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owlake is a multi-concept and powerful site template contains rich layouts with possibility of unlimited combinations & beautiful elements.

Contact Info

推開陽台的門,外面二十米外就是無敵海景,船舶和遊船停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再遠一點就是瑞典老城和皇宮,皇宮這地方楊順熟悉,他去年還來過。

2020-11-12By 0 Comments

「這是個好地方,修佛,養性之處。」

楊順拍拍陽台的護欄,雖然他不是90后佛系青年,但還是喜歡追求寧靜。

等秘書和接待官退出房間后,汪卉坐在鋼琴前,彈了一首並不複雜的《初雪》。

音樂聲飄蕩在寒冷的瑞典上空,頗有些應景,外面似乎又看到了下雪的跡象,音樂曲調初聽起來憂傷,但又隱隱充滿著力量和光明,楊順閉上眼,很喜歡這種感覺。

過了一會兒,門再次被敲響,秘書和接待官一起,抱過來一個大本子,擺在會客廳的茶几上。

秘書很客氣地恭維著汪卉:「您彈得真棒,是您自己創作的曲子嗎?」

汪卉抿嘴笑了笑:「謝謝,我只是業餘愛好,這是一個並不存在的瑞士樂團作曲。」

楊順注意到,這是個牛皮紙封面的厚本子,用粗銅釘打出來一串側邊扣眼,看起來很有時代質感。

「這是往年諾獎獲得者的簽名冊,您也可以在上面留言。」

秘書將大本子轉動方向,對準楊順,很恭敬地翻開扉頁。

入目是一段漂亮的花式拉丁文字,紙張已經發黃,但保存的還好,看樣子應該是諾貝爾本人寫下的文字和他的親筆簽名。

再往後翻,各種不一樣的筆跡,不一樣的語法,不一樣的簽名,不一樣的祝福語,楊順如果感興趣,會停下來問一問,秘書就在旁邊翻譯。

楊順翻了幾十頁,終於看到一個熟悉的名字,保羅-赫爾曼-穆勒,1948年諾獎獲得者。

「DDT……」

楊順仔細看著這些文字,上面寫的法語,很多陰陽詞,看得費力。

秘書幫忙翻譯:「DDT是我這一生中最重要的發明,希望它能配得上『偉大』這個詞,能給人類帶來切切實實的好處,希望人類能擁有美好的未來。」

呼~

楊順輕吁一口氣,秘書和接待官也笑了,大家都在輕笑。

保羅發明DDT,距今已有80多年,當初他在簽名本上寫出這句話,本意當然是好的,而且他不可能準確預測到未來的發展,還很樂觀地以為DDT真能像青霉素那樣,拯救世界。

事實證明,1945年獲獎的青霉素,真的成為世紀發明,拯救了世界。

而1948年獲獎的DDT,陷入了巨大的爭議,成為諾獎歷史上洗不掉的污點。

楊順有感而發,問道:「你們說,再過80年,後人看到我寫的留言,會不會也產生同樣的感慨? 葯香田園:悍妻萌寶病嬌夫 華夏人,病毒療法拯救世界,哈,21世紀最好笑的大笑話。」

旁邊幾人笑得有點尷尬,這問題怎麼回答?

如果真出現這種現象,被嘲笑的不止楊順,還有他們諾貝爾,他們會被世人指責,楊順是第二個DDT,他們甚至會失去少少的權威性。

重生之本性 楊順自嘲一句,繼續往後翻,好幾個近代免疫學的權威人士名字都在上面,他似乎看到了諸位大師的著作就在眼前。

而且翻完整本簽名冊,人類這一百多年醫學和生物學的發展歷程一覽無餘,這裡記錄了人類自然科學的每一個腳印,每一個進步。

傲慢前妻,總裁的密愛 人的一生很短暫,人很渺小。

但人類歷史很漫長,不斷進步的科學才最偉大。

翻到空位置,楊順提起筆。

大家都緊張起來,不知道他會寫出什麼重要的話。

楊順停了一會兒,問汪卉:「你說,我寫什麼好?」

汪卉哪裡敢對這種重要的歷史時刻發表意見,她說道:「你自己想好了再寫吧。」

楊順沉吟片刻:「要不就寫,楊順到此一游?」

噗嗤~

汪卉掩嘴笑出聲來,但當著外人的面,又不能失態,憋得很辛苦。

接待官懂中文,同樣瞬間笑場,伸出拳頭擋在嘴邊,笑得都咳嗽起來。

秘書雖然聽不懂,但知道這肯定是個笑話,說道:「您可以隨便寫,個性的簽名和祝福,也能在歷史上留名。」

畫個小雞吃米圖?

還是寫一句「Sorry,青玉徳就是可以為所欲為」?

似乎都不好。

深思熟慮后,楊順寫下一句話:「其實我的真正身份是植物學家,如果幾十年後病毒免疫抗癌療法被證明對人體有害,還請大家多多包涵。」

富有哲理的話他說不出來,康德的星空把他的腦汁絞盡,肯定都寫不出來。

他也不是文學家,寫不出優美的辭藻,熬不出來香濃可口的雞湯。

也只能用委婉的語氣讓後面的兄弟不要鞭屍,要臉,求輕拍。

最接地氣的諾獎獲得者恐怕非楊順莫屬了,不過他還年輕,至少六十年以內,每一屆的諾獎獲得者們都會看到他的名字,看到這句讓人哭笑不得的話,順便為其點贊。

汪卉起身走到陽台上假裝看風景,實際掩著嘴,笑得差點斷氣。

自己的這個老公啊,真是讓人無語的很,說真的,還不如寫「楊順到此一游」呢。

正準備簽名之前,楊順又想到什麼,在上面那句話之後,補充了一條:「有時候,一個人距離成功,只差一點點運氣。楊順,華夏,2025年12月10日。」

他是有感而發,如果他運氣不好,怎麼能獲得今天的這一切?

遊戲里萬年非酋,果然現實生活中歐氣衝天。

簽完名,秘書和接待官收好冊子,離開這裡。

這是從1901年就開始簽名的厚本子,屬於人類歷史上的無價之寶,當然要保管妥善。

當然,像愛因斯坦,居里夫人,羅素,泰戈爾,海明威,他們簽名的是其他類別小冊子,楊順是沒機會和這些偉大名人同冊留名了。

今年生理學或醫學,只有楊順一個人獲獎。

多出來的兩個行政套房就安排給了其他人,隔壁住的是諾貝爾化學獎得主,楊順想了想,還是決定帶著汪卉上門拜訪,俗稱串門子。

汪卉幫楊順整了整西服和領帶,說道:「你也是個怪人,和老人家這麼聊得來。」

楊順任由她打理,順便摟著她的腰,說道:「生物和化學,從來就沒有嚴格區分過,我先探探口風,看看化學獎難不難拿。你老公要是拿兩個諾獎,你會嫌多嗎?」

汪卉笑眯眯:「不多不多,你要是能完成大滿貫,才是真厲害。」

大滿貫?這輩子都不可能完成的,楊順心想。

………………

Grand酒店頂層住著諾獎人員,下面幾層也被全部徵用。

丹尼海格 楊中華和陳梅這些親友團,對楊順幫助一直很大的中科院賀院士,紅農陳校長,兩位也從國內飛來,應邀參加諾獎頒獎典禮,他們都住在下面。

辛笛這傢伙就不說了,昨天就入住了。

雖然他住的是普通房間,還是和陳浩共同居住的雙人間,但距離諾獎如此之近,他已經激動壞了。

他恐怕是唯一的連衛生間馬桶都要拍照的人,幾乎把這座酒店能看到的地方都拍了個遍,傳到自己的微博上,全方位展示著。

4800元一晚的酒店,和國內五星級酒店似乎沒有太大差別,睡一覺也就那樣,關鍵是陳浩還打呼嚕,辛笛徹夜難眠,翻來覆去。

彷彿床墊底下多出來一顆豌豆。

直到10號早上,陳浩起床穿衣,出去社交,房間里安靜下來,辛笛才迷迷糊糊睡著,到了接近中午才被手機鬧鐘吵醒,他有點驚慌地坐起來,想起今天是重要的頒獎日。

「美味早餐再加266元,可惜了,浪費了早餐票。算了,早餐中餐一起吃吧,我帶大家去看看一星米其林餐廳吃什麼。」

辛笛拍了一段15秒的視頻,收起手機。

中餐是比較重要的,頒獎在下午,晚宴由組委會提供,時間拖長後會很餓,所以大家基本上都要吃飽才有力氣。

「唉,小苗?你怎麼也來了?」

辛笛在餐廳閑逛時,注意到一個熟悉的面孔,不是苗芳菲又是誰?

苗芳菲應該是剛剛去過洗手間,停下來對他笑了笑:「怎麼,我不能來嗎?小辛吶,聽說你最近挺火的。」

辛笛連忙陪著笑:「一般一般,世界第三。你是昨天才到的嗎?」

「嗯,昨天晚上到的,要不,跟我一起過去坐坐?」

苗芳菲側頭示意,那邊楊順正和汪卉坐在角落裡,有說有笑。

辛笛把脖子縮進去:「我還是算了。」

苗芳菲看到他逃跑的樣子,覺得特別有趣,來到汪卉身邊坐下后說道:「我看到辛笛了,要不要把他喊來?」

楊順淡然道:「為了在頒獎之前我手裡不沾上血跡,還是不見為好。」

汪卉笑慘:「你們以前開新項目的時候,不是總喜歡說,殺個科研狗祭天嗎?」

「我恨不得把這傢伙驅逐出科研狗的隊伍,真丟臉。」

楊順側臉看過去,果然辛笛正在偷偷摸摸望著這邊,被他瞪了一眼,嚇得連忙逃跑。

沒一會兒,汪芸帶著四老過來,家庭聚餐的陣勢,不過楊順見到陳浩在不遠處另一桌對他招手,他把位置讓給大家,自己過去和一些學術界大犇應酬。 「有求於我?」

姜雲卿驚訝,求她什麼?

迂曲見她滿臉疑惑,對著她道:「你眼下用不著多想,如果你能過得了第九層,自然知道我想求你什麼,可若是過不了……眼下就算是說再多都是枉然。」

姜雲卿聞言對於試練塔第九層越發的好奇,無論是那強悍無匹的境靈,還是眼前的迂曲,他們言語之間都不止一次提起試練塔九層。

那九層上面到底有什麼,而其中的關卡到底又是什麼?

這試練塔既然是滄瀾境的核心,為什麼身為境靈的滄瀾境活靈卻不能進來,而所謂的神魂之身又是什麼,能讓迂曲在這試練塔中存在了九千餘年而不消散。

還有,如果無人闖過第九層,迂曲是不是還會永遠在這裡存活下去?

姜雲卿心中好奇至極,對於那第九層以及整個試練塔和滄瀾境,都覺得神秘至極,她開口說道:「前輩,我有件事情很好奇,和試練塔的秘密無關,不知道能不能問你?」

迂曲看著她:「只要和試練塔、滄瀾境隱秘無關之事,你可以問。」

姜雲卿這才開口:「前輩能不能告訴我,你之前口中所說的那個人,就是上一次闖入試練塔九層的人是誰?」

迂曲有些疑惑她會問這個,不過這也不是什麼隱秘之事,就直接道:「他叫元擎。」

迂曲回答完后,就淡聲道:

「行了,有人出來了,你也該去準備擂台賽了。」

「小丫頭,好生努力吧,哪怕過不了九層,在這試練塔中走的越遠,所能得到的好處就越多,東聖天地之路斷絕,若想成聖就只能儘力去闖。」

「機緣只有一次,記得抓牢了。」

姜雲卿聽完迂曲的話,心中為著那句「成聖」正滿心疑惑,就見眼前的迂曲身上泛起波紋,片刻后就像是融於了空間之中,消失不見。

而原本安靜的周圍,突然傳來一陣喧嘩聲,隱約還能聽到有人朝著這邊走來的聲音。

焱陽的聲音出現在她識海之中:「姐姐,他也懂得空間之力。」

姜雲卿低聲道:「能看清他修為嗎?」

焱陽回道:「不能,他很厲害,比姐姐的師父還要厲害很多,而且姐姐,他是神魂之體,已經算不得尋常修鍊之人。」

姜雲卿沒想到焱陽居然知道什麼是神魂之體,她有心想要問一問,只是感覺到周圍突然出現的幾道氣息,而其中有幾道還十分熟悉時,她只能暫時歇下了這個念頭,只想著等回頭有時間時,好好問問焱陽。

那邊宗瑞等人出了修鍊場后,就感覺到外間像是被什麼屏蔽了一樣,讓他們感知不到,可不過片刻之後,那種感覺便突然消散,而幾人朝前走了幾步,就見著不遠處站著個身材纖細容貌出塵的女子。

「雲卿師妹?」

宗瑞一眼便認出了姜雲卿。

凌秦和南門拓恰好也從修鍊場出來,聽到宗瑞這聲招呼后,便都齊齊朝著那邊看去,就見到那原本清冷如月華的女子突然轉過身來,對著宗瑞展顏一笑。 苗芳菲自從去了鎂國,這兩年真的一次都沒回來過。

其實陳梅還挺想她的,再加上老苗這幾個月一直在轉移資產,把景區一期二期的股份全部賣給楊順,獸藥廠的股份賣給陳浩,其他資產盡數拋售,只留下最後一套自住的別墅,大家都明白,苗家是真的打算不回來了。

唉,國內又少了一家好朋友。

陳梅上下打量著她,說道:「兩年不見,小苗越來越成熟了,下巴沒有以前那麼尖,身體也圓潤了不少,長好了呀!嘖嘖,看樣子還是鎂國的水土養人。結婚沒有呀?」

「陳阿姨,您還在兼職當媒婆呢,又惦記著給我介紹~~不需要您操心啦,唐人街多的是小夥子追求我呢。」

苗芳菲巧妙地避開這個問題,引得一桌人都在笑。

她又迅速轉移:「也不是鎂國水土有多養人,主要是唐人街的美食太多了,我吃的好。真的,我家除了把苗榮堂開起來,還參股了一個華夏美食城,生意特別火,一半的客戶是老外,各位叔叔阿姨,要是去鎂國旅遊的話,一定要找我,我帶你們遊玩!」

果然引起大家的興趣。

「看看,真正事業成功的大老闆憑藉的還是實力,即使換個地方,換個行業,也能很快發財。」

「就今年過年,我們打算去鎂國玩一圈,我還要找老苗喝酒的。」

「我代表苗家表示熱烈歡迎~~」

大家都很稱讚,他們親眼看著苗芳菲成長起來,從一個天真活潑,思想單純,什麼都不懂的大學生,變成一個商界女強人,硬是在鎂國闖下一片新天地——當然,代理了楊順所有發往北美以及南美洲的藥物,真是想不發財都難。

這就是楊順的親友團,吃過飯,大家在房內休息,各自換上正裝和晚禮服,幾個年輕女孩子幫忙把關妝容,還有意無意的爭奇鬥豔,說說笑笑,倒也開心。

頂層,有專門的團隊伺候這些獲獎者,畢竟有許多科學家都不修篇幅,今天要參加晚宴,全世界公開觀看,穿的像個笑話的也不好,對吧?

這年頭都講IP,諾貝爾就是一個最值錢的巨大IP項目,瑞典兢兢業業經營了一百多年,當然要從各種細節抓起。

下午2點,Grand酒店開始陸陸續續運送嘉賓。

這些年的頒獎典禮都放在斯德哥爾摩音樂廳,藍色音樂廳就是為了頒發諾獎而建造的,距今99年歷史,馬上就是百年建築,外形典雅大方,還是和瑞典風格一樣,低調但有內涵。

About the Author

Would you like to share your thoughts?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