈置好了,張誠在村子裏走了幾步,將哭喪棍插在陣法心位置,然後灌入屍氣。

這一灌,他才發現自己先前想得太簡單了……

雖然是銅屍,但是數量可是十八具,而且眼下還要覆蓋整個村子,對屍氣的需求十分龐大。

他大概計算了一下,如果想對付天師級別的法師,自己至少得損耗一半的屍氣。

mmp……

張誠忍不住暗罵了一句,剛纔弄死兩個天師都沒費什麼力氣,沒想到現在布個陣居然要花一半的屍氣,萬一事情突然有變,那可麻煩了。

不過還好,張誠灌入兩成屍氣之後,屍雲鬼煞陣緩緩運轉起來,在哭喪棍的帶動下,不停的抽離空氣的屍氣,吸入陣法之。

張誠仔細感受了一下,發現照這種吸收速度,應該一天時間能吸滿,於是放開了手,將小靈叫到一邊,開始傳授她一些基礎的修煉法門。

小靈聽得十分認真,但大部分還是沒有聽懂。

張誠心裏也明白,小靈連書都沒有念過,想理解這些縐縐的東西的確有難度,於是只是讓她先記住,自己慢慢揣摩,有問題再來問自己。

小靈也不糾纏,乖巧的點點頭,自己坐到一邊傷腦筋去了。

不過不得不說,修煉這種事情是講天分的,不過幾個小時時間,小靈已經將張誠傳授的東西理解了個七七八八。

有些實在不懂的,也在張誠的講解下明白過來,這悟性,跟林婉兒都有得一拼了。

不過理解修煉典籍只是第一步,之後還需要日夜苦修,這是水磨工夫了,不是一天兩天能看見效果的。

教導完小靈,張誠又檢查了一次陣法,發現陣法的屍氣已經積攢了八成,只要再過幾個小時應該能大功告成了。

可在這時,他突然耳朵一動,轉頭看向右邊的黑雲山,雖然相距很遠,但以他的目力還是清晰的看見,有十幾個人正從山往下走,每一個身都有不弱的法力波動。

這麼多天師!

張誠眉頭一皺,心暗罵一句。

在陽間,整個山門都難得出一個天師,怎麼到了屍界變成真人滿地走,天師多如狗了!

區區一個黑雲宗居然都有這麼多天師,那其他的勢力會恐怖成什麼樣?

不過張誠也明白,自願來屍界的法師修爲肯定不弱,大部分都是天師。

而屍界又是殭屍妖獸的天下,法師始終處於弱勢,算是天師也不敢皮,實力低的早被淘汰了,僥倖活下來的也只能聚集在一起,日夜修煉。

屍界沒有六道輪迴,只要不死能萬古長存,這樣幾萬年下來,有這麼多天師倒也不怪。 384章 休眠火山?????猴子飛快的解開自己的揹包,然後就在裏面往外掏東西。猴子的屁股一翹,我就知道他要拉什麼屎。這小子一定是在鼓搗炸藥,這可一直是他的最愛。現在又有了實施的機會了,只能不讓他興奮不已。?

我就趴在坑的邊緣往下看去。這個坑的開口處比較小,下面倒是挺大的,黑洞洞的看不清楚。坑的邊緣處的岩石都是典型的火山熔岩凝結後形成的火山岩,由於蜥蜴的長期進出而顯得光滑不已。這裏在上萬年以前肯定是一個熔岩往外流的空洞。隨着地下壓力的釋放,地下的的熔岩不再往外噴發,火燙的熔岩就逐漸的冷卻凝固了。這樣就形成了這樣的一個洞穴,沒想到卻被這隻大蜥蜴當作了自己的巢穴。?

我們肯定是不敢下去的,這裏的空間那麼小,下去了還不得面對面的和它肉搏?猴子果然從揹包裏面掏出了兩包炸藥。我們的炸藥在沙漠裏面遇到風暴的時候就被駱駝帶走了一些,然後在上面遇到天墟狗的時候又用掉了一些,估計現在也剩不了多少了。?

我看着下面黑洞洞的深坑說道:“猴子,我看還是算了,我們趕緊離開吧。這裏可是一座死火山,你要是把它炸穿了可就慘了。而且它現在已經躲進去了,何必趕盡殺絕呢?”?

猴子說道:“這有什麼好擔心的。我只用兩包炸藥而已,最多就是把這裏炸塌了。看這個架勢,冒熔岩已經是上萬年以前的事情了,估計花黃菜都涼了,哪裏還有什麼火山呀。你放心好了。而且我們的食物肯定是不夠的了。難道我們以後都吃蘑菇,你倒是不怕毒,我還擔心像在那個神農架一樣的中毒呢。我們說不定能將這隻大蜥蜴炸死,那個時候我們就有食物了。要是真的冒點熔岩出來,正好,連燒烤的火炭都有了,我們就等着吃燒烤大蜥蜴吧。”?

猴子的話也是有道理的,這兩包炸藥想來也不會造成什麼大的危害,大家也都點頭同意了,這讓猴子的眼睛冒出了興奮的光芒。猴子就開始忙着鼓搗炸藥了。我走到了黃鸝的身邊,她的臉色有點蒼白,半個身子都被自己的血給染紅了。我檢查了一下她的傷勢。在她的肩膀和後背上都有幾個血洞,那是大蜥蜴的牙齒留下的傑作。好在這些傷口都不是很深,現在血已經凝固了。我就拿出急救包,先用酒精消毒,然後用繃帶把她的傷口緊緊的包紮起來。黃鸝倒是一個堅強的女孩,一直都是搖着牙幫子不吭聲。我一邊包紮一邊說道:“叫你不要進來你不聽,非要和我們一起來。你看你差點沒把我嚇死。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的,我怎麼向你爸爸交代呀。”?

黃鸝笑着說道:“不怕,有你在我什麼都不怕的。先前看到你拼命的追趕的時候,說實話,我心裏挺感動的。”?

我已經把她的傷口包紮好了。黃鸝滿意的看着我給她包紮的傷口,說道:“你的手藝還不錯嘛,要是上面再打一個蝴蝶結就更漂亮了。”我們這一年也不知道經歷了多少兇險,受傷都已經是家常便飯了,包紮傷口的技術自然是嫺熟的。我都考慮以後不趕盜墓了,是不是考慮去一家小診所當男護士。這年頭男人當護士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就是擔心那些女病人不肯脫下褲子讓我在屁股上打針。?

我看見大壯靠這一塊石頭坐着抽菸,他的手臂上也有不少的擦傷,都是剛纔鬥蜥蜴的時候留下的。但是大壯卻是滿不在乎,連看都不看一眼,也許在他看來這簡直不算是傷。他看見我走了過來,就丟給了我一支菸,我將煙點起來,然後把我自己的黑刀丟在了他的懷裏,說道:“大壯,你的蛇劍沒了,以後就用的黑刀吧。剛纔要不是你,黃鸝就完了。你是爲了救我媳婦兒折的,以後就用這把。”?

那邊的黃鸝不幹了,高聲抗議道:“還沒有過門呢。”?

大壯將黑刀拿在手裏漫不經心的把玩幾下,然後又丟還給了我,說道:“算了,不是我說你。你小子比我更需要這把刀。到時候黑刀給了我,你沒有自衛的能力,還不是要靠我來救你。算了別給我增添負擔了,到時候救你就讓我救得煩,我財不會傷你的當呢。”?

我笑着將黑刀收了起來,大壯說不要,就不會要的。以我們兩個的關係,我也用不着和他客氣了。這時那邊的猴子跑了過來,遠遠的就喊道:“注意了,要炸了。 龍裔的軌跡 等着吃火燒大蜥蜴吧。”?

幾秒鐘以後,哄的兩聲悶響從深坑裏面穿了出來,地面一陣的搖晃,一股濃煙也從深坑裏面冒了出來。等硝煙散去以後,我們都圍了上去。我們也像看看燒烤蜥蜴究竟是一個什麼樣子的燒烤法。手電照下去,就看見深坑裏面被炸出了一個大洞,很多岩石都變成了紅色,那是大蜥蜴的血。那隻大蜥蜴已經死了,身上已經被砸出了幾個洞,上面被炸藥炸蹋下來的幾塊大石頭又重重的壓在了它的身上,肯定是必死無疑了。?

猴子得意洋洋的就準備下去將蜥蜴的肉扛上來。這時我覺得腳下一陣的晃動,難道還在爆炸?我一把就拉住了猴子,說道:“慢着,這裏好像不對勁。”果然我們腳下的晃動越來越厲害,同時地底下也還好像有悶雷一般的聲音傳來。我們幾個都面面相覷的,這時怎麼回事?黃鸝驚魂不定的說道:“這是不是地震了?”?

我臉色一變的說道:“不好,這下面的火山在活動。這不是死火山,這是休眠火山。猴子你剛纔把它激活了。”?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